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亢龙,有悔。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威宁。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见龙在田,德施普也。终日乾乾,反复道也。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

九二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龙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诚,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九三曰“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知至至之,可与几也。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

九四曰“或跃在渊,无咎”,何谓也?子曰:“上下无常,非为邪也。进退无恒,非离群也。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故无咎。”

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

上九曰“亢龙有悔”,何谓也?子曰:“贵而无位,高而无民,贤人在下位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

潜龙勿用,下也。见龙在田,时舍也。终日乾乾,行事也。或跃在渊,自试也。飞龙在天,上治也。亢龙有悔,穷之灾也。乾元用九,天下治也。

潜龙勿用,阳气潜藏。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终日乾乾,与时偕行。或跃在渊,乾道乃革。飞龙在天,乃位乎天德。亢龙有悔,与时偕极。乾元用九,乃见天则。

乾元者,始而亨者也。利贞者,性情也。乾始能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大哉乾乎!刚健中正,纯粹精也。六爻发挥,旁通情也。时乘六龙,以御天也。云行雨施,天下平也。

君子以成德为行,日可见之行也。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

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

九三重刚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

九四重刚而不中,上不在天,下不在田,中不在人,故或之。或之者,疑之也,故无咎。

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01.乾为天(䷀)-高岛易断

“乾”字本作乾本字,即此卦三奇,一连纯阳,圆满之形也,后假作三数字。左旁从20210313134510_38908.jpg高岛易断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2,中日,上下象其光线,即太阳放光彩之象。乾之性,在人则气力圆满,刚健之义也。《说卦传》曰:“乾健也。”天之性至刚,其德至健,其体圆满盈实,其运动强进而无有间断,故以此卦此字充之。

 

乾:元亨利贞。

此五字文王所系,谓之《彖》辞。《乾》之为天,上文既述之,在人则君也,父也,夫也。盖天包地,君抚民,父育子,夫帅妻,其理一也。“元亨利贞”四者,乾之德也。乾秉纯阳之性,而兼此四德,故其为气也,充满宇宙,无瞬息之间,是即健而无息之谓也。人能法乾之健,自然气力充实,俯仰无愧,孟子所谓浩然之气,“至大至刚,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此即被天命德之圣人也。

“元”者始也,大也,仁也,不朽不坏,天地之大德,所以生万物也。元字从二从人,仁字天字亦然,盖在天为元,在人为仁,犹仁者推爱己之心以及于人也。

20210313134856_64603.jpg高岛易断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3

▲ 甲骨文元

“亨”者通也。物始生而成之义也。在人为礼,人之处世,以礼让为贵,便可使人生爱好之情,即与仁之博爱同。

“利”者宜也,吉也,万物发达而遂其生也。在人为义,见利思义。利与义若相反,而实足以相成,以义为利,利即义也。义字从羊从我,我牧羊而衣其毛,食其肉,是自食其力,不慕夫外也。“义”者宜也,利之得其正也。利字,《说文》云“从刀从和”,和然后利,字本从和省文,古曰“利者义之和也”。

20210313134938_13054.jpg高岛易断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4

▲ 甲骨文利

“贞”者正也,兼贞正、贞常、贞固之义。在人为智,盖内有神明在抱之姿,外有坚贞不拔之操,斯有守有为,自得保其终也。故曰“贞固足以干事”。

20210313134955_31947.jpg高岛易断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5

▲ 甲骨文贞

盖“元亨”,物之始通也,言其时则自春而夏,言其日则自旦而昼,在人则自幼而壮,在草木则自萌芽而至繁盛也;“利贞”,物之成而又复其本也,言其时则自秋而冬,言其日则自映而夕,在人则自壮而耋,在草木则自实而陨也。为人君者,以乾天为法,故御天下之道,莫大于仁育万物,君能体仁,则天下莫不被其德。《文言传》曰:“君子体仁,足以长人。”且此卦爻象,亦非专止君上,下至匹夫匹妇,为父为夫者,其卦象、卦义、卦用亦复相同,宜推类而扩充之。“元亨”二字,专就乾之全体德性上说,“利贞”二字,更含圣人教诫之旨。何则?“贞”者正也,“利”者宜也,是贵行其所宜,守其所正也。以人事推之,必有其刚健进取之性,然自恃其勇毅果敢,或将侮人之弱,凌人之柔,欺人之愚,是自陷于过失也。惟贞正而可以克其终也,因深警之曰“利贞”。

《彖传》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六十四卦,始于《乾》,终于《未济》。《未济》之卦,《离》火之性上升,坎水之性下降,为水火不相交之象。刚柔失位,事犹未成,故曰《未济》。夫《未济》非不济也,有待而济也。六十四卦,循环不已,是未济之终,即复而为乾天之始。乾为日,阳光所照,万物发育,故坤舆得其照临而水气蒸发,腾而为云,降而为雨,寒暑燥湿,四时循环而无须臾之间。精气凝结,万物流形,是皆始于乾元一气之功德。故孔子赞之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乾元”者,包括阴阳之称也。凡物必有始,又必有终,今以六爻之位示其理,则初爻生也,始也,上爻死也,终也。各由其物之性,而不误其时命,谓之“大明终始,六位时成”。夫资始万物者,乾元之功,而乾元亦不自以为功,必使雷、风、水、火、山、泽六子相辅而成,六子亦能承袭天意,以行天之所欲为,而不违其道。天以父道而御六子,谓之“时乘六龙以御天”。乾坤与六子协心,以行变化之道,其间功用无穷,而分量有定。乾坤六子,各全其命,生生变化,谓之“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八卦协心,以能保合此造化,谓之“保合太和”。“乃利贞”者,谓日月星辰与四时事物之消长,各不愆其运转,不违其次序,得保此元气之常存,是以利且贞也。圣人体天立极,以一人而统理万机,是曰“首出庶物”。一时庶物沐圣人之化,又得发育繁殖,各有其所,书曰“黎民于变时雍”,万邦协和,即此可见。圣功王道,乾元一德包括尽之矣。

此《彖传》自“大哉”以至“统天”,专说乾天纯阳之德体;自“云行”以至“流形”,专说天地阴阳和合交感之妙用;自“乾道”以至“性命”,专说阴阳变化之功德;至“保合太和”,扩充之于人道,始见教诫劝化之本领,于是三才之大义具备。盖人效法夫天,天之为道,以公明正大为主,则为人君、为人父、为人夫之道,亦宜以公明正大也。

此卦纯阳在上,自有君临万邦之象。圣天子体乾出治,布化宣猷,登进贤良,授之以职,又仰其德如龙者,崇以师傅,参与庶政,如汤之于伊尹,文王之于太公,一时庶职咸熙,风流令行,所谓“保合太和”。君令而臣行,上倡而下和,君臣合德,上下通志。盖君子秉纯阳之德,适当休明之全,虽有不善人,伏于里卦之坤,不敢复露头角,是以四海靖宁,国家安康,万民咸沐浴于深仁厚泽之中,无一天不得其所;于是品物丰饶,国富民裕,兵强食足,兆民输爱国之忱,四国动会归之化,熙熙皞皞,共乐泰平,是乾之时也。

溯昔仁德天皇亲察下民之疾苦,敕百官曰:“夫天子犹太阳之照临下土,发育万物,宜代天而布化。天子为天之子,而敬承上天之志,以施行之于下民者也,故朕视众庶犹子,众庶视朕犹父也。今朕尊为天子,万福无极,众庶有或未得其所者,若鳏寡孤独,穷而无告,或孝子而待父母之疾,不得医药,或遭逢水火二难,而不能抚育妻子,或罹疾病,不得药饵,朕岂忍晏然漠视哉!凡而百官,是朕众子中最年长而有德者也,其怜恤子弟,固当与朕同心。今后三年,除天下租税,救万民之疾苦,尔百官其共体此意,所谓一夫不获是予辜。朕实不胜饥渴之忧,愿汝等三年之内,与朕同此艰苦,以实行救荒之政。”百官谨而奉命,皆感戴君恩之厚,于是世风一变,上自权贵,下至贱民,济贫恤穷之风盛行,有余财者,赈济穷民,贷土田者,不收田租,贷家屋者,不征家税,惟以博爱为荣誉。是以兆民无不蒙王泽者,如大旱之得甘雨。迨三年之后,天皇登楼,远见炊烟之飏,欣然则咏《高屋》之御制。迄今追诵敕文,讽咏歌谣,无不感怀圣德也。

盖乘乾御宇之世,风同道一,明良相庆,无复所间;然气运迭更,极盛必衰,或潜龙而不用,或亢龙而有悔,运会之升降,阴阳消长之理,古今同然。故君子之处世,辨六爻之时,玩其辞,即可知天命之向背。凡人筮得此卦,法太阳之循环而不暂息,一切动静之为,要皆奉乾以为法。其宏量卓识,以见龙飞腾得力,正可进而有为之时。然气运之通塞进退各有其宜,初爻虽见其才德如龙,而时机未会,未可进而当事也。二爻可进之时既来,而应以九五,二五各以阳德应之,犹非阴阳相亲也。三爻更近上位而在下,拮据黾勉,颇劳思虑。至四爻,则五爻之盛运将来,察上下之情,审进退之机,待时而动,尚未决也。五爻得盛大之气运,百绩考成,正乘时得位之际也。上爻以乾之气运既过,要宜速退而无悔。九二之“利见大人”,由初九确乎不拔之志操;九三之无咎;由九二之谨慎不伐;九四之无咎,由九三之乾乾惕若;九五之“利见大人”,由九四之能疑能审。故积功累行在于人,而成德达才在于天。至九五,则潜龙之精神既竭,忧疑之念虑全消,无思无为,惟有“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之乐而已,则亢龙之悔,不必待至上九而后知也。是所谓理之不可违,数之不可逃,几之不可不预者也。

《大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天行健”,一言以断定乾天全卦之德。行者运也,讲也,为也,往也,道也;谓天道运行,犹如太阳日日运行,循环不息,无一刻之停止也。君子体天行之刚健,天理浑然,无一毫人欲之间,自强不息,自足当天下万般之事业。然此自强者,亦非暴戾猛进而不知止,妄用健强之谓也。玩索“潜龙”、“亢龙”及用九“无首”之辞,而可知其义也。

【占】 得此卦者,要临事刚健,自强不息,犹天行也。又要包括“元亨利贞”之四德。乾有施德而不计利之意。

○ 女子:筮得此卦,以阴居阳,有刚强过中之嫌。宜慎重也。

○ 天候:二三四五之中,变则必晴也。

○ 买卖:不利买而利卖也。

○ 祸福:谓积善余庆,积不善余殃,恐有不在当代而在后裔也。

○ 常人:有高其身而不知鄙事之虞。

○ 贤者:有知天命而独行是道,恐群阴潜伏,有群小构谗之惧。

初九:潜龙勿用。

《象传》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初九以阳居阳。龙之为物,神灵不测,能大能小,能飞能潜,应时而变化者也。爻之取象于龙者,以喻人具灵明之德,变通之才也。“潜龙勿用”四字,周公所系,谓之爻辞,以下仿之。“潜”者隐伏之称,此爻在纯乾之时而居最下,未得遽用,犹龙之时运未来,而隐伏于深渊也,故谓之“潜龙勿用”。占得此爻者,以不得其时,虽有才德,未可进用也。然龙之潜,非终于潜者也;“勿用”者,非竟不用也。龙有神灵之作用,不得其时,蛰而不腾,潜而不现,寂然以养其心神,君子亦待时而动,善成其用。当此勿用之时,晦其才,韬其德,不干进而取祸,亦不迟疑而失机,乐天知命,俨如神龙之蛰而待伸也。盖天地之气有升降,君子之道有行藏,孔子曰“舍之则藏”,正得此卦之旨也。若以小事筮得此卦,宜用妇人而成事,盖以此爻变则为《姤》,《姤》以“女壮”故也。

【占】 问战征:乾为武人,有战征之象。初爻阳气始动于黄泉,犹是潜伏,故曰“潜龙”。在军事,为威令初发,大军未集,宜按兵以待也。吉。

○ 问营商:龙而潜,曰“勿用”,虽是一种好贸易,只可株守,未可骤动也。

○ 问功名:龙本飞腾发达之物,初爻曰潜,是未得风云之会也。故曰位在下也。

○ 问婚姻:《乾》初变《姤》,《姤》曰“女壮,勿用娶女,”是宜戒之。

○ 问家宅:按震为龙,震在东方,是宅之东,必有渊水,闭塞不济,宜修凿之。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二年,某贵显占气运,筮得《乾》之《姤》。

断曰:《乾》者纯阳之卦,具“元亨得贞”之四德,刚健笃实,而六位不失其时,升降无常,随时应用。处则为潜龙,出则乘飞龙,静则专,动则直。初九曰“潜龙勿用”,盖以阳居阳,其位伏而在下,虽有龙德,未逢飞跃之会,宜法藏勿用。《文言传》赞之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遁世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又曰:“潜之为言也,隐而未见,行而未成,是以君子弗用也。”今君占得此卦此爻,夫君当维新之始,以武功有勋劳,现升陆军中将之职,且精儒释二典,所谓学究天人,道兼文武,识见之高朗,学问之深奥,可谓当世无比者也。今当退而不用,正龙德法伏之时,以君才兼文武,仿诸葛卧龙,是有握乾旋坤之略,但恐阳刚独用,未免意气凌人,议论率直,以臻疑谤交集,不容于朝。然此卦所谓“勿用”者,非终不用也。以龙之象,失时则潜,得时即飞。君当韬光匿彩,“遁世无闷”,以待其时之来也。此爻变则为《巽》,《巽》者风也,顺也,入也,俚谚曰“入人之气”即是也。君能以刚方而济以巽顺,使人有坐我春风之想,则上下悦服,而望闻日隆,自得飞龙上升之象。虽今年之气运未亨,至明年,爻进九二,恰值“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之时,腾达变化,德泽普施,可拭目俟之。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象传》曰:见龙在田,德施普也。

此爻阳处二位,故曰九二,阳气发现,有龙出渊,现于地上之义也。在圣人,潜不终潜,有屈而将伸之机。曰“在田”,盖有其德,而犹未居其位也。“大人”者,以其有人君之德,故称大人。此爻变则为《离》,《离》文明之象,卦变为《同人》,以文明之人而与人同,故曰“利见大人”。盖刚健者,性之德;文明者,学之成;中者居之宜;正者位之得。然有其德,而犹不自以为足,欲见九五之大人,盖期勉进其见识,相与赞成天下事业,是龙德始见于世,立身显名之时也。五者君上之定位,二者臣下之定位,此卦二五皆以阳刚相应者,盖有故也。《乾》之为卦,其体则纯阳圆满,其时则刚健日进,其爻则二五共备刚中之德,同德相助,谓之两刚相应之例。《乾》之卦,处九五之位,以明德御众贤,九二之臣,承奉君意,以飞力于国家,并法天德,以治国家,以其志望之同,而两阳相应如是。上下之大人,合志而济世,则其德化之所及,无有穷极也。又此爻备三才之妙义,“现龙”者,谓得天之时;“在田”者,谓得地之利;“利见大人”者,谓得人之和也。

【占】 问战征:龙本灵物,初爻曰“潜”,是谓伏兵;二爻曰“现”,则发现而出也。“在田”则必列阵于田野空旷之地。《传》曰“德施普也”,是必战胜而行赏也。

○ 问营商:爻曰“现龙在田”,知其货物大般是米麦丝棉之类。现者,谓物价发动开涨;“利见大人”者,谓当有官场出而购买也。

○ 问功名:谓伏处田间者,当乘时而进用也,且得贵人之助,故曰“利见大人”。

○ 问婚姻:二五相应,五居尊位,婿家必贵。曰“现龙”,必是新进少年也。大吉。

○ 问六甲:生男,且主贵。

【例】 明治之初,自占一身之方向,筮得《乾》之《同人》。

断曰:《乾》者纯阳之卦,六爻皆取象于龙,群贤在朝之时也。我国自德川氏治世以来,殆三百年,积弊之极,世运一变,得见今日维新之盛业。虽由气运之消长,实赖此龙德大人,各振其才力,匡辅王朝,致此中兴之伟业者也。是则今日之政治,即乾为天之世也。余曩得罪罹狱者七年,后遂获释,尔来黾勉拮据,四年而得十余万金,余不敢自恃意中,亦幸逢一时之气运,克获资产。然聚散离合,理之所不免,若聚而不散,谓之守财奴,即贻之子孙,往往徒供骄奢,何能久守?余惟当今在位之君子,在昔尊王室,废藩政,皆出万死而得一生者也。历今三十年来,王事鞅掌,莫敢或遑,孜孜以襄国是,余虽不肖,亦岂敢犹耽安逸,徒望富有哉?今筮得九二之辞曰“现龙在田”,谓余曩时出幽囚而再见天日,得以振兴家业也;“利见大人”,谓余尝占筮国家大计,得与当路大人交接,并得领其议论,往往外使归朝,投宿余邸,藉是得悉海外形势。凡此皆足针砭余之固陋,启迪知识,为《益》洵不少也。余乃法《同人》之卦意(《同人》之占载同卦之附录),创成铁道、瓦斯、学校、邮船四大业,其原实得于此也。盖《乾》之为卦,以天行之健,有自强不息之象,人能刚健而无须臾之怠忽,惟曰孜孜,自有成功之日也。

【例】 明治二十七年,占我国与清国战争之结果如何,筮得《乾》之《同人》。

断曰:《乾》者,两“乾”相接之象,以人事观之,有刚健纯粹之大人相接之象。今两国战争,彼国虑生内乱,必将遣首相李鸿章东来,与我伊藤首相相盟。谓之“现龙在田,利见大人”。《乾》者纯阳,四月之卦也,和议之成,其在明年四月乎?乃以此筮呈之伊藤首相。

二十八年四月,李鸿章果来我长门下关,与伊藤首相相见,和议始成。先是明治十七年,伊藤伯奉钦使之命,差遣清国,筮得《乾》之五爻,渡清之后,与李氏会,全命而还。今得二爻,知李氏之必来。天命不违如此,岂可不畏乎?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象传》曰: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九三以阳居阳,故才强而志亦强,具刚健之性。然位不得其中,居内卦之上,奉外卦而治下,任大而责重,若违上意,必得谴责,若失下情,必受众怨。上下之际,祸福之交,成败之所由决也。盖九三所居之地,正当危惧之时,惟“终日乾乾”,戒慎恐惧,可以免咎。六爻之中,三爻配三才而为人位,此爻以乾德居六十四卦人道之首位,君子之象也,故不称大人,而称“君子”。初之“潜”,二之“现”,四之“跃”,五之“飞”,皆有待于此爻也。故修我德,勤我业,“终日乾乾”,如临危地,戒慎畏惧,而修之于身,施之于事,能通于下之志,能虑天下之变,则虽身居危地,处置得宜,可变危而为安也,故曰“厉无咎”。所谓“反复道”者,即反复叮咛,重复践行之意。又此爻变则为《履》,《履》之六三曰“履虎尾”,可以见危殆之地位也。三者日之终,故曰“夕”;此爻变则为《兑》,《兑》者西也,日之在西,即夕之象也。

【占】 问战征:危事也。爻曰“终曰乾乾,夕惕若”,是能临事而惧者也,故虽危无咎。

○ 问功名:九三处下卦之极,其位犹卑,功名未显也,故称君子;在忧危之地,故曰乾乾惕若,斯可免咎。

○ 问营商:居不中之位,履得刚之险,度其贸易必是危地,须日夜防备,可脱险而获利也。

○ 问家宅:观爻象,必须谨慎持身,勤俭保家,斯无灾害。

○ 问婚嫁:三以六为应,三位卑,六位尊,尊则不免亢而得悔,是不宜攀结高亲也。

○ 问六甲:生男。产时恐稍有危惧,恐终无咎。

【例】 明治十六年某月,谒松方大藏卿,卿曰:今春以来,深雪霖雨,气殊甚,余窃恐年谷之不登,子幸占其吉凶。筮得《乾》之《履》。

断曰:《乾》者纯阳之卦,故曰乾为天,是乾者天也。取象于太阳,且六爻皆阳无一阴,其辞曰“终曰乾乾”者,乾乾犹干干也,即旱魃之义也。今九三变而互卦见《离》之日,是全卦无雨水之象,可知本年必旱。“夕惕若”者,谓炎热至夜而不去也。虽人民多畏久旱,而五谷丰熟,故曰“厉无咎”也,且二爻曰“现龙在田”,即田稻丰登之象;今三爻变《离》,见离火照彻田面,纵旱不为虐,是以无咎。

卿曰:占之验与否姑舍是,其于活断,可谓老成练熟者也。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象传》曰:或跃在渊,进无咎也。

九四以阳居阴,且近君位,其将进者阳之情,其将退者阴之志,故疑而未决也;然阳气方进,龙之一跃,自有升天之象。或者,疑而未定之辞,“或跃”者,将进而未进也。“在渊”者,欲进而复退。渊为空虚之地,上与天通气,且渊有水,龙得水便易于腾跃,与二爻“在田”不同。兹虽一跃而后在渊,知终必跃而升天,故曰“无咎”。《象》辞加一进字,益见乘时进必无咎也。人能审时势之可否,察人心之向背,待时而出,见可而动,其进也非贪位,其退也非沽名,可以投事机之会,可以免失身之辱。所谓无咎者,亦勉人之不失其时也。四爻越内卦迁外卦之处,故有进之意。又此爻变,外卦为《巽》,《说卦传》曰:“巽为时退,为不果”,故有犹豫之象。

【占】 问战征:观爻象,行军前进,必有渊水阻隔,宜设船筏;或临渊有敌军埋伏,宜预设备,乃得无咎。

○ 问营商:爻曰“或跃在渊”,若在贩运海货,恐罹波涛之险,或者物价一时腾涨。爻曰“无咎”,可保无害。

○ 问功名:有一举成名之象,大吉。

○ 问家宅:渊者水也,跃者飞升也,必家道有一时振兴之象。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四年二月,门人清水纯直来告曰:今府下第十五区代议士之选举,鸠山角田二氏,旗鼓对竖,竞争未决。余久知鸠山氏,因请占其胜败。筮得《乾》之《小畜》。

断曰:此卦六爻皆取象于龙,群龙聚集之时也。以此爻阳气旺盛,进而应选,本可必得。然九阳爻,四阴位,阳主进,阴主退,显见进退未定,明明将进而复退也。且上卦变而为《巽》,《巽》为疑,为不果,为进退;四属阴位,变则互卦含《离》明,应爻初九有渊之象,见此人学术渊深,具刚强之德,然其心怀迟疑,亦未尝冀望必选也。细玩爻辞,所谓“或跃”者,固不能不应其选;所谓“在渊”者,恐此番必不能得其选也。某氏哑然而去。

后果如此占。

【例】 二十八年冬至,占明年我国外交之气运,筮得《乾》之《小畜》。

断曰:《乾》之为卦,阳气循回,无一息之间断,纯全刚健之时也。今我国与清国交战,是欧美各邦所注视,此后各邦必将窥我举动,群相猜忌嫌恶,亦势所必至也。故我国与各帮,益当熟察彼我情形,揆度内外时势,使彼绝观觎之念,敦和好之情,蓄势审机,正在此时也。爻辞曰“或跃”,曰“在渊”,示我法神龙之变化,或进或退,神化莫测,乃得无咎也。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象传》曰: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五爻刚健中正而居尊位,下与九二之臣,同德相应,见大人而助其治化,谓有圣人之德,而居天子之位,恩泽被于生民者也。盖“大宝曰位”,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不能利济天下。“飞龙在天”者,谓龙飞上天,云行雨施,神变化而泽及万物。圣人在位,天下被其泽,万物遂其生,故取象于此。所谓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是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以其备龙之德,腾跃而居天位,为万物所瞻抑,故天下利见。《象传》曰“飞龙在天,大人造也,”造犹作也,即所谓“圣人作而万物睹”也。

【占】 问战征:九五尊位,必是天子亲征,王师伐罪,故曰“大人造也”。

○ 问营商:九五辰在申,上值毕,附星咸池。咸池者苍龙之舍,咸池亦名五车,主稻黍豆麦,度其贸易,定在五谷之属。曰“飞龙”者,知物价之飞生也;曰“利见大人”,知其贩运或出自政府之命也。

○ 问功名:有云宵直达之兆。

○ 问疾病:有上应天召之象,不吉。

○ 问六甲:生男,主贵。

【例】 明治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伊藤伯奉命赴清,发横滨港,为昨年朝鲜事件,与清廷议事也。余为问结局如何,筮得《乾》之《大畜》,临行欲呈之于伯,因阻道者众,遂不得呈,乃更使人赍之于天津。

断曰:九五之大人,与九二之大人,其位相应。《易》以阴阳相应为例,二五共属阳爻,以我国之大人,与清国之大人相会论事,其必能深虑远谋,两国平和。且本卦五爻之背,即《坤》之五爻,其爻辞曰“黄裳,元吉”,是含彼我大人之心忧,关黄色人种之安危,互相扶持,两国大人留心于此,是即两国人民之幸庆也。

《乾》之《大象》曰:“君子以自强不息。”凡筮得此卦者,要知太阳之运行,无须臾之间断,故以进为先,可以制胜也。今我国先派使臣,则先鞭在我,我进而论事,以法乾之健行,故其胜在我,必可得好结果也。

时横滨商人立川矶兵卫,以事赴天津,乃托以此占,就书记官伊东氏,呈之于伊藤伯。时因国议不协,伊藤伯将整装归朝,偶见此占,大有所感,再开和战一决之议,乃得如议,不辱使命而旋。

【例】 明治十九年十二月,占明年铁道局气运,筮得《乾》之《大有》,呈之于铁道局长井上胜君。

断曰:《乾》三奇一连,纯阳之卦,五爻又属阳位,卦德莫盛于此,铁道局长气运,可谓盛矣。此爻得天时、地利、人和者三,足见世人注目于铁道。凡物产之繁殖,运输之交通,军事之防护,人民之往来,均沾利益,其盛运诚无可比也。“飞龙在天”者,喻汽车之飞行也;汽车通行,无分贵贱,即在大人之尊,亦同登乘,故曰“利见大人”。先是明治十四年,占未来之国会,预判二十年铁道可以盛行,今得此卦,适与相合,此后铁道事业之盛大,可期而待也。

上九:亢龙有悔。

《象传》曰: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

上爻以阳居《乾》卦之极,极则太过,龙飞过高,故曰“亢”,以高致危,故“有悔”。此卦言龙始而“潜”,继而“现”,中而“跃”,终而“飞”,飞则已当全盛,过此则宜复潜,则不特可免此日之悔,即可冀后日之再飞。犹人臣居势位之极,当知退避之意,斯富贵可以长保也,否则,知进而不知退,则鲜有不蒙咎者矣,故曰“盈不可久也。”此爻变则为《夬》,《夬》者,决也,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天理之必然也。故当斯之时,宜因悔思改,见机而退,斯得之矣。若夫尧舜之禅让,范蠡张良之功成身退,皆不极亢而善其终者也。

【占】 问战征:上九居《乾》之极,阳极于上,故“亢”;亢则因胜而骄,是以“有悔”也。故《传》曰“盈不可久”,知不能持久也。

○ 问营商:“亢”者,太过也,凡卖买之道,不可过于求盈也,过盈则必有亏,故曰“不可久”也。

○ 问功名:上九之位已极,宜反而自退,否则必致满而遭损。

○ 问家宅:是必宅基太高,太高则危,亦可惧也。

○ 问疾病:是龙阳上升之症。《传》曰“盈不可久”,知命在旦夕间矣。可危。

○ 问婚嫁:不利。

○ 问六甲:生男,恐不育。

【例】 余以每年冬至,占庙堂诸贤进退,及亲属知己等来岁气运,送致之于其人为例。明治十九年,占某贵显翌年气运,筮得《乾》之《夬》。

断曰:《乾》者至大至刚至健,为纯阳之卦,在人则居高位,膺显爵,声名洋溢,正当功成身退之候。今阁下筮得此卦,譬如飞龙升天,高出云霄,反不能布施雨泽,故曰“亢龙有悔”。阁下英雄达识,老练世事,前日之功名赫耀,今盛运已过,惟宜急流勇退,救目前之亢,再期他日之飞,辞职谢荣,遵养时晦,斯无咎也。后果如此占。

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象传》曰: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用九”者,为六十四卦阳爻之变,示阳刚之用例,即《易》中百九十二阳爻之通例也。“用”者变动之象,“九”者阳数之终,《乾》卦全体皆阳,阳极则变,故曰“用九”。“见”者,《乾》六爻皆取象于龙,曰“潜”,曰“跃”,曰“飞”,显然昭著,故曰“见”。“首”者上也,《易》以《乾》为首,“无首”者,言而有出夫其上者矣。卦以得变为吉,《乾》卦纯阳无变,故六爻未尝言吉;用九则动而将变,故曰吉。《象传》曰用九天德,以《乾》卦纯阳,不亲阴柔,浑然无德,亦即乾为天之义。“不可为首”者,言无以尚之也。夫《乾》以六龙各有行云布雨之势,在人则谓群贤汇萃,同心翊赞,以匡国家,以显功名,各宜谦让巽顺,不矜不伐,或互竞才智,争夸首功,便是凶象。《易》曰“群龙无首,吉”,正所以垂诫之也。《象传》曰:“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要必知舜之玄德升闻,而好问察迩,卑牧自下,斯以为至矣。

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3/51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01.乾为天(䷀)-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