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7.巽为风(䷸)-高岛易断全解

巽为风卦卦象示意图

巽为风

高岛易断巽为风卦象图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彖》曰:重巽以申命。刚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

《象》曰:进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贞,志治也。

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

《象》曰:纷若之吉,得中也。

九三:频巽,吝。

《象》曰:频巽之吝,志穷也。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

《象》曰:田获三品,有功也。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

《象》曰:九五之吉,位正中也。

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

《象》曰:巽在床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

 


 

57 高岛易断-巽为风()

《序卦传》曰:“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为卦二阳在上,一阴伏下,阳实阴虚,虚则能入。风无形无色,本虚象也;风之所行,无隙不入,是物之虚而善入者,莫如风。《巽》下画二偶为虚,故象风。以卑顺为体,以善入为用,此卦之所以名《巽》也。

巽: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高岛易断巽为风卦象图

▲ 篆书巽

《巽》本《乾》体,《乾》德元亨,亦称大亨,初动成《巽》,纯刚化柔,故为“小亨”。卦《彖》言“利有攸往”者,《大过》、《恒》、《益》,皆取《巽》也,过刚之人,所往必穷,《巽》以《坤》初一阴入《乾》,以柔济刚,黾勉前往,《巽》为利,故“利有攸往”。“大人”,指二五,《巽》二五皆《乾》体,《乾》二五皆“利见大人”,《巽》之《彖》辞,从《乾》来,《乾》为利,上互《离》,《离》为见,故《巽》《彖》亦曰“利见大人”。

《彖传》曰:重巽以申命。刚巽手中正而志行,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见大人。

卦象上下皆《巽》,谓之“重巽”,《巽》为命,申亦重也。“申命”者,一再告诫也。卦以初四为柔,得《坤》气为卦之主,四刚在上,为卦之用,故《传》特著之曰“刚》”。用刚之过,患在不得其中正,而用刚莫善于《巽》,故《传》又曰“刚巽夫中正”。夫是以柔之行,皆刚之行,刚之行,亦柔之行,斯令出风行,捷如影响,而无不如志也。初四之阴柔,适协夫二五之阳刚,故又曰“柔皆顺乎刚”。阳为大,阴为小,故曰“小亨”。自下往上,谓之往,阳刚在上,故利于往。“大人”者,秉阳刚之德者也,故利于见,是即所谓“顺乎刚”也。“顺乎刚”者,必善用柔,此《巽》之所以为《巽》也。

以此卦拟人事,《正义》曰:若施之于人事,无所不容,能自卑《巽》者,亦人事之善,莫善于用巽也。卦体上下皆《巽》,显见《巽》而又《巽》,凡有作为,只能附刚而立,不克自树,所成不大,故曰“小亨”。夫人不能无所往也,亦不能无所见也,往必求其利,见必以大人,固人之所愿也。然卦体一阴为主,二阳俯从,全在用巽,象为“重巽”,是其人秉性柔顺,一言一语,必为之审慎周详,从容晓谕,所谓巽与之言是也。然巽言而人不绎者,弊在偏于巽耳,故巽必兼以刚而巽乃善,谓之刚巽,是法与巽并用,婉而得中,顺以为正,斯令出惟行,谓之“刚巽乎中正而志行”也。究之其志得行,其道未宏,何也?以其“柔皆顺乎刚,是以小亨”。巽为进退,进即往也,风无往而不入,故往有攸利。《说卦传》曰,“齐乎巽,相见乎离,《离》象为大人,故《巽》曰“利见大人”。盖人以身涉世,行则有往,用则求见,道宜刚柔相济,义以中正为衡,《大象》曰,“君子以申命行事”,道亦不外乎是矣。

以此卦拟国家,《巽》之为象,行于天上为风,行于国中为命。风者,彼苍之号令,其入也又无所不至。故上卦为政府,上顺天命以发命令,而无拂民心,下卦为人民,顺承朝廷之条教,而无敢背违。上以《巽》道化下,下以《巽》道事上,上下皆《巽》,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者,为国家安泰之象也。然天下之事,济以阳刚则道宏,处以阴柔则量隘,此卦以阳为主,才力弱,而展布者微,谋为疏,而设施者浅,不中不正,虽亨亦小矣。《系辞传》曰,“巽,德之制也”,又曰“巽以行权”,所谓德者,必柔克刚克之相兼也,所谓权者,必可立可权之并行也。昔者于变之朝,谟陈九德,宽栗刚塞,相辅而行,发号施令,罔不用中于民,而四方于以风动者,有由来矣,此即所谓“刚巽乎中正而志行”也。《大象》曰,“随风巽”,《说卦传》曰,“挠万物者莫疾乎风”,诰四方者莫不有命,风流令行,政教如此其远布矣。往者以顺而往,见者以顺而见,六爻以其柔顺乎刚,是以多吉,上爻失其所以为巽,则凶矣。

通观此卦,卦体一阴伏二阳之下,阳上阴下,情本相得,而阴又能下,其入阳也,阳遂俯听其令,是以阴为主而阳为从也;故《巽》之阴,能权能制,非优柔而寡断也。卦画一偶象虚,凡物虚则能入,风亦虚也,故取其象于风。风行而万物鼓舞,令出而万民率从,风有声无形,命亦有声无形,故取其象。善令民者,卑虚以察闾里之情,然后从容晓谕;命之既申,然后划一遵守,以考厥成。所谓“刚巽乎中正而志行”,四之所以“有获”,五之所以“无不利”也。惟其柔顺乎刚,故六爻多吉。初之“进退”,二之“纷若”,其谋审也,故其命顺,若谋不审,是非不明,可否不衷,徒以甘言为欢娱,其谁顺之!不巽之咎,起于自用,故下卦谋顺出命,上卦行命为事。初“志疑”而不断;二详审折衷;三不中正,不能谋,又不能断;四以断有功,五制命中正而志行;上《巽》懦无能,甚于九三,其究为躁,故凶。《巽》者,选也,与算通,算故能权,权者,谋也,巽“称而隐”,非惟诺谄奉之谓也,“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刚”。爻辞曰“武人”,曰“田获”,曰“资斧”,其象为高,为长,故巽非徒柔也。阴阳刚柔,相济为用,若以阳乘阳,则阳无所施,以刚用刚,则刚无所入。阴虚以承阳,柔顺以用刚,故用刚莫如巽,此《彖》所以谓之“小亨”也。然则五之《彖》曰“先庚”“后庚”者,何也?《巽》与《兑》相往来,《巽》位东南,天干甲木,《兑》位正西,天干庚金。木柔而能刚,故从直;金刚而能柔,故从《革》;木之性上遂,归根于土,故顺下;金之性下沉,利于致用,故悦上。顺故从绳而理解,悦故从《革》而响利。《巽》之时为春,《兑》之时为秋,万物齐于《巽》,悦于《兑》,一出一入,一始一终,而天地西南之用毕。二卦相资,金反为木,则为“后甲”,故随之《兑》,反为《蛊》之《巽》,《兑》为“先甲”,自秋还春,有事之象也。木反为金,则为“后庚”,故《巽》上反为《兑》下,则《巽》为“先庚”,自春往秋,悦利之象。《巽》入而隐伏,则不悦,故反《兑》;《兑》出而毁折,则不顺,故反《巽》。然《兑》未有不顺而能悦者,金未有不资本而能利者,故《巽》以阳顺阴而来下,《兑》以阳悦阴而往上,往来屈伸,自然之法象也。此《巽》之不为《蛊》者,惟以九五之一爻而已。圣人戒人君,制命于未乱,因以《蛊》之《彖》辞,为《巽》之爻辞。在《蛊》振饬更新,治乱相循,故“先甲”“后甲”“终则有始”;在《巽》勿劳更始,惟“申命行事”,故“先庚”“后庚”,无初而自有终也。盖甲有初,庚无可为初,庚后三日,以癸终而已;苟颠覆自用以为命,与委靡阿顺以为《巽》者,皆非申命之治,而《蛊》且至也。是爻所以戒九五也。

《大象》曰: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随”者,相继之义,“申命行事”者,申告君命而奉行之也。《巽》为从,从者,随也;又《巽》为风,以风随风,无乎不入,故曰“随风”。“随风”者,犹言从风,即“重巽”之谓也。风行相随,所向皆靡,号令所施,顺合民心,民无不从,所谓“君子之德风”也。又上卦之《巽》,为大君施命之象。下卦之《巽》,为臣民奉命之象,夫君命臣行,君臣之大义也,故曰“君子以申命行事”。

【占】 问时运:运途顺遂,百事盛宜。

○ 问营商:商业最宜随机应变,听命而行,斯可获利。

○ 问功名:“风从虎”,有虎变之象焉。

○ 问战征:军令之行,捷如风火,令出惟行,无可迟疑。

○ 问婚姻: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礼之正也。夫唱妇随,百年偕老,吉。

○ 问疾病:是风痹之症,须人扶持而行。

○ 问讼事:须重申禀诉。

○ 问失物:为风飘失,须重番寻觅,或可复得。

○ 问六甲:生女。

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

《象传》曰:进退,志疑也。利武人之贞,志治也。

初爻阴柔居下,为《巽》之主,巽,顺也,柔顺少断,故象为进退。狐疑不决,每见于发念之初,蓄疑败谋,此志之所以不治也。《巽》反成《兑》,《兑》为武人,武人果决,足以断疑,故曰“利武人之贞”。“贞”者,正也,斯刚强奋发之气,可以矫逡巡畏缩之偏。《象传》释以“志治”,是以武治疑,即以《兑》制《巽》也。

【占】 问时运:运途不正,心神犹豫,是以谋事皆颠倒无成。

○ 问营商:《巽》本为利,因疑而败,以断而成,知犹豫者必难获利也。

○ 问功名:就武可成。

○ 问婚姻:不在彬彬文士,而宜桓桓虎臣。

○ 问家宅:此宅朝东南,地位不当,进退不便,宜改朝西为利。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巽》之《小畜》。

断曰:巽者,风也,风之为物,或东或西,来去无常,犹多疑之人,进退无定也。“武人”者,取其刚果能断也。今足下占气运,得此初爻,《巽》为七八月之卦,《巽》又为木,知足下现交木运,时值初秋,木因风吹,摇动不定,喻言人心疑虑,以致进退不决。“武人”者肃杀之象也,天以肃杀而成秋,犹人以刚决而成事,足下一味巽柔,临事不断,浑如随风飘荡,毫无定见,本为畏事,不知反以多事。劝足下当以沉潜刚克处之,为得其正矣。

九二:巽在床下。用史巫纷若,吉,无咎。

《象传》曰:纷若之吉,得中也。

《巽》为床,床下为初,《巽》以一阴在下,故曰“床下”。凡阴气中人,必使其人神魂不定,疑鬼疑神,若有物凭之者焉,非用刚克,不能去其疑妄。“史”者掌卜筮之官,“巫”者掌祓禳之官,皆取诸《兑》象。《兑》又为附决,用史以释疑,用巫以禳灾,斯得感格于上下神祗,而吉祥汇集也,故曰“纷若,吉”。“纷”,众多之称,“若”,语辞。《象传》以“得中”释之,谓能行得其中,以感孚夫神祗,是以有“纷若”之吉也。

【占】 问时运:得神明保佑,运途多吉。

○ 问营商:凡贩运货物,有不决者,宜问诸卜筮,自能迪吉。

○ 问功名:得有神助,吉。

○ 问战征:地位既低,进退两难,当此之时,惟告求神明,自可获吉。无咎。

○ 问婚姻:卜之则吉。

○ 问家宅:宜祷。

○ 问疾病:宜祭祷床公床婆,自得无咎。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缙绅来,请占方今时势,筮得《巽》之《渐》。

断曰:巽者,柔顺也,其为人必柔弱无能,亦优柔寡断。九二曰“巽在床下”,有匍匐床下,俯首乞怜之状也。足下占时势,得此爻辞,知方今时势,朝野上下,一以巽谀成风,以忠厚为迂疏,以奸诈为得计,所谓伺候于公卿之门,奔走于形势之途,今之士大夫所恃为进身之要策也。不知愈趋愈下,世道日衰,而祸患之来,皆其自取。爻辞曰“用史巫纷若,吉”,盖明示以卑《巽》之道,用之权贵,则谓谄谀,用之于神明,则谓诚求,诚求于神,神必佑之,是以吉而无咎也。足下有心挽回时势,可知所从事矣。

九三:频巽,吝。

《象传》曰:频巽之吝,志穷也。

三爻以阳居阳,处下《巽》之极。“频”者,数也,下《巽》终而上《巽》接,故曰“频巽”。所谓“刚巽乎中正”,固非徒取夫巽也,九三乃亟亟于巽以继巽,若一巽为不足,而又加一巽焉,是第知巽之为巽,而不知制《巽》之道,偏于巽者也。偏则吝矣,吝则穷矣。《象传》以“志穷”释之,三居《巽》之终,志卑道屈,是终穷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途卑低,未免为人所贱。

○ 问战征:一味委靡,力弱志衰,难以免辱。

○ 问功名:卑而又卑,所得亦微矣。

○ 问营商:巽顺过甚,未能与人争强,何能获利?

○ 问婚姻:门户低微,成亦可羞。

○ 问家宅:屋宇低小,必是贫穷之户。

○ 问讼事:柔弱被欺,咎亦自取。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巽》之《涣》。

断曰:九三处内外卦之间,巽而又巽,谓之“重巽”,是一味委靡,不能免祸,反致启羞。足下占气运,得此爻辞,知目下气运柔弱,无力奋兴。当以《彖传》所谓“刚巽乎中正”者处之,斯巽得其济,而足以自强,则其志可行,其道不穷矣。

【例】 明治三十年,占贵族院气运,筮得《巽》之《涣》。

断曰:爻曰“频巽”,是上下皆《巽》,《正义》以频为频戚忧戚之容,谓志意穷屈,不得申遂,处《巽》之时,只得受其屈辱,故曰“频巽,吝”。今占贵族院,得此爻辞,知方今院中议员,皆以巽顺为怀,行《巽》之道,处《巽》之时,志穷力弱,只得受其屈辱,以致频戚不乐也。本年贵族院,必无功绩可见。

六四:悔亡,田获三品。

《象传》曰:田获三品,有功也。

四为重《巽》之主,得正而顺乎刚,故“悔亡”。四与初同体,初曰“利武人”,取《离》之为甲胄,为弓矢,四曰“田”,亦取《离》之为网罟也,其象亦相同。《周礼》四时之田,皆前期示戒,及其听命,即《大象》所云“申命行事”之义也。“获”,田所获也”。“三品”者,一为干豆,二为宾客,三为充君之庖。《象传》以“有功”释之,如《诗·豳风》所咏:“献豜私豵,载续武功”,谓致禽兽而有功也。一云,《解》九二曰“田获三狐”,言去小人也;《巽》九四曰“田获三品”,言用君子也。

【占】 问时运:运途得正,灾悔俱亡,出而有功也。

○ 问战征:从东南进兵,自得斩获有功。

○ 问功名:当以献功获赏,出身成名。

○ 问营商:当以采办皮革羽毛等品致富。

○ 问婚姻:婚礼,古时弋凫射雀,亦田象。

○ 问疾病:曰“悔亡”,病必可愈。

○ 问失物:可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横滨某商来谓曰:仆今欲谋一事,请占其得失。筮得《巽》之《姤》。

断曰:《巽》为近市利三倍之卦,六四为重《巽》之主,足以当之。今占得四爻,四“悔亡,田获三品”,是明言无悔而有获也。子之谋事,其有大利可知也。子勿疑,举全力而从事可也。

某大喜,乃汇集资金,直赴日光会津地方,采买人参,转售与清商,果得大利云。

九五:贞吉,悔亡,无不利,无初有终。先庚三日,后庚三日,吉。

《象传》曰:九五之吉,位中正也。

九五居卦之尊,中而且正,是即“刚巽乎中正”之大人也,故诸吉俱备。“先庚三日”为丁,丁者,取叮咛告诫之意,“后庚三日”为癸,癸者,取揆度周详之义。卦体五动成《蛊》,《蛊》六五曰“先甲三日”辛,“后甲三日”丁,《巽》九五曰“先庚三日”丁。《蛊》终于丁,而《巽》则始于丁,不始于“先甲”之辛,为“无初”也;癸为十干之终,《巽》终“后庚”之癸,为“有终”矣,故曰“无初有终”。《蛊》为三月之卦,春旺于木,故用甲;《巽》为八月之卦,秋旺于金,故用庚。木腐生虫成《蛊》,《巽》用金克之,斯不至变而为《蛊》矣,故《蛊》用甲,而“小有悔,无大咎”;《巽》用庚,乃得“贞吉”而“悔亡”。《象传》即以位释之,谓其“中正”而得吉也。凡六十四卦中,于九五言“贞吉悔亡”者,惟此一卦而已。

【占】 问时运:逢丁癸日作事,无往不利,大吉。

○ 问营商:生业宜取木爻,日辰宜用金日,初有小悔,后必大利,吉。

○ 问功名:位得中正,爻曰“贞吉”,逢丁癸之年,必得成名。

○ 问战征:其于师旅,必叮咛以告诫,其于地势,必周详以揆度。临事好谋,先后不怠,故战无不胜,大吉。

○ 问婚姻:丁火癸水,水火相配,吉。

○ 问家宅:其宅坐北向南,地位中正,大吉。

○ 问疾病:三日可愈。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巽》之《蛊》。

断曰:据爻象而论,气运以金水为旺相,自丁至癸,七年间正交盛运,所谓“贞吉,悔亡,无不利”也。《大象》曰“位得中正”,知贵下本年必升晋显职,禄位益隆,正当有为之时也;卦体九五动,变六五为《蛊》,《蛊》者腹内虫也,喻言国政之内乱也。贵下能法乎《巽》之用庚,庚者更也,以《巽》行权,因时制宜,更旧从新,命必以叮咛申之,事必以揆度行之,《彖传》所谓“刚巽乎中正而志行”者,是在贵下焉。

上九:巽在床下,丧其资斧,贞凶。

《象传》曰:巽在床下,上穷也。丧其资斧,正乎凶也。

上与初为终始,初在下多疑,既示以“武人之贞”;至于上居卦之极,位高责重,任事益当勇决,何得一味畏葸,自甘退伏,同于二之床下?宜其高而益危,无以自立也。“资斧”者,虞喜《志林》云资当作斋,斋戒入庙而受斧,谓上身居高位,入庙受斧,自足振其威权者也,盖即初利用武人之义;乃巽顺不断,失其威权,是即所谓“丧其斋斧”也。畏事而事益滋,避祸而祸反集,故曰“贞凶”。《传》以“上穷”释“在床下”,以上之高居廊庙,畏首畏尾,无异伏处床第,其穷为可哀也。以“正乎凶”释“贞凶”,明过《巽》者之失其正矣,失其正,是以凶也。

【占】 问时运:运途不正,作事委靡,愈高愈危,有丧无得,凶。

○ 问战征:身为主帅,畏首畏尾,必致丧师辱国,身亦危矣。

○ 问营商:可断不断,因循失时,耗损必大。

○ 问功名:必不能保其终也。

○ 问婚姻:有惧内之象,难期偕老,凶。

○ 问家宅:主有丧,凶。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国运治乱,筮得《巽》》之《井》。

断曰:上九处卦之极,极则思反,正当有为之时,上爻地甚高,事既多,任事愈重,威权在手,正可独断独行。国家当此隆会,得此人材,奋然振作,力求富强,不以巽懦自安,则反弱为强,转贫为富,不难旦夕期之。所患安于目前,不期上理,委靡不振,甘居人下,一切邦交等事,皆畏葸听从,不自争强,商务来往,既丧其财,国事交涉,又丧其威,是所谓“丧其资斧”也。维新以来,政府所急急图治者,虽以取法欧美为善策,然所取法者,多在皮毛,未得穷其精蕴,故事事出于欧美之下,是即所谓“巽在床下”也。为今之计,当重申命令,相期与天下更新,无因循,无苟且,当奋斧钺之威,以行其刚巽之志,斯武务修明,即驾于欧美之上不难矣。是治道日隆之休也,所愿秉国政者努力图之!

高岛易断57.巽为风(䷸)-高岛易断全解3
高岛易断57.巽为风(䷸)-高岛易断全解4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171/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7.巽为风(䷸)-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