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小畜卦第九

640-69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小畜卦第九

640-66

【周易经文】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象曰:复自道,其义吉也。

九二:牵复,吉。

象曰:牵复在中,亦不自失也。

九三:舆说辐(輹),夫妻反目。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六四:有孚,血去惕,无咎。

象曰:有孚惕岀,上合志也。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象曰:有孚挛如,不独富也。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象曰: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解读诠释】

 

【9.1】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白话】

小畜:通达。(蓄积甚微,就像)密集的乌云不降雨,风从我所属的西郊刮来。

【解读】

○小畜卦下乾上巽,风天小畜。《序卦传》说:“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
○小畜[xù],《释文》:“本又作蓄,同敕六反,积也,聚也。卦内皆同。郑许六反,养也。巽宫一世卦。”帛书《易》作“少640-67”,帛书《衷》作“小蓄”。传本《归藏》作“小毒畜”,秦简《归藏》作“少督”。
○我,六四,《本义》以为文王。《周易》是文王在商朝羑里国家监狱写成的,岐周位于西方(西岐)。《周易》寓义广大,不应拘于文王时代之狭义。小畜,巽卦少阴尚弱,不足以蓄止乾卦太阳,“密云不雨,自我西郊”比喻蓄积尚不足,所畜甚微之象,故《杂卦传》曰“小畜,寡也”。
○释畜与卦象:
畜,《说文》:“田畜也。《淮南子》曰:玄田爲畜。640-68,《鲁郊礼》畜从田从兹。兹,益也。”
640-74
畜的甲骨文上“玄”为绳索,即系,下为田,小点代表田中有禾谷,《说文》“树谷曰田。”
畜字古文与小畜卦卦象的关系:《淮南子》曰:“玄田为畜。”“玄”源自“系”,即绳索,小畜卦上巽为绳,下乾为禾,为田。
古代的积聚为五谷、六畜,小畜卦卦爻辞里没出现六畜,而大畜卦爻辞先后出现“良马”、“童牛”、“豮豕”,占了六畜的一半。事实上从“田”的字多与田猎耕种有关。
《说苑·修文》:“去禽兽害稼穑者,故以田言之。”古人为保护庄稼不遭伤害而修壕置阱擒获野猪等兽是在田边,故称之为“田”,这是“田”的本义。《诗经·郑风·叔于田》毛传:“田,取禽也。”禽,《说文》:“走兽总名。”
《周易》中的“田”总是与擒获野兽连在一起,如师卦六五“田有禽”,恒卦九四“田无禽”,解卦九二“田获三狐”,巽六四“田获三品”。因此“畜”字下从田,表示野兽,上从绳索,“畜”字表示用绳索拘野兽而畜养为家畜也。《淮南子·本经》“拘兽以为畜”正是畜之“玄田”之正解。
 
【9.2】

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密云不雨,尚往也;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白话】
彖传说:小畜,六四柔爻得位而与上下应与,称之为小畜。下刚健而上逊顺,九五刚爻居中,六四顺承,其志得以实现,所以通达。有密集的乌云而没有降雨,因为阴气随阳气往上走;风从我所属的西郊刮来,施雨还没有实现。
【解读】
○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
小畜卦上巽下乾,五阳一阴,六四为成卦之主,六四柔爻得位,上与九五亲比,下与初九相应,以一阴而畜五阳,所谓以小畜大,能系而不能固,是以称为小畜。
○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
小畜卦内乾健、外巽顺,刚健而逊顺。六四顺承刚中之九五,志向得以实现,因此得以亨通。
马其昶曰:大畜、小畜皆畜乾也。阳大阴小,故艮阳畜乾为大畜,巽阴畜乾为小畜,小畜一阴力寡,非孚五不能及天下,故曰“刚中而志行,乃亨。”乃者,难词也。
○密云不雨,尚往也:
《元命包》:“阴阳和为雨。”《大戴礼》:“天地之气和则雨。”上卦主爻六四,以阴居阴,体巽为阴卦,故曰“密云”。巽卦一阴尚弱,不足以蓄乾。尚,通上,指小畜之主爻六四阴气不能蓄止下乾,只能上承九五上升,故曰“尚往也”。
○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下卦主爻九二,体乾互兑,为西郊。凡云自东而西则雨,自西而东则不雨。“施未行”,言巽乾阴阳不交,雨水不能下降。
汉·崔寔《农家谚》:“云行东,车马通;云行西,马溅泥;云行南,水涨潭;云行北,好晒麦。”
明·杨慎《升庵经说》一卷:“密云不雨:天地之气,东北阳也,西南阴也。云起东北,阳倡阴必和,故有雨;云起西南,阴倡阳不和,故无雨。俗谚云:‘云往东,一场空;云往西,马溅泥;云往南,水潭潭;云往北,好晒麦。’是其验也。”
春秋冬三季,雨雪天气多产生在低气压区域里,云往西,表明本地将受低压控制,天气阴雨。相反,云往东,表明本地处在低压后部,气压升高,阴不足以蓄阳,故密云不雨。
夏季,受副热带高压控制,云往南,说明北方有冷空气南侵,冷暖相遇,暖空气抬升,就有可能产生降雨。如果云向北,说明暖空气势力增强,未来受单纯暖空气控制,天气不会有雨。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说的是春秋冬三季的情况。小畜卦上巽,巽为阴卦为东南,上互离为暖,这象征东南风总是夹带着太平洋暖湿气流,巽为进退、为高,故曰“密云不雨,尚往也”;下乾卦为晴天、为高气压,下互兑为西方,说明本地处在低压后部,雨水已过放晴了,故曰“自我西郊,施未行也”。
○“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另见于小过六五。小过卦阴过于阳,六五为阴,二阳在下不能振发,互兑巽,巽为风,兑为泽为西,西风一起,故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阴阳合则雨,阴不足以蓄阳则不雨,小畜是也。阴有余而阳不足则不雨,小过是也。
 
【9.3】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白话】
象传说:风行天上,是小畜的象;君子悟知当及时修美文德。
【解读】
○懿,读[yì],美好,此当动词,修美之义。
○俞琰曰:懿取巽体柔顺之象,徳取乾体刚健之象,文象互离之文明。
○马振彪曰:文德美在其中,畅四支为小德;发事业为大德。德配天地,故经天纬地曰文。
李守力按:
六子之中,阴卦巽、阳卦艮,皆有畜(蓄)止之义。八卦以乾为大,故以阴卦巽蓄乾为小畜,以阳卦艮蓄乾为大畜。小畜卦,巽体柔顺伏入,以巽蓄乾,仅蓄小德,故曰“君子以懿文德”,如《四库》之子集也。大畜卦,艮体笃实终始,以艮蓄乾,可蓄大德,故曰“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前言,经也,往行,史也,如《四库》之经史也。
 
【9.4】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象曰:复自道,其义吉也。
【白话】
初九:返回到自己的道上,会有什么咎害?吉祥。
象传说:返回到自己的道上,理当是吉祥的。
【解读】

○初九体乾,刚健上行,本与卦主六四相应,然为九二所阻,不能前进,于是返回到自己的道上,似有咎害,然处小畜之时,合于义理而止,何咎之有?义,宜也,即不悖理。

荀子、吕氏、董仲舒都把“复”解为返回之义。而《正义》说“初九、九二,犹得上进”,非也。初九“何其咎”、九二“不自失”皆言不上进。

1.《荀子·大略篇》:

《易》曰:“复自道,何其咎?”《春秋》贤穆公,以为能变也。

《易经》说:“返回到自己的道上,会有什么咎害?”《春秋》赞许秦穆公,认为他能够转变。公元前628 年,秦穆公不听老臣蹇叔和百里奚的劝告,此后两次被晋国打得惨败,穆公悔改前非,并告诫秦军:有事与老年人商量就不会犯错误。终于在公元前 624 年报晋之仇。所以说穆公“能变”。

2.《吕氏春秋·有始览·务本》:
安危荣辱之本在于主,主之本在于宗庙,宗庙之本在于民,民之治乱在于有司。《易》曰:“复自道,何其咎,吉。”以言本无异,则动卒有喜。
安危荣辱的根本在于君主,君主的根本在于宗庙,宗庙的根本在于人民,人民治理得好坏在于百官。《周易》说:“返回到自己的道上,会有什么咎害?吉祥。”这是说只要根本没有变异,一举一动终究会有喜庆。
这是说,道即根本,国之本为民。
3.董仲舒《春秋繁露·玉英》:
鲁桓忘其忧而祸逮其身,齐桓忧其忧而立功名,推而散之,凡人有忧而不知忧者凶,有忧而深忧之者吉。《易》曰“复自道,何其咎。”此之谓也。匹夫之反道以除咎尚难,人主之反道以除咎甚易。《诗》云:“德輶如毛。”言其易也。
鲁桓公由于忘记忧患而灾祸降到自己身上,齐桓公能深入反思忧患而立下了功绩。推而广之,凡是有忧患却不知忧患的人,结果会有凶险;有了忧患而能深入反省忧患的人,结果会有吉祥。《易经》说:“返回到自己的道上,会有什么咎害呢?”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普通百姓返回常道免除咎害还是困难的,君主返回常道免除咎害就很容易。《诗经》说:“品德仿佛比羽毛还轻。”是说行德很容易。
 
【9.5】

九二:牵复,吉。

象曰:牵复在中,亦不自失也。
【白话】
九二:牵连初九返回,吉祥。
象传说:牵连初九返回,位置居中,同样没有自己的失误。
【解读】
○二爻处乾中,刚健上行,无应无比,当小畜之时,守持中道,牵连初九复返于道而获吉祥。
九二因得乎中道而“牵复”,故许其不自失。
 

【9.6】

九三:舆说辐(輹),夫妻反目。

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

【白话】

九三:车子脱落了伏兔,夫妻反目不和。

象传说:夫妻反目不和,不能规正其妻室。

【解读】

○九三与六四逆比,故六四既不堪蓄止初九,也不堪蓄止九三,六四阴爻为輹,下乾为轮轴,故曰“舆说辐(輹)”,乾夫巽妻,故曰“夫妻反目”。妻当主内、位下,夫当主外、位上,今九三逆比六四,六四乘刚九三,故象曰“夫妻反目,不能正室也”。孔颖达《正义》以为“九三之夫不能正上九之室”,非也。
○项安世《周易玩辞》:
小畜九三“舆说辐”,陆氏《释文》云“本亦作輹”,子夏、虞翻《传》皆作輹。安世按:辐无(说)[脱]理,必轮破毂裂而后脱也,舆下之輹乃有脱时,车不行则脱之。今畜道止于不行,非有破裂之象,恐与大壮、大畜同作輹字为长。
李守力按:
项氏所言是也。下乾为圆为轮轴,六四阴爻应初比三,伏兔之象。
《释文》:“辐,音福,本亦作輹,音服。马云:车下缚也。郑云:伏菟。”
輹,伏兔,即垫在车箱和车轴之间的木块,上面承载车箱,下面呈弧形,衔在车轮轴上。伏兔的首要功用是把车厢与车轴连结成一体,而且可以起到类似今天汽车上的“减震弹簧钢板”的作用。
640-72
 
【《周易》以阴蓄阳与“舆说輹”】
《说文·车部》云:“輹,车轴缚也。”輹即伏兔,其特性是阴系固阳。王引之:“輹以缚轴而舆乃行,说(脱)輹则不行矣。”

640-71

小畜卦,蓄积微小,六四不能蓄乾,六四乘刚九三,故九三曰“舆说辐,夫妻反目”,此不可驾驭之“脱”;大畜卦,蓄积之大,艮足以蓄乾,故乾主爻九二“舆说輹”而“中无尤也”,此可驾驭之“脱”;泰卦三阴蓄三阳,故初九曰“拔茅茹,以其汇,征吉”;大壮阳气浸长于四,六五为阴阳转换之地,故曰“丧羊于易”,九四为上体震卦主爻,震为车为舆,故有“壮于大舆之輹”之喻。

 

【9.7】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象曰:有孚惕岀,上合志也

【白话】

六四:有诚信,免去血伤,走出戒惧,没有灾害。

象传说:有诚信,走出戒惧,与君上合乎志向。

【解读】

○有孚,九五刚中为孚,六四顺承九五,故曰“有孚”。九五为能孚,六四是所孚。

血去惕岀,《周易正义》“凡称血者,阴阳相伤也”,血、惕指九三爻“舆说辐”之事,六四乘刚于九三,险些受伤,本自有咎。
六四为小畜卦卦主,阴柔得位,顺承九五,故曰“有孚”;互离反坎,坎为血卦,为加忧,引申为惕,反象取反义,故曰“血去惕岀,无咎”,象曰“有孚惕岀,上合志也”。
 
【9.8】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象曰:有孚挛如,不独富也。
【白话】
九五:有诚信牵系着,自己富实带动邻居。
象传说:有诚信牵系着,不想独自富实。
【解读】
○九五中正,与六四亲比,故曰“有孚”;五、四体巽为绳、为系,亲密固结,故曰“挛如”。
九五居巽卦之中,巽为近利市三倍;又,九五者,小畜之大畜也,必富。五、四君臣同心相连,所以追求共同致富。
○《易》以阳实为富,阴虚为不富。故泰卦六四、谦卦六五“不富以其邻”,小畜卦九五“富以其邻”。
○小畜以六四为成卦之主,九五为主卦之主。小畜一阴力寡,非孚五不能及天下,九五与六四合志,以成其畜,故《彖传》曰“健而巽,刚中而志行,乃亨”。
 
【9.9】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象曰:既雨既处,德积载也。君子征凶,有所疑也。
【白话】
上九:雨下了,又停了,上九巽阴之德已积载满盈;妇人守正以防范危险,月亮快到圆满之时;君子前进会有凶祸。
象传说:雨下了,又停了,上九巽阴之德已积载满盈。君子前进会有凶祸,因为有所疑惑。
【解读】
○既雨既处,尚德载:
小畜卦下乾阳盛,巽阴不足以蓄阳,故九三之时“舆说辐,夫妻反目”,今上九为巽阴之极,即“尚德载”也,故曰“既雨”。九三与上九相对,爻辞舆、载皆从车。
《系辞传》“爻者,言乎变者也”,上九变卦坎雨。上九,小畜之需也,需,雨也。处小畜卦时,雨不会大,故曰“既雨既处”。
《彖传》“密云不雨,尚往也”,是阴气随阳气往上走,如此密云则不能化为雨。我们在生活中遇到蒸饭或烧水时,水蒸气遇到壶盖会凝结为水滴,这就是阳气升腾、阴物止凝、《元命包》“阴阳和为雨”的原理。
雨字的古文则更形象地描述了雨的形成:三股长的竖线表示上升的水汽,顶上一横表示水汽遇到寒流(阴气),凝结为水滴。甲骨文雨字最下边的三个竖点表示雨滴,金文雨字则用四个竖点表示雨滴。
640-70 
○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巽为妇人。月几望:月之将圆。
小畜卦为一阴畜五阳,故王弼曰:“妇制其夫,臣制其君,阴疑于阳,必见战伐之义,乃认为小畜至极必反。”上九处小畜之极,阴德盛极,如“月几望”,必会使得阳气生疑,故有“妇贞厉”之诫。《坤·文言》“阴疑于阳必战”,阴畜极,君子(阳)进则遭凶,故有“君子征凶”之诫。
 

【小畜卦总结】

 

小畜卦下乾上巽,巽卦少阴尚弱,不足以蓄止乾卦太阳,故曰小畜。彖曰“柔得位而上下应之”,小畜卦一阴五阳,六四为成卦之主。六四上比九五,下应初九,逆比九三,然上下卦体二五、三上敌应,巽体不能畜乾,故《杂卦》曰:“小畜,寡也。”

初九虽上应六四,然九二敌比,故曰“复自道”。小畜之初,正于畜止之义,故曰“何其咎,吉”,象曰“其义吉也”。
九二牵连初九返回,自身位置居中,故曰“牵复,吉”,象曰“亦不自失也”。
九三与六四逆比,故六四既不堪蓄止初九,也不堪蓄止九三,六四阴爻为輹,下乾为圆,故曰“舆说辐(輹)”,乾夫巽妻,故曰“夫妻反目”,三四不得其正,故象曰“不能正室也”。
六四顺承九五刚中“有孚”,互离反坎,坎为血卦,故曰“血去惕岀,无咎”,象曰“上合志也”。
九五与六四合志,以成其畜,故曰“有孚挛如,富以其邻”,象曰“不独富也”,故小畜之道,实为以阳畜阴也。
上九巽阴蓄德至极,变卦坎雨,故曰“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阴畜极之危,而阳亦不利,故诫曰“君子征凶”。
 
【释《周易》“月几望”】
几,接近。望,阴历十五、十六满月为望。月几望,月之将盈,阴盛之象,当在阴历十一到十四。此时月亮位于傍晚的东南夜空,东南为巽卦。
月相变化图
640-73
月体纳甲图
640-75
农历初九——农历十四左右,日落时月在东南巽位。《周易》“月几望”即是指接近望(十五)的月相,故“月几望”与巽卦有关。
《周易》言“月几望”者有三处。即小畜上九、归妹六五、中孚六四。
640-75 
《困学纪闻》曰:
《小畜》上九,月几望则凶,阴亢阳也。《归妹》六五,月几望则吉,阴应阳也。《中孚》六四,月几望则无咎,阴从阳也。曰“几”者,戒其将盈,阴盈则阳消矣。
《说卦传》以坎为月,盖月为水精,月与潮汐相应故。然而八卦中坎为水,是流动之水。兑为泽,为静蓄之水,与月亮关系更为密切,湖泽照月。兑上缺,《说文》:“月,阙也。”所以兑有月象。
如果从王家台秦墓竹简《归藏》,兑为月象更是直白。
《归藏》大过曰:昔者日月卜望□/
《归藏》兑曰:兑兑黄衣以生金,日月并出兽□(334)
《归藏》归妹曰:昔者恒我窃毋死之[药]/(307)/□□奔月而攴占□□□/(201)
 

【《高岛易断》小畜卦占例】

《高岛易断》是日本明治时代易学大师高岛先生的毕生巨著,百余年来以汉、英等多种文字流传世界,影响颇大。该书义理与象数并重,在阐发《周易》中蕴涵的丰富的人文思想的同时,真切地再现了直接利用《周易》卦爻辞占断吉凶的旨趣,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该书作者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易学家,而且是一位朝野瞩目的参政人物,面谒各省大臣、内阁总理大臣乃至日本天皇,这使书中保存的大量关于军政大事、国际关系的占断,其中很多占断曾事先在报刊上公开发表,有些还曾上呈日本天皇、内阁总理大臣等,对于应用《周易》研究参与军国大事具有不可多得的史料价值。
占例:
明治六年,日本派大使到欧美各国。当派遣之初,使臣不能与各邦私定条约,在朝者不能创立新政,后因海军与朝鲜发生纠纷,朝鲜炮击我舰,庙议征韩,遂分为征韩与不征韩二派。某显贵来,请占朝议归结,筮得小畜之中孚。
爻辞曰:“九三:舆脱辐,夫妻反目”。
断曰:此卦下卦三阳,欲牵连而进,为六四一阴所止,而不能进,乃以大为小所畜,故名曰小畜。下卦三阳,有锐进之性,在主征韩者,谓我国三百年来,以锁国为国是,故致文化落后于欧美等国,非力图进取,恐难独立于东洋。在主非征韩者,目击欧美之文化与陆,海军之装备,戒轻举之生事,辩征韩之不可,大反其议。后朝旨一从罢征之议,主征韩者愠其言而不用,群相辞职,谓之“舆脱辐”也。征韩与非征韩二派,至相仇视,恰如夫妻不睦,谓之“夫妻反目”。
后果如其占,主征韩者悉相辞职。
【解读】
这就是著名的“明治六年政变”。明治六年政变的实质在于征韩派和内治派的对立。但其实对所谓“征韩”一事,双方并无二致,都认为必将对朝发动战争。征韩派所以失势、内治派所以掌权,原因是:当时日本实力尚且虚弱,正是“小畜”时期,维新成果还未巩固,当下尚不是对外扩张的时机(小畜卦上九“君子征凶”)。所以要从长远考虑,谋求渐进式的扩张,避免第三国的干涉。——实质在此(最终征服朝鲜的目的不变)。
从高岛先生为内阁的占筮文字中,我们感受到了作为一代易学家的高岛先生本人“任重道远,士当弘毅”的情怀以及日本的全体阁臣无不有报效国家之志,拳拳爱国之心,为国家前途殚精竭力之行!我等华夏子孙岂不汗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小畜卦第九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