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4.雷天大壮(䷡)-高岛易断全解

雷天大壮卦象示意图

雷天大壮

雷天大壮卦象图-高岛易断

 

大壮:利贞。

《彖》曰:大壮,大者壮也。刚以动,故壮。大壮利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

《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初九:壮于趾,征凶,有孚。

《象》曰:壮于趾,其孚穷也。

九二:贞吉。

《象》曰:九二“贞吉”,以中也。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

《象》曰:小人用壮,君子以罔也。

九四:贞吉,悔亡。藩决不羸,壮于大舆之輹。

《象》曰:藩决不羸,尚往也。

六五:丧羊于易,无悔。

《象》曰:丧羊于易,位不当也。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详也。艰则吉,咎不长也。

34.雷天大壮(䷡)-高岛易断

《序卦传》曰:“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大壮。”《遁》者,阳之退,《大壮》者,阳之进,无往不复,《大壮》所以继《遁》也。卦体《乾》下《震》上,《乾》刚在下,加以《震》阳在上,乘健而动,动而愈刚,壮往之势,进而不止,既壮又大,是四阳之过也,故卦曰《大壮》。

大壮:利贞。

阳为大,阳长至四,坚实而壮,故曰《大壮》。三阳为《泰》,至四而称壮,壮而曰大,壮之过也。《乾》曰“元亨利贞”,《震》曰“亨”,《大壮》不曰元亨,独曰“利贞”,而六爻又多戒辞,恐其失正而动,动必得咎,是知《大壮》非《易》之所贵也。

《彖传》曰:大壮,大者壮也。刚以动,故壮。大壮利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

此卦下《乾》上《震》,《震》者雷也,《乾》者天也。《乾》在下为刚,《震》在上为动,刚而动,动得其刚,则刚而愈动,壮盛之势,莫之能遏,此壮之所以曰大也。夫大莫大于天地,天地之动得其正,则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其大也,即其正也,故《大壮》必曰“利贞”。贞者,正也,“大壮利贞,大者正也”,大而正,则其壮也配义与道,可充塞于天地之间,而天地之情,即于此可见矣。

以此卦拟人事,为其人生性本刚,而复逞其发动之气,乘刚而动,勇往直前,非不足以有为也,然过刚则折,过勇则蹶,败事之咎,即在此《大壮》中也。《杂卦传》曰“大壮则止”,其以此也。《大壮》首曰“利贞”,利贞者,利于贞,贞即谓正,所谓“大者正也”。卦体《震》上《乾》下,《乾》本健行,至上九阳极则亢,是以有悔。《震》主《震》动,而爻象皆言恐惧,可知《易》道恶其过刚。越礼违谦,往必不利,故君子戒之以“弗履”,惕之曰“用罔”。故以柔济刚,以静定动,则动如无动,而刚若不刚,则见壮即见正也。孟子所谓至大至刚之气,其在斯乎?

以此卦拟国家,为国运壮盛之时也。上卦曰《遁》,四阳在上,二阴浸长,此卦反之,四阳在下,二阴浸消。阳长阴消,乘刚而动,故曰“大壮,大者壮也”。是君子日进,小人日退,国运全盛,正在此时。然国运过盛则侈,卦象过壮则暴,侈与暴,皆失其正,故《大壮》必曰“利贞”。贞之为言正也,非正无以成其大也。大而正,斯刚不过刚,动无过动,是以正而用壮,“大者壮”,即“大者正”也。《象》所云“君子非礼弗履”,礼即正,非礼即非正,君子亦用其正而已。夫子所谓“政者正也,正则行,不正则不从”,垂诫深矣。故六爻多戒“用壮”:初惩以“凶”,三戒以“厉”,五教以“易”,上惕以“艰”,惟二四两爻,得其“贞吉”。盖易道恶其太过,以得中为吉,治道亦然,此王者所以贵持盈而保泰也。

通观此卦,卦体《乾》下《震》上,卦象内刚外动,乘此阳之正壮,以逼阴之将消。疑若易易,然阴方得位,未可遽逼,刚不可恃,进不可躁,故君子必以礼为履也。《大壮》反卦为《遁》,《遁》,退也,二阴方进,其退不可不决;《大壮》,进也,:二阴未退,其进不可太猛。《杂卦传》曰,“大壮则止,遁则退也”,其卦义相反如此,而爻象亦皆先后互反。阴进则阳退,阴退则阳进,此《大壮》所以继《遁》也。六爻分属二卦,内三《乾》体,外三《震》体,以二五为得中。初爻为《乾》之始,一往直前,知进而不知退,故“凶”。二爻为《乾》之主,喜得其中,而犹不失其正,故“吉”。三爻居《乾》之终,“小人”指初,“君子”指二,“罔”谓法网,即君子怀刑之意,盖合初与二,分言以明之也。四出《乾》入《震》,为壮之主,以阳处阴,动不违谦,故得吉而“悔亡”。五爻居《震》之中,能于平易之时,柔而得中,不用其壮,故“无悔”。上居《震》之极,进退维谷,何利之有?唯能凛之以艰则吉。总之,持盈保泰,壮乃得吉,越礼违谦,壮必有悔,是必如三之“用罔”,而不“用壮”,斯为处壮之要道也,玩《易》者其审之!

余读《大壮》一卦,而有慨夫维新先后之义士也。当幕政初衰,妄施议论,不知忌讳,即所谓初之壮趾凶也。著书立说,有主尊攘,以兴起天下之大义者,如二之得中“贞吉”也。方其列藩应义,群才奋兴,或躁或缓,邪正不一,祸福攸分,如三所谓“用壮”“用罔”之不同是也。或有慎礼守谦,不失其壮,能以尚往得吉者,如四之“藩决不羸”是也。或有居易预防,不涉险难,以退为进而“无悔”者,如五之“丧羊于易”是也。至若方今当路大臣,皆出自昔年创义藩士,历尽艰危,而得际其盛者,如上六之“艰则吉”者是也。要之废藩诸士,忠肝义胆,国而忘身,均可嘉尚,其间成败祸福,亦各自取。“用罔”,实足为前事之鉴也夫!

《大象》曰:雷在天上,大壮,君子以非礼弗履。

大象《震》雷,发于《乾》天,势力强壮,故名曰《大壮》。夫《随》、《复》、《豫》、《大壮》四卦,皆得《震》体,故皆取象于雷。《随》雷入泽中,阳势渐收,是谓秋雷;《复》雷入地中,阳势已微,是谓冬雷;《豫》“雷出地奋”,阳势方盛,是谓春雷;《大壮》曰“雷在天上”,阳势健盛,是谓当令之夏雷也。君子则之,谓雷之发声,必以其时,不时则为灾;君子之践履,必由于礼,非礼则有悔。《乾》为行,《震》为足,有《履》之象。《乾》之《象》曰,“君子以自强不息”,《震》之《象》曰,“君子以恐惧修省”,合而言之,君子因欲自强,惟以非礼而履者,为可惧耳,即夫子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之旨也。

【占】 问战征:军势强盛,有疾雷不及掩耳之势;但兵骄必败,所当深戒。

○ 问营商:雷在天上,是货价高标之象,得价而售,不可过。

○ 问功名:雷声远震,必得成名。

○ 问家宅:防有火灾,宜祷。

○ 问疾病:《震》为雷,亦为足,防有足疾,不能行也。

○ 问婚姻:《震》为《乾》之长子,《巽》为《坤》之长女,是天合也,吉。

○ 问失物:雷一过而无形,恐此物不能复得。

○ 问六甲:生男。

初九:壮于趾,征凶,有孚。

《象传》曰:壮于趾,其孚穷也。

初居《大壮》之始,在下卦之下,在下而动,故曰“壮于趾”;《震》为征,故曰“征”;迈征而往,有急起直追之势,无“视履考祥”之念,是以凶也,故曰“征凶。”“有孚”,《象传》曰“其孚穷也”,谓初虽与四应,初既穷其所往,四又隔远,无能为力也,故曰“其孚穷也”。

【占】 问战征:“壮于趾,征凶”,为孤军深入者戒也,有勇无谋,是以凶也。

○ 问营商:货财贩运,有不胫而走、不翼而飞之妙;然不度销路,而贸然而往,何能获利?故凶。

○ 问功名:初本在下,曰“趾”,则动亦在下,功名必卑。

○ 问家宅:“趾”,止也,此宅宜安止,不宜迁动,动则有凶。

○ 问婚姻:防女有足疾。“征凶,有孚”,谓虽有聘约,“其孚穷也”。

○ 问失物:此物已被足所践踏而坏。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事业之成否,筮得《大壮》之《恒》。

断曰:初爻居《乾》之始,在内卦之下,是必发事谋始,机会未至,而足先欲动者,故有壮趾之象。足下占事业,而得《大壮》初爻,知足下志在速成,当谋划未详,经验未定,而贸然前进,不特无利,且有凶也,故曰“壮于趾,征凶,有孚”。“壮于趾,征凶”者,谓轻举而取失败;“有孚”者,谓徒有此约信也。此事须待时而动,缓图则吉,今乃仓猝求成,是以凶也。

高岛易断34.雷天大壮(䷡)-高岛易断全解2

友人不用此占,急遽兴业,遂致失策而倾家;后有人以资金三分之一,继承其业,反得大利。

九二:贞吉。

《象传》曰:九二贞吉,以中也。

全卦诸爻,皆失于过刚,惟二爻为得中,中者不偏之谓也。二与五应,无抵触之失,是以无过不及,而进退适宜,故不言“壮”,不言“正”,直曰“贞吉”,盖即以《彖》之“利贞”归之,而著其吉也。《易》道虽贵扶阳抑阴,然阳刚过盛,亦失其中,故必抑其过刚,以就其中,中则正,正则吉也。《象传》曰“以中也”,以九二当下卦之中,刚而能柔,所处得中也。

【占】 问战征:以中营得力,故能获胜,吉。

○ 问营商:以货价适宜,得其时中,可获利也。

○ 问功名:恰好中式,吉。

○ 问婚姻:雀屏中选,吉。

○ 问家宅:此宅坐西朝东,地位适中,大吉。

○ 问疾病:病在中焦,宜用潜阳滋阴之剂,自得痊愈。吉。

○ 问讼事:得中人调剂,即息。

○ 问六甲:生男。

○ 问行人:已在中途,即可归也。

【例】 某会社社长,来请占气运,筮得《大壮》之《丰》。

断曰:此卦四阳在下,二阴在上,阳大阴小,刚浸而长,故曰《大壮》。足下占会社而得二爻,可见社中资金充裕,足以有为。足下身任社长,所当以柔济刚,以静制动,从容办事,不期速效,谦和有礼,进退悉中,自能徐徐获益,吉无不利也。后二年,至四爻,四为《大壮》之主,可得大利。后果如所占。

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

《象传》曰:小人用壮,君子罔也。

“羝羊”,牡羊也。三至五体《兑》,为羊,故取象于羊;卦体纯刚,故曰“羝羊”,以喻刚阳之盛也。三当内卦之终,逼近外卦,《乾》刚《震》动,壮象将成。小人处此,必将恃其壮而壮焉,是谓“用壮”;君子有其壮,而不敢自居其壮,一若未尝有壮也,故曰“用罔”。“罔”,无也,京房曰,“壮一也,小人用之”,君子有而不用是也。三以阳处阳,重刚不中,虽贞亦危,故曰“贞厉”。君子因其厉而益加强焉,朝乾夕惕,时以非礼自防,不敢或逞其壮,所谓以有若无也。九四体《震》,为竹苇,故曰“藩”;藩所以闲羊,四在前,三触之,故曰“羝羊触藩”,象小人之用壮也。“羸”,郑虞作累,为拘累缠绕;“羸其角”,角,羊角,谓羊触藩,其角为藩所拘累,而不能出也,以喻用壮之危。“小人用壮”,当知所返矣;“君子用罔”,斯可免危矣。《象》曰“小人用壮”,小人第知有壮;“君子罔也”,去一“用”字,益见君子之不用,所贵敛之以无也。一说:罔,法网也,君子知壮之为厉,凛凛然以刑网为戒,即君子怀刑之意。亦通。

【占】 问战征:善战者审机察敌,不敢妄动;恃勇者逞强战斗,孤军直入,致陷险地而不能出,是以凶也。

○ 问营商:自恃资财之富,任意垄断,一至货物毁折,无地销售,必遭大损。善贾者当无是虑。

○ 问功名:鲁莽者必败,谦退者成名。

○ 问家宅:此宅地位既高,建屋宜低,屋高恐有震陷之灾。

○ 问疾病:病由血气过刚,药宜调血下气。

○ 问讼事:以忍气受屈,息讼为宜,若健讼不休,讼则“终凶”。

○ 问婚姻:两姓或一贫一富,若富者恃富凌贫,以致夫妻反目,凶。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商业盛衰,筮得《大壮》之《归妹》。

断曰:此卦内卦《乾》父,外卦《震》子,是父主谋于内,子干事于外,父子协力,以创兴家业,财力旺壮,故曰《大壮》。足下占商业,而得三爻,以阳居阳,爻位皆刚,若径情直往,其壮强之势,几可压倒同业,然过刚必折,恐反为同业所轧,必遭窘辱,如羊之触藩而不能出也。善贾者坚贞自处,不敢挟富而生骄,亦不敢恃才而自侈,虽有其壮,而不用其壮,斯得处壮之方,即得生财之道也。足下其熟审之!后友人乘壮用事,果为同业所挤,损失数万金。

【例】 明治二十七年五月中旬,我国驻英国公使某罹病,友人某忧之,请余一占。筮得《大壮》之《归妹》。

断曰:此卦阳长之卦,三爻又以阳居阳,《震》为木,木属肝,是必肝阳过盛,脾阴受克之症。某公使素体壮健,医者因其壮而误为实火,一味泻肝息阳,而元气愈虚,肝阳愈燥,病至不可药救,是谓用壮之误也。善医者当以育阴潜阳治之,所谓“用罔也”。至论爻象,三爻变为《归妹》,归者,归也,至四爻变《泰》,则病可疗。今当五月中旬,必过此一月后,可望平愈,然恐不及也。

后某氏之病,果以翌月四日遂亡。

九四:贞吉,悔亡。藩决不赢,壮于大舆之輹。

《象传》曰:藩决不赢,尚往也。

九四出《乾》入《震》,为《震》之始,以阳居阴,不极其刚,故得吉而悔亡也。三之有藩,藩在四也,四前二阴,则藩决矣。“輹”,车轴缚也,《坤》为大舆,《震》上二阴得《坤》气,故亦曰“大舆”。輹壮则舆强,言行远而无碍也。率此以往,壮而不见其壮,悔何有焉?《象传》曰“藩决不羸,尚往也”,谓壮得其贞,乃可许其前往也。

【占】 问战征:前途城垣已破,车驰马逐,长征可无阻也。

○ 问功名:九四互《乾》,辰在戌,上值奎壁,壁主文昌,所以崇文德也,功名必显。王良五星在壁北,主车马,大舆之象;雷电六星亦相近,主兴雷,即《震》雷之象。

○ 问营商:可许满载而归,吉。

○ 问家宅:此宅当车马往来之地,宅前藩篱破落,急宜修整。

○ 问疾病:人以发肤为藩卫,以心神为舆马,发肤破裂,心神摇荡,病不久矣。

○ 问婚姻:“车脱輹,夫妻反目”,非佳偶也。不吉。

○ 问六甲:九四为《震》之始,《震》一索得男,为长子也。

【例】 明治二十七年九月,大本营之进广岛也,大元帅陛下,将发亲征。恭筮一卦,得《大壮》之《泰》。

断曰:此卦四阳连进,上决二阴,其势盛大,故曰《大壮》。今我兴征清之师,彼严兵固壁,尚不能当,况其藩卫已决,何能御我乎!恍如骋大车于坦途,可预决也。爻象如此,其吉可知,因呈此断于某贵显。

六五:丧羊于易,无悔。

《象传》曰:丧羊于易,位不当也。

上卦互《兑》,《兑》为羊,五正是羊。“丧”,亡也;“易”音亦,陆作场,谓疆场也,易场古通字。《乾》为郊,郊外谓之牧,五当《乾》郊外疆场之地,畜牧之所也。畜牧有藩,防其逸也。卦以《震》之下画为藩,三触之,四则藩决矣,五则羊逸,羊逸于易,所谓“大道多岐而亡羊”,故曰“丧羊于易”。五居《震》卦之中,偶画为阴,易,为旷郊阴地,阴爻而入阴地,不见其壮,故象为“丧羊”。且羊性刚卤,喜触,无羊则无触,无触则无用壮之悔,故曰“无悔”。《旅》上九曰“丧牛于易”,“易”亦作场。《旅》宜柔,丧其柔,是以“有凶”也;《大壮》恶刚,丧其刚,是以“无悔”也。《象传》曰:“位不当”,谓“无悔”在得中,不在当位,犹九二之“贞吉”,《象》曰“以中”,亦不在位也。总之,《大壮》一卦,《彖》所称“利贞”,以事理言,不以爻位言也,明矣。“易”字,郑谓交易,《本义》读作以智切,音异,谓容易也。义各有取。

【占】 问战征:三爻曰“羝羊触藩”,有攻击之象,“丧羊”则无触,而战事可平。

○ 问营商:“易”,郑谓交易,有经商之义;“丧”,亡也,恐有小失,然无大悔。

○ 问功名:以得为吉,以丧为凶,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晚年可望。

○ 问家宅:此宅在郊外空旷之处,于牧畜不利。

○ 问疾病:“丧”,凶象,不吉。

○ 问婚姻:牵羊担酒,婚礼也,无羊,婚礼不成。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曰:顷日有一种货物,可居奇获利,请占一卦,以定盈亏。筮得《大壮》之《夬》。

断曰:此卦四阳在下,其势甚壮,故名《大壮》。今占得第五爻,五处外卦之中,二画为阴,壮势已失,爻曰“丧羊”,是必有丧而无得。

友人曰:台湾之事,购入军中所需食料品物,他日与清开战,实一大买卖也。后闻得和平之信,顿为惊愕,遂遭大耗,三年之后,犹不得偿全额云。

【例】 明治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日,某贵显来访曰:目下旅顺口形势如何?试为一筮。筮得《大壮》之《夬》。

断曰:以我国占旅顺,旅顺属清,是外国也。今占得五爻,五居外卦之中,当以我国为内卦,旅顺为外卦。“丧”者清国,得者我国也。爻辞“丧羊于易”,“易”,谓容易也。盖不须力战而得之也,数日内,当必有捷报到来。

后数日,旅顺陷,果如此占。

上六: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艰则吉。

《象传》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详也。艰则吉,咎不长也。

上处外卦之终,与三相应,上之羊,犹是三之羊,上之触,犹是三之触。三虽羸角,乘刚而动,力能决藩,亦可进也,即不能进,尚可退也;至上势衰位极,爻处重阴,后路既断,前路又穷,将安归乎?不曰“不能进”,而曰“不能遂”,言终不能遂其壮往之愿也。视三之羸角,困益甚焉,利何有也!因退遂之不能,而惕之以“艰”,毖后惩前,“非礼弗履”,亦何难转咎为吉哉!《象传》所谓“不祥也”,言其不能“视履考祥”,故至退遂之两穷也。所谓“咎不长也”,言能知其所艰,则谨慎自守,壮终于此,咎亦终于此耳。

【占】 问战征:六处爻之穷,如追穷寇也,恃胜深入,及为败军所困,进退无路,凶道也。

○ 问营商:是一意居奇,积货不售,至时过价贱,只要保本,而亦不得,其困甚矣。

○ 问功名:在上爻有位高而危之象,若恋恋不退,一旦祸及,欲退不能,悔已晚矣。

○ 问家宅:上爻居《震》之极,《震》为响,宅中必有响;《震》又为木,木动克土,恐有土精出现,土精为羊。其宅不利,所当艰难自守,至之卦为《晋》,《晋》曰“赐马蕃庶”,则可转咎为吉。

○ 问婚姻:未及详探,一时已定,兹要改悔,必不能也。现当知苦困守,久后必佳。

○ 问六甲:生女。

【例】 一日过访杉君,闲谈移晷,杉君谓余曰;昨夕有偷儿入我仓库,窃取物品若干,中有勋章礼服,是贵重之品也,未审可复得乎?子试筮之。筮得《大壮》之《晋》。

断曰:上为爻之极,贼窃得勋章礼服,贵重之品,在贼既不能转售,又不能自用,贼无所利,计亦穷矣。爻曰:“羝羊触藩”,羊性刚卤,以喻贼之卤莽也。“触藩”者贼,或将以此贵物,置之于邻近藩篱间乎?君请搜寻之。

后果于邻邸墙垣上寻得之。杉君大为赞称。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1/299/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4.雷天大壮(䷡)-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