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风水涣卦详解

风水涣卦象示意图

周易集注卷十二

涣:坎下巽上。

涣者,离散也。其卦坎下巽上,风行水上,有披离解散之意,故为涣。序卦:“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所以次兑。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坎错离,离为日,王之象也。中爻艮,艮为门阙,又坎为宫,庙之象也。又坎为隐伏,人鬼之象也。木在水上,利涉大川之象也。王假有庙者,王至于庙以聚之也。此二句皆以象言,非真假庙涉川也。假有庙者,至诚以感之,聚天下之心之象也。涉大川者,冒险以图之,济天下之艰之象也。如沛公约法三章以聚天下之心,即假有庙之象也。沛公当天下土崩瓦解正涣之时,使不约法三章,虽立千万庙以聚祖考之精神,亦何益哉!且当时太公留于项羽,况祖考乎?易盖有此象,而无此事无此理也。利贞者,戒之也。

彖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以卦综释卦辞。本卦综节,二卦同体,文王综为一卦,故杂卦曰:“涣,离也;节,止也。”刚来不穷者,言节上卦坎中之阳来居于涣之二也,言刚来亦在下之中,不至于穷极也。柔得位乎外而上同者,节下卦兑三之柔上行,而为巽之四,与五同德以辅佐乎五也。八卦正位,乾在五,巽在四,故曰得位,故曰上同。王乃在中者,中爻艮为门阙,门阙之内即庙矣。今九五居上卦之中,是在门阙之内矣,故曰王乃在中也。乘木者,上卦巽木乘下坎水也。有功者,即利涉也,因有此卦综之德,故能王乃在中,至诚以感之,以聚天下之心;乘木有功,冒险以图之,以济天下之难。此涣之所以亨也。

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享帝立庙,在国家盛时说,非土崩瓦解之时也。与王假有庙不同,孔子在涣字上生出此意来,言王者享帝而与天神接,立庙而与祖考接,皆聚己之精神以合天人之涣也。风在天上,天神之象。水在地下,人鬼之象。享帝则天人感通,立庙则幽明感通。

初六:用拯马壮,吉。

坎为亟心之马,马壮之象也。陈平交欢太尉而易吕为刘,仁杰潜授五龙而反周为唐,皆拯急难而得马壮者也。

初六当涣之初,未至披离之甚犹,易于拯者也。但初六阴柔,才不足以济之,幸九二刚中,有能济之具者,初能顺之托之以济难,是犹拯急难而得马壮也,故有此象。占者如是则吉也。

象曰:初六之吉,顺也。

顺二也。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奔者,疾走也。中爻震足,坎本亟心,奔之象也。又当世道涣散,中爻震动不已,皆有出奔之象。机,木也。出蜀中,似榆,可烧以粪稻田。山海经云“大尧之上多松柏,多机”是也。中爻震木,应爻巽木,机之象也,指五也。

当涣之时,二居坎陷之中,本不可以济涣而有悔也。然应九五中正之君,君臣同德,故出险以就五,有奔于其机之象。当天下涣散之时,汲汲出奔以就君,得遂其济涣之愿矣,有何悔焉?故占者悔亡。

 象曰:涣奔其机,得愿也。

得遂其济涣之愿。

六三:涣其躬,无悔。

六三居坎体之上,险将出矣,且诸爻独六三有应援,故无悔。涣其躬者,奋不顾身求援于上也。

六三阴柔,本不可以济涣,然与上九为正应,乃亲自求援于上九,虽以阴求阳宜若有悔,然志在济时,故无悔也。教占者必如此。

 象曰:涣其躬,志在外也。

在外者志,在外卦之上九也。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

涣其群者,涣其人也。当涣之时,土崩瓦解,人各植党,如六国之爭衡,田横之海岛隗嚣之天水,公孙述之于蜀,唐之藩镇尾大不掉,皆所谓群也,政无多门,势无两大,胫大于股则难步,指大于臂则难把,故当涣其群也,六四能涣小人之私群,成天下之公道,所以元吉。“柔得位乎外而上同”,岂不元吉!涣丘者,涣其土也。艮为土,丘之象也,颐上卦艮,故曰丘颐;此卦中爻艮,故亦以丘言之。涣其丘,如汉高祖封韩信为齐王,又为楚王。及陈豨反,以四千户封赵将是也。夷者,平常也。言非平常之人思虑所能及也。如高祖以四千户封赵将,左右谏曰:“封此何功?”高祖曰:“非汝所知。陈豨反,赵地皆豨有,吾羽檄天下兵,未有至者,今计独邯郸兵耳,吾何爱四千户?”盖左右谏者,乃平常之人,匪夷所思于此见矣。

六四上承九五,当济涣之任者也。所居得正,而下无应与,则外无私交,故有涣其群之象。占者如是,则正大光明,无朋党携贰之私,固大善而元吉矣。然所涣者特其人耳,若并其土而涣之,则其元吉犹不殊于涣群,但涣其群者,人皆可能,而涣其丘者,必才智出众之人方可能之,殆非平常思虑之所能及也。故又教占者以此。

象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凡树私党者,皆心之暗昩狭小者也。惟无一毫之私,则光明正大,自能涣其群矣。故曰光大也。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

上卦风以散之,下卦坎水,汗之象也。巽综兑,兑为口,号之象也。五为君,又阳爻,大号之象也。散人之疾而使之愈者,汗也。解天下之难而使之安者,号令也。大号,如武王克商武成诸篇,及唐德宗罪己之诏皆是也。王居者,帝都也。如赤眉入长安,正涣之时矣,光武乃封更始为淮阳王,而定都洛阳是也。又如徽钦如金,正涣之时矣,建炎元年,皇后降书中外,乃曰历年二百,人不知兵,传世九君,世无失德;虽举族有比辕之衅,而敷天同左祖之心,乃眷贤王越居旧服,高宗乃即位于南京应天府,皆所谓涣王居也。益卦中爻为坤,利用为依迁国。此爻一变,亦中爻成坤,故涣王居。坎错离,离为日,王之象。五乃君位,亦有王之象。孔子恐人不知王居二字,故小象曰“正位也”。曰正位,义自显明。

九五阳刚中正以居尊位,当涣之时,为臣民者涣其躬,涣其群,济涣之功成矣。乃诞告多方,迁居正位,故有涣汗其大号,涣王居之象。虽其始也不免有土崩瓦解之虞,至此则恢复旧物,大一统宇矣,以义揆之,则无咎也。故其占为无咎。

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光武诸将于中山上尊号,不听,耿纯进曰:“天下士大夫捐亲戚,弃土壤,从大王于矢石之间者,其计固望攀龙鳞附凤翼以成其志耳。今大王留时逆众,不正号位,恐士夫绝望计穷,有去归之思,无为久自若也。”此即正位之意。盖京师天下根本,当涣之时,王者必定其所居之地以正其位,位既正则人心无携贰,昔之涣者今统于一矣。故涣王居者,乃所以正位也。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依小象,涣其血作句。血者,伤害也。涣其血者,涣散其伤害也。逖者,远也,当涣之之时,干戈扰攘,生民涂炭,民之逃移而去乡土者多矣。去逖出者,言去远方者得出离其远方而还也。此爻变坎,下应坎,坎为血,血之象也。又为隐伏,远方窜伏之象也。

上九以阳刚当涣之极,方其始而涣散之时,其伤害、其远遯,二者所不免也。今九五诞告多方,迁居正位,归于一统,非复前日之离散,则伤害者得涣散矣,远遯者得出离矣,故有涣血去逖出之象。而其占则无咎也。

象曰:涣其血,远害也。

涣其血,去逖出,则危者已安,否者已泰,其涣之害远矣,故曰远害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风水涣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