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周易集注-震为雷卦详解

震为雷卦象示意图

震:震下震上。

震者,动也。一阳始生于二阴之下,震而动也。其象为雷,其属为长子。序卦:“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所以次鼎。

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虩,音隙。哑,音厄。匕,音妣。

虩虩,恐惧也。虩本壁虎之名,以其善于捕蝇,故曰蝇虎。因捕蝇,常周环于壁间,不自安宁而惊顾,此用虩字之意。震艮二卦同体,文王综为一卦,所以杂卦曰:“震,起也;艮,止也。”因综艮,艮为虎,故取虎象,非无因而言虎也。哑哑,笑声。震大象兑,又中爻错兑,皆有喜悦言语之象,故曰笑言。匕,匙也。以棘为之,长三尺,未祭祀之先,烹牢于镬,实诸鼎而加幕焉。将荐,乃举幕,以匕出之,升于俎上。鬯,以秬黍酒和郁金以灌地,降神者也。人君于祭之礼,亲匕牲荐鬯而已,其余不亲为也。震来虩虩者,震也。笑言哑哑者,震而亨也。此一句言常理也。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处大变而不失其常,此专以雷与长子言之。所以实上二句意也。一阳在坤土之中,君主百里之象。中爻艮手执之,不丧之象。中爻坎,酒之象。

言震自有亨道,何也?盖易之为理,危者使平,易者使倾。人能于平时安不忘危,此心常如祸患之来,虩虩然恐惧而无慢易之心,则日用之间,举动自有法则,而一笑一言皆哑哑而自如矣。虽或有非常之变,出于倏忽之顷,犹雷之震惊百里,然此心有主,意气安闲,雷之威震虽大而远,而主祭者自不丧匕鬯也。此可见震自有亨道也。不丧匕鬯乃象也,非真有是事也。言能恐惧,则致福而不失其所主之重矣。

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不丧匕鬯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易举正“出可以守”句上,有“不丧匕鬯”四字,程子亦云,今从之。恐者,恐惧也。致福者,生全出于忧患,自足以致福也。后者,恐惧之后也,非震惊之后也。则者,法则也。不违礼,不越分,即此身日用之常度也。人能恐惧,则操心危而虑患深,自不违礼越分、失日用之常度矣。即俗言惧法朝朝乐也。所以安乐自如,笑言哑哑也。惊者,卒然遇之而动乎外。惧者,惕然畏之而变其中,惊者不止于惧,惧者不止于惊。远者外卦,迩者内卦,内外皆震,远迩惊惧之象也。出者,长子已继世而出也。可以者,许之之辞也。言祸患之来,出于仓卒之间,如雷之震,远迩惊惧。当此之时,乃能处之从容,应之暇豫,不丧匕鬯,则是不惧由于能惧。虽甚有可惊惧者,亦不能动吾之念也,岂不可以负荷天下之重器乎?故以守宗庙,能为宗庙之祭主;以守社稷,能为社稷之祭主矣。

象曰:洊雷君子以恐惧修省

洊者,再也。上震下震故曰洊。修理其身,使事事合天理;省察其过,使事事遏人欲。惟此心恐惧,所以修省也。恐惧者作于其心,修省者见于行事。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

将卦辞加一后字,辞益明白矣。初九、九四,阳也,乃震之所以为震者,震动之震也。二三五上,阴也,乃为阳所震者,震惧之震也。初乃成卦之主,处震之初,故其占如此。

象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解见前

六二震来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震来厉者,乘初九之刚,当震动之时,故震之。来者,猛厉也。亿者,大也。亿丧贝,大丧其贝也。十万曰亿,岂不为大?六五小象曰“大无丧”可知矣。贝者,海中之介虫也。二变则中爻离,为蟹为蚌,贝之象也。震为足,跻之象也。中爻艮,为山陵之象也。陵乘九刚,九陵之象也。又艮居七,七之象也。离为日,日之象也。若以理数论,阴阳各极于六,七则变而反其初矣。故易中皆言七日得。跻者,升也。言震来猛厉,大丧此货贝,九二乃不顾其贝,飘然而去,避于九陵,无心以逐之,不期七日自获此贝也。其始也堕甑弗顾,其终也去珠复还,太王之迁岐亦此意也。

六二当震动之时,乘初九之刚。故有此丧贝之象。然居中得正,此无妄之灾耳,故又有得贝之象。占者得此,凡事若以柔顺中正自守,始虽不免丧失,终则不求而自获也。

象曰:震来厉乘刚也

当震动之时,乘九之刚,所以猛厉不可御。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苏,即稣,死而复生也。书曰“后来其苏”是也。言后来我复生也。阴为阳所震动,三去初虽远,而比四则近,故下初之震动将尽,而上四之震动复生,上苏下苏,故曰苏苏。中爻坎,坎多眚。三变阴为阳,阳得其正矣,位当矣,且不成坎体,故无眚。行者,改从之意,即阴变阳也。震性奋发有为,故教之以迁善改过也。唐肃宗遭禄山之变,犹私与张良娣局戏不已,可谓不知震行无眚者矣。

六三不中不正,居二震之间,下震将尽而上震继之,故有苏苏之象。所以然者,以震本能行而不行耳。若能奋发有为,恐惧修省,去其不中不正以就其中正,则自笑言哑哑而无眚矣。故教占者如此。

象曰:震苏苏位不当也

不中不正,故不当。

 九四震遂泥

遂者,无反之意。泥者,沉溺于险陷而不能奋发也。上下坤土,得坎水,泥之象也。坎有泥象,故需卦井卦皆言泥,睽卦错坎则曰负涂。晋元帝困于五季而大业未复,宋高宗不能恢复旧基,皆其泥者也。

九四以刚居柔,不中不正,陷于二阴之间,处震惧则莫能守,欲震动则莫能奋,是既无能为之才,而又溺于宴安之私者也,故遂泥焉而不复反。即象而占可知矣。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未光者,陷于二阴之间,所为者皆邪僻之私,无复正大光明之事矣,所以遂泥也。与夬卦萃卦未光皆同。

六五震往来亿无丧有事

初始震为往,四洊震为来,五乃君位,为震之主,故往来皆厉也。亿无丧者,大无丧也。天命未去,人心未离,国势未至瓦解也。有事者,犹可补偏救弊以有为也。六五处震,亦犹二之乘刚,所以爻辞同“亿”字“丧”字。

六五以柔弱之才,居人君之位,当国家震动之时,故有往来危厉之象。然以其得中,才虽不足以济变,而德犹可以自守,故大无丧而犹能有事也。占者不失其中,则虽危无丧矣。

象曰:震往来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丧也

危行者,往行危,来行危,一往一来皆危也。其事在中者,言所行虽危厉,而犹能以有事者,以其有中德也。有是中德而能有事,故大无丧。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此爻变离,离为目,视之象也。又离火遇震动,言之象也。故明夷之主人有言,中孚之泣歌,皆离火震动也。凡震遇坎水者,皆言婚媾。屯,震坎也,贲中爻,震坎也,睽上九变正,中爻坎也,此卦中爻坎也。索者,求取也,言如有所求取,不自安宁也。矍者,瞻视彷徨也。六三苏苏,上六索索矍矍,三内震之极,上外震之极,故皆重一字也。震不于其躬,于其邻者,谋之之辞也。言祸患之来尚未及于其身,方及其邻之时,即早见预待,天未阴雨而绸缪牖户也。孔斌曰:“燕雀处堂,子母相哺,灶突炎上,栋宇相焚。”言魏不知邻祸之将及也,此邻之义也。婚媾言亲近也,犹言夫妻也。亲近者不免于有言,则疏远者可知矣。

上六以阴柔居震极,中心危惧不能自安,故有索索矍矍之象。以是而往,方寸乱矣,岂能济变?故占者征则凶也。然所以致此者,以其不能图之于早耳。苟能于震未及其身之时,恐惧修省,则可以免索索矍矍之咎。然以阴柔处震极,亦不免婚媾之有言,终不能笑言哑哑、安于无事之天矣。防之早者且有言,况不能防者乎?婚媾有言,又占中之象也。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中者,中心也。未得者,方寸乱而不能笑言哑哑也。畏邻戒者,畏祸已及于邻而先自备戒也。畏邻戒方得无咎,若不能备戒,岂得无咎哉!

固定链接: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5/20/1538/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周易集注-震为雷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