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

huodijin.jpg高岛易断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

火地晋

火地晋卦象图-高岛易断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彖》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象》曰:受兹介福,以中正也。

六三:众允,悔亡。

《象》曰:众允之志,上行也。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象》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庆也。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象》曰:维用伐邑,道未光也。

35.火地晋(䷢)-高岛易断

卦体上《离》下《坤》,坤为地,《离》为火。《坤》之《彖传》曰“行地无疆”,行即进也;《离》之性为火炎上,炎上亦进也。且物之善进者,莫如牛马,《坤》为马,《离》为牛,皆能行远,有进往之象。火,明也,地,顺也,明则足以烛远,顺则足以推行,又有进长之义。按:《晋》,进也。《晋》古文作晉,从臸从日,臸正字通,即刃切,音进,前往也,上升也。《序卦传》曰,“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此《晋》所以继《大壮》也。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00062.jpg高岛易断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晋

卦象上明下顺,《离》明为日,故象君,《坤》顺为臣,故象臣,合之为君明臣良之象。《坤》为国,为邦,故谓“侯”。《坤》为康,康安也;《坤》为马,故谓“马”;《坤》为众,故谓“蕃庶”;《离》为日,故谓“昼”。盖爻称“康侯”者,谓明臣也,明臣升进,天子美之,赐以车马蕃庶,言车马之多也。“昼日三接”者,言不特赐予之多,且觌见之频,一昼之间,三度接见也。

《彖传》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足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此卦《离》日《坤》地,取象“日出地上”,日出地而上进,光升于天,明丽于地。顺而柔者《坤》也,丽而明者《离》也。“大明”者,明君也;“上行”者,臣之升进于上也。谓其时天子大明在上,诸侯恭顺在下,明良相济,君臣一德,天子褒赏勋功,蕃赐车马,一昼三觌,宠赐甚隆,品物蕃多也,接谒甚优,问劳再三也。考大行人一职,曰“诸公三飨,三问三劳;诸侯三飨,再问再劳;子男三飨,一问一劳”,即天子三接诸侯之礼也。“赐马”,即观礼所谓匹马卓上,九马随之也。

以此卦拟人事,在国为君臣,在家为父子。《离》下《巽》上为《家人》,《家人》曰“有严君焉”;《坤》为母,亦为民,有母子之象焉。父在上而明察,有义方,无溺爱也;子在下而顺从,有孝敬,无忤逆也。由此以齐家,则上明下顺,而一家和睦,盘匜得甘脂之奉,门庭来欢乐之休,先意承志,顺之至也,和气婉容,柔之正也。“丽乎大明”者,继志而达孝也;“进而上行”者,人侍而承欢也。国曰“康侯”,即家所称孝子贤孙者也。“赐马蕃庶”者,国有恩赐,犹家之有庆赏也。“昼日三接”者,觌礼谓三飨三问三劳,犹世子所称“朝问安,昼视膳,夜视寝”者是也。《大学》言修齐,首称“明明德”,惟其有《离》明之德,斯进而“修身”,进而“齐家”,进而“治国平天下”,由是道也。此《晋》卦所以取象于“明出地上”也夫!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为政府,得火之性,能启国运之文明;下卦为人民,得地之性,能柔顺而上进。上以其明照临夫下,下以其顺服从夫上。《象》曰“明出地上”,谓日之初出,渐进渐高,喻明君之擢用贤臣,登进上位也。顺必丽夫明,则顺乃有济,柔必进于明,则柔得其正,不然,顺以取悦,转致蔽其明也,柔而生暗,必不能以行也,故《彖传》曰“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此《晋》之所以言进也。曰“用赐马藩庶”,“用”,谓用以赏赐也,如《采菽》一诗所云,“君子来朝,何赐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者是也。“昼日三接”者,行观礼,一也;三飨三致命,降西阶拜,二也;右肉袒,入庙门,出屏南,后入门左,王劳之,再拜,三也:此为元首明哉,股肱良哉。一时远臣来朝,天子燕飨,物美礼隆,赐予之厚,接见之频,典甚重也。历观六爻,初为始进,故有“摧如”之象。二之“愁如”,亦凛初之“摧如”而来也。三则不摧不愁,而“众允”孚矣。此为内卦,得《坤》之柔而进也。四不当位,故有“鼫鼠”之戒。五为卦主,则“往有庆也”。上处《离》之极,《离》为戈兵,故曰“伐邑”,此为外卦,得《离》之丽而明也。《象》曰“君子以自昭明德”,“君子”者,即《离》卦所称“明两作,离”之“大人”也。

通观全卦,卦体从《大壮》来,上卦变《震》之下画而为《坤》,下卦变《乾》之中画而为《离》;《晋》,进也,壮则行之,是以“进而上行”也。《象》曰“明出地上”,“明”即谓《离》,“地”即谓《坤》,“出”即所谓“上行”也。日之光明在天,日之照临在地,日以明而上行,不明不特不见行,且不见为日也。六爻皆言《晋》,而《晋》各随其先后以为象。初为进步之始,人或不我孚也,宜宽裕以处之也。二进于初,二虽怀愁,已见其吉而受福也。三则又有进矣,罔孚者,忽而其孚,众心允服,悔何有焉?内三爻得《坤》之顺,故皆吉;四当外卦之始,出《震》入《离》,首鼠两端,有一前一却之象,虽贞亦厉。五为卦主,柔进上行,故“往吉,无不利”也。上处《晋》之极,“角”,即《大壮》羝羊之角也,进而不顺,必致吝也。外三爻当《离》之位,高而难进,故多厉。盖《离》之配卦十有六,象之最美者,莫如《晋》、《大有》。《大有》“明在天上”,其明最盛;《晋》“明出地上”,其明方新。明之方新,其进贵柔,六爻中四上两爻曰“厉”,四进非其道,故如技穷之鼠,上穷而又进,故有《晋》角之危,皆失柔进之道也。圣人显微阐幽,忧患作《易》,故于《晋》明之世,犹必以“贞厉”“贞吝”为戒。初、二、三、五之吉,正所以劝其进也。自明其德,用以明天下之德,旨在斯乎?

《大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高岛易断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3

日西入为夕,东出为旦。方其始出,渐进渐高,愈高愈明,光无不照,幽隐遍烛,即《晋》之象。君子法此象,以自明其德。德,心之德也,与生俱来,灵明夙具,本无一毫私欲,得而蔽掩,犹日之初出于地,沧沧凉凉,明光华照,本无一些云翳。“自昭明德”,昭,即明也,所谓自昭明德,明德而犹待于明。此事不容假贷,唯在自知之而自明之耳。君子切而责之于自,致知格物,以启自昭之端,诚意正心,以致自昭之实,谓之“君子以自昭明德”也。

【占】 问时运:正当好运新来,犹朝日初出,渐升渐高,明光普照也。吉。

○ 问战征:当大军初发,顺道而进,宜日战,不宜夜攻。

○ 问营商:最利煤炭地火等生业,取其明也。吉。

○ 问功名:有功名指日高升之象,吉。

○ 问讼事:宜返而自讼。

○ 问家宅:此宅朝东南,高敞明朗,得太阳吉曜照临,大吉。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在明堂中寻之,得。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象传》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初居下卦之始,柔进上行,自初起,首曰“晋如”,若欲进而未果;继曰“摧如”,若有摧而见阻。初与四应,四不当位,不特不应,且所以摧初之进者,实四为之也。然虽见摧,惟其得贞,是以吉也。“罔孚”者,推其摧之由来,虽四为之,亦由上下之交未孚耳。《坤》为裕,故曰“裕”。当其未孚,或汲汲以干进,或悻悻而怀忿,皆所以取咎也,唯雍容宽裕,乐道自处,咎何有焉?故曰“裕无咎”。《象传》曰“独行正也”,谓摧者不正,《晋》者能独行其正耳。“无咎,未受命也”,谓其未受赐命,只宜宽裕以待之耳。

【占】 问时运:目下好运初来,虽无灾咎,尚未盛行,宜迟缓以待之。吉。

○ 问战征:初次行军,众心未定,宜宽以待之。吉。

○ 问营商:货物初到,商情未洽,宜宽以时日,早则四日,迟则四月,到四爻曰“众允”,则货可旺销,必大获利。

○ 问功名:功名固所自有,不可知者迟早耳,宜宽怀以俟。

○ 问家宅:此宅本吉,一时未许进居,为两情未洽,缓则必成。

○ 问婚姻:因探听未确,迟缓可成。

○ 问失物:日后可得。

○ 问疾病:宜宽缓调养,可愈.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县人来,请占志愿成否,筮得《晋》之《噬嗑》。

断曰:《晋》者进也,《晋》当初爻,是进步之初也,“摧如”者,欲进而有所摧折也,进者虽正,无如人不我信也。今足下占问志愿而得初爻,知足下品行端正,才具可用,但一时众情未孚,是以欲进又阻。初与四应,四不应初,反来阻初,料足下所托谋事之人,此人不能相助,反致相毁,故一时难望遂愿。宜到四爻曰“众允”之日,志愿可遂。一爻一月,大约在四月以后,大吉。其人尝携建议书,请谒某贵显,不能面达,反受警部之辱,得此占所云,大有感悟。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象传》曰:受兹介福,以中正也。

“愁如”,不悦之意,与“摧如”不同,愁者在我,摧者为人所阻。然二之所以“愁如”,实因初之见摧而来也。居中履正,故“贞吉”。“介福”,谓大福。“王母”,以二与五相应,五王位,《坤》阴,《坤》为妣,故曰“王母”;“王母”,即所谓太后也。二属《坤》,《坤》通《乾》,《乾》为“介福”。按《井》三曰王明受福,《既济》五曰“实受其福”,《井》三、《既济》五,皆得《乾》体,其福盖皆受之于《乾》也。二又互《艮》,《艮》为手,手持福以与二,二受之,故曰“受兹介福”。九家《易》云:“介福谓马与蕃庶之物也。”《象传》曰“以中正也”,谓其守此中正,不以无应而回其志,故终得受此大福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非不佳,但所求多阻,中心未免忧结,能守正不改,终必亨通大利。

○ 问战征:前番进攻,既遭摧折,今此再进,殊切愁惧,然能临事而惧,后必获吉。六二与六五相应,六五辰在卯,上值氐、房、心、尾,氐星前二大星主后妃,故取象王母,祷之,则有福。

○ 问营商:因前贩之货,已被折耗,今兹未免怀愁,故曰“晋如愁如”。惟中正自守,至五爻乃曰“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盖劝其不必忧愁,而自然获福也。

○ 问功名:今虽忧愁,至五爻曰“往有庆”,盖二年之后,即可获吉。

○ 问婚姻:吉,但目下不就,须待第三年可成。当有祖母为之作主。

○ 问家宅:当迁居,与祖母同居共食,吉。

○ 问失物:久后可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五年,余随陆军大佐福原实氏,赴赞州谋筑兵营。时坐轮船中,福原氏曰:方今我国形势,前途未可知,请试一占。筮得《晋》之《未济》。

断曰:《晋》者进也,欲进而愁其见摧,是进而未能进也,故爻曰“晋如愁如”。六二以阴居阴,但得中正,与初为比,因初之摧,倍切忧思,可谓临事知惧,故得“贞吉”。今占我国时势得此爻,我国自维新以来,力图进取,以启文明,初时内为旧藩士意见不合所阻,外为泰西各国风教不同所困,下又为改革不便所扰,是以欲进而未能遽进。兹当二爻,二与五应,五属尊位,知当道大臣,蒙我皇上帝心简在,上下一心,固不敢畏难思退,惟是进步艰难,日切忧虑,此即爻辞之所谓“晋如愁如”是也。当日三条公以下诸位大臣,秉正谋国,不特受知于皇上,且为太后所信任也,此即爻辞所谓“受兹介福,于其王母”是也。就前后爻辞而详推之,初爻则属之前事,二爻则属之今日,二五相应,是即《彖》所称“康侯”者也。三爻则初之“罔孚”者,而众孚矣,得以上行无悔。四爻则恐有谗邪在位,如鼠之昼伏夜行,进退诡秘,意将窃弄政权,为宜戒也。五爻当君位,是明君在上,殷殷焉为诸臣劝驾。曰“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盖指二之“愁如”者言,谓失得不足忧,往则“无不利”。“有庆”者,即受福之谓也。上爻居《离》之极,《离》上“王用出征”,故五爻亦用“伐邑”,谓再有摧我者,当以王师讨之,使不敢复阻我前进也。爻象一爻或当一年,或当十年,可以定数求之。统之《晋》者进也,继《大壮》而来,为宜柔顺上行,不宜刚健躁进,盖取《坤》之顺而在下,尤必取《离》之明而在上,君子自昭明德,胥是道也。武功必先文德,上爻之“伐邑”,知亦不得已而用之耳。我国明良交际,文武兼修,国富兵强,日进日盛,正万年有道之休也,岂不休哉!福原氏闻之,大为感服。

六三:众允,悔亡。

《象传》曰:众允之,志上行也。

三居内卦之上,与四为比,刚阻于前,似宜有悔。“允”,信也,六三辰在亥,得《乾》,《乾》为信。三比近初二,又与初二同心并力,合之为三,三人成众,故“众允”。外卦为《离》,《离》取其明,所谓克明克允是也。“众允”则四不能摧,故“悔亡”。古今来为国谋事,要皆以众心之向背为成败者也,众心不顺,其事虽正,卒无成功。孟子所谓“多助之至,天下顺之”者,“众允”之义也。初之“罔孚”,未信也;三之“众允”,见信也。孔子所谓“信而后谏”,“信而后劳其民”,事上使下,道在是焉。《象传》曰“众允之,志上行也”,三与上应,志在上行,故能与众同信也。

【占】 问时运:目下灾悔已去,大众悦服,故吉。

○ 问营商:初时为众所摧,不能获利,今众情和睦,可以无咎,卖买皆利。

○ 问战征:众志成城,战必胜,攻必克,上行无悔。

○ 问功名:得众人推举乃成。

○ 问家宅:主眷属和睦,吉。

○ 问婚姻:两姓和谐,吉。

○ 问讼事:得有第三人出而处理,两造允从,无悔。

○ 问六甲:生女。

【例】 九州商人某来,请占购买某大会社物品成否,如何,筮得《晋》之《旅》。

断曰:卦体下顺上明,显见以明白无欺,柔顺得众为要。今占购卖物品,而得《晋》三爻,知其在初爻,己欲购卖,为人所摧折不成;二爻又欲卖之,为己多愁虑未定。兹当三爻,已见众心允洽,虽四爻为贪人,意欲从中取利,然因大众已允,亦不复阻止矣。准可购买,无悔。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象传》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

四爻以阳居阴,不中不正,当上下四阴之中,上互《坎》,下互《艮》,《坎》为隐伏,《艮》为鼠,《坎》隐而伤明,《艮》止而伤顺,无其德而居其位,上承阴柔之主,窃弄威权,下抑众阴,使忠言不得上达,以隔绝上下之效者也。其贪戾之性,犹如鼫鼠,故曰“晋如鼫鼠”。自来奸臣得位,其性贪残,昼伏夜动,诡秘百端,窃威弄权,狡同鼫鼠,一旦明德当阳,察识奸邪,浑如硕鼫见猫,罔不捕灭,故曰“贞厉”。《象传》曰“不当位也”,谓斯不当居斯位,为窃位也。按;《解》之卦,以阴居阳象狐,《晋》之卦,以阳居阴象鼠,此卦互体《艮》,一阳在上,故称“鼫鼠”。狐性疑,在《解》当去其疑;鼠性贪,在《晋》当去其贪,取象各有所当。

【占】 问时运:运有蹊跷,宜光明正大处之,若持首鼠两端之见,好为狡诈,必凶。

○ 问战征:《晋·彖》曰“昼日三接”,或曰接即捷,言一昼间而得三捷。若疑而又贪,如鼠之昼伏夜动,则危。

○ 问功名:爻曰“鼫鼠”,鼫鼠谓五技皆劣,是必不能得志也。

○ 问营商:鼠性贪,贪无不败,防为同伙贪财致败。

○ 问家宅:鼠为穴虫,善盗,宅多鼠,必主耗失。不利。

○ 问疾病:《诗》云“鼠思泣血”,或有呕血之症;又曰“鼠忧以痒”,或有疥疮之疾,是亦可危。

○ 问讼事:首鼠两端,是一却一前,一时不能决也。

○ 问行人:昼伏夜行,必有事故,一时不归。

○ 问失物:已入鼠穴,不得。

○ 问婚姻:“鼠”为鼠窃,婚姻不正。

○ 问六甲:生女。

【例】 商人某来,请占家政,筮得《晋》之《剥》。

断曰:卦体顺丽大明,柔进上行,足见主家者公明在上,一门柔顺和乐,有家业日进之象。今占得四爻,以阳居阴,位不得正;鼠为穴虫,昼伏夜动,贪而畏人,阴物也,四爻如之,故爻辞曰“晋如鼫鼠”。料足下家中必有鼠窃之徒,管理家务。如《诗》所咏“硕鼠硕鼠”,一则曰食苗,再则曰食谷,知盗食家产,为祸非浅,故曰“贞厉”,言家道虽贞亦厉也。足下其审之慎之!

【例】 子爵五条为荣君,将迁居西京,请占其吉凶如何?筮得《晋》之《剥》。

断曰:此卦内《坤》外《离》,为《晋》,《象》曰“明出地上”。出于东为明,日入于西为晦,卦德在明,是宜东不宜西也。今君将移居西京,辞爵归隐,占得《晋》四爻,按《晋》者为进,不宜于退,日出在东,不宜就西,象皆不合。四爻辞曰“《晋》如鼯鼠,贞厉”,谓首鼠两端,一前一却,正如君之进退疑虑,欲迁未决。“贞厉”者,谓退隐意非不正,恐后有危厉也。劝君不必迁移。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传》曰:失得勿恤,往有庆也。

五爻为《晋》之主,高居尊位,柔而得中,惟与四相比昵,四遂得窃弄威权,隔绝二三,不得亲近,是以有悔。然五躬备明德,智足察奸,黜六四而任六二,昭明有融,上下交孚,故曰“悔亡”。“失得勿恤”者,谓五不自恃其明,委用六二,信任勿疑,计是非,不计得失,即有小失小得,不足庆也。“往”即“上行”,指康侯往朝于天子也。“吉,无不利”,指受介福于王母也,故《象传》曰“往有庆也。”庆,即“受兹介福”之谓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盛运,灾去福来,有得无失,大吉。

○ 问战征:转败为胜,在此一战,奋勇前往,立见成功。

○ 问营商:前此小失,今可大得,吉。

○ 问功名:不必汲汲求名,可无意得之也。吉。

○ 问家宅:日出于东,《离》位南方,此宅必朝东南。从前小有灾悔,今则屋运已转,吉无不利。

○ 问婚姻:以九五为男家,六二为女家,两爻皆吉,大利。

○ 问讼事:曰“悔亡”,谓灾害已去,罢讼则吉。

○ 问失物:往寻必得。

○ 问六甲:生女。

【例】 华族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晋》之《否》。

断曰:《晋》五爻为一卦之主,高明在上,且《坤》为邦为国,有屏藩一国之象。阁下占气运而得此爻,爻辞曰“悔亡,失得勿恤”,想阁下自废藩以来,从前或小有灾悔,今能柔顺上进,观光志正,是不以失得为忧也,故曰“悔亡”。“往”者,往朝也,上下交孚,故无往而不利也。闻阁下欲以每岁财产余利,教育藩士子弟,以为国家培植人材,至财产之得失,不复计虑,《彖》所称康侯者,必在阁下矣。他日恩赏下逮,车马藩庶,行有待焉,《象传》所谓“往有庆”者,此也。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内阁气运,筮得《晋》之《否》。

断曰:此卦明出地上,顺而丽夫大明,国家治体,骎骎上进之气运也。今占得五爻,五居君位,昭明有融,上下交孚,君明臣良,正在此时,然其间黜陟,不无些少纷扰。在内阁诸公,皆正色立朝,秉忠从事,不计劳辱,谓之“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无不利也”。果哉!是年伊藤侯辞总理之爵,大隈板垣二伯入内阁,五月,山县侯升为总理。此间虽非无纷扰,国家益见进步,正合此占。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象传》曰:维用伐邑,道未光也。

“角”者,阳而在上,喻威猛之义。上爻处《晋》之极,过刚失中,故曰“晋其角”,谓其知进不知退也。《离》为甲,为戎,《离》上“王用出征”,上爻体《离》,故亦曰“维用伐邑”。用者五,邑指四,奉命而伐之者,上也。四既有罪,声罪致讨,兵虽危事,吉而无咎也。然干羽可以格顽,玉帛可以戢争,不用文德,而用武功,亦未始非圣明之累也,故虽正亦吝,而《传》曰“道未光也”。

【占】 问时运:目下好运将终,防有事故,然无大害。

○ 问战征:只可近征国内,不可远伐海外。危而终吉。

○ 问营商:于同业防有纷争,于事则危,于货则利,于情则吝,幸无咎也。

○ 问功名:“晋,进也”,角在首上,有首选之象。功名成后,防有从戎之役。吉。

○ 问家宅:居者于乡党中,有纷争之事,未免不安,然无大咎。

○ 问婚姻:上与三相应,上与三,即为男女两姓,始有纷扰,终得和谐,故“悔亡”,与三同也。

○ 问讼事:《雀角》之诗,刺讼也。罢讼则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曰:今有一会社,自创立以来,余所关虑。昨年总会,整顿社员,迄后事务不整,有株主之纷扰,其由社势之不振乎?抑由社员之不力乎?请一占其盛衰。筮得《晋》之《豫》。

断曰:《晋》者,明出地上,有社运日进日新之象。今占得上爻,为《晋》之极,是进无可进矣。物极必反,意者重有改革乎?“伐邑”者,即正其不正,可用前社员之练达者,以定会社之规则,庶几可得吉矣。事虽危殆,终无咎焉,从此社业复兴,不失其正。然自有识者观之,不免为之窃笑也,故曰“贞吝”。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1/296/

高岛易断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4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5.火地晋(䷢)-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