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曾仕强易经的妙用1:卦中有卦

易经》是根据自然规律发展出来的一套系统。大自然是周流不停、时刻处于变化之中的。《易经》的六十四卦也不是彼此孤立、静止不变的。因此才会发展出互卦、综卦、错卦、交卦等等易理知识。那么六十四卦之间,变化出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意义何在?掌握了这些变化关系,对于人们的生活,又会有什么裨益呢?

   我们常常讲《易经》八卦,《易经》八卦,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因为《易经》本来就只有八个卦,你说不是六十四卦吗?没错!那这么简单的几个卦,它能够把全世界所有的事情都代表进来吗?我们不用质疑,因为八个卦既然可以变成六十四个卦,那六十四个卦就可以变成很多很多的卦。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每一个卦实际上都代表了好几个卦,我们用涣卦来做代表,当它每一个爻由阴变阳或由阳变阴的时候,它马上就变成另外几个卦。初六变初九,涣卦马上就变成中孚卦。中孚卦是《易经》的第六十一卦。如果把九二变成六二的话,涣卦马上变成观卦。它就是《易经》的第二十卦。如果把六三变成九三,它马上变成巽卦,《易经》的第五十七卦。六四变九四,涣卦变讼卦,《易经》的第六卦。九五变六五,涣卦变蒙卦,《易经》的第四卦。上九变上六,涣卦变坎卦,《易经》第二十九卦。这样我们慢慢就浮现出一句话:啊!原来一个爻变,全卦都变,果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那这样的变有没有意义呢?当然有意义。我们来看看涣卦所变成这六个相关的卦,它们有什么样的代表意义?我们现在由下往上来看一看,涣卦它本身是离散。离散那么就要把它收敛回来。因为一离散我们就常常讲流离失散,那怎么办呢?我们首先反求诸己,我们充实自己的诚信,所以就是中孚卦,初六阴爻变阳爻就变成中孚卦。有了诚信以后,我们还要仔细观察当下的情况,这就叫观。六二阳爻变阴爻,观卦。这样子我们就能进入情况的核心。六三阴爻变九三阳爻,巽卦。找到合理有效的化解之道,这就叫巽卦。就不至于造成不协调的效果基于产生争讼,所以为什么接下来就是讼卦。讼卦要避免必须要怎么样?要启发自己的一些盲点,我们就要请教高明而不要自以为是,所以就出现蒙卦。那么如果能做到这个地步,你就可以很沉稳,很镇静地反省、学习,那自然你就会脱离险境,所以为什么上九变上六,它会形成坎卦。坎卦它本来是险的,可是,你不能不面对它,所以要学习坎,习坎就是从当中得到一些东西,然后你就知道怎么样脱离险境。可见它每一爻变,它连串起来,就好象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一样,并不是说这个变,跟本卦没有关系,那个变也跟本卦脱了很远,不会。

   我们再从上面往下看。试试看,第一个出现的就是坎,坎就是你涣散的时候,你要冷静地在大环境中习坎,你看一个突然间发生的事件,使得人心惶惶,大家就想起一名话:平常是一家人,可是等到紧急的时候,哪管你什么一家人,四散去奔逃。你说到底对不对?也不能说错。如果一家人在紧急的时候,老要扯在一起,那么同归于尽。你哪里有那么大本事每个人都安全脱离?所以四散,有的跑不掉了,有的跑掉了。跑得掉的回头再来想救这些跑不掉的,这反而更好。所以任何事情不是只有一个解决方法。它好几种,你要好好去想一想。反正都是坎,但是只要你坎的时候,不要怨天尤人,不要发混帐气,我们现在就是这样子,这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凭什么要去冒这个险?这应该是别人,我怎么这么倒霉?所以我们第一关就过不去了。这个时候你就要知道,涣卦它上爻一变,为什么变成坎的原因。我们要回过头来,用启蒙的心态来找自己的缺失,你要么就是方向不对,要么就是方式有问题,要么根本就不是方法错误,这个时候你反而可以避免,因为不协调引起的争讼,所以为什么蒙卦就可以把这个讼化解掉。可是不是消极地逃避,因为逃避不了。你只能够事先想到,如果我像这样做下去,将来所产生的后果,引起争讼到底谁吃亏?还不知道,因此你就会深入地去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内外环境,这个就是巽卦,巽卦就是说那个风一吹过来的时候,它是把所有脏的东西都给你吹得清清楚楚。没有风的时候我们认为空气也好干净。可是一阵风吹起,糟糕了,什么都有。于是你就会反省、观察、分析各种相关的因素,还有这些因素之间它彼此的互动关系,这个就叫观卦。到了这个地步你就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诚信出了问题,所以为什么中孚卦那么重要。就是说你如果以诚信沟通上下左右前后,你合理的节制这种离散的力量或者聚合的力量,其实这两种力量一个叫做向心力,一个叫做离心力,过强了都不是好现象。它就在取这个动态的平衡,那是非常困难的。这样我们才知道为什么涣卦的后面,会是节卦出来。“节”这个卦是非常不容易的,它在《易经》第六十卦,好象一个人要活到六十岁,你才知道怎么样节制自己。那就叫耳顺。五十知天命你就觉得很难了,你要耳顺。孔子说:“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论语》。那谈何容易?我们现在说忠言逆耳,不要说忠言,什么话听起来都是逆耳的。因为什么?不顺我的心。我就逆耳了。所以我们就知道,涣卦的上九其实就是节卦的初九。这样我们又得到一个概念,说原来一个卦,它为什么会综卦?就说你走到极端,就走到那一卦的开始。那一卦开始,又走到极端,又回头。人生就是这么反反复复。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人是习惯的动物。我们把它叫做习性、习气、习惯。反正每个人就那么几个习惯而已。一碰到他就是那种老样子又出来了。然后又平静下来,又碰到,老样子照样出来。这些老样子是每个人都不一样的。但是对某一个人来讲,他就是老样子:你看,又来了!我们经常讲这种话。人生就是要把这些“又来了”这一部分把它消减掉,否则这一辈子你在修什么呢?每一个卦它有六个爻,除了每一个爻一变,就变成另外一个卦之外,它六个爻都不变,它里面也含有五个卦,我们把它叫互卦。我们可以看到涣卦把初六、九二、六三、六四到九五,这五个爻看成六个爻。那怎么办呢?初六、九二、九三算下卦,六三、六四、九五算上卦,变成蒙卦,《易经》第四卦。也可以从九二开始一直到上九,九二、六三、六四是下卦,六四、九五、上九是上卦,变成《易经》第四十二卦,益卦。也可以把六三、六四、九五、上九看成一个卦,那就是六三、六四、九五是上卦,六四、九五、上九是上卦,变成《易经》第五十三卦,渐卦。我们也可以取二与五之间,九二、六三、六四、九五这四个爻,把它变成《易经》第二十七卦,颐卦。初六、九二、六三一个卦,九二、六三、六四一个卦,那就是解卦。

   一个涣卦当中,你可以分析到,原来它有解卦、蒙卦、益卦、渐卦、颐卦。这什么意思?当然有意思,当你看到涣卦初六的时候,你马上要想到它是一个坤卦的初六,解卦的初六,又是蒙卦的初六。你把这几个初六爻的爻辞拿来,把整个统整一下,你就完全了解:啊!原来涣卦的初爻是这个样子!给我们很多的佐证,很多旁敲侧击的资料,可以加强我们对这一爻的认识。这样五个互卦加上本卦,就六个卦了。还有刚才它六个爻所变成的六个卦,就十二个了。还有每一卦都有一人综卦、错卦、交卦。涣卦的综卦是节卦,错卦是丰卦,交卦是井卦,十二加三就十五个卦了。所以只看一个涣卦实际上它这里面有十五个卦在那里错综复杂、彼此牵连。因此当我们把六十四卦读完以后,我们就要练习,每个爻跟相关的,我们一并考虑。每个跟它不同的发生关系的卦,我们一道来比对比对,这样你当然对研判这个事情,会更周密而且更深入。

   我们想想看,乾卦与坤卦有这么复杂吗?你首先会觉得乾卦它六个爻都是阳爻,所以它五个卦全部都是乾卦,它的综卦、交卦,上下交换,怎么交换就是乾卦,乾卦最简单,只有一个错卦叫坤卦。真的吗?不会的。这六个阳爻,初爻一变是姤卦,二爻一变是同人卦,三爻一变是履卦。最起码六个爻变是六个不同的卦。可见它还是有变化的。如果我们说两个爻变,怎么办?两个爻变,就很复杂了。到底是一、二爻变,还是一、三爻变?也可以二、三爻变,三、四爻变,那还有三个爻变呢?四个爻变?五个爻变呢?可见也是变化多端的。坤卦跟乾卦是一样的。其实我们现在慢慢的可以知道:最简单的,就是最复杂的。六十二卦就是乾坤这么简单的卦所变化出来的。所以到底我们处理事情,是要用简单的,还是用复杂的?《易经》告诉我们:凡是碰到很简单的,你都要复杂化。不然的话你一定大意失荆州,一定阴沟里翻船。因为它不可能那么简单。凡是复杂的你就无从下手,你就把它简单化。所以《易经》它可以很简单,就是八个基本卦。你把八个卦基本卦看清楚了,你就八九不离十了。简单的时候你就非常简单,复杂的时候你可以搞得非常复杂,然后你就在当中找到一个恰到好处的那个点,那就叫“合理点”。涣卦与节卦,一个是五十九,一个是六十,《易经》经常都是前后两个卦,它的关系是最密切的。它们是倒过来倒过来去的关系,我们马上就知道了。涣卦初爻就是节卦上爻,涣卦上爻就是节卦的初爻,这样这个卦序就非常清楚了。

   我们可以看看是不是这个样子?涣卦的初六爻辞:用拯马壮,吉。就是有壮马来帮助你跑得很快。干嘛呢?就是帮助你逃生的。流离失散它一定有原因,而且是非常重大,很危险的。这时候你还慢慢吞吞的:我们商量商量吧,我们把东西收拾好再走。你根本就跑不掉了。所以,这时候你就需要有效的工具来帮助你逃生,但是他还告诉你,你逃生是干什么?你到节卦的上六爻去看一看,涣卦的初六变节卦的上六,其爻辞为:苦节,贞凶,悔亡。苦节:过分节制。你压制得老百姓民不聊生,他就四散逃生。那是不是一样的道理?为什么要造成大家急急忙忙要逃生?就是因为你管太多了,太严了,使得老百姓宁可冒险外逃,逃不掉死了就算了,总比在这里活着要好一点。可见涣卦的初六为什么会这样,你去看看节卦的上六你就通了,原来有这么一个关联性在。

   涣卦上九爻辞:涣其血,去逖出,无咎。它就是你要远离那个灾害,可是你消除不了那个灾害,所以它不说吉,只说无咎而已,就是没有后遗症。节卦的初九爻辞:不出户庭,无咎。同样是无咎,离散的老百姓,为什么搞得这样的凄惨?就是平常没有教化。一个地方搞得老百姓宁可往外跑,又明知道跑是非常可怕的,走到这个地步是什么原因?你去追究,就是没有教化。到了要节的时候,你不能说你们一定要回来。你越强制他越跑得更快。这时你必须要另订一套教化的政策。首先就是要保密,因为你一旦让他知道了,他会评估:我值得回来吗?我是不是跑得更远比较好?所以像这种情形,我们一定要把两个卦,至少要把两个卦合起来一起看,你才看得懂说为什么要这样的原因。现在我们谈得最多的就是说:中国起来了!可是别的国家有没有尊重我们?有的有,有的没有。尊重我们的也是不过想利用我们而已。我们现在就是节跟涣之间,老百姓心里是涣散的,还是重节的?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最希望就是说什么,好不容易我们强盛了,老百姓不要有涣散的心理,你要能够节制、集中、团结。所以为什么这两个卦那么重要,就是它随时会发生,我们一定要替老百姓想出一套新的办法,让他有信心,让他不老想移民,让他怎样怎样,而这个你不能像西方那样,还没有做就开始讲了:我要怎么样。那可能跑的更多。这是我们举例。每一个卦都是这个样子,只是我们在讲六十四卦的时候,我们时间没有那么充分,没有办法跟你讲,这个爻跟那个爻的关系,这个卦跟那个卦的关系。而且那时候讲也听不懂,所以《易经》为什么很多人觉得很难,很悬,就是它那么复杂,我怎么学?所以我们会等到大家把六十四卦,都读得差不多了,有个基本印象,我们才来告诉各位,是有这么多的变化。不是说宇宙万象就是六十四卦那么单纯,没有,不可能的。每一个卦都有五个互卦,都有综、错、交卦,这么多东西大家才知道,说是六十四卦,实际上变成4096个卦,那就够了。再要搞下去谁也受不了。如果毕一生之力什么事也不做,专门把《易经》就算你搞得很通,你能做什么呢?什么事都不要做了。除了吃饭睡觉以外,还能做什么?你会有什么贡献?所以老实讲,我们老祖宗告诉我们,做任何事情做到差不多就好了,再下去就是过分了。这就是涣卦之后要面临的一个节卦,我们什么事情都是很涣散的,我们注意力很涣散,这个要注意,那个要注意,生怕漏掉一点,你干嘛呢?我们什么东西都要这也是涣散,那都是涣散的,你看我们现在,我在这里赚到钱不够,我要到那里设分公司,我要全球分布,那完全是涣卦了。那你做到什么地步最后都是散掉而已,徒劳无力。孔子他是非常了解这些变化的,所以他才讲:不占而已矣。他说如果你把这些变卦,你都搞得清清楚楚的话,你还要占什么?你根本所有事情比这个卦显示得还完整,你用推理的方法就可以了。当我们把六十四卦都搞清楚了,把它们彼此之间牵来扯去的关系,都弄明白了,你还用占卜吗?所以说《易经》最后是推理,而不是神算。你干嘛神算?它都跟你讲得清清楚楚,你走到这卦,下一卦是什么,你回想上一卦是什么,那你该往哪里走?你可以一直走下去,也可以走岔路都可以,因为它随时有一条路让你走。哪里有无路可走的。路是人走出来的,怎么会无路可走呢?我们现在就自己把它限定说,无路可走了。那你是自暴自弃。所以我们对不占而已矣,我们的看法并不认为说,只是字面上孔子所讲的反对占卜,没有这些事。孔子自己也占,他哪里会反对占卜?孔子也会,如果孔子不会,他就没有资格讲这个占跟不占的事情了。他的意思是说,当你把这些弄清楚的时候,你要不要占,如果要占的话,那你只有一条路最安全,最方便,最有效,自己占卜,自己解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曾仕强易经的妙用1:卦中有卦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