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傅佩荣解读易经火泽睽卦

傅佩荣解读易经火泽睽卦

38、睽卦(下兑上离,火泽睽,三、五为阴)

【38.1】

睽。小事吉。

【白话】

睽卦。对小事吉祥。

【解读】

l 睽卦是下兑上离,亦即“火泽睽”。《序卦》说:“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家人卦走到尽头,接着出现的是乖离,睽卦主旨在此。人生的聚散分合乃是事理之常,亲如家人亦不例外。

l 生物成长到一个阶段,就须发展自己独立的生命。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结合的力量较强,可以用礼教来约束。所以,睽卦对个人的事尚可称吉,是为“小事吉”;就社会整体或人类全体而言,则须存异求同,而不能让睽卦成为主流观念。

【38.2】

 《彖》曰:睽,火动而上,泽动而下。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说而丽乎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万物睽而其事类也。睽之时用大矣哉。

【白话】

《彖传》说:睽卦,火的活动是向上燃烧,泽的活动是向下流注。两个女儿一起住在家里,心意却不会一同进展。喜悦并且依附在光明上,柔顺者前进而往上走,获得中位又与刚强者应合,因此对小事吉祥。天与地分隔,但是化育的工作相同;男与女有别,但是爱慕的心意相通;万物各有领域,但是进行的活动相似。睽卦配合时势的运用方式太伟大了。

【解读】

l 睽卦下兑上离,离为火,兑为泽,两者活动方向相反,有如乖离。“二女同居”是指离为中女,兑为少女而言,两者有如姊妹,将来会嫁给不同的丈夫。古代女子以家庭为生活重心,自及笄(十五岁所行之成年礼)之后,就以出嫁为主要目标。

l 兑为悦,离为丽,为明,形成“说而丽乎明。”至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则显示睽卦由中孚卦(第六十一卦)变来,亦即中孚卦的六四与九五刚相应。阴爻称小,所以说“小事吉”。

l 暌隔乖离,在自然界与人间世都有因时而用的必要性。天地不分隔,如何天覆地载?男女若同性,如何繁衍子孙?万物千差万别,所展现的生存状况依然是大同小异的。

【38.3】

《象》曰:上火下泽,睽。君子以同而异。

【白话】

《象传》说:火在上面而泽在底下,这就是睽卦。君子由此领悟,要求同而存异。

【解读】

l 离为火,火性向上;泽为水,水性向下,两者动向相反而合为一卦,以此表示睽卦。

l 若以体用来说,则前述卦辞所论天地、男女、万物,为“体异而用同”,强调乖离是为了合作;而君子在此所领悟的,则是“体同而用异”,肯定合作而尊重差异。认清这两方面,更能明白变化之理。

【38.4】

初九。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

《象》曰:见恶人,以辟咎也。

【白话】

初六。懊恼消失,丢失的马不必追寻,自己会回来。见到恶人,没有灾难。

《象传》说:见到恶心,是为了避开灾难。

【解读】

l 初九之“悔”,来自与九四无应,而同在下卦的九二与六三皆有正应。不过,既然在睽卦,本来即是乖离之象,所以这种悔是不必要的,亦即“悔亡”。

l 睽卦由中孚卦(图)变来,初九原与六四正应,但是六四与九五换位形成睽卦之后,原先六四所在的互震(九二、六三、六四)消失,震为善鸣马,这是“丧马”;不过,换成睽卦(图)之后,出现了互坎(六三、九四、六五),坎为美脊马,这是“自复”。

l 在睽卦中,阴阳正应未必是好事,所以初九与九四不应,正好符合睽卦之旨。因此,初九见九四,反而“以辟咎也。”至于称九四为“恶人”,则是因为它在互坎(六三、九四、六五)中,坎为盗。

【38.5】

九二。遇主于巷,无咎。

《象》曰:遇主于巷,未失道也。

【白话】

九二。在巷子中遇见主人,没有灾难。

《象传》说:在巷子中遇见主人,是因为尚未失去道路。

【解读】

l 九二居下卦之中,以阳爻居柔位;其正应在六五,而六五居上卦之中,以阴爻居刚位。两者皆是中而不正,在睽卦中相遇,只能局限于小巷,但可以“无咎”。

l 对九二而言,六五为君为主,二人相遇,是因为皆未失去中间这条道路。只是道路已成小巷罢了。

【38.6】

六三。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

《象》曰:见舆曳,位不当也。 无初有终,遇刚也。

【白话】

六三。看到车往前拉,牛却往后拖。车夫受过断发割鼻的刑罚,起初不好而最后有结果。《象传》说:看到车往前拉,是因为位置不恰当。起初不好而最后有结果,是因为遇到刚强者。

【解读】

l 六三处境困难,它已阴爻居刚位,又有上下两个阳爻挡住去路,以致进退不得。它在互坎(六三、九四、六五)中,坎为曳马,为多眚(sheng)舆,表示马拉着一辆遇难的车;它又在互离(九二、六三、九四)中,离在古代有做“牛”解之例,亦即有牛在后拖着。“曳”与“擎”都有拖、拉之意。它的“位不当”十分明显。

l “天”是髡(kun)首,亦即断发之刑;“劓”(yi)是割鼻之刑。这一点要由中孚卦(图)的变化来看。六三在中孚卦中,本身也在互艮(六三、六四、九五)中,艮为鼻,其上则为互巽(六四、九五、上九),巽为寡发人;现在一变而为睽卦,两象皆消失,成为去鼻断发之人。这样当然是“无初”了。至于“有终”,则是它本身在下卦终位,并且有上卦终位的上九作为正应。上九为阳爻,所以说“遇刚”。

【38.7】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厉无咎。

《象》曰:交孚无咎,志行也。

【白话】

九四。乖离而孤独,遇到有为之士。互相信任,有危险但没有灾难。

《象传》说:互相信任而没有灾难,是因为心意得以实现。

【解读】

l 九四以阳爻居柔位,为不安之象,又处下泽与上离分道扬镳之界,并且上下两个阴爻阻挡了它与同类相比邻的机会,所以是“睽孤”。但是,九四虽与初九无应,在睽卦中却反而合乎卦意,可以“交孚”,以至于“厉无咎”。

l 九四的“交孚”,以初九为对象,可以视之为“元夫”(元为初,为大,夫为男子,引申为有为之士),实现了它睽中求通的心意。

【38.8】

六五。悔亡,厥宗噬肤,往何咎?

《象》曰:厥宗噬肤,往有庆也。

【白话】

六五。懊恼消失,他的宗人在吃肉,前往有什么灾难?

《象传》说:他的宗人在吃肉,是因为前往会有喜庆。

【解读】

l 六五以阴爻居刚位,下有九二正应。这在睽卦是不利之事。但是参考辞所云“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小事吉”,可见不必懊恼。

l 六五是“柔进而上行”的主角,则其原来的位置是中孚卦(图)的六四。在中孚卦里,六四在互艮(六三、六四、九五)中,艮为肤(肤为带皮的肉)。现在到了睽卦(图),六四成为六五,而九五成为九四,等于这个九四是一口咬进肉里。六五为君,九四为其宗人,所以说“厥宗噬肤”,那么,六五的往(从六四上来),不是“往有庆”吗?

【38.9】

上九。睽孤, 见豕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则吉。

《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白话】

上九。乖离而孤独,见到猪背上都是泥,载了一车的鬼。先张开工,后来放下弓。不是强盗而是来婚配的,前往遇到下雨就吉祥。

《象》曰:遇到下雨的吉祥,是因为许多疑虑都消失了。

【解读】

l 上九位居睽卦终点,充满了乖离孤独的心思,亦即犯了疑心病。它自己在上卦离中,离为目,所以看见了它与下卦之间横着一个互坎(六三、九四、六五)。首先,坎为豕(shi)(豕为大猪),为沟渎,在沟渎中,所以负涂(背上是泥)。其次,坎为水,为正北方之卦,为万物之所归,而人之所归为鬼;坎又为多眚舆,所以说“载鬼一车”。然后,坎为弓轮,六三前为互坎(六三、九四、六五),后为下卦兑,兑为毁拆,所以说“先张、后说(脱)”。最后,坎为盗,而上九下有六三阴阳正应,形成“匪寇婚媾”。当六三得到上九正应而要上升时,六三在下卦兑中,兑为泽,上升进入互坎,形成水,为雨,所以说“往遇雨则吉”。

l 程颐发挥此爻义理甚为生动,他说:“上之与三,虽为正应,然居睽极,无所不疑,其见三,如豕之污秽,而又背负泥涂,见其可恶之甚也。既恶之甚,则猜成其罪恶,如见载鬼满一车也。鬼本无形,而见载之一车,言其以无为有,妄之极也……上之睽乖既极,三之所处者正理,大凡失道既极,则必反正理,故上于三始疑而终必合也。”这段话描写人与人之间猜疑之可怕,值得戒惕。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11/30/469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傅佩荣解读易经火泽睽卦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