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機

24.地雷復(䷗)-高島易斷全解

地雷復卦象示意圖

地雷復

地雷復卦象圖-高島易斷

 

復: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覆其道,七日來複,利有攸往。

《彖》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覆其道,七日來複,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

初九:不遠復,無祗悔,元吉。

《象》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六二:休復,吉。

《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六三:頻復,厲,無咎。

《象》曰:頻復之厲,義無咎也。

六四:中行獨復。

《象》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六五:敦復,無悔。

《象》曰:敦復無悔,中以自考也。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於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24.地雷復(䷗)-高島易斷

「復」從彳,行貌,從復,行故道也,有去而復來,消而復息之義。所謂以《坤》牝《乾》,滅出復震,為餘慶也,故名曰《復》。為卦《坤》上《震》下,一陽在五陰之下,陰極而陽復,與《剝》相反,與《姤》旁通。《序卦》曰:「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此《復》之所以次《剝》也。

復: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覆其道,七日來複。利有攸往。

20210312123604_95330.jpg高島易斷24.地雷復(䷗)-高島易斷全解2

▲ 甲骨文復

20210312123624_64801.jpg高島易斷24.地雷復(䷗)-高島易斷全解3

▲ 篆書復

《復》之內卦一畫,自《乾》之下畫來,一陽即《乾》,「亨」即從乾元來,故曰「亨」。外《坤》內《震》,出《震》入《坤》,《坤》為順,《震》為動,以順而動,陰不能傷,故「無疾」。同類為「朋」,《震》一陽,《兌》二陽,《兌》為朋。一陽先至,朋類皆來,陰不能阻,故「無咎」。《剝》之卦,一陽在上而幾盡,《復》則一陽反生於下,故曰「反覆其道」,「道」,路也。「七日來複」,姤五月卦,陰氣始生,《復》十一月卦,陽氣始生,陰陽反覆,凡歷七月,七陽數,故言「七日」。此為「君子道長」之機,故曰「利有攸往」。

《彖傳》曰:復,亨。剛反,動而以順行,是以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覆其道,七日來複,天行也。利有枚往,剛長也。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復,亨」,謂陽剛消極而來複,復則陽漸長而亨通矣。「剛返」者,謂剝之時,剛幾去而不返,出於震而來複,震為反生,故曰「剛返」。「動而以順行」,是出入皆在順動之中,故「無疾」;自動者順,朋來亦順,故「朋來無咎」。一反一復,其道循環,「七日來複」,天行之自然也。以順承天,則剛之方返者,日進而盛矣,故利往。「剛返」言方復之初,「剛長」言既復之後。《剝》《復》消息,天地之氣所默轉,即「天地之心」所發端也。「天地之心」,本無所不在,無從窺測,惟生意發露之初,方見得「天地之心」,故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其」、「乎」語辭者,愈覺彷彿想見之真。

以此卦擬人事,是善惡絕續之一轉機也。人雖甚不善,而於平旦之際,未始無片念之偶萌,萌即復也,復則動矣。逆而動,動仍入惡?順而動,出惡而入善矣,道無不亨也,疾於何有?朋以類聚,入夫善,則善朋皆來,自無咎焉。人身一小天地也,人有賢愚邪正,即天有雨暘燠寒,人有生老病死,即天有休咎災祥。「七日來複」,以干支言,至七則為沖,以建除言,至七則為破,沖與破則皆為動,是以有反覆也。故人之疾病寒熱,亦往往以七日為一更,此皆陰陽剛柔之轉移,人與天無二道也。按六爻之辭,初爻為人遷善之始,是以返身而誠也。二爻見人之遷善,欲同歸於復也。三爻屢復屢失,雖危而終復於善也。四爻謂能舍群陰而從初陽,是取諸人以為善者也。五爻以陰居陽,獨得其中,是能「安土敦仁」者也。上爻居卦之終,六幾於七,而又將變矣。出復凶,深足為人之遷善者戒矣。《易》言天道,其所以為人事垂誡者,至深且切,於復可見天心。復時見天心,不復時則渾是人心矣。天心惟微,人心惟危,可不懼哉!可不慎哉!

以此卦擬國家,是國家治亂之一轉機也。由治入亂,陰之始也,出亂入治,陽之復也,古今來一治一亂,其機莫不如是焉。是故亂不自亂始,治不自治始,機之動也甚微,復之一陽,即其陽之微動者也。其動也順,則其道亨,其往利,如湯武之順天應人,撥亂反正,一著戎衣而天下平也。「七日來複,天行也」,于格苗而曰七旬,於即戎而曰七年,亦可於此而得七日之義矣。六爻皆指復言,重在進陽也。陽,治道也,即君子之道也。初爻曰「不遠復」,如殷武丁、周宣王、漢光武之中興是也。二爻曰「休復」,如太甲之複位,成王之新政是也。三爻曰「頻復」,如漢劉先主之治蜀,雖屬偏安,尚無咎也。四爻曰「獨復」,如大舜之明揚側陋,允執厥中,以從堯而致治也。五爻曰「敦復」,如啟之承禹,武之繼文,能「敦復」治道,而致其盛也。若上爻則當戒焉,「迷復」而不知其凶,自桀紂之亡國者皆是也。《易》之言在天道,而治道即屬於是,為國家者,於復而見治之漸浙,即當於姤而戒亂之始。治亂之機反覆間耳,可不慎哉!可不懼哉!

通觀此卦,《剝》之一陽在上者,《復》即陽生於下,如雷藏地中,無中含有。乾元資始者,於是露其機,貞下起元;坤元資生者,於是呈其候。天地生物之心,非至是而始有,乃至是而始見也。順而動,動無不亨;順而往,往無不利。出柔而入剛,剛有何病?以我而求朋,朋來何咎?一反一復,其道即在旬日間耳。六爻皆以復道為辭,初九之「不遠復」,如克己復禮之顏子,賢而希聖,生而知之者也。六二之「休復」,下比初九之剛,如友直、諒、多聞之士,親賢取友之宓子賤,學而知之者也。六三之「頻復」,如日月至焉之諸子,士而希賢者也。六四之「中行獨復」,如悅周公孔子之道之陳良,亦聖人之徒也,困而學之者也。六五之「敦復」,如反乎身之湯武,聖而希天者也。上九之「迷復」,則如飛廉惡來,怙終而不悛其惡者也,困而不學者也,不惟為一身之禍,且為天下禍,故曰「迷復,凶,有災眚,終有大敗」。聖人於六三之「頻復」,猶曰「無咎」,而獨罪上六之「迷復」,如此,其重改過而惡怙終也切矣。《繫辭傳》曰,「聖人之情見乎辭」,其此之謂乎?

《大象》曰:雷在地中,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

此卦為十一月卦,故《象》取「至日」,是雷伏藏地中也。先王觀此象,以「至日閉關」而不啟,止商旅而不行,後於是日,亦「不省方」,蓋為養其陽氣之方來,而不敢或泄,務為安靜,所以葆其貞也。月令仲冬,審門閭,謹房室,必重閉,推之即可知「閉關」之諸象焉。「閉關」取《坤》為闔戶,「商旅」取《坤》為眾民,「行」取《震》為大途,「方」取《坤》為國土。

【占】 問時運:好運初來,尚未發動,靜以待之,自然獲吉。

○ 問商業:貨物完備,時價亦動,宜暫停售,必得利也。

○ 問家宅:此宅現時閉歇,須待春時,方可遷居。吉。

○ 問戰征:防敵軍埋伏地雷,須暫停戰,以養兵力。吉。

○ 問疾病:是痰火之症,飲食不進,交冬令宜防。

○ 問訟事:一時不能審結。

○ 問六甲:生男,交春分產。

○ 問婚嫁:現因媒人尚未往說,春初可成。吉。

○ 問行人;冬季不歸,開春歸來。

○ 問失物:一時難覓,日後可得。

初九:不遠復,無祗悔,元吉。

《象傳》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此卦初九一陽,自《乾》陽來,入《坤》群陰中,忽複本位,名之曰《復》。卦之《復》就造化言,爻之《復》就人心言是也。此爻《復》之初,為《復》道之始。七日即復,故曰「不遠」,是以不至悔而得「元吉」也。「元吉」者,即復《乾》之吉也。「祗」者至也,人雖聖賢,不能無過,惟貴速改,過而不改,則有悔而凶可知也。《象傳》曰「以修身也」,修者所以補其缺,正其誤也。占者知此,則人慾日消,天理日明,可以為聖,可以為賢。「修身」二字,包括深遠,不可不知也,何則?六二之《傳》日「仁」而稱美之,六四之《傳》曰「道」而讚歎之。「修身」二字,兼仁與道,其所關至大。心內而身外,以存養言,則在心;以修為言,則在身:身心一也。

【占】 問時運:好運即來,漸漸發動,一往順利,大吉。

○ 問商業:前所耗失,即可復得,可免悔恨,大吉。

○ 問家宅:舊業復興,即在目前,大吉。

○ 問戰征:即日可轉敗為成,大吉。

○ 問訟事:始審不直,再控必勝,大吉。

○ 問婚嫁:主散而復成,大吉。

○ 問行人:不日即歸,吉。

○ 問疾病:靜養即可復,元吉。

○ 問六甲:即日生男。

○ 問失物:即日可得。

【例】 余欲購驅車之馬,適遇兒玉少介君曰:余去歲求良馬於南部,後無音信,遂別購一馬,頃日南部馬至,廄隘不容。謂余買之,余乃占其良否,筮得《復》之《坤》。

斷曰:此馬不適長途,朝出夕歸,得其宜耳。爻謂「不遠復,無祗悔,元吉」,可以見矣。初爻變則為《坤》,《坤》曰「利牝馬之貞」,知此馬必牝,無暴逸之虞者也。後購得其馬,果如此占,性柔順,最適駕車。

六二:休復,吉。

《象傳》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此爻以陰居陰,得其中正,與初九切比,志從於陽。嘉初之能復於道,甘心下己,以友其仁,切磋琢磨,惡念潛消,善心日生,故曰「休復,吉」。初爻得《乾》陽之正,開《復》道之首,故曰「元吉」;六二取人為善,自能從容改圖,其功次於初矣,故曰「吉」。《象傳》曰「以下仁也」,初復於仁,二比而下之,是以吉也。《易》三百八十四爻,未嘗言仁,此爻言之。所謂「復其見天地之心」者,天地之心,即仁也;所謂仁,元善之旨也。

【占】 問時運:目下氣運亦好,事事能擇善而從,故事事得吉。

○ 問商業:能與人共利,其業必興,吉。

○ 問家宅:家庭多休祥之徵,自能興復舊業。吉。

○ 問戰征:一時暫休攻克,姑示其弱,以養銳氣。吉。

○ 問疾病:宜初治之醫,複診視之。吉。

○ 問行人:必從長輩而歸。

○ 問六甲:生女。

○ 問失物:就低下處尋之。

【例】 明治二十四年春,某裁判所長及檢事長,訪余山莊,請占某貴顯辭表後之舉止,筮得《復》之《臨》。

斷曰:雷者,春夏升出於地上,秋冬潛與地中。此卦雷復地中,而將再出者也,故某貴顯今日雖優遊閑居,可知其復職不遠也。

兩君怪余斷之輕易,曰:《易》如此容易,天下之事,悉可問之於《易》也。余曰:固然。《易》之包蘊甚廣,天下之事物,無一不具,而其變化神妙,不可測度,是以無事無物而不可占也。占之則過去、現在、未來皆得明示,其應如響。即貴下於兩造之事,多匿奸藏詐,掩非為是,誣真為假,不易剖決者,占之而奸計顯露,所謂問諸人,不如問諸神也。不然,貴下等只據法律,憑口辭,安能一一無枉乎?古雲「卜以決疑」,此之謂也。在某貴顯之辭職,世論囂囂,餘一揲蓍,神示之以地下有雷之象,二爻之辭曰「休復」,知其一時休職,他日必復職也,明矣。《象傳》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即此可知矣。

二人傾服而去。後某貴顯果復職,欽服余斷之不妄也。

六三:頻復,厲,無咎。

《象傳》曰:頻復之厲,義無咎也。

三爻位不中正,志剛而質柔,質柔則見事而不明,志剛則狂躁而妄動,故屢復而屢失,是以有「厲」,亦屢失而屢復,終可「無咎」也。雖有失身虧行之懼,自無長傲遂非之過,故曰「頻復,厲,無咎」。周公之繫辭,隱其屢過之罪,稱其「頻復」之善;孔子釋之曰「義無咎也」,是開人以改過遷善乏門也。意深哉!

【占】 問時運:一好一歹,時有得失,能據其得而不失,是在人也。

○ 問商業:有虧有盈,能使盈多虧少,虧而復盈,亦可獲利。

○ 問家宅:有遷移不定之象。

○ 問疾病:屢治屢發,雖危,可保無害。

○ 問訟事:有頻翻口供,轉致危厲之象。

○ 問行人:歸志未決。

○ 問六甲:生男,頗涉難產,無害。

○ 問失物:失非一次,當可尋得。

【例】 一商人來請占氣運,筮得《復》之《明夷》。爻辭曰:「六三:頻復,厲,無咎。」

斷曰:《復》為雷藏地中,陽氣來複之時,在人為迷惑情態,有悔悟複本之象。三爻位不中正,辭曰「頻復,厲,無咎」,是謂屢興屢敗,勞而無功。其不至破產者,由於隨時省悟,隨失隨改,故「無咎」也。夫運之盛衰,天數不可免,在盛運時,如放舟於上流,揚帆於順風,不勞而取功;當其衰運,如浮舟於逆風,以溯上流,不特勞而無功,其不被損傷者殆稀。占者恐坐此弊,尤當注意氣運之盛衰也。至明後年,氣運乃可回復。

商人聞之,感曰:實如此占,從來屢遭失敗,今聞之,始悟其誤。謹守常業,以待時運。

六四:中行獨復。

《象傳》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此爻居五陰駢列之中央,獨應初爻之卦主,故能傑出群陰之間,依附仁人,是心知好善,不移習俗,而能復道者也,故曰「中行獨復」。所謂「擇乎中庸,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不失之」者也。然其所復猶微,故不曰吉。《象傳》曰「以從道也」,謂初復於道,而四從之,故曰「從道」。

【占】 問時運:氣運柔弱,意欲振興,惜力不能逮。

○ 問商業:謀劃精當,不失其正,資本未充,為可惜也。

○ 問家宅:女眷多,男丁少,未免有獨寐寤歌之慨。

○ 問戰征:防中道設伏。

○ 問疾病:虛弱之症,宜從初治之醫調治。

○ 問行人:至中路復回,得伴再歸。

○ 問婚嫁:宜從前媒。

○ 問失物:半途覓之。

【例】 明治二十二年六月,友人某來曰:有人慾購餘地,約以相當之價,領收約定金若干。其先亦有人慾購此地,余未定約,今復過余,所約之價高於前購,於是余將致償金於前約之人,請其解約,但不知彼果肯允諾否?請為一筮。筮得《復》之《震》。

斷曰:《復》者一陽來複之卦,有百事復舊之象。故得此卦,旅行無音信者,突然還家,貸金澀滯者,忽而歸復,放蕩游惰者,能復其本心,皆《復》之象也。則知足下已約之地,亦無阻障,必可復返也。後果如此占。

六五:敦復,無悔。

《象傳》曰:敦復無悔,中以自考也。

五有柔中之德,尊居君位,位得中,故能「復」,《坤》為厚,故曰「敦」。自知其非,不憚遷善,既能復之,又加以「敦」,是知之明,力之篤也,則一得而弗失之矣,何悔之有?故曰「敦復無悔」。《象傳》曰,「中以自考也」,謂初之復,復在近,可免於悔,五之《復》,復於厚,悔之有無未知,時當返而「自考」也。蓋初之「不遠復」,入德之事,五之「敦復」,成德之事也。

【占】 問時運:目下氣運當正,事事從厚,有前功,無後悔

○ 問商業:資財充足,往複獲利。

○ 問家宅:祖基深厚,舊業復光,吉。

○ 問戰征:軍力厚實,可以攻復城池也。

○ 問疾病:病者精神充足,氣體豐腴,無患也。

○ 問六甲:生男。

○ 問失物:宜自忖度。

【例】 某局長來,請占氣運,筮得《復》之《屯》。

斷曰:《復》者雷在地中之象,動極復靜,故謂之《復》。今佔得五爻,言修身復道者,復之不已,而又復之,故曰「敦復」。其復如是,亦可謂責躬自厚,而薄責於人者矣。此人督率眾人,眾心感服,復何有悔?時運可知矣。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於十年不克征。

《象傳》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上爻居《復》之終,《坤》之極,《坤》為迷,故曰「迷復」。迷而不復,故必有凶。「有災眚」,災自外來,眚由自作,迷溺至此,無往非害。《坤》為眾,《震》為行,故「用行師」。《坤》上六所云「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即行師大敗之證也。「行師」既至「大敗」,國君焉得不凶?兵連禍結,至十年而未已。十年者數之終,一敗而終不能振,即謂有迷而終不能復矣。蓋天下之禍,無不由一念之迷溺而來,迷在於身,則一身被禍,迷在於國,則一國被禍,深著迷復之害也。《象傳》曰「反君道也」,《復》之君,初九陽也,《姤》之君,初六陰也,上迷復,不奉《復》之九,而奉《姤》之六,是陰陽相反也,故曰「反君道也」。

【占】 問時運:氣運顛倒,作事乖張,謹慎免禍。

○ 問商業:貨物不齊,期約不準,市價不的,必致大耗;時不能《復》業,凶。

○ 問家宅:防有怪崇,居者多不利。

○ 問戰征:轍亂旗靡,大敗之象。

○ 問疾病:症已危險,久病延年,猶為幸也。

○ 問行人:在外多凶,十年內恐不能歸也。

○ 問六甲:生女。此女長成,亦大敗之命。

【例】 明治二十年六月,板垣退助君奉朝命自高知縣來,朝廷賞賜爵位,以酬前功,氏固辭者再,於是世人多評論之。或曰:氏之決意辭賜,是板垣氏之所以為板垣氏,其廉退遜讓,非他人所能及。氏為自由黨之首領,鼓舞眾人,其伸張自由之聲勢,一旦受爵榮,未免為黨中人竊笑乎?或曰:爵位者,朝廷之榮命,氏固辭不受,未免有違敕之譴也。余與板垣君有舊,緣是欲忠告之。往訪旅亭,將命者以病謝,余遂轉訪佐佐木高行伯,面謁曰:余每歲冬至,齋戒沐浴,敬占國事及諸當道命運。茲占板垣君,得《地雷復》上爻。

斷曰:《復》者,一陽來複之卦,積陰之下伏一陽。以人事觀之,全使此一點微陽漸生漸發,天下絕大事業,皆從此一陽中做出來,國家之由亂而治,人生去邪從正,悉賴焉。今佔得上爻,辭曰:「迷復,凶」,是冥迷沉溺,失其本然之明者也,乃至天災人眚之並臻,辱君喪師而莫救,危之至矣,禍莫大焉。

爻辭兇惡如是,竊為板垣君慮之。昔板垣君秉政要路,大有功烈,今既辭職,其所主張專在自由黨中,人眾類雜,薰蕕不齊,他日激而生變,亦不可測也。爻辭之凶,其或兆於此乎?

頃又為板垣君辭爵再卜一卦,筮得《困》之《大過》。

爻辭曰:「九二:困於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征凶,無咎。」

此卦四五之陽為三上兩陰所蔽,二之陽亦為初三兩陰所蔽,不能通志,是以成困。「困於酒食」者,見板垣氏現時之困難也;「朱紱方來」者,謂榮命之下來也;「利用享祀」者,謂拜受爵位而祝告於神也;「征凶」者,謂逆朝命而有凶也;拜命則平穩無事,故「無咎」也。此占詳明,板垣君之宜敬拜受命也,慎勿辭焉。板垣君為閣下舊友,請以余之占辭轉為奉告。

佐佐木伯曰:子言真切,余亦感銘,必當告之。子須再訪後藤象次郎,告以此占。余亦與後藤氏謀,必可使板垣君拜命也。於是余又謁後藤伯,告之如前,且致佐佐木伯之意。後藤伯感謝曰:奇哉!子之《易》占,古今未聞其此也。板垣氏之事余與佐佐木氏謀,必可儘力,請子勿慮。後果聞板垣君拜受爵命。余始心慰。

24.地雷復(䷗)-高島易斷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94/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24.地雷復(䷗)-高島易斷全解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