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

地风升卦象示意图

地风升

20210310094356_30509.jpg高岛易断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1

 

升: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

《彖》曰:柔以时升,巽而顺,刚中而应,是以大亨,用见大人勿恤,有庆也。南征吉,志行也。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初六:允升,大吉。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九三:升虚邑。

《象》曰:升虚邑,无所疑也。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顺事也。

六五:贞吉,升阶。

《象》曰:贞吉升阶,大得志也。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贞。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46 地风升()-高岛易断

卦体《坤》上《巽》下,按《坤》辰在未,未土也,故坤为地,《巽》辰在巳,上值轸,轸主风,故《巽》为风。陆绩云,“风土气也”,《巽》为《坤》所生,故风从地而起,即庄子所云“大块嘘气,其名为风”也。地上风下,盖风起自地下,顷刻而行于天上,有《升》之象。《升》为十二月之卦,阴气下凝,阳气上升,此其时焉。此卦所以名地风《升》也。

升:元亨。用见大人,勿恤。南征吉。

20210310094527_97308.jpg高岛易断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升

20210310094542_77157.jpg高岛易断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3

▲ 篆书升

卦象由《巽》升《坤》,故曰《升》。《巽》本“小亨”,“元”者,《坤》之“元”,得夫坤元之气,故曰“元亨”。“大人”谓二,《巽》《传》曰“利见”,此曰“用见”,谓不升则不得见,用升而后可见也,故曰“用见”。得见大人,则大人必相与同升,自可无恤。“南征”者,出幽入明之谓也。《巽》之往《坤》,《坤》之往《巽》,皆必历于南,譬如日月之升,皆南征,而其降也,皆北行,故曰“南征吉”。

《彖传》曰:柔以时升,巽而顺,刚中而应,是以大亨。用见大人,勿恤,有庆也。南征吉,志行也。

《巽》位在巳,《坤》位在申,其升也,历时而渐进,故曰“柔以时升”。阴始于《巽》,而终于《坤》,柔莫柔于《巽》矣。《巽·彖传》曰“柔顺乎刚”,《坤·彖传》曰“柔顺利贞”,是所谓“巽而顺”也。二为《升》之主,刚而得中,二五相应,谓之“刚中而应”,其亨是以大也。王制升诸司徒,升诸司马,皆为大人,得以用见,是可“勿恤”。柔依刚而立,初得二而《升》之基益固,而《升》之道乃亨,故曰“有庆”。阳称庆,庆在初也。《巽》属东南,《坤》属西南,自下升上,必历《离》之南,乃交于《坤》,南为阳明之方,故“征吉”。得其吉而升之,志于是乎遂,故曰“志行也。”

以此卦拟人事,是人之屈者求伸,穷者求达也,然屈伸穷达,有时存焉。刚主动,柔主静,“柔以时升”,当静以待时焉。《巽》柔也,《坤》亦柔也,无刚以作其气,则柔弱不能自树,其何以升哉!故必应以刚中,柔乃得依刚以为立,即《巽》《彖传》所谓“刚巽乎中正而志行”者也,其亨可谓大矣。凡人之求升,必藉大人为之先导,引而进之,登而用之,皆大人之力也,然必先见之,而后得邀其赏识。“用见”者,进见之谓也,举不举未可知也,故不谓之“利见”。然以时而见,必以时而升,当有庆焉,可无忧也。昔吕望之于文王,相见于渭南,孔明之于先主,相见于南阳,南征之吉,是其证也。三代之英,有志得逮,大道之行,人事之亨也。《巽》为风,《坤》为用,正风云际会,用之则行之时也。

以此卦拟国家,《升》为升平也,所谓道隆德隆,国家全盛之时也。其卦自《萃》来,《萃》则得民,得民则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是治道之大亨也,故《升》曰“元亨”。然一治一乱,时为之也,时未可《升》,宜静以俟之,不宜躁进。“巽而顺”,谓《坤》顺以承天也;“刚中而应”,谓《巽》刚以应时也。得其时,则贤能登进,俊杰超迁,允升天子之阶,用布永清之化,君臣一德,风行俗美,在正时也。“大人”者,恭己面南之大人也,当阳出治,天下之士,咸皆怀抱利器,愿期一见之为荣,斯士无被黜之忧,朝有得人之庆。《说卦传》所云“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离》南方也,故“南征吉”。卦以二五为刚中相应,二曰“有喜”,五曰“大得志”,即可见万年有道,升平之象也。

通观此卦,卦名取地风,卦象取地木,风从地而起,木自地而出;《巽》为风,亦为木,木与风,其为《升》一也。《升》反《萃》,《萃》《坤》居下,为群众之象,《升》则举于众,而登之民上,是古者论秀书升之制也,故反《萃》为《升》。《彖》辞曰“用见”,曰“征吉”,谓贤士怀抱道德,乐为世用也;曰“大亨”,曰“有庆”,谓朝廷任用俊彦,得奏时雍也。往见者在士,举而用之者在大人,故士之吉,即为大人之吉,大人之“有庆”,亦即为士之庆也。柔依刚而能立,志得《坤》而斯行,《象》曰“积小以高大”,譬如升高,必自卑而登,譬如升阶,必由下而进,盖有愈升而愈上者矣。其大旨惟在“柔以时升”,先时则躁,后时则悔,皆失《升》进之道也。士者出而用世,审时其至要也。《易》之作也,多在殷周之际,周室王化之行,始于二南,所谓征南,是明证也。爻象内三爻为《巽》,初“合志”,二“有喜”,三无疑,是《升》之得其人、得其道也。外三爻为《坤》,四曰“山”,五曰“阶”,六曰“冥”,是《升》有其地、有其时也。总之,二为大人,五应之,则升阶以见;初得允吉,四应之,则恭顺以事;三尚可《升》,六应之,则其《升》已极。卦体《坤》《巽》皆柔,如木初出,枝条柔软,及其干霄直上,自然刚健不屈,所谓“巽而顺,刚中而应”者也。

《大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

地中生木,当其萌孽始生,藐乎小矣,及至蔽日干霄,其高大不可限量,盖不知几经岁月,得以积累而至此也。顺德以《坤》为极,《巽》柔在下,《坤》顺在上,由《巽》升《坤》,非积不能。君子法之,以顺其德,积小高大,德必日新而日懋也。人以此而树木者,君子即以此而树德焉。

【占】 问时运:得春生之气,运途当日进日盛。

○ 问功名:有指日高升之象。

○ 问营商:积累锱铢,可渐成富饶巨室。

○ 问战征:宜平地架列木梯,可以登高攻城。

○ 问婚姻:顺为妇德,有以妾作嫡之象。

○ 问家宅:此宅初时低小,近将改造大厦。

○ 问疾病:是肝木春旺之症,若不顺气宽养,势将日积日重,颇为可危。

○ 问货价:有逐步腾贵之象。

○ 问秋收:风雨调顺,年谷丰登。

○ 问行人:一路顺风,且积蓄颇丰。

○ 问六甲:生女。

初六:允升,大吉。

《象传》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初居《升》之始,为《巽》之主,《升》者下也,而允其升者上也,上允其升,则《升》之志遂矣。上互《震》,《震》雷出地,声闻百里,有《升》之象;下升上允,志同道合,吉莫大焉。《晋》六三曰“众允”,下为二阴所信;《升》初六曰“允升”,上为二阳所信。以阴信阴,悔亡而已,以阴信阳,乃得大吉。

【占】 问时运:运途大顺,求名求利,无不如志,大吉。

○ 问功名:一举成名,大吉。

○ 问营商:货价高升,大可获利。

○ 问战征:升高窥望,得识敌情,一战可得胜也,大吉。

○ 问婚姻:两姓允合,大吉。

○ 问家宅:有出谷迁乔之兆,吉。

○ 问疾病:爻象本吉,于问病独非吉兆,惟在下痢下陷等症,则吉。

○ 问讼事:宜上控,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缙绅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升》之《泰》。

断曰:卦象取“地中生木”,木得春气,枝叶怒生,渐增渐大,犹人行运得时,渐入佳境之象也。今占得初爻,是初运也。《升》者,自下升上,允者,我求而被允,《升》得其允,斯《升》之志遂,《升》之道行矣。运途得此,所求所谋,于名于利,无不“合志”,大吉之占也。

九二:孚乃利用禴,无咎。

《象传》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二居《巽》之中,备刚中之德,即为“用见”之“大人”。初欲升五,必先历二,以求孚于二也。古者求贤审官,得人则告诸宗庙,二既孚初之《升》,特为斋祓以进之。上互《震》,《震》为祭,故“用禴”。《巽》,孟夏之月,“禴”,夏祭,“用禴”者,取“柔以时升”之义也。“禴”,祭之薄者,然输诚求升,虽薄亦孚,在诚不在物也,故“无咎”。《象传》曰“有喜”,即《彖传》所云“有庆”也。《萃》六二以柔应五之刚,《升》九二以刚应五之柔,其至诚感应,则一也,故爻象“用禴”同,“无咎”亦同。

【占】 问时运:运途得中,必有喜事临门。

○ 问营商:商业全凭信实,有信卖买进出,无诈无虞,自能永远,且可获利。

○ 问功名:定有泥金报喜。

○ 问战征:出师必祭,信为兵家之要,得信则三军一心,无战不克矣。

○ 问婚姻:二五交孚,阴阳合德,大喜。

○ 问家宅:主有喜兆。

○ 问疾病:宜祷。

○ 问六甲:单月生男,双月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升》之《谦》。

断曰:《升》者自下升上,有积小高大之象。今足下问气运,占得第二爻,二爻刚中,为卦中之大人。“孚”者,信也,得其信,不特上下交通,即鬼神亦能感格。爻象如此,知足下信谊素著,于朋友上下之间,无不交孚,故得“无咎”,且近日即有升腾喜兆。

【例】 明治二十九年,某贵显来,为设立农工银行,占问成否,筮得《升》之《谦》。

断曰:卦体《坤》上《巽》下,《坤》为财,为富,《巽》为商,为利。五行以我克者为财,《巽》木克《坤》土,土为财。《升》者,积小高大,有渐进渐长之象。今贵下占问银行生业,得第二爻,爻辞曰“孚”,孚者,信也,金银贸易,最要在信。“利用”者,利于用也,《洪范·六府》“心曰利用”,即此旨也。据此爻辞,银行必成,且有喜兆。

九三:升虚邑。

《象传》曰:升虚邑,无所疑也。

《升》之三,《巽》之终,《坤》之始也,《坤》为虚,亦为邑,故曰“升虚邑”。《说文》:“虚,大邱。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邱”。邱,谓之虚,《诗》“升彼虚矣”,虚,即墟也。墟为空旷高地,由井升邑,由邑升虚,可见“积小以高大”,历试诸艰,胜任愉快,地日辟而日大,位日进而日高。《象传》曰“无所疑”,信乎三之《升》,《升》之得其任矣。征诸太王居岐,一年成邑,二年成都,三年五倍于初,爻所言升虚升邑,盖谓此也。《升》卦爻象三、四、五三爻,皆隐指周室之事。

【占】 问时运:目下运途恰好,渐进渐盛。

○ 问营商:市廛谓之趁虚,言就虚地,会集货物而成市邑,可见商业日盛也。

○ 问功名:《升》本发达之象,初方“允”,二则“孚”,至三则已升而在上,可无疑也。

○ 问战征:经此兵燹,城邑空虚,“升虚邑”,夺取空城矣。

○ 问家宅:有前空虚,后富实之象。

○ 问婚姻:“虚邑”,犹空房也,不吉。

○ 问疾病:必是虚弱之症无疑。

○ 问失物:不得。

○ 问六甲:九三阳爻,生男。

【例】 明治十六年,缙绅某任某县令,将赴任,请占任事吉凶,筮得《升》之《师》。

断曰:“虚邑”,为凋敝之地,人烟寥落,治理殊难,非盘根错节之才,未易胜任也。今贵下新授某邑知事,行将赴任,占得此爻,以贵下练达之才,任此积衰之邑,必能治剧理繁,为人所难为,当有措之裕如,无容疑也。可为贵下信之矣。

【例】 明治廿八年五月,为开垦北海道十胜国利别原野,占其成否,筮得《升》之《师》。

断曰:爻辞与占象,悉相符合,可谓深切详明。曰“虚邑”,即荒土地,曰“升虚邑”,是辟荒土而成村落也。初则允其升,谓从事开垦者,志相合也;二则孚其升,谓从事开垦者,必“有喜”也;三则升已成矣。事虽难,可无疑也,其成必矣。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司法省气运,筮得《升》之《师》。

断曰:《象》谓积小高大,凡风化之日趋日上,政教之日进日强,皆为《升》也。今占司法省,欲改设公明之法律,为内地杂居之准备,得《升》卦三爻。夫有其邑而不治,谓之“虚邑”,有其法而不用,亦谓之虚法。兹者司法省,新颁法律,将实施之于内地,是升虚而作实也,此令一行,必无阻碍,无容疑虑焉。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无咎。

《象传》曰:王用亨于岐山,顺事也。

岐山为周发祥之地,太王迁之,文王康之,时告祭乔狱,岐山当必在其内也。盖天子祭天地,诸侯祭其境内之山川。“亨于岐山”,岐山在周境内,周先王实主其祀焉。称王者,追王之谓也。迁岐山之始,避狄而来,而积小高大,遂成为王业之基,吉何如也!《象传》以“顺事”释之,盖隐指文王服事之诚,有顺德,无二心也。此周公不言之旨,合前后爻象观之,而可知矣。

【占】 问时运:事顺适,吉而无咎。

○ 问战征:古者祷战,祈克于上帝,然后接敌,此即用享之义也。享而后战,其必克矣,吉。

○ 问营商:货物之生也,多取于山林川谷之间。祭法,民之取财用者,必祭之。谓祭之可获利也。吉。

○ 问功名:“亨于岐山”,易侯而王,大吉之兆。

○ 问家宅:宜祭告宅神,吉。

○ 问疾病:宜祷。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商人来,请占气运,筮得《升》之《恒》。

高岛易断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4

断曰:《升》卦诸爻,皆言升,惟二四不言升,其义并取于祭享,谓人欲升腾发达,必先求神明之保也。四爻辞曰,“王用亨于岐山”,岐山为太王避狄之地,浸炽浸昌,大启尔宇,为周室王运发祥之始。今足下占得此爻,知足下气运通顺,正如晓日东升,逐步增高,财运亨通,其中虽由足下计划之精,要亦有神助也。宜斋祓以祷之,吉。

六五:贞吉,升阶。

《象传》曰:贞吉,升阶,大得志也。

五以《坤》德居中,位极其尊,《象传》所称“君子以顺德,积小以高大”,惟五当之。“阶”,天子之阼阶也,升之于阶,尊之至焉。然不正则为新莽,为曹操,其何能吉?古来必如大舜之有鳏在下,侧陋明扬,以至命陟帝位,爻曰“贞吉”,《象》曰“大得志”,惟舜有之矣。而作《易》之旨,则隐指西伯方百里起,终受周命之事也。

【占】 问时运:平生志愿,无不得遂,大吉之兆。

○ 问功名:拾级而登,荣宠已极。

○ 问营商:五为中数,凡营财之道,不宜过盈,以得中为吉,故曰“贞吉”。

○ 问战征:凡攻城,必用梯阶,所以升高也。城必可克,故吉。

○ 问婚姻:五与二相应,爻曰“升阶”,有攀结高亲之象,故二曰“有喜”。

○ 问疾病:《升》,增也,病不宜升,乱阶厉阶,皆非吉兆。

○ 问讼事:讼本凶事,是谓祸阶,升阶则讼愈凶,何以得吉?

○ 问失物:当就阶墀间寻之。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氏来,请占其女气运,筮得《升》之《井》。

断曰:《升》者谓“柔以时升”,《升》得其时,是以吉也。人之气运,亦以时行,得时则顺,失时则逆,惟在当其可之谓时也。今足下占问子女行运,想必为嫁娶之事也。《诗》咏迨吉,为婚姻之及时。阶,上进也,“升阶”,升而愈上也,是必有贵戚订姻,上嫁之象,大吉。后闻此女,果嫁某缙绅。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贞。

《象传》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上居《坤》之极,《升》至于上,《升》无可升矣。如日之升,朝而日出,昼而日中,暮而日入,“冥”,则昏暮也,《坤》为冥,故曰“冥升”。“不息”者,昼夜循环之谓也,今日月没,明日复升,故曰“利于不息之贞”。《坤》曰“永贞”,即“不息之贞”也。在人之升,至上则禄位已尽,魂升魄散,归入幽冥之域,凡生前富贵利达,消归无有,惟此道德勋名,足以流传于不息耳,故《象传》以“消不富”释之,此之谓也。

【占】 问时运:好运已过,且待后运重来,可以得利。

○ 问战征:有率军夜进,误入幽谷之象,利于息,待天明可出险也。

○ 问营商:防有人财两失之患。

○ 问功名:《升》至于上,功名已显,防身后萧条。

○ 问婚姻:恐不得偕老。

○ 问家宅:宅运已过,势必中落。

○ 问疾病:大象不利,“冥升”者,魂升于天也。

○ 问六甲:生女,恐不育。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国运,筮得《升》之《蛊》。

断曰:论卦体,《坤》上《巽》下,由《巽》升《坤》,《升》至于六,《坤》位已终,无可再升矣。今占国运,得《升》上爻,我国家自维新以来,一革旧政,悉效欧美之法,以为取彼之长,补我之短,以冀日进于富强也。当时使年轻子弟,游学欧美,以习学其文学言语、政化风俗,三年学成归国,即升为学士、博士之职,使之教授国内子弟。法非不善,意非不良,无如此辈游学子弟,其于我国向时政教,本未谙练,即于外国教育,亦徒窥其皮毛,反以扬扬自得,蔑视老成。其间所谓进步者,如海军陆军,骏骏日上,亦自有可取,而极之教育之原,身心之本,终觉利不胜害,为可慨也。维新迄今,已二十余年,《升》进地步,约计已到上爻。“冥升”者,为日已近暮,无可复升,其利在“不息之贞”。“不息”者,为去而复来,循环不息之谓也。盖谓我国治运所关,凡新法之不善者,皆当反我旧政,以返为《升》,犹是日之没而复升,晦而复明,即所谓“不息之贞也”。斯之谓“利”,斯之谓“贞”。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0/23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46.地风升(䷭)-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