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益卦第四十二_李守力周易诠释_风雷益卦详解

…分享美好…

640-36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益卦第四十二

640-34

【周易经文】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彖曰:益,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庆。“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
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初九: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
象曰:元吉,无咎,下不厚事也。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王用享于帝,吉。
象曰:或益之,自外来也。
六三:益之,用凶事,无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象曰:益用凶事,固有之也。
六四:中行,告公从。利用为依迁国。
象曰:告公从,以益志也。
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
象曰:“有孚惠心”,勿问之矣;“惠我德”,大得志也。
上九: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象曰:“莫益之”,偏辞也;“或击之”,自外来也。
 
【解读诠释】
 
【42.1】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白话】
益卦:适宜有所前往,适宜渡过大河。
【解读】
○益卦,下震上巽,风雷益卦。《序卦传》:“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
“大川”指大河大江,是古代难以涉越的天堑,是国与国天然的分界线。“涉大川”是圣人开启平天下、统诸侯的大同事业。益卦基于否卦“迁国”而“利用为大作”,故曰“利涉大川”。
○益,传本《归藏》作“諴”[xián],秦简《归藏》残缺。諴的初文为咸,《归藏》益卦为咸义。(《大象》咸卦为谦义,《大象》谦卦为兼义)益、咸二卦皆“男下女”,上下相应,故益卦也有咸义。六三与九五三言“有孚”,六二与上九象曰“自外来也”,皆咸感之义。
 
【42.2】
彖曰:益,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庆。“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
【白话】
彖传说:益卦,减损上边,增益下边,民众喜悦无边,上层君王从上施恩于下层百姓,其道大为广阔。“适宜有所前往”,因为九五与六二中正而应,有喜庆之德。“适宜渡过大河”,因为巽木震动故能运行。益卦下震动而上巽随,日日增益,没有停止。上天施降恩惠,大地受益化生,其增益遍及万方。凡增益之道,要配合其时而行进。
【解读】
○损上益下,民说无疆:
此言益卦之能成之卦否。彖辞服从于卦序,益卦对应否卦,故益卦以否卦为基础。
益卦上巽下震,巽乾体,震坤体。损上乾之初阳而为巽,益下坤之初阴而为震,是为“损上益下”。乾为君,上也;坤为民,下也。益卦是上乾增益下坤之象,所以说“民说无疆”。
○自上下下,其道大光:
此言益卦之所成之卦益。“上”指乾之初阳,代表上层统治阶级;“下下”,前“下”是动词,指下降,往下施恩;后“下”是名词,指坤之初阴,代表下层百姓。乾之初阳“自上下下”到坤之初阴,于是上巽而下震。按卦象,上层君王从上施恩于下层百姓,其道大为广阔。光,广也。
彖辞服从于卦序,故损益对应泰否,但若认为其他的三阴三阳卦也由泰否“卦变”而来,就会“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生出荒谬的“卦变说”。
○释卦辞“利有攸往”:
指九五与六二既中且正而且相互应与,有喜庆之德,故“利有攸往”。
○释卦辞“利涉大川”:
益卦上巽为木为舟,下震为大涂为动为行,此之谓“木道乃行”,故曰“利涉大川”。此观象从上卦到下卦,是《连山易》的系辞理法。
○益动而巽,日进无疆:
《周易》《彖传》自下而上观卦德,益卦下震动,上巽随,自震春至巽夏,白昼时间每日增加,故曰“日进无疆”。
○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

“天施地生,其益无方”,与“损上益下,民说无疆”意义相近。“损上益下”言成卦之由,“天施地生”言六爻宗旨。

“损上益下,民说无疆”,言人事,要让民众受益;“天施地生,其益无方”,言方位,要让万方受益;“凡益之道,与时偕行”,言时机,要让民众随时受益。

损卦《彖传》出现三个“时”,说明统治者纳民税要谨慎适时;益卦《彖传》只出现一个“时”,两个“无疆”,一个“无方”,说明统治者施民惠要因时随地并持之以恒。此再次体现了《周易》的民本思想。

○“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是由帛书《要》篇孔子论益卦“春以授夏之时也,万物之所出也,长日之所至也,产之室也”提炼而成。详见文末。
损益两卦的《彖传》是对帛书《要》篇损益二卦四时变化之象的浓缩,《杂卦传》“损益,盛衰之始也”则是对损益两卦的《彖传》又做了高度总结。
○范仲淹《易义》曰:
《益》,刚来而助柔,损有余而补不足,自上惠下之时也。天道下济,品物咸亨。圣人下济,万物咸宁。《益》之为道大矣哉。然则益上曰损,损上曰益者,何也?夫益上则损下,损下则伤其本也,是故谓之《损》。损上则益下,益下则固其本也,是故谓之《益》。本斯固矣,干斯茂矣。源斯深矣,流斯长矣。下之益上,则利有竭焉。上之益下,则因其利而利之,何竭之有焉。是故,木以动也,涉大川而无患。雷风与也,兴万物而无疆。明《益》之道,何往而不利哉。
 
【42.3】
象曰:风雷,益;君子以见善则迁,有过则改。
【白话】
象传说:上风下雷,是益卦的象;君子由此领悟看到善行就跟着去做,有过错就立即改正。
【解读】
○与《彖传》不同,《大象传》自上而下观象,此两千多年来先儒所忽视者也。如李光地曰:
雷者,动阳气者也,故人心奋发,勇于行善,故有迁善之义。风者,散阴气者也,故人心荡涤,消其恶念,故有改过之义。
李守力按:
益卦上巽下震:巽为白,为絜[jié,通洁]齐,为风,为进退,故曰“见善则迁”(六四巽主,故曰“迁国”);震为动,为改过,故曰“有过则改”。
《大象传》涉及改过之卦都与震卦有关: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过宥罪。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君子以永终知敝。
《象》曰:山上有雷,小过;君子以行过乎恭,丧过乎哀,用过乎俭。
《说卦传》云“帝出乎震”、“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震,动也”,古代印度称中国为震旦,震为日出,离开黑暗迎接光明,有去故从新之义。震为渝,为改过,也见于《周易》爻辞:豫上卦震,上六“冥豫,成有渝,无咎”;随下卦震,初九“官有渝,贞吉”。
 
【42.4】
初九: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
象曰:元吉,无咎,下不厚事也。
【白话】
初九:适宜用做农耕大事,至为吉祥,没有咎害。
象传说:初九能至为吉祥而无咎害者,乃因(居上位者)不增加民众农耕之外的其他事务。

【解读】

○损卦是减损百姓,贞从事理之正。益卦是上层分内之事,故从爻位之正。益卦六爻,下卦三爻主“受益”,上卦三爻主“自损”。
○益卦乃上乾初阳增益下坤初阴而得,故初九为益卦成卦之主(如损卦上九为成卦之主)。益之大者,莫大于耕植,《国语》所谓“夫民之大事在农”,“大作”谓农耕也。
初九刚爻得正,然因位卑,不堪厚大职事,因安于“大作”乃得“元吉,无咎”。不厚事,谓不增加下民其他事务,使能专事耕种。
○“大作”谓农耕:
《系辞传》:“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zhuó]木为耜[sì],揉木为耒[lěi],耒耨[nòu]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大作”为益之体,故爻辞不复赘言“益之”。
《集解》引虞翻曰:大作谓耕播耒耨之利,盖取诸此也。坤为用,乾为大,震为作,故“利用为大作”。震,二月卦,日中星鸟,敬授民时,故以耕播也。
《集解》引侯果曰:大作,谓耕植也。处益之始,居震之初。震为稼穑,又为大作。益之大者,莫大耕植。故初九之利,“利为大作”。若能不厚劳于下民,不夺时于农畯[jùn],则“大吉,无咎”矣。
《国语·周语上》:
宣王即位,不籍千亩。虢[guó]文公谏曰:“不可。夫民之大事在农,……(注:農,从辰,震为辰。)
“先时九日,太史告稷曰:‘自今至于初吉,阳气俱蒸,土膏其动。……(注:震卦初阳上举,故为蒸,震为动。)
“先时五日,瞽告有协风至,……(注:震为协风。“协”(劦)字为众人耕田之形象。)
“是日也……稷则遍诫百姓纪农协功,曰:‘阴阳分布,震雷出滞。土不备垦,辟在司寇。’……(注:震为雷。垦,耕也。)
“是时也,王事唯农是务,无有求利于其官以干农功,三时务农而一时讲武,故征则有威、守则有财。……(大意:“这个时候,天子的事务只注重于农耕,从不要求自己的官员干别的事而妨碍农务,春、夏、秋三季务农而在冬季演习武功,因此征伐则有斗志、守备则有财力。”此谓之“下不厚事也”。)
 
【42.5】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王用享于帝,吉。
象曰:或益之,自外来也。
【白话】
六二:有人来增益,进献价值十朋的神龟,天命不可违背,守持正固而永保吉祥;被君王委任主持祭献上帝,吉祥。
象传说:有人来增益,来自心意之外。
【解读】
○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
六二中正自守,初九比之,九五应之,故不由自己心意,益自外来,不召自至。初至五,互体大离之龟与坤十朋。故曰“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象曰“自外来也”。爻位皆阴,故以“永贞”为戒。

益卦六二似损卦六五,故爻辞相近。损卦六五是天子占卜求贤得上九,益卦六二是贤臣占卜迁国以求大作之福。

○王用享于帝,吉:
此与《彖传》“利有攸往,中正有庆”呼应。二被五召,动则变兑,兑为享,故曰“王用享于帝,吉”。
 
【42.6】
六三:益之,用凶事,无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象曰:益用凶事,固有之也。
【白话】
六三:将增益用于抢险救灾之事,则没有咎害;心存诚信,依中道而行,使者执天子珍圭符节通告公侯。
象传说:将增益用于抢险救灾之事,是本来应有的职责。
【解读】

○益之,用凶事,无咎:

此言本爻之象与相应之象。六三困于上下之阴,不中不正,穷困贪利之人。上来增益“用凶事”者,救灾不救贫也,故曰“无咎”,象曰“固有之也”。益卦六三似损卦六四,故损卦“损其疾”而益卦六三“益之用凶事”。
○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此言敌比互体之象与变爻之象。六三困于群阴,互体坤中,借象与变卦皆坎,故曰“有孚中行”;三为三公之位,公,《尔雅·释言》“无私也”,坤土故曰圭,古之封国者,必锡以圭,圭以为信,故曰“告公用圭”。
中行,谓中正之道、中正之行也。《论语·子路》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juàn]乎!”(孔子说:“找不到行为合乎中道的人来交往,就一定要找志向高远或洁身自好的人。”)
《周易》爻辞或《象传》言“中行”凡六处:师卦六五《小象传》、泰卦九二、夬卦九五,此三卦二五皆得中;复卦六四,得群阴五柔爻之中;益卦六三、六四,乃全卦六爻之中(《系辞传》所谓“中爻”),并非得中,故“皆以中行为戒”也。
圭,珍圭,是天子征召守国的诸侯,或派使者去诸侯国赈灾时专用的符节。《周礼·春官·典瑞》:“珍圭以征守,以恤凶荒。” 郑玄注:“珍圭,王使之瑞节。制大小当与琬琰[wǎn yǎn]相依。王使人征诸侯,忧凶荒之国,则授之,执以往,致王命焉,如今时使者持节矣。恤者,开府库振救之。凡瑞节,归又执以反命。”当诸侯国发生灾荒,天子派使者带着珍圭做凭信允许下边开仓赈济,拨款救灾,故《礼记·郊特牲》曰:“大夫执圭而使,所以申信也。”
 
【42.7】
六四:中行,告公从。利用为依迁国。
象曰:告公从,以益志也。
【白话】
六四:行乎中道,致意公侯,公侯同意,适宜作为依靠迁移国都。
象传说:致意公侯,公侯同意,因为是以增益民众为志向。
【解读】
○此言益卦成卦之由。爻辞决定于彖辞,彖辞决定于卦序。益卦对应上经否卦,否闭之难,田野荒芜,需迁国以大作(农耕),故损否之上卦九四增益下卦初六,坤邑上移,故曰迁国。迁国动四爻公侯之地(如晋郑),六四体巽为申命,故为告,九五据比六四,故天子“中行,告公从,利用为依迁国”。天子以增益民众为志,公者无私之义,故象曰“告公从,以益志也”。
○朱熹《本义》:
三四皆不得中,故皆以中行为戒。此言以益下为心,而合于中行,则告公而见从矣。《传》曰:“周之东迁,晋郑焉依。”盖古者迁国以益下,必有所依,然后能立。此爻又为迁国之吉占也。
孙奇逢《周易十卦解(手稿本)》:
六四亦得称“中行”者,盖五居中以益下为志,四亦以益下为志,而与中为行。于是公从其告,而得来依。
○“利用为依迁国”,李鼎祚《集解》作“利用为依迁邦”。侯乃峰先生认为作“邦”为是,与上“告公从”之“从”字古音皆东部,谐韵。“国”当是汉人避讳高祖刘邦而改。
【益卦“迁国”的历史原型——盘庚迁殷】
公元前十四世纪黄河水患加剧,农业生态恶化,盘庚为了避免水患,抑制贵族的安逸奢侈,想从山东曲阜(奄)涉黄河迁往河南安阳(殷),遭到了臣民的反对。盘庚先后三次告喻臣民,终于迁徙。此后百姓生活安定,诸侯也纷纷来朝,殷商兴盛稳定273年。
《尚书·盘庚》:
盘庚作,惟涉河以民迁。乃话民之弗率,诞告用亶[dǎn]。…曰:“…殷降大虐,先王不怀厥攸作,视民利用迁。…予若吁怀兹新邑,亦惟汝故,以丕从厥志。…汝分猷[yóu]念以相从,各设中于乃心。”
盘庚既迁,奠厥攸居,乃正厥位,绥爰有众。曰:“…非敢违卜,用宏兹贲。…无总于货宝,生生自庸。式敷民德,永肩一心。”
大意:
盘庚作了君主以后,计划渡过黄河带领臣民迁移。于是,集合了那些不服从的臣民,用至诚普告他们,说:“…从前我国降了大灾,先王不安于自己所作的都邑,考察臣民的利益而迁徙。…我呼吁你们迁移到新都,也是为了你们的利益,以远遵先王的保民志向。…你们应当考虑如何相应相从,各自把中正之道安在胸中。”
盘庚迁都以后,定好住的地方,才决定宗庙朝廷的位置,然后告诫众人。盘庚说:“不是敢违背卜兆,而是要彰显宝龟的指示。…不要聚敛财宝,要经营民生以自立功勋!要把恩惠施给民众,永远能够与民众同心!”
李守力按:
“涉河”,即卦辞“利涉大川”。“诞告用亶”,即“告公”。“大虐”,即六三“凶事”。“视民利用迁”,即初九“利用为大作”而六四“迁国”。“以丕从厥志”,即六四象曰“以益志也”。“汝分猷念以相从,各设中于乃心”,即“中行,告公从”。
“非敢违卜,用宏兹贲”,即六二“十朋之龟,弗克违”。“无总于货宝”,即上九“莫益之”。“式敷民德,永肩一心”,即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
 
【42.8】
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
象曰:“有孚惠心”,勿问之矣;“惠我德”,大得志也。
【白话】
九五:我(九五君主)心怀诚信,以施惠天下为念,毫无疑问必获元吉;庶民亦以诚信感惠我之德行。
象传说:心怀诚信,以施惠天下为念,无需占问吉凶;庶民以诚信感惠我之德行,我因此实现了自己的远大志向。
【解读】
○九五中正,故曰“有孚惠心,勿问元吉”,体巽反兑,兑为口,为问,故曰“勿问”;六二中正来应,故曰“有孚惠我德”,象曰“大得志也”,上下交惠,心志相通,大得民心也。
○郑维岳曰:损之六五,受下之益者也;益之九五,益下者也。损之六五受益而获元吉,益之九五但知民之当益而已,勿问元吉也。
○帛书《缪和》曰:
·西人舉兵侵640-35(魏)640-37(野),而[□□□](59上)640-35(魏)文[矦聞]之,恐,而遂出見諸大夫。過段干木之閭而式(軾),亓(其)僕李義曰:“義聞之,諸矦(59下)先財而後財(身),今吾君先身而後財,何也?”文矦曰:段干木富乎德,我富於財;段干木富乎[義],(60上)我富乎地。彼德而不吾爲者也,義而不吾取者也。彼擇取而不我與者也,我求而弗(60下)得者也。若何我過而弗式(軾)也?”
西人聞之曰:“我將伐无道也,今也文矦尊賢,□□此?”遂[還]兵。[□](61上)□□[□□□□□□□]何何而要之局,而冠之獄獄,吾君敬女(汝),而西人告不足。《易卦》亓(其)義(61下)曰:“又(有)覆(孚)惠心,勿問元吉;又(有)復(孚)惠我德”也。
大意:
秦人举兵将要侵伐魏国,魏文侯听说后有所恐惧,出来会见诸位大夫。经过贤人段干木的门口时手扶横木表示敬意,文侯的仆人李义问道:“我听说,诸侯先聚集财产而后敬重人身,现在君主您却是先敬重人身而后注重财产,这是为什么呢?”魏文侯说:“段干木富有品德,我富有财产;段干木富有仁义,我富有土地。段干木的品德不是我所能做到的,他的仁义不是我能取到的。他的择取不是我能给与的,而我的求取也不能获得啊(因段干木不想做官)。我经过他的门口如何不表示敬意呢?”
秦人听说了这件事,就说:“我们将要讨伐的应该是无道之国,而现今的魏文侯尊重贤人,怎么可以侵伐呢?”于是退兵。……(国人皆喜,互相歌颂说:)“段干木德行崇高,我们君主敬重您,于是秦人不敢来犯我国。”这就是易卦说的“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
这里魏文侯“有孚惠心”于百姓,通过对段干木贤人的尊敬表现出来,于是百姓皆欢喜踊跃,致使秦人惧之。此“有孚惠我德”,损上益下,本固邦宁也。
《吕氏春秋·期贤》有类似的记载:
魏文侯过段干木之闾而轼之,其仆曰:“君胡为轼?”曰:“此非段干木之闾欤?段干木盖贤者也,吾安敢不轼?且吾闻段干木未尝肯以己易寡人也,吾安敢骄之?段干木光乎德,寡人光乎地;段干木富乎义,寡人富乎财。”其仆曰:“然则君何不相之?”於是君请相之,段干木不肯受。则君乃致禄百万,而时往馆之。於是国人皆喜,相与诵之曰:“吾君好正,段干木之敬;吾君好忠,段干木之隆。”居无几何,秦兴兵欲攻魏,司马唐谏秦君曰:“段干木贤者也,而魏礼之,天下莫不闻,无乃不可加兵乎?”秦君以为然,乃按兵辍,不敢攻之。(《新序·杂事五》略同)
 
【42.9】
上九: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象曰:“莫益之”,偏辞也;“或击之”,自外来也。
【白话】
上九:没有人增益他,甚至有人会打击他;居心不安(而贪求无厌),有凶险。
象传说:没有人增益他,是说他片面发出“求益”言辞;有人会打击他,来自心意之外。
【解读】
○王弼曰:处益之极,过盈者也。求益无已,心无恒者也。无厌之求,人弗与也。独唱莫和,是“偏辞也”。人道恶盈,怨者非一,故曰“或击之”也。
○《系辞传》曰: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孔子说:君子先安定其自身,然后才有所行动;先平和其内心,然后才发表言论;与人确定了交情,然后才可以求人。君子修习这三种德行,做人方可周全。自身不安而行动,百姓不会跟从;战战兢兢而发言,百姓不会响应;没有交情来求益,百姓不愿给予。没有人会给这种人利益,甚至损害他的人还会来到。《易经》说“莫益之,或击之;立心勿恒,凶。”
李守力按:
上九不中不正,与九五相敌,故身不安、心不易而无交,民心全失。巽为近利市三倍,求益不已;巽反兑,兑为口为辞,故象曰“莫益之,偏辞也”。变卦益之屯,“屯其膏”而“大贞凶”也。专于自润,不恤六三之凶事,变卦坎为险为寇,故曰“或击之”;心求益而反招损,故象曰“自外来也”。
《彖传》“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是说益卦在时间与空间的恒常。上九为益之穷,故失其恒,故曰“立心勿恒,凶”。
 
【益卦总结】
 

圣人作《易》,损下谓之损,益下谓之益,民本之义也。损卦源于泰卦,下乾,天下富实之象,下实上虚,宜“损下益上”以奉君。益卦源于否卦,上乾,朝廷富实之象,上实下虚,宜“损上益下”以惠民。

损卦是减损百姓,彖曰“损刚益柔有时”,贞从事理之正。益卦是上层分内之事,彖曰“天施地生”,故从爻位之正。益卦六爻,下卦三爻主“受益”,上卦三爻主“自损”。

初九为益卦成卦之主,益之大者,莫大于耕植,故曰“利用为大作,元吉”。初九刚爻得正,然因位卑,不堪厚大职事,因安于“大作”乃得“元吉,无咎”。

六二中正自守,初九比之,九五应之,故不由自己心意,益自外来,不召自至,故曰“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象曰“自外来也”。爻位皆阴,故以“永贞”为戒。二被五召,动则变兑,兑为享,故曰“王用享于帝,吉”,此即卦辞《彖传》“利有攸往,中正有庆”也。益卦六二似损卦六五,故爻辞相近。损卦六五是天子占卜求贤得上九,益卦六二是贤臣占卜迁国以求大作之福。

六三困于上下之阴,不中不正,穷困贪利,“益之,用凶事”则“无咎”。三互体坤中,借象与变卦皆坎,故曰“有孚中行”。三为三公之位,坤土故曰圭,故曰“告公用圭”。
六四为益卦成卦之由。益卦对应上经否卦,否闭荒芜,需迁国以大作,损否之上卦九四增益下卦初六,坤邑上移。迁国动四爻公侯之地,故天子“中行,告公从,利用为依迁国”。天子以增益民众为志,体巽为申命,故象曰“告公从,以益志也”。六四“迁国”,以利初九“大作”,此即卦辞“利涉大川”。
九五中正,故曰“有孚惠心,勿问元吉”;六二来应,故曰“有孚惠我德”,象曰“大得志也”,上下交惠,心志相通,大得民心也。
上九不中不正,与九五相敌,身不安、心不易而不恤六三,民心全失,故曰“莫益之,或击之”。益之穷必损,失其恒常,故曰“立心勿恒,凶”。
 
【孔子论损益二卦】
《淮南子·人间训》:
孔子读《易》至《损》《益》,未尝不愤然而叹曰:“益损者,其王者之事与!事或欲以利之,适足以害之,或欲害之,乃反以利之。利害之反,祸福之门户,不可不察也。”
《说苑·敬慎》:
孔子读《易》,至于《损》《益》,则喟然而叹。子夏避帘而问曰:“夫子何为叹?”孔子曰:“夫自损者益,自益者缺。吾是以叹也!”
子夏曰:“然则学者不可以益乎?”孔子曰:“否!天之道,成者未尝得久也。夫学者以虚受之,故曰得。苟不知持满,则天下之善言不得入其耳矣。昔尧履天子之位,犹允恭以持之,虚静以待之,故百载以逾盛,迄今而益章。昆吾自臧而满意,穷高而不褒,故当时而亏败,迄今而逾恶,是非损益之征与?吾故曰:‘《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夫《丰》,‘明而动,故能大’,苟大则亏矣。吾戒之,故曰:天下之善言不得入其耳矣(注:此十一字与上文重复,卢文弨[chāo]认为是衍文)‘日中则昃,月至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是以圣人不敢当盛,升舆而遇三人则下,二人则轼,调其盈虚,故能长久也。”
子夏曰:“善!请终身诵之。”
《孔子家语·六本》(王肃注):
孔子读《易》,至于《损》《益》,喟然而叹。子夏避席问曰:“夫子何叹焉?”孔子曰:“夫自损者必有益之,自益者必有决之,(《易》,《损》卦次得《益》,《益》次《夬》。夬,决也。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决,故受之以《夬》)吾是以叹也。”
子(夏)曰:“然则学者不可以益乎?”子曰:“非道益之谓也。道弥益而身弥损。夫学者损其自多,以虚受人,故能成其满。博哉!天道成而必变。凡持满而能久者,未尝有也。故曰:‘自贤者,天下之善言不得闻于耳矣。’昔尧治天下之位,犹允恭以持之,克让以接下,(允,信也。克,能也)是以千岁而益盛,迄今而逾彰。夏桀、昆吾(昆吾国与夏桀作乱)自满而极,亢意而不节,斩刈[yì]黎民如草芥焉。天下讨之,如诛匹夫。是以千载而恶著,迄今而不灭。观此,如行则让长,不疾先;如在舆,遇三人则下之,遇二人则式之。调其盈虚,不令自满,所以能久也。”
子夏曰:“商请志之,而终身奉行焉。”
帛书《要》篇:
孔子(18下)䌛(繇/籀)《易》,至於《損》《益》一卦,未尚(嘗)不廢書而640-38(嘆),戒門弟子曰:“二厽(三)子,夫《損》《益》之道,不可不審察也,吉凶之[門/要?](19上)也。《益》之爲卦也,春以授夏之時也,萬勿(物)之所出也,長日之所至也,產(生)之室也,故曰(19下)《益》。授 <《損》>者,秋以授冬之時也,萬勿(物)之所老衰也,長夜之所至也,故曰〖《損》〗。產(生)道640-39(窮)焉而產(生)道產(生)焉。《益》(20上)之始也吉,亓(其)冬(終)也凶;《損》之始凶,亓(其)冬(終)也吉。《損》《益》之道,足以觀天地之變,而君者之事巳(已)。(20下)是以察於《損》《益》之變者,不可640-40(動)以憂640-41(憙-喜)。故眀(明)君不時不宿,不日不月,不卜不筮,而知吉與凶,順於天(21上)地之心,此胃(謂)《易》道。故《易》又(有)天道焉,而不可以日月生(星)辰盡稱也,故爲之以陰陽;又(有)地道(21下)焉,不可以水火金木土盡稱也,故律之以柔剛;又(有)人道焉,不可以父子君臣夫婦先後盡稱也,故要(22上)之以上下;又(有)四時之變焉,不可以萬勿(物)盡稱也,故爲之以八卦。故《易》之爲書也,一類不足以亟(極)(22下)之,變以備亓(其)請(情)者也,故胃(謂)之《易》;又(有)君道焉,五官六府不足盡稱之,五正之事不足以產(生)之。而《詩》、《書》、《禮》、(23上)《樂》不[止?]百扁(篇),難以致之。不問於古法,不可順○以辤(辭)令,不可求以志善。能者䌛(繇-由)一求之,所胃(謂)(23下)得一而君(羣)畢者,此之胃(謂)也。《損》《益》之道,足以觀得失矣。”
李守力按:
《说卦传》云:“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兑,正秋也,万物之所说也,故曰‘说言乎兑’。‘战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劳卦也,万物之所归也,故曰‘劳乎坎’。艮,东北之卦也。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艮’。”
640-42
后天八卦配八节
此言后天八卦,兑为正秋,即秋分,日夜等分故为正。以此推,震为春分;巽为立夏;离为夏至,即“长日之所至”;坤为立秋;兑为秋分;乾为立冬;坎为冬至,即“万物之所归”、“长夜之所至”;艮为立春,“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
益卦下震上巽,按《说卦》,震为春分,巽为立夏,从春分到立夏,阴消阳息为增益,立夏之后就是夏至,白天日照时间达到最长,万物得以生长(出、產,生也、长也。春为生,夏为长),故孔子曰“《益》之为卦也,春以授夏之时也,万物之所出也,长日之所至也,产之室也,故曰《益》。”夏至一阴生,《淮南子》“夏日至,阴乘阳,是以万物就而死。”故下文说“《益》之始也吉,其终也凶。”
《益·彖传》:“益动而巽,日进无疆。天施地生,其益无方。凡益之道,与时偕行。”“益动而巽,日进无疆”,言从震到巽,“春以授夏之时”,日日增益,没有停止。自春分到立夏,白日逐渐增长,夏至离卦在益卦之外,故言“日进无疆”。帛书《要》云益卦“万物之所出也,长日之所至也,產之室也”,《彖传》浓缩为“天施地生”。《说文》:“產,生也。”李学勤《周易溯源》说:“秦至汉初简帛文字,凡‘生’多改作‘產’。”
损卦下兑上艮,按《说卦》,兑为秋分,艮为立春,从秋分到立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自秋分经立冬到冬至,阳消阴息为减损,黑夜的时间达到最长,故孔子曰“《损》者,秋以授冬之时也,万物之所老衰也,长夜之所至也,故曰《损》,产道穷焉”;第二阶段自冬至到立春,艮为立春,《说卦传》言艮“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此即“产道穷焉而产道产焉”。故下文说“《损》之始凶,其终也吉”。损卦所包含的节气有四个,益卦只有两个,所以孔子对损卦的阐述较益卦内容多出一部分,益卦在“之所至也”后只有“产之室也”一句断语,而损卦在“之所至也”后有“产道穷焉而产道产焉”两句断语。
《损·彖传》:“损刚益柔有时,损益盈虚,与时偕行。”损刚益柔、损益盈虚,即是阳气消减,阴气增长,即帛书《要》云损卦“秋以授冬之时也,万物之所老衰也,长夜之所至也”。
损益两卦的《彖传》是对帛书《要》篇损益二卦四时变化之象的高度浓缩,《杂卦传》“损益,盛衰之始也”则是对帛书《要》与《彖传》论损益两卦内容的最精简概括。
帛书《要》说,英明的君主不用序四时,不用日月星宿之占,不用卜筮之占,就能知晓吉与凶,因为他顺从了天地本性,这就叫做《易》道。研究天文之道,日月星辰不足以说明其全部(见于《尚书·尧典》),《周易》用阴阳来概括;研究大地之道,水火金土木不足以说明其全部(见于《尚书·洪范》),《周易》用刚柔来概括;研究人伦之道,父子君臣夫妇先后不足以说明其全部(见于《三礼》),《周易》用上下来概括;研究四时变化,复杂的万物不足以说明其全部(见于《夏小正》、《月令》),《周易》用八卦来概括。因此,《周易》之成书,是因为其他经典里的那一类概念不足以说明天道、地道、人道、四时之变,所以用阴阳变化的原理来囊括天、地、人的变化之情(以简驭繁),这就叫做《易》。
研究君主治国之道,用五官六府五正不足以说明其全部(“六府”见于《尚书·大禹谟》、《禹贡》、《左传·文公七年》、《礼记》等,郑玄注:“府,主藏六物之税者。”“六府”是君主理财之道;“五官”见于《礼记·曲礼》、《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和定公四年,“五官”是君主行政之道;“五正”见于《黄帝书·经·五正》、《鹖冠子·度万》,“五正”是君主正己以正天下之道),《诗经》《尚书》《礼经》《乐经》不止百篇之数,难以穷尽天道、地道、人道、四时之变以及君道。不考察《周易》古法,不可能使辞令顺达,不可能求得卦意完美。而有能力的君子可“由一求之”,由《周易》这一部经典求之,“得一而群毕”,一通百通,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按:由此可见“《易》为群经之首”的观点源自孔子晚年,西汉晚期的刘向、刘歆说“《易》为六艺之原”只是沿袭孔子之说而已。)
以上“孔子论损益”文献的成书年代,《孔子家语》最初领纂者是孔子裔孙子思(前491年—前400年),到西汉由孔安国(约前156年—前74年)整理,三国魏王肃(195年—256年)作注。帛书《要》篇属于马王堆帛书,帛书的下葬时间是汉文帝六年(公元前186年,西汉建国二十年),帛书《易传》的内容大都是孔子早期研究《周易》的记录。《淮南子》成书,按淮南王刘安的生卒年为公元前179至公元前132年;《说苑》成书,按作者刘向生卒年约公元前77年至公元前6年。以上孔子论损益的文献基本反映了孔子研究损益二卦的阶段性成果,到《彖传》成书方臻大成。
《说苑·敬慎》一共引用了损、益、夬、谦、丰五卦,“夫自损者益,自益者缺”,这是言《周易》卦序,缺即夬(《孔子家语·六本》作“决”),损卦之后是益卦,益卦之后是夬卦;“《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这是《系辞传》的文字;“明而动”、“日中则昃,月至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这是丰卦《彖传》的文字。故《说苑·敬慎》的内容最接近传本《易传》。

我推测,以上孔子论损益的四处文献应该是同源的,《说苑·敬慎》中涉及《序卦传》、《系辞传》、《彖传》的内容所以不见于帛书《要》,是由帛书《易传》重视《连山易》的特征决定的。由于“明而动”释卦象卦德不合帛书《易传》风格,所以不见于帛书《易传》,而“丰之盈虚”仍是义理风格,故见于帛书《衷》论“刚柔之失”。《说苑·敬慎》孔子论损益的记载,反映了孔子从帛书《易传》阶段向传本《易传》阶段的转化,这一年孔子刚刚七十岁,孔子、颜回开始依据《易象》编述《易传》。

【“吉凶之门”还是“吉凶之要”】
帛书《要》篇的释文有一个疑难,就是“夫《損》《益》之道,不可不審察也,吉凶之[門/要?](19上)也。”,“吉凶之”后的字由于位于19行最底下,已经漫漶不清了,疑似“門”,更像“要”。
与刘向同时代的扬雄(公元前53年至公元后18年)《太玄赋》首句:“观大易之损益兮,览老氏之倚伏。省忧喜之共门兮,察吉凶之同域。”扬雄似乎读过类似帛书《要》篇“孔子论损益”的文字,因为这段文字明显源于帛书《要》:
夫《損》《益》之道,不可不審察也,吉凶之[門/要?](19上)也。……(20下)是以察於《損》《益》之變者,不可640-40(動)以憂640-41(憙-喜)。
《淮南子·人间训》引孔子曰:“益损者,其王者之事与?事或欲以利之,适足以害之,或欲害之,乃反以利之。利害之反,祸福之门户,不可不察也。”
根据《淮南子》与《太玄赋》文献互证,帛书《要》应该是“吉凶之门”。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益卦第四十二_李守力周易诠释_风雷益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