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45.泽地萃(䷬)-高岛易断全解

泽地萃卦象示意图

泽地萃

泽地萃卦_卦象图

 

萃:亨,王假有庙。利见大人。亨,利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彖》曰:萃,聚也。顺以说,刚中而应,故聚也。王假有庙,致孝享也。利见大人亨,聚以正也。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顺天命也。观其所聚,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象》曰:泽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初六:有孚不终,乃乱乃萃,若号,一握为笑,勿恤,往无咎。

《象》曰:乃乱乃萃,其志乱也。

六二:引吉,无咎,孚乃利用禴。

《象》曰:引吉无咎,中未变也。

六三: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象》曰:往无咎,上巽也。

九四:大吉无咎。

《象》曰:大吉无咎,位不当也。

九五:萃有位,无咎。匪孚,元永贞,悔亡。

《象》曰:萃有位,志未光也。

上六:赍咨涕洟,无咎。

《象》曰:赍咨涕洟,未安上也。

45.泽地萃(䷬)-高岛易断

卦体泽上地下,泽能畜水,地能畜泽。卦通《大畜》,有畜聚之象;反则为《升》,《升》《象》曰“积小以高大”,有积聚之义。卦自《姤》来,《序卦传》曰:“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此卦之所以名《萃》也。

萃:亨。王假有庙,利见大人。亨,利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20210310095328_74889.jpg高岛易断45.泽地萃(䷬)-高岛易断全解2

▲ 篆书萃

《萃》与《涣》名相反,而义则相须。《涣》之亨,取诸水流风行;《萃》之亨,取诸《兑》悦《坤》顺。《涣》亦假庙,《涣》之假庙,见神气之发扬;《萃》之假庙,见精诚之贯注:一散一聚,义各不同,而所以致诚者一也。王者合万国之欢心,以事其祖考,侯助男卫,骏奔在庙,是《萃》之盛也。“大人”谓九五,五“萃有位”,能御众以治乱,故“利见”。“亨,利贞”者,《兑》曰“亨,利贞”,《坤》曰“柔顺利贞”,盖即从《坤》《兑》来也。《坤》为牛,亦为用,故曰“用大牲”,言大人有嘉会,必杀牛而盟;既盟则可以往,故曰“利有攸往”。

《彖传》曰:萃,聚也。顺以说,刚中而应,故聚也。王假有庙,致孝享也。利见大人,亨,聚以正也。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顺天命也。观其所聚,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坤》为聚,泽者水之所归聚也,合之谓《萃》。《萃》者聚也,为卦上悦下顺,上下合志,二中五刚,二五相应,故能聚也。“王假有庙”者,陆绩云:王谓五,庙为上,王者聚百物以祭其先,诸侯助祭于庙中,是谓致孝于鬼神也。五刚中而二应之,故称“大人”;二得《离》气,《离》为目,故“利见”。《萃》与《升》反,《升》曰“用见大人”,不言利,故不言亨;《萃》曰“利见”,利则必亨,而所以亨者,又在聚之得正也。“大牲”,牛也,《左传》“牛卜日曰牲”注:既得吉日,则牛改名曰牲。《坤》为杀,执《坤》牛而杀之,以荐牲也,故曰“大牲吉”。用以享神,有以摄其心也,往以助祭,有以集其力也,其《萃》也,非势驱力迫所能为也,亦惟顺天之命而已。自昔殷汤用元牡昭告皇天,以誓万方,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是即“用大牲吉,利有攸往”,顺天命之明证也。

以此卦拟人事,内而聚其精神,外而聚其财力,皆为之《萃》也。然不顺则散,不悦则《离》,不刚则无以畏众,不中则无以服人,虽《萃》终必《涣》也。惟顺以悦,刚中以应,斯聚得其正矣。“庙”,祖庙,祭之以礼,所以致孝也。“大人”,主祭之人,一家之长也。大人率一家之子孙,有事于祖庙,凡子孙入庙者,必先见主祭之长,故曰“利见大人”,庶几心亨而理亦正矣。“大牲”者,祭礼也,大则牛羊,小则鸡豚,皆谓之牲。牲不丰不足以祭,不备无为祭,故曰“用大牲吉。”“利有攸往”者,承祭使民,理本一致,入可以承祭,出乃可以使民,故曰利往。一身之事,以祭为重,以孝为先,幽以精诚格祖考,明以和乐宜室家,虽曰人事,岂非天命哉!由一家以及一国,由一国以及天下,观其所聚,即可知天地万物之情矣。《彖传》之旨,在上聚祖庙之神灵,下聚四海之欢心,圣人以孝道治天下,而民德归厚,万国来同,此《萃》之全象也。如天之无不覆,如地之无不载,万物皆会萃发育于天地之中,谓之“观其所聚,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要,在广土众民;《兑》为悦,《坤》为土,为众,有悦而归聚之象。顺则民从,悦则民服,刚则不屈,中则不偏,皆足以使众也,得其正则民聚矣。王者继体承统,未临民,先假庙,所以承祖考之重也。《孝经》所谓王者合万国之欢心,以事其先王,上以尽孝享之诚,下以广孝治之道,而天下兴孝矣。“大人”即王者,利见利往,所谓济济多士,奔走在庙,率见昭考,以孝以享是也。一时荐广牡,相祀事者,咸皆顾视天之明命,罔不祗肃焉,萃莫盛于斯矣。王者法天则地,以天地之并育万物者,联合万国,斯其情可与天地参矣。六爻皆反复言《萃》,初则以《萃》致乱,三则因《萃》兴嗟,上则为《萃》流涕,皆不得其《萃》之正,为可惧也。五得《萃》之位,四得《萃》之吉,二得《萃》之孚,即《彖传》所谓“顺以悦,刚中而应,故聚也”。民之归之,如水之就下,可以见泽地之功也。

通观此卦,“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故《彖》言“假有庙”,象言“戒不虞”,而其要首在于得众,此卦之所以取《萃》也。卦体下顺上悦,顺而悦,故兆民归往,以之执笾豆而相祀事,而礼仪不忒,以之执戈矛而从王事,而踊跃知方。上以兴孝,下以兴仁,风同道一,万邦协和,《萃》莫萃于此焉。《萃》易位为《临》,《临》《象》曰“容保民无疆”,《萃》之象矣。二卦同为泽地,泽足以惠民,地足以容众,故泽下地上为《临》,地下泽上为《萃》。六爻以五为《萃》之主,乃刚中之大人也,二《萃》焉,初与四亦《萃》焉,其位足以致《萃》,故曰“萃有位”。上则无位,未免泣涕而不安矣。三与上应,上悲而三亦嗟矣。内三爻为地,地之所归不择土壤,《萃》虽众,心不一,故初因之而“号”,三因之而“嗟”,二虽吉犹待引也。外三爻为泽,泽之所《萃》,心自悦矣。五之《萃》,得“永贞”也;四之《萃》,自“无咎”也;上居泽之极,泽满则水溢,故有“涕澺”之象焉。盖惟天民有欲,无主乃乱,万国来会而禹帝,万姓悦服而武兴,人心之所向,即见天命之所归也,故《萃》不可力取,惟在德化也。

《大象》曰;泽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兑》为金,《坤》为器,有戎器之象。“除”,修治也,修治戎器,以防不虞,所谓有备无患也。卦象为泽上于地,水满则溢,溃决奔突,势莫能御,所当预为之防;水犹兵也,故可借鉴。按《穆天子传》:有七《萃》之士,取宿卫环聚为名,是《萃》为防御之士,所以遏乱也。《萃》象之“除戎器”,义盖取此耳。

【占】 问时运:气运平顺,但能安不忘危,自得欢乐无忧。

○ 问战征:兵凶器,战危事,惟能临事而惧,好谋而成,可无意外之虞也。

○ 问营商:《萃》有财聚之象,然聚必有散,盈必有亏,亦理之循环,所当时时预防。

○ 问功名:宜由武功得名。

○ 问婚姻:“匪寇婚媾”,《易》每以寇婚对言,盖防兵祸,犹防女祸也。惟能预防,自可无咎。

○ 问家宅:泽上于水,防有大水入屋之象。

○ 问疾病:防胸腹有水胀之症,宜预为调治。

○ 问行人:中途兵阻,一时难归。

○ 问六甲:生女。

初六:有孚不终,乃乱乃萃。若号,一握为笑。勿恤,往无咎。

《象传》曰:乃乱乃萃,其志乱也。

《兑》为孚,故“有孚”;《坤》为终,初失位,故“不终”;《坤》为聚,亦为乱,故曰“乃乱乃萃”。初为《萃》之始,相孚犹浅,是以有初鲜终也;不得其终,则一念萃于此,易一念而萃于彼,其志先乱矣,是萃适以长乱也。《象传》以“志乱”释之,“乃”犹汝也,汝自萃之,汝自乱之也。初爻阴柔居下,虽得众,未足以总之;初与四应,则御萃之权,当在四也。“若”,顺也,“号”,令也,谓顺从四之号令。“一握为笑”,谓推诚相与,众皆欢悦,即《彖传》所云“顺以悦”也。上互《巽》,《巽》为号,下互《艮》,《艮》为执,执手,犹握手,退之所谓“握手出肺肝相示”者是也。《兑》为口,故曰“笑”,既得其笑,故“勿恤”。“往”,往四也,四能恩威并著,初自不致乌合为乱也,故“无咎”。

【占】 问时运:运当初交,一顺一逆,反复无常,得所救援,可以无咎。

○ 问功名:忽荣忽辱,由于中心无主也。

○ 问营商:有初无终,聚散不定,不能获利,仅可免咎而已。

○ 问战征:统军出征,防有兵变之忧。

○ 问婚姻:有始乱之,而终娶之之象。

○ 问疾病:此病忽号忽笑,由于心神昏乱,往而求医,必无咎也。可勿忧。

○ 问六甲:生女。

高岛易断45.泽地萃(䷬)-高岛易断全解3

【例】 明治十五年十月,大水陡发,上野高崎间铁道所辖户田川口假桥,致被冲塌。余曾执司工事,往晤铁道局长井上君,井上君曰:川口假桥冲裂,铁道被梗,不得不急议修筑。按川口堤岸,高出平地丈余,若架造坚固铁桥,工程既大,经费亦巨,若仍筑假桥,一经发水,便遭冲决,亦非善策,若何而可?请为筹度。余曰:不如问诸神易。乃筮得《萃》之《随》。

断曰:此卦泽上于地,明示洪水泛滥之象。占得初爻,知此假桥建筑不久,乍筑乍倾,故谓之“有孚不终,乃乱乃萃”。初正应在四,宜听令于四。“若号”者,四之号令也;“握”,犹执也。得四之号令,众皆欢欣,愿执其役,《兑》为悦,所谓“悦以劳民,民忘其劳”也,故曰“一握为笑”。但四不当位,则必桥之地位不当,五曰“萃有位”,则位宜从五。五变为《豫》,《豫》者有《豫》备之义,《豫》卦《震》上《坤》下,《萃》为《兑》上,《兑》西《震》东,易《兑》为《震》,桥宜改西从东方为当位。《坤》地在下,《坤》为厚,为基,宜从平地培土为基,营架一桥,再设铁索,系锁于两堤,水来随高,水落随平,使无冲溃奔突之患,故得“无咎”。

井上君闻之,亦以为然,众议乃决,依此作桥。翌年水复大发,桥得无患,益叹《易》象之神也。

六二:引吉,无咎。孚乃利用禴。

《象传》曰:引吉,无咎,中未变也。

二居下卦之中,上应于五,知《萃》之当归于五也。二与初、三为同体,初之“乱”,三之“嗟”,是失所《萃》也,二能引之,同《萃》于五,故曰“引吉,无咎”。上互《巽》,《巽》为绳,下互《艮》,《艮》为手,有引之象。“禴”,夏祭名,六二为《离》爻,《离》南方,为夏,故“利用禴”。二动体《困》,《困》二曰“利用享祀”,《萃》反为《升》,《升》二亦曰“利用禴”,以二得中,故其象同也。《彖》称假庙用牲,二为助祭,助祭当献方物,《坤》为吝啬,故薄,然输诚来《萃》,虽薄亦孚,孚,固不在多仪也。

【占】 问时运:运得正中,吉。

○ 问功名:可望汲引而进。

○ 问营商:“引”,牵引也,想是合众生意,必可获吉,但须答愿酬神。

○ 问战征:古者出师必祭,于内曰类,于野曰冯是也,盖祭神以誓师也。吉。

○ 问婚姻:二应于五,是二五订婚也,故曰“引吉”。

○ 问疾病:仙人辟谷之法,曰引导,为引运其元气,使之充实无亏,即可却疾。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萃》之《困》。

断曰:此卦地上有泽,可以蓄水,即可聚财,故卦曰《萃》。今占得二爻,爻辞曰“引吉”,知足下所谋之事,必待有人引而伸之,乃可获吉。二与五应,能为足下指引者,必属于五。惜其中有三四两爻间隔,宜备礼祈祷,以乞神祐,使三四不能阻碍,则所谋得遂,自然吉而无咎也。

六三:萃如嗟如,无攸利。往无咎,小吝。

《象传》曰:往无咎,上《巽》也。

三处《坤》之上,《坤》为众,得《萃》之象。盖《萃》必众心欢悦,其《萃》乃为可用,三以阴居阳,不能统率《坤》众。《萃》者以利而《萃》,《萃》而无利,则《萃》者嗟矣,故曰“萃如嗟如”。卦以五爻为《萃》之宗主,即《彖》所称“利见”之“大人”也,往而归之,有攸利焉。“小吝”者,三无御《萃》之才,致腾众口,为可鄙耳。《传》曰“上巽也”,《萃》上互《巽》,《巽》五曰“无不利”,谓往而可得《巽》之利也。

【占】 问时运:运途平平,无可获利也。

○ 问功名:功名不利,反被人鄙。

○ 问营商:货物虽多,不售可嗟,何所获利?惟转运他处,可得无咎。

○ 问战征:有兵而不得其用,反致怨嗟,在主将无御众之才也。

○ 问婚姻:未免兴怨偶之嗟。

○ 问家宅:同居不睦,致多口舌,往迁可以无咎。

○ 问疾病:胸膈积滞作痛,致声声叫苦,以两便不利所致,利则可以无咎。

○ 问讼事:不利。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来,请占气运,筮得《萃》之《咸》。

断曰:卦体上悦下顺,众人归附,占象得此,可为佳矣。今占得第三爻,三爻以阴居阳,自无御众之才,无以利众,以致众怨,故曰“萃如嗟如,无攸利”。知足下身任副局长,不得众心,爻辞之言,若适为足下发也。足下当令其往附于局长,斯众得其利,而可无咎矣。《象》曰“上巽”,巽顺也,在足下运途亦顺矣。

九四:大吉,无咎。

《象传》曰:大吉,无咎,位不当也。

四出《坤》入《兑》,当内外卦之交,为多惧之地,初应之,三比之,开馆招宾,礼贤下士,如汉之王莽曹操,臣而得众,凶莫大焉。爻曰“大吉,无咎”,必其克尽“大吉”之道,乃得“无咎”;必其能立“无咎”之地,乃得“大吉”。若文王三分有二以服事殷,能有其萃,而不自以为萃,必率其萃而归之于君,斯可谓大吉而无咎矣。《象传》于“大吉,无咎”,而犹以“位不当”释之,其旨严矣!

【占】 问时运:气运大好,无往不吉,但于地位不当,宜慎。

○ 问功名:大吉,但恐德不称位。

○ 问营商:得财得利大吉;宜作退一步想,方能有始有终。

○ 问战征:战胜攻克,大吉大利;防功高震主,谤毁随之。

○ 问婚姻:四与初为正应,即为正配,吉;但门第恐不甚相当也。

○ 问家宅:此宅人口兴旺,家室平安,大吉;但地位少嫌卑下。

○ 问疾病:是外强中干之症,目下可保无咎。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家支配人,请占气运,筮得《萃》之《比》。

断曰:凡占卦取爻辞,亦当兼取爻象,往往有爻辞则吉,而爻象则凶者,亦有爻象则凶,而爻辞则吉者。今此爻之辞曰“大吉,无咎”,《象传》曰“位不当”,未免于吉中有凶。足下占气运得此爻,在足下身任支配,凡主家之权利,皆归足下担负,一时趋附权利者,不必归向于主家,必皆归向于足下,此亦势之所必然也。于是足下之名大震,足下之运大盛,安得不谓之“大吉”哉!其实此等权利,皆主家所有,非足下所可自有也,《象传》以“位不当”戒之,足下最宜凛凛焉。

九五:萃有位,无咎。匪孚,元永贞,悔亡。

《象传》曰:萃有位,志未光也。

五居尊位,为《萃》之主,故曰“萃有位”;居其位以御其众,故“无咎”。然亿兆之归往在有位,亦不仅在有位也,要必有足以服众者,而众乃中心诚服矣。是《萃》以位,实《萃》以德,以德服人,此之谓“孚”,若徒曰“萃有位”而已,是以权位胁取,非心服也,孚何有焉?“非孚”而《萃》,后且有悔。“元永贞”者,《乾》《坤》之德也,“元”者,《乾》之“长人”,“永贞”者,《坤》之载物,既具此德,则德位兼备,群黎百姓,罔不相应,悔自亡矣。《象传》曰“志未光”,为徒有其位言之耳。按:《比》《彖》亦曰“元永贞”,《比》以一阳统众阴,故“元永贞”言于卦;《萃》虽有二阳而统众阴者,以五为主,故“元永贞”言于五。义各有当也。

【占】 问时运:得位得权,运当全盛,自可无咎。

○ 问营商:财则聚矣,信尚未也,能守其正,业自可久。

○ 问功名:位则高矣,望则隆矣,更宜修德履正。

○ 问战征:三军既集,大业可成,更宜推诚相与,可保永终。

○ 问婚姻:位尊金多,可称贵婿。

○ 问家宅:此宅地位,山环水聚,聚族而居,吉。

○ 问疾病:心神不定,宜静养。

○ 问讼事:以讼者爵位隆,声势盛,虽枉得直。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久后可得,无咎。

【例】 一日友人来,请占气运,筮得《萃》之《豫》。

断曰:五爻为《萃》之主,既有其位,又有其众,运无咎也。足下占气运,得此爻象,知足下非卑下之俦,有位有财,非一乡之望,即一家之主也。特一时信义未孚,在众人或怀疑虑,当履道守正,久而不失,斯言寡尤,行寡悔,而万事亨通矣。

上六:赍咨涕洟,无咎。

《象传》曰:赍咨涕洟,未安上也。

“赍咨”,嗟叹之辞。目出曰涕,鼻出曰洟,“赍咨涕洟”,悲泣之状也。上爻阴柔不中,居《萃》之极,三与上为敌应,敌应则无《萃》,孤立于上而安得安乎?知其不安,则忧之深,虑之甚,极之“赍咨涕洟”,悲愁百结,人亦当谅其哀怨而来《萃》也,故得“无咎”。皖江陈氏以“咨”为资财,“赍”为持,谓财聚民散,是有其财而不能有其众,则坐拥厚资,适以自危,如鹿台巨桥,卒供兴王之恩赏,此诚当痛哭流涕者也。其说亦亲切。

【占】 问时运:人必年老运退,极至穷极悲苦,为可悯也。然必有怜而救援者,得以无咎。

○ 问营商:孤客无伴,途穷日暮,大可悲虑,幸而得救,无咎。

○ 问功名:时衰运极,难望成名。

○ 问战征:有军众叛离,主将孤立之象。

○ 问婚姻:有生离死别之悲。

○ 问家宅:仳离啜泣,家室不安。

○ 问疾病:病自悲泣过甚而来,宜宽怀调养。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一年六月,余为谋设摄绵土制造厂,游寓爱知热田,偶过热田神宫,得晤神职某氏,相与讲《易》。时际旱魃,乡农数百,赛社祈雨,余语神职某曰:乡人诚求,神其谆谆然命之乎?神职曰:神何言哉!余曰:神固不言,有足以通神之言者,其惟《易》乎?曷不筮之?筮得《萃》之《否》。

断曰:此卦上卦之泽,为受水之地,泽出地上,有泽满水溢之象。爻辞曰“赍咨”,在人为悲怨之情,在天为震怒之声,即迅雷也;曰“涕洟”,在人为悲泣之状,在天为滂沱之泽,即大雨也。当此迅雷大雨,洪水暴作,人民罹灾,神亦为之不安,故《象》曰“未安上也”。计其时日,自初至上为六日,当必有验。

时七月十六日也,闻者多未之信。届期天日晴朗,大宫司角田氏谓余曰:大雨之期,占在今日,恐不验也。余曰:余惟就占论占,验不验非余所知,然向来所占,未有不验也。至午后,云涌风起,迄三时,雷公电母,风伯雨师,数驾齐来,顷刻之间,沟浍充盈,平地皆水,于是官司等,惊骇感服,过余称谢。翌年伊藤议长佐野顾问赛热田神宫,向官司诸人询问余占雨神验,官司即以断辞上申。两公大感神德之灵应,详询热田神社始祀之由,后宫内省发给祠币十万元,社格列伊势大庙之次。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0/23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45.泽地萃(䷬)-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