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道德经》微学精讲【53】 第58章——【其政闷闷】

…分享美好…

道德经》第八讲:辨证篇

第58章——[其政闷闷]

【题记】

 

本篇《辨证篇》,整合《道德经》相关的6章。何谓辨证?西方哲学讲辩证,然善者不辩辩者不善,所以是辨证。辩与辨不同。辩,为言,为识神思辩、口舌争辩;辨,为心,为元神感应、内明,思索形而上与形而下事物转换的极点、关键。本章重点在于理解极,理解和把握住事物变化的极点。

 

【正文】

 

其政闷闷①其民淳淳②

其政察察③其民缺缺④

 

祸兮福之所倚⑤

福兮祸之所伏⑥

 

孰知其极⑦?

其无正

正⑧复为奇⑨

善⑩复为妖⑪

人之迷⑫其日固久!

 

是以圣人

方而不割⑬

廉而不刿⑭

直而不肆⑮

光而不耀⑯

640

【注释】

 

:沉闷而不做声。

:淳朴。

:明察秋毫,很严苛。

:机诈。

:倚靠。

:暗藏。

:拐点。

:正道、准数。

:奇诡。

:善良。

:妖孽。

:迷惑。

:割伤。

:刺伤。

:放肆。

耀:耀眼。

 

【直译】 

 

政治宽厚,人民自然淳朴

政治严苛,人民反生狡黠

 

灾祸啊,幸福却跟它形影不离

幸福啊,灾祸就伏藏在它中间

 

谁能说清楚这种变化的拐点?

祸福的这种变化啊没有定准

堂正的,反过来却变成奇诡

善良的,反过来却变成妖孽

人们的迷惑已有很长时间了!

 

所以圣人会做到:

方正而不割伤人

锐利而不刺伤人

直率而不要放肆

光明而不要耀眼

 

【绎读】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政治宽厚,人民自然淳朴。

闷闷:形容为政少说话少干预,少发号施令,对应:悠兮其贵言,不言之教,希言自然等。好比在修之于家的阶段,其实就是少讲道理,多用心交流,无形之中沟通。淳淳,两个淳叠加,那就是相当的淳朴。

 

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政治严苛,人民就生狡黠。

察察:形容严苛,啥都知道,明察秋毫。这就好像有个严厉的大家长,下面个个都不爽,生出各种反抗的心。好比家庭要有一种无形的祥和,家长不要那么严肃、苛刻,家庭气氛不要那么紧张。从修之于家、修之于乡的角度出发,就自然容易理解老子修之于天下的理想。

老子是柱下吏、守藏吏,以上两句是他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对政治现象做出的简洁归纳。

 

祸兮福之所倚:灾祸啊,幸福却跟它形影不离。

 

福兮祸之所伏:幸福啊,灾祸就伏藏在它中间。

 

这两句与前面两句有啥逻辑联系呢?意思是,宽厚看上去不好,好像是人民会利用你的宽厚,结果,人民反而淳朴;苛刻,好像是能堵住漏洞,其实百姓变得更加狡黠。所以,看上去是不好,结果却很好;看上去很好,结果却埋下了祸根。祸福相依,这就抽象出来了,不再局限于说具体的事情。前面“闷闷察察”两句还是具体的现象,到了祸福相倚两句,就是高度抽象,不再具体说事,这样就普适了。老子立言,始终在不断升华、赋予更多的内涵。

 

祸兮福之所,福兮祸之所能不能互换?会不会背错?这两个字,内涵不一样。福,这里面可能埋伏、伏藏、隐藏着一种祸;祸,福就在身边,看你如何对待这个祸。祸,类比:毒之、损之。

 

生活之中经常会遇到挫折,如果能从中反思自己的能力不足、思维死角、内心漏洞,从而提升能力、弥补漏洞、完善技能,这就是从挫折之中得到好处了;顺利的时候要慎终如始,谨慎对待,则无败事。这就是老子祸福相倚给我们的启迪,是非常实用的教导。

 

孰知其极?其无正:谁能说清楚这种变化的拐点?祸福的这种变化啊没有定准!

极,在自然界为顶点。如地球上的南极北极,越过南极北极就到了地球的另外一侧;又如山顶,上山过了山顶,就下山了。极,也引申为事物发展、变化的拐点。如: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生命到了壮年就到了顶点,开始走向衰老,走下坡路了。如: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喜极而泣等等,在这些成语之中,极,也是相同的意思。

 

正复为奇:堂正的,反过来却变成奇诡。

本来堂堂正正的人或事,有时候却会变成奇诡的人或事。正,有正道之意;奇,有斜路之意。

 

善复为妖:善良的,反过来却变成妖孽。

本来很善良的人或事,有时候却会变成邪恶的人或事。

 

以上两句生活经验常见,如:好话多了人也烦,施恩多了也成害;如升米恩斗米仇等等。历史上也有曾经的正面人物到了后期变成一个反面教材,如王莽、汪精卫等。

 

人之迷其日固久:人们的迷惑已有很长时间了。

所以,普通人迷惑于这种奇正、善妖的变化,不知原因何在,但不包括圣人在内。圣人明烛万里,超迈古今,返观到变化的关键在于极点,把握住极点即可。

 

是以圣人:所以圣人会做到:

所以圣人就有种明智,说话做事不温不火,做到:

 

方而不割:方正而不割伤人。

为人方正,但是却不会过分到割伤人。方正表示有原则、有底线。

 

廉而不刿:锐利而不刺伤人。

言辞锐利,但是却不会过分到刺伤人。锐利是为了直指事物的本质、核心。但是表达以合理的方式,就不会割伤、刺伤别人。

 

直而不肆:直率而不显放肆。

直率是为了提高效率,但是圣人心态很低,氣自然柔和而不僵硬,所以不觉得放肆而能接受。

 

光而不耀:光明而不会耀眼。

圣人虽然有智慧,有内在的光明,但是,圣人会注意到,不过分展现,不咄咄逼人,不给人以压力,很有亲和力,很容易接受。

 

圣人用这四句来把握住不走向反面,可以说这是圣人自我提醒、修养、心法,且与前面的“祸福、奇正、善妖、极”等相呼应。

 

本章立言虽然简洁,但也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现象、抽象、发挥、结论。这是老子道德经》的独特文法。

 

【旁通】

 

《阴符经》: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4/02/17/11492/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道德经》微学精讲【53】 第58章——【其政闷闷】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