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山风蛊卦详解

巽下艮上。

山风蛊卦象图周易集注

蛊者,物久败坏而蛊生也。以卦德论,在上者止息而不动作,在下者巽顺而无违忤,彼此委靡因循,此其所以蛊也。序卦:“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所以次随。

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

利涉大川者,中爻震木在兑泽之上也。先甲后甲者,本卦艮上巽下。文王圆图艮巽夹震木于东之中,故曰先甲后甲,言巽先于甲,艮后于甲也。巽卦言先庚后庚者,伏羲圆图艮巽夹坎水于西之中,故曰先庚后庚,言巽先于庚,艮后于庚也。分甲于蛊者,本卦未变,上体中爻震木,下体巽木也。分庚于巽者,本卦未变,上体综兑金,下体综兑金也。十干独言甲庚者,乾坤乃六十四卦之祖,甲居于寅,坤在上,乾在下为泰;庚居于申,乾在上,坤在下为否。大往小来,小往大来,天地之道,不过如此。物不可以终通,物不可以终否,易之为道,亦不过如此,所以独言甲庚也。曰先三后三者,六爻也。先三者,下三爻也,巽也。后三者,上三爻也,艮也。不曰爻而曰日者,本卦综随,日出震东,日没兑西,原有此象,故少不言一日二日,多不言九日十日,而独言先三后三者,则知其为下三爻上三爻也明矣。以先甲用辛,取自新,后甲用丁,取丁宁,此说始于郑玄,谬矣。

当蛊之时,乱极必治,占者固元亨矣。然岂静以俟其治哉?必历涉艰难险阻以拨乱反正,知其先之三爻乃巽之柔懦,所以成其蛊也,则因其柔懦,而矫之以刚果;知其后之三爻乃艮之止息,所以成其蛊也,则因其止息,而矫之以奋发,斯可以元亨而天下治矣。

彖曰:蛊刚上而柔下巽而止蛊。蛊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先甲三日后甲三日终则有始天行也。

以卦综卦德释卦名卦辞。刚上而柔下者,蛊综随,随初震之刚上而为艮,上六兑之柔下而为巽也。刚上则太尊而情不下达,柔下则太卑而情难上通,巽则谄,止则惰,皆致蛊之由,所以名蛊。既蛊矣而又元亨,何也?盖造化之与人事,穷则变矣,治必因乱,乱则将治,故蛊而乱之终,乃治之始也。如五胡之后生唐太宗,五季之末生宋太祖是也。治蛊者当斯时,则天下治矣,故占者元亨。往有事,犹言往有为。方天下坏乱,当勇往以济难,若复巽懦止息,则终于蛊矣,岂能元亨?终始即先后,成言乎艮者,终也;齐乎巽者,始也。终则有始者,如昼之终矣,而又有夜之始;夜之终矣,而又有昼之始,故乱不终乱,乱之终乃其治之始,治乱相仍,乃天运之自然也。故治蛊者,必原其始,必推其终,知其蛊之为始为先者,乃巽也,则矫之以刚;果知其蛊之为终为后者,乃艮也,则矫之以奋发,则蛊治而元亨矣。恒卦上体震综艮,下体巽,故亦曰终则有始。

象曰:山下有风君子以振民育德。

山下有风,则物坏而有事更新矣。振民者,鼓舞作兴以振起之,使之日趋于善,非巽之柔弱也,此新民之事也。育德者,操存省察以涵育之,非艮之止息也,此明德之事也。当蛊之时,风俗颓败,由于民德之不新,民德不新,由于己德之不明,故救时之急,在于振民,振民又在于育德,盖相因之辞也。

初六:父之蛊有子考无咎。厉终吉。

艮止于上,犹父道之无为而尊于上也;巽顺于下,犹子道之服劳而顺于下也;故蛊多言干父之事。干者,木之茎干也。中爻震木,下体巽木,干之象也。木有干,方能附其繁茂之枝叶;人有才能,方能振作其既堕之家声,故曰干蛊。有子者,即礼记之“幸哉有子”也。

初六当蛊之时,才柔志刚,故有能干父蛊之象。占者如是,则能克盖前愆,喜其今日之维新,忘其前日之废堕,因子而考亦可以无咎矣。但谓之蛊,未免危厉,知其危厉,不以易心处之,则终得吉矣。因六柔,故又戒之以此。

象曰:父之蛊意承考也。

意承考者,心之志意在于承当父事,克盖前愆,所以考无咎。

九二:母之蛊不可贞。

艮性止,止而又柔,止则惰,柔则暗,又当家事败坏之时,子欲干其蛊。若以我阳刚中直之性,直道干之,则不惟不能,亦且难入,即伤恩矣,其害不小。惟当屈己下意,巽顺将承,使之身正事治,则亦已矣,故曰不可贞。事父母几谏是也。若以君臣论,周公之事成王,成王有过,则挞伯禽,皆此意也。易之时正在于此。

九二当蛊之时,上应六五,六五阴柔,故有干母蛊之象。然九二刚中,以刚承柔,恶其过于直遂也,故戒占者不可贞,委曲巽顺以干之可也。

象曰:母之蛊得中道也。

得中道而不太过,即不可贞也。

九三:父之蛊小有悔无大咎。

悔以心言。悔者,因九三过刚,则干蛊之事,更张措置之间,未免先后缓急失其次序,所以悔也。咎以理言。然巽体得正,能制其刚,则其干蛊必非私意妄行矣,所以无大咎。

九三以阳刚之才,能干父之蛊者,故有干蛊之象。然过刚自用,其心不免小有悔,但为父干蛊,其咎亦不大矣。故占者如此。

象曰:父之蛊终无咎也。

有阳刚之才,方能干蛊,故周公仅许之,而孔子深许之也。

六四:裕父之蛊往见吝。

裕,宽裕也。强以立事为干,怠而委事为裕,正干之反也。往者,以此而往治其蛊也。见吝者,立见其羞吝也。治蛊如拯溺救焚,犹恐缓不及事,岂可裕?

六四以阴居阴,又当艮止,柔而且怠,不能有为,故有裕蛊之象。如是则蛊将日深,故往则见吝。戒占者不可如是也。

象曰:裕父之蛊往未得也。

未得者,未得治其蛊也。九三之刚,失之过故悔;悔者渐趋于吉,故终无咎。六四之柔,失之不及,故吝;吝者渐趋于凶,故往未得。宁为悔,不可为吝。

六五:父之蛊用誉。

卓吾云:“上九不事事,而六五犹誉以悦之,使其欢然顺从,蛊斯可干。”用者,用人也。用誉者,因用人而得誉也。二多誉,誉之象也。周公曰用誉,孔子二多誉之言,盖本于此。九二以五为母,六五又取子道,可见易不可为典要。宋仁宗柔之主,得韩范富欧,卒为宋令主,此爻近之。

六五以柔居尊,下应九二。二以刚中之才而居巽体,则所以承顺乎五者,莫非刚健大中之德矣,以此治蛊,可得闻誉,然非自能誉也,用人而得其誉也。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父用誉承以德也。

承者,承顺也。因巽体又居下,故曰承,言九二承顺以刚中之德。

上九:不事王侯高尚其事。

上事字,事王侯以治蛊也;下事字,以高尚为事也,耕于有莘之野,而乐尧舜之道是也。上与五二爻,以家事言,则上为父五为母,众爻为子,观诸爻以干父母言可知矣。以国事言,则五为君,下四爻为用事之臣,上一爻为不事之臣,观上一爻以王侯言可知矣。盖当蛊之世,任其事而干蛊者,则操巽命之权,而行其所当行;不任其事而高尚者,则体艮止之义,而止其所当止。如邓禹诸臣皆相光武,以干汉室之蛊,独子陵钓于富春是也。艮止,不事之象。变坤错乾,王侯之象。巽为高,高尚之象。

初至五皆干蛊,上有用誉之君,下有刚中之臣,国家天下之事已毕矣。上九居蛊之终,无系应于下,在事之外,以刚明之才,无应援而处无事之地,盖贤人君子不遇于时,而高洁自守者也,故有此象。占者有是德,斯应是占。

象曰:不事王侯志可则也。

高尚之志,足以起顽立懦,故可则。李卓吾上九论其意义,尽于不可贞内,看来用誉亦是顺承也好。

固定链接: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5/08/122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山风蛊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