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5.天雷无妄(䷘)-高岛易断全解

天雷无妄卦象卦意图

天雷无妄

天雷无妄卦象图-高岛易断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彖》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祐,行矣哉!
《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初九:无妄往,吉。
《象》曰:无妄之往,得志也。
六二:不耕获,不菑畬,则利用攸往。
《象》曰:不耕获,未富也。
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象》曰:行人得牛,邑人灾也。
九四:可贞。无咎。
《象》曰:可贞无咎,固有之也。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象》曰:无妄之药,不可试也。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象》曰:无妄之行,穷之灾也。

 

25.天雷无妄(䷘)-高岛易断

“无妄”,诚也,是即《中庸》“至诚无息”之谓也。《序卦》曰:“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盖《无妄》之诚,天之道也;《复》而《无妄》,此为“诚之”者,人之道也。为卦《乾》上《震》下,《乾》健也,《震》动也,健而动,动合夫天也,合乎天即诚也。古圣经传皆言诚,无咎二字,独见于《易》。朱子解《中庸》“诚”字,谓“即真实无妄”,而解《易》“无妄”,谓“即实理自然”。要之理之出于自然者,天也,天即诚也,诚即《无妄》也,其旨一也。

无妄:元亨利贞。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元亨利贞”,是谓四德惟《乾》全具,余卦曰“元亨利贞”者,皆从《乾》来也。“元亨利贞”,统言之,一正而已,正则无妄矣,故曰《无妄》“元亨利贞”。此乃自然之实理,受之于天,不容间以一毫私意,间以私意,即非正矣,非正则妄,妄必多过,故“有眚”也。既已无妄,不宜妄有所往,故曰“不利有攸往”。

《彖传》曰:无妄,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动而健,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命也。其匪正有青,不利有攸往,无妄之往,何之矣?天命不枯,行矣哉?

此卦内《震》外《乾》,“刚”乾也。“刚自外来,而为主于内”,《无妄》以初九为卦主,《震》初九刚从《乾》来,故曰“刚自外来”,就内外卦而言也。动在下,健在上,“动而健”,是动之得其健也。“刚中而应”,谓二五也,九五阳刚中正,即《无妄》之天,六二复以居中得正应之,是应之得其正也。凡《彖传》言“大亨”,即“元亨”,“以正”,即“利贞”。《乾》之四德,天之命也,天之所命者,诚也,正也,即无妄也。命得于天,天必信之,攸往咸宜,吉无不利矣。“其非正”,则是自背夫天之命也,天必不能保之,行将何往?更有所往,往即入于妄矣,妄则逆天,逆天者天不佑,亦安见其可行哉!《程传》释“非正”二字,谓虽无邪心,苟不合正理则妄,知“非正”与不正,迥乎各别,正与“非正”,其辨甚微。“其”字指三上言,三之“灾”,上之“眚”,其失甚细,“非正”二字,正当体认。

以此卦而拟人事,盖此无妄之诚,与生俱来,浑然无私,即所谓天命之性也。卦自《复》来,《复》秉《乾》阳一画,以为“天地之心”,“天地之心”,即《无妄》之真元也,“元亨利贞”四者即此一心。自古圣人,必如尧舜之执中,汤之用中,孔子之时中,斯可谓“大亨以正”,浑全天命者也。下如颜子之已而待克,礼而待复,犹藉人为,其于《无妄》,尚未达一间耳。此外不必显背夫理,即于理稍有所偏,如动而过动,健而过健,刚而过刚,往失其正,即此有眚,天不我佑,往必无可往焉,至此而人事穷矣。卦体内《震》外《乾》,《震》,动也,盖教人以动合天。动以天则为《无妄》,动以人则妄矣。《易》之垂诫著明,六爻之辞,皆取任乎天者也,违即有咎。初爻备卦德之全,行无不吉,志无不遂也。二爻循当然之理,利本不计,往亦无心也。四爻则刚而无私,守之必贞,咎自无也。五爻则中而又正,如其有疾,可“勿药”也。惟三上两爻,不免近于妄矣。三之“灾”,是牵于“得”而来也;五之“眚”,是穷于“行”而得也。此即《彖》所谓“非正有眚”者矣。盖观于初、二、四、五四爻,以人合天,吉无不利;观三上两爻,几微不谨,过即随之。为圣为狂,争此一间,人可不知所勉哉!

以此卦拟国家,盖所谓无妄者,即唐虞授受,危微精一,千古治统之真传也。得之则治,失之则乱,全在大君真实无妄之一心耳。为卦内《震》外《乾》,《乾》君也,天也;《震》动也,行也。《乾》以君合天,是以健而刚;《震》动而能行,是以往有吉。古之帝王恭己南面,无为而治者,惟在此善承夫天命也。故以此而茂对天时,而时无不顺,以此养育万物,而物无不生。时一无妄也,物一无妄也,以无妄对之,以无妄育之。先王法天以行政,一如雷行天下,任时而动,即在无妄之中而已。统观六爻,劝诫昭焉。初爻是温恭充塞,诚至而物自化也,故曰“无妄,往吉”。二爻是不言而信,不动而敬,不期治而自治也,故曰“利有攸往”。三爻,是有意求治,转得此而失彼也,故曰有灾。四爻,是刚柔相济,为能久于其道也,故“无咎”。五爻,是以道自治,不待以乱治乱也,故曰“勿药有喜”。上爻,是好大喜功,行之有过也,故曰“无攸利”。为国家者,保其无妄,祛其“非正”,健而能动,刚而得中,庶几四时行,百物生,应天顺人,德美化行,“大亨以正”,而天下治矣。

通观此卦,上《乾》下《震》,动合夫天,刚而得中,故名曰《无妄》。无妄者浑全实理,绝无意外期望之谓也。是以循其实理之自然,则往无不利;出乎实理之所非,则动必得咎。虽祸福之来,亦有不测,福自天降,天所佑也;祸而天降,如六三之灾,九五之疾是也;祸而自致,则“非正”之“眚”是也。六爻中,言“吉”,言“利”,言“灾”,言“疾”,言“喜”,言“眚”,皆所谓祸福也。初爻为卦之主,浑全元善,故“吉”。二爻循乎自然,不假造作,故“利”。四爻止所当止,守之以恒,故“无咎”。上爻居卦之终,极而复动,故“有眚”。凡爻象,初动者必终静,初静者必终动。此卦初“往吉”,二往利,皆取其动也;三“灾”,四“贞”,五“疾”,皆勉其守而勿动也;上“有眚”则戒其动之穷也。卦体《乾》健《震》动,故初象多动,动极反静,故终必静也。知夫此,可以谈《无妄》之卦。

《大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

“天下雷行”,阳气勃发,鼓动万物,万物与之共动,蛰虫振,草木萌,有翼者飞,有足者走,无不勃然发育,各正性命,而无有差妄,谓之“物与无妄”。法天之象,以茂对天时者,布顺时之化,以养育万物者,赞生物之功,使时行物生,物物各全其所与,春生养长,咸得其宜,斯吾心中之万物皆备,而天下之万物并育。此所谓尽性尽物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得其时,百事咸宜,吉。

○ 问商业:正如大旱望雨,响雷一声,人人翘望。货物一到,无不旺销,百般获利,大吉。

○ 问家宅:此宅中时有作响,但无忌碍,屋运甚旺,人口繁盛,吉。

○ 问战征:有风雷席卷之势,务须正正之旗,堂堂之阵,若欲以诈取胜,反恐有祸。

○ 问疾病:是胸有积物,动而未化,宜随时运动,物自消化,“勿药有喜”。

○ 问行人:现时已动身,即日可归。

○ 问婚嫁:两家素有往来,门媚相对,大吉。

○ 问六甲:生男,临时安产,吉。

○ 问失物:或鼓旁,或磨下,或并臼之侧,寻之可得。

○ 问天时:一雨即晴。

初九:无妄,往吉。

《象传》曰:无妄之往,得志也。

初为内卦之主,《震》初之刚,自《乾》而来,故《彖传》曰“刚自外来”。初阳始生,诚一未分,不杂未起,率性而动,动罔不臧,以其动合乎天也;由兹而往,往无不吉焉,故曰“往吉”。《象传》曰“往得志也”,诚无不通,志无不遂,故往而得志也。

【占】 问时运:目下吉,但宜出而有为,不宜杜守家居。

○ 问商业:利行商,不利坐贾。

○ 问家宅:宜迁居,吉。

○ 问战征:宜进攻,吉。

○ 问疾病:宜出外就医,吉。

○ 问行人:或有事他往,吉。

○ 问六甲:生男,来月可产,吉。

○ 问婚姻:赘婿吉。

○ 问失物:宜往外寻之。

【例】 角抵士毛谷村六介者,土州人,体格肥大,重量三十贯余。明治十七年某月,余与友人某氏,见角解于两国回向院,友人特爱毛谷村,请占其进步。缀得《无妄》之《否》。

断曰:此卦上《乾》下《震》,《乾》为父,《震》为长男,有上体大而健,下体小而弱之象。又《震》为足,初爻变《震》体败,必主足疾,恐此人伤足。下爻六二曰“不耕获,不菑畲”,是农而废其业也。由是观之,力士明年殆将废其角解,而转就他业矣。翌十八年,六介果折足而转他业。

六二:不耕获,不菑畲,则利有攸往。

《象传》曰:不耕获,未富也。

《乾》为郊野,《震》为禾稼,故爻取农象。耕而有获,菑而有畲,原非意外期望;然以耕而期获,以菑而期畲,心有期望,无妄之望,即是妄也。爻曰“不耕获,不菑畲”,谓当耕则耕,耕未尝有心于获,宜菑则菑,菑未尝有意于畲,任乎先天,不假后起,犹之谋道者非为干禄,修德者非为求名,尽其在我,不计外来。如是则为《无妄》,《无妄》则“利有攸往”,言无妄心,自无妄行,则往无不利也。《象传》曰“未富也”,谓二爻居柔得正,中虚无欲,未尝有心于富也;未富而不妄意于富,此即所谓《无妄》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得其正,自有意外财饷,大利。

○ 问商业:不谋而获,却得大利,吉。

○ 问家宅:此宅想是承继之产,或为人经管庄舍。

○ 问战征:前途倒戈,有不胜而胜之象。

○ 问疾病:“勿药有喜”。

○ 问婚姻:是招赘之亲。

○ 问行人:在外得利,一时未归。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十四年一月,余浴于热海,同浴者有花族岛津公及成岛柳北等,暇时相与攀谈。既而大隈伊藤进上诸君亦来浴,时大隈君顾众曰:方今俄清两国互争境界,两国派出委员,议论不决,和战未定,各国之所注目也。高岛氏幸为一占。余乃应命,筮得《无妄》之《履》。

断曰:清为我邻,以内卦充之,外卦为俄。《无妄》内卦为《震》,《震》为木,譬犹木槌;外卦为《乾》,《乾》为金,譬犹巨钟。今观清国政府,力尚不足,以清拒俄,譬犹以木槌叩巨钟,巨钟依然,而木槌早已摧矣。故知清必不抗俄,必以和议结局也,明矣。爻辞曰“不耕获,不菑畲”,俄之利,清之灾也。

一时座客,或拍手赞叹,或疑虑不服,后果如此占,使疑者亦服焉。

【例】 东京青山有一富商,自二三世来,分为本末两家,末家常守勤俭,家业益昌,本家不善治产,游惰相承,家业凋落。末家虽屡屡分金相助,如运雪填井,其消立尽。本家计穷,窃欲并吞末家之产,召唤末家主人相商曰:汝家之所有,非汝家所自有也,曩时曾从我本家分而与之也。今本家困乏若此,汝盍归还之乎?汝其了此意乎?末家主人惊愕,虽百方苦陈不听。本家主人,以事不谐,将欲讼之官,末家主人,就余请占其吉凶。筮得《无妄》之《履》。

断曰:此卦上《乾》下《震》,《乾》为金,《震》为木,金为本家,木为末家,末家持木,以击本家之金,末家必不胜,其理昭昭也。爻辞曰“不耕获,不菑畲”,耕者必获,菑者必畲,常也。今日耕而不获,菑而不畲,虽为理之所无,往往为事之所或有。以君家数代勤俭,贮蓄财产,一旦拱手而偿诸本家,固属心之所不甘,故曰“无妄灾也”。今既得此占,宜如其意而让之,独怀资金,另兴一家。爻曰“则利有攸往”,君从此孜孜勉励,当必再致繁昌也。

末家主人,果从余言,举财产让之,另开一户,励精家业,未几又获兴起。

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

《象传》曰:行人得牛,邑人灾也。

“无妄之灾”,谓非己之所致而灾,天数之灾厄,或有不可免也。六三位不中正,故事出意外,有如“或系之牛”。“系”者而曰“或”,原不知为谁氏之牛也;“行人”,行路之人也,见其牛以为无主也,而窃得之。在邑之人,未之知也,而捕者则必就邑人而诘之,是邑人无故而受灾也,即所谓“无妄之灾”也。三至五《离》,《离》为牛,下互《艮》,《艮》为拘,上互《巽》,《巽》为绳,有系牛之象。《乾》健行,象行人,《震》为守,象邑人。《乾》之行,至上止,上为行人,故上曰“行有眚”,是得牛而遭眚也。《震》之守,属于三,三为邑人,故曰“邑人之灾”。上得其牛,而三罹其灾,是三为“无妄之灾”。上之《象》曰“穷之灾也”,上乃自致之灾,所谓自作之孽也。《象传》曰“邑人灾也”,此意外之灾,惟顺受焉而已。

【占】 问时运:目下运值尴尬,防有意外之事,宜谨慎。

○ 问商业:防他人占利,而己耗财。

○ 问家宅:此宅恐为外人侵占。

○ 问战征:行军得胜,守军防有损败。

○ 问疾病:此病恐是外来人传染,可虑。

○ 问行人:归则归矣,恐家人有灾。

○ 问婚嫁:宜与远人结亲,吉。

○ 问失物:已被行人拾去。

【例】 一日友人某,突然来访曰:仆近与朋友某,共计一商业,书来约今日会晤,今忽以家事混杂谢绝,其中或有变计乎?请劳一筮。筮得《无妄》之《同人》。

断曰:爻辞谓“或系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灾”,按《离》为牛,亦为女,观此知其家必有远来亲友,以妇女寄托也。此女象取《离》卦,必有离绝之事,且《离》为孕,或女已怀孕矣。“行人之得”,是与行人而皆奔也,在某住所,非畜牛之地,故知其必为女也。“系”者,即寄托之谓也,“邑人”者,即君之友也。然此友受此女之寄,所谓“邑人之灾”,恐难免矣。某所称家事混杂,殆即此欤?

友人惊余言奇异而归,后数日,来谢曰:过日占辞,不误一语,悉合事实。

九四:可贞,无咎。

《象传》曰:可贞无咎,固有之也。

四阳刚而居《乾》体,刚而无私,无妄者也。然位当上下之交,初《乾》阳刚犹柔,恐固守未定,或有偶涉于妄者乎?故诫之曰“可贞”。盖以《乾》之健,乘《无妄》之体,更当以《乾》之贞,葆无妄之诚。斯无妄之理,静以存之,固以守之,自无过失矣,故曰“无咎”。《象传》曰“固有之也”,无妄之心,即天心也,秉于生初,非由外铄,故曰“固有”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平顺,循分则有获,妄动则有咎。

○ 问商业:坚守旧业,自然亨通。

○ 问家宅:此宅本是祖基,宜永保之,毋坠。

○ 问战征:已占入外卦之地,宜坚守城池,切勿妄进。

○ 问疾病:此时宜安静调养,来月“勿药”而愈。

○ 问行人:一时未归,在外无咎。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必可复得。

【例】 某贵显来,请占气运,筮得《无妄》之《益》。

断曰:四近尊位,德秉乾刚,正合贵显身位。今占得第四爻,曰“可贞无咎”,在贵显德位俱优,功业素著,无复丝毫妄念;恐民在下,有以妄动干进,全在贵显坚贞而镇定之,得“无咎”也。

九五: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象传》曰:无妄之药,不可试也。

“疾”犹灾也。五动体《坎》,《坎》为疾,故曰疾。疾之来也,有由自致者,有因天时而非自致者,非由自致而疾者,即所谓“无妄之疾”也。“无妄之疾”,如在天为日之食,风之暴,雨之淫,雷之迅,皆一时阴阳之偏,偶触而来,时过则平,未可以药救也。在人,“无妄之疾”亦犹是焉,不容以药治之也,故曰“勿药有喜”。“有喜”,谓疾去而为喜也。当疾之时,以药治之耳,五爻刚中得位,天德全,《无妄》之至者也,复何遗憾?爻之取象于疾者,盖以汤之幽夏台,文之囚羑里,或有为盛德之累者焉。此则谓无妄之疾也,顺以守之,祸患自释,即“勿药”之义焉。《象传》曰“无妄之药,不可试也,”“无妄之疾”,本非真疾,药之反成疾矣,故曰“不可试”,慎之至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当正,意外之事,不必介意,全乎在我而已。

○ 问商业:凡一时物价,无故上落,皆无害商业,过时自平,切勿扰动。

○ 问家宅:防有风扫雪压倾圯之患,然无大害,致有喜兆。

○ 问战征:防军队中有时疫流行之患,宜洁净营屯,勿妄用药。无咎。

○ 问行人:恐中途有涉意外之事,然即归来

○ 问讼事:有意外牵涉,不辩自释。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不寻自得。

【例】 明治二十二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无妄》之《噬嗑》。

断曰:五爻阳刚中正,下与二应,可谓《无妄》之至者也。今占得此爻,知某贵显德高望隆,复有何病?但道高招谤,或遭意处之嫌,是即“无妄之疾”也。宜勿与辩,逾时自释,若一为计较,转致多事,故曰“无妄之疾,勿药有喜”。

某贵显不用此占,遂酿纷纭,翌年遂罢职闲居。

【例】 明治十五年八月,余弟德右卫门,患大肠痞结,聘医师守永某,乞诊服药,数日不愈。某曰:是非施截解术,不可治也。谋之佐藤国手,余复为占施术之适否,筮得《无妄》之《噬嗑》。

断曰:“无妄之疾”,非自致也。今弟之疾,亦自然而发,非关自致。爻曰“勿药有喜”,盖为不假人治也,是宜安养任其自然,三周间(《震》之数为三八)后,必可愈快。后服补药,不复施术,三周后,果得痊治。

【例】 占明治三十年海军之气运,筮得《无妄》之《噬嗑》。

断曰:《无妄》全卦,卦德为真实无妄,括言之曰正。《彖》辞曰“非正有眚”,眚灾害也,故《说卦》曰“无妄灾也”。今占得五爻,曰“无妄之疾,勿药有喜,”“无妄之疾”,犹言意外之灾也,恐海军中于九十两月中,必有非常之惊异也。此事非关人为,实由天意,非可强也。

后横须贺镇守府长官相浦中将,巡见北海道炭山,余在汽车相晤,告以此占,中将如不介意。然至九月,闻扶桑舰沉没豫海,占兆乃验。

上九:无妄,行有眚,无攸利。

《象传》曰:无妄之行,穷之灾也。

上爻阳居卦之终,为《无妄》之极,极而复行,行必有眚,有何利焉!《彖》辞所谓“非正有眚”,盖指上也。上与三应,三为“邑人”,上为“行人”,三之灾,自上致之;三既被灾,上岂能无眚乎?《象》曰“穷之灾也”,位已上穷,复欲进行,是穷极而为害也。

【占】 问时运:好运已终,宜安守勿动,动则终凶。

○ 问商业:历来贸易,颇称得利,兹值岁终,或当时令交换之际,宜暂静守,切勿再进,防有损耗。

○ 问家宅:此虽旧宅,居之则吉,慎勿他迁,迁则有眚

○ 问战征:地步已极,不可复进,进则有害。

○ 问疾病:必是老年,宜颐养自适。

○ 问行人:即日可归,归后切勿出行。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恐穷追不得。

【例】 每年一月,余必避寒于热海。明治二十二年一月,静罔县知事关口隆吉君偶巡回县下,同宿汤户某家。关口氏为幕府旧士,尝学于昌平校,夙具才学,维新之际,五棱廓将帅之一也。氏索余占当岁气运,筮得《无妄》之《随》。

断曰:异哉,何其爻象之凶也!《说卦》曰“无妄灾也”,“灾”谓天灾,是天降之灾也。爻辞曰“行有眚,无攸利”,观此爻象,恐于行路中,忽遭祸变。“眚”,损也,必身体大有损伤。《象》曰“穷之灾也”,言灾害之至极也。余就占象直言,吉人天相,君勿过虑,慎之而已。关口氏闻之,面为失色。

后见新闻纸报道,阿部川城之越间汽车冲突,关口知事被伤,政府闻之,遣侍医偌藤桥本医治。余阅报惊曰:果哉关口君,竟罹“无妄之灾”!愈感《易》占之神知,悚然者久之。

一日得静罔警部长相原安次郎氏来函云,知事被灾,果应热海之占,不堪敬服。今欲再占知事之生命如何,烦为一筮回告。筮得《泰》之《大畜》。

爻辞曰:“上六:城复于隍。”《象传》曰:“诚复于隍,其命乱也。”

断曰:《泰》为天地交泰之卦,今占得上爻,是《泰》之将终,转而为《否》之时。“城复于隍”者,倾毙之象;“其命乱”者,谓命之不全也。即以此旨答之。

时见者多怪余断之凶,曰:据医师诊断,有回生之兆,是新闻纸所报也,贵断毋乃过乎?余曰:诸君有疑,请俟诸他日。未几,关口氏讣至,于是当时诸君皆感服《易》占之妙用。

后复晤相原氏,氏曰当时得子返书,已知事不起。怀书往访,知事谓余曰:今春热海游浴之时,高岛氏占象,预诫余之遭难,果若此,殆夫命也。近得医治,言可回生,尚为幸耳。余因叹息,不忍以贵占出示。谈及当时车变云,此日知事至静罔停车场,适将发铁石杂车,知事急麾之,驿吏命暂停,使知事乘之。迨进行二里余,至铁路屈曲处,忽前面汽车蓦地驶来,与之冲突,轰然一声,积载货物,悉飞天外,乘客中即死一人,负伤二人,知事其一也。余本同行,因知事心急,单身乘车,余未知之,得免于祸,幸哉!

翌年春,晤关口氏养子某于热海,曰:亡父平素语足下《易》学,去岁自热海归,每闲居读君《易》断,至《无妄》一卦,常三复不已。

固定链接: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77/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5.天雷无妄(䷘)-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