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震卦第五十一_李守力周易诠释震为雷_震为雷卦详解

640-108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震卦第五十一
 

640-105

【周易经文】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不丧匕鬯,)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象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六二: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象曰:震来厉,乘刚也。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象曰:震苏苏,位不当也。

九四:震遂泥。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六五:震往来,厉;亿无丧,有事。

象曰:震往来,厉,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丧也。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解读诠释】

 

【51.1】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白话】

震卦:亨通。震雷袭来令人惶恐,(恐惧谨慎,故能)笑语声声;惊雷响彻百里,主祭人手中的匕和鬯没有失落。

【解读】

○震卦,下震上震,震为雷卦。《序卦传》:“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周易》第48卦井,言旧王朝没落后新王朝的兴起;第49卦革,言新旧王朝更替之革命;第50卦鼎,言新王朝政权的建立;第51卦震,言嫡长子继承王权。《周易》六十四卦之井、革、鼎、震四卦卦序阐述详见革卦解读。

○虩虩 [xìxì],恐惧貌。哑哑[è è],欢笑声。

○震惊百里,不丧匕鬯[bǐ chàng]:

《正义》曰:先儒皆云:雷之发声,闻乎百里。故古帝王制国,公侯地方百里,故以象焉。窃谓天之震雷,不应止闻百里,盖以古之启土,百里为极。文王作《繇》[zhòu]在殷时,明长子威震于一国,故以“百里”言之也。

匕,所以载鼎实,古祭祀时盛食物之勺、匙[chí]。鬯,香酒,奉宗庙之盛也。“匕鬯”为祭祀之代名。震为长子,为主器,即主祭。下震为鼎实,上震为匕鬯。《经义述闻》:“震上二画中虚,下一画承之,正象仰受之器。上下皆震,象匕从瓒[zàn]上扱[chā]取酒也。”

 

【51.2】

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不丧匕鬯,)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白话】

彖传说:震卦,亨通。“震雷袭来令人惶恐”,是说恐惧谨慎能导致福泽;“笑语声声”,是说因恐惧谨慎而遵循法则。“惊雷响彻百里”,是说不论远近都震惊恐惧;(“主祭人手中的匕和鬯没有失落”),是说君主外出时,长子能够留守宗庙社稷,胜任祭主之职。

【解读】

○震,亨:

“震亨”者,卦之名德。震雷虽令惊恐,长子因恐惧而内外修省,故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内圣也;“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外王也。

○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此言震卦内圣之道,以成卦之主初九统之。震雷,是物格也;虩虩,则知至也;恐,则意诚也;致福,是心正而后身修也;笑言有则,是家齐也。

○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不丧匕鬯,)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彖传》“出”字前脱“不丧匕鬯”,简帛漫漶,隶书“鬯”640-106或讹为“出”640-107

此言震卦外王之道,以主卦之主六五统之。震惊百里,是国治也;出,可以守宗庙社稷,则天下平也。

 

【51.3】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白话】

象传说:雷声相续而至,这是震卦的象;君子由此领悟心存恐惧而修己省心。

【解读】

○洊:读[jiàn],相重、相续。如习坎《大象传》言“水洊至”。洊雷,谓雷声相续而至。

《大象传》是《连山易》遗存。震卦彖辞继承《大象传》,“恐惧修省”,展开即是震卦的卦辞与《彖传》。

 

【51.4】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象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白话】

初九:震雷袭来令人惶恐,(恐惧谨慎)故而后能笑语声声,吉祥。

象传说:“震雷袭来令人惶恐”,是说恐惧谨慎能导致福泽;“笑语声声”,是说因恐惧谨慎而遵循法则。

【解读】

○震卦二阳四阴,二阳为能震者。震雷动于下,初九得正,故初九为成卦之主,此所以爻辞与卦辞同。

孔颖达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者,威震之来,初虽恐惧,能因惧自修,所以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者,因前恐惧自修,未敢宽逸,致福之后,方有“笑言”。以曾经戒惧,不敢失则,必时然后言,乐然后笑,故曰“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李守力按:

震卦初至四互大离,离为丽为笑(详见《周易密钥》:从《周易》古经看“笑”与“哭”(号)的取象与结构原义),故曰“笑言哑哑”。

 

【51.5】

六二: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象曰:震来厉,乘刚也。

【白话】

六二:雷动之时,来有危险,大失货贝;登上九陵,不用追逐,七天后会失而复得。

象传说:雷动之时,来有危险,因为六二乘刚于初九。

【解读】

○震来厉,亿丧贝:

六二乘刚初九,故曰“震来,厉”,“来”为下行。

二五皆乘震主爻,故皆言来、厉、亿、丧。亿,大也,盖六五“亿无丧”,象曰“大无丧也”。

亿,《集解》:“叹辞也。”《正义》:“辞也。”帛书《易》作“意”,《释文》:“本又作噫,同于其反,辞也。六五同。郑于力反,云十万曰亿。”康成之说是也。

贝,资货、粮用之属也。初九卦主刚实为大,六二乘之,故曰“亿丧贝”。先儒取离为贝,非也。

○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此言二五相应之象。跻[jī],《说文》:“登也。”震为足,故曰跻。

九陵,喻朝廷,二五中德故相应,震为丘为陵,(见《周易密钥》:论《周易》以震象为丘)故曰“跻于九陵”。用“跻”而不用“登”或“升”,段玉裁《说文注》曰“升降同谓之跻”,故后言“勿逐”。六二以柔居柔,中正自守,故曰“勿逐”。震卦少阳,其数为七,故曰“七日得”。跻兼升降两义,太阳为君,少阳为臣,升则太阳九陵,降则少阳七日,故曰“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复卦“七日来复”,下体震;既济六二“妇丧其茀[fú],勿逐,七日得”,离震互借。

朱骏声曰:《周礼·朝市》职曰:“凡得获货贿人民六畜者,委于朝,告于士,旬而举之。”注:“委于朝十日,待来识者。”《司市》职曰:“凡得货贿六畜者,三日而举之。”是丧贝在市三日,在朝十日,而后举之。未满日数,犹可识而复得焉,周之法也。七日在旬内,故得之。九陵喻朝,朝有九重,阙有九棘,九陵之象也。

 

【51.6】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象曰:震苏苏,位不当也。

【白话】

六三:惊雷之时惶恐不安,因雷动而警惕前行将不遭祸患。

象传说:惊雷之时惶恐不安,因为六三不当位。

【解读】

○苏苏,畏惧不安之貌。六三以柔居刚,居不当位,故震惧而“苏苏”然。虽不当位,无乘刚之逆,上承九四;九四震雷上行,不伤及六三,故曰“震苏苏,震行无眚”。

 

【51.7】

九四:震遂泥。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白话】

九四:因雷动而坠入泥中。

象传说:因雷动而坠入泥中,说明九四的阳刚之德未能光大。

【解读】

○遂,坠(墜)也。九四失位,陷于上下四阴之中,体大坎,坎为泥,故曰“震遂泥”。众阴之主,而不能除恐,德未光大,故象曰“未光也”。

 

【51.8】

六五:震往来,厉;亿无丧,有事。

象曰:震往来,厉,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丧也。

【白话】

六五:雷动之时,上下往来,都有危险。(要)万无一失,(应)常保祭祀。

象传说:雷动之时,上下往来,都有危险,这是说行动有危险。常保祭祀以守中,可做到万无一失。

【解读】

○震往来,厉:

震卦六五“往”为上行,敌比上六;“来”为下行,乘刚九四,故曰“震往来,厉”。震卦六二“来”为下行,乘刚初九,故曰“震来,厉”;同德应五而有升降,故曰“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详见《周易密钥》:论《周易》“上下往来”体例)《杂卦传》“震,起也”,故下震二可跻至五,上震五不可降至二。

○有事:

虞翻曰:事谓祭祀之事。

俞琰曰:有事,谓有事于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李光地曰:《春秋》凡祭祀皆曰“有事”,故此“有事”谓祭也。……二居下位,所有者贝耳。五居尊,所守者则宗庙社稷也。

李守力按:

有事,取古义,“有”象手持祭肉,“事”象手持猎具。六五变兑,兑为享祀,故“有事”谓祭祀之事。六五守中,故曰“亿无丧,有事”,即彖曰“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51.9】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白话】

上六:雷动之时惊慌得双足发抖,双目左右张望,此时冒然前往有凶险;雷动尚未触及自身,已触及邻居,没有咎害。谋求婚姻有言语争端。

象传说:雷动之时惊慌得双足发抖,因为上六没得中位;尽管有凶险却无所咎害,是因为畏惧近邻所受的震惊而预先戒备。

【解读】
○震索索,视矍矍[jué jué],征凶:
上六震末,故曰“震索索”,居上首,故曰“视矍矍”。《释文》引郑玄曰:“索索,犹缩缩,足不正也;矍矍,目不正。”重震为双足,变卦噬嗑,上离下互离为双目。
六三顺承九四,故曰“震行无眚”;上六无应无比,故曰“征凶”。项安世曰:“三则曰位不当也,明三之当行也;上则曰中未得也,明上之当反而不当行也。”
○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
震卦以二阳为能震者,四阴为所震者。四阴,六二乘初九,六三顺九四,六五乘九四,唯有上六远离震主,故曰“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邻,六五之厉也。上六震远而声小,故象曰“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婚媾有言:
上爻位居宗庙,长子“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诗》曰“绳[shéng]其祖武”“子孫绳绳[mǐn mǐn]”,故言婚媾。《易》以阴阳应与为婚媾,震卦四阴唯有上六无应无比,穷则变离,离震中女长男非正配,故曰“婚媾有言”。
震为雷,《说文》:“雷,阴阳薄动,雷雨生物者也。”《淮南子·坠形》:“阴阳相薄为雷。”雷是阴阳二气相互作用的结果,故上六爻辞言“婚媾”。
《春秋元命包》:“阴阳和而为雨;阴阳散而为露;阴阳凝而为霜;阴阳合而为雷;阴阳激而为电;阴阳交而为虹霓;阴阳怒而为风,阴阳乱而为雾;阴阳凝而为雪。”(阴阳凝而为雪,《纬书集成》六〇七页误作“阴阳凝雨为雪”)
 

【震卦总结】

 

震卦位于鼎卦之后,鼎者,器也。《序卦传》:“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亨”者,卦之名德。震雷虽令惊恐,长子因恐惧而内外修省,故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内圣也;“震惊百里,不丧匕鬯”,外王也。

《震》以二阳为能震者。震雷动于下,初九得正,故初九为成卦之主,爻辞“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所以同于卦辞。

九四陷于上下四阴之中,体大坎,坎为泥,故曰“震遂泥”;众阴之主,而不能除恐,德未光大,故象曰“未光也”。

四阴为所震者。二五皆乘震主爻,故皆言来、厉、亿、丧。

震卦六二“来”为下行,乘刚于卦主初九,刚实为大,故曰“震来厉,亿丧贝”。二五同德相应而有升降,跻兼升降两义,升则太阳九,降则少阳七,故曰“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震卦六五“往”为上行,敌比上六;“来”为下行,乘刚九四,故曰“震往来,厉”。五爻君位,长子主器,可守宗庙社稷,保祭祀以守中,万无一失,故“亿无丧,有事”,此即卦辞“震惊百里,不丧匕鬯”也。

六三远离初九震主,因“位不当”而“震苏苏”;九四上行,不伤及六三,且六三顺承九四,故曰“震行无眚。”

上六震末,居上首,无应无比,故曰“震索索,视矍矍,征凶”。象曰“中未得也”,明上之当反而不当行也。远离震主,故曰“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邻,六五之厉也。上六震远而声小,故象曰“虽凶无咎,畏邻戒也”。上爻位居宗庙,长子“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诗》曰“绳其祖武”“子孫绳绳”,故言婚媾。《易》以阴阳应与为婚媾,震卦四阴唯有上六无应无比,穷则变离,离震中女长男非正配,故曰“婚媾有言”。

 

【震卦筮例分析】

俪桥《爻辞断卦,偶有所得》

出处:

俪桥发表于 2009-5-12 13:32:27 元亨利贞网

http://bbs.china95.net/thread-243517-1-1.html

2009-12-08 17:19尔雅易学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6605fb0100gahd.html

 

俪桥《爻辞断卦,偶有所得》正文:

前几天把钱包丢了,情不自禁和朋友发牢骚,忽然想起一个月之前随意摇出的卦,朦胧中记得好像是要破财的意思,当时没太在意,但具体是什么卦还是记得,结果翻出一看爻辞,那感觉不亚于五雷轰顶,不禁感叹难道冥冥中自有定数?卦为震为雷变雷泽归妹,六二爻动,爻辞为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下面我引用一下几本易书的解释。

《周易六十四卦通解》(朱高正著)的解释:厉,猛也,危也。亿,度也,事未至、未著而先谋度也。贝,所有之资财也。跻,升也。九陵,陵之极高者也。逐,往追也。六二以柔居阴,当位得中,距初九震主最近,又以柔乘刚,受震最猛,致其处境最为危厉,故云“震来厉”。六二以震来猛厉,其力不足以当,自忖将丧其所有,先登高陵,飘然远举以避祸。六二对其所有之宝货当舍则舍,并不吝惜,非若常人辄为逐外物而舍己身。盖震雷之来虽猛,然时过境迁,则归复其常,六二因能固守其中正之德,则其所丧之贝,七日后终能复得。案卦有六爻,七日则变。“七日得”,喻六二柔中守正,今虽失之,终必复得也。

六十四卦经解》(朱骏声著)的解释:厉,危也。十万曰亿,大也,多也。贝水介虫,背隆如龟,腹下两开相向如鱼齿形,种类不一,又有水陆二种,亦在海,亦在山。古者货贝而宝龟,犹后世之币,周而有泉,秦而废贝。九陵,如《孟子》云“虽若丘陵”,言多也。初至四体离,故称“贝”,互艮为山陵,四阳为九。跻,齐足也。震为足,阴爻对举之象,“逐”文从“豕”,坎为豕,震足合之,七日复之,七日来复也。(《周礼·朝市》……九陵之象也。)又“乘刚”,故“厉”。噫,叹词也。坤为丧,三动离为蚌,故称“贝”。在艮山下,故称“陵”。震为足,足乘初九,故“跻于九陵”。震为逐,谓四已变,体复象,故“丧贝”“勿逐”。三动时,离为日,震得庚数七,故“七日得”也。

《高岛断易》(高岛吞象《高岛易断》)的解释:二得坤体,居内卦之中,“震来”者,与初爻辞同,威声急激,故曰“厉”。“亿”叹辞,坤“东北丧朋”,震东方,震出则坤之朋丧,二贝为朋,“丧朋”,即“丧贝”也。古者十朋五贝,皆用为货,是贝为重货。震为陵,初居阳九,故曰“九陵”,二据初之上,故曰“跻于九陵”。震为逐,坤丧其贝,震二逐之,不知穷通得失,自有定数,逐之而得,不逐亦未始不得也。故曰“勿逐”。震下坤上为复,复曰“反复其道,七日来复”,谓阴阳之数,各极于六,至七则相对而冲,二则返,返则丧于前者,可复得于后也,故曰“七日得”。是复之内卦,本为震也,复曰“朋来无咎”,“朋”即为“贝”,“来”即为“得”。《象传》以“乘刚”释之,谓六二阴柔,下乘初爻之刚,以致丧其资贝,故有“震来厉”之危。

《周易尚氏学》(尚秉和著)的解释:来者,复也。震来厉,言阳复初。二乘之,故危厉不安也。亿、噫通。《释文》云:“本亦作噫”。虞翻云:“惜辞也。”艮为贝,震者艮之覆,故丧贝。古以贝为货币,因厉丧贝。震为言,故曰惜辞。郑作十万解,似不如虞义也。二至四艮,艮为陵,艮阳在上,阳老故曰九陵。震为跻。跻,升也。而坎为盗,在艮陵上,言有人持贝,跻九陵以去也。然不必逐也。震为遂。数七,故曰七日。震为复。勿逐七日得者,言所丧之贝不必追逐,至七日自然来复也。

记得那天我坐917回家,车上很挤,而且还很堵车,足足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到站,下车后我去超市买东西,一看包发现拉链被拉开,我心想肯定是遇到小偷了,果不其然,我的紫色钱包在车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偷走了,因为上车之前还买过东西,所以不可能是在别的地方丢的,天那,我的全部家当都在那个钱包里,虽然现金只有一百多块,但卡和身份证都在包里,损失惨重啊,基本上就等于身无分文了,当时知道自己丢钱包了,我发现自己第一反应却很平静,然后到家,和父母一说,就打电话挂失卡,第二天去银行办正式挂失,银行小姐说你七天以后再补办新卡吧,结果我过了整整一周穷困潦倒的生活,一周后,我补办新卡,全部钱财又回到手中,你可能要说了,但是你毕竟还丢了一百多块钱呢,且慢,就在这几天,我妈意外中奖得了一个自行车,是不是也值几百块呢,这样看来,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几乎每一句都得到了印证,亿丧贝丢了很多钱,跻于九陵,在917车上很挤,勿逐,不要着急,七日得,七天以后银行就会把钱转到新的帐户上。由此可见,每句爻辞都和我丢钱的事情有暗合之处,这就不能仅仅解释为是巧合了。

从上面几种易书对爻辞解释的水平来看,我认为还是《高岛断易》和《周易尚氏学》造诣较高,其他文学之士编纂词义,硬套易理实在与这两部书不可同日而语,经典就是经典啊。但我认为高岛的书与尚氏的书相比,思路更开阔一些,谈到了卦变,讲出震为坤体,一阳来复而成,这样比尚氏就说艮有贝象来说,我认为更可取一些,但我这也是管中窥豹之语,还请大家有什么感想或想法多多交流。

以上的事情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只想说冥冥中真的自有定数,冥冥中自有天意,而我们只有自求多福,尽量多做些好事,改正自己的缺点,不断加深自身修养,这样就会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筮例分析】

凡括号内文字为笔者所添加。

针对俪桥震卦筮例,“跻于九陵”应该是指到银行挂失和补办银行卡,今之银行替代了西周时期的外朝的公正职责。

朱骏声《六十四卦经解》说:《周礼·朝市》职曰:“凡得获货贿人民六畜者,委于朝,告于士,旬而举之。”注:“委于朝十日,待来识者。”《司市》职曰:“凡得货贿六畜者,三日而举之。”是丧贝在市三日,在朝十日,而后举之。未满日数,犹可识而复得焉,周之法也。七日在旬内,故得之。九陵喻朝,朝有九重,阙有九棘,九陵之象也。”(俪桥文中引文正好忽视了这关键的一段。)

陵为大阜,崇高之义。《释名》“陵,崇也,体崇高也。”九为天子之所,故九陵为朝。整个卦辞的关键就是“九陵”,如果没有代表公义的外朝在,“亿丧贝”只能是大凶。按卦象,九四上震卦,下艮卦,艮为山,震为丘为陵,表义为崇高的山陵,正可象征主持公义的外朝。

关于“亿丧贝”,上文引用的四家解读都不令人满意。贝,资货、粮用之属也。初九卦主刚实为大,六二乘之,故曰“亿丧贝”。先儒取离为贝,非也。六二以柔居柔,中正自守,故曰“勿逐”。震卦少阳,其数为七,故曰“七日得”。

七为失而复得之数,此古之通例。失物,《周礼》三日、十日而举之也,七为其约数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震卦第五十一_李守力周易诠释震为雷_震为雷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