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8.泽风大过(䷛)-高岛易断全解

泽风大过卦象图

泽风大过

泽风寺过卦象图-高岛易断

 

大过:栋挠,利有攸往,亨。

《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挠,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

《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遯世无闷。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象》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九三:栋桡,凶。

《象》曰:栋桡之凶,不可以有辅也。

九四:栋隆,吉。有它,吝。

《象》曰:栋隆之吉,不桡乎下也。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象》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

《象》曰:过涉之凶,不可咎也。

28.泽风大过(䷛)-高岛易断

《大过》自《颐》而来,《颐》上下二阳,中包四阴,《大过》反之,以二阴包四阳,四阳过盛,故曰《大过》。夫道中而已,阳欲其盛,不欲其过,太刚必折,太实必裂。今四阳中满,二阴屏居无位之地,阳虽盛而下无基,上无系,反借资于二阴;二阴微弱,不能为助,是失其中也,失中即为过。卦体上《兑》下《巽》,《兑》正秋也,秋金气,水之母也,故兑为泽;《巽》辰在巳,上值轸,轸主风,故巽为风,合之谓泽风《大过》。然《大过》异《小过》,何也?《小过》以《艮》遇《震》,止而动,其动未危,阴虽盛而下有基,止则吉也;《大过》以《巽》遇《兑》,入而悦,悦极不出,阳虽盛而下无根,入则颠也。《杂卦传》云“大过颠也”,《大过》一卦,不言颠,而《颐》卦言颠,以《颐》与《大过》,颠倒以相为用。《序卦》是以置诸上《易》之末,天地再交,以成《坎》《离》也。

大过:栋挠。利有攸往,亨。

《大过》,阳大阴小,刚积于中,足以任重,有似栋然;《兑》上《巽》下,《巽》为木,《兑》为毁折,木而毁折,栋斯挠矣。当此大厦将倾,非一木所能支,惟当出门求助,以拯患难,乃得亨通,故曰“利有攸往,亨”。

《彖传》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挠,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

此卦下《巽》上《兑》,四阳积中,刚阳过盛,故曰《大过》,阳大阴小,故曰“大者过也”。“栋”屋脊也,《巽》木而为《兑》金所伤,故“挠”。《巽》木本柔,上无根柢,下无附属,故本末俱弱。“刚过而中”,非二五之中,谓四刚连亘,位处于中,刚虽过而位处中也。然不可以恃夫刚,须以“《巽》而悦”者行之。《巽》主初言,悦主上言,四刚互《乾》为行,以柔济刚,黾勉前进,乃得亨也,故曰“利有攸往,乃亨”。盖奇才生于困厄,定力出于艰辛,转败为成,在此时也,故曰:“大过之时大矣哉!”

以此卦拟人事,就卦体言,四刚居中,为主于内,二柔在上下,为客于外,为主者刚过,是主刚而客柔也。就卦象言,四刚排列中间,二柔分居上下,俨若栋然,大人必具刚强之德,斯足充栋梁之选;然过刚无制,则太强必折,其“栋挠”矣。要必以“巽而脱”者行之,庶几刚而有济。刚不患其过刚,挠不至于终挠,盖惟其有大过之材,乃克济《大过》之事。“利有攸往,乃亨”皆本乾元用九而来,“利有攸往”,即《乾》之“行健”也,“乃亨”,即《乾》之“元亨”也。圣人于《易》,虽以扶阳抑阴为主,而有时亦借阴以济阳。《巽》以出之,悦以行之,是祛其大过而就以时中也,则变而不失其常,穷而不失其正,故曰“大过之时大矣哉”。所谓“时”者,亦即“终日乾乾,与时偕极”之道也。

以此卦拟国家,下卦为人民,巽为风,有四方风动之象;上卦为政府,兑为泽,有我泽如春之象。卦体刚在中,二柔居初上,是四刚当权,有威有福,居中而秉政者也。凡国家建大功,兴大役,皆以一人身任其重,如大屋之有栋,以负荷众材;然任载过重,则不胜其任,而立见其挠也,是“本末弱”也。所谓“本末”者,指上下二阴而言,二阴才力柔弱,不克任重,故“挠”,此乃阴衰而阳失其辅,臣弱而君失其卫,阳刚过中所致也。当此之时,在蹈常守辙之人,多不敢为,惟知时达变之士,所欲奋然而往也。必其秉刚阳之德,而能以巽顺和悦行之,宽以克猛,柔以济刚,得时中之宜,无亢阳之患,方足以平大难,兴大业。《乾》卦所云乾元“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者,胥是道也,故曰“利有攸往,乃亨”。盖往以济时之过,其必能通其时之变,反其势之平,整顿天下于一新,维持世道于无穷,而可得亨通也。

通观此卦,阳刚太实,有不能运动之象,譬如人之肢体肥重,不能转运也。又四阳居中,二阴退而听命,下无根柢,生气已断,上无附属,枝叶既凋,故爻有“枯杨”之辞,曾不如《剥》《姤》之犹可来复。然《大过》自《颐》来,“颐,养也”,谓当养其二阴以相济也。《兑》泽在上,《巽》木在下,《象》曰“泽灭木”,泽本下而反上,木本上而反下,此《大过》之所以为颠,过越常分之大者也。君子法之,“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是能以退藏者养其阳而防其过也,非君子则不能。《大过》六爻,二阴四阳,有阳爻而处阴位焉,有阴爻而处阳位焉,有阳爻而处阳焉,有阴爻而处阴焉,爻有不同,义亦各判。初爻以阳居阴,是过之尚微也,巽为茅,茅虽柔物,藉之亦足助刚,故“无咎”。二爻亦以阳居阴,是过而不过也。《巽》木为杨,泽灭之而枯,得阳九生气,枯而复稊,故亦“无咎”。三爻以阳居阳,是过而又过也;四刚在中,如屋之有栋,刚果自用,终致“栋挠”,故凶。四爻亦以阳居阴,是亦过而不过也。四与初应,得其所藉,三曰“挠”而四曰“隆”,故吉。五爻以阳居阳,是过而无复过也。“枯杨”之象,与二爻同,然阳至五而极,虽华已衰,故曰“何可久也”。六爻以阴居阴,四刚既倾,是过之终极也,“利有攸往”,正在此时。所谓“过涉”者,忠在救时,故“灭顶”虽凶,而“无咎”也。六爻以相对者言之,初与六对,《彖传》所云“本末弱”者,指初上也。一以藉茅而无咎,一以“过涉”而忘凶,皆足以救其过也。二与五对,“枯杨”之象,所取相同,“生稊”“生华”,久暂分也。三与四对,“栋”之为象,所取亦同,曰“桡”,曰“隆”,吉凶判也。总之,卦以阴阳相偶谓得中,偏则为过,四阳二阴,是《大过》也,故曰“大者过也”。君子于此,以“独立不懼,遁世无闷”处之,抱忧时嫉俗之念,具拨乱反正之才,利害不计,成败不言,上六之“过涉灭顶”者,必斯人也,复何咎矣!

《大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懼,遁世无闷。

此卦泽水浸淫《巽》木之上,木为之枯,故曰“泽灭木”。当是时,世俗之士,或皆随流逐波,鲜有不磨灭者矣,惟君子具《大过》人之才干,虽时当困厄,而操守弥坚,所信者理,所乐者天,谓之“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是必刚而能柔,过而能往,可谓善处《大过》之时者也。

【占】 问战征:“灭”,灭绝也,大欲灭国,小欲灭身,其象凶矣。行军占此,恐有暴水淹没之祸。

○ 问营商:《象》曰“泽灭木”,有低价忽而高涨之势。

○ 问功名:“独立不懼,遁世无闷”者,谓当退身隐处,未可求名也。

○ 问家宅:《兑》泽在上,《巽》木在下,其象反复,位置不正,防有灭凶之祸。

○ 问疾病:是肝火内郁之症,肾气冲上,医治非易。

○ 问婚嫁:“泽灭木”,恐配偶之间,有老幼不匀。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必坠入水沟之处。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

《象传》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

“藉”者,铺地也,“白茅”,取其洁也,古者祭祀,藉之灌酒,以降神也。茅白取《巽》象,《巽》在下卦,藉茅于下,所以承上之刚也。初爻阴柔居下,不犯刚而能承刚,当此《大过》之时,敬慎事上,不得谓过分也。故比之礼义之适中者,则有过于敬慎之失,比之傲慢侮人者,则其胜亦不啻霄壤;在高傲者固有咎,而卑下者必无咎焉。盖茅柔物也,藉之足以相助,未可以茅之微而忽之。《象》曰“柔在下也”,以爻言则初在下,以茅言则藉在下。初六居阴,阴为柔,茅质柔弱,故曰“柔在下也”。

【占】 问战征:当此初次出师,最忌刚暴过甚,宜宽柔待下。

○ 问营商:贩运之货,必是药品,或是茶叶木棉,其色必白,其质必柔,均可获利。

○ 问功名:拔茅连茹,是有连类同登之象。

○ 问家宅:其宅必近卑湿低下之处,屋外蔓草荒芜,建筑也。

○ 问疾病:病体柔弱,下焦有湿,须用温燥之药治之。

○ 问失物:于草地上觅之。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元年,东久世中将、锅岛肥前守充先锋,将收横滨,余时在肥前守营中,兼管各种事务。藩士下村某,率兵士百人,奉命先收浦贺,以向导嘱余,为筮一卦。筮得《大过》之《夬》。

断曰:凡古军事,内卦为我,外卦为敌。初爻在内卦之下,以阴居阳,阴属柔,显见我宜用柔。兑为泽,所攻取者,必是水泽之地。白茅柔软之物,用以藉地,履之而安,无失足之虞,是教我喜啣尾潜进也。今闻浦贺港上,有开阳、回天以下六舰碇泊,募兵脱走者数干人搭载之,浦贺兵士,又与之同心联络,敌势过盛,未便用强攻击。爻辞曰“藉用白茅”,《象》曰“柔在下也,”是明示以用柔之道,以柔克刚,收取海门咽喉为上策也。

下村某,率领十数人前进,不战而平。

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象传》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

二爻以阳居阴,阴尽则死,阳来则生,物之常理。《巽》为木,克为泽,木之近水者为杨,泽而灭木,杨必枯矣,得九二阳气生助,故得枯而《复》生。“稊”,杨之秀也。按,二爻体《乾》,《乾》为老,为男,故曰“老夫”;下得《巽》在初,《巽》为处女,故曰“女妻”;二与初比而得初,故曰“老夫得其女妻”。夫夫妇配偶,以年之相若为正,老夫女妻,是亦颠也,然老少虽非正匹,而阴阳自得相济。“老夫”“女妻”,犹枯杨之生稊,终得妊育也,故曰“无不利”。《象》曰“过以相与也”,卦之义在刚过,夫而过老,妻而过少,故曰“过以相与”。《杂卦传》曰,“大过颠也”,斯之谓欤?

【占】 问战征:有转败为胜之象。

○ 问营商:《兑》为阴,亦为金,《巽》为风,亦为木,定为金木生意。“枯杨生稊”,于种植林木,或贩运树木,皆“无不利”。

○ 问功名:就爻象看来,必待晚年,方可成名。

○ 问家宅:此宅昔年定多不利,系阳宅居于阴地;近来得阳九发动,必有枯树开花,此其兆也。利。

○ 问婚姻:主有老鳏重娶,得以生育,大利。

○ 问疾病:虽危得安。

○ 问失物:必得。

【例】 明治二十二年,友人来请占某家气运,筮得《大过》之《咸》。

断曰:此卦上《兑》下《巽》,是以《兑》少女,居《巽》长女之上,少女不善理家,长女将取而代之,故一家因此有颠覆之患。今占某家得此爻,家业之衰,得人理之,自然复盛,犹木之既枯,得阳气发动,自然生稊。人虽既老,得配少妻,亦能生育,皆有既败复成之象,所谓“枯杨生稀,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者是也。

【例】 明治二十七年十二月,我军入海城,有敌将宋庆乘雪中通路,屡来逆袭挑战,海城几危。筮得《大过》之《咸》。

断曰:此卦合上下二卦,有坎险之象,是两军共履困难。今爻辞曰“枯杨生稊”,杨以冬枯春生,必待春暖,我军乃可突击。“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是我《师》既老,必得新来之兵,发助壮气,可以制胜也。后果有第二军精兵新来,占领盖平,声援海城。二月十四日克太平山,三月四日占领牛庄,六日占领营口,九日陷田庄台。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我国与清国交际,筮得《大过》之《咸》。

断曰:此卦《兑》上《巽》下,《兑》为金,为泽,属正西;《巽》为风,为木,属东南;金来克木,显见西来侵夺东南,《象》曰“泽灭木”,是其兆也。今占得二爻,二爻以阳处阴,爻辞谓“枯杨生稊”,杨即《巽》木,为泽所灭,故“枯”。“枯”者衰败之象,足见东南之衰弱;“生稀”者是得春阳之发动也;“老夫”者,亦衰象,“得其女妻”,是得少阴之相助也。论我日本与清国,皆地居东南,朝鲜一国,介在我两国之间,我国向欲与清国合力保护朝鲜,清国以朝鲜为属邦,不容我议,我两国因之启战,清国败北。割地讲和后,俄、德、法三国联合,意属护清,逼我割还辽东;在三国包藏祸心,未必不借此为功,迫索清国,分割要地,此亦势所必至也。清国近知欧洲列国之不可恃,愿联盟,我国亦愿从此与清国合保东南,力拒欧西,犹如“枯杨”之“生稊”。《象》曰“过以相与也”,以言我两国昔日相战,今日相和,是“过以相与”也。

九三:栋挠,凶。

《象传》曰:栋挠之凶,不可以有辅也。

就全卦言,四刚连亘在中,如屋有栋,上下两阴皆弱,故“挠”。就三爻言,九三互《乾》,辰在亥,上值危宿,按危三星,在虚东北,形如盖屋,有栋之象。三以刚居刚,过而又过,过刚必折,故“挠”。九三刚愎自用,视群策群力,皆莫己若,遂至孤立无助,愈高愈危,终致“栋挠”之凶。《象》曰“不可以有辅也”,言三予智自雄,不能与人共事,集思广益,故不可相辅有成也。亦三自取之耳。

【占】 问战征:“栋”者一屋之主,即一军之主帅也;“挠”者,摧折也,栋而挠,是主帅受伤之象。弊在主帅过于刚猛,不听人言所致,故凶。

○ 问营商:商业必须得人为辅,方能成事,若自运自刃,非特经营不大,且恐致意外耗失。“栋挠”云者,有人财两失之虑,故凶。

○ 问功名:能任大任者,称栋梁之材,云“挠”,则栋非其栋矣,虽成终败,凶。

○ 问家宅:此宅不吉,栋折榱崩,不可居也,凶。

○ 问婚嫁:九三以阳居阳,孤阳无助,婚姻不成,成亦不吉。

○ 问六甲:生男,恐不能养。

【例】 明治二十三年某月,友人某来曰:依市町村制,将选举市长。我市民向所瞩望者,有甲乙二人,我以甲为适当,故将投票,请占其成败。筮得《大过》之《困》。

断曰:此卦四阳居中为栋,初上二阴柔弱,不克任重,故“挠”。今占选举市长得此爻,在甲方才力俱强,足以任事,但恃己傲人,刚愎过甚,刚则必折,挠之所由来也。三爻以阳居阳,是谓过而又过,虽与上六相应,上爻以阴居阴,柔弱无力,纵极力为之推荐,无能为也。四爻为乙,曰“栋隆”,得选必在四矣,甲无望焉。后果如此占。

九四:栋隆,吉。有它,吝。

《象传》曰:栋隆之吉;不桡乎下也。

九三曰“栋挠”,九四曰“栋隆”,其义相反,以九四在下卦之上,以阳居阴,亦过而不过也。下与初应,初爻虽弱,得其所藉,即可不挠。按九四辰在午,上值张,南宫候曰,“张为天府”,故有栋象。“隆”,《说文》曰,“丰大也”;《玉篇》曰,“中央高也”。栋以任重,故宜大栋在屋中,故宜高。高必以下为基,下有所藉,斯高而不危。三之所以挠者,下无藉也;四得其藉,故隆。凡事之得所凭藉,而大险可济,大功可成,上不辜君之托,下不负民之望,皆犹是也,其吉可知,故曰“栋隆,吉”。“有它,吝”者,言四若怀他志,厌初之本弱,而不屑用其藉,则三之挠,即为四之挠,必不免于吝矣。《象》曰“不桡乎下也”,谓栋既隆起,下必不挠也。

【占】 问战征:行军屯营,宜占高阜要地,下有所藉,斯营基巩固,可进可退,自不为敌所挠也,故吉。

○ 问营商:想必是材木生意,木料高大,足备巨室之用,若他项经营,恐未必隹。

○ 问功名:爻曰“栋隆”,必是大才,可当大任,斯足副“栋隆”之兆,其他小试,非其所长,有不屑为也。

○ 问家宅:此宅栋榱辉煌,门户宏阔,吉。

○ 问疾病:想是中胸有痞块高起,然无害。

【例】 有甲乙两会社,同业相竞,一日甲社社长某来曰:今当市内贩路之点,势难两立,因请一占。筮得《大过》之《井》。

断曰:卦名《大过》,是刚过也,而当地立两社,亦为过分。占得四爻,爻曰“栋隆,吉”,此卦三四两爻,皆取象于栋,犹之二社并立也。可知甲乙之争,即在此三四两爻:乙社九三,以阳居阳,是材力与资本俱足,其应为上爻,上爻无可凭藉;甲社为九四,以阳居阴,材力与资本稍卑,其应为初爻,初爻得其所藉。有藉者“隆”,无藉者“挠”,甲社胜矣,谓之“栋隆,吉”。后果甲兴乙仆。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象传》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枯杨”之解,见九二下。此爻与上六阴阳相比,得阴之助而生华,故曰“枯杨生华”。杨华无实,飘荡随尽,荣无几时也。九二以得初阴之助而“生稊”,九五下无有助,惟与上六相比,犹断根之杨,得雨露之润,虽一旦发华,不久凋落。“老妇”指上六,喻上六阴极而衰;“士夫”指九五,喻九五之无内助。“士”,未娶妻者之称,即谓少年。阴而居上,故呼“老妇”;阳而居下,故称“士夫”,是亦《大过》之义也。九五以刚在刚,三阳皆不为用,独与上六阴阳相比,故曰夫妇。从夫妇之序而论,当曰士夫得老妇,今曰老妇得士夫者,原其配偶之所起,志出老妇,老妇首倡而求士夫,丑体尤在老妇,亦以见圣人尽人情、考世故之妙也。《象传》曰“老夫士夫,亦可丑也”,丑者污辱之义,深恶之之辞也。

【占】 问战征:行军占此,必军中主将偏裨,位置颠倒,任用不当。一时虽获胜仗,未能持久。

○ 问营商:防经商者贪恋外遇,致播丑声。

○ 问家宅:防闺房不正,墙侧有茨。

○ 问功名:必主晚年获隽。

○ 问婚嫁:必年齿不齐,匹偶不正。

○ 问六甲:生女,不育。

【例】 明治十七年,因朝鲜滋事,占日清关系。

断曰:此番朝鲜发炮启衅,不特关涉朝鲜,即关涉清国,是三国中一大关涉之事也。在朝鲜,孱弱已极,譬如枯杨,即一时开花,不久遂零落矣。清国且以朝鲜为属邦,朝鲜政令,悉皆听命于清,俨如少男受制于老妇也。今我国受朝鲜之辱,必将大启兵端。清国亦知其然,故愿与议和。就爻象而细究之,知日清必不至决裂也,其间机密,爻象虽露,未可显言焉。

【例】 明治十八年夏,余避暑于箱根,与贵显某某等同宿旅舍中。一日相与闲游山野,某贵显曰:此间幽闲僻静,觅一胜地,结一别墅,足以避嚣,足以娱老,洵可乐也!足下亦有意否?闻言亦觉欣然,既而思之,不能自决,为占一卦,筮得《大过》之《恒》。

断曰:五爻以阳居阳,贵显属阳,未可以闲退也。就其地论,箱根属在东海道,是为《巽》木之位,爻曰“枯杨生华”,知箱根繁盛,亦不久矣;且游客往来,多在避暑之时,过此鲜有到者。“老妇得其士夫”者,以喻箱根之地,名胜久著,若老妇之素有艳名。“士夫”者,少年也,少年闻其名,未涉其胜,是以多来游赏。究之一过即往,“无咎”亦“无誉”也。且少年人不识风雅,反来作践,故《象》曰“亦可丑也”。因谢某贵显之劝。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国民协会气运,筮得《大过》之《恒》。

断曰:五爻以阳居阳,是过而又过,宜其民心盛强,而爻辞曰“枯杨”何也?盖以《巽》本柔木,一经《兑》泽所灭,几成枯木,虽一时复华,亦不久摇落矣。且阳至五而极,阳极则衰,阳将变而为阴,故称“老妇”。“士夫”,少男也,近年社会,往往多用少年,亦时势使然也,故曰“老妇得其士夫”。究之老大者无能,反以少年之议论为得计,噫!“亦可丑也”。爻曰“无咎无誉”,可知本年协会之气运,”亦无荣无辱而已。

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

《象传》曰:过涉之凶,不可咎也。

“过涉灭顶”者,谓犯危险而涉河,不得达岸,水没其首也。互卦《乾》为首,爻例上为顶,上六《兑》爻,《兑》为水泽,位在酉,上值胃,附星积水,石氏云“积水星明,则大水出”,故有“过涉灭顶”之象。六爻以阴居阴,才力俱弱,但其志在救时,虽履患踏险,明知“过涉”之多凶,而忘身济国,有不遑反顾者,即使其功不成,其志深足尚焉,复有何咎?此所谓勇士不忘在沟壑,志士不忘丧其元,万世纲常,正赖此辈以存也。

【占】 问战征:恐有主将阵亡之惨。

○ 问功名:有头悬梁、锥刺之苦志,宜其声名远达,有志竟成。

○ 问营商:运货出洋,最宜谨慎。

○ 问疾病:恐水气上冲,头面浮肿,凶。

○ 问家宅:恐有大水泛涨,墙倾屋倒之患。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县人携友人某之书来曰:今谋新创一事业,深有所虑,请占其成否如何?筮得《大过》之《姤》。

断曰:六爻居《兑》卦之终,志在救时,未免过于决裂,是以凶也。今足下占事而得此爻,知足下所谋事业,有关公益,但其中事多颠覆,率意径行,祸有不测,还宜待时而动,毋蹈于危,徒自苦耳。切嘱切嘱!后此人不用此占,遂至失败。

【例】 明治二十八年,占我国与法国交际,筮得《大过》之《姤》。

断曰:上爻居外卦之极,殆谓外交既平以后,又将别起一波乎?爻辞曰“过涉灭顶,凶”,我国自过海远征,清国战败,我军即此凯旋。就爻象《观》之,或者他国谓我刚强过甚,将有出而干涉其事者,亦未可知也。后果有俄、法、德三国同盟,干涉与清国和款,逼我即还辽东。我政府措置,能适此卦意,无事结局云。

28.泽风大过(䷛)-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6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8.泽风大过(䷛)-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