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无妄卦第二十五-李守力周易诠释-天雷无妄卦详解

…分享美好…

640-12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无妄卦第二十五

640-13

【周易经文】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彖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初九:无妄,往吉。

象曰:无妄之往,得志也。

六二:不耕获,不菑畬,(凶);则,利有攸往。

象曰:不耕获,未富也。

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象曰:行人得牛,邑人灾也。

九四:可贞,无咎。

象曰:可贞无咎,固有之也。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象曰:无妄之药,不可试也。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象曰:无妄之行,穷之灾也。

【解读诠释】

 

【25.1】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白话】

无妄,最为亨通,适宜守持正固;其中非正常状态,见有灾祸时,不适宜有所前往。

【解读】

○无妄卦是下震上乾,天雷无妄。《序卦传》:“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复卦为归仁之卦,归仁则不敢妄为。《经典释文》引马融、郑玄、王肃皆云“妄”犹“望”,“无妄”谓“无所希望”也。不敢妄为者,必不存奢望,两者之义可通。

【《周易》《周礼》用“无”不用“無”】

无妄,帛书《易》作“无孟”,楚简《周易》作“亡忘”,阜阳汉简《周易》作“无亡”,传本、秦简《归藏》同作“毋亡”。

《周易》的“无”字并非写作“無”。无,《说文》“640-14,亡也。奇字无通640-14。通于元者,虚无道也。”晋·王育说:“天屈西北为无。”《藝苑雄黃》:“无亦作亡。古皆用亡无,秦時始以蕃橆之橆为有無之無。《诗》、《书》、《春秋》、《礼记》、《论语》本用无字,变篆者变为無,惟《易》、《周礼》尽用无。”

可见“无”是“亡”、“640-14”、“橆”“無”字的古文。奇字“无”字是由“天”字和“元”字演变而来:“通于元者,虚无道也”,将“元”字往上一捅就是“无”字,元者始也,会意为开始之前就是“无”。王育说“天屈西北为无”,是按古代地图即后天八卦的方位,天倾西北,日没于西北,所以“天”字的右下角(即西北角)屈曲而成“无”字。《周易》《周礼》为保留古制,故不用后来的篆书“橆”、隶书、楷书“無”,而用古文字“无”,以表达古义。

帛书《易》卦名“无孟”符合无妄卦卦象:上卦乾为天,“无”由乾天而来,故曰“无”;下卦震为长子,《序卦传》“主器者莫若长子”,《说文》“孟,长也。从子皿声。”孟为长子主器,故震为“孟”。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无妄卦下卦震为春分,应“元亨”,上卦乾为立冬,应“利贞”。下震动上乾天,动而合于天理之象,至诚之道也。

秦简《归藏》:

毋亡曰:出入汤汤(荡荡),室安处而640-16(野)安藏,毋亡◇471

李守力按:

《归藏》无妄白话:春天出入坦荡荡,到了冬季人在室内安处,动物在野地安藏,不要外出而往!

无妄卦下震为出入,故曰“出入荡荡”(复卦“出入无疾”即言震卦);上乾为冬藏,故曰“室安处而野安藏”;安藏之时,不宜外出,故曰“毋亡”。(亡,外出。《论语·阳货》:“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

《归藏》观卦象,《周易》察卦德,“出入荡荡”即“元亨”;“室安处而野安藏”即“利贞”;“毋亡”即“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因为属于冬藏之时。

《释文》:“《子夏传》云:伤害曰灾,妖祥曰眚。郑云:异自内生曰眚,自外曰祥,害物曰灾。”古眚省为一字,从目,故有目视之义。《左传·庄公二十五年》“非日月之眚”,月侵日为眚,犹目之有翳也。故眚之本义是:可以预先看到的灾害或者不祥之兆。日蚀、妖祥、灾异自内生,皆可见也。

【《老子》中的复卦、无妄卦、大畜卦】

其匪正有眚,帛书《易》作“非正有省”。楚简《周易》作“亓非復又眚”,似是《序卦传》“复则不妄”的反证,“復”即“復正归仁”之复卦,无妄卦位于复卦之后,这说明楚简《周易》卦序可能就是今本《周易》卦序。

传本《老子》第十六章(帛书《老子》第六十章):“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这一章与《周易》有密切的关系。复卦为天根,故老子云“复归其根”,《周易》复卦之后是天命无妄卦,故老子云“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此即无妄也。《周易》无妄卦之后是大畜卦,老子云“知常容,容乃公”,容、公与大畜义近。

《老子》说“不知常,妄作凶”,等于说,如果无妄作吉,就是知常(通达恒道)。无妄,即无思无为,感而遂通,无为而无不为。可是无妄卦既有无妄作吉(下卦震三爻),又有无妄作凶(上卦乾三爻)。《老子》只讲了无妄“天命之正之常”一端,《周易》则是“天命正变”全备,“天命之变”即是非正、非常,《彖传》所谓“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匪正,即天命之非常;不利有攸往,即是无妄作凶。老子、苌弘皆是通道的周朝大夫,可是王子朝事变之后,苌弘丹血化璧,老子退居乡野,此皆无妄之灾也。

老子为周守藏室之史,《周易》是周史必修典籍,秦汉以来“儒道同源”被“儒道纷争”所淹没,故于《老子》与《周易》的渊源未能发现。

【25.2】

彖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白话】

彖传说:无妄卦,刚爻从体外来到内卦做主爻。震动而乾健,刚爻居中与内卦相应,大为通达而能守正,这就是天命。“其中非正常状态见有灾祸时,不适宜有所前往”:不妄为的前往,为什么(也不利)?因为这时天命也不祐助,前往怎么能行呢?!

【解读】

○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

“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外卦乾兼有先天后天之道,成卦之前是先天之乾,至诚无息,不增不减,乾交于坤初成震,此即“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故初九为成卦之主。而先天之乾,其三阳亦无缺。初九震体元亨阳动之启,如人诚心之初动,故下卦三爻皆动吉而居凶。

震下乾上,“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故九五为主卦之主。乾本初九之本源,贞固而如如不动,故上卦三爻皆居吉而动凶。

胡煦曰:

“刚”谓震阳,“来”谓居初。“自外来”者,二三两阴本坤之静体居内(震本坤体),乾用其九一交于初(震一索而得长男),则为“自外来”矣。“外来”者对居内之静坤而言。卦以震刚为主,圣人教人观象以择主爻,故有“为主于内”之说。凡一卦三画,其两画相同者皆静体也。其“往来上下”之爻称为主爻,动用故也。诸《彖》之“往来上下”皆言动用之主爻,不可不察。

李守力按:

胡煦的“体卦主爻说”彻底推翻了“卦变说”,破译和还原了《彖传》断卦的本义,牟宗三因而盛赞胡煦之发现“古所未有”,易学界连绵两千年的“卦变说”悖论于是冰消瓦解。

《说卦传》“震一索而得长男”,非索于无妄卦上卦之乾也。经卦震之成卦:震为坤体,乾坤交,坤体索于乾初,得震卦。此处,坤为体,乾为“外”也。

《无妄·彖》“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以及《讼·彖》“刚来而得中”皆非卦变。若是卦变,则无妄卦上卦当变为巽卦,讼卦上卦当变为离卦,可见卦变说之非。

○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

无妄卦下震动而上乾健,九五刚中,下应六二,乾卦三爻偕同,乾应乎震,故曰“元亨利贞”,元亨即大亨,利贞即以正,乾为天,震为主器为命,就是天命。

《乾卦·彖传》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乾道的变化,(使万物)各自正定其本性与命运,万物保存聚合并处于最和谐状态,达到了适宜和贞固。乾卦为首,创生出万物,普世皆得安宁。

乾为天,其本体无形无声无色,乾的作用通过震卦应现于万物之中,好像命令一样,故曰天命。

○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先儒对“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的理解存在偏差。王弼释为“若其匪依正道,则有眚灾,不利有所往也。”朱熹因之曰“其有不正,则不利有所往”。无妄卦下卦三爻,无论得正与否,皆利有所往;上卦三爻,无论得正与否,皆不利有所往。故王弼、朱熹的说法不妥。尚秉和则执于汉易“无妄为大旱”之说否定王弼等先儒的义理解释,不能自圆其说(见下文)。自马其昶提倡“无妄天命正变”说,先儒之争遂涣然冰释。

马其昶曰:“无妄之卦,言天命也。《杂卦》‘无妄,灾也’,亦谓运数。盖天命有正有变,元亨利贞者,天之正命也,其匪正有眚者,亦天命也。《易》之为书与天地合德,有可以人力胜者,则示以趋吉避凶之方;有不可以人力为者,则告以委心任运之道。圣人成能,所以参天地赞化育者在此。”

但马其昶并未说明为何无妄卦下卦三爻合乎“天命之正”,上卦三爻合乎“天命之变”。实际上无妄卦的大义从《归藏》到《周易》存在传承关系。“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因为属于冬藏之时,也就是上乾“利贞”。所以在无妄卦,下震“元亨”是“天命之正”,上乾“利贞”是“天命之变”。

按常理,无妄之往,应该利有攸往。而上乾之时,“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上乾之时,天命只是不祐“无妄之往”,对于“不往”则是护佑的,哪怕是九五“无妄之疾”,也是“勿药有喜”,不用服药而愈。

文王周公作《周易》,孔子述《易传》,其主要宗旨是帛书《要》篇所说的“德行焉求福”、“仁义焉求吉”,善因必有善果是人生的一般法则,故以德义趋吉避凶。但是现实中也确实存在不期的“无妄之灾”与“无妄之福”,此时君子没有妄想、没有妄为,故孔子说:“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荀子·宥坐》)

【无妄“不妄”与“灾”辨】

无妄卦内震动外乾健,动而健,故“元亨”;九五刚中应六二,故“利贞”。乾为天,震为主器,互巽为命,故曰天命。

而《杂卦传》却说:“无妄,灾也。”汉儒以此多释无妄为灾。

尚秉和《焦氏易诂卷一》认为:“《史记·春申君传》作无望,言无所期望也。京房则以为大旱之卦,万物皆死,无所复望。《汉书·谷永传》‘处无妄之卦运。’《后汉书·崔駰传》‘值无妄之世’,亦皆义取无望。后马(融)郑(玄)皆从之。”

李鼎祚《周易集解》引虞翻(164-233)曰:“《序卦》曰:‘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而京氏及俗儒,以为大旱之卦,万物皆死,无所复望,失之远矣。有无妄然后可畜,不死明矣。若物皆死,将何畜聚,以此疑也。”

李守力按:

尚秉和先生举京房(前77—前37年)的老师焦赣所著《易林》复之无妄云“年岁无有”,又未济之无妄云“秋饥无年”,以此证“无妄”为“大旱”,但是《易林》出现“大旱”词句有多处,均与无妄无关,《易林》之无妄且多有吉祥之辞,如讼之无妄云“合体比翼,嘉耦相得。与君同好,使我有福”,比之无妄云“百足俱行,相转为强。三圣翼事,王室宠光”,小畜之无妄云“騋牝龙身,日驭三千。南止苍梧,与福为婚”,豫之无妄“黄帝神明,八子圣聪。俱受大福,天下康平”,恒之无妄“飞来之福,入我嘉室,以安吾国”,损之无妄“雄狐绥绥,登山崔嵬。昭告显功,大福允兴”,姤之无妄“关睢淑女,贤妃圣偶。宜家寿母,福禄长久”,萃之无妄“乘风上天,为时服轩。周旋万里,无有患难”,升之无妄“介绍微子,使君不殆。二国合欢,燕齐以安”,震之无妄“日中为市,各抱所有。交易赀贿,函珠怀宝,心悦欢喜”,中孚之无妄“开门内福,喜至我侧。加以善祥,为吾室宅。宫城洛邑,以昭文德”,小过之无妄“鸾凤翺翔,集于家国。念我伯姊,与母相得”。

谷永(前?年-前9年)“于天官《京氏易》最精,故善言灾异”,《汉书·谷永传》有:“陛下承八世之功业,当阳数之标季,涉三七之节纪,遭《无妄》之卦运,直百六之灾阨。”应劭曰:“无妄者,无所望也。万物无所望于天,灾异之最大者也。”王充(27—约97)《论衡·寒温篇第四十一》:“《易》京氏布六十卦於一岁中,六日七分,一卦用事……易《无妄》之应,水旱之至,自有期节。”

《易纬坤灵图》:“经曰:震下乾上,无妄,天精起。帝必有洪水之灾,天生圣人使杀(救)之。故言乃统天也。丘括义,因象助类,辞曰:天无云而雷。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郑玄注:“茂,勉也;对,遂;育,长也。天之将雨,必先兴云而后雷,今乾在上,下无坎而有震,是以雷行天下,无云而雷,洪水之时,人苦雨之多,故尧于是茂勉遂其教令,以养万物,以是众庶艰食得以糊口焉。”

京房的《京氏易传》说无妄“天下见雷,行正之道。刚正阳长,物无妄矣。”这与《彖传》的观点一致。谷永、王充认为“无妄”之灾似与《易纬坤灵图》有关。虞翻所说“京氏及俗儒,以为大旱之卦”可能是源自谷永、王充,后尚秉和因之。

所以尚秉和的认识不全面。《系辞传》言“无妄”为“不妄”与《杂卦传》言“无妄”为“灾”之间实际上没有矛盾。根据《彖传》,无妄为天命之卦,亦谓天命运数。无妄之灾,天命运数使然也。天命运数若是应着劫难,则“不可祷也”,此时一切人为的手段都不能挽回灾难。因为无妄之灾不是人力所致,故人力也不能挽回。如尧舜禹有大德,“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尚书·益稷》)孔颖达疏:“言天下之人,遭此大水,精神昏瞀迷惑,无有所知,又若沉溺,皆困此水灾也。”这是华夏民族历史上最早的一次的无妄之灾。

 

【25.3】

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白话】

象传说:天下有雷在运行,万物应之,这是无妄卦的象;先王由此领悟努力配合天时,养育万物。

【解读】

○无妄卦上乾下震,乾为天,纯阳,位于上为天道之体。震为雷,一阳在初爻,位于下为天道之用。震、坎、艮三阳卦中只有震卦有活泼茂盛之象,震为龙,其究为健,为蕃鲜。震卦为小乾卦,故地雷复为天根。震卦为乾卦的发用,故天雷为无妄卦。

与,应也,谓天下雷行而物应之,故曰无妄,所谓天之命也。茂为震卦的象,引申为努力。时为天时,是乾卦的象。茂对时,努力配合天时,即顺乎天命也。

《九家易》曰:

天下雷行,阳气普遍,无物不与,故曰“物与”也。物受之以生,无有灾妄,故曰“物与无妄”也。

○《大象传》为《连山易》遗存,是自上而下观象,无妄卦上乾为先王,下震为春分二月,《说卦传》云“万物出乎震”,故云万物应与,先王茂勉配时,养育万物,也就是卦辞所谓“元亨”之义。

【震卦与农耕】

张衡《东京赋》云:“及至农祥晨正,土膏脉起。乘銮辂[luán lù]而驾苍龙,介驭间以剡耜[yǎn sì]。躬三推于天田,修帝籍之千亩。”这是引自《国语·周语上》“虢文公谏宣王不籍千亩”:“古者,太史顺时覛[mì]土,阳瘅[dàn]愤盈,土气震发,农祥晨正,日月底于天庙,土乃脉发。……阳气俱蒸,土膏其动……先时五日,瞽告有协风至……阴阳分布,震雷出滞。……王耕一坺,班三之,庶民终于千亩。”

古时候,太史按时令察看土情,当阳气积聚充足,土气开始活动,“农祥晨正”是指心宿(大火星)或房宿在中晨见于南天,“日月底于天庙”是指日月都出现于营室(艮维),即立春时节,这时土地便可耕耘了。

《礼记》曰:“天子为藉千亩,诸侯为藉百亩。”藉田、籍田即耤田(耤是藉、籍的本字),是指由君主先带头起耕,各级官员次之,最终由民众共同耕作的公田(居井田中心的为公田,其它皆私田)。耤,《说文》:“帝耤千畝也。古者使民如借,故謂之耤。”耤是耒与借的互体字,因借助民力耕田,故曰“耤”,圣人造字,不忘民本也。

《说文》注“辱”下云:“辰者,農之时也。故房星为辰,田候也。”震卦,帛书《易》作“辰”,《淮南子·氾论训》:“古者剡耜而耕,摩蜃而耨。”辰字古文为蜃(蛤蜊)象形,先民用蛤蜊贝壳做锄具除草。立春时节为農耕之始,震为辰,为農、为耨。故伏羲先天八卦、帛书先天八卦,震卦皆位于东北,东北艮维是日月合辰(后天八卦)。所以在先天八卦中,震卦表示阳气启动(立春),故先天八卦是指消息,后天八卦是指时位。

《周易》震卦取象春季农耕例:

1.《系辞传》: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2.解卦《彖传》: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时大矣哉!

3.无妄卦六二:不耕获,不菑畬,(凶);则,利有攸往。

4.无妄卦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注:丢了牛则无以耕田。)

5.益卦初九:利用为大作,元吉,无咎。(大作,指农耕。)

 

【25.4】

初九:无妄,往吉。

象曰:无妄之往,得志也。

【白话】

初九:不妄为,前往吉祥。

象传说:不妄为前往吉祥,因为得志。

【解读】

○无妄卦下卦三爻合“元亨”,动吉而居凶。六二、六三有动有居,唯初九刚爻为动,故曰“无妄,往吉”。

○程颐曰:“九以阳刚为主于内,无妄之象,以刚实变柔而居内,中诚不妄者也。”

李守力按:“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故初九为成卦之主。初九震体元亨阳动之启,如人诚心之初动,以贵下贱,得乎民本,故曰“无妄,往吉”,象曰“得志也”。

○《周易》出现“得志”或“志未得”的卦有贲卦、无妄卦、损卦、益卦、升卦、明夷卦、困卦、谦卦、同人卦九个卦,“得志”以刚爻为主,亲比为得志的充分条件。亲比又兼相应则为大得志。亲比一般为刚上柔下的顺比,唯无妄初九是刚下柔上的逆比。(见《周易密钥·论《周易》“志”的象数规律》)

 

【25.5】

六二:不耕获,不菑畬,(凶);则,利有攸往。

象曰:不耕获,未富也。

【白话】

六二:不耕种却有收获,不垦荒却有熟田,(有凶险);君上来聘,应该适宜有所前往。

象传说:不耕种却有收获,并没有主动谋取财富。

【解读】

○无妄卦下卦三爻合“元亨”,动吉而居凶。“不耕获,不菑畬,(凶)”,是居凶;“则,利有攸往”,是动吉。

○不耕获,不菑畬,(凶):

六二体震为辰,为農、为耨,初至五互体为风雷益卦,益卦有耕种、垦荒之象,《系辞传》:“神农氏作,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

菑(zī),初耕的田地。畬(yú),开垦了三年的熟田。《尔雅·释地》:“田一岁曰菑,二岁曰新田,三岁曰畬。”

《礼记·坊记》:

子云:“礼之先币帛也,欲民之先事而后禄也。先财而后礼,则民利;无辞而行情,则民争。故君子于有馈者弗能见,则不视其馈。《易》曰:‘不耕获,不菑畬,凶。’以此坊民,民犹贵禄而贱行。”

大意:

孔子说:“行相见之礼先于赠送币帛,这是希望百姓以做事为先而利禄为后。先赠送财物然后再行礼,就会导致百姓产生贪财之心。不加辞让,见礼就收,就会导致百姓相争。所以,君子在有人馈赠礼物时,如果不能亲自接见,就不接受馈赠。《周易》说:‘不耕种却有收获,不垦荒却有熟田,凶。’用这种办法来教育百姓,百姓还有看重利禄而轻视做事的。

李守力按:

《坊记》所引无妄卦六二爻辞与今本《周易》不同,今本无“凶”字,多“则,利有攸往”。畬,《说文》:“三岁治田也。《易》曰:‘不葘畬,田。’从田,余声。”宋本及《五音韵谱》、《集韵》、《类篇》引皆有田字。惠栋云:“田当作凶。《礼记·坊记》所引《易》有凶字,盖七十子所传,当得其实也。”段玉裁、桂馥说略同。

帛书《衷》:“无孟(无妄)之卦,有罪而(不)死,无功而赏,所以啬故(蛊)也。”啬,贪也。故,蛊也。“有罪不死,无功而赏”,应该是“不耕获,不菑畬”的引申,此无妄之福,是贪欲的蛊惑,故有凶险。帛书《衷》“所以啬蛊也”与《坊记》“以此坊民,民犹贵禄而贱行”意思相近,是对“不耕获,不菑畬,凶”的具体阐述。

六二《小象传》“不耕获,未富也”,是君子的操守,不被贪欲所蛊惑,“未富”是说君子没有主动谋取财富的想法。所以才有下一句“则,利有攸往”,君上来聘,适宜有所前往。

综合《礼记·坊记》、《说文》、帛书《衷》等文献,无妄卦六二爻辞似为:“不耕获,不菑畬,凶;则,利有攸往。”正合无妄卦下卦三爻居凶而动吉。

○帛书《昭力》:

《無孟(妄)》之卦,邑塗之義也;(13下)‘不耕而640-15(穫)’,戎(農)夫之義也。

李守力按:

无妄卦辞有“不利有攸往”,初九“往吉”,六二“则,利有攸往”,六三“行人之得,邑人之灾”,上九“行有眚”,似乎与“邑途”有关,然而如果因此认为无妄卦有“邑途之义”,那就是望文生义了。

廖名春以为“戎”作本字读,而帛书《系辞》神农作“神戎”,故戎夫当是农夫。“不耕而穫,農夫之義”也是望文生义。帛书《易传》中类似不少观点显然劣于传本《易传》,这可能是它没有传世的原因之一。

○则,利有攸往:

则,金文从鼎,从刀。商周时期一般把重要的祭祀、征伐、册封、训诫和赏赐等大事刻铸在鼎上,这是金文“则”字的本义。法则,是后来的引申义。这里的“则”当指天子的册封书契。六二与九五君位相应与,天子会主动聘任六二。君命岂能违,故“则,利有攸往”。

 

【25.6】

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象曰:行人得牛,邑人灾也。

【白话】

六三:没有妄为却来了灾难:譬如有人把耕牛拴在路边,行人顺手牵走,村里人遂遭无牛耕田之灾。

象传说:行人把牛牵走了,村里人遂遭无牛耕田之灾。

【解读】

○无妄卦下卦三爻动吉而居凶,六三阴爻,承四应上,故有居有动。“或系之牛,行人之得”,动者得不期之财;“邑人之灾”,居者遇“无妄之灾”。

六三不中不正,故邑居之人感召“无妄之灾”。六三之正,变卦离牛,(详见:《周易密钥·周易卦爻辞里的“牛”》)互巽为绳,故曰“或系之牛,行人之得”。“行人得牛”,不义之财也,非无妄之福,三与上应,故种下上九“无妄之行”的祸根。

 

【25.7】

九四:可贞,无咎。

象曰:可贞无咎,固有之也。

【白话】

九四:可以固守,没有咎害。

象传说:可以固守而没有咎害,是说其具备固守的条件。

【解读】

○无妄卦上卦三爻合“利贞”,居吉而动凶。九四刚健,难于静居,本自有咎;以刚居柔,初九敌止,下据六三,互体艮止,故曰“可贞,无咎”,《象》曰“固有之也”。
初九是“无妄之往”,九四敌应之,故九四爻辞不言“无妄”;而初九敌止九四,则利于九四贞固,故初九象曰“得志”。
 
【25.8】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象曰:无妄之药,不可试也。

【白话】

九五:没有妄为而得疾病,无需用药而有喜事。

象传说:没有妄为而得病,药物不可以试用。

【解读】

○无妄卦上卦三爻合“利贞”,居吉而动凶。九五处无妄之时,六二应之,心略扰而得疾。然中正之德足以养生,故“勿药有喜”。因动则凶,故诫不可试药。

○《周易正义》曰:今九五居得尊位,为无妄之主,下皆“无妄”,而偶然有此疾害,故云“无妄之疾”也。“勿药有喜”者,若疾自己招,或寒暑饮食所致,当须治疗。若其自然之疾,非己所致,疾当自损,勿须药疗而“有喜”也。

 

【25.9】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象曰:无妄之行,穷之灾也。

【白话】

上九:没有妄为,行动出现灾异,没有什么利益。

象传说:没有妄为的行动,是由于时穷导致的灾难。

【解读】

○无妄卦上卦三爻合“利贞”,居吉而动凶。上九刚健,不中不正,居无妄卦之时穷,下应六三“行人得牛”之不期之财,故感召“行有眚,无攸利”,此即彖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天命非常之时,无妄之往,天命不祐也。

○六三与上九相应,六三之行“得牛”,上九之行“有眚,无攸利”,时地不同也。

 

【无妄卦总结】

无妄卦为天命之卦,无妄,即无思无为,感而遂通。由于天命的作用,会出现无妄之福,也会无妄之灾。下震“元亨”是“天命之正”,动吉而居凶。上乾“利贞”是“天命之变”,动凶而居吉。“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是强调容易忽视的“天命之变”。

无妄卦下卦震配春季,应“元亨”,震,动万物也。下卦三爻皆动吉而居凶。初九为无妄之主,中诚不妄,得正“往吉”,象曰“得志也”。六二中正,虽感召“不耕获,不菑畬”之无妄之福,圣人诫之“凶”,以防啬蛊而生妄心,故象曰“未富也”;因此,当九五应之,君上有聘“则”,“利有攸往”,《老子》所谓“动善时”者也。六三不中不正,故邑居之人感召“无妄之灾”。六三之正(之,变也),变卦离牛,故曰“行人得牛”,此乃不义之财,非无妄之福,三与上应,故种下上九“无妄之行”的祸根。
上卦乾为立冬,应“利贞”,《说卦传》云“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阳消阴长,《彖传》所云“匪正”之时也。上卦三爻皆居吉而动凶。九四刚健,难于静居,本自有咎;以刚居柔,初九敌止,下据六三,互体艮止,故曰“可贞,无咎”,《象》曰“固有之也”。九五处无妄之时,六二应之,心略扰而得疾,中正之德足以养生,故曰“勿药有喜”,《老子》所谓“居善地”者也。上九刚健,不中不正,居无妄卦之时穷,下应六三“行人得牛”之不期之财,故感召“行有眚,无攸利”。
初九为无妄成卦之主,九五为无妄主卦之主。九四敌止初九“无妄之往”,六二应扰九五无妄之贞,故六二、九四皆不言“无妄”。
复卦是闭关,无妄卦是内圣,大畜卦是外王。修道只有断妄,没有修真。复卦言闭关之时,无妄卦阐断妄之机。无妄卦下卦以无妄积极行动来化凶,上卦以无妄贞静省眚来化凶。
 

【孔子的无妄之灾】

《荀子·宥坐》:

孔子南适楚,厄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糁,弟子皆有饥色。子路进问之曰:“由闻之: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累德、积义、怀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隐也?”

孔子曰:“由不识,吾语汝。汝以知者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见剖心乎?汝以忠者为必用邪?关龙逄不见刑乎?汝以为谏者为必用邪?伍子胥不磔姑苏东门外乎?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多矣。由是观之,不遇世者众矣,何独丘也哉!夫芷兰生于深林,非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

孔子曰:“由,居,吾语汝。昔晋公子重耳霸心生于曹,越王句践霸心生于会稽,齐桓公小白霸心生于莒。故居不隐者思不远,身不佚者志不广,女庸安知吾不得之桑落之下!”

大意:

孔子向南到楚国去,困在陈国、蔡国之间,七天没吃熟食,野菜羹中不搀一点米,学生们都有挨饿的脸色。子路前来问孔子说:“我仲由听说:‘行善的人上天用幸福回报他,作恶的人上天用灾祸回报他。’现在先生积累功德、奉行道义、胸怀美好理想,行善的日子很久了,为什么处境这样窘迫呢?”

孔子说:“仲由你不懂,我告诉你吧。你认为有才智的人是一定会被任用的吗?王子比干不是被剖腹挖心了吗!你认为忠诚的人是一定会被任用的吗?关龙逄不是被杀了吗!你认为劝谏的人是一定会被任用的吗?伍子胥不是在姑苏城的东门之外被碎尸了吗!是得到君主的赏识还是得不到君主的赏识,这要靠时机;有德才还是没有德才,这是各人的资质了;君子博学多识而能深谋远虑却碰不到时机的多着呢!由此看来,不被社会赏识的人有很多,哪里只是我孔丘呢?再说白芷兰草长在深山老林之中,并非因为没有人赏识就不香了。君子学习,并不是为了显贵,而是为了在不得志的时候不至于困窘、在碰到忧患的时候意志不至于衰退,懂得祸福死生的道理而心里不迷惑。有德才还是没有德才,在于资质;是做还是不做,在于人;是得到赏识还是得不到赏识,在于时机;是死还是生,在于命运。现在有了理想的人才却碰不到理想的时机,那么即使贤能,他能有所作为吗?如果碰到了理想的时机,那还有什么困难呢?所以君子广博地学习、深入地谋划、修养心身、端正品行来等待时机。”

孔子又说:“仲由!坐下!我告诉你。从前晋公子重耳的称霸之心产生于流亡途中的曹国,越王勾践的称霸之心产生于被围困的会稽山,齐桓公小白的称霸之心产生于逃亡之处莒国。所以处境不窘迫的人想得就不远,自己没奔逃过的人志向就不广大,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叶子枯落的桑树底下就不能得意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无妄卦第二十五-李守力周易诠释-天雷无妄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