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向庄子问道》10、以身合心:从技术到艺术(傅佩荣)

向庄子问道》10、以身合心:从技术到艺术(傅佩荣

这一节的讲庄子思想的哪一部分呢?标题叫做以身合心,从技术到艺术。一般讲技术的话呢?是人类发明某种方法,用来延伸拓展自己的能力,他的目的,是要设法征服外在的某种情况,那么达成某些效果。其实这样讲的话,它到最后变成艺术的时候,就是一个像化境的,已经融入我自己本身的一种条件之中。所以你做某些事情呢?你做到能够到一种化境的时候,做起来非常自然。把一种经过严格的训练,按照规则来操作的方式,变成一种好象本能一样,很自在的一种情况。我记得我小时候念《水浒传》,有一个人,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不会说大篇幅的介绍,但是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叫做浪里白条张顺。我小时候念过这个人,把他描写为浪里白条,我就很难忘记他了。他在浪里面跟鱼一样,游泳的技术非常好,所以他有浪里白条之称了。说到浪里白条,我想到庄子在《逍遥游》里面提到,有一个人做生意,他特别准备一些礼服,礼冠,就是礼帽,戴在头上的,到越国去卖。因为做生意本来就是要互通有无,我把这里没有的带过来,就可以卖到好的价格。那么他把礼服,礼冠带到越国之后,发现根本卖不出去。为什么?因为越国人,他靠海边,靠水,断发纹身,每一个人都理着短头发,身上都纹身,就是刻了很多图案。那为什么要断发纹身呢?因为他们到海里抓鱼,抓鳖的时候,希望那些鱼以为他们也是水里面的生物,比较熟悉亲切,不至于避开,所以身上都纹身。有点像现在少数人才去纹身,有些黑道的人,身上纹了一条龙这些的。越国人他们头发都剃了,所以戴帽子没有用。那你说,身上的都是刺青,有很多图案的,你给他穿那种礼服,他穿不上,所以我想到这个。好了,那么浪里白条张顺,事实在庄子笔下,有一个比他厉害的,庄子笔下很多奇人异士。有一次,孔子带着学生在河边,突然看到一个人跳到水里面去。这情况非常的特别,因为前面是一个大的瀑布,瀑布的水冲下来,一冲就是四十里,当然这个都是太夸张了。我们对于这种瀑布稍有概念,就算是那个尼加拉瀑布,在加拿大跟美国边境,Niagara Falls,就算是尼加拉瀑布,它冲下来之后,你说四十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嘛?四里都不一定冲得到,四里之后就觉得这个河流平缓了。但是庄子写文章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四十里,鱼鳖鼋鼍,后面两种我们没听说过,都属于跟鳖一样甲壳的一种水底生物。鱼,各种鱼都留不住,水一冲就跟着跑。那这个人跳下去做什么呢?孔子心里想,一定是有人活不下去了,自杀了。从这个反应,我们就知道,当时真的很多人自杀的。所以孔子跟学生看到一个人跳下去,很不忍心,马上派学生,沿途给我找。四十里,学生就沿途找,找到最后才发现,隔了几里之外,那个人从水底冒出来,在河边唱歌。孔子赶快走过去,本来以为你有什么想不开要自杀的,原来是一位游泳高手。就开始问他说,你怎么有办法游得这么好呢?这个游泳的人,他就很简单。他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我小时候生在山里面,生在哪里就接受哪里的情况。后来我喜欢游泳,喜欢游泳就顺着游泳的这个训练,在水里面慢慢熟悉了,成长了。那么到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叫做什么?命。不知怎么回事,就造成了,就是命。有些人说,这个人球打得真好,叫做迈克尔.乔丹,就问他,你怎么打得那么好?其实球打得好不好,一般人只是看到他现在的成果,没看到他训练的过程。但是,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了,他训练过程的时候从哪一天开始他变成打得好?在哪一天之前他还不算好?这个问题常常会困扰很多人,你不知不觉之中就好了。像现在打高尔夫球,小老虎伍兹,他打得那么好,他不是生下来就会的,他八岁就开始学,八岁学,打到二十一岁,打到全美冠军。但是请问,他在哪一天之后就成了真正的高手?在那一天之前还不算高手?或者他高手是慢慢形成的?这个没有人讲得清楚。

   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他有一个有趣的理论。他说,我们在冬天学习游泳,在夏天学习溜冰。我想各位听了会觉得,这句话有没有讲反呢?应该是冬天学习溜冰,夏天学习游泳,你怎么倒过来呢?怎么冬天学习游泳?夏天学习溜冰?他没有讲错。他就是故意这样讲。他说,假设现在是夏天,你第一次游泳,游了之后,隔了半年之后,隔了快一年了,又到夏天,你再游泳的时候,忽然之间发现技巧比以前好很多,代表你在冬天的时候曾经练习游泳。你说,我冬天没下水呀,你不用下水,你的潜意识在替你游了,它是手脚搭配的问题。好!现在倒过来,现在冬天会溜冰,冬天山上都有冰雪,溜冰溜了之后,春天到了,雪融化了,没有地方溜了,你只好回家休息了,慢慢过日子。一年之后,你一溜冰就忽然之间会了,为什么?因为夏天的时候你在练习。你说,我没练习呀,你不用练习,你做梦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它就在练习了,这是现在的心理学家的解释。就是说,你学任何东西,学了之后,你在平常不知不觉中,手脚的搭配就慢慢灵巧。像很多人学过脚踏车,摔得很惨吧?一骑上车就摔,叫爸爸,叫哥哥在后面扶着,一放开就摔,到最后骑了半天,怎么你自己已经骑很久,一看后面没有人,又摔了。结果,你隔了几个月之后,居然就会骑了。请问,从不会到会,是哪一天呢?是哪一个界限呢?没有人说得出来。所以我讲这些事是要说明什么?庄子里面描写这些技巧高超的人,他都有一个先训练,训练很严格,手脚如何操作,他有规则的。你照规则操作,操作到最后,规则内化为你的本能,好象你本来就是会的。我们小时候骑脚踏车,学会之后,每天骑着上学,到最后有好大一段路,都根本不用扶那个把手。同学们骑的时候,两手抓着把手,大家都笑,这还要抓把手吗?我们都直接骑,手都放开来。有的电影不是也演吗?手张开来,很潇洒,脚踏车继续往前走。要转弯的时候呢?还可以靠身体的摆动让它转弯。为什么?因为你已经很熟悉了,身体跟脚踏车合为一体。像这样的一种从技术到艺术,是生活上可以看到的。我们小时候上学,选了一课课文,那个课文,隔那么几十年,还记得大概内容。它说,有一个卖油老翁,他卖油的时候,别人不是想买他的油,是想看他表演。你拿一个小罐子,他远远地,拿一个壳一倒,那个油就一根直线,直接进入你的罐子的口中。我们倒的话呢?倒半天,一滴都进不去,他倒的时候,一滴都没有掉到外面。所以,他每一次卖油的时候,大家都看表演,免费的特技。那你说,他生下来就会吗?没有人生下来就会的。他卖油卖了几十年,卖到最后,油一倒出来,他知道怎么去把握这个重量,这个分寸,统统掌握得很好,所以看起来就像艺术表演。艺术比技术高一层,是因为技术还是我在表演,艺术的时候我就是表演,它不再是我在表演,是我本身就是表演。那么像这个就是像孔子说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一样的意思。孔子讲学习,其实你学习的时候,不一定说我要靠表演那几个盘子在上面转,马戏团里面表演的那些,他也可能去念书。你了解一个道理,不如你喜欢这个道理,你喜欢这个道理,不如你去实践之后,乐在其中,你跟这个道理合而为一了。但是庄子对于念书兴趣不大,他自己念完书,就叫别人不必念了,他喜欢的是一种非常生活的一种艺术。那么另外一次,颜渊有一次经过一处河流,看到有一个人,他在操舟。操舟就是你看现在有一些人到那些峡谷里面玩那个,我们也不知道特别叫什么名字,划一个独木舟在里面跑的,类似这样的情况。他用四个字,操舟若神,跟神一样。你讲一个人做什么东西跟神一样,代表是太灵巧了,让别人赞叹。后来呢?他就请教孔子。反正孔子是到处学,学了之后,自己也都懂了。孔子说,这种情况没什么特别。为什么?一个人懂得水性,水有水的特性,一条河流什么时候有漩涡,什么地方有漩涡,什么时候会涨潮这些,你统统了解了。了解了之后呢?你划船跟在陆地上坐马车一样,有什么丘陵啊,马车什么时候翻。在海里面,水里面比较好,它翻了之后自己会再出来,自己再浮起来。所以,你只要能掌握住这个原理的话,叫做操舟若神,好象是有神在保护一样,那个船怎么划都划得很漂亮。你看到,有些外国人喜欢叫做冲浪,跟冲浪有点像,那个浪那么高,我们这些不太会游泳的人,看到都心惊胆颤,他可以一个人在上面冲浪,在浪上面跑,这也是训练出来的。开始的时候肯定是摔得很惨的,每一次这个摔,摔,摔到最后,过了一个暑假,冬天的时候也没去冲浪,忽然就会了,这个是身体跟他的技巧合而为一。

  那么上次我们提到一位承蜩丈人,丈人就代表老人家,庄子很喜欢讲老人家。因为,他到老的时候,才把这个技术变成艺术,代表长期的修炼,上次我们只是点到为止,今天要说清楚一点。孔子带着学生经过一片树林,看到一个老人家在粘蝉,一下一只,一下一只,好象在地上拣东西一样,袋子马上装满了。为什么要粘蝉呢?因为古时候的人,也把蝉当作一种食物。我们现在听了觉得很可怕,其实蝉是可以吃的。我小时候住在乡下也粘蝉,吃过一次就不敢吃了。为什么?一吃就流算血。小孩子的时候吃,怎么流算血了?只吃一颗而已,一颗蝉。所以,古时候人他需要营养,蝉里面应该也有很多,应该叫做Protein,中文称作什么?Protein蛋白质,吃这种蛋白质。所以,他抓的蝉也可以去卖,他就以这个当作职业吧?孔子看了之后,不禁赞叹出来,说,哎呀!老先生你真了不起,赶快告诉我,粘蝉有秘诀吗?他又在请教别人的秘诀了。他说,有,我练习五六个月之后,先在竹竿的顶上放一颗弹丸,放一颗弹丸的时候,竹竿就摇摇晃晃的,这个时候你粘蝉的时候就需要定力了,你必须是很稳的,否则越往上,它越容易晃动。这个时候你粘到蝉,我就很少失手了,放了三颗也可以粘到蝉,更没有问题,放了五颗,到最高境界了。我也不知道在竹竿顶怎么放五颗五颗弹丸,那怎么绑的,我们也很难想象,反正到最后,放了五颗还能粘住的话,粘蝉就跟捡东西一样,一下一个,一下一个。他说,当我在粘蝉的时候,身体站的跟枯木枝一样。庄子大概住在树林里面,常常看到形容槁木,就是枯的树杆,我的手指就跟枯树杆上的枯树枝一样,粘蝉的时候动都不动,因为你一动的话,上面动得更厉害,然后就可以达到这个境界。他说这个时候,天地那么大,不能跟我来换蝉的翅膀,因为我眼中只有蝉的翅膀。如果你眼中只有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就变成无限大,你要找它的话,太容易了。在《世说新语》里面,魏晋时代,他们常常描写很多男生长得很帅,像我们说貌若潘安,潘安这些都是魏晋那个时代的人。那些美男子,一旦出现的时候,他们最喜欢用什么话来描写呢?千人亦见,万人亦见。就是一千个人里面,就看到他一个;一万个人里面,就看到他一个。那个美男子出门的时候,所以的女生全部挤上去,要拉拉他的手,抓他的衣服。当时也有粉丝团,大家真的是粉丝,那美男子出门。有一个美男子,我们都知道叫何晏,何晏是谁?何晏是曹操的干儿子,至少曹操我们都很熟悉了,曹操的干儿子,长得特别漂亮。一个男生长得唇红齿白,别人都想说,他是不是涂了脂粉?唇红齿白?脸颊都是白里透红,一定涂了脂粉,就要整他。就把他找来说,哎呀!等一下,我们去哪里玩,一定要先喝完这个稀饭。稀饭很烫,一直催他快快快,他就拼命喝。一喝下去,满头大汗,如果你涂了脂粉的话呢?那汗就会把脂粉给冲掉,一定是露出原貌。他继续吃,满头大汗,完全一样,他根本就没有涂脂粉,就是这么漂亮。当时很多这样的故事,一千人里面只看到一个,一万人里面也只看到一个,有时候确实是这样子,他太亮眼了。那这个老人家,他只看到蝉的翅膀,蝉很小了,我们说实在的,要粘蝉很不容易,所以他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所以孔子跟学生说,各位同学,用志不分,乃凝于神。什么意思?你专心致志做一件事,你不要分散你注意力,最后表现出来就会像是神所做的事情。像神所做的事,这是庄子喜欢用的,我们到现在就变成是鬼斧神工,当然鬼斧神工还有后面一段故事,你如果长期这样练习,效果当然好。另外一个人呢?就是制作带钩。带钩我们说过,是男子身上重要的装饰品,很贵重的,上面有很多图案,很多花样,制作起来之后,也有精巧跟粗糙的分别。将军家里面有一个老人家制作带钩,今年八十岁。他是做的带钩,纤毫不差,就是这里该有一个扣子,这边该有一个铜环,纤毫不差。每一个人看到都说,实在是太完美了。就问他说,你怎么有这样的本事呢?他说,没什么本事。他说,我从二十岁开始做带钩,到今年八十岁,六十年之内,十个字。你看这十个字,谁做得到?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对万物都不去看,不是带钩就不仔细研究,就十个字,对万物都不看哦,不是带钩就不仔细研究。他这六十年,每天吃饭睡觉,每天想的就是带钩,到任何地方,看到带钩就仔细研究,为什么别人这里这样做,这里那样做,他到最后当然是集大成,合自己变成天下第一了,这叫做六十年的功夫。庄子为什么讲这些故事呢?他是提醒我们,天下事情没有侥幸的。

   我们学庄子最怕什么?什么羽化而登仙,这些忽然之间就觉悟了,天下没有这种事,没有那么简单的事。你没有下功夫,就不可能有这样的化境,就不可能真的品味到他的美感。所以呢?我们看到这个平凡的人,在庄子笔下,都有他不平凡的地方。他讲的这些人,都是基本的工匠,也不是什么伟大的艺术家或者大人物。那么在这个里面呢?这些人里面有一个人是谁呢?叫做疱丁,疱丁终于来了。讲庄子怎么能错过疱丁解牛呢?疱丁,字面上就是厨房的工人,就是疱丁了。这个工人特别,他负责杀牛。现代人听到杀牛就觉得血腥腥的,这个画面很可怕,好象很多人又信了佛教,吃素,反对杀牛,所以就不喜欢疱丁这一段故事。我们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复杂,就是想到古代一种工作,就一个疱丁,他负责杀牛。他杀牛不一样,他杀牛的时候,旁边很多人都在欣赏。疱丁为文惠君解牛,文惠君是国君,文惠君,疱丁替他杀牛。文惠君后来就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因为一个人,个子比较小,牛体积比较大,他杀牛的时候,先要有准备工作。譬如说,把牛绑在门边。然后呢?手抵着牛肩膀,靠着牛脚,踩着牛膝盖,抵着牛,反正身体的四肢都要运作在牛身上。他在运作的过程里面,第一个,跟跳舞一样。这种舞怎么样跳,我们也很难想象,与牛共舞,不是与狼共舞。然后呢?因为抵在牛身上,牛身上就发出骨骼的这种关节的声音,像演奏音乐,等于是歌舞表演。一个人要杀牛,开始先来一段歌舞表演,把这牛抵着,靠着牛身上发出骨头的,我也不知道骨头的声音有什么好听,但是,居然跟那些从唐尧虞舜开始的伟大的音乐都类似。文惠君说,哇!原来杀牛可以像是歌舞表演,真令人惊讶!就问他说,你怎么有这种本事?所以疱丁接着说一段话,就是有名的《养生主》。《庄子.养生主》里面就专门谈这一段,他跟养生有关系。他说,我开始解牛的时候呢?很辛苦。眼睛看着,都是那么大的牛,怎么杀呢?刀子砍,砍半天,一个月就换一把刀。现在我这把刀,用了十九年,没有换过,这个刀刃,跟刚刚磨出来的一样新。换句话说,我现在杀牛,根本就不碰到牛的骨头。因为我已经解了十九年,一看,我的眼睛就是X光透视。因为牛的骨骼都差不多,牛有大有小,骨骼结构是一样的,任何动物都有它的结构。所以我现在看牛的时候,别人只看到牛的外表的皮肤,黄牛还是黑牛了。我看到的不是牛,是牛的骨头,等于是有X光透视看到的。看到之后才会发现,我的刀这么薄,几乎没有厚度,牛的身体那么大,骨骼跟骨骼之间,那个宽度实在是太宽了。所以我宰牛的时候呢?顺着牛的身体构造,按照牛的自然的情况去解牛,所以完全依乎天理,因其固然,一句话。天理就是自然的条理,每一头牛生下来都有自然的条理。因其固然,固然就是本来的样子,所以我把牛解完毕的时候,牛还不知道自己被解了,因为牛也不觉得痛苦。听到这段话,我们也觉得,怎么可能呢?你又不是牛,怎么知道牛觉得不觉得痛苦?但是,你这样做,至少对牛来说的话,它的痛苦可以说少之又少。因为我刀进去的时候,专门找骨骼之间的缝隙,叫做游刃有余,就来自于这里。刀这么薄,骨骼之间关节那么厚,距离那么厚,我游刃有余。这跟孟子以前说的绰绰有余,有异曲同工之妙,代表孟子跟庄子都是同时代的人。一个人认为要绰绰有余,我进退很有风度,我绝不会显得仓皇失措。那么庄子的话,就是讲这个游刃有余,把牛整个解完毕之后,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这踌躇满志。庄子里面形容一个人最得意的,就是这句话,只有两个人被形容到,一个就是疱丁,提刀而立,为之四顾,四顾就是四面八方看一看,为之踌躇满志。我们讲踌躇满志,一定是当到国家最高领导踌躇满志,当然不是大公司的负责人踌躇满志,他不是,他一个疱丁把牛解完毕,踌躇满志。另外一个人提刀而立,是谁呢?那倒是一个宰相。这个宰相上台之后,很自在很得意,庄子里面只形容这两个人。代表一个平凡人,也可以让自己过得很自在,很愉快。然后最后呢?善刀而藏之,把刀擦干净收起来,就是我已经讲完毕了。这个文惠君听到,很高兴说,我听到疱丁介绍解牛的方法,懂得养生的道理。你要养护自己的生命,就是依乎天理,因其固然,按照自然的条理,顺着本来的样子,你不要增加。你越是增加,越是设计各种养生的方法,吃各种养生的餐,越设计越糟糕。我们现代人没办法,精心调制的菜,其实都不是很营养。然后呢?大家请客,吃了半天,也不是很自然。所以你要养生的话,就从这边可以得到一个启发。

  这里特别要提两个字,叫天理。因为天理这两个字,明明是庄子用的,他的意思是,天代表自然,理代表条理,就是宇宙万物呢?都有自然的条理。但是,后来到宋朝的时候呢?就把这个字拿出来,说我们宋朝的学者,有一种主张,存天理,去人欲,这六个字就麻烦了。就是我们教一般老百姓,要存天理,去人欲。就把天理当作什么?当作天地之性是本善的。但是,人欲都不好了,人的欲望都要把它去掉,这是一种偏见。为什么?因为哪里有人没有人欲呢?所以人欲基本上不是什么坏的东西。没有人欲怎么活呢?重要的是什么?你是不是有偏差的心,偏私的心。你一有私心的话呢?欲望就不好了。你没有私心的话,你希望照顾百姓,希望照顾百姓,那不是很好吗?所以,宋明学者讲存天理的时候,是把庄子这个词,讲成他们自己的意思。天理是什么呢?叫天地之性,叫做义理,就是该当的,该做的事情,是这些。所以疱丁解牛是庄子里面很特别的一篇,我们在里面可以看到。他里面说,我这个刀用了十九年,一般的厨师一个月换一把刀,但是,他砍这个牛,砍的骨头那么硬,刀也坏了。好厨师一年换一把,那我现在这个刀用了十九年,一辈子不要换了。那这个刀就变成是,只是顺着牛的身体,它跟骨头没有碰撞。人也是一样,你想养生吗?不要硬碰硬。你硬碰硬的话,譬如说像夏天,我就看我是不是可以忍耐炎热,穿很多衣服;冬天我要忍耐,我是不是可以抵抗寒冷,我不穿衣服。那这个是,跟自己过不去。对不对?那有些人这样训练哦,逆向而行。年轻的时候可以,要锻炼身体,练成八块肌肉。我年轻的时候也练过八块腹肌,现在只剩腹,没看到肌。一到中年的时候,都是中广,中间特别宽大,这没办法的事情。说到中间特别宽大这里,我们就想到一个人,宋元君,他出场好几次。各位记得吗?庄子是宋国人,所以他常常讲宋元君的故事。上次谈的是谈谁呢?他做梦梦到白龟找他,里面讲到这个龟托梦给他。宋元君要画图像,国君下的命令,说我要招那些最好的画,帮我画像,全国的画家统统来了。结果呢?很快的,朝廷内外站满了画家,每一个人都拿着画笔,拿着墨,准备好好表演。后来呢?来了一个。他往上面一鞠躬之后,就直接走进画室。宋元君说,这个人怎么那么特别?所有的画家都在朝延底下等待,等待我选来帮我画,他一个人自己就跑到画室,好象本来就应该他画一样。立刻派人去看,去看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把上衣脱掉,露出上身,然后盘腿坐在那边,准备画画了。宋元君说,好!就请这个人画。为什么?因为这个人是真正的画家,他心中没有什么国君、谁的一种意识。你心里老想着老板要我画画,心里想,老板!该怎么替他画呢?画得好一点,把他脸上的皱纹画少一点,你这样一想的话,你画出来肯定不好。那个真正的画师,心中没有什么真正的各种烦恼,也不会想到去讨好谁,我就把原形画出来。那这个故事影响了谁呢?影响很大。在《世说新语》里面有一段故事,讲到一个有名的人,叫做王羲之,就是写字最好的,王羲之。王羲之年轻的时候发生什么事呢?当时,他们这些大的家族就喜欢通婚。丞相是郗鉴,就是希望的希,右边是一个耳朵边,郗丞相,这边是王导,也是一个国家大臣。丞相有一个女儿,准备嫁给王家当媳妇。就派一个使者,去看看,王家哪一个青年比较好。那王家是大家族,从前王榭堂前燕,这个王家。大家族的话,他们的年轻的公子,儿子,侄子,什么表弟呀这些,都住在一起。所以,这个使者来的时候呢?大家都听说,郗丞相要招女婿,那还得了!各个装扮整齐,都是人才。你说,大家族里面,不是人才也不行,对不对?衣服都是名牌的,个个长得都很体面。各位要知道,有钱自然体面。是不是?头发没有戴假发,穿上名牌的衣服,打扮一下,化妆一下,个个都人模人样的。结果,这个使者来了一看,都很好。再问,还有没有谁没有来?还有一个没有来。在哪里?在东厢房里面。我们看过《西厢记》,女生住在西边,叫西厢;男生住在东边,叫东厢,东厢房里面还有一个。使者跑去一看,是谁呢?就是王羲之。躺在那边,袒胸露背,在睡午觉,好象不在乎这件事。这个使者就回去报告,说,王家的几个青年,都非常杰出,但只有一个,听到这种事情好象无所谓一样,躺在东床上,袒胸露背,在那里睡觉。丞相一听,就选这个人。看到没有?为什么?他就是记得庄子这个故事。叫做东床快婿,就是王羲之。所以,古代像这样的故事,前后连贯起来蛮还有趣的。他们都念了书之后,会有影响,影响了之后,他们在行为上,偶尔也要表现一下潇洒的一面。

  所以,我们现在说,从技术到艺术,另外一个人,倒真的是用惊犹鬼神,我们现在讲鬼斧神工,就讲他了,有一个人叫梓庆。梓庆呢?他专门削木头,把木头做成一个动物的样子。因为古时候的音乐,像你现在看到一些展览的时候,看到一些编钟,这些音乐都是它的乐器,都是一排排出来的,它有一个架子。这个架子呢?前面那个木头的部分,都要刻上动物的脸型,有的是龙了,有的是狮子,有的老虎了这些,都要刻上这些,他专门做这个事。他所刻的这些架子上的这些动物的脸,叫做惊犹鬼神。大家看了都觉得说,哇!不得了!这是鬼斧神工,好象鬼神去做的一样,做得栩栩如生。我画一只老虎,好象老虎要冲出来下样;我画一条龙,好象龙要飞上天一样。有人就问他说,你怎么有办法这样做呢?他说,没有什么特别。当我接到命令,叫我要去刻几个木头的时候呢?第一个,要斋戒沐浴。看到没有?收心,收敛自己。因为你有很多技术,如果你只是平常每天这样做,变成我们常常讲教书匠的匠,就有匠气,按照规则来,弄到最后都差不多,就好象机器做的一样。他不是,先斋戒,把世俗的念头统统去掉,将来会有什么奖赏啦,别人说我这个做的好,统统不要想,别人批评我怎么样,统统忘记。完全想着,我要去找一段木头,刻出一个像狮子的图像。他就上山,上山的时候,他找这些木头的时候呢?好象也是一样,跟那个疱丁差不多,有一个X光透视的能力。看到一段木头,就想说,这个木头可以做成什么东西,老鹰吗?马吗?还是什么?所以他就选。选到最后呢?他把这段木头取过来。他只是把他所见到的木头本身的潜能实现出来。一块木头在那边,别人看,只是一块木头,他的巧手一加工之后,木头就变成一匹马,这叫做最高级的匠。第一个人看到都说,恰到好处。我以前也看过类似的技艺,只是我们这种外行人只能看看热闹了。有一次我看到有人要雕刻出来的成品,是一个弥勒佛,整个身体。最后呢?肚子那边正好是一点。为什么?那个树的年轮。他把那个树取下来之后呢?就按照这个年轮的圆圈圆圈这样去刻,刻到最后,正好一个肚子凸出来一点,就是年轮的中间,这个看起来真是巧妙,好象那个本来就是应该做成弥勒佛的肚子一样。他就可以配合这些,取之于自然,又让它回归自然。但是,它的生命可以相通,树木里面好象藏着其他生物的生命,这就是巧夺天工。所以庄子里面像这些人,他本来出发点,开始的时候,都是一般的工人。平常都是工人,一百个训练,一千个训练,到最后就有几个人出来了。那这几个人呢?你说,他是有特殊的才华?叫做资质优班?他本来就适合学这个?我们不知道。他如果没有长期的努力,怎么可能?我就是有这种,叫做灵感或者天才?西方人对天才的解释,也值得参考。他说,天才只是长期的耐苦而已,你耐得住苦,耐得住寂寞,你就是天才。为什么?因为你下的功夫比别人多。发明天才爱迪生,他有一个小故事,他有一次呢?一面在想,要发明什么东西,一面在煮东西,要煮一个蛋,煮了半天,怎么没蛋可以吃呢?因为他把手表丢下去了。把手表丢到里面,去煮了半天,当然吃不到蛋了,因为他太过于专注。所以你专注于一样东西,久了之后,你的心思,你的手脚,完全配合起来,就是为了达成这个你设定的目的。为什么我们会说,道家产生一种美感呢?美,这个字在西方有一个简单的理解。以康德来说,康德说,美就是没有目的的目的性。什么意思呢?什么叫做没有目的的目的性呢?就是你不带有任何目的,主观上没有任何目的,但是,客观上,正好符合你的目的。我们讲过有关一幅画,譬如说你看到一幅画,他是画一个苹果在一个桌上,你看的时候,可以有几种反应呢?第一种,你看了之后就想吃水果,这代表毫无美感,你只是引发食欲,食欲跟美感无关。第二个,你看了之后就分辨,这是加州的苹果呢?还是东北的苹果呢?你这样一想,代表你想求得知识,想了解这个苹果,这也没有美感。那你怎么样才有美感呢?你看的时候发现,这个苹果它本身的结构,整个构图,颜色的对照,阴影各方面配合得天衣无缝,恰到好处。你本来不存目的,你存在只是看,你看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想要吃,想要得到,想要去了解,都没有,但是它正好合于目的。你会觉得说,它放在那儿,这幅画挂出来,没有任何人工故意设计安排的一种情况,这样的话就产生一种美感。真正的美不是带有目的的目的性,你一旦带有目的,就变成功利实用。你不带有目的,但它又合于目的,就代表你看起来恰到好处。譬如说你看风景就是这样子,风景不是你设计,这座山,你看的时候,就会觉得山好美。山不是为了让你看才存在的,但是你看山的时候,你并没有想看到什么山,了解这个山有什么矿藏,这个山上有什么武功绝世高手,你没有那念头,纯粹只是没有目的的。但是一看,看起来恰到好处,我们的美感常常就这样出现了。

   我刚刚讲到山,我自己所见到最美的山,是什么地方?就在我在美国念书的地方。我在耶鲁大学念书,在康州Connecticut state,一到秋天,十月初开始,所有山上的树木,叶子,全部变了颜色。这时候你才知道,最美的不是花,最美的是叶子。叶子会变颜色的,颜色一变的话,你发现,没有两片叶子的颜色是一样的。并且现在看,是这样子,明天看,又不一样了,但是花就是一样。那个山上叶子整天都在变,你看了就觉得,真是美呀!这种美让人看起来,会觉得无法形容,好象这一刹那抓不住,我就想到肖伯纳的故事。近代有一位小提琴最杰出的表演者,叫做海菲兹。肖伯纳有一次去听他演奏,听完毕之后,觉得实在是太好了,什么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类似的感受,忍不住写一封信给海菲兹。因为他们都是有名的人,有名的文化界人士。肖伯纳是一位幽默大师,他写一封信,他说,海菲兹先生阁下,今天我与内人去听你演奏音乐,我奉劝你一句话,你不要演奏得那么完美,希望你每天晚上睡觉以前,随便拉几首很难听的曲子,让上帝放过你。为什么?因为你演奏太完美的话呢?在人间不能存在。人间是变化的世界,人间没有完美,但肖伯纳是很有幽默感的,我们古代不是有一句话吗?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你见过白头美女吗?白头怎么会有美女?头发白了就不要说美女了。那你见过大将军是老的吗?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老了吗?老了就不能当大将军了。现在可以了,现在大将军不用打仗,也不用骑马,以前的将军像李广,李广利这些,要亲自骑马在前面冲锋陷阵的。现在只是在那指挥,尤其电子作战,他只要说,要不要打而已。所以,以前的将军要亲自骑马上阵,老了就退休,没有话说。你说,像卫青,霍去病,几岁呀?他们一出来,前面的老将军,不老啊,三十出头就叫老将军了,只好退了。那你真正厉害的人物几岁呢?二十岁不到。《世说新语》里面就讲一个人,才十七岁,两军作战的时候呢?他一冲过去,敌人就立刻溃散了。他往哪一条线冲,这整条线队伍就溃散了,没有人挡得住。有一次,别人跟他说,你叔叔陷在敌阵里面快要被抓了,他十七岁,抡起双斧一冲进去,就把他叔叔救回来了。你说,金庸小说里面什么萧锋这些人,管你千军万马,一个人过去就把主帅抓到,《世说新语》里面有真正的事情,就有这样的人。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他专门的一种能力的表现,在这一方面表现好的时候呢?别人只能欣赏,只能赞叹,说他怎么能够做得这么好!在这里有很多人都欣赏过变脸,我们也好奇,怎么可以变脸呢?变脸当然是需要长期的训练了,不到一个年纪,你很难表演。表演半天你没变脸,别人变脸了,观众变脸了,因为看到破绽了。所以在庄子里面提到什么?第一个,以身合心,四个字。用我的身,手脚的技艺来配合我的心。我的心先设定一个明显的目标,我要游泳,我要划船,我要去雕刻,我要去做什么事,这都是很明显的;我要去制作带钩,我要去粘蝉,都是很多琐碎的事情。但是,你以身合心的话呢?专注在一个目标上,最后呢?就可以有好的效果。我们一再提到忘这个字,那什么叫忘呢?忘就是说,你不要把心思放在一点上面,要无心而为。我们一直讲无心而为,为还是要为,你要在社会上扮演你的角色,你现在做什么事,你最好做什么像什么。但是为的时候,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有心而为,一种是无心而为。有心而为的话呢?还没做,压力就很大。那何况是做的过程呢?无心而为的话呢?你做的时候呢?做你该做的,你不要有别的念头,因为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就已经需要专注的精神了,所以人在前面需要修炼。修炼的话,讲一个例子就好了,譬如说,魏国的公子叫魏牟,这个人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庄子里面好多次谈到他。魏牟就说了,他说,我这个人哪,心里面还是蛮苦恼的,身在江海之上,心存魏阙之下。江海,就是说,我到江海上隐居了,但是我的心啊,我是魏国的公子,心存魏阙之下。心就代表高大的宫殿,庭院这些,我心里面还是放不下我的魏国啊。怎么办呢?别人就劝他,这样不好,这样叫做人格分裂,又想去隐居,又舍不得自己的爵位,这样不好。你如果说隐居的时候呢?放不下,就不要隐居。

   其实人活在世界上,就是一个选择的问题。有时候我们看到宗教界的人,发现了一些所谓的丑闻,特别令人难过,你没有能力放下,你就不要放下,很简单。你如果是公子,你放不下爵位,那你就好好做公子,等将来老了的时候,说不定你能放下。因为你经过了这些荣华富贵,才知道荣华富贵没有意思。各位都知道在佛教里面,以释迦牟尼来说的话,他如果没有在皇宫里面住到二十九岁,你说,他可能会创建这么伟大的佛教吗?他如果年轻的时候就经常去外面跑,接触很多高人,他就想,隐居好了,还是怎么样好呢?挣扎很痛苦。但是他十六岁结了婚,生一个儿子,一直到二十九岁,小孩也慢慢长大了,他就觉得说,那我现在,总要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吧?因为你前面对于荣华富贵彻底认识了,包括它的虚伪,包括它的这种表面的礼仪,包括这种人与人之间呢?无法真诚的情感互动,他大概都了解了。出城一看,老人,病人,死人,哎呀!这个时候他觉悟了。我看,皇宫里面是这样子,皇宫外面是这样子,人生是苦啊,马上就决定修行。他修行也不是立刻觉悟啊,修行了六年。我们要知道什么叫六年,六年如果每天没日没夜地算下去的话,很可怕的。我这一生最苦的四年在美国念书,还有寒暑假,一到寒暑假就做一件事,看金庸小说。所以金庸小说我为什么很熟?在美国念书,一到寒暑假一定要练武功,增加内功,开学之后才有办法继续念下去,那还是有寒暑假啊。那你六年在山上修行到什么程度?在印度很多人修行,不是只有你一个,修行的时候尽量孤单,看到有人来就避开,就不要跟别人讲话,因为你要觉悟嘛。到最后,实在是不能觉悟了,你老是避开,不是办法,到最后呢?饿得要命,人家给他羊奶,喝下去,就知道说,啊,原来我没有必要刻苦修行。那个对释迦牟尼的描述,你看了也很感动,有时候会觉得落差太大了。你到一座庙里面看看,只要是释迦牟尼,都是胖胖的,圆圆的。释迦牟尼怎么会胖胖的,圆圆的?印度有几个胖子?你说,太少了。释迦牟尼佛瘦到什么程度呢?他的舌贴紧上颚,这样去描写他。就是饿得简直不得了,舌头贴紧上颚,嘴巴里面当然是空的,肚子里面更饿,当他抚摸自己肚子的时候,他居然摸到了他的脊椎,多饿?你看他瘦得,摸肚子摸到脊椎,我们要摸脊椎,还要到后面,还不一定摸得到,到这个情况。完全把身体这种本能的需求,几乎都消解了,最后才能够在菩提树下觉悟,这样的修行才能觉悟。所以一般人有时候,现在很多人常常拿出家人开玩笑,拿最新的手机,坐着什么奔驰600,穿个袈裟,这样也能修行?不要从外面判断而已,也许他可以呀。但是,我觉得很难就是了。为什么?你选一个嘛。对不对?你要当公子,你舍不得荣华富贵,去!不要勉强,人生最怕撕裂的痛苦。那你说,我现在终于想通了,我要去隐居了,去!不要勉强,就是不用想过去的事。你如果两边犹豫不决,举棋不定,受苦的是自己,结果两边都没有享受到。所以,我们谈到这一段,是跟修行有关的,说明讲庄子的时候以身合心那个过程,一讲就是,六十年只做一件事,各位想想看。有人忍心说,庄子的学说,就是觉悟逍遥自在,开口就说,要有谈庄子的心得。什么心得?你有没有任何修行呢?是不是?你知道什么叫六十年只做一件事?这个时候你才能达到什么?艺术的化境。所以庄子讲化不是简单的事情。那这个了解之后呢?再下一步,前面是以身合心,接着就要以心合道,就慢慢进入庄子哲学的最高境界了,我们这一节先谈到这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向庄子问道》10、以身合心:从技术到艺术(傅佩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