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雷水解卦详解

leishuijie3.jpg周易集注周易集注-雷水解卦详解

解:坎下震上。

解者,难之散也。居险能动则出于险之外矣,解之象也。又雷雨交作,阴阳和畅,百物解散,亦解之象也。序卦:“蹇者,难也。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所以次蹇。

解,利西南无所往其来复吉有攸往夙吉

夙,早也,此教占者之辞。言解利西南,当往西南,若不往,来复于东北之地,亦吉。但往西南,则早得吉。不然来复于东北之地,虽吉,不若西南之早矣。解与蹇相综,解即解蹇难,故文王有此辞。无所往者,蹇下卦乃艮止,止则不往,所以无所往也。前儒不知文王序卦,所以注蹇解二卦,不成其说。

解,险以动动而免乎险,解。解利西南往得众也其来复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拆之时大矣哉

以卦德卦综释卦名卦辞,又极言而赞之。险之为物,见天则讼,见泽则困,见山则蹇,在外卦则屯,惟坎险在内,震动在外,是动而出乎险之外,得以免于险难,所以名解也。自下而上曰往,自上而下曰来,往得众者,解综蹇,蹇下卦之艮往而为解上卦之震也。震二爻皆坤土,坤为众,故得众也。得中者,蹇上卦之坎来而为解下卦之坎也。九二得中,与讼卦刚来而得中同,故蹇坎往上曰得中,解坎来下曰得中也。往有功即上文得众也,得众故有功。来复东北止得中而已,往西南则得众有功,所以早吉也。天地解者,雨出于天,雷出于地也。穷冬之时,阴阳固结不通,所以雷不随雨;及至阴阳交泰,则气解而雷雨交作,由是形随气解而百果草木皆甲拆矣。甲者,萌甲;拆者,拆开。解之时既至。天地不能闭之而使不解,则天地之所以成化功者,此解也,皆此解之时也,所以为大。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过宥罪

赦过宥罪,君子之用刑原当如此,非因大难方解之后当如此也。无心失理之谓过,恕其不及而赦之不问。有心为恶之谓罪,矜其无知而宥之从轻。雷雨交作,天地以之解万物之屯;赦过宥罪,君子以之解万民之难,此正杂卦“解缓”之意。

初六无咎

难既解矣,六以柔在下,而上有刚明者为正应,以济其不及,无咎之道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刚柔之际义无咎也

刚柔际者,刚柔相交际也。方解之初,宜安静以休息,初六之柔、九四之刚交相为用,则不过刚不过柔,而所事皆得宜矣,故于义无咎。

九二狐,得黄矢贞吉

坎为狐,狐之象也。坎为弓,矢之象也。中爻离,离居三,三之象也。又为戈兵,戈兵震动,田之象也。变坤,坤为黄,黄之象也。狐,媚物,小人之象。黄,中色,矢,直物,中直者,君子之象,即六五爻所言君子小人。

九二阳刚得中,上应六五,为之信任。于国家大难方解之后,盖有举直错枉之权,退小人而进君子者也,故能去邪媚,得中直,有田获三狐,得黄矢之象,正而且吉之道也。故其占如此。

 象曰:九二贞吉得中道也

居中而得中道也。

六三负且乘致寇至贞吝

坎为舆,三居上,乘之象也。又为盗,寇之象也。负者,小人之事,舆者,君子之器,此二句虽孔子据理之言,然亦本卦象之所有者。盖三负四乘二,四不中不正,乃小人也;二得中,乃君子也。贞者,位乃君所与,故正也。负且乘固无以正得之之理。如汉文帝宠邓通,擢为太中大夫,此负且乘也。天子所擢,岂不为正?后景帝时下吏,是寇之至也。此之谓贞而吝。

六三阴柔,不中不正,而乃居下之上,是小人窃高位而终必失之者也,故有负乘致寇之象。占者得此,虽正亦可羞也。

象曰:负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谁咎也

谁咎者,言我之咎也,非人之咎也。同人“又谁咎也”,言人谁有咎我者也。节“又谁咎也”,言无所归咎于人也。与节小异。

 九四而拇朋至斯孚

而者,涉也。震为足,拇居足下,三居震之下,拇之象也。二与四同功,皆有阳刚之德,故曰朋。解而拇,占中之象也。若旧注以初为拇,则刚柔之际义无咎,不当解者也。惟负乘之小人则当解之矣。

二与四为同德之朋,当国家解难之时,四居近君之位,当大臣之任,而二为五之正应,则四与二皆同朝君子之朋也。但四比于三,间于负乘之小人,则君子之朋安得而至?惟解去其小人,则君子之朋自至而孚信矣。故戒占者必如此。

象曰:解而拇未当位也

以阳居阴,故未当位。惟未当位,故有解拇之戒。

六五君子维有解,有孚于小人

维者,系也。文王坎卦“有孚维心”,此卦上坎下坎,故亦用此维字孚字。君子者,四与二也。吉者,君子用事,小人远退,何吉如之?孚者,信也,言信于小人,而小人自退也。

本卦四阴,六五以阴居尊而三阴从之,乃宦官、宫妾、外戚之类也。然六五近比于四,又与九二为正应,皆阳刚之君子也。六五若虚中下贤,此心能维系之,则凡同类之阴皆其所解矣,所以吉也。何也?盖君子用事,自能孚信于小人,而小人自退矣。此其所以有解而吉也。故教占者必如此。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君子维而有解,则小人不必逐之而自退矣。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无不利

上高而无位,公也。隼,祝鸠也,鹞属,鸷鸟之害物者也。震为鹄,变爻为雉,鸟之象也。坎为弓,居下卦,自下射上之象也。震错巽,高之象也。墉者,墙也。高墉者,王宫之墙也。变离,外闱中空,近于六五之君,高墉之象也,故泰卦上六亦曰城。九二地位,故曰田。狐则地之走者也。上六天位,故曰高。隼则天之飞者也。获之者,获其隼也。隼栖于山林,人皆得而射之,惟栖于王宫高墉之上,则如城狐社鼠有所凭依,人不敢射矣。盖六五之小人乃宦官宫妾,上六之隼则外戚之小人,王莽之类是也。

上六柔顺得正而居尊位,当动极解终之时,盖能去有所凭依之小人者也,故有公用射隼于高墉而获之象。占者得此,则小人悖逆之大患解之已尽矣,故无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悖也

以下叛上谓之悖,王莽是也。系辞别是孔子发未尽之意,与此不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雷水解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