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向庄子问道》11、以心合道:静与游(傅佩荣)

向庄子问道》11、以心合道:静与游(傅佩荣

我们这一节所要谈的是,以心合道。以心合道的话,可以从两个字来说,一个是静,安静的静;一个是游,就是游玩的游。我们讲到静的时候就会想到老子,老子提到致虚极,守静笃,追求虚,要达到极点,守住静,要完全确实。那么安静的静呢?对于我们人来说,是不容易的。因为人的生命从起床之后,就要去工作,去活动,那么即使睡觉的时候有时候心思还很纷扰。那么这种静的话呢?跟这种生物的本能在追求动的一个过程,是对照起来的。动物呢?它基本上不可能完全静下来,它静下来的时候也是很警惕的。它有时候,就看动物好象在休息,它其实还是生存的一种本能的一种状态,只有人可以完全静下来。说到这个静,我想到,近代德国哲学家对休闲的分析,这个哲学家叫做Pieper,一般翻作比伯,他是德国人,他专门写一本书,叫做《休闲》。他在《休闲》里面谈到说,西方传统在希腊文里面,所谓的学校,我们现在叫School,拉丁文叫Schola.在希腊文里面,学校就是休闲的意思,代表你不用工作,你不用劳苦,在学校里面就代表是休闲的一个过程了。其实这种想法并不是很难的,我们的传统观念里面,说到大学呢?就四个字,藏、修、息、游,也是休闲。藏,在里面;修,代表去学点东西;息,代表休息;游,代表游玩了。所以你一旦离开这个学校就要工作了,所以在这里就要提到说,什么叫休闲呢?休闲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呢?为什么人需要休闲?因为人平常他的活动呢?都是希望产生某种效果,叫做把自己当作某种工具。我从学校毕业,我学什么专业的,这个专业就变成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带来我的工资,我的收入。跟别人来往的时候呢?我都是以什么样的工作者的角色,跟别人互动,这就是劳苦。所以为什么放假的时候呢?是很特别的时候呢?所以比伯,他就分析了。他说,休闲的时候,有三个目标希望达成。第一是静。也是一样,安静的静。第二是庆。庆祝的庆,一般讲休闲就配合庆典。譬如说现在中秋节节庆。然后呢?第三个,叫做全。全就是完整,整全,不再分裂。所以我们借助于西方这种分析,因为常常有人问我说,道家跟佛教怎么对照?道家跟西方怎么对照?其实有很多地方,我们要了解,都是人嘛。人的话,他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文化传统,他会有不同的体验。但是,最后的目的都是一样,都希望获得真正的快乐。那真正的快乐呢?看谁讲得比较深刻,可以让大家都觉得有默契。那道家在这一方面,绝对是第一流的。

  第一个,什么叫静?静,就是第一个安静,没有声音就是安静。但是,通常外面没有声音,并不代表你内心平静。所以平静,就是我内心的状态叫平静。一般讲,平静最好看的就是水。庄子也用了,他说,水静尤明,水平静下来就很明亮。你如果要到水边去照自己的样子,因为以前人,一般穷人家,家里面没有铜镜,铜镜很贵的。那这个男孩,女孩,就要到水边照镜子了,照水。这个水是流动的,照了之会会晃晃的,看不清楚,或者你到一个平静的水那边去照,就照得很清楚了,所以这叫做外面的安静,里面的平静,这是两面而已。还有一个叫宁静,那么中文字是很好的,很好用的。安静耳朵听不到声音叫安静;平静,内心里面平静无波,没有任何波澜叫平静。有时候外面很乱,很吵,内心很平静,我们现在说心静自然凉。你看那所谓的宁静的宁,宁,这个字是安宁的宁。那这个宁有什么作用呢?它好象是表面上看起来很静,它其实是一种充满动力,准备重新再出发的一个力量。那么西方人常常讲一句话,就是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那你这样讲,休息也很累。你在做什么?我在准备走更远的路。那不是很累吗?其实休息本身它就应该是生命重要的内容,走更远的路是为了休息,这样讲还差不多。你为什么工作?工作是为了休假。你为什么休假?休假是为了工作。那到底是哪一个为哪一个呢?变成循环了,叫做回旋了。所以,我们在讲到静的时候,安静,平静到宁静。宁静的话呢?叫做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这个宁静是代表动力,重新展现。人最怕怎么样呢?能量不足,能量不足就需要能源。你回到能源的时候呢?你往哪里去找呢?我们以前常常听到有人说某某明星歌星,去美国充电。听到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美国可以充电?你告诉我,为什么到美国就可以充电?美国是发电厂吗?因为他也到美国去念一个戏剧学校,旁听几门课叫充电。你要充电,到处可以充电嘛,因为这个能源,最大的能源就是道,道是无限的能源。所以一个人要充电的话,不要到任何地方去,回到自己的内心,回到内心深处,能够把外在的一些化解掉,体会到什么叫道,这就是充电。你没有这样的一种自我的训练跟理解,你那个到处全世界跑着去充电,也没有用。我们现在要问,人家释迦牟尼,他去哪里充电?他觉悟之后就开始传佛教。他有一个习惯,每年三个月,在印度是雨季,下雨,一下雨下好久,我们看过电影吧?《亚历山大大帝》。他的军队再怎么强,到了印度就走不动了。为什么?碰到雨季。你这个数十万大军都动弹不得,每天下雨,你看着下雨毫无办法,你要打仗也找不到敌人,大家都避雨去了。怎么办呢?所以释迦牟尼,他每年三个月雨季的时候,就退下来,跟我们放暑假一样,我们放完暑假之后,比以前更累了,他这三个月之后就是充电。为什么?沉思,冥想。你能够静下来沉思冥想,里面就发出电了。众生皆有佛性,你本身就可以掌握到更深刻的智慧。然后每天有三次吃饭的时间呢?退出离开人群充电,让自己休息。这休息绝不是说我要打坐练气,以便于讲课更有力量,不是的,它是真的回到生命的根源。真正的修行,就是你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让自己静下来,静下来这后,好象觉得生命又回到圆满。当你出去的时候呢?它不是只是发散而已,它是为,它是无心而为,一样的。所以从静的这个观念呢?就代表你能够安静、平静到宁静,这是一个修行的方法。为什么放假?为什么修行?放假休闲的时候就要让自己能够静下来。我们有时候看到很多人,放假休闲的时候比以前更忙,比上课上班更忙,更累。所以星期一最辛苦,就是忧郁的星期一,Blue Monday.为什么忧郁呢?因为放假放太累了,你没有掌握到静这个字。

   第二个叫做庆,庆祝的庆。活在世界上快乐吗?快乐本身就跟那个庆典,中秋节了,端午节了,或说是春节,这种庆典结合在一起。庆典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的。像刚刚讲中秋节这些,春节,是自然的,配合自然界的变化。一种是人文的,人文的就像国庆了这些,或是一个社区的一个庆祝。一般人就是什么?结婚典礼了这些,周年庆这些,这都是庆祝。人活在世界上呢?会自己找许多理由来庆祝。因为活着太辛苦了,生活太单调了。你一碰到这个庆祝的日子,就好象它变成核心,其他的时间是为他而转的。我们说,每年就等着中秋节一家人团圆,或是春节如何如何,好象你别的时候都在等待,等待,到那一天出现的时候呢?大家一起来感受生命的喜悦。活着很辛苦,如果你不能够发明庆典,那活着只不过是不断重复而乏味。过去的生命有什么意思呢?所以每一个文化里面,都会自己有它的庆典,这个庆典不管怎么来的,都跟你休闲的时候配合。一旦在庆典里面的时候呢?完全排除你日常工作的身份,角色,你的地位,你的阶级,财富这些,完全排除。在庆典里面,譬如说我们现在比较熟悉的画面,在西班牙,每年都有什么?追牛的一个日子。全村的人,大家跟牛挤在一起,都会有十几个人受伤,受伤的人也好象很光荣,哎呀!被牛踩到,大家追着牛跑。那这引起人干什么呢?他们这样追牛跑的时候,谁管谁有多少钱呢?牛冲过去的时候,会想这是有钱人,我可不能碰?牛才不管这些呢。一旦回到庆典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大自然的儿女,都回到最原始的情况。在那个时候呢?你把这个社会所加给你的外衣,夹克,统统去掉,纯粹只就你是一个人,不管老少,不管男女,大家都在里面奔跑。西方有一些,像嘉年华会这些,或是说所谓的原居民,有很多丰年祭这些,在那个时候就是要庆典,那种庆典,使你回到生命的原来的情况。因为人活在世界上,他的压力有一半以上来自于这个社会性的包装。见到谁,这个人是老师吗?我要礼貌一点。这是老板吗?我要客气一点。你看,其实人跟人相处,在这个宇宙里面都是过客,谁是归人呢?每一个人都是经过而已,你暂时在这里做这个事,如此而已。所以,人跟人之间如果太多社会性的包装的话,他不可能有真的欢乐。所以真正的欢乐来自于庆典,你要让休闲的时候感觉到欢欣鼓舞的庆典。所以庆典呢?保存最好的是什么?说实在的,是宗教,但是信仰宗教需要的机缘。你不能说,我为了这个就信仰宗教,信仰宗教很不容易的,它需要特殊的机缘,机缘成熟你就愿意相信了,机缘不成熟跟你讲得再好也没有用。有时候一时冲动就信了,信了之后又后悔了,这种事情常常发生。有时候我们要跟很多朋友来往,我因为常常在社会教书,认识很多朋友,年纪也不小了,他们有时候有困扰的时候跑来找我,我实在是很抱歉。因为我就学一点哲学,只能说,你去念书,然后我帮不上你别的忙,我不能随便给别人出注意。到最后我说,你真的需要帮忙,你看看你信什么宗教比较好吧?你信一个宗教,宗教里面就有一整套训练有素的专业的僧侣,他来给你提供服务,他本来就是要帮助别人。结果我就碰到一个年轻人,他有很多的困扰,精神官能症这些。我每次跟他讲,讲完毕之后没办法,我就说,你去信仰宗教吧。他说,我已经信了五个了。信仰宗教你信五个就不对了?信一个,就已经要让你全心全意全力去实践它的教义。你信了五个,你怎么可能专心呢?所以,像这个就是没有了解宗教的特色。宗教这个字,英文叫做Religion,这个字的字源是拉丁文。代表什么?捆绑,把你捆绑起来。因为人活在世界上,有个特色,叫做分散,越活越分散,每天注意力太多了,集中不了,就分散了。一天的时间分散在许多事情上,自己就到处跑来跑去,又是时间,又是空间,生命就空掉了,瓦解了。宗教要你捆起来,一到礼拜天,捆起来,然后又分散了;一到礼拜天,再捆起来,这个是宗教的作用。当然别的宗教可以说,我们不一样,我们宗教是不同的,这个都无所谓,它至少叫你摆脱日常生活的考虑。因为人生的现实的考虑,它跟宗教背道而驰。所有的宗教,它的焦点,一定放在死亡这一点上。你死亡这一点如果掌握住的话,活在世界上的得失成败根本不重要。往往是你在世界上越失败的人,精神有时候越丰富。为什么?你在人间没有依靠了,就开发心灵了。是不是?你人间太多乐趣的话,就不容易专注,就在这个乐趣里面浮浮沉沉,到最后不知不觉,生命就慢慢消耗掉了。所以这些都是庆,宗教里面也有庆典,没有任何一个宗教,是没有丰富的庆典的,它的庆典有时候配合仪式,后面就有神话。所以你参加的时候,就会感觉到生命,不但只有这个世界,还有神的世界,有某些具体的故事对照起来,就觉得生命变成立体的,甚至于变成非常的丰富多采多层次的,都出现了,这叫做庆,庆典,庆祝。

   第三个叫做全,全比较容易了解。因为人的生命分散了,你工作的时候只是一种工具价值,我只扮演某一种工作的能力。那什么叫全呢?我是完整的人。所以,为什么很多人在年轻的时候,会喜欢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他本身有他理想的色彩。他描写一种人的生活,你看了就会觉得很羡慕。他说,最理想的情况,就是一个人早上想当猎人就可以打猎,下午想当诗人就可以写诗。晚上呢?想当音乐家,就可能演奏音乐。有这种事吗?这是幻想。他认为这样很好。代表什么?人的生命,我可以打猎,我可以写诗,我可以演奏音乐,我也可以当旅游者,我也可以当探险家,我是每一样东西,我都要。其实人本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马克思把这一点说得让人向往,他提供一个理想国。为什么?因为他是犹太人。犹太人生下来就是注定要看透人间许多问题的,生下来就是注定,要提供一个理想国,让你现在去向往的。只是那个理想国如果说没有讲得清楚,讲得好的话呢?你中间的手段,恐怕就会有它的特色,恐怕会有它的困难。所以就这一点来说的话,他年轻的时候是标准的人文主义,希望人的生命不要分裂了,不要只成为一个工具,希望生命再恢复完整。完整的生命当然是包括各方面的,又能够赛跑,又能够运动,又能够念书,又能够写诗,又能够沉思冥想,又能够有创造发明,这不是很理想?哪一个人不希望能够有这样全面的发展呢?但是,哪一个人又不是被限制在某一个小小的行业里面动弹不得?所以你休闲的时候,你就要让自己恢复完整,有一个完整的生命,这叫做静,叫做庆,叫做全。

   庄子说,水静犹明,而况精神。水静下来尚且很明亮,可能照见任何东西,何况是精神呢?什么叫精神?精神就是我们一再强调的,它从身到心,身如槁木,心如死灰,也就是经过心斋的训练过程,这个时候展现出精神。精神不是本来就在那边,精神是一个等待被开发的潜能,它跟心结合在一起,因为它必须有一种自觉能力。我们的心平常只是对外分辨,对内有自我,甚至有心机,勾心斗角。但是,你把这些对外的欲望,产生的欲望,对内产生的自我的执著,以及跟别人勾心斗角,全部去掉的话呢?那个心就出现精神的状态了。到达什么情况呢?跟别人全部合成一体。这个心就变成灵台,灵府,变成精神。那这个心变成精神的话,最好的描述就是,把它当作镜子。他说,镜子,用四个字,不将不迎,不送别人走,也不迎接别人来。一面镜子在那边,不能说,我喜欢看到俊男美女,俊男美女都来,长得丑的我都不照,那不行,那不叫镜子了。所以镜子在那边很客观,任何东西来,苍蝇飞过去,它就把它照出来。镜子本身没有任何立场,没有任何成见,没有要跟不要,它不送别人走,也不迎接别人,它只反应,而不留存任何东西,不会说,这面镜子很喜欢你,你走的时候,镜子上面的像照很久。古时候说实在的,不能想象这个情况,现在可以,现在的人讲究这个能量。譬如说我现在坐在这里,我如果离开的话,你用高科技的这种仪器,可以照见我的能量在这里还存在。不然我们做一个实验看看,真的可以,我在这边坐了一天,我现在离开了,你一照到这边,还有个能量在这边。以前人有时候看的比较明白,眼睛一看,就以为是什么鬼魂这些,其实不是,它某种能量还在。因为你经过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磁场本来就因为你而改变了,那你离开久了之后呢?它慢慢就没有了。它不是没有了,而是别的力量又进来了,蚊子苍蝇飞来飞去,它们也有磁场,只是不见得有我们人类的这么强的一种作用而已。

  所以呢?这样的一种心,他说,至人,用心若镜,四个字。至人,就是最高境界的人,用心若镜,请问?你怎么使用你的心呢?他用心若镜,把自己的心当镜子一样。后面有什么效果?他能够承受万物的变化,而没有任何损伤。这个镜子,既不欢迎谁,也不送走谁,它只是反应出来,而不去保留任何东西,它能够承受一切的变化,而没有任何损伤。我们不就是像这镜子一样吗?所以庄子里面描写到至人的时候,用很多话,我们简直看不懂,叫做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有这种事吗?洪水来了,洪水滔天,到天那么高了,但是,他淹不死。他是游泳高手吗?旱灾来了,金石流,土山焦,六个字,你能想象吗?金,代表铁矿这些;石,石头都溶化了,火山焦了,山上起的火都烧焦了,他不热。你说,这结冰了,他不冷?火烧了,他不热?然后,我念庄子,常常会想到一句话,疾雷破山风震海而不惊。你前面那七个字,想想看,疾雷破山风震海,那个场面,真是壮观。中文在庄子手上,达到最高的境界了。你说,你看了后面谁写的文章能比得上庄子?疾雷破山风震海。疾雷,就是很疾的雷,把山都给劈开了。大的风呢?把这海都振动起来了。疾雷破山风震海而不惊,他根本就不会害怕。我们常常讲修养,什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糜鹿兴于左而目不瞬,我面不改色,眼睛都不转一下,代表什么?有定力,处变不惊。这种描写在庄子里面,描写至人,描写神人的时候,经常在用。代表什么?他真的可以做到这种情况吗?没有这种人。哪里有说金石都融化了,土山都烧焦了,他不热?他还是很凉快?有这种人吗?他讲的不是人的实际的身体,他讲的是人的精神的状态。你如果学会这些的话,有什么好处呢?我们讲具体一点,有什么好处。

   在希腊时代有一派,叫做伊壁鸠鲁斯,另外一派,叫做斯托亚学派,他们都是在亚里士多德后面的发展。换句话说,希腊三大哲学家之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后面发展出的这些学派,他们很强调某种修行。什么修行呢?就是,我尽量把外面的一些忽略,忽略,忽略,完全不在意,这一点跟庄子的第一步是一样的,从重外轻内到达重内轻外。他甚至讲一句什么话呢?他说,即使我被绑在这个木头架上拷打,我也觉得很快乐。我说这不是疯了吗?他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就是我觉得我心里想,他打的不是我的身体,就靠这个。我们都知道,一旦打得皮开肉绽,要恢复要好久。他打的时候,你尽量打吧,反正打的不是我的身体,他用意念转移注意力,让自己的身体的痛苦不让心里面觉得害怕,人最害怕的有时候不是真的受苦,而是想象中的受苦。有一部电影就演得很生动,他在一个人背上划,拿这个什么?刀柄划一下,然后旁边装个水桶,开水龙头,一滴一滴,你的血开始流了,你赶快讲真话吧,你不讲真话,血流光你就死了。那个人在面对前面,看不到后面发生什么事,被他这么样背上用刀柄划一下,再听到水龙头一滴一滴,滴下来。真的死掉了,吓死了,他觉得自己的血真的跟那个水一样在滴,在流走了。他其实根本没事,别人是跟他说想象中你在如何如何,这就是催眠嘛。对不对?你看催眠术,我们跟你说,你现在当指挥家,你赶快来指挥,你催眠之后,真的起来指挥了,还有模有样的。对庄子来说,都是小儿科,没问题。你看他描写的真人,神人,至人,比那个高明多少倍。所以在西方的哲学,他也到这一步,他说,你可以透过想象,让自己的身体所受的苦跟乐,完全不影响内心的一种自己的一种意识状态。所以心的能量,绝对可以超越身体的范围,所以有时候你看到现在的医学叫做身心医学,把身跟心结合在一起。两个人同样不小心不幸罹患了Cancer,癌症,也可以念炎症了。好了,一个人他心里面很快乐,很乐观,他就比另外一个悲观的人活得久。为什么?身心的关系。另外一个人悲观,他的心里面,放弃了求生意志,病情就加重了。另外一个人呢?这个人很乐观,他的心产生的能量,使他身体,更容易承受病痛的折磨。当然这是一般性了,你不能说,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以后对所有的癌症病患,都还开始加强心理建设,让他每天唱一些积极正面的歌,人生充满太阳希望如何如何,这个能不能有效,我不知道。但是因为这个,你从外面来给他打气是不够的,他自己不能觉悟的话,你外面的人再怎么鼓励他,都没有用。他自己能够觉悟的话,等于他的心,就有一个转变的可能,展现出某种精神,使他的生命力源源不绝。所以我们说,像这个至人用心若镜,这是一步。

   另外一步呢?庄子直接说精神了。我们看这边,特别提到,精神生于道。我一直强调这句话,因为这一句话在庄子里面,不是在《内篇》里面说的,他在后面《外篇》、《杂篇》里面强调的。精神生于道,代表精神不会自己出现,如果没有道的话,精神根本不可能自己出现。为什么?因为人的生命有生有死,一句话讲完。,你说你这个很伟大吗?在那个战国时代的乱世,我们以前提过,自杀的事情很多,生命根本不值得留念。死亡呢?杀人呢?一旦打仗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尸体,像乱麻一样。这是庄子的话,百姓以国事而死者,像乱麻一样,漫山遍野都是。那我现在问,一大堆人都牺牲了,这些人能有什么精神吗?你要问这个问题呀。他们这样的遭遇我们也可能碰上,那我们的精神呢?所以精神生于道,意思就是说,如果没有道的话呢?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他跟其他生物没有什么差别。我们现在看,人跟生物有什么差别?他是有差别,差别在于人有心,他可以认知,差别就在这里。动物它也可以认知,但是它的认知叫做直接意识,直接意识周围的情况对他是否有利还是有害,他可以采取本能的回应,让自己活得久一点。但是,人的生命跟他不一样,有什么意识呢?反省意识。所以在这里我们提过,意识有两种,第一种,直接意识。冷了,热了,敌人来了,野兽来了,就是比我更大的野兽来了,或者食物来了,一只小羊跑来了,这是直接意识。他不可能想,今天抓一只羊,为了怕明天抓不到,今天多抓一只吧,不会。抓到之后最好弄个冰箱存起来,那我这只狮子就不用每天抓羊了,没有这种狮子,这种狮子一定是人假装的,那么好了,那人呢?人就是不一样,人就是可以认知,可以思考,前因后果构成一种思维的逻辑,知道说怎么样做是合理的,因为它可以达到合理的效果。所以人跟动物本来就不一样,这在庄子里面叫做什么呢?以其知求其心,以其心求其常心,三句话,三个概念。从知到心,我能够认知,但是我要回到心,心是认知的主宰,我能够有这个心,我就要知道常心。什么叫常心呢?人人都有的心叫做常心,普遍的心。所以一样的情况嘛,我因为认知而了解,我有我一个认知的主体叫做心,我因为知道我的心,我也知道别人有心,别人都有心,跟我的心一样,就可以相通。这不是到精神的层次吗?叫做精神可以,灵性可以相通,打成一片。那一旦我到这个常心的层面的话,就是再是我的心,是普遍的心,那只有跟道结合才可能。道是整体,你从整体来看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一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一,它是这样的一种境界。那这个精神一旦出现了,从道这边展现出来的话呢?会有什么效果呢?我们讲精神生于道,相对的。我们要怎么准备自己呢?心斋啊,修炼心斋,唯道集虚,道只有在虚的情况之下,心里面完全空虚了,道才会展现出来,这是相辅相成的对照,两句话一起看,道只有在心里面空虚的时候才会展现。第二句,精神生于道。所以你关键就在于你这个人的修炼,你能不能做到心斋,能不能坐忘,把自我的执著化解。可以的话呢?你心里面就自然展现出精神,这个精神就来自于道。等于是这个道,它本来就存在,但是你不一定看得到。当你能够看得到,能够理解,能够觉悟这个道的时候,代表你修行到一个情况,心里面完全虚了。虚的时候呢?它就变成一个平台,叫做灵台,变成一个仓库,叫做灵府,这个时候出现精神。当然,这一部分是不容易非常具体的举例说明的,因为它确实是一种修行的一种境界,需要体会,只可意会,难以言传。庄子也说过,这个道确实很难讲得清楚,他说,这个道这么好,爸爸不能给儿子,大臣不能给国君,如果道可以随便给的话呢?那谁不希望能够分给自己最亲近的这些家人朋友呢?让每一个人都悟道。我就能悟道,给你一个,给你一个,这个道如果是跟买录相带一样,多好!几千块买一个,我悟道了,不可能的。你可能把整个录相带统统看完毕,还没悟道;你也可能不看录相带你就悟道了,都可能的。

   我们看一下,庄子怎么描写精神的,我们讲了半天,一定要以原文做根据。他在他的《刻意篇》,我们常常说不要刻意做任何事,他就在《刻意篇》写一段,第十五篇。人的精神有什么神奇呢?他说,精神四通八达,无所不至,上接于天,下接于地,化育万物,不见迹象,就讲精神。就是你一旦精神展现出来的时候说,太了不起了,上到天,下到地,四通八达,无所不在,这叫做精神。然后它的功用是什么?是与上帝是一样的。庄子里面也提到帝。帝,跟上帝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们翻译成上帝呢?因为你光讲帝的话,不太够。我们就说一下这个概念吧。古代中国,在夏朝,在商朝的时候呢?他们相信上帝,本来只叫一个字,叫帝。后来人王,人间的帝王,我们叫做天子,天子后来死了之后,他的后代为了推崇自己的祖先,也把他称帝。因为大家都知道帝最高,我们在祭拜帝,上帝的帝。后来呢?我的父亲过世了,他是天子,我要用祭拜的方式,说他也是帝。如果人间的王也称帝的话呢?本来那个帝,叫只好叫做Up grade,升等了,就变上帝,就那么简单。因为你听到一个词叫上帝,就知道一定有下帝,上下。你没有下面帝,你怎么会有上面那个帝呢?所以我们看这个词啊,称作上帝,代表底下一定也有帝,那帝就是本来的天子变成的帝,天子活着的时候,以前不能称帝的。我们说什么三皇五帝,那是后面的想法,原来不能随便称帝的,因为帝最高。那你一旦把这个天子死了之后称帝的话呢?那原来的帝就变上帝了,从这边来的。所以我们翻译的时候翻上帝,不是受西方影响。西方人说上帝,用来翻译GOD,大写的GOD.其实他们也知道,那个翻译不是很恰当。因为真正的GOD是什么?上帝叫做God on high,在最高那个上帝,真正的上帝是没有名字的,所以后来就给他取一个名字,非取不可是吧?叫做上帝的头Godhead.你说有这种字吗?GOD后面加一个头,Godhead,这才真的是GOD。一般的GOD就是你说的,那个好象言语上随便说的,西方的了解跟道家实在是很接近。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代表道有两种,一种是可以用言语说的道,另外一种是永恒的道,用言语不能说的。西方也一样啊,你到处谈GOD,谈神,谈了半天,他说,那个神不是真的神,真正的神是神的头,叫做Godhead,这跟老子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吗?其实人的思想是,运作模式是类似的,你所掌握的那个帝,他应该是超越人类的言语之外的一个帝。因为人的语言所能表达的是相对的,相对我们的经验,才能成为概念,上帝绝不在我们的经验之内,所以真正的上帝,他是不可说的。那好,我们就看一下,人的精神,他的作用跟上帝一样,纯粹朴素的道,只有精神可以保守住它,保守住它而不丧失,就会使精神变得专一,专一就能与真实相同,然后合乎自然的规则。翻来复去,这样一段话描写精神,碰到道,碰到自然,碰到专一这些,都讲的是精神。

  那我们就简单分析一下,为什么这里面提到自然呢?我们常常讲,真正的哲学必须是一个架构,叫做二加一。什么叫二加一呢?前面那个二,是自然界跟人类,变成二。自然界跟人类有一样有不一样,一样的是什么?一样的是,自然好大,人类好小。而人类的身体,有形可见的身体,也充满变化的,它属于自然。譬如说,肚子饿了,想吃;累了,想睡,这跟其他动物完全一样,这叫做人属于自然的部分。在西方来说叫做实然,实际的实,实是真实的样子。但是人作为人的话呢?有一种思考能力可以自由选择,叫做应然。应然就是我应该怎么做呢?宇宙万物只有人类有这个问题,只有人类有应该怎么做的问题,其他生物没有。其他生物是什么就是什么,它可以预测,讲完了,所以生物都可以预测。可以预测代表什么?它有一个规则。有规则,就代表它是可以观测的,自然的就是必然的,它不可能有例外的,如果有例外的话,就是发疯了。这个也不一定,有的狗是变成疯狗,那怎么办呢?那我们就用,疯狗也有疯狗的规则,它也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规则,但只有人类不一样。一个人,高贵的时候,像天使一样,卑贱的时候,比野兽还可怕。看到没有?这种话我们常常听到。像尼采就说得很清楚,人只是悬挂在深渊上的绳索。代表什么?人还没有完成,人只是绳索,要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在这一头是一个人,还没有完成的,在那一头才是超人。超人是什么?不是那个什么反穿内裤,弄一个S的,那个叫超人,不是的。超人是什么?超人是走过去的人。从德文来说的话是Uebermensc,走过去的人。每一个人活在世界上,都有身心的能量,你要经过某种检验才能走过去,走过去才能成为超人。但是尼采的标准太高了,他自己最后都发疯了。他以什么做超人的标准呢?两个人结合。一个叫做拿破仑,一个叫做歌德。你去哪里找这种人?文如歌德?武如拿破仑?这样叫超人?那每一个人看到都说,那还有什么希望?尼采自己也做不到。但是尼采提到超人是为什么?他是一个标准的哲学家,他要理解,他只看到二,他不愿意承认后面那个一。尼采说过一句话,他说,超人是大地的意义。这一句话怎么解释?什么叫做大地的意义?大地代表地球,代表人类。请问,地球跟人类有意义吗?什么意思?能不能被理解?意义两个字,一定不能离开理解。如果没有人类具有理性,没有这种理解的能力,这个世界上,从古到今,没有意义的问题,只有存在的问题。你活着吗?还是你死了?不要问为什么活着,死是怎么回事,没有这种问题。所以,意义跟理解合在一起,我们就要问了,如果没有超人的话呢?宇宙有意义吗?就是说,宇宙可以被理解吗?不能。所以尼采说,超人是大地的意义。那你怎么把尼采转过来?因为很多人喜欢把尼采跟庄子对比,也有他的乐趣。在对比的时候,你看到什么?你看到的是说,如果你不能够让人的生命经过某种考验,展现超人的层面的话,那你这一切的生活都谈不上有什么意义了,就是无法去理解这种人类生活是为了什么。当然尼采的话,可以演变成为非常严肃的一种对人类生命的价值的思考。

   尼采说过什么话?他说,我们芸芸众生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天才可以出现,这一句话就有问题了。什么问题?原来我们这些人努力了半天,过了几十年几百年,最后出现一个天才。如果没有那个天才的话,我们这几十年,几百年,都是白活了。我们叫做芸芸众生,好象草一样的,芸芸众生。天才一出来之后呢?天才使得我们这个部落,这个族群,这个国家,有意义了。你看所有的比赛,所有的竞赛,一旦那个冠军出现了,是我们自己国家的人的话,我们就举国欢腾,好象我们国家就是为了这一刹那,让这个人出来。不管他是运动的,诺贝尔奖的,还是其他项目的,他一旦出来的话,就觉得说,你看,这个天才就是我们这些历代祖先,芸芸众生,当作泥土作为养分,就让这个天才出现。这个天才出现之后,才使得我们这些人的意义被肯定了,生存被理解了。所以尼采为什么受到很多批判?因为他把焦点只放在那个最后的结果上。如果没有那个目的,没有那个结果,你前面的过程根本不能被理解,就是没有意义。那这样一来的话,人类生命不是就很可悲吗?大多数人都是扮演土壤,肥料的角色?超人出来之后,开出一朵花了。所以念尼采念到最后,就觉得这个人太骄傲了,他没有把一般人,当作一个正常的人来对待,但是,你不能怪尼采啊,尼采可以说,你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超人,只是你自己放弃这个权利,他要唤醒大家。所以尼采是唯一的一位哲学家,死于1900年。但是隔了一百多年之后,到现在还是栩栩如生,就是尼采。我们现在讲后现代社会,只有尼采能够经得起这个检验,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上帝死了,就是要重新界定一切道德价值,这个,多大的魄力呀!所以你念了尼采的书之后呢?真是要奋然振兴。说我这个生命要成为超人,我要自己负责,超人是大地的意义。那你现在用庄子的话来说,一个人活在世界上,如果只有身跟心的活动,没有到展现出精神的话,他这一生根本白活了。知道这意思吗?这跟尼采说的,不是一样的意思吗?你不要管整个大地。我们不喜欢尼采那种特色,叫做贵族心态,尼采就喜欢讲贵族道德,他说一般人都是奴隶道德。什么叫奴隶道德呢?反正我就是逆来顺受做好事,就是好人了。这种完全顺从社会的标准,叫做奴隶道德。他所谓的贵族道德呢?就是我自己做主人,是我自己要做的,从被动变成主动。所以他讲精神有三变的时候,一定要从骆驼变成狮子,再变成婴儿,重新开始。但是我们生下来不是婴儿吗?那个不算。一定要你成长之后,又回到婴儿的心态,代表经过骆驼的被动,狮子的主动,重新开始新的生命,这是尼采精神有三种变化。那么在庄子里面提到什么?提到了精神了。同样的,所以一个人的生命经过他整个一生,如果没有努力让身跟心的活动,经过某种修炼,展现出精神的话呢?他这一生完全不可理解。也就是说,这一生没有意义,多他一个少他一个没有差别,他真的是芸芸众生。但是,如果你经过某种修炼,像庄子说的,最后展现出精神来的话呢?当下那一刹那,精神生于道,跟道结合,整个生命豁然开朗,四通八达,上及于天,下及于地,所有的一切结合在一起,那个生命叫做真正的逍遥的开始。你没有经过这样的修炼,你说你逍遥,怎么逍遥?只能想象而已。所以庄子这个思想的境界是伟大的,比西方任何哲学家,从柏拉图一直到尼采,到海德格尔,你要去对照的话,就会发现,庄子真是一个天才。

   我西方哲学念得越多,再看庄子的东西,真是了不起。我们常常谈到四个字,未始有物。不就是这样子吗?他说,古人的智慧,最高的,至矣,尽矣,不可以加矣,连续三个矣。至矣,就是最高的;尽矣,到穷尽了;不可以加矣,不能超过它了。那我们都很兴奋,听到庄子这样的称赞,当然想知道答案是什么。什么是古人最高的智慧?讲了半天,就是了解四个字,未始有物,从来不曾有东西存在过。一听,就昏了,这什么东西呢?什么叫做了解从来不曾有万物存在过呢?难道我们现在看到的万物是假的吗?他是告诉你,从永恒来看的话,万物哪里有存在?在几年之前没有它,几年之后没有它,在这之前和这之后,它根本就是虚无。那我们就要问了,为什么是虚无?它一定要存在着片刻呢?它这个片刻由谁来保障呢?从这边就可以推出来庄子,最后所要说的,所谓的密契主义。所以庄子说,最高的智慧就是觉悟,没有东西存在。西方哲学也是问一样的问题,西方两千多年的哲学,反反复复一再问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呢?用英文讲大概比较生动了,Who is there something rather than nothing?为什么是something?而不是nothing?nothing就是虚无,虚无比较合理。因为本来以前没有你,以后也没有你,你是虚无,这很合理,虚无不需要解释,因为根本就没有东西存在,你解释什么呢?但是问题是,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呢?为什么是something?你看到有山有海,为什么是这个呢?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在变化之中,很久以前没有它们,很久以后也没有它们,但它们现在存在,这个需要解释。就是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这个有就需要我解释了,这就是哲学。哲学就是爱好智慧,它的智慧针对的不是日常生活的小技艺,小聪明,它针对的是,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哲学起源于惊讶,让别人Wonder,感觉到Wonder,意义就在这里。你看,西方哲学两千多年谈的问题,为什么是有而不是无?就比较合理。庄子不是说了吗?古人智慧最高了。因为他们知道,根本就没有东西存在,所以庄子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你西方一系列的哲学家。我们这样讲也没什么夸张,因为庄子本来就是其学无所不窥嘛,把儒家、墨家的精华掌握住,缺点指出来,把道家老子的思想掌握住,再加以发挥。至于说名家,你看,名家最厉害的两大高手,惠施和公孙龙,在庄子里面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先说惠施。楚国有一个人,可以在鼻尖上点一点灰,薄得像苍蝇的翅膀,然后找一个工匠,用斧头挥舞起来,轮转生风,一斧头砍下去,把灰砍掉,鼻子完全没有损伤,这个人站着面不改色。这两个人真是绝配呀,一个是高手可以把灰砍掉,一个是面不改色,换了我们,吓也吓死了。是不是?所以这两个要配合得正好,才能叫做表演。所以宋元君又来了,第三度出现了。宋元君就把这个工匠找来说,表演给寡人看,听说你有这种绝招,可以把别人鼻尖上的灰砍掉,而不伤害到他的鼻子。结果这个工匠说,我确实有这种本事,但是能够鼻尖点灰,让我来练习的这个人死了。这个人是谁呢?惠施。他经过惠施的坟墓,就说这段话给学生听。他说,自从先生死后,我就没有人可以鼻子点灰让我表演了。为什么呢?因为别人鼻子点灰让我表演,他自己脸色发白,都吓昏了。只有惠施,脸不红,气不喘,庄子,你砍我的鼻子吧,他对庄子很有信心。你看,好好一个名家的领袖,在庄子的眼中是一个道具,点了灰不要动,我来表演,这样的人当宰相,庄子当什么?是不是?当神。就是惠施。那公孙龙呢?也是一个高手,这两个人是名家的代表,惠施公孙龙。庄子里面有一段讲到公孙龙,用怎么样去描写他呢?坎井之蛙。就是一个很小的水井里面有一只青蛙,以为自己在这个水里面当王,真是得意得不得了。看到东海来的大鳖,大的海鳖。就跟它说,哎呀!太好了,你到我的水井里面玩一下吧。海鳖左脚一踩进去就卡住了,就说,算了,算了,不要跟你去水井里面了。我告诉东海的情况,十年旱灾,水没有降低;十年水灾,水没有升高。一看就是几千里,一深就是几千尺,这才是东海的快乐,这个青蛙听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它无法想象这么高的境界。接着就说一个寿陵余子,寿陵地区的年轻人到邯郸去学走路。因为他总觉得邯郸那个地方走路比较潇洒。结果呢?学了半天没学会,又忘记自己原来怎么样走路,只好爬着回家。用这样的故事来描写一个学派的领袖,叫做公孙龙。所以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说,先秦有六大学派,什么儒家,墨家,道家,法家,名家,阴阳家,好象是六大山头,华山派什么的,崆峒派分庭抗礼,没那回事。庄子一个人出来,各大派都懒得跟他说话了,反正你庄子出来你说的就算。道家,你跟他说什么?所以名家两个代表在庄子眼中,就是好玩的小朋友而已,而我们一般人连这些小朋友恐怕都比不上。所以学道家学到这个地方,就要知道他以心合道,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有的潜能,能不能做,如何做,做到之后是什么情况,真的需要个人的体会。所以这一节我们就谈到这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向庄子问道》11、以心合道:静与游(傅佩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