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4.地雷复(䷗)-高岛易断全解

地雷复卦象示意图

地雷复

地雷复卦象图-高岛易断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彖》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利有攸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初九:不远复,无祗悔,元吉。

《象》曰: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六二:休复,吉。

《象》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六三:频复,厉,无咎。

《象》曰:频复之厉,义无咎也。

六四:中行独复。

《象》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六五:敦复,无悔。

《象》曰:敦复无悔,中以自考也。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24.地雷复(䷗)-高岛易断

“复”从彳,行貌,从复,行故道也,有去而复来,消而复息之义。所谓以《坤》牝《乾》,灭出复震,为余庆也,故名曰《复》。为卦《坤》上《震》下,一阳在五阴之下,阴极而阳复,与《剥》相反,与《姤》旁通。《序卦》曰:“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此《复》之所以次《剥》也。

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

20210312123604_95330.jpg高岛易断24.地雷复(䷗)-高岛易断全解2

▲ 甲骨文复

20210312123624_64801.jpg高岛易断24.地雷复(䷗)-高岛易断全解3

▲ 篆书复

《复》之内卦一画,自《乾》之下画来,一阳即《乾》,“亨”即从乾元来,故曰“亨”。外《坤》内《震》,出《震》入《坤》,《坤》为顺,《震》为动,以顺而动,阴不能伤,故“无疾”。同类为“朋”,《震》一阳,《兑》二阳,《兑》为朋。一阳先至,朋类皆来,阴不能阻,故“无咎”。《剥》之卦,一阳在上而几尽,《复》则一阳反生于下,故曰“反复其道”,“道”,路也。“七日来复”,姤五月卦,阴气始生,《复》十一月卦,阳气始生,阴阳反复,凡历七月,七阳数,故言“七日”。此为“君子道长”之机,故曰“利有攸往”。

《彖传》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利有枚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复,亨”,谓阳刚消极而来复,复则阳渐长而亨通矣。“刚返”者,谓剥之时,刚几去而不返,出于震而来复,震为反生,故曰“刚返”。“动而以顺行”,是出入皆在顺动之中,故“无疾”;自动者顺,朋来亦顺,故“朋来无咎”。一反一复,其道循环,“七日来复”,天行之自然也。以顺承天,则刚之方返者,日进而盛矣,故利往。“刚返”言方复之初,“刚长”言既复之后。《剥》《复》消息,天地之气所默转,即“天地之心”所发端也。“天地之心”,本无所不在,无从窥测,惟生意发露之初,方见得“天地之心”,故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其”、“乎”语辞者,愈觉仿佛想见之真。

以此卦拟人事,是善恶绝续之一转机也。人虽甚不善,而于平旦之际,未始无片念之偶萌,萌即复也,复则动矣。逆而动,动仍入恶?顺而动,出恶而入善矣,道无不亨也,疾于何有?朋以类聚,入夫善,则善朋皆来,自无咎焉。人身一小天地也,人有贤愚邪正,即天有雨旸燠寒,人有生老病死,即天有休咎灾祥。“七日来复”,以干支言,至七则为冲,以建除言,至七则为破,冲与破则皆为动,是以有反复也。故人之疾病寒热,亦往往以七日为一更,此皆阴阳刚柔之转移,人与天无二道也。按六爻之辞,初爻为人迁善之始,是以返身而诚也。二爻见人之迁善,欲同归于复也。三爻屡复屡失,虽危而终复于善也。四爻谓能舍群阴而从初阳,是取诸人以为善者也。五爻以阴居阳,独得其中,是能“安土敦仁”者也。上爻居卦之终,六几于七,而又将变矣。出复凶,深足为人之迁善者戒矣。《易》言天道,其所以为人事垂诫者,至深且切,于复可见天心。复时见天心,不复时则浑是人心矣。天心惟微,人心惟危,可不惧哉!可不慎哉!

以此卦拟国家,是国家治乱之一转机也。由治入乱,阴之始也,出乱入治,阳之复也,古今来一治一乱,其机莫不如是焉。是故乱不自乱始,治不自治始,机之动也甚微,复之一阳,即其阳之微动者也。其动也顺,则其道亨,其往利,如汤武之顺天应人,拨乱反正,一著戎衣而天下平也。“七日来复,天行也”,于格苗而曰七旬,于即戎而曰七年,亦可于此而得七日之义矣。六爻皆指复言,重在进阳也。阳,治道也,即君子之道也。初爻曰“不远复”,如殷武丁、周宣王、汉光武之中兴是也。二爻曰“休复”,如太甲之复位,成王之新政是也。三爻曰“频复”,如汉刘先主之治蜀,虽属偏安,尚无咎也。四爻曰“独复”,如大舜之明扬侧陋,允执厥中,以从尧而致治也。五爻曰“敦复”,如启之承禹,武之继文,能“敦复”治道,而致其盛也。若上爻则当戒焉,“迷复”而不知其凶,自桀纣之亡国者皆是也。《易》之言在天道,而治道即属于是,为国家者,于复而见治之渐浙,即当于姤而戒乱之始。治乱之机反复间耳,可不慎哉!可不惧哉!

通观此卦,《剥》之一阳在上者,《复》即阳生于下,如雷藏地中,无中含有。乾元资始者,于是露其机,贞下起元;坤元资生者,于是呈其候。天地生物之心,非至是而始有,乃至是而始见也。顺而动,动无不亨;顺而往,往无不利。出柔而入刚,刚有何病?以我而求朋,朋来何咎?一反一复,其道即在旬日间耳。六爻皆以复道为辞,初九之“不远复”,如克己复礼之颜子,贤而希圣,生而知之者也。六二之“休复”,下比初九之刚,如友直、谅、多闻之士,亲贤取友之宓子贱,学而知之者也。六三之“频复”,如日月至焉之诸子,士而希贤者也。六四之“中行独复”,如悦周公孔子之道之陈良,亦圣人之徒也,困而学之者也。六五之“敦复”,如反乎身之汤武,圣而希天者也。上九之“迷复”,则如飞廉恶来,怙终而不悛其恶者也,困而不学者也,不惟为一身之祸,且为天下祸,故曰“迷复,凶,有灾眚,终有大败”。圣人于六三之“频复”,犹曰“无咎”,而独罪上六之“迷复”,如此,其重改过而恶怙终也切矣。《系辞传》曰,“圣人之情见乎辞”,其此之谓乎?

《大象》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

此卦为十一月卦,故《象》取“至日”,是雷伏藏地中也。先王观此象,以“至日闭关”而不启,止商旅而不行,后于是日,亦“不省方”,盖为养其阳气之方来,而不敢或泄,务为安静,所以葆其贞也。月令仲冬,审门闾,谨房室,必重闭,推之即可知“闭关”之诸象焉。“闭关”取《坤》为阖户,“商旅”取《坤》为众民,“行”取《震》为大途,“方”取《坤》为国土。

【占】 问时运:好运初来,尚未发动,静以待之,自然获吉。

○ 问商业:货物完备,时价亦动,宜暂停售,必得利也。

○ 问家宅:此宅现时闭歇,须待春时,方可迁居。吉。

○ 问战征:防敌军埋伏地雷,须暂停战,以养兵力。吉。

○ 问疾病:是痰火之症,饮食不进,交冬令宜防。

○ 问讼事:一时不能审结。

○ 问六甲:生男,交春分产。

○ 问婚嫁:现因媒人尚未往说,春初可成。吉。

○ 问行人;冬季不归,开春归来。

○ 问失物:一时难觅,日后可得。

初九:不远复,无祗悔,元吉。

《象传》曰: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此卦初九一阳,自《乾》阳来,入《坤》群阴中,忽复本位,名之曰《复》。卦之《复》就造化言,爻之《复》就人心言是也。此爻《复》之初,为《复》道之始。七日即复,故曰“不远”,是以不至悔而得“元吉”也。“元吉”者,即复《乾》之吉也。“祗”者至也,人虽圣贤,不能无过,惟贵速改,过而不改,则有悔而凶可知也。《象传》曰“以修身也”,修者所以补其缺,正其误也。占者知此,则人欲日消,天理日明,可以为圣,可以为贤。“修身”二字,包括深远,不可不知也,何则?六二之《传》日“仁”而称美之,六四之《传》曰“道”而赞叹之。“修身”二字,兼仁与道,其所关至大。心内而身外,以存养言,则在心;以修为言,则在身:身心一也。

【占】 问时运:好运即来,渐渐发动,一往顺利,大吉。

○ 问商业:前所耗失,即可复得,可免悔恨,大吉。

○ 问家宅:旧业复兴,即在目前,大吉。

○ 问战征:即日可转败为成,大吉。

○ 问讼事:始审不直,再控必胜,大吉。

○ 问婚嫁:主散而复成,大吉。

○ 问行人:不日即归,吉。

○ 问疾病:静养即可复,元吉。

○ 问六甲:即日生男。

○ 问失物:即日可得。

【例】 余欲购驱车之马,适遇儿玉少介君曰:余去岁求良马于南部,后无音信,遂别购一马,顷日南部马至,厩隘不容。谓余买之,余乃占其良否,筮得《复》之《坤》。

断曰:此马不适长途,朝出夕归,得其宜耳。爻谓“不远复,无祗悔,元吉”,可以见矣。初爻变则为《坤》,《坤》曰“利牝马之贞”,知此马必牝,无暴逸之虞者也。后购得其马,果如此占,性柔顺,最适驾车。

六二:休复,吉。

《象传》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

此爻以阴居阴,得其中正,与初九切比,志从于阳。嘉初之能复于道,甘心下己,以友其仁,切磋琢磨,恶念潜消,善心日生,故曰“休复,吉”。初爻得《乾》阳之正,开《复》道之首,故曰“元吉”;六二取人为善,自能从容改图,其功次于初矣,故曰“吉”。《象传》曰“以下仁也”,初复于仁,二比而下之,是以吉也。《易》三百八十四爻,未尝言仁,此爻言之。所谓“复其见天地之心”者,天地之心,即仁也;所谓仁,元善之旨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亦好,事事能择善而从,故事事得吉。

○ 问商业:能与人共利,其业必兴,吉。

○ 问家宅:家庭多休祥之征,自能兴复旧业。吉。

○ 问战征:一时暂休攻克,姑示其弱,以养锐气。吉。

○ 问疾病:宜初治之医,复诊视之。吉。

○ 问行人:必从长辈而归。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就低下处寻之。

【例】 明治二十四年春,某裁判所长及检事长,访余山庄,请占某贵显辞表后之举止,筮得《复》之《临》。

断曰:雷者,春夏升出于地上,秋冬潜与地中。此卦雷复地中,而将再出者也,故某贵显今日虽优游闲居,可知其复职不远也。

两君怪余断之轻易,曰:《易》如此容易,天下之事,悉可问之于《易》也。余曰:固然。《易》之包蕴甚广,天下之事物,无一不具,而其变化神妙,不可测度,是以无事无物而不可占也。占之则过去、现在、未来皆得明示,其应如响。即贵下于两造之事,多匿奸藏诈,掩非为是,诬真为假,不易剖决者,占之而奸计显露,所谓问诸人,不如问诸神也。不然,贵下等只据法律,凭口辞,安能一一无枉乎?古云“卜以决疑”,此之谓也。在某贵显之辞职,世论嚣嚣,余一揲蓍,神示之以地下有雷之象,二爻之辞曰“休复”,知其一时休职,他日必复职也,明矣。《象传》曰,“休复之吉,以下仁也”,即此可知矣。

二人倾服而去。后某贵显果复职,钦服余断之不妄也。

六三:频复,厉,无咎。

《象传》曰:频复之厉,义无咎也。

三爻位不中正,志刚而质柔,质柔则见事而不明,志刚则狂躁而妄动,故屡复而屡失,是以有“厉”,亦屡失而屡复,终可“无咎”也。虽有失身亏行之惧,自无长傲遂非之过,故曰“频复,厉,无咎”。周公之系辞,隐其屡过之罪,称其“频复”之善;孔子释之曰“义无咎也”,是开人以改过迁善乏门也。意深哉!

【占】 问时运:一好一歹,时有得失,能据其得而不失,是在人也。

○ 问商业:有亏有盈,能使盈多亏少,亏而复盈,亦可获利。

○ 问家宅:有迁移不定之象。

○ 问疾病:屡治屡发,虽危,可保无害。

○ 问讼事:有频翻口供,转致危厉之象。

○ 问行人:归志未决。

○ 问六甲:生男,颇涉难产,无害。

○ 问失物:失非一次,当可寻得。

【例】 一商人来请占气运,筮得《复》之《明夷》。爻辞曰:“六三:频复,厉,无咎。”

断曰:《复》为雷藏地中,阳气来复之时,在人为迷惑情态,有悔悟复本之象。三爻位不中正,辞曰“频复,厉,无咎”,是谓屡兴屡败,劳而无功。其不至破产者,由于随时省悟,随失随改,故“无咎”也。夫运之盛衰,天数不可免,在盛运时,如放舟于上流,扬帆于顺风,不劳而取功;当其衰运,如浮舟于逆风,以溯上流,不特劳而无功,其不被损伤者殆稀。占者恐坐此弊,尤当注意气运之盛衰也。至明后年,气运乃可回复。

商人闻之,感曰:实如此占,从来屡遭失败,今闻之,始悟其误。谨守常业,以待时运。

六四:中行独复。

《象传》曰:中行独复,以从道也。

此爻居五阴骈列之中央,独应初爻之卦主,故能杰出群阴之间,依附仁人,是心知好善,不移习俗,而能复道者也,故曰“中行独复”。所谓“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不失之”者也。然其所复犹微,故不曰吉。《象传》曰“以从道也”,谓初复于道,而四从之,故曰“从道”。

【占】 问时运:气运柔弱,意欲振兴,惜力不能逮。

○ 问商业:谋划精当,不失其正,资本未充,为可惜也。

○ 问家宅:女眷多,男丁少,未免有独寐寤歌之慨。

○ 问战征:防中道设伏。

○ 问疾病:虚弱之症,宜从初治之医调治。

○ 问行人:至中路复回,得伴再归。

○ 问婚嫁:宜从前媒。

○ 问失物:半途觅之。

【例】 明治二十二年六月,友人某来曰:有人欲购余地,约以相当之价,领收约定金若干。其先亦有人欲购此地,余未定约,今复过余,所约之价高于前购,于是余将致偿金于前约之人,请其解约,但不知彼果肯允诺否?请为一筮。筮得《复》之《震》。

断曰:《复》者一阳来复之卦,有百事复旧之象。故得此卦,旅行无音信者,突然还家,贷金涩滞者,忽而归复,放荡游惰者,能复其本心,皆《复》之象也。则知足下已约之地,亦无阻障,必可复返也。后果如此占。

六五:敦复,无悔。

《象传》曰:敦复无悔,中以自考也。

五有柔中之德,尊居君位,位得中,故能“复”,《坤》为厚,故曰“敦”。自知其非,不惮迁善,既能复之,又加以“敦”,是知之明,力之笃也,则一得而弗失之矣,何悔之有?故曰“敦复无悔”。《象传》曰,“中以自考也”,谓初之复,复在近,可免于悔,五之《复》,复于厚,悔之有无未知,时当返而“自考”也。盖初之“不远复”,入德之事,五之“敦复”,成德之事也。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当正,事事从厚,有前功,无后悔

○ 问商业:资财充足,往复获利。

○ 问家宅:祖基深厚,旧业复光,吉。

○ 问战征:军力厚实,可以攻复城池也。

○ 问疾病:病者精神充足,气体丰腴,无患也。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宜自忖度。

【例】 某局长来,请占气运,筮得《复》之《屯》。

断曰:《复》者雷在地中之象,动极复静,故谓之《复》。今占得五爻,言修身复道者,复之不已,而又复之,故曰“敦复”。其复如是,亦可谓责躬自厚,而薄责于人者矣。此人督率众人,众心感服,复何有悔?时运可知矣。

上六:迷复,凶,有灾眚。用行师,终有大败,以其国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传》曰:迷复之凶,反君道也。

上爻居《复》之终,《坤》之极,《坤》为迷,故曰“迷复”。迷而不复,故必有凶。“有灾眚”,灾自外来,眚由自作,迷溺至此,无往非害。《坤》为众,《震》为行,故“用行师”。《坤》上六所云“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即行师大败之证也。“行师”既至“大败”,国君焉得不凶?兵连祸结,至十年而未已。十年者数之终,一败而终不能振,即谓有迷而终不能复矣。盖天下之祸,无不由一念之迷溺而来,迷在于身,则一身被祸,迷在于国,则一国被祸,深著迷复之害也。《象传》曰“反君道也”,《复》之君,初九阳也,《姤》之君,初六阴也,上迷复,不奉《复》之九,而奉《姤》之六,是阴阳相反也,故曰“反君道也”。

【占】 问时运:气运颠倒,作事乖张,谨慎免祸。

○ 问商业:货物不齐,期约不准,市价不的,必致大耗;时不能《复》业,凶。

○ 问家宅:防有怪崇,居者多不利。

○ 问战征:辙乱旗靡,大败之象。

○ 问疾病:症已危险,久病延年,犹为幸也。

○ 问行人:在外多凶,十年内恐不能归也。

○ 问六甲:生女。此女长成,亦大败之命。

【例】 明治二十年六月,板垣退助君奉朝命自高知县来,朝廷赏赐爵位,以酬前功,氏固辞者再,于是世人多评论之。或曰:氏之决意辞赐,是板垣氏之所以为板垣氏,其廉退逊让,非他人所能及。氏为自由党之首领,鼓舞众人,其伸张自由之声势,一旦受爵荣,未免为党中人窃笑乎?或曰:爵位者,朝廷之荣命,氏固辞不受,未免有违敕之谴也。余与板垣君有旧,缘是欲忠告之。往访旅亭,将命者以病谢,余遂转访佐佐木高行伯,面谒曰:余每岁冬至,斋戒沐浴,敬占国事及诸当道命运。兹占板垣君,得《地雷复》上爻。

断曰:《复》者,一阳来复之卦,积阴之下伏一阳。以人事观之,全使此一点微阳渐生渐发,天下绝大事业,皆从此一阳中做出来,国家之由乱而治,人生去邪从正,悉赖焉。今占得上爻,辞曰:“迷复,凶”,是冥迷沉溺,失其本然之明者也,乃至天灾人眚之并臻,辱君丧师而莫救,危之至矣,祸莫大焉。

爻辞凶恶如是,窃为板垣君虑之。昔板垣君秉政要路,大有功烈,今既辞职,其所主张专在自由党中,人众类杂,薰莸不齐,他日激而生变,亦不可测也。爻辞之凶,其或兆于此乎?

顷又为板垣君辞爵再卜一卦,筮得《困》之《大过》。

爻辞曰:“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此卦四五之阳为三上两阴所蔽,二之阳亦为初三两阴所蔽,不能通志,是以成困。“困于酒食”者,见板垣氏现时之困难也;“朱绂方来”者,谓荣命之下来也;“利用享祀”者,谓拜受爵位而祝告于神也;“征凶”者,谓逆朝命而有凶也;拜命则平稳无事,故“无咎”也。此占详明,板垣君之宜敬拜受命也,慎勿辞焉。板垣君为阁下旧友,请以余之占辞转为奉告。

佐佐木伯曰:子言真切,余亦感铭,必当告之。子须再访后藤象次郎,告以此占。余亦与后藤氏谋,必可使板垣君拜命也。于是余又谒后藤伯,告之如前,且致佐佐木伯之意。后藤伯感谢曰:奇哉!子之《易》占,古今未闻其此也。板垣氏之事余与佐佐木氏谋,必可尽力,请子勿虑。后果闻板垣君拜受爵命。余始心慰。

24.地雷复(䷗)-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94/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4.地雷复(䷗)-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