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复卦第二十四-李守力周易诠释_地雷复卦全解

…分享美好…

640-8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复卦第二十四

640-5

【周易经文】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彖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利有攸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初九:不远复,无祇悔,元吉。
象曰: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六二:休复,吉。
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六三:频复,厉,无咎。
象曰:频复之厉,义无咎也。
六四:中行独复。
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六五:敦复,无悔。
象曰:敦复无悔,中以自考也。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解读诠释】
 
【24.1】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白话】
复卦,亨通。外出和进入没有疾患,朋友前来没有咎害。返转回复运行在轨道上,七天回归重新开始。适宜有所前往。
【解读】
○复卦下震上坤,地雷复卦。《序卦传》:“物不可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剥卦是阴气剥蚀阳气,剥卦走到极点,阳气必回到地下重新开始,于是大地重现生机,故而亨通。复卦为剥卦的覆卦。
○出入无疾:震为动,故言出,刚爻在下,故言入。疾,害也。
○朋来无咎:王弼以“朋为阳”,然《周易》经文之“朋”皆有坤象(见《周易密钥》:释《周易》中的“朋”),上卦、互体皆是坤卦,坤为朋。初九为下体震卦主爻,得乎坤体之本,坤为朋,内卦为“来”,故曰“朋来无咎”。
○七日来复:两千多年来先儒对于《周易》“七日来复”本义的探源是倒果为因,穿凿附会,并没有破译文王周公孔子的本义。笔者在《周易密钥·“七日来复”本义探源》一文中试图还原“七日来复”的本义。
本文结论:先民起初最崇拜的数字是“七”,这来源于北斗七星历法和日月五星七政。甲骨文与金文七字的写法见证了“七”表示周期和期限的意思。《周易》经文中的八卦配数,有乾九坤六(即爻题)、坎为三、乾为三、震为七、兑为八、坤为十,这些配数是北斗历法七进制演变为十进制的遗存。其中乾九坤六成为四象的太阳太阴,震七兑八则成为四象的少阳、少阴。
 
【24.2】

彖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利有攸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白话】
彖传说:“复卦亨通”,是由于刚爻(自剥卦上九)返回(于初爻),震动而以坤顺运行,因此“外出和进入没有疾患,朋友前来没有咎害”。“返转回复运行在轨道上,七天回归重新开始”,这是天体的运行法则。“适宜有所前往”,因为刚爻在增长。复卦,从它岂不看到天地之核心吗?!
【解读】
○复卦的卦主:
《序卦传》:“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杂卦传》:“剥烂也,复反也。”剥卦上艮为果蓏,复卦下震为反生。剥卦上九一阳在上为硕果,果实腐烂,种子入地(刚反),发芽复生(刚长),种子即少阳也,这就是复卦初九一阳。故复卦初九为卦主。
初九有二德:刚反与刚长。入则为反,出则刚长,复卦下震动,上坤顺,故曰“出入无疾”。初九得乎坤体之本,坤为朋,内卦为“来”,故曰“朋来无咎”。
初九震卦少阳,故曰“七日来复”。古历以日为阳、以月为阴,故临卦贞兑少阴而言“八月”。
《彖传》是建立在卦序基础上的,剥卦之后是复卦。而十二消息卦剥卦之后是坤卦,坤卦之后是复卦,故十二消息卦不属于《周易》体系。
“利有攸往”,刚长也:
刚指卦主初九,刚爻增长,故“利有攸往”。对比其覆卦剥卦:“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
○天地之心:
心为根本,亦即能量源泉。震为龙,龙即阳,《易》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复卦阳在下,故初九为潜龙,邵雍称复卦为“天根”。潜者藏,谓其性也;而震者动,谓其相也、用也。
《老子》第十六章:“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此言复卦之性也,王弼从之曰“复者,反本之谓也……寂然至无,是其本矣。”孔颖达从之曰“天地以本为心者,本谓静也。言天地寂然不动,是“以本为心”者也。”
欧阳修曰:“天地之心见乎动。一阳初动于下,天地生育万物者本于此,故曰天地之心。天地以生物为心也。”此言复卦之相也。程颐反对“以静为天地之心”的看法:“一阳复于下,乃天地生物之心也。先儒皆以静为见天地之心,盖不知动之端乃天地之心也,非知道者孰能识之!”
复卦下震动上坤顺“动而以顺行”,不妄动也。故复卦以寂静为本性,以动顺为起用耳,卦主初九爻辞曰“不远复”,走不远即返回,此微动耳,体静用动也。以下《大象传》言“先王”效法复卦“率天下静”,是以静为本也。
 
【24.3】

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白话】
象传说:雷在地中,是复卦的象。先王由此领悟在冬至之日关闭城门,商人旅客不得通行;君王也不去四方视察。
【解读】
○复卦上坤为地,下震为雷,故曰“雷在地中”。至日,冬至日。
《尔雅·释诂》:“天、帝、皇、王、后、辟、公、侯,君也。”《白虎通》:“以揖让受于君,故称后。”李守力按:后,大同之君也;王,小康之君也。
冬至一阳生,正是复卦之象。先儒将阴阳学与易学结合创立卦气说十二消息卦以复卦为冬至,实源于复卦《大象传》“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周易》本身并无消息卦之说,唯有复卦与冬至相应也。
○《礼记·月令》仲冬之月:“日短至,阴阳争,诸生荡。君子斋戒,处必掩身,身欲宁。去声色,禁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阴阳之所定。”日短,冬至之日。
《白虎通·诛伐》:“冬至,所以休兵不举事、闭关、商旅不行,何?此日阳气微弱,王者承天理物,故率天下静,不复行役,扶助微气成万物也。故孝经谶曰:“夏至阴气始动。冬至阳气始萌。易曰:‘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
○后不省方:
复卦的错卦即变卦是姤卦,复卦是冬至,姤卦是夏至。《大象传》曰:“天下有风,姤;后以施命诰四方。”复卦“后不省方”与姤卦“后以施命诰四方”相对应。
○“闭关”成为以后佛道各家克期证道的名词,其源头即在复卦《大象传》。“先王以至日闭关”,体现了明君对天地之道的一种敬顺态度。通过外息诸缘,闭关内省,使身心一如,以合于天地之心。故《大学》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
○朱震《汉上易·丛说》:
考之《夏小正》,十一月“万物不通”,则“至日闭关,后不省方”,夏之制也。周制以十一月北巡狩,至于北岳矣。以是知系《大象》之辞,非周公作也。
李守力按:“至日闭关,后不省方”为夏之制,非周之制。夏之君主称“后”,周则称“王”。故《大象传》为《连山易》明矣。
○【复卦卦辞与《大象传》的逻辑悖论】
卦辞:“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大象传》:“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卦辞说复卦之时可以出入,利有攸往。《大象传》说复卦之时应闭关、不行、不出。为何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
李守力按:
《大象传》是《连山易》遗存,《连山易》以上卦为贞(为体),下卦为悔(为用),上卦坤为静,所以人事效法是归静,闭关,商旅不行。
《周易》卦辞是自下而上的性德展开,所以下卦震动为贞体,上卦坤顺为悔用,故“周制以十一月北巡狩,至于北岳矣”,这是周德效法冬至日南至而北返的具体体现,按照日的运行向北巡狩,至于北岳,北岳是坎卦,坎为隐。他不会出南门的,南门是商旅、征伐之事。因此周德精微之行,实际是闭关于心,顺天而行。这是对《大象传》的细化和开显。
《彖传》解释说,“出入无疾,朋来无咎”,是因为“动而以顺行”;“反复其道,七日来复”,是因为“天行也”。“利有攸往”,是因为“刚长也”。
夏德质朴而周德文理。于大略处效法夏德《大象传》,于精微处效法周德卦辞《彖传》。周德是极其精微的,非常难把握。君子之道,《大象》具足;圣人之道,彖辞见矣!
一个复卦,卦义不变,所以不存在根本矛盾。只是立足点不同而已。两者都是内圣外王之道。
 
【24.4】

初九:不远复,无祇悔,元吉。

象曰: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白话】
初九:走不远就回复,没有大的悔恨,最为吉祥。
象传说:走不远就回复,是因为修正身心。

【解读】

○复卦初九为卦主,为天地之心,人心禀之,念头虽有出入而不离道,故曰“不远复,无祇悔,元吉”。初九为下震主爻,震为主器,道器合一,故象曰“以修身也”。不远复,即卦辞“出入无疾”也。

孔颖达《周易正义》引韩康伯云:“‘祇,大也。’既能速复,是无大悔。”

祇(qí),《说文》:“地祇,提出万物者也。”帛书《易》“祇”作“提”。清代段玉裁《说文注》:“地祇提三字同在古音第十六部。

○修身:

初九象曰“修身”,即《大象传》的“至日闭关”,《礼记·月令》的“君子斋戒”。

《系辞下传》第五章:“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祇悔,元吉。’”

佛家云:“不怕念起,只怕觉迟。”孔子赞颜回的德行亦然,“有不善未尝不知”,此不善念头产生而及时觉察之,“知之未尝复行也”,此“不远复”提起正念而止恶也。这就是儒家的“慎独”功夫。

《中庸》首章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系辞下传》第七章“三陈九卦”说:“《复》,德之本也,……《复》,小而辨于物,……《复》以自知。”复卦卦主初九,初为本,故曰“德之本也”;阳之初生,少阳微弱,“七日来复”,言少阳为七,处于群阴(物)之下,故曰“小而辨于物”,“其殆庶几乎”,“莫见乎隐,莫显乎微”,皆言少阳之几微;“《复》以自知”,“有不善未尝不知”,“君子慎其独也”,皆是“自知”之义。
《尚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可见,复之初九,即是道,须臾不可离也,天地之心也。颜回因实证复卦天心,故后世誉之“复圣”。
 
【24.5】

六二:休复,吉。

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白话】
六二:美善的回复,吉祥。
象传说:美善的回复吉祥,因为往下亲比仁者。

【解读】

○震为东方为仁,初九震主,六二下比之,变兑为休,故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孟子·告子上》:“仁,人心也。”墨子《墨经》:“仁,体愛也。”郭店楚简中“仁”字共出现67次,55处写作从身从心的640-4,有6处写作640-6640-7,“千”乃从“身”之简化,人与身同。可见,仁的中古字是640-4,在复卦即初九也。

○王弼曰:得位处中,最比于初。上无阳爻以疑其亲,阳为仁行,在初之上而附顺之,下仁之谓也。既处中位,亲仁善邻,复之休也。

李守力按:

复卦由于只有初九一个阳爻,所以六二不会乘刚,所谓“上无阳爻以疑其亲”。即使上有阳爻,其乘刚也只是逆比。如:水雷屯卦六二《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火雷噬嗑卦六二《象》曰:“噬肤,灭鼻,乘刚也。”震卦六二《象》曰:“震来,厉,乘刚也。”六二因得中,其乘刚不背礼。
○【兑为休】
六二“休复之吉”,取象又按本爻变卦。《系辞传》曰“爻者,言乎变者也。”复卦六二变卦为兑。兑为巫,为羊,为少女,为悦。因此可引申为美妙祥善,美善从羊,妙从少(少女),祥既从羊又从示(神示,巫也)。羞,从羊,本义为美味。“休”与“羞”音近义通。 
休,美善也,庆也。如《尚书·太甲》“实万世无疆之休”(万世无疆之美善),又《尚书·周官》“作德,心逸日休”(指不费心机,反而越来越美好),《诗经·商颂》“何天之休”(承蒙老天赐福祥),三千年前的中方鼎铭文有“对王休令”(报答昭王赏赐之福)。
故兑为休。
○帛书《缪和》:
·子曰:“君人者又(有)大德於臣而不求亓(其)報,則□[□](48上)□要,晉齊宋君是也。臣人者又(有)大德於君[而不]求亓(其)報,[則□□]□,死則子孫无後於[世],(48下)關龍逢、王子比干、五(伍)子[胥、介]子隼(推)是也。夫君人者又(有)大德於臣而不求亓(其)報,生道也。臣者[又(有)大德於(49上)君]而不求亓(其)報,死道也。是故640-9(聖)君求報☑而弗得者,死亡640-10(随)[之](49下)矣。故報不可不求也。亓(其)在《易》也,《覆(復)》之六二曰:‘休覆(復),吉。’則此言以□[□]□□[□]也,又[□□□□□](50上)□焉,將何吉之求矣?”
大意:
孔子说:“为人君者有大恩德于臣下而不求回报……晋、齐、宋国的国君就是这样。为人臣的有大恩德于君主而不求回报,则……死后没有子孙存于世,关龙逢、王子比干、伍子胥、介子推就是这样的。为人君者有大恩德于臣下而不求回报,这是君主的生存之道。为人臣的有大恩德于君主而不求回报,这是致死之道。所以圣明的君主必须给有恩德于自己的臣下回报,如果臣下得不到回报,可能有死亡的后果,故回报不可以不求。在《周易》复卦六二说:‘休复,吉。’是说臣下要求回报才吉利,如果不求回报,怎么求得吉利呢?”
李守力按:
帛书《缪和》中,孔子认为复卦六二“休复,吉”是指臣下从君主那里求回报。按爻象,初九一阳为“天地之心”,生化天地万物。六二得初九而体现生生之仁,故初九因六二而彰显仁德。以人事言之,初九为君主,六二为臣下。臣下不求初九君主回报,则不能体现初九仁德。故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张栻《南轩易说钩沉》说:“《易》三百八十四爻,未尝言‘仁’,此独言之,夫子盖有深旨。”《周易》全部卦爻辞,包括《彖》、《象》在内,只在复卦六二爻《小象》处出现有唯一的“仁”字。那么《周易》作为群经之首,如何阐释“仁”的本质呢?帛书《缪和》的答案是那么的平易、简易,就是领导自己不求下属的回报,但是必须给下属回报。《老子》第七章说:“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君主效法天地长久之道,不自生,故不求臣下回报;生万物(生生之谓易;天地之大德曰生),故养育臣下万民(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是为仁道,此仁之本义所在。
 
【24.6】

六三:频复,厉,无咎。

象曰:频复之厉,义无咎也。
【白话】
六三:皱着眉头回复,虽有危险,但没有咎害。
象传说:皱着眉头回复,虽有危险,理应没有咎害。

【解读】

○六三阴柔失正,上无应与,也无承比,《系辞传》“三多凶”,故曰“厉”。六三处于震卦坤顺之间,彖曰“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义无咎”,是指不离复卦整体旨义,即使危险,仍然复仁。

○李士鉁曰:“改过向善,虽危无咎。《礼记·中庸》曰‘或安而行之’,初之象也;‘或利而行之’,二之象也;‘或勉强而行之’,三之象也。”

李守力按:
《礼记·中庸》曰:“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知,即智,本真;行,性起用也,即本善。复卦下三爻正是回复本真本善之仁道的三个层次:复卦初九因处于天地之心的本位,故“生而知之”、“安而行之”;六二亲近仁者,是“学而知之”、“利而行之”;六三皱着眉头回复仁道,是“困而知之”、“勉强而行之”。
《周易》复卦初至三的爻辞与地、人、天三才相对应:初九“不远复,无祇悔,元吉”,祇为地神;六二“休复,吉”,休从人;六三“频复,厉,无咎”,频从頁(頭),象天。
○【释频】
频复,《释文》:“如字,本又作嚬。嚬,眉也。郑作颦,音同。马云:忧频也。”
频,程颐、朱熹均释为“屡”,然与卦象爻象皆无关联。频当作“颦”[pín],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考之尤详:
顰,《说文》:“涉水顰蹙。从頻卑聲。”
涉水顰戚也。戚古音同蹴,迫也。各本作蹙,誤。顰戚,謂顰眉、蹙頞也。許必言涉水者,爲其字之从瀕也。从頻卑聲。
《易》频复,本又作嚬。王弼、虞翻、侯累(侯果)皆以频蹙[cù]释之。郑(郑玄)作卑。陆(陆德明)云音同。按诸家作频,省下卑。郑作卑,省上频。古字同音假借。则郑作卑为是。诸家作频,非。颦本在支韵,不在真韵也。自各书省为频,又或作嚬。又《庄子》及《通俗文》假矉为颦,而古音不可复知,乃又考《易音义》云郑作颦。幸晁氏以道(晁说之)《录古周易》,吕氏伯恭(吕祖谦)《古易音训》所据音义皆作卑。晁云:卑,古文也。今文作颦。考古音者得此,真一字千金矣。
可见,频,当作“颦”[pín],皱眉头。颦又通矉[pín](《正字通》)。矉,《说文》:“恨张目也。”《诗》:“国步斯矉。”今诗作频。《庄子·天运篇》:“西施病心,而矉其里。”
颦为皱眉头,矉为恨张目,皆与目有关。而复卦六三爻变卦为离,离为目,故释频为颦为矉于卦象亦符合。
 
【24.7】

六四:中行独复。

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白话】
六四:走在行列中间独自回复。
象传说:走在行列中间独自回复,因为信从大道。
【解读】
○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中行:《周易》之“中”多指二五之中,此处乃是指六四处于二至上群柔之中。
群柔之中,唯独六四与初九相应,故曰“独”;(此与剥卦六三类似,“失上下也”也是“独”)变卦为震,与下卦震重复,故曰“独复”。
初九为卦主、道体,六四应之,故象曰“以从道也”。
○《老子》曰:“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六四归根即是复命,命即初九之天命。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复命即率性,率性即道,故曰“以从道也”。
 
【24.8】

六五:敦复,无悔。

象曰:敦复无悔,中以自考也。
【白话】
六五:敦厚的回复,没有悔恨。

象传说:敦厚的回复没有悔恨,守中以自我反省。

【解读】
○敦,厚也,坤之德也。六五与初九无应与,本自有悔;以柔居尊,柔中有礼,居坤之中,得坤厚之德,故曰“敦复,无悔”。
自考,谓自我省察。六五变坎为智,故象曰“中以自考”。
【24.9】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白话】
上六:回复迷失,有凶险,有外忧内患。要是用于行军作战,最终会大败;要是用于治理国家,君主有凶祸;以至于十年之内不能再振兴。
象传说:回复迷失有凶险,是因为违反了君主之道。
【解读】
○上六爻辞很像卜辞的大杂烩,实为周公依次以爻象、卦象、象数而“观象系辞”,以爻象统领卦象和象数,秩序井然。
○迷复,凶,有灾眚:
“迷复,凶,有灾眚”,爻象也。此是上六爻辞之总纲。上六阴爻居复卦之极,下无所应,上无所承,故迷入歧途,背离复仁之道,下无所应故内忧为眚(shěng),上无所承故外患为灾。
《释文》:“《子夏传》云:伤害曰灾,妖祥曰眚。郑云:异自内生曰眚,自外曰祥,害物曰灾。”
复卦“出入无疾”,出,外也,入,内也,卦德下震动而上坤顺,故内外无疾;上六“迷复”,故内眚外灾。
○用行师,终有大败:
此言外患之灾。上六变卦为颐,颐为大离,离为戈兵;又上坤为众,《序卦传》“师者,众也”,故为师,故曰“行师”。
○以其国,君凶:
此言内忧之眚。坤为国为邑,故曰“其国”。坤反乾,乾为君,故曰“君凶”,象曰“反君道也”。
○至于十年不克征:
此言象数。“七日来复”,复之数也;“至于十年不克征”,迷复之数也。四至上为坤卦。于省吾释“坤为十”,坤十乃是音训,甲骨文“十”作“丨”,丨(gǔn),《说文》“上下通也”,《集韵》“古本切,读若衮。象数之纵也。”丨与昆,上古音都是文部见母;坤,上古音文部溪母,二者音近义通,故“坤为十”。
《周易》卦爻辞之“十”皆是坤象,如:
水雷屯卦六二“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二至四坤卦。
山雷颐卦六三“拂颐,贞凶,十年勿用,无攸利。”二至四坤卦。
山泽损卦六五“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元吉。”三至五坤卦。
风雷益卦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永贞吉。”二至四坤卦。
○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复卦为冬至一阳复始之象,以静为本,体静用动。如《大象传》、《礼记·月令》、《白虎通·诛伐》所说王者闭关之义。又帛书《缪和》曰:“不克征,义不达也。”其意义相近。
○【游吉解读复卦上六】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前545年,时孔子七岁)郑简公派游吉(子大叔)出使楚国,楚康王恃大国霸主位尊,拒不接见,要郑简公亲赴聘问。游吉只好回国复命,他跟上卿子展说:“楚子将死矣!不修其政德而贪昧于诸侯,以逞其愿,欲久得乎?《周易》有之,在复之颐,曰:‘迷复凶。’其楚子之谓乎!欲复其愿而弃其本,复归无所,是谓迷复,能无凶乎?君其往也!送葬而归,以快楚心。言楚子必死,君往当送其葬。楚不几十年,未能恤诸侯也。”
这是晋楚鄢陵之战以后的事。(公元前546年)第二次向戌弭兵会盟,向戌弭兵的结果是晋楚平分霸权,楚康王与晋定公一起轻松地当上了梦寐以求的中原霸主。会盟次年公元前545年楚康王竟然想叫郑国的国君到楚国聘问拜见楚王,这完全违背《周礼》和复卦的归仁之道,而复卦自《归藏》到《周易》都是楚王忌讳的卦。因此游吉大胆预言“楚子将死矣”,他认为“迷复凶”是针对楚王:“其楚子之谓乎!”,游吉似乎知晓复卦上六《小象传》“迷复之凶,反君道也”,并解释“迷复之凶”说:“欲复其愿而弃其本,复归无所,是谓迷复,能无凶乎?”,“弃其本,复归无所”是指上六远离初九,又无应与。因此游吉当知晓《彖传》《象传》的体例。这一年孔子七虚岁,可见《彖传》《象传》早已有之,孔子晚年仅是做了编辑整理而已。
《周易》复卦上六爻云:“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是《易》有十年之语,故游吉期之以十年(“楚不几十年,未能恤诸侯也”,《尔雅》“几,近也。”)。公元前538年楚灵王会诸侯于申,欲为霸主,而另一霸主晋国没有参加,鲁国、卫国也没来,楚国冷了场,这时距公元前546年会盟有八年。
当时郑国大夫裨灶以天文星占得出与游吉相同的预言:“今兹周王及楚子皆将死。岁弃其次,而旅于明年之次,以害鸟帑。周、楚恶之。”果然在这一年(前545年)周灵王与楚康王都去世了。
 

【复卦总结】

 
陈梦雷曰:全彖以阳刚来反,理势必亨。又震动坤顺,所往皆利。天地以生物为心,天地之一阳初动,犹人善念之萌,圣人所最重。此全彖之大旨也。六爻以初爻为主,故凡有得于初阳者吉,无则否。二比初曰下仁,四应初曰从道,此皆得于阳者也。余三皆无得于阳者。独五以得中而无悔。三不中则频失频复而厉。上则去初最远,居卦之穷,迷而不复,宜其凶也。此六爻之大略也。
李守力按:
复卦初九为卦主,为天地之心,人心禀之,念头虽有出入而不离道,故曰“不远复,无祇悔,元吉”,故象曰“以修身也”。不远复,即卦辞“出入无疾”也。
六二下比初九,与道亲近而得仁休美,故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六三处下卦之顶,体震变离(震离互借),故曰“频复”;与初九无应与,故“厉”;处震动坤顺之间,故象曰“义无咎”。
六四得五柔爻之中,下应初九,与道相应,故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六五坤体“敦复”,因得中故“无悔”,故象曰“中以自考也”。
上六居卦之穷,无应无比,故曰“迷复,凶,有灾眚”;变卦大离,故曰“用行师,终有大败”;坤体反乾,故曰“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象曰“反君道也”。只得按《大象传》《礼记》《白虎通》修养生息、闭关休兵。
复卦与道德五常:
《老子》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道德仁义备于一身,故复卦初九象曰“修身”,震为主器,道器合一也。六二下比初九,故象曰“下仁”。六三不失少阳震体,故可变正,象曰“义”。六四正应初九,故象曰“从道”,德也。六五柔中有礼,故曰“敦复”;坤体有信而“无悔”;变坎为智,故象曰“中以自考”。上六“迷复”,五常尽丧;复者生气,生气穷则为杀,故“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失仁也。五常首仁,仁统五常。
640-11

【《左传》晋败楚鄢陵筮例与秦简《归藏》复卦的关系】

《左传·成公十六年》(前575年):
六月,晋、楚遇于鄢陵……公筮之,史曰:‘吉。其卦遇《复》,曰:‘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国蹙王伤,不败何待!公从之。……吕锜梦射月,中之,退入于泥。占之,曰:“姬姓,日也。异姓,月也,必楚王也。射而中之,退入于泥,亦必死矣。”及战,射共王,中目。王召养由基,与之两矢,使射吕锜,中项,伏弢。以一矢复命。
【大意】
六月,晋、楚两军在鄢陵相遇。……晋厉公占筮。史官说:“吉祥。筮得《复》卦,卦辞说:‘南方的国家局促,射它的国王,箭头中目。’国家局促,国王受伤,不失败,还等待什么?”晋厉公听从了。……吕锜梦见自己射月亮,射中,自己却退进了泥塘里。占卜,说:“姬姓,是太阳;异姓,是月亮,这一定是楚共王了。射中了他,自己又退进泥里,就一定会战死。”等到作战时,吕锜射中了楚共王的眼睛。楚王召唤养由基,给他两支箭,让他射吕锜。结果射中吕锜的脖子,伏在弓套上死了。养由基拿了剩下的一支向楚共王复命。

【春秋左传正义】

杜预注:“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此卜者辞也。复,阳长之卦。阳气起子,南行推阴,故曰南国蹙也。南国势蹙,离受其咎。离为诸侯,又为目,阳气激南,飞矢之象。故曰:“射其元王,中厥目。”
孔颖达[疏]正义曰:此实筮也,而言卜者,卜筮通言耳。此既不用《周易》,而别为之辞,盖卜筮之书,更有此类,筮者据而言耳。服虔以为阳气触地射出,为射之象,杜以阳气激南,为飞矢之象,二者无所依凭,各以意说,得失终于无验,是非无以可明。今以杜言离为诸侯者,案《礼器》云:“大明生于东,君西酌牺象。”郑玄云:“象日出东方而西行也。”《诗·邶·柏舟》郑笺云:“日,君象也。”《说卦》:“离为日。”故为诸侯。
【解读】
震为射:解卦上六爻辞“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小过卦六五爻辞“公弋取彼在穴”,弋,缴射也。上卦为震,震为射也。
复卦上坤,按《连山》《易本命》取象,乾为日,坤为月。复卦上坤为月,下震为射,故吕锜梦射月。乾为日为君,周天子姬姓,晋国亦姬姓。坤为月,必异姓楚王也。
离得坤中爻,故可借用离象(坤为腹,离为大腹,此借象之证),此处使用借象要结合复卦冬至这一天太阳南至而返北的背景。《玉烛宝典》卷五引《归藏易》:“离处彼南方,与日月同鄕。”(可能是《归藏·齐母经》)坤卦借离象,离为南为目,故曰“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
那为什么吕锜梦到“射而中之”,又自己“退入于泥,亦必死矣”?盖复卦有反复之义也。卜筮乃“感而遂通”,吕锜之梦亦“感而遂通”,故象如一。
这段卦辞不见于《周易》,取象兼用古卦象,可能出自当时流传的《连山》《归藏》或其它筮书,而与《归藏》歌谣式繇辞非常接近。
秦简《归藏》:
复曰:昔者陼王卜复白雉……
李守力按:
陼(zhǔ)王,陼与楚音近(陼鱼部章纽,楚鱼部初纽),故陼王即楚王,泛指南国。
白雉就是白色的野鸡。白雉是南方诸侯进献中原朝廷的珍贵贡品。
《后汉书》:“交趾之南,有越裳国,周公居摄,越裳重译而献白雉。”
《竹书纪年》:“献白雉于周公。”
《竹书纪年》:“昭王之季,荆人卑词致于王曰:愿献白雉。昭王信之而巡,遂遇害……献白雉正南巡事。”
屈原《天问》:“昭后成游,南土爰底。厥利维何,逢彼白雉?”
《东观汉记》:“章帝元和元年日,南献白雉、白犀。”
晋·葛洪《抱朴子》:“白雉有种,南越尤多。”
陼王即南国,白雉也象征南国,秦简《归藏·复卦》与《左传》复卦卦辞属于同一母题。
卦辞“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只有按《复卦·大象传》“至日闭关”才能解释通。复卦为冬至,冬至日南至而北返,故曰“南国蹙”。《大象传》为《连山易》遗存,《归藏》多沿袭《连山》,故该卦辞是《连山》《归藏》的通用卦辞。
陼王即南国楚王,而且“雉”、“南国”、“目”都是离卦的象,《说卦传》离为日、为目、为南方、为雉。秦简《归藏》复卦“昔者陼王卜复白雉……”与“南国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关系密切。
《周易》复卦上六爻辞:“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显然与古《易》有继承关系。眚,本义为眼睛生翳,似与“中厥目”有关,“以其国,君凶”似与“南国蹙,射其元王”有关。
晋国史官和郑国游吉用复卦推断楚国命运,很可能是基于《连山》《归藏》复卦以南国为主题的传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复卦第二十四-李守力周易诠释_地雷复卦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