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

火山旅卦象示意图

火山旅

高岛易断-火山旅卦象图

 

 

旅:小亨。旅贞吉。

《彖》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止而丽乎明,是以小亨旅贞吉也。旅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

初六:旅琐琐,斯其所取灾。

《象》曰:旅琐琐,志穷灾也。

六二: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

《象》曰:得童仆贞,终无尤也。

九三:旅焚其次,丧其童仆,贞厉。

《象》曰:旅焚其次,亦以伤矣。以旅与下,其义丧也。

九四: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

《象》曰:旅于处,未得位也。得其资斧,心未快也。

六五: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象》曰:终以誉命,上逮也。

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

《象》曰:以旅在上,其义焚也。丧牛于易,终莫之闻也。

 

 

56 高岛易断-火山旅(

为卦内《艮》外《离》。《艮》,山也,《离》,火也,山者得主而有常,火者附丽而不定。有常者,象所寓之地,不定者,象寄寓之人。“离者,丽也”,别也,别其家,丽于外,此卦之所以名《旅》也。

旅:小亨,旅贞吉。

20210309111330_80087.jpg高岛易断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2

▲ 甲骨文旅

20210309111341_27583.jpg高岛易断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3

▲ 金文旅

20210309111352_36181.jpg高岛易断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4

▲ 篆书旅

旅,羁旅也,人当失其本居,寄迹他乡,所谓远适异国,昔人所悲,亦安得曰大亨以正哉!但求得其所依,足以自存,是亦羁旅之“小亨”也。《旅》中之“贞吉”,即在此矣,故曰“旅贞吉。”

《彖传》曰:旅,小亨,柔得中乎外而顺乎刚,止而丽乎明,是以小亨,旅贞吉也。旅之时义大矣哉!

《序卦传》曰:“丰,大也。穷大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众也。”众在外,谓之《旅》。三阳三阴,卦从《乾》《坤》来,《坤》三上居《乾》五,变《离》,作外卦之主;《乾》五下居《坤》三,变《艮》,作内卦之主。《艮》止为体,《离》明为用,止则得其所,明则知其往,斯不患穷大失居矣。其所以“小亨”“贞吉”者,柔而“顺乎刚”,谓刚不忤物,柔不损己;“止而丽乎明”,谓止而能定,明而能察,《旅》道之正在斯矣,是以得其“小亨”,贞而获吉也。古人学问,多从羁旅阅历而来,往往于耳之所闻,目之所见,皆足增其知识,故曰“旅之时义大矣哉”。

以此卦拟人事,男子之生似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为志在四方也,故士者负笈而游,商者载货而往。凡有一技一艺,罔不远客他乡,各谋衣食,是旅本人事之常,至离父母,背乡井,廓落无友,惆怅自怜,其穷厄而不亨也,亦无足怪。于不亨之地,而欲求其亨者,道惟在柔和以涉世,明察以审几而已。柔则以悦相亲,而与世无忤,明则以诚相接,而与人无欺,纵不能大有所得,亦可“小亨”,所谓“贞吉”者在此矣。夫行旅之不得其贞者,无他,患在过刚,亦患在不明耳。过刚者傲,刚则无以和众,不明则昧,昧则无以保身,《旅》道穷矣。《彖传》曰“柔而顺乎刚,止而丽乎明”,所贵刚与柔之适中,明与止之相附,以是为亨,亦即以是为吉也。人生涉世,一往一来,皆旅之时,一动一静,即旅之义。天子有行在,诸侯有朝会,士大夫出疆,农夫越畔,皆旅也,旅之为时为义,所关岂不大哉?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要,首重财用,而所以使财用之流通者,惟赖商旅耳。端木子结驷连骑,管夷吾官山富海,皆所以开商旅之源也。故善策富强者必计内外交通之益,广海陆运输之程,便舟车之往来,课东南之美利,财用由是而亨,而行旅则由是而劳矣。夫遗人有候居之馆,行役无失路之悲,斯行客亦可少安矣。《大象》曰“山上有火”,火光所烛,近者蒙其照,远者见其明,喻言商者,明能烛奸,远近无欺,故曰“旅小亨,旅贞吉”。盖重财利,轻离别,商贾之所以营生也;权什一,通有无,朝廷亦藉以致富也。方今之时,欧美各邦,国税所关,专以商务为重,是以海禁宏开,洋舶辐辏,凿绝岛穷崖而开市,率东夷北狄而来商,商旅之道,于斯为盛。《易》有前知,故曰“旅之时义大矣哉”。

通观此卦,《艮》山止而在内,《离》火明而烛外,下卦为旅客远行之象,上卦为于时庐舍之象,互卦有《大过》,为行迈跋涉之象。六爻中曰“所”,曰“次”,曰“处”,曰“巢”,各有其地也;曰“灾”,曰“焚”,曰“丧”,曰“亡”,各有所失也;曰“怀”,曰“得”,曰“誉”,各有所获也。大凡羁旅之人,宜柔和谐众,不宜刚暴自恃,故六爻以柔为吉,以刚为凶。初以柔居下,是旅之微贱者;二柔中,故兼得;三过刚,故“丧”;四刚居柔,虽得“不快”;五柔中,小费大得;六刚遇高,大丧而凶矣。卦与《丰》反,聚则成《丰》,散则成《旅》。旅而能止,是《旅》之寄迹于外也;旅而遇明,是《旅》之择地而蹈也。总之,明有誉,昏有灾也;得于柔,丧于刚也;为“笑”为“号”,时为之也;曰“贞”曰“厉”,义所在也。圣人之栖栖者,为道而行也;庸人之攘攘者,为利而往也。夫非为旅之故与?其为则同;而其义要各有不同者焉。

《大象》曰: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

“山上有火”,与《贲》之“山下有火”,相对之文也。《艮》为山,《离》为火,有火焚山之象,野火烧山,过而不留,君子取其象以听讼,片言即折,故“不留狱”也。明取《离》之照,慎法《艮》之止,执法如山,不可移动也,烛奸如火,无可掩蔽也,以斯用刑,刑无枉矣。卦上互《兑》,《兑》为刑人,故曰“用刑”。反卦《丰》,《丰》象“折狱”,故曰“不留狱”。

【占】 问时运:运未全盛,宜明以察之,慎以防之,即有灾害,可随即解脱。

○ 问营商:宜出外贩运,随来随售,不可留积。

○ 问功名:火在山上,有光明远烛之象,升用在即。

○ 问战征:须用火攻。

○ 问家宅:慎防火灾。

○ 问婚姻:即日可成。

○ 问疾病:是肝火上炎之症,其势可危,生死在即,宜慎。

○ 问讼事:即日可了。

○ 问行人:即归。

○ 问六甲:上半月生女,下半月生男。

初六:旅琐琐,斯其所取灾。

《象传》曰:旅琐琐,志穷灾也。

初居卦之最下,是始为旅人者。“琐琐”,小也;“斯”,《尔雅》曰“离也”;“所”,即《诗》“爰得我所”之所,谓居处也,与二三爻曰“次”,四曰“处”,皆为旅舍之地也。“斯其所”者,谓旅行在外,因琐琐细故,遂致离其旅处。《序卦》曰,“旅而无所容”,离其所,则必无地可容矣,故“取灾”,言其灾由自取耳。《传》推本于“志穷”,以其较量于琐琐之故,一有不遂,则离其旅处,不特旅穷而志亦穷矣,穷则招灾,故曰“志穷灾也”。

【占】 问时运:出身既微,行运亦陋,孤身作客,恐难获利。

○ 问营商:资财微细,生业亦卑,难免灾祸。

○ 问功名:虽得亦卑。

○ 问战征:按五百人为旅,军力单薄,有败无胜。

○ 问家宅:地位委琐龌龊,必小户之家也。慎可免灾。

○ 问婚姻:《诗》“琐琐姻娅,则无膴仕”,知非名门大族也。

○ 问疾病:有小灾悔,初起可治。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旅》之《离》。

断曰:旅,羁旅也,为远出他乡,孤身只影,羁旅无亲。爻象以柔为吉,以刚为凶,盖惟柔顺和众,斯不为孤立也。初爻为初次行旅,“琐琐”,小也,为量浅陋,镏铢必较,以是取灾,灾由自取耳。今足下占气运,得此爻辞,夫人生如寄,天地本逆旅也,散财和众,则四海皆兄弟,敛财取怨,则坦途成荆棘。人苟委琐龌龊,逐逐为利,势将无地容身,所谓“旅而无所容”也,灾祸之来,必难免矣。足下宜大度宽容,无吝财,无招怨,和悦处世,所谓“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可行”焉。

六二: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

《象传》曰:得童仆贞,终无尤也。

“即”者,就也;“次”者,舍也;“资”者,货也。幼者童,壮者仆,《艮》为童仆,故曰“童仆”。《离》为资斧,故曰怀资。二爻柔中居正,有“即次”之象。以虚承实;有怀资之象;柔顺,则童仆亦尽其忠信,三事皆得其便宜。内不失己,而己无不安,外不失人,而人无不与,皆由柔顺中正之德所致也,故曰“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不言吉者,旅寓之际,得免灾厉为幸耳。《象传》之意,亦不外此也。

【占】 问时运:有财有人,运途中正,自无忧也。

○ 问营商:得财则可以谋利,得人则可以共事,千里作客,可以无忧矣。

○ 问功名:是以财捐纳者。

○ 问战征:资财,即军饷也,“童仆”,即军卒也,饷足兵强,攻无不克。

○ 问家宅:必是寄居之宅,喜得财用充裕,童从顺正,家室和平,自无咎祸也。

○ 问婚姻:有富室赘婿之象。

○ 问疾病:旅处得病,喜有童仆,尽心服侍,可以调养痊愈。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十七年,余漫游九州,一日往观某石灰坑,其夜有社员过访予寓,曰:君精于干事,今日巡视敝坑,定有高见,幸请教示。余曰:炭坑之业,余素所未谙,辱承诸君下问,敢为一占以决之。筮得《旅》之《鼎》。

高岛易断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5

断曰:本社在东京出店,远隔九州,营谋坑业,诸君皆行旅在外者也,故曰“旅即次,怀其资,得童仆贞”。知此坑业,有财有人,可大可久,其所经办,上下用人,皆正直无私,本可无忧矣。但三爻有焚次丧仆之象,明年防有火灾;四爻曰“得其资斧”,后年可以获利,偿斯所失;五爻小失大得,坑业声名,得以上达,是为坑务全盛之时;惜上爻曰“鸟焚其巢,先笑后号咷”,此象可虑,约应在五年之内也,宜预为慎防。

九三:旅焚其次,丧其童仆,贞厉。

《象传》曰:旅焚其次,亦以伤矣。以旅与下,其义丧也。

三爻处内卦之极,出《艮》入《离》,《离》为火,故有焚象;《艮》为居,为舍,“次”,旅舍也,故曰“焚其次”。童仆随侍于次者,次焚,而童仆亦丧,是背主而去者也。《艮》为童仆,故曰“丧其童仆”。旅次焚,祸起不测,有由童仆之不戒者,亦有不由于童仆者。三爻“童仆贞”,然虽贞亦危,故曰“贞厉”。旅次经焚,身危资失,旅客固受伤矣,而在童仆,向承使令,一经焚灾,深恐主人责问,舍此而去,亦其义也,故《象传》两释之。

【占】 问时运:运途颠倒,破败重重,大为可危。

○ 问战征:谨防火攻,尤虑军心涣散,不战自遁。

○ 问营商:防有不测之祸,可危。

○ 问功名:目下难望,必二年后,至五爻曰“终以誉命”,可以成名矣。

○ 问婚姻:一时不成,难偕其老。

○ 问家宅:防有祝融之灾。

○ 问疾病:本人可愈,儿女或童仆,难以保全。

○ 问失物:必是童仆所窃。

○ 问六甲:生男。

【例】 真言宗高僧云照律师,博识释风俗,为一宗之觉士也,余昔游高野西京,时得相晤。明治十八年夏初,云照师偶访余庐,谓余曰:贫衲以虚无为宗,吉凶悔吝,无复挂念,所以眷眷不忘者,惟在宗教之盛衰耳,敢烦一占。筮得《旅》之《晋》。

断曰:夫《旅》亲寡之卦也,在禅家离凡脱俗,身入空门,以四大为禅房,以六道为逆旅,凡一生所涉,悔吝吉凶,悉属幻境而已。今律师占宗教盛衰,得《旅》三爻,在律师脱离本山,云游世外,到处天涯,何有旅舍?随身衣钵,何有童仆?八妄皆空,无所谓贞也;九根无碍,无所谓厉也;三昧之火既消,无所焚也;四禅之缚既脱,无所丧也。爻象所示,不足为律师挂虑。按《旅》三变而为《晋》,《晋》《彖传》曰“晋,进也,明出地上”,《离》者,日也,象如佛日长明,照大地。禅门之宗教,当有日进日盛之象,是可为律师庆也。

九四:旅于处,得其资斧,我心不快。

《象传》曰:旅于处,未得位也。得其资斧,心未快也。

四居《离》之始,《离》为见,四之旅行,是往而求利见也。得位进于朝,不得则旅于处,故《传》曰“未得位也”。《离》为资斧,故曰“资斧”,即《春秋传》所谓“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是也。资与二怀资不同,二之资,由我而具,四之资,自外而来,故曰“得”。《离》为干戈,有斧象,斧所以为卫也。四之所以仆仆行旅者,惟期得位乘时耳,乃所得而仅在资斧,所愿未偿,故“我心不快”也。以四初入《离》爻,文采未彰,名誉未显,故禄位犹末得也。

【占】 问时运:盛运未至,所得亦仅耳。

○ 问营商:出外贩运少有获利,未能满望。

○ 问功名:一时未得,容待来年,定可成就也。

○ 问战征:可以掳得敌粮,未能遽获大胜。

○ 问婚姻:嫁资颇厚,但是偏房,非正嫡也。

○ 问家宅:地位不当。

○ 问疾病:是心疾也,因谋望不遂,忧郁所致。

○ 问失物:可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十八年某月,某贵显来访,曰:余知友某氏,今受外国公使之命,在某氏尚别有希望,不知成否?请劳一筮。筮得《旅》之《艮》。

断曰:《旅》者出内向外之卦,出使外国,即旅行之象。凡使臣远适异国,行则授餐,宿则授馆,固其宜也,故曰“旅于处,得其资斧”。至舍使任而别谋位置,是得陇望蜀,恐未能如愿以偿,宜其中心不快也。迨五爻曰“终以誉命”,则所谋可遂矣。

六五: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象传》曰:终以誉命,上逮也。

五爻柔顺文明,为《离》之主,《离》为雉,又为弓矢,故取象“射雉”。五动体《乾》,矢动雉飞,故“一矢亡”。五自《坤》三来,《坤》为终,《离》为誉,下互《巽》,《巽》为命,故曰“终以誉命”。古者士以雉为贽,射雉而得,是士之进身有阶也。五以远适他邦,得以射雉著能,一时翕然称美,名誉上闻,而来赐命之庆也。故《传释》之曰:“上逮也。”

【占】 问时运:运途柔顺,小往大来,终有庆也。

○ 问营商:虽小失,有大得也,名利兼全。

○ 问功名:晚运亨通,声名上达。

○ 问战征:有一翦成功之象。

○ 问家宅:翚飞鸟革,善美堪称。

○ 问婚姻:二五得应,世称佳偶。

○ 问疾病:想是身临矢石,以忠殉难,得有赐命之荣。

○ 问六甲:有桑弧蓬矢之兆,男喜也。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旅》之《遁》。

断曰:五处文明之爻,雉,鸟之有文者也,故“离为雉”;射雉得之,言能取法文明也。矢发于近,及于远,有《旅》之象;一矢虽亡,一雉可获,小费大得,宜其志誉上闻也。今贵下占气运,得此爻,就卦象论,知贵下有奉命远游之象;就爻辞论,知贵下有小往大来之庆。自维新以来,国家政令,多取法欧美,今贵下皇华奉使,远适异国,一以敦两邦之好,一以观上国之风,彼所谓日进文明者,何难一举而得之?譬如射雉,可一矢而中的矣。则贵下之声誉,可远播于四方,贵下之使命,定荣邀夫三赐。是可为贵下预贺焉。

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

《象传》曰:以旅在上,其义焚也。丧牛于易,终莫之闻也。

《离》为鸟,《艮》为止,故曰“巢”。《离》为火,互《巽》为木,故曰“焚其巢”。鸟之有巢,犹《旅》之有次也,三居内卦之极,刚而过中,故其次焚;上居全卦之极,高而忘危,故其巢亦焚,辞虽不同,其义一也。三至五互《兑》,《兑》为悦,为口,有笑之象;《离》五曰“出涕沱若”,有号咷之象。先互《兑》,后入《离》,故曰“先笑后号咷”。《离》本《坤》体,《坤》为牛,亦为丧,故曰“丧牛”。牛性最顺,《旅》卦全体,以柔顺者吉,刚暴者凶,上以刚处极,失其顺矣,是谓“丧牛”。“易”,不难也;丧其牛,势必凶矣。《象传》以《旅》处上极,犹如《离》木上槁,故曰“其义焚也”。“终莫之闻”者,“丧牛于易”,犹客死于外,无室无家,终无人过而问之者矣。《大壮》曰“丧羊”,丧其狠也;《旅》曰“丧牛”,丧其顺也。狠可丧,顺不可丧也。

【占】 问时运:行运已极,高而无与,乐极悲来,凶之道也。

○ 问战征:防有焚营劫寨之危。

○ 问营商:先小利,后大损,凶灾叠至,可危可危。

○ 问功名:有丧无得。

○ 问家宅:有覆巢累卵之危。

○ 问婚姻:先成后散,先喜后悲,凶。

○ 问疾病:属牛者必凶。

○ 问六甲:生女,不育。

【例】 明治廿四年五月,余游寓大孤,一日侵晓,有新闻记者数人,访余旅舍,曰:今回有一大事变,请为一占。余询为何事,曰大津事变也。筮得《旅》之《小过》。

断曰:卦名曰《旅》,无论为名为利,或贵或贱,凡北马南船,邀游天涯,皆旅人也。旅人驰逐风尘,犹鸟之翱翔云霄,鸟之栖集有巢,旅之止宿有所,其义同也。上居高位,有贵人之象;高而可危,有焚巢之虑。巢之未焚,安栖可喜,巢之既焚,失所可悲,故有“先笑后号咷”之辞。牛所以驾车而行也,“焚其巢”,既不得其栖;丧其牛,又不便于行,不几伥伥无之矣!占大津事变,得《旅》上爻,上爻处《艮》之极,《艮》反为《震》,《震》为主器,有太子之象;上爻又在位外,有太子出游在外之象。《离》为火,火炎上,巢于树上,故象为“鸟焚其巢”,是巢之焚,以高而在上取凶也。今番大津之变,亦因俄为强国,太子又在高位,是以有此非常之祸。《离》又为刀,故伤为刀击,伤在头部,亦应上爻。当俄太子始来我国,礼遇之丰,彼此欢洽,忽罹此变,彼此惊叹,即所谓“先笑后号咷”也。是日俄太子游至大津,意在轻车简易,不驾舆卫,不知此一击也,正因其易而来,故曰“丧牛于易”。《离》为牛,故取象于牛;《离》又为甲,闻太子之帽,中有铁甲,故无重伤。卦至上已终,出卦为《巽》,《巽》为归,知太子必即罢游归国矣。《象传》曰“终莫之闻”,料知太子无恙归国,在俄国亦以狂暴目之,置之不闻而已。至凶犯津田三藏之罪,《旅》《大象》曰,“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狱”,当以速决无疑。

余明晰以断,新闻记者咸皆惊服。此占为关两国交际,未许刊揭报纸,谨录以呈扈从诸大臣。后见大阪《朝日新闻》报刊载副岛伯所论,谓津田凶犯,宜速处决,此言正合《易》旨也。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176/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6.火山旅(䷷)-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