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序卦传

序卦传

序卦者,孔子因文王之序卦,就此一端之理以序之也。一端之理在所略,孔子分明,恐后儒杂乱文王之序卦,故借此一端之理以序之,其实本意专恐为杂乱其卦也。如大过以下,使非孔子序卦可证,则后儒又聚讼矣。蔡氏改正丘氏,犹以为不当,僭改经文,岂不聚讼?所以序卦有功于易。宋儒不知象,就说序卦非圣人之书,又说非圣人之蕴,非圣人之精,殊不知序卦非为理设,乃为象设也。如井、蹇、解、无妄等卦辞,使非序卦杂卦,则不知文王之言自何而来也。自孔子没,历秦汉至今日,叛经者,皆因不知序卦杂卦也。以此观之,谓序卦为圣人之至精可也。

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

盈者,言乾坤之气盈,充塞于两间也,如有久缺,岂能生物?屯不训盈,言万物初生之时,如此郁结未通,必如此盈也。物之始生,精神未发,若蒙冒然,故屯后继蒙。蒙者,蒙也。上蒙字卦名,下蒙字物之象也。穉者,小也,小者必养而后长大。水在天以润万物,乃万物之所需者。需不训饮食,谓人所需于饮食者,在养之以中正,乃饮食之道也。饮食,人之所大欲也。所需不如所欲则必争,乾糇以愆,豕酒生祸,故讼。

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可终通故受之以否

争起而党类必众,故继之以师。比者,比也。上比卦名,下比相亲附之谓也。众必有所亲附依归,则听其约束,故受之以比。人来相比,必有以畜养之者,无以养之,何以成比?故受之以小畜。礼义生于富足,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礼,盖人之所履,非以礼训履也。人有礼则安,无礼则危,故受之以泰。治乱相仍,如环无端,无久通泰之理,故受之以否。

物不可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

上下不交,所以成否。今同人于野,利涉大川,畴昔俭德辟难之君子,皆相与出而济否矣,故继之以同人。能一视同人,则近悦远来,而所有者大矣,故大者皆为吾所有。所有既大,不可以有自满也,故受之以谦。有大不盈而能谦,则永保其所有之大,而中心和乐矣,故受之以豫。和乐而不拒绝乎人,则人皆欣然愿随之矣,故受之以随。以喜随人者,非无故也,必有其事。如臣之随君,必以官守言责为事;弟子之随师,必以传道解惑为事。故受之以蛊。

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故受之以临临者大也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观可观而后有所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

蛊者,坏也。物坏则万事生矣,事因坏而起,故以蛊为事。可大之业每因事以生,故受以临,临者,二阳进而逼四阴,骎骎乎向于大矣。临不训大,临者,以上临下,以大临小,凡称临者,皆大者之事也,故以大释之。凡物之小者,不足以动人之观,大方可观。德之大则光辉之著,自足以起人之瞻仰;业之大则勋绩之伟,自足以耀人之耳目,故临次以观。既大而可观,则信从者众,自有来合之者,故受以噬嗑。物不可以苟合,又在乎贲以饰之。不执贽则不足以成宾主之合,不受币则不可以成男女之合,贲所以次噬嗑也。贲者,文饰也。致者,专事文饰之谓也。文饰太过,则为亨之极,亨极则仪文盛而实行衰,故曰致饰亨则尽矣,故继之以剥。

剥者剥也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物不可以终过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

所谓剥者,以其剥落而尽也。然物不可以终尽,既剥尽于上,则必复生于下,故继之以复。复者,反本而复于善也。善端既复,则妄念不生,妄动不萌,而不妄矣。无妄则诚矣,诚则好善如好好色,恶恶如恶恶臭,然后可以畜德而至于大,故受之以大畜。物必畜然后可养,况我之德乎?德既畜于己,则可以优游涵泳而充养之,以至于化矣,是可养也,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之义也。有大涵养而后有大施设,养则可动,不养则不可动矣。动者施设而见于用也,故受之以大过。大过者,以大过人之才,为大过人之事,非有养者不能也。然天下之事,中焉止矣,理无大过而不已,过极则陷溺于过矣,故受之以坎。坎者,一阳陷于二阴之间,陷之义也。陷于险难之中,则必有所附丽,庶资其才力而难可免矣,故受之以离。离者,一阴丽于二阳之间,附丽之义也。物不可以终通、终否、终尽、终过,以理之自然言也,造化乃如此也。有大者不可以盈,不养则不可动,以理之当然言也。人事乃如此也。

右上篇。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

有夫妇则生育之功成,而有父子;有父子则尊卑之分起,而后有君臣;有君臣则贵贱之等立,而后有上下;上下既立,则有拜趋坐立之节,有宫室车马之等,小而繁缨之微,大而衣裳之垂,其制之必有文,故谓之礼,其处之必得宜,故谓之义。错者,交错也,即八卦之相错也。礼义尚往来,故谓之错。

夫妇之道不可以不久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终遯故受之以大壮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晋者进也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

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泛论物理也,如人臣居宠位之久者是也。岂有夫妇不久居其所之理?序卦止有一端之理者,正在于此。遯者,退也。物不可以终退,故受之以大壮。既壮盛,则必进,故受之以晋。进而不已,则知进不知退,必有所伤矣,亦物不可久居其所之意。易之消息盈虚不过如此,时止时行则存乎其人也。

夷者伤也伤于外者必反其家故受之以家人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者难也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

伤于外者,其祸必及于家,故受之以家人。祸及于家则家道穷困矣,家道穷困则父子兄弟岂不相怨?故受之以睽。一家乖睽则内难作矣,故受之以蹇。凡人患难,必有解散之时,故受之以解。缓则怠惰偷安,废时失事,故受之以损。

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己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决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损而不已必益,益而不已必决,决去即损去之意。盛衰损益如循环然,损不已必益,益不已必损,造化如此,在易亦如此,故曰损益盛衰之始也。损者盛之始,益者衰之始,所以决字即损字也。夬与姤相综,夬柔在上,刚决柔也;姤柔在下,柔遇刚也。故决去小人即遇君子,所以夬受之以姤。君子相遇则合志同方,故受之以萃。同志既萃,则乘时遘会以类而进,故受之以升。升自下而上,不能不用其力,升而不已则力竭而困惫矣,故受之以困。

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物不可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终止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

不能进而困于上,则必反于下,至下者莫若井也,井养而不穷,可以舒困矣,故受之以井。井久则秽浊不可食,必当革去其故,故受之以革。革物之器去故而取新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鼎,重器也,庙祭用之,而震为长子,则继父而主祭者也,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物不可以终动,动则主之以静,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可以终止,静极而复动也,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以渐而不骤者,惟女子之归,六礼以渐而行,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细流归于江海,则江海大;万民归于帝王,则帝王大;至善归于圣贤,则圣贤大;故受之以丰。穷大而骄奢无度,则必亡国败家,而失其所居之位矣,唐明皇、宋徽宗是也,故受之以旅。

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

旅者,亲寡之时,非巽顺何所容?苟能巽顺,虽旅困之中,何往而不能入?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人情相拒则怒,相入则悦,入而后悦之,故继之以兑。兑者,悦也。人之气忧则郁结,悦则舒散,悦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离披解散之意。物不可以终离,离则散漫远去而不止矣,故受之以节,节所以止离也。节者制之于外,孚者信之于中,节得其道,而上能信守之,则下亦以信从之矣,所谓节而信之也,故受之以中孚。有者自恃其信,而居其有也,必者不加详审而必于其行也,事当随时制宜,若自有其信而必行之,则小有过矣,故受之以小过。有过人之才者,必有过人之事,而事无不济矣,故受之以既济。物至于既济,物之穷矣,然物无终穷之理,故受之以未济终焉。物不可穷,乃一部易经之本旨,故曰物不可以终通以至终离,言物不可者十一,皆此意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序卦传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