知天道
明天機

29.坎為水(䷜)-高島易斷全解

坎為水

坎為水卦象圖-高島易斷

 

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彖》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初六:習坎,入於坎,窞,凶。

《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於坎,窞,勿用。

《象》曰:來之坎坎,終無功也。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無咎。

《象》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無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上六:系用徽纆,窴於叢棘,三歲不得,凶。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29.坎為水(䷜)-高島易斷

《坎》從《大過》來。《序卦傳》曰:「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字從土,從欠,欠,不足也,以不足備其《大過》,故繼之以《坎》。卦體一奇二偶,二偶《坤》地,一奇《乾》天,《乾》天藏於《坤》地之中,元氣充溢,化濕而生水,是謂「天一生水」,此《坎》之所以為水也。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20210312100206_39016.jpg高島易斷29.坎為水(䷜)-高島易斷全解1

▲ 篆書坎

卦體上《坎》下《坎》,是上下皆水也。八純皆上下一體,獨《坎》加「習」。「習」有二義:一謂便習,即「學而時習之」之習,謂坎險難涉,必須便習諳練,方可以濟;一謂重習,謂上下皆《坎》,是取重疊之義。《坎》中一畫即《乾》陽,《乾》陽剛正,誠實居中,故曰「有孚」。一陽在中,中即心也,元陽開通,故曰「維心亨」。「心亨」者,亦即從《乾》「元亨」來也。以此行險,則孚而能格,亨無不通,故曰「行有尚」也。

《彖傳》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習坎」,習,重也;《坎》,險也,是險不一險,故曰「重險」。習字從羽,從白,注謂鳥數飛也。蓋鳥以數飛,能避羅網之險;故《坎》曰「習坎」,亦取其可以避險也。《坎》為水,水流不息,隨流隨進,而未嘗見其盈也。水隨月為盈虛,朝潮夕泛,漲落有常,而未嘗失其時也。二五兩爻,體《乾》皆中實,中者,心也,惟中實乃「有孚」,亦惟中實乃能「亨」。心之所以亨者,以其剛之在中也,中有剛則心泰,心泰則神旺,神旺則一往直前,而所在有功,其行是可嘉尚也。大凡天下之事,處順則易,履逆則難。孔子論仁,征之於造次顛沛,《中庸》論道,極之於夷狄患難,艱險之地,非有定識定力者不敢行也,若魯莽而行之,亦鮮見其有功者哉。八卦之德,美而多吉,惟《坎》為險多凶。人皆以險為可懼,而《坎》乃以險而為用,天以險而成其高明,地以險而成其博厚,國以險而成其強大。險之為險,其用甚大,知險之為用,則可知《坎》之為用矣。

以此卦擬人事,《彖傳》曰「重險」,以見險之不一險也。卦體上下虛而中實,知虛者皆水,而中實為土,亦虛處為陷,而中實為孚。孚者何?以心相格也。人能以心相格,其心自然亨通,所謂忠信可涉波濤者,此也。在初經涉險者,往往臨險而卻步,然萬里風帆,賈客頻行而不懼,千重絕壑,樵夫徒步而忘危,何也?以其習熟也。《坎》之一卦,所以加一「習」字,正以勉人當習驗之而無忽焉。水之流時往時來,不愆期候,是其信也;水之行,注澮注川,自然流通,是其功也。人皆以水為陰柔,不知水有剛中之德,惟其剛中,是以能亨。人若狃於陰柔,必致迂滯不通,其奚以能亨乎?亦奚以能行乎?知其剛中,而習練以行之,則視險如夷,而所往有功,詢可嘉尚矣。蓋觀夫天而懸邈高遠,其險不可登也;觀夫地而深山大澤,其險有各在也;觀夫國而下陽大峴,其險有必爭也。謂險可用,而險亦有時不可用,非險之不可用也,亦在用之得其時耳,故不曰險之用大,而曰「險之時用大矣哉」。

以此卦擬國家,《坎》卦二陽四陰,二五君臣之位,皆陷於二陰之險中,朝政紊亂,民志囂張,加以氣候失節,谷麥不登,正值天時人事之窮,因之以成坎險之世也。內卦初爻,為《坎》之始,是國家初值其險,失道則凶矣。三爻是一險未平,一險又來,國家之勢幾危矣。二爻雖秉陽剛之德,而力求濟險,無如兩《坎》相接,陷溺已深,所得亦小矣。外卦四爻,以陰居陰,處重險多懼之地,樽簋之二,以象其重累,是國家危急存亡之際也。上六與初爻,相為首尾,初為險之始,上為險之終,初猶得曰昧於未經,上則狎以為常矣,不可以理論也。九五為卦之主,陽剛獨攬,與九二相應,九二能操心慮患,夙夜靖共,輔佐九五之君,撥天下之亂,靖國家之難,上下交孚,治道乃亨,往而有功,烏容沒也哉!聖人於《坎》而勉以「習」,於險而惕以「重」,於「流而不盈」者言其深,於行而有信者驗其誠,而坎險乃可濟矣。君子之所以「常德行,習教事」者,胥是道也。蓋天之所以高,地之所以厚,王公之所以立國,皆險之用也。如《坎》、睽、蹇,皆非美事,聖人有時而用之,故皆讚歎之曰「時用大矣哉」,此義不可不知也。

通觀此卦,是進固險,退亦險,是謂重險,困上加困之象也。《彖》說君子之難,爻說小人之難,以示出《坎》之道者也。夫處險而動心忍性者,君子之《坎》也;值險而墜節隕身者,小人之《坎》也。人生值世,莫不有坎,而所以防險者,要自有道也。故《彖》辭首勉之曰「習」,繼惕之曰「孚」,而終美之曰「亨」。蓋渭水之為物,流而順行,則無漲溢之患,塞而滯,則必溢,故行險者謹慎恐懼,不失其信,可終得其成功也。察六爻之情,同處困難,各有吉凶。初六為履險之始,習而未精,遂陷深坑,外無應援,不克自濟,是以凶也。九二剛中,求而有得,則險而不險,險在其中,即亨在其中也,是以日「未出中也」。六三兩《坎》相接,入險既深,陰柔不正,未能出險,是以「終無功」也。六四雖抱忠貞之心,而局量狹隘,自乏救險之才,唯祈鬼神,從九五之陽,而得出險者也,是以曰「剛柔際也」。九五陽剛中正,高居尊位,為《坎》體之主,《象傳》所謂「水流而不盈」者,惟五當之。水德在平,平則險不為險,是以曰「無咎」也。上六居《坎》之極,《坎》為獄,此為陷險而入於獄也。初之失道,尚可宥焉,終之失道,不可宥也。懲以「三歲」,期其悔復,是以三歲凶也。蓋人之涉世,如水流坎,無時無險厄,無地無缺陷,庸人處之,遂步成荊棘,君子履之,畏途亦康衢。何者?君子習慣,庸人生疏,此《坎》之所以貴習也。

《大象》曰:水洊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坎》為水,水性本至平,可為物之準則也,故《坎》為通,為平,為中實之信。「洊」,重襲也,雷曰浪者,聲相續也,水曰洊者,流相續也。「常」者謂終始如一,「習」者謂一再不已。君子法水之洊,而日新其德,法《坎》之習,而不倦其教,德以有常而不改,教以練習而不輟。內卦三爻屬己,所以修己也;外卦三爻屬人,所以教人也。修其既成,勉其未成,君子濟險之功在是焉。

【占】 問戰征:有敵兵頻番侵襲之勢,宜時刻防備。

○ 問功名:有逐步升騰之象。

○ 問營商:財如流水,源源而來,可久可大,商運亨通。

○ 問家宅:此宅外北首,必有坑陷,泉流不息。《坎》辰在子,上值虛危,危主蓋屋,恐鄰居有營造之象。

○ 問疾病:防是水瀉之症,歷久未愈,宜禱,取「樽酒簋貳」之義。

○ 問婚嫁:必是親上加親,有重複聯親之象。

○ 問六甲:生男。

初六:習坎,入於坎窞,凶。

《象傳》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習」者,重複慣習之義;「窞」者,《坎》中小穴也。初爻為卦之始,即為《坎》之始也。《列子》曰,「人有濱河而居者,習於水,勇於泅」,所謂善泅者不溺也。初爻習而未善,是以不能出《坎》,而反入於窞。窞為小《坎》,小《坎》則陷愈深,而出愈難,故凶。《象》曰「習坎入坎」,謂習坎者本欲出《坎》,習坎而入坎,非習坎誤之,在習坎之失道者誤之耳,故曰「失道凶也」。

【占】 問戰征:有設計埋伏,因之反墜敵計,凶道也。

○ 問功名:有僥倖求名,反致遭辱,是無益而有損也。

○ 問營商:因販貨失利,轉運他處,貨到,市面更小,不能脫售。

○ 問疾病:求醫療疾,醫失其道,其病益危。

○ 問婚姻:恐墮騙局,必非明媒正娶也。

○ 問六甲:防生產有難。

【例】 友人某來請占氣運,筮得《坎》之《節》。

斷曰:《坎》為水,為大川,為溝瀆,皆水流污下之地。初爻當卦之始,居卦之下,是初入水處,不知其深幾重也。茲卜氣運而得此爻,論人生命運,平順興旺者吉,缺陷窮厄者凶。《坎》者陷也,可見目下不利,宜以道自守,若失道妄動,恐入陷益深,凶難言矣。凡卦爻一爻為一年,必待五爻,曰「坎不盈,祗既平」,可無咎矣。其後果如所佔。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象傳》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上《坎》為穴,下《坎》為險,「有險」者,謂前後左右皆險地也。此爻以一陽陷二陰之中,又無應援,固不能遽出坎險,惟其有剛中之德,忍耐困守,縱不及五之不盈而平,可以免咎,而求之不已,亦不至毫無一得,故曰「求小得」,蓋雖小亦得也。《象》曰「未出中也」,可知亨在中矣。

【占】 問戰征:可暗通隧道,以襲敵營,雖未大捷,必有小勝。

○ 問營商:小利可謀。

○ 問功名:小試必利。

○ 問家宅:宅外恐有河岸崩頹,宜加修治。

○ 問疾病:必是瘡瘍等症,延醫治之,當得小效,難期全愈。

○ 問六甲:得男。

【例】 有東京某富商甲干,來請占其店氣運,筮得《坎》之《比》。

斷曰:九二以陽居陰,位得中正,為內卦之主,與五相應,五位居尊,必是五為主店,二為分店也。今佔得《坎》二爻,曰「坎有險」,必兩店共際險難,一時商運衰微,動遭損耗,非人力之咎,是氣運使然也。足下既代主人而占,必能盡心於店事,惟當至正至中,不涉偏私,竭力圖謀,雖無大利,必有小得也。

後果如所佔。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於坎窞,勿用。

《象傳》曰:來之坎坎,終無功也。

此爻以陰居陽,不中不正,才弱而志強,在二《坎》之間,而一無應援,欲越險而前行,有上卦之《坎》阻止,欲避險而他往,有下卦之《坎》橫來,是本位既不得安居,而前後左右,進退動止,亦復無地非《坎》,故曰「來之坎坎」。「枕」,止也,安也,謂既履其險,且為休止而暫息焉,雖一時未能出險,亦不至入而益深。若勿用安息,而強力爭,必致入於《坎》窞,而不可救矣。「窞」,《說文》曰,「坎中更有坎也」;虞曰,「坎中小穴」。初三兩爻皆陰,空穴,故皆稱窞。《象》曰「終無功也」,謂自來豪傑,皆自困苦中磨礪而成,坎險足以厄人,坎險實足以成人,若遇險而徒晏息偷安,是失險之時用矣,故曰「終無功也」。又按「險且枕」,費易古文作「檢且沉」,檢,檢押,謂築堤防水,為之檢押;沉,川祭名。《禮記》曰:「祭川沉,凡沉辜,謂碟牲以祭川也。」夫治水者,惟在順其性以導之,若但用檢押,則水勢雍而愈猛,決堤崩岸,所傷益多,雖沉牲以祭,究何濟乎?故爻戒以「勿用」,《傳》釋以「無功」。此又一說也,似較訓枕謂安謂止者,其義尤精。

【占】 問戰征:象為營壘四面,皆臨坎險,進退兩難,宜枕戈暫息,以待應援。

○ 問營商:觀爻象為海運生意;舟行且阻,宜入奧暫守。

○ 問功名:觀象,是值萬般困厄,為餓肌勞膚之時也,目下無功,晚成可望。

○ 問家宅:此宅水法錯亂,殺氣多凶,屋北有一《坎》窞,急宜填滿。

○ 問婚嫁:《坎》為男,是為男家求婚也,爻曰「勿用」,必不成也。

○ 問六甲:生男。

【例】 某氏來請占氣運,筮得《坎》之《井》。

斷曰:《坎》者,險也,險者,難也。爻曰「來之坎坎」,是坎險重複,困苦纏綿之象。占問氣運而得此爻,顯見前進為險,後退亦險,一時終難解脫厄運。若妄用妄動,必致陷入深窞,不可得救。宜困窮自守,以待後運。

【例】 明治三十年占外國爻際,筮得《坎》之《井》。

斷曰:此卦上下皆水,《坎》體一陽,陷於二陰,是為《坎》之又《坎》,困難重複之象。今占外國爻際而得此爻,我日本濱海之邦,東西南北,環抱重洋,舟舶往來,島嶼重疊,所在皆坎險之地,設險守國,固其宜也。論外國交際,自海禁一開,」西夷北狄海舶時通,「來之坎坎」,是其象也。際此時艱,惟當嚴修內防,枕戈以待,若妄用干戈,則愈生艱難,故曰「入於坎窞」。《象》曰,「來之坎坎,終無功也」,謂坎險頻來,內防不暇,而妄開外釁,何能見功哉!

果哉!是年政府從事海陸軍之擴張,築造炮台,正合爻象。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無咎。

《象傳》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

「樽」,酒尊也;「簋」,黍稷器也,「貳」,副也。禮有副尊,按《周禮》大祭三二,中祭再二,小祭一二,謂就三酒之尊而益之也。缶,即謂之盎,瓦器也。又六四辰在丑,上值斗,可以斟之,象尊,上又有建星,形如簋,建星上有弁星,形如簋,故六四皆取其象。「約」儉也;「貳」,以致其禮之隆,缶,以昭其用之儉。「牖」,室中通明之處,《坎》為納,故曰納。《詩·采蘋》「於以奠之,宗室牖下」,「納約自牖」,義取此耳。六四以陰處陰,本易有咎,乃四爻能以「樽酒簋貳」,約而自牖納之,可以饈王公,可以享宗廟,故終得「無咎」。《象》曰「剛柔際也」,謂上下兩卦二剛曰柔之際,兩《坎》相重,樽簋之貳,以象其重也。謂處剛柔相交,能以樽簋自牖納之,亦足昭其誠也,故曰「無咎」。

【占】 問戰征:行軍以糧餉為重,所謂足兵,首在足食。「納約自牖」雲者,牖非納食之地,猶言潛地運餉,以防敵兵劫奪也。

○ 問營商:《坎》為酒,想是造酒之業。

○ 問功名:想是春風得意,燕樂嘉賓,可喜可賀。

○ 問疾病:宜禱。

○ 問婚姻:吉。

【例】 縉紳某來,請占氣運,筮得《坎》之《困》。

斷曰:四爻處多懼之地,坎險重重,本易招咎。今貴顯占氣運,而得此爻,爻曰「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據此可知貴顯食用儉約,以禮自守,固無咎也。且四與五比,四以陰居陰,五以陽居陽,四臣也,五君也,《象》曰「剛柔際」,正見君臣相得也。

【例】 明治三十年,占我國與韓國交際,筮得《坎》之《困》。

斷曰:韓邦僻處東海,國小而弱,地當海道之要,為外交各國所窺伺。今見重險,國運至此,是險之又險者也。今占與我國交際,而得《坎》之四爻,按《周易鄭苟義》雲,六四象大臣,出會諸侯,四承九五,天子大臣之象。「樽酒簋貳」,主國饗之之禮也。現今各國交際,皆屬在使臣,使臣燕饗亦禮之常,而惟「納約自牖」一言,頗有可疑。蓋燕饗之禮,獻之於筵,斷不納之自牖。四居外卦,或者韓君出避於外,而就食於使臣之館乎?「納約自牖」,蓋潛送食品之謂也。曰「終無咎」,謂一時雖遭其難,而終必複位。此年韓王果有出投俄國使館之事。

九五:坎不盈,祗既平,無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九五以陽居陽,位得中正,為《坎》之主,《彖傳》所謂「水流而不盈」,惟五足以當之。水之德在平,平則險不為險也。「祗既平」者,謂適得其平。《坎》穴也,穴中之水,不盈則平,盈則泛濫橫流,便有衝決之患。凡天下之事,多以盈滿招災,水亦如是,惟其不盈而平,是以「無咎」。《象》曰「中未大也」,大猶滿也,惟其《坎》流不大,斯得平穩無險,否則大水為災,水亦何取夫大裁!故曰「中未大也」。坎險危地,本非美也,五之「不盈」,雖為善處險者,亦但云「無咎」而已,未足稱吉也。

【占】 問戰征:為將之道,最忌恃功而驕,以致眾心不平,取敗之道也,雖孫吳復起,不能為功。

○ 問營商:不貪一時意外之利,必酌量物價之平,以計久遠,是善賈者也。

○ 問功名:名位不大。

○ 問時運:謙受益,滿招損,終身誦之可也。

○ 問家宅:宅外有小地,水流清淺,又有一平坡,風景頗好,無咎。

○ 問婚姻:兩姓門戶相當,吉。

【例】 相識商人某來,請占氣運,筮得《坎》之《師》。

斷曰:《坎》為困難之卦,今得第五爻,則從來辛苦,漸得平和,而後可交盛運,故曰「坎不盈,祗既平,無咎」。後果如此占。

上六:系用徽纆,寘於叢棘,三歲不得,凶。

《象傳》曰: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上爻以陰居陰,當坎險之終,而不知悔悟也。初之失道,猶得曰未經,上之失道,狎之以為常矣,不可以理喻,惟有以法繩之。《坎》為罪,為獄,為叢棘。「徽纆」。繩索也,「叢棘」,獄牆也,系之以徽纆,置之於叢棘,所以治其罪而使之悔也。《坎》為三歲,故禁錮三年,律所謂「上罪三年而舍」也。三年而悔過遷善,斯得反其正矣;三年而不改,是將終身失道矣,故《象》曰「失道凶也」。聖人之懲惡也,始則嚴以繩之,終必寬以宥之,治至久而不俊,亦未以之何也,已矣。此可知聖人未嘗輕棄人也。

【占】 問戰征:有勞師遠征,久役不歸之慮。

○ 問營商:想是採辦蠶絲生意,三年之後,方可獲利。

○ 問功名:恐有意外之災,不特功名不就,防有牢獄之罪,凶。

○ 問婚姻:紅絲系足,婚姻有前定也,但良緣未到,須待三年後可就。

○ 問六甲:得子,須遲。

○ 問家宅:此宅不知緣何荒廢,牆圍遍生藤蔓,宜加修葺。前住者不利,後住者吉。

【例】 明治十七年十月,崎玉縣秩父郡暴徒蜂起,勢甚猖獗,將延侵各郡,予深憂之。偶一友人來,請占結局如何,筮得《坎》之《渙》。

斷曰:爻象明示以教化之不從,治之以刑法也。拘以徽韁,錮以叢棘,是治罪之律也。當時國家效法西歐,改革舊政,其間梗之徒,竊苦新政不便,惑眾蜂起,侵掠各郡,此皆無賴之民,刁不畏法,自陷於坎險而罔知顧忌也。國家不得已,執其巨魁,置之刑獄之間,不遽加以顯戮,囚之三歲,俾知悔也,三歲而不改,凶莫大焉。其後政府處分,不外此占之意。

【例】 我國戰勝清國之後,俄、法、德三國同盟,假託保護清國,迫我還付遼東,後三國因此得假旅順、山東、雲南之地,強設鐵道,領收礦山,其所為有與前日之口實大反者。在我國當時,已逆料三國之志,問佔一卦,筮得《坎》之《渙》。

斷曰:上六為《坎》卦之終,本可過此以出險也;上六又以陰居陰,位在卦外,顯見外國有陰謀譎計,出而圖事者。逼我還付遼東,非為清也,實三國為自計耳。未幾各強借山東、旅順、雲南等要區,設立鐵道,此狡計之可明見也。「系以徽纆,寘於叢棘」,譬言其強逼之狀。「三歲」者,猶言三國也,謂三國若不遂其欲,必不了事。《象》曰.「上六失道,凶」,「道」,路也,謂三國興築鐵道,在清明明失其路也,故凶。

29.坎為水(䷜)-高島易斷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57/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29.坎為水(䷜)-高島易斷全解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