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機

傅佩榮解讀易經火澤睽卦

傅佩榮解讀易經火澤睽卦

38、睽卦(下兌上離,火澤睽,三、五為陰)

【38.1】

睽。小事吉。

【白話】

睽卦。對小事吉祥。

【解讀】

l 睽卦是下兌上離,亦即「火澤睽」。《序卦》說:「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家人卦走到盡頭,接著出現的是乖離,睽卦主旨在此。人生的聚散分合乃是事理之常,親如家人亦不例外。

l 生物成長到一個階段,就鬚髮展自己獨立的生命。人是社會性的動物,結合的力量較強,可以用禮教來約束。所以,睽卦對個人的事尚可稱吉,是為「小事吉」;就社會整體或人類全體而言,則須存異求同,而不能讓睽卦成為主流觀念。

【38.2】

 《彖》曰:睽,火動而上,澤動而下。 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說而麗乎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天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

【白話】

《彖傳》說:睽卦,火的活動是向上燃燒,澤的活動是向下流注。兩個女兒一起住在家裡,心意卻不會一同進展。喜悅並且依附在光明上,柔順者前進而往上走,獲得中位又與剛強者應合,因此對小事吉祥。天與地分隔,但是化育的工作相同;男與女有別,但是愛慕的心意相通;萬物各有領域,但是進行的活動相似。睽卦配合時勢的運用方式太偉大了。

【解讀】

l 睽卦下兌上離,離為火,兌為澤,兩者活動方向相反,有如乖離。「二女同居」是指離為中女,兌為少女而言,兩者有如姊妹,將來會嫁給不同的丈夫。古代女子以家庭為生活重心,自及笄(十五歲所行之成年禮)之後,就以出嫁為主要目標。

l 兌為悅,離為麗,為明,形成「說而麗乎明。」至於「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則顯示睽卦由中孚卦(第六十一卦)變來,亦即中孚卦的六四與九五剛相應。陰爻稱小,所以說「小事吉」。

l 暌隔乖離,在自然界與人間世都有因時而用的必要性。天地不分隔,如何天覆地載?男女若同性,如何繁衍子孫?萬物千差萬別,所展現的生存狀況依然是大同小異的。

【38.3】

《象》曰:上火下澤,睽。君子以同而異。

【白話】

《象傳》說:火在上面而澤在底下,這就是睽卦。君子由此領悟,要求同而存異。

【解讀】

l 離為火,火性向上;澤為水,水性向下,兩者動向相反而合為一卦,以此表示睽卦。

l 若以體用來說,則前述卦辭所論天地、男女、萬物,為「體異而用同」,強調乖離是為了合作;而君子在此所領悟的,則是「體同而用異」,肯定合作而尊重差異。認清這兩方面,更能明白變化之理。

【38.4】

初九。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無咎。

《象》曰:見惡人,以辟咎也。

【白話】

初六。懊惱消失,丟失的馬不必追尋,自己會回來。見到惡人,沒有災難。

《象傳》說:見到噁心,是為了避開災難。

【解讀】

l 初九之「悔」,來自與九四無應,而同在下卦的九二與六三皆有正應。不過,既然在睽卦,本來即是乖離之象,所以這種悔是不必要的,亦即「悔亡」。

l 睽卦由中孚卦(圖)變來,初九原與六四正應,但是六四與九五換位形成睽卦之後,原先六四所在的互震(九二、六三、六四)消失,震為善鳴馬,這是「喪馬」;不過,換成睽卦(圖)之後,出現了互坎(六三、九四、六五),坎為美脊馬,這是「自復」。

l 在睽卦中,陰陽正應未必是好事,所以初九與九四不應,正好符合睽卦之旨。因此,初九見九四,反而「以辟咎也。」至於稱九四為「惡人」,則是因為它在互坎(六三、九四、六五)中,坎為盜。

【38.5】

九二。遇主於巷,無咎。

《象》曰:遇主於巷,未失道也。

【白話】

九二。在巷子中遇見主人,沒有災難。

《象傳》說:在巷子中遇見主人,是因為尚未失去道路。

【解讀】

l 九二居下卦之中,以陽爻居柔位;其正應在六五,而六五居上卦之中,以陰爻居剛位。兩者皆是中而不正,在睽卦中相遇,只能局限於小巷,但可以「無咎」。

l 對九二而言,六五為君為主,二人相遇,是因為皆未失去中間這條道路。只是道路已成小巷罷了。

【38.6】

六三。見輿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無初有終。

《象》曰:見輿曳,位不當也。 無初有終,遇剛也。

【白話】

六三。看到車往前拉,牛卻往後拖。車夫受過斷髮割鼻的刑罰,起初不好而最後有結果。《象傳》說:看到車往前拉,是因為位置不恰當。起初不好而最後有結果,是因為遇到剛強者。

【解讀】

l 六三處境困難,它已陰爻居剛位,又有上下兩個陽爻擋住去路,以致進退不得。它在互坎(六三、九四、六五)中,坎為曳馬,為多眚(sheng)輿,表示馬拉著一輛遇難的車;它又在互離(九二、六三、九四)中,離在古代有做「牛」解之例,亦即有牛在後拖著。「曳」與「擎」都有拖、拉之意。它的「位不當」十分明顯。

l 「天」是髡(kun)首,亦即斷髮之刑;「劓」(yi)是割鼻之刑。這一點要由中孚卦(圖)的變化來看。六三在中孚卦中,本身也在互艮(六三、六四、九五)中,艮為鼻,其上則為互巽(六四、九五、上九),巽為寡發人;現在一變而為睽卦,兩象皆消失,成為去鼻斷髮之人。這樣當然是「無初」了。至於「有終」,則是它本身在下卦終位,並且有上卦終位的上九作為正應。上九為陽爻,所以說「遇剛」。

【38.7】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厲無咎。

《象》曰:交孚無咎,志行也。

【白話】

九四。乖離而孤獨,遇到有為之士。互相信任,有危險但沒有災難。

《象傳》說:互相信任而沒有災難,是因為心意得以實現。

【解讀】

l 九四以陽爻居柔位,為不安之象,又處下澤與上離分道揚鑣之界,並且上下兩個陰爻阻擋了它與同類相比鄰的機會,所以是「睽孤」。但是,九四雖與初九無應,在睽卦中卻反而合乎卦意,可以「交孚」,以至於「厲無咎」。

l 九四的「交孚」,以初九為對象,可以視之為「元夫」(元為初,為大,夫為男子,引申為有為之士),實現了它睽中求通的心意。

【38.8】

六五。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

《象》曰:厥宗噬膚,往有慶也。

【白話】

六五。懊惱消失,他的宗人在吃肉,前往有什麼災難?

《象傳》說:他的宗人在吃肉,是因為前往會有喜慶。

【解讀】

l 六五以陰爻居剛位,下有九二正應。這在睽卦是不利之事。但是參考辭所云「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可見不必懊惱。

l 六五是「柔進而上行」的主角,則其原來的位置是中孚卦(圖)的六四。在中孚卦里,六四在互艮(六三、六四、九五)中,艮為膚(膚為帶皮的肉)。現在到了睽卦(圖),六四成為六五,而九五成為九四,等於這個九四是一口咬進肉里。六五為君,九四為其宗人,所以說「厥宗噬膚」,那麼,六五的往(從六四上來),不是「往有慶」嗎?

【38.9】

上九。睽孤, 見豕負塗,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後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白話】

上九。乖離而孤獨,見到豬背上都是泥,載了一車的鬼。先張開工,後來放下弓。不是強盜而是來婚配的,前往遇到下雨就吉祥。

《象》曰:遇到下雨的吉祥,是因為許多疑慮都消失了。

【解讀】

l 上九位居睽卦終點,充滿了乖離孤獨的心思,亦即犯了疑心病。它自己在上卦離中,離為目,所以看見了它與下卦之間橫著一個互坎(六三、九四、六五)。首先,坎為豕(shi)(豕為大豬),為溝瀆,在溝瀆中,所以負塗(背上是泥)。其次,坎為水,為正北方之卦,為萬物之所歸,而人之所歸為鬼;坎又為多眚輿,所以說「載鬼一車」。然後,坎為弓輪,六三前為互坎(六三、九四、六五),後為下卦兌,兌為毀拆,所以說「先張、後說(脫)」。最後,坎為盜,而上九下有六三陰陽正應,形成「匪寇婚媾」。當六三得到上九正應而要上升時,六三在下卦兌中,兌為澤,上升進入互坎,形成水,為雨,所以說「往遇雨則吉」。

l 程頤發揮此爻義理甚為生動,他說:「上之與三,雖為正應,然居睽極,無所不疑,其見三,如豕之污穢,而又背負泥塗,見其可惡之甚也。既惡之甚,則猜成其罪惡,如見載鬼滿一車也。鬼本無形,而見載之一車,言其以無為有,妄之極也……上之睽乖既極,三之所處者正理,大凡失道既極,則必反正理,故上於三始疑而終必合也。」這段話描寫人與人之間猜疑之可怕,值得戒惕。

固定鏈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11/30/4695/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傅佩榮解讀易經火澤睽卦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