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0.离为火(䷝)-高岛易断全解

离为火

离为火卦象图-高岛易断

 

离:利贞。亨。畜牝牛吉。

《彖》曰: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象》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

 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

《象》曰:履错之敬,以辟咎也。

六二:黄离,元吉。

《象》曰:黄离元吉,得中道也。

九三: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

《象》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

《象》曰:突如其来如,无所容也。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象》曰:六五之吉,离王公也。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

《象》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30.离为火(䷝)-高岛易断

《离》卦二阴四阳,上下一体,《离》者,偶象也。奇实阴中,积而成《坎》;偶分阳中,两而为《离》。水资始,火资生,水化气,火化形,故“地二生火”。火者,其象为偶;奇《离》成偶,偶两成《离》,是故善《离》莫如火。火一星也,《离》为万炬,遇物而皆焚;人一心也,《离》为万应,触处而皆通。惟火中虚,虚则能离也。

离:利贞,亨。畜牝牛,吉。

20210312095442_43297.jpg高岛易断30.离为火(䷝)-高岛易断全解1

▲ 篆书离

20210312095456_14705.jpg高岛易断30.离为火(䷝)-高岛易断全解2

▲ 篆书离

《坤》二成《离》,阴虚内合,卦体主柔;柔则近于不正,不正则不亨通,故利在行正,乃得亨通,是以“亨”在“利贞”之下也。按,他卦皆言“亨利贞”,《离》独先言“利贞”,而后“亨”,盖《离》内柔外刚,不得其正,始虽通,终必塞矣,故利在贞,贞而后乃亨也。“畜牝牛吉”者,《离》为《坤》之子,《坤》为牛,《离》亦为牝牛,牝牛柔顺,得《坤》之性。六爻阴为牝,二五在中,以阳包阴为畜。牝牛不中牺牲之用,利在孳生,故曰“畜”。《离》由《坤》二成,《坤》曰“牝马”,牝马利在行远,故取其贞;《离》曰“牝牛”,牝牛利在生息,故不取其贞也。《坤》资生,《离》为火,火生土,牛土性也,有生息不已之象,故曰“畜牝牛吉”。

《彖传》曰: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故亨,是以畜牝牛吉也。

《离》卦上下皆火,以取“明两作,离”之象。“离,丽也”,《离》为火,火之为物,有气而无形,著物而显其形。夫物莫不有所丽,“本乎天者亲上”,则丽于天,“本乎地者亲下”,则丽于地。日月之在天,百谷草木之在地,其明象也。“重明”者,重《离》也,《离》以中虚而明,得正明之体,六二为《离》之主爻,五因而重之,与二相附以成其明,故曰“重明以丽乎正”。惟其所丽者正,故得向明而治,化成天下。“柔丽乎中正”,谓六二也,六二以柔处柔,中而又正,得所丽也,故亨。《离》互《巽》《兑》,《兑》辰在酉,上值昴,昴南有星曰天苑,主畜牛马,苑西有刍藁六星,主积草以供牛马之食,故曰“畜牝牛”。牝牛性柔,待人刍牧,其丽无心,无心之丽,正之至也,正故吉。丽夫天地,亨之大,牝牛之畜,亨之小,举小大而丽之,用悉赅矣。

以此卦拟人事,《离》以中虚而成,人心亦中虚,故《离》为火,人心亦为火;《离》取明,人心亦取其明;火本无质,有所丽而焰生,心亦无形,有所丽而神发。是以丽于目则为视,丽于耳则为听,丽于口则为食,丽于身则进退周旋皆是也。人心莫不有丽,然丽道则正,丽欲则邪,丽德则中,丽利则偏,邪而偏者必塞,中且正者乃亨也。由其心之所存,发而为事,则所丽者,皆得其正矣;由一人之心,而及之众人,则天下无不化矣。盖人心虚则灵,灵则明,明则通矣,而其所以虚而能灵,在得乎柔之正耳。

《离》之为卦,柔居其中,以二刚包一柔,即以二刚畜一柔。凡物性之柔者惟牛,牝牛则柔之又柔也,最为易畜。《离》以二画得《坤》柔,故《坤》曰“牝马”,《离》曰“牝牛”,义皆取其柔也。是殆教人以牧畜之事也。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属政府,下卦属人民,《离》为火,火炎上,则威德皆出于上;《离》又为孕,孕能育,则下民皆受其养。《离》以二为主位,五为尊位,二五皆阴,上下同体,足见君臣一心,朝野合志。“离者,丽也”,丽于物而始彰,“在天垂象,在地成形”,皆因所丽而显,国家之治象,亦犹是焉。丽于政令,则象魏之悬书也;丽于刑罚,则虎门之读法也。政者正也,丽苟不正,则刑罚不中,而民多怨谤;丽而得正,则政教乃亨,而民皆感化矣。教化之行,由近而远,化及天下,即可由此而赞也。“畜牝牛”者,畜其柔也。牧畜牧民,其道本同,孟子所云“受人之牛羊而为牧之”者,大旨本为牧民者发也。知夫此,而治道得焉矣。

通观此卦,《离》得《坤》二,《坎》得《干》二,天地之用,莫要于水火。文王《序卦》始《干》《坤》,中《坎》《离》,以二卦为天地之中气,上承干《坤》,下启《咸》《恒》者也。盖以《坎》之中实为诚,以《离》之中虚为明,诚明者,《易》理之妙用,圣人之心学也。明之本在身,其用在国家。

《离》者火也,今试以飞萤视烛火,则烛火明也;以烛火视列星,则列星明也;以列星视日月,则日月明也。故一曲之学,犹飞萤之明也;文学之士,犹火烛之明也;贤人之学,犹列星之明也;圣人之学,犹日月之明也。圣人之明,其存也无瑕,其运也无间,明之至也。夫明由虚生,中实者必暗而无光;明以柔著,过刚者必发而遂灭。

《离》之卦,中虚而柔,柔得其正,圣人以火食化天下,而天下化之,《离》之用正,《离》之道亨矣。就六爻而推论之,初爻为始,如火之始燃也,始宜“敬”,故得“无咎”。二爻居中得位,如日之方中也,《离》色黄,故曰“黄离,元吉”。三爻处内卦之终,其明将没,如日之将夕也,哀乐失常,故凶。此为内三爻也。九四介内外二火之间,火势为炎,上卦多为凶,九四适值其位,故有“突如其来”之祸,“焚”、“死”、“弃”,皆言其凶也。六五得中居尊,为外卦之主,《离》至五,以日言为重光,是大人继明久照时也,忧盛防危,励精图治,是以吉也。上九处明之终,《离》道已成,化及天下矣,其有梗顽不化者,不能不以干戈从事,是以征伐济礼乐之穷也。歼厥魁,舍厥从,所谓王者之师也,有何咎焉!此为外三爻也。统之,《离》之全卦,以二五两偶,内外相应,二得履盛之方,五凛保泰之惧,至中至正,均获其吉。《象》所谓“大人以继明照乎四方”,二五两爻得之矣。

《象》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乎四方。

“明两作”者,内外两《离》之象。《离》者日也,然不曰日而曰“明”者,以天无二日也。《离》者六画,重《离》之象。日月之明,终古不忒,大人之明,四方毕照,辨忠邪,知疾苦,烛幽侧,处久长。大人以德言,乃王公之称,有与天地合德,与日月合明者也。“继明”云者,内卦之《离》,继以外卦之《离》,即“明两作,离”之义也。明之功不继,则有时而昏,故必如《大学》之称“明明德”,《汤盘》之云“日日新”,可以向明出治,光被四方也。

【占】 问战征:克敌者宜用火攻,防敌者亦宜备火攻,“两作”者,恐前后一时俱焚。

○ 问营商:想营业定是近火,或运办硫黄,或创设电火,或制造火柴等业,皆利。

○ 问功名:《离》为目,可有榜眼之兆。

○ 问家宅:此屋必系新造,前后开通,窗户生明,屋外四围空阔,是巨室贵人之宅也,吉。

○ 问婚姻:此非原配,必是继妻;夫家定属贵室,非寻常百姓之偶也。

○ 问六甲:生女。

○ 问疾病:热势甚重,恐一两日内即防神魂离散。

初九:履错然,敬之,无咎。

《象传》曰:履错之敬,以辟咎也。

初爻为内卦之始,如日之始出,黎明乍起,为作事谋始之时也。“履”,践履也,“错然”者,谓应酬交错也。当至纷至叠来,而不以敬将之,必致动辄得咎矣。《履》卦曰“履虎尾”,履而知惧,故曰“吉”;此卦曰“履错然”,履而能敬,故“无咎”,其履同也。夫祸福每兆于几微,始而能谨,斯终必无祸,所谓君子敬而无失,得者得此旨也。《象》曰“履错之敬,以避咎也”,夫人以身接物,不必居功,最宜避咎,避之之道,惟在居敬而已矣。

【占】 问战征:初爻为始,是三军始行,旗辙交错之时也。“敬”者,即所谓临事而惧之意。战,危事也,慎重持之,或可免咎也。或曰邪行谓错,宜从横路进兵。

○ 问商业:必是新立之业。初九爻辰在子,北方属水,卦位居南属火,想是南北生意。一时难许大利,要可无咎。

○ 问功名:《诗》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盖言得助而成也。

○ 问家宅:《履》卦云,“履道坦坦,幽人贞吉”,是宅必在大道之旁。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离》之《旅》。

断曰:《离》者,火也,火之性炎炎而上,其功在明,其用足以取暖,又足以烹调,是人世不可一日无者也。以人身配之,火为心魂,有心魂乃有知觉,有知觉乃可谋为万事。今占得初爻,知必为谋事伊始。然火之为功甚大,火之为祸亦甚烈,当其始燃,最宜谨慎小心,苟一不慎,初与四应,延及四爻,则“突如其来”,咎莫大焉,故戒之曰“敬之无咎”。足下占得此爻,宜知所畏惧焉。凡爻象一爻为一年,三年后正当四爻,尤宜谨慎,至四年则吉。

六二:黄离,元吉。

《象传》曰:黄离,元吉,得中道也。

二爻以阴居阴,为《坤》二成卦之主,位处中正,《彖传》所谓“柔丽于中正”者,即指二爻也。《离》为黄,故曰“黄离”,黄者中色,《离》者文明,居中而处文明,是以“元吉”也。《象》曰“得中道也”,《离》卦六爻,惟二爻以一柔居二刚之中,中而且正,《象》曰“得中”,不言正而正在是焉。

【占】 问战征:《离》二变《大有》,《大有》,《象传》曰“大车以载,积中不败也”。“大车”,谓兵车;黄,中之色也;“积中”者,谓中营军粮充实;“不败”者,谓兵士勇健,得以获胜也。故吉。

○ 问营商:《离》属南方之卦,经营利在南方;黄为土,土生木,又利在土木。

○ 问功名:《离》位在午,上值文昌,有文明之象,功名必显。

○ 问家宅:《离》为火,土色黄,火之子,喻言其家得有令子,能振起家声。吉。

○ 问婚姻:二爻以阴居阴,位得中正,主夫妇顺从,佳偶也。吉。

○ 问疾病:必是内火郁结中焦之症,宜凉解之。无咎。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来请占某贵显,筮得《离》之《大有》。

断曰:《离》为火,又为日,得其柔暖之气,自足嘘枯回生,有煦育万物之象。今占得六二,二爻与五相应,五为尊位,知某贵显辅翼至尊,君臣合德。《离》有文明之德,黄属中央之色,知必能握中图治,化启文明也,故曰“黄离元吉”。

九三:日昃之离,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凶。

《象传》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

九三以阳处阳,是由明入晦之象,故曰“日昃”,昃者,日之将倾也。“缶”,即盎,大腹而敛口,《离》卦上下奇而中偶,形似缶,故象取缶。《坎》曰“用缶”,《坎》中实,则用以盛酒;《离》中虚,则鼓以节乐。“不鼓缶而歌”,必歌无节也。《离》互《兑》,《兑》属正西,日出东入西,日薄西山,谓衰年暮景,故象取“大耋”。八十曰耋,三爻居二卦之中,犹年在半百,未可云大耋也。“嗟”,悲叹声,谓未老而叹其老也。其歌也,乐失其节,其嗟也,哀失其常,哀乐无时,致神魂颠倒,寿命不永矣,是以凶也。《象传》曰“何可久也”,谓若此之人,忽歌忽嗟,乃天夺其魄也,安能久乎?

【占】 问战征:“日昃”,日将夕也。军中长歌浩叹,皆失纪律,不吉之兆,尤防敌兵夜袭。

○ 问营商:《周礼》地官司市,“大市日昃而市”,谓大市交易繁多,至日昃始集市。爻曰“日昃之离”,是日昃后而散也。市区扰杂,或歌或嗟,哀乐无度,必伤正业,宜戒。

○ 问功名:恐老大无成,徒自悲耳。

○ 问婚姻:鼓缶而歌,难望偕老,凶。

○ 问六甲:生女,难育。

【例】 友人某来曰:余将娶某女,请占吉凶。筮得《离》之《噬嗑》。

断曰:爻辞曰,“日昃之离”,《离》,离散也,“日昃之离”,谓婚后而复离也。“鼓缶而歌”,惮亡也;不鼓而歌,非惮亡,必生离,“大耋之嗟”,是叹其不得偕老也。此婚不成为上,成则亦必离散,不吉之兆。

后友人不信此占,媒娶成婚,未几因家门不和,又复离散,果如所占云云。

【例】 明治三十年,占我国与法国交际,筮得《离》之《噬嗑》。

断曰:《离》为甲,为刀,为矢,皆主战兵器也;《离》亦为火,又足备火炮之用。今占法国交际,而得三爻,是令我急备兵甲战具也。爻辞曰“日昃之离”,“日昃”者,日将西倾,可见西土运旺之时。“不鼓缶而歌,则大耋之嗟”,谓不当歌而歌,不当嗟而嗟,犹言措置失时也。善谋国者,当及时修备,固不可自耽安逸,亦不必自示衰弱。睦邻修好,以保永图,斯为善也。

九四:突如其来如,焚如,死如,弃如。

《象传》曰:突如其来如,无所容也。

“突如其来如”者,谓刚暴之祸,不可测度;“焚如”者,谓如烈火之焚物;“死如,弃如”者,谓其身灭亡,其名亦遂废弃。四爻处上下卦之间,下卦之火将熄,上卦之火又炽,火炎于上,其势尤烈。“突”,杨子《方言》,“江湘人谓卒相见曰突”,“突如其来”,是骤来而不及防也。“焚如”,烧其庐;“死如”,毁其身;“弃如”,举之而委诸沟壑也。“焚如”,《离》火本象;四动体《艮》,《艮》为鬼冥门,故曰“死如”;又互《兑》,《兑》刑人,刑人于市,与个弃之,故曰“弃如”。焚而死,死而弃,其势相连,其祸甚凶,以九四在三火相传之际,是以凶焰如此。《象传》曰“无所容也”,谓火焰逼近,无可容身也。四与初应,初之火其咎可避,四之火猛,屋毁人亡,无地可容矣。或曰突谓灶突,《汉书》所云“其灶直突”之突。“突如其来”者,所谓祭神如神在,恍惚而见其来也。“焚如,弃如”者,谓灶神察其为恶,而降兹凶也。此又一说也。

【占】 问战征:有营垒被焚,枪炮暴烈之祸,来势汹涌,紧官慎防。

○ 问营商:有人财两亡之祸,宜藏身退避,或可免也。

○ 问功名:有唾手可得之势,但位名愈重,得祸尤烈,不如隐退。

○ 问家宅:旧说以“突”为不孝子,此家必生逆子。“焚”、“死”、“弃”,皆言逆子之罪也。

○ 问婚姻:四动体《艮》,《艮》为鬼冥门,又《离》互《兑》,《兑》为刑人,此婚大不吉利。

○ 问六甲:生女,必不育。

【例】 明治二十三年春,友人某来,请占本年气运。

断曰:九四在上下二火之间,下火将熄,上火复燃,火炎上,故《离》卦以四爻为最凶。今占气运,而得四爻,四爻以阳处阴,外刚内柔,位不中正。主有阴险邪僻之徒,拨弄其间。初若不觉,及其势焰一炽,“突如其来”,不特祸延家室,而身肌发肤,并受其殃,如火之燎原,有不可扑灭者矣,谓之“焚如,死如,弃如”。足下宜谨防小人,毋为饲犬而啮手也。

某氏素性柔弱,不甚介意,委用亲族少年,不料妄作妄为,既凶且毒,某氏家产,因人倾败,祸又未已,某氏始为悔悟,亦已晚矣。

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象传》曰,六五之吉,离王公也。

六五为外卦之主,得中居尊,与二相应,《象传》所谓大人继明久照,即指五爻也。《离》为目,自目出者曰涕,故曰“出涕沱若”。又《离》互《兑》为口,嗟是口之喑声,故曰“戚嗟若”。所谓“若”者,是未当“出涕”而有若“出涕”,未当“戚嗟”而有若“戚嗟”,盖形容忧伤之情状也。九三乐尽悲来,“大耋之嗟”,则为凶兆。九五忧盛虑危,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故吉。《象传》曰“《离》五公也”,九五为王公之位,故云。

【占】 问战征:据爻辞“沱若”“嗟若”,有临事而惧之意。战危事也,能惧则能谋,能谋则可以制胜矣,故吉。

○ 问营商:此经营必是王家商务公业,非下民私计也。故曰“离王公也”。其业亦必由辛苦艰难而成。

○ 问功名:位至宰辅,极贵极显,然一身忧劳倍甚,如武侯之鞠躬尽瘁,乃吉。

○ 问婚姻:此姻事极贵,然有先号咷而后笑之象。

○ 问六甲:生女,防难产,终吉。

【例】 占某豪商时运,筮得《离》之《同人》。

断曰:五居尊位,在国为一国之君,在家为一家之主,在乡为一乡之望也。爻辞所云“出涕沱若,戚嗟若”,谓能先事预谋,防危虑盛,百计图维,以期万全者,此非老成练达者不能也。足下占得此爻,可知足下历尝艰苦,在平时悲泣号叹之状,不知若何哀切者;亦由此继明之德,足以察识事机,而能保守家业,不为亲族少年所得欺瞒也。故吉。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匪其丑,无咎。

《象传》曰:王用出征,以正邦也。

“王”者指六五,“用者”,指上九也。《离》为兵戈,故用以“出征”。“首”者首恶,“丑”者类也。“嘉”者,赏其功也;所嘉者,在折其魁首,而不及丑类,《书》所谓“歼厥渠魁,胁从罔治”者是也。九三居下卦之上,与上为敌,不顺王化,残害民生,上九于是奉命出师,以除天下之害,获其首恶,诛而戮之,其余党类,皆从赦免。此诚吊民伐罪,王者之师,复何咎焉!《象传》曰:“以正邦也”,谓如汤之征葛伯,文王之伐昆夷,惟在戡乱以安邦,夫岂好为穷兵哉!

【占】 问战征:观爻辞已明示矣。王者之师,不妄杀人,斯道得焉矣。

○ 问营商:贩售货物,宜选取上等佳品,不取低劣,乃可获利。

○ 问功名:必膺首选,吉。

○ 问疾病:“折”,夭折也,不利。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七年三月,佐贺乱,朝廷将发师征讨,有陆军大佐某,同中佐某来,谓曰:今将出师,请为一占。筮得《离》之《丰》。

断曰:爻辞所云“王用出征”,适合今日之事也。在佐贺乱党兴叛,其中必有主谋,即所谓“魁首”,是乃乱之首,罪之魁也,罪在不赦;一时响应而起,皆胁从之徒,是丑类也。今以佐贺启叛,命师往征,在我皇上神机庙算,素以不嗜杀人为心,必将布告天下,谓构兵倡乱,罪在一人,寡人誓必取而戮之,余无所问,有能擒获渠魁者必膺上赏,与爻辞云“有嘉折首,获匪其丑”,如出一辙焉。按上与三相应,上为王师,敌必属三,三爻曰:“日昃之离,何可久也”,知此番行军,定卜马到功成,不数旬而戡定矣。

后果未匝月,而渠丑受诛,佐贺遂平。

30.离为火(䷝)-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5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0.离为火(䷝)-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