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3.天山遁(䷠)-高岛易断全解

天山遯

天山遁卦象图-高岛易断

tianshandun3.gif高岛易断33.天山遁(䷠)-高岛易断全解1

遯:亨。小利贞。

《彖》曰:遯亨,遯而亨也。刚当位而应,与时行也。小利贞,浸而长也。遯之时义大矣哉!

《象》曰:天下有山,遯。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

初六:遯尾,厉,勿用有攸往。

《象》曰:遯尾之厉,不往何灾也?

六二:执之用黄牛之革,莫之胜说。

《象》曰:执用黄牛,固志也。

九三:系遯,有疾厉,畜臣妾吉。

《象》曰:系遯之厉,有疾惫也。畜臣妾吉,不可大事也。

九四:好遯,君子吉,小人否。

《象》曰:君子好遯,小人否也。

九五:嘉遯,贞吉。

《象》曰:嘉遯贞吉,以正志也。

上九:肥遯,无不利。

《象》曰:肥遯无不利,无所疑也。

33.天山遁(䷠)-高岛易断

《序卦传》曰:“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遁。遁者,退也。”卦体上《乾》下《艮》,四阳在上,二阴渐进。自《姤》一阴,至二而长,阴长阳退,卦以《遁》名,谓阳避阴而《遁》也。遁字从豚,从走,豚见人而逸,故《遁》取豚以象逸。乾为天,亦为远,有远遁之义也;《艮》为山,亦为居,有《遁》居之象也,故曰《天山遁》。

遁:亨,小利贞。

《遁》,阴长之卦,小人方进,君子道消。邪正不同居,阴阳不两立,君子当此,若不隐遁,必受其害。当《遁》而遁,遁而后通,故曰“遁亨”。“小利贞”者,小指二阴而言也,谓阴道始长,阳道犹未全消,故曰“小利贞”。

《彖传》曰:遁,亨,遁而亨也。刚当位而应,与时行也。小利贞,浸而长也。遁之时义大矣哉!

按:《书·微子》“我不顾行遁”,遁,隐也;《后汉书·郅恽传》,“南遁苍梧”,遁,逃也;贾谊《过秦论》“遁巡不敢进”,遁又与逡同,要皆不外退避之义也。“遁而亨”者,亨,通也,君子不敢与时违,时当其遁,不遁不通,《遁》乃亨也。“刚当位”者,指九五也,五与二为正应。凡二五皆相与之有成,惟《遁》二五相应,而实相迫。二居内卦,阴势渐长,五居外卦,阳势《渐》消,此长彼消,迫之使退。二阴之长,亦非二阴为之,时为之也。君子审其时之当然,而与时偕行,《遁》而去之,身遁而道亨也。“贞”,正也,“利贞”,利于正也。二阴尚小,未至横行,犹利于正,故曰“小利贞”。遁通临,《临》二阳四阴,曰“刚浸而长”,《遁》曰“浸而长”,易道扶阳抑阴,阴恶其长,故不曰柔。盖“浸而长”者二也,“《遁》而亨”者五也。当二方长,五即思《遁》,识时审几,《遁》得其道,所谓“君子远小人,不恶而严”。《遁》应夫时,亦《遁》合夫义,故曰“遁之时义大矣哉”。

以此卦拟人事,《遁》二阴生于《乾》下。阴息之卦,《否》为极,《观》、《剥》过中,《遁》“浸而长”。以人事言,《姤》以一阴称“壮”,《遁》二阴得《坤》之半,将进壮而为老矣。譬如物候,虽未大寒,当退而授衣;譬如年谷,虽未大荒,当退而谋食;譬如疾病,虽未大剧,当退而求艾。以浸长而预退,退乃能通,及其既盛,退已晚也。盖退者五,而所以逼之使退者二,二虽应五,而实消五。二息五消,五当时运之衰,即为人事之穷,人事当此,惟有顺时而行,退而避二,斯五不至终穷,以期后日之补救,而待阳之来复。反《剥》为《复》,反《观》为《大壮》,反《否》为《泰》,未始非人事之调护,得以转环之也,是处《遁》之得其道也。《遁》之一卦,盖有先见之几焉。

以此卦拟国家,谓当国运渐否,如太王之避狄迁岐,勾践之屈身事吴是也。太王居岐,后至兴周,勾践事吴,后得兴越,即“遁而亨”之义也。《遁》之卦二阴居内,四阳居外,二为内卦之主,五为外卦之主,阴内阳外,是“内小人而外君子”也。阴阳之消长,国运之盛衰系焉,时当阴长,小人渐得其势,君子渐失其位,君子处此,当见几而作,引身远退,明哲保身,胥是道也。若恋恋不退,极之小人权势日盛,朋党既成,轻则贬谪,重则诛戮,于此而欲谋《遁》,已不及矣。孔子之可以止则止,可以去则去,此圣之所以为时也。与时偕行,为国家留有用之身,即为国家谋重兴之会。遁而后亨,其身遁,其道亨也,固非孤高忘世者,所可同日语哉。

通观此卦,以阴阳不能偏无,所恶于阴者,为其浸长而消阳耳。人或视阴为柔弱易制,不知纯《乾》之阳,二阴渐积,可以消之使尽。所当于阴之始长,而遁而远之,使不授阴以可消之权,而阳乃得以复亨,故曰“遁亨,遁而亨也”。《象》曰,“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盖不与之比,亦不与之争,决然远遁,《遁》之得其正焉矣。合上下二卦观之,上卦《乾》健,有断然舍去之象,下卦《艮》止,有依恋执留之意,故下卦不如上卦之吉。《遁》不嫌远,愈上愈吉。就六爻分《观》之,初爻《遁》而露其尾,非真《遁》者也。二爻言“执”不言《遁》,不欲《遁》者也。三爻《遁》而有所“系”,将《遁》而未决者也。四爻曰“好遁”,是能不阿所好,超然远《遁》者也。五曰“嘉遁”,是能以贞自守,《遁》得其吉者也。上曰“肥遁”,是能明以审几,飞《遁》离俗者也。然《易》不可执一论,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识其时而已。故《遁》者,君子见几之智也。曰“君子”,曰“小人”,示其大体而已。

《大象》曰:天下有山,遁,君子以远小人,不恶而严。

“天下有山,遁”,天之与山,相去辽远,不可几及,是天远山,非山远天,在山亦不能怨天之远也。君子则之,以远小人,不必显出恶言,亦未尝始示和气,但望之而自觉可畏,即之俨然难犯,使小人不远而自远也。“不恶而严”,斯为待小人之善法也。

【占】 问战征:防前进有山,山间有敌兵埋伏,致遭败北。

○ 问营商:恐一时物价涨落不同,相去甚远。

○ 问功名:宜退隐,不宜进见。君子吉,小人否。

○ 问家宅:此宅近山,前面空阔辽远,防有阴崇。

○ 问疾病:病有鬼祟,宜敬而远之,以避居为吉。

○ 问婚姻:二五阴阳,本属相应,但邪正不同,以谢绝之为吉。

○ 问六甲:生女。

初六:遁尾,厉。勿用有攸往。

《象传》曰:遁尾之厉,不往何灾也。

初爻居《艮》之始,《艮》为穴居,又为尾,故曰“遁尾”。贤者避地,入山惟恐不深,入林惟恐不密,不欲使人尾其后也。若乃《遁》而不藏其尾,非真《遁》也,是殆借名山为捷径,欲藉《遁》以为攸往计耳。古今来高隐不终,不特为猿鹤贻笑,而功犹未成,失即随之,其危厉,皆自取之耳。故戒之曰“勿用有攸往”,谓其宜遁而不宜往也。《象传》曰:“不往何灾”,盖往则灾来,不往则无灾,反言之以阻其往也。

【占】 问战征:为伏兵言也。埋伏宜深藏不露,使敌不得窥其遗迹,若藏头露尾,必致危厉,不如不往也。

○ 问营商:销卖货物,宜赶快,不宜落后,并宜首尾一并卖讫,斯可免灾。

○ 问功名:龙门烧尾,吉。

○ 问家宅:宜速迁移,落后有灾。

○ 问婚姻:《遁》者,避而远之之谓,婚姻不合。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遁》之《同人》。

断曰:《遁》卦四阳在外,二阴在内,在外者阳浸而消,在内者阴浸而长。运以得阳为佳,阳消阴长,是好运已退也。今占得《遁》初爻,初爻以阳居阴,爻辞曰“遁尾,厉,勿用有攸往”,谓好运既退,第留此尾末而已,故“厉”。戒曰“勿用”,是宜退守,毋前往也。运以五年为一度,至上六,则“无不利”矣。

六二:执之用黄牛之革,莫之胜说。

《象传》曰:执用黄牛,固志也。

“执之”,“莫之”,两“之”字,皆指《遁》者言。黄,中央之正色,牛性柔顺,革性坚韧。《艮》为皮,故曰“革”;《艮》为手,故曰“执”;二得《坤》气,《坤》为黄牛,故曰“黄牛”。二居内爻,为成卦之主,上应九五,阴长阳消,应五而实消五,五即因之而《遁》,诸爻亦相随遁去。二爻欲执而留之,如白驹之诗,所咏“执之维之”者是也。“执之用黄牛之革”,以拟其执留之坚,而莫之遁焉。“胜”者,堪也,“说”者,解脱也,“莫之胜脱”,使之不可逃脱也。诸爻皆言《遁》,二爻独不言《遁》,《遁》者诸爻,而驱之使《遁》者,二爻也;二既驱之使《遁》,而复欲假意以执之,不令其遁,是小人牢笼之计也。《象传》曰“固志”,五之《象》曰“正志”,二五之志本不同。二欲藉嘉会之礼,以笼络五之志,使之不遁,“固志”者,固五之志也。

【占】 问战征:当诸军逃散之际,独能坚执固守,为可嘉也。

○ 问营商:固一时货价逐涨,执守来本,莫能脱售。

○ 问功名:席珍待聘,美玉待沽,功名之兆也。“莫之胜脱”,功名难望矣。

○ 问家宅:此宅阴气渐盛,居者不利,群思迁移,即欲脱售,一时亦难。

○ 问婚姻:此婚已成,后欲退悔,执柯者甚属为难。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遁》之《姤》。

断曰:此卦二阴浸长,四阳浸衰,阴者小人,阳者君子,小人日进,君子日退,故谓之《遁》。以气运言之,正是运退之时也。“黄牛之革”,物之又软又韧者,以此系物,物莫能脱,譬言人生为运所缚,虽有志愿,终生捆缚,不克施展。今占二爻,其象如此,运可知矣。

【例】 明治二十九年,占皇国气运,筮得《遁》之《姤》。

断曰:此卦四阳为二阴所侵,论人事则我为彼所侵,于国亦然。自我国胜清之后,俄、德、法三国,以亚细亚之乎和为口实,使我还付辽东,加之俄法为清国偿金斡旋,俄清之交一变,将有事于东洋。方今欧洲诸强国,皆惟竞利自图,约束清国,譬如用“黄牛之革”,絷缚其手足,使之莫能解脱,几欲瓜分之以为快。而于我国,亦未尝不欲以此相缚,我惟固守其志,内修军备,外善辞令,以敦邦交,而不受此笼络也。此为得计耳。

九三:系遁,有疾,厉。畜臣妾,吉。

《象传》曰:系遁之厉,有疾惫也。畜臣妄,吉,不可大事也。

“系”者,羁绊之义。三以阳刚,居内卦之上,与二阴阳相亲比,为二所羁縻,不忍超然远引,欲《遁》而志不决,故曰“系遁”。凡当《遁》则《遁》,贵速而远,一有所系,则忧愁莫定,宛如疾痛之在身,危厉之道也,故曰“有疾厉”。盖“系”者,三系于二,阴为之主;“畜”者,二畜于三,阳为之主。以阴系阳则厉,以阳畜阴则吉。“臣妾”者阴象,三阳在二阴之上,故能畜。君子之于臣妾,畜之以供使令,进退无足关重轻也,是以“系遁”不失为吉,至若当大事,必致因循而坐误也。《象传》曰:“有疾,惫也”,惫谓力竭而敝惫也。“不可大事也”,大事者,指三一生大节而言,不可或忽也。

【占】 问战征:军阵进退,皆有纪律,鼓进金退,最要便捷,一有迟误,必致大败也,宜慎。

○ 问营商:货物当脱售之时,不宜踌躇不决,或系恋私情,防误大事。

○ 问功名:时当奸人秉政,宜急流勇退,斯无疾害。

○ 问家宅:此宅不利,主多病厄,宜速迁移,若迟延不去,恐有大祸。

○ 问婚姻:娶嫡不利,娶妾则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商业之盛衰,筮得《遁》之《否》。

断曰:三爻以阳居阳,留恋二阴,欲遁不决,致“有疾,厉”。今足下占问商业,得此三爻,知为商业失败之象,宜速脱货,则损失犹微;若惜金而踌躇,则品物之价,日益低落,其所损更大也,谓之“系遁,有疾,厉”。“畜臣妾,吉”者,谓葆此余资,以畜养家人可也,若欲重兴商业,则不可也。

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

《象传》曰:君子好遁,小人否也。

四与初相应,相应必相好,乃初与四好,而四不好初;且四因初之好,而决意远遁,故曰“好遁”。然在初之好四,亦非真好,不过欲借四以为重,是引用君子之意,若新莽之礼贤下士是也。四则有见于此,不为初所笼络,而超然远引,谓尔虽好我,我不好尔,尔不我遁,我则自遁,我行我志而已。四入《乾》,《乾》为君子,故曰“君子吉”。在初之厚貌深情,以为四必感恋情好,不意室迩人远,一去千里,竟有不可执维者。初处《艮》,《艮》为小子,故曰“小人否”。一说“好遁”者,谓有所好而遁也,犹《论语》“从吾所好”之好。世人所好,在富贵功名,君子所好,在乐天知命,此谓好遁。亦通。

【占】 问战征:四处《乾》之始,《乾》为健,知进不知退。或军中有一人谋陷,故作退计以避之。退亦吉也。

○ 问营商:商家以买入为进,卖出为退,四曰“好遁”,知以出货为得利也。

○ 问功名:爻辞“好遁”,是其人必无意于功名也。然名亦不同,或盗虚名于一时,或垂大业于千秋,君子小人,所由分也。占者宜自审焉。

○ 问疾病:四《乾》体,爻曰“好遁”,阳《遁》而入阴,其病危矣。然转危为安,亦《遁》之象,想大人可治,小人难也。

○ 问婚姻:防后有离婚之忧。

○ 问讼事:俗云“三十六着,走为上着”,“好遁”之谓也。

○ 问六甲:生男。

【例】 亲友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遁》之《渐》。

断曰:四居《乾》阳之首,《乾》曰见,不曰隐,乃四为二阴所逼,超然远遁,是遁而避害也。今足下占得第四爻,足下躬膺职位,亦知僚属中,邪正不一,或外面情好敦笃,其中奸计百出,不可不防。足下知其然,不露声色,决意引退,是明哲保身之要道也。爻辞曰,“九四:好遁,君子吉,小人否”,谓君子飞遁离俗则吉,小人溺情爵禄则否矣。爻象如是,足下其审之。

后某果因官制改革,有非职之命。

【例】 一日杉浦重刚氏来曰:方今为千岛舰事,以上海英国上等裁判所判决为不当,将再向英国理论,其结局果否?如何?请筮之。筮得《遁》之《渐》。

断曰:此卦阴长阳消,为邪强正弱之象。正者必反而受屈,卦象如是。今占千岛舰判审事,得《遁》四爻,《遁》卦二阴在内,长而逼上,至四爻则阴势已盛,阳气殆尽,在下面虽假作情好,而内心实阴险莫测。核之千岛舰之事,情形符合。我国因千岛舰失事,据万国公法向彼理论,迭经审问,终不得直。盖现今天下大势凭强弱,不凭曲直,亦事之无可如何者矣。爻辞曰“好遁”,是教我以退避也,即得退遁,了事而已。

九五:嘉遁,贞吉。

《象传》曰:嘉遁贞吉,以正志也。

五以阳居阳,刚健中正,虽与六二相应,能知时审势,应变识几,超然远遁。其遁也,不为情移,不为势屈,意决而志正,洵可嘉美矣,故曰“嘉遁,贞吉”。《象传》曰“以正志也”,谓九五《遁》得其正,即可以正二之志,是“不恶而严”也。

【占】 问战征:正当敌势强盛,能以潜遁而返,得保全师,亦可嘉也。

○ 问营商:货到该处,时价不合,而转别地,得以获利,可谓应变而不失其正也,故吉。

○ 问功名:爻以九五为尊,占得九五,是必功名显达,位近台辅。伊尹曰,“臣罔以宠利居成功”,谓能以功成身退者也,故吉。

○ 问家宅:此宅必是南阳诸葛之庐,栗里陶令之宅也,高风可尚。

○ 问婚姻:二五本阴阳相应,有意议婚,五以其志不同,不允。另就他聘,吉。

○ 问疾病:是阴邪纠缠之症,潜而遁避,可获吉。

○ 问六甲:生男。

【例】 予亲友永井泰次郎,其妻有娠,张筵招予,请卜男女,筮得《遁》之《旅》。

断曰:九五《乾》卦,以阳居阳,生男之兆也。《乾》为父,《艮》为少男,他年少男嗣父而续家,老父让产而隐居,故名此卦曰《遁》。且其辞曰“嘉遁,贞吉”,是有子克家之象。其后果生男子。

上九:肥遁,无不利。

《象传》曰:肥遁无不利,无所疑也。

“肥”者饶裕也。卦中诸爻,欲遁而多所系累,此爻独无应无比,故无系累,不复劳顾忌,飘然远弓,所谓进退绰有余裕者也,故曰“肥遁,无不利”。《象传》曰:“无所疑也”,谓上爻居《乾》阳之首,其察势也明,其见几也决,首先高遁》,绝无一毫之疑碍也。或谓“嘉遁”如殷微子,如汉张良,“肥遁”如泰伯、伯夷,或又如汉之商山四皓也。

【占】 问战征:战事宜进不宜遁,遁必不利;爻曰“肥遁,无不利”,其惟太王避狄迁岐乎?

○ 问营商:商人谋利,往往群焉竞逐,今独能人取我弃,以退为进,则其退反得厚利,故爻曰“肥遁”。

○ 问功名:其人必不以膏梁肥口,能以道义肥躬,故曰“肥遁,无不利”。

○ 问家宅:此宅地位甚高,家道亦富,但利于求财,不利于求名。

○ 问疾病:肥人气虚,《遁》者,脱也,恐致虚脱。

○ 问婚姻:恐女子贪恋富室子弟,因而私奔。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十八年三月,以中央亚细亚阿富汗境界事,生英狮俄鹫之葛藤,凡新闻电信所报,论和论战,主俄主英,诸说纷纷,各国皆有戒意。即如我国,利害所关,亦非浅鲜。因占其和战如何,筮得《遁》之《咸》(明治十八年五月八日)。

断曰:内卦为山,属英,外卦为天,属俄。山《艮》而止,今观英国所为,虽频修战备,不过虚张声势,其实无意于战也。何者?英之海军虽强,至如阿富汗中央亚细亚地方,不能专用海军,若陆军,在英兵数不多,仅足护国而已。且苏丹之役,已分遣陆兵不少,他如印度兵,虽派遣于阿富汗高寒之地,不能尽得其力;加之印度各分宗教,兵士各守其宗规,粗食亦不足,即驱而用之,岂能当强俄乎?故欲战不得不用海军,用海军之处,有关通商航海之障碍,可以牵动各国。即可以压制俄国,在英国无心开战,可于《艮》止而得其象也。天《乾》而健,今观俄国所为,俄国遵奉彼得帝遗训,知进而不知退,意在鲸吞各国以为快,可见俄国有意开战。合内外卦则为《遁》,是《遁》为英国之气运,《遁》反卦为《大壮》,是为俄国之气运。在英之对俄,惟有严其守备,使俄无隙可乘,即可断英俄交涉之结果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3.天山遁(䷠)-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