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5.雷火丰(䷶)-高岛易断全解

雷火丰卦象图

雷火丰

雷火丰卦象图-高岛易断

 

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

《彖》曰:丰,大也。明以动,故丰。王假之,尚大也。勿忧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象》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

初九:遇其配主,虽旬无咎,往有尚。

《象》曰:虽旬无咎,过旬灾也。

六二:丰其蔀,日中见斗。往得疑疾,有孚发若,吉。

《象》曰:有孚发若,信以发志也。

九三:丰其沛,日中见沫,折其右肱,无咎。

《象》曰:丰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终不可用也。

九四:丰其蔀,日中见斗,遇其夷主,吉。

《象》曰:丰其蔀,位不当也。日中见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六五:来章有庆誉,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上六:丰其屋,蔀其家,窥其户,阒其无人,三岁不觌,凶。

《象》曰:丰其屋,天际翔也。窥其户,阒其无人,自藏也。

55 高岛易断-雷火丰()

卦体《震》上《离》下,《离》本《乾》体,变《乾》中画而成《离》,《离》为日,日本悬象于天也;《震》本《坤》体,变《坤》之下画而成《震》,《震》为雷,雷本奋出于地也。“雷以动之,日以暄之”,万物化生,自然丰茂。《震》,动也,《离》,明也,明与动合而成《丰》,此卦之所以名《丰》也。

丰:亨,王假之。勿忧,宜日中。

20210309152550_74265.jpg高岛易断55.雷火丰(䷶)-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丰

《正义》曰:“财多德大,故谓之丰。”财多则足以济世,德大则足以容人,事无窒碍,故“亨”。“王”指殷王,“假”,谓感假。《萃》《涣》之假,言殷王假庙也,《丰》之假,期纣之能假也。期能假夫《丰》亨之道,自足以统驭万国,照临下土,如日之正中,光明遍被,故曰“勿忧”。《离》为日,日中则明愈大,故曰“宜日中”。

《彖传》曰:丰,大也。明以动,故丰。王假之,尚大也。勿忧,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序卦传》曰:“得其所归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卦体以《离》遇《震》,《震》为行,动必以健,《离》为光,明无不灼,明以动,动则有为,故得亨通而盛大也。“王”指九五,言《丰》之象本大,王能诚心感假,则更加大矣。五爻曰“有庆”,即庆王之能假也,《丰》莫大于是焉,假如是,复有何忧?“宜日中”者,是极言“明以动”之象,日至中,其明愈焕,其照愈远,万国九州,明无不被,可知王之“自明明德”,即可明“明德”于天下也,故曰“宜照天下”。然日过中则倾,月既盈则缺,阳极而阴生,盈虚消息,天地循环之运也。《彖》曰“日中”,《丰》至极盛,衰即伏之,《传》欲王益励夙夜之勤勉,明以继明,有以挽回乎造化,使明不为欲蔽,而丰得以长保矣。虽盈则必有虚,消则必有息,与时推移,鬼神亦不能自主,而所以转旋而补救者,总在于人也,人惟自明其“明德”耳。干宝曰:日中之象,殷水德,《坎》象昼败,而《离》居之,言周德当天人之心,宜居王位,故“宜日中”。

以此卦拟人事,上互《兑》,兑为泽,期其惠泽之丰盈也;下互《巽》,《巽》为利,期其财利之丰富也:有丰无歉,丰斯大矣。然丰于财者多昏,丰于欲者多乱,昏则不明,乱则妄动,无以假之,《丰》所在,忧即伏之矣。卦体上下互《大过》,《大过》者,过乎中也,日过中则昏,月过中则缺,此过盛必衰,过刚必折,盈虚消息,天地四时,自然之运,虽鬼神之盛德,不能过此,而况人事之微乎?《彖》曰“勿忧,宜日中”,传释之曰“宜照天下”,谓《乾》为日,《离》亦为日,《丰》为六月之卦,夏至日在《离》,气禀纯阳,日当午中,光明倍焕。《离》《大象》曰“明两作,离,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者,此之谓也。明以静生,明亦以动见,譬如人闭目静坐,一物不见,一动则双目开豁,明足察物矣,此所谓“明以动,故丰”也。人事之忧,在不丰,不知不丰不足忧,所忧者最在不明耳。明则可静亦可动,可盈亦可虚,《丰》之所大,大在于明,亦大在于动也。是人事之极则,乃可出而与天下相见矣。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大势,不能静而无事,要必当动而有为,所患者动失其道,必至昏庸柔昧,上下交蔽,愈动而愈困耳。困则不亨,不亨则不丰,国事不可为矣。欲求其直,必先期其明,《彖》是以曰“明以动,故丰”。卦体上《震》下《离》,《震》为动,故能风动四方,《离》为明,故能向明出治。《震》又为帝,故称“王”,《离》为光,故能照,王者克明“明德”,道协大中,明足与天下相见,动可为天下更新,是能照假夫臣民,光大夫勋业,庶几就之如日,瞻之如云,一时熙熙攘攘,咸沐浴于光天化日之中,而若浑忘其帝力者,丰莫丰于是焉。然一治一乱,一盛一衰,国运也,亦天运也,所谓“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世运推移,皆如是耳。要必文明柔顺,如文王之德之纯,上足以假君,下足以假民,如日月之照临,光被天下,乃能挽既去之天命,重得延祀之商社者,此文王之所以文王也。如是则可以长保此丰矣。

通观此卦,《京房易传》曰:“上木下火,气禀纯阳,阳为大,大则必丰。”卦以《离》遇《震》,《震》为君,君作于上,明烛于下,故得成崇隆丰大之业。然有丰必有歉,丰于功者傲,傲则必亡,丰于财者奢,奢则必败,傲与奢,皆由于动之失中也;动失其中则损明,损明则安能长保其丰乎?《杂卦传》曰,“丰,多故也”,“多故”,是以难保也,道在有以假之耳。王者能推心置腹,上下交孚,假以生明,明以运动,期明无不照,亦动罔不臧,如午日正中,光明遍烛,此《离》象所以为明也。明愈大,丰亦愈大,是可尚也,复何忧乎?卦体《离》日在下,《震》雷在上,互卦《巽》木为蔀,《兑》泽为水,雷施雨,木含日,故自二至四,有晦昧之象。圣人处此,虚以养其明,悦以霁其威,断以决其壅,使上下之情相通也。若六五动而得中,明良际会,则皎日澄空,氛翳全消,纯熙之运至矣,风雨晦冥,其何伤日乎?初爻如日初出,故“往有尚”也;二爻如日方中,故“有孚”吉也;三爻明为沫蔽;四爻明为斗掩;五与二相应,所以资明;上则《丰》极而凶矣。六爻皆有明象,而为“灾”,为“疾”,为“沫”,为“斗”,为“凶”,皆足以蔽其明而害其动,惟五独得其吉,《彖》所谓“王假之,尚大也”,在此爻矣。

《大象》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

此卦《震》为雷,《离》为电,雷电相合,威势盛大,电主明,雷主威,《象》曰“雷电皆至”,有威明兼备之象焉。明以“折狱”,则狱得其情,斯天下无遁情矣;威以“致刑”,则刑当其罪,斯天下无遗奸矣。君子见《丰》之象,推威严光明之德,洞悉奸伪,以明运威,故能察亦能决;以威济明,故无枉亦无私。天之《震》也,雷声之作,电火在先,此其象也。得《离》之明者,为《噬嗑》、《贲》、《丰》、《旅》四卦,《大象》俱有用刑之义。《噬嗑》明在上,象君子在上,故为“明罚敕法”;《丰》明在下,象君子在下,故曰“折狱致刑”。

【占】 问时运:气运旺盛,但当丰不忘歉,斯丰可长保矣。

○ 问营商:财利丰盛,但须公平谨守,否则恐有讼狱牵连。

○ 问功名:雷电有威名发达之象,宜任刑官。

○ 问战征:雷电皆至,见兵威显赫,声势远扬,攻战必克。

○ 问婚姻:世称雷为公,电为母,是天合也。

○ 问家宅:宅向东南,财气颇丰。

○ 问疾病:是肝火上升之症,宜泄肝泻火之剂,尤宜静养。

○ 问失物:皆速追究,可得。

○ 问行人:防有讼事纠缠。

○ 问六甲:单月生男,双月生女。

初九:遇其配主,虽旬无咎。往有尚。

《象传》曰:虽旬无咎,过旬灾也。

“配”郑作妃,卦体《震》上《离》下,初本《震》爻,为诸侯,初与四应,故以四为“配主”。初九爻辰在子,九四爻辰在午,君南面,臣北面,初以修礼朝四,四以匹敌厚恩遇之,虽留十日,不以为咎。正以十日者,朝聘之礼,自行聘至问大夫,才五六日,即事毕请归,郑注谓主国留之,飨食燕献,无日数,尽殷勤也。主虽绸缪,而客行淹久,乐不可言。旬以内,尚不逾节,故“无咎”。“往有尚”者,其往或因助祭而行朝聘,或因入朝而遇助祭,留之经旬,神人欢洽,故为可尚。然以旬为限,过则非常。《象传》谓过则灾生,盖凛凛于日中之戒,示以盈满为惧也。或以旬始为星名,《史记·天官书》,“旬始出于北斗旁,状如雄鸡”,二爻曰“斗”,三爻曰“沫”,斗沫皆星名,言其蔽明也。初以旬始为星,爻象相同,义亦可取。

【占】 问时运:得其相助,可有十年好运。

○ 问营商:当有巧当货物可售,旬日之内,即可获利,过旬则不利。

○ 问功名:“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即日当有佳报。

○ 问战征:两敌相遇,当速进兵,十日外,恐有败象。

○ 问婚姻:姻缘相当,即日可成,迟则不谐。

○ 问疾病:得遇良医,旬日可愈,迟久不治。

○ 问讼事:得遇良吏,即可断结,迟缓不了,恐有外祸。

○ 问失物:宜速寻。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英法两国交际,筮得《丰》之《小过》。

断曰:《丰》者,雷电相遇,百物丰饶之卦,以国家交际拟之,是两雄并峙,有各不相下之势。今占英法两国交际,得此初爻,初与四应,当以初爻属英,四爻属法。爻象内外相应,就两国外势观之,叵相和好,而实则两阳相轧,各挟猜疑,势必隐相侵夺。何则?内《离》明,外《震》动,明者多谋,动者多勇,各为其国,亦各用其长,明与勇遇,适足相敌,故曰“遇其配主”。英善谋略,是明也,法长雄武,是勇也,“旬”,均也,谓其势力相均也。由此而更进焉,明者不自恃其明,且进而明其德,勇者不自恃其勇,且进而勇于义,斯丰者可长保其丰矣,故曰“往有尚”也。

六二:丰其蔀,日中见斗。往得疑疾,有孚发若,吉。

《象传》曰:有孚发若,信以发志也。

六二居《离》之中,为明之主,日中之象也。“蔀”,虞谓日蔽云中,王弼谓蔀,覆,暖障光明之物。郑作菩,《说文》,“菩,草也”;《广韵》“00085.jpg高岛易断55.雷火丰(䷶)-高岛易断全解3蔀,草名”。《震》为草,故取象于草。《离》夏之时,草木蒙密,故曰“丰其蔀”。按诸说取象虽不同,而为蔽明则一也。“斗”者星名,《春秋·运斗枢》曰:北斗七星,第一至第四为魁,第五至第七为杓,合为斗。九四《震》动,斗柄之象,斗柄左旋,日体右转。日中非见斗之时,“日中见斗”,则有斗无日矣。喻言殷纣昏乱,奸臣弄权,俨如昼日掩光,而宵斗腾辉也,故曰“日中见斗”。当群奸蔽惑,虽周文之圣,犹不免羑里之囚,故曰“往得疑疾”。“有孚”者,即《彖》所云“王假”也,文以忠贞服事,至诚相假,是以纣志可回,蔽障开而疑疾自去矣,故“有孚发若”,转凶而为吉也。《象传》曰“信以发志”,为言后世人臣,忠而被谗者,能以积诚感主,无不可假也。

【占】 问时运:能以蒙难艰贞,自得逢凶化吉。

○ 问营商:见识不明,浑如白昼昏暗,不能办事,致生疑忌。当以至诚待人,得人扶助,方可获利。

○ 问功名:始凶终吉。

○ 问战征:屯军于丰林茂草之间,伏藏不发,往则恐有不利;必待敌兵内应,一发必得大胜。吉。

○ 问婚姻:始疑终谐。

○ 问家宅:此宅花木太盛,日光被掩,致窗牖失明,必须开豁明亮,方吉。

○ 问疾病:是胸襟不明,积疑成疾,宜以婉言开导,疑窦一开,病体自愈。

○ 问失物:被尘污所掩,宜拨开芜草,可寻得之,或在斗升之间。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自由党气运,筮得《丰》之《大壮》。

断曰:爻辞曰“日中见斗”,日阳象,斗为星,星阴象,“丰其蔀”,蔀草也,草亦阴象。日阳为君,星为臣,草则庶民也,白昼见斗,是阴蔽明,臣蔽君也。今占自由党气运,得《丰》二爻,自由党者,本是庶民之私议,欲以上干政府也,其议皆出自草莽之徒,故谓之“丰其蔀”。以下犯上,即以阴掩阳,犹如妖星而犯日也,故谓之“日中见斗”。自由党魁曰星亨,可谓明证矣。星氏论说狂妄,干世疑忌,人多疾恶,故曰“往得疑疾”。自由党如能翻然悔悟,不以势力相凌,而以贞诚相感,斯发言盈廷,咸得顺从也,故曰“有孚发若,吉”。

自由党于十二议会,以反抗政府,致于解散,后当十三议会,星氏有所悔悟,遂顺从政府之议,得以无咎。

九三:丰其沛,日中见沫。折其右肱,无咎。

《象传》曰:丰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终不可用也。

毛西河引刘熙云,“沛者,水草相生之名”,《公羊传》“草棘曰沛”是也。“丰其沛”,喻言纣朝,群奸在下,如水草丛生,蒙密而蔽明也。三居内外之间,得《巽》气,《巽》之刚爻为木,柔爻为草,故取沛为水草。“沫”,郑作昧,服虔云“日中而昏”是也。《王莽传》“地皇元年,二月壬申,日正黥,莽恶之,下书曰:日中见昧,阴薄阳,黑气为灾”,即引《易》此文为证。九家《易》云:沫,斗杓后小星,即辅星也。按辅星在斗第六星左;《汉书·翟方进传》,辅沉没,张晏曰,辅沉没不见,则天下之兵销,是辅见则有兵祸。二说为昏为星,所据不同,要皆为周兴殷亡之兆。“折其右肱”者,臣以君为元首,君以臣为股肱,文为西伯,故曰“右肱”,纣听谗言,囚文于羑里,是“折其右肱”也。然当时虽三分有二,文能笃敬止之节,终身事纣,故右肱虽折而无咎。《传》曰“不可大事”,三居《离》之极,谓人心既离,天下大事,其已去矣。《传》又曰“终不可用”,三与上相应,上处《震》之极,为卦之终,上爻曰“阒其无人”,纣之所以为匹夫,故曰“终不可用”也。

【占】 问时运:运途颠倒,明明白昼,浑如黑夜,防有灾祸。幸一时身命,尚无恙也。

○ 问战征:“沛”或作旆,谓幡旆飘扬,率军前进,防风云有变,卒时昏暗,右军有失。

○ 问营商:防货价涨落不测,致被耗折。

○ 问功名:终不可用。

○ 问疾病:防右肱有损。

○ 问家宅:田园荒芜,水草从生,右庑已倾,暂居而已,终不可用也。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为加入某会社,请占会社之吉凶。筮得《丰》之《震》。

断曰:三爻处《震》《离》之间,《震》为草,《离》为光,曰“丰其沛,日中见沫”,象为《震》草蒙密,以致日色无光。以会社言,必是社中小人众多,反令君子无权,盖以草喻小人,播弄其间,卒令白昼昏黑,不见天日,即所谓日中而昏也。“折其右肱”者,社中用事之友,即为社中之手足也,手之动用,全在右肱,折者,执而去之也,谓去其社中弄权之尤者,斯会社可无咎矣。爻象如此,劝君以不入为可。友人闻之,因此中止。后会社未几果闭,友人于是感《易》占之妙也。

九四:丰其蔀,日中见斗。遇其夷主,吉。

《象传》曰:丰其蔀,位未当也。日中见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四居外卦之始,为动之主,其爻象与二同,四之蔀,犹二之蔀也,四之斗,犹二之斗也。但二以阴居阴,《离》日被掩,四则阳刚发动,王心感假,障蔽开而疑疾消矣。“夷主”之遇,即《彖》所云“王假”也。二以疑疾而囚,四以遇主得释,遇则吉矣,故曰“吉”。《彖》曰“王”,文所称也;爻曰“夷主”,周公据其实而夷之也。《丰》沛见斗,《传》独于四释之,邪之害正,其蔽始于近习,故曰“位不当”;阴之掩阳,其灾见于白昼,故曰“幽不明”。《震》为行,行得所遇,故曰“吉行”。

【占】 问时运:曩时被人蒙蔽,今能翻然改作,得好际遇,可以获吉。

○ 问战征:兵入幽谷,不知去路,不见天日,幸遇向导,得以前行也。

○ 问营商:前因货物,真赝混杂,难以销售,今始得遇受主,方可获利。

○ 问功名:得此绝好际遇,名可立就,吉。

○ 问婚姻:良缘巧遇,吉。

○ 问家宅:此宅苦于地位不当,幽暗不明,得遇其人,动作一新,则吉。

○ 问疾病:病在目中生翳,所视失明,得良医,病可治也。

○ 问六甲:生男。

【例】 豪家支配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丰》之《明夷》。

断曰:“丰其蔀,言草之盛也;“日中见斗”,斗而昼见,是昼晦也,其害皆足以蔽明。四以阳居阴,爻象是阳为阴所蔽,幸四入《震》,为动之主,一动则拨开云雾,得以重见天日,以得“遇其夷主”。今足下问气运,得此爻象,知足下曩时必为人所抑制,不得自明,今幸得遇逢其主,可以谋事。但此主素性昏庸,故称曰“夷主”,惟足下诚实素著,得以信任无疑。《传》曰“吉行”,可以获吉矣。

六五:来章,有庆誉,吉。

《象传》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五居外卦之中,五与二应,二言“往”,五言“来”,盖五视二为来也。“章”,美也;“庆”,赏赐也;“誉”,声誉也。二既得以“往”而“有孚”,五乃因其“来”而“有庆”,盖隐指文献文马,纣赐弓矢之事也,庆出于纣,誉归于文。丰在是,吉亦在是焉,所谓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二之庆,亦五之庆,故二五之吉同也。

【占】 问时运:盛运大来,实至名归,吉莫大焉。

○ 问营商:货物往来,无不获利,更可得名。

○ 问功名:得膺恩赏,名利兼全,大吉。

○ 问婚姻:天合良缘,门楣既显,嫁资亦丰,吉。

○ 问战征:可不战而成功也,奏凯而还,得邀封赏,吉。

○ 问家宅:必是旌表名门,吉。

○ 问疾病:有名医自来,即可全愈。

○ 问讼事:讼了,且可得赏。

○ 问行人:即日可归,且有喜事。

○ 问失物:不寻自来。

○ 问秋收:大有丰年。

○ 问谋财:不求自来。

○ 问六甲:生男,主贵。

【例】 亲友某富翁来,请占气运,筮得《丰》之《革》。

断曰:卦名曰《丰》,必是丰富之家;五爻居尊,为一家之主也。爻辞曰“章”,曰“庆”,曰“誉”,曰“吉”,皆全美之象,占者得此,气运之盛,不待言矣。但全卦论之,有《离》明被蔽之象,必是家臣弄权,家主被惑,以致善恶不分,百事颠倒。惟二爻为正直可靠,五能听从二爻之言,知二之美而嘉纳之,赏赐之,二之庆,即五之庆,吉莫大焉。足下于家臣中,宜慎择其人,去邪任贤,斯家道日隆,身运日旺。爻象如此,吉与不吉,即在转移间也。

【例】 岩手县闭伊郡田老村商人落合总兵卫者,余之旧交也,虽其人已故,而音问不绝。本年六月,传闻该地海啸,村民死亡靡有孑遗,探问未得复报,心深忧之,乃为一筮,得《丰》之《革》。

断曰:“丰者,大也”,海啸者,灾害之大者也。爻辞曰“来章,有庆誉,吉”,料渠一家之中,必有幸脱此灾害者,近日当有来报也。后确知该村当时被灾,全村漂没,落合氏家,惟次男总三郎,四男兵吉,以先时趋赴邻村,得以免祸云。

上六:丰其屋,蔀其家,窥其户,阒其无人,三岁不觌,凶。

《象传》曰:丰其屋,天际翔也。窥其户,阒其无人,自藏也。

“丰其屋”者,自高也,“蔀其家”者,自蔽也。丰大其屋,又障蔽其家,亦有“行其庭,不见其人”之象也。上六重阴,居卦之极,是动极成惫,明极生昏,丰极致衰,极其甚则宗社倾覆,宫室空虚,故曰“窥其户,阒其无人”。“阒”即无人之状。干令升以上爻为说纣之亡,为独得其旨焉。上为宗庙,“三岁不觌”,是必三岁不祀也。《书》曰:自成汤至于帝乙,罔不明德恤祀,至纣不肯事上帝,弃厥先神祗不祀,故庙中虚旷,“三岁不觌”也。纣惟深藏于瑶台璇室,以自娱乐,所谓七世之朝,可以观德者,未几而为丰草矣,故曰凶也。《传》所释“天际翔也”,“际”或作降,“翔”郑王作祥,谓天降祥,祥,变异之通称。又所释“自藏也”,“藏”诸家作戕,王作残,郑作伤,皆谓国灭而自亡也。

【占】 问时运:有屋无人,大凶之象。

○ 问战征:营垒空虚,败亡之象。

○ 问营商:货物空存,无人经理,凶。

○ 问功名:身既不保,名于何有?

○ 问婚姻:凶。

○ 问家宅:田园虽富,必是破落之户,人烟稀少,凶。

○ 问疾病:命不久矣,凶。

○ 问行人:归聚无期。

○ 问六甲:生男,防不育。

【例】 明治十五年某月,予因事至横滨洋银取引所,晤西村氏等三人,谓予曰:今以大藏省增税过重,愿求减轻,未知政府许否?请一筮决之。筮得《丰》之《离》。

高岛易断55.雷火丰(䷶)-高岛易断全解4

断曰:“丰者,大也”,盛也,当洋银取引所之盛大,日出纳数十万金,其商况之盛,全国罕见,是为“丰其屋,蔀其家”之象也。然取引所出纳虽属丰盛,恐就其内而窥之,亦有所不足矣。至所云愿请减税者,亦恐有其议,未必有其人也,即所谓“阒其无人”也。谓即使请减有人,恐迟之三岁,政府亦未必见许也,故曰“三岁不觌,凶”。于是三氏互相惊视,无语可答。至翌日,该店果然闭歇。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189/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5.雷火丰(䷶)-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