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6.山天大畜(䷙)-高岛易断全解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初九:有厉,利已。

《象》曰:有厉利已,不犯灾也。

九二:舆说輹。

《象》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六五:豮豕之牙,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26.山天大畜(䷙)-高岛易断

“大畜”为卦,下《乾》上《艮》,《乾》,健也,《艮》,止也,畜亦止也。大对小而言:《小畜》《巽》在《乾》上,五阳一阴,以一阴畜《乾》三阳,《巽》体柔顺,其力不固,故为《小畜》;《大畜》二阴四阳,《艮》体笃实,能厚其储,故为《大畜》。《杂卦传》曰,“大畜时也”,《大畜》以《艮》畜《乾》者也,《乾》之纯阳,进而不止,而《大畜》能畜之,若不欲其进者,时未可也。不惟其止,惟其动,健而又动,《无妄》所以为灾也;不惟其动,惟其止,健而能止,《大畜》所以为时也。《序卦》曰:“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此《大畜》之所以次于《无妄》也。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大畜》以阳畜《乾》,得其正也,止而畜之,利于用也,故曰“利贞”。外卦《艮》,《艮》为居,有家之象;三、四、五互《震》,《震》为百谷,有食之象;二、三、四互《兑》,《兑》口在外,有“不家食”之象;内卦《乾》,初为《震》,《震》为行,有“利涉”之象;《乾》二为《坎》,有“大川”之象。畜其德以用于朝,养以鼎烹,故曰“不家食,吉”;畜其材以济于时,用以舟楫,故曰“利涉大川”。畜之义,不特为止,又为养也,为蕴也。止则止其健,养则育其德,蕴则储其材。“不家食,吉”,有以收养贤之效;“利涉大川”,有以见济世之功。

《彖传》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大畜》,以《艮》畜《乾》,畜之大者也。乾为天,天德刚健;《艮》为山,山体笃实;《乾》为大明,有辉光,《艮》为星斗,亦有辉光。以《艮》畜《乾》,则所谓“刚健,笃实,辉光”,不必分为《乾》为《艮》,要皆在此《大畜》中也。是以光华发越,盛德日新,此卦之所以曰《大畜》也。《艮》阳居上,故曰“刚上”;《艮》止能畜,故曰“尚贤”。《乾》健难止,《巽》不能止,其畜故小;《艮》能止之,其畜乃大。《艮》之所以能止,在得其正,故曰“大正也”。“大正”即“利贞”。下变《震》为《颐》,《颐》,《彖传》曰“养贤”,《象》曰“观其所养”,知必不在家食也。上变《坎》为《需》,《需》,《彖》曰“利涉”,先曰“位乎天位”,知其能“应乎天”也。故《艮》能止,亦能育,斯贤乐得其用矣;《艮》能止,亦能通,斯险无不可济矣。

以此卦拟人事,《彖》辞首曰“利贞”,“利”,和也,“贞”,正也,和且正,为人事之至要也。卦德以止畜健,以静畜动,是畜之大者也,故《彖传》曰“大正也”。盖畜之道,全在“大正”,有此“大正”,斯能有此《大畜》,所谓君子正己以正人者,即此道也。“刚健”者天之德,“笃实”者山之性,人能法山之性,以畜天德,斯德性充实,而辉光发越,自见日进而无疆矣。卷之则藏于一心,放之则发为万事,以此而“不家食,吉”,即家食亦吉;以此而不涉险利,即涉险亦利,是人事而应乎天者也。六爻内三爻为《乾》,欲健进而为《艮》所畜止也;外三爻为《艮》,以能止,而畜《乾》之健也。是以初爻惧危而自“已”;二爻不可而随止,三爻“往”矣,而犹能惕以“艰”,如人事步步留余,不令躁进也;四以畜初,“童牛”加牿,畜之尚易也;五以畜二,“豮豕之牙”,畜之得其要也;上以畜三,三既利“往”,则云霄直上,以不畜为畜也,如人事之般般谨慎,各合机宜也。盖凡人之作事,一于健则过之,一于止则不及,过则偾事,不及则不足以成事。孔子于求之退曰进之,于由之兼人曰退之,其深得《艮》止之义也夫!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为政府,秉《艮》山之性,止而不动,下卦为人民,挟《乾》健之性,欲急谋国家之进步,将进而犯上,而六五之君,得六四上九之辅翼,同心合志,以抑止下民刚强锐进之为,此畜之所以为大也。六五之君,温恭而能“尚贤”,与上九阴阳相比,言听计从,爻辞所谓“豮豕之牙,吉”也。上九身任天下之重,共天位,治天职,食天禄,以上畜三,其畜愈大而愈正,故曰“何天之衢,亨”也。六四处《艮》之始,履得其位,与上九同受六五之命,以四畜初,初阳尚稚,故曰“童牛之牿,元吉”也。盖内卦三阳,其性虽健,皆能受外卦之畜止,故初阳犹微,知进而有危,不待畜而自止;二得中,与五正应,知五处畜盛,未可犯也,能遇难而止,故“无尤”;三受上之畜,畜之极也,畜极则通,其德已成,可以进矣,故曰“良马逐”也。国家当此之时,君臣一德,在下免躁进之患,在上无窃位之讥。六五之君曰“吉”,有度也;上九之臣,曰“道大行也”,应天顺人,诚千载一时之会也,非夫圣人之畜,不克臻此。

通观此卦,六爻专言畜止之义。初九抱刚健之德,初阳尚微,能受六四之畜,知难而自止者也,故有“有厉利己”之辞。九二履得其中,有知时之明,知其功之不可遽成,止而不行者也,故有“舆脱輹”之辞。九三以阳居阳,志刚而才强,未免锐进之嫌,惟“艰贞”自处,见可进而进,则可以济世,又可以保身也,故有“利艰贞,利有攸往”之辞。六四当《大畜》之任,处《艮》之始,能止《乾》阳之初泄,故曰“童牛之牿”。六五处得尊位,制恶有道,柔能制刚,是以吉也,故曰“豮豕之牙”。上九所谓“刚上而尚贤”者也,居通显之地,体至公之道,舍己从人,以汲引从贤,此《大畜》之义,君子之道大行之时也,故曰“何天之衢,亨”。总之,初九居《乾》之始,其阳犹稚,故称曰“童牛”,戒其进也。九二以刚居柔,位刚势弱,故不能进也。九三纯秉《乾》德,《乾》为马,故称曰“良马”,又恐其径进也。君子之难进如此!

《大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此卦《乾》天居《艮》山之中,谓山中蕴畜一天地之象,其道含宏,其义深远,譬如君子方寸中,蕴畜三才之道义,古今之事理,广见洽闻,以之日新其德业也。夫“前言”者,训诰流传,德之华也;“往行”者,功业炳著,德之实也。嘉言懿行,皆德之散见者也,君子之学道也,考其遗迹,观其用,以身体之,以心验之,因其言而默识其所以言,因其行而默识其所以行,以畜成我德,此德所以日积而日大也,故曰“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也。

【占】 问战征:宜养精蓄锐,乘时而动,自然战无不克,攻无不利,定获大胜。

○ 问时运:目下心意纵奢,未可动也,必待二年后,运来福至,如骏马腾空,往无不利。

○ 问营商:暂宜株守,近则三月,远则三年,自得逐渐推广,日积月新,利源不竭,大有庆也。

○ 问家宅:宅居宜近山,或在岭上,或在谷中,必是素封之家。近来声名显达,家业日隆,大吉之兆。

○ 问功名:少年意气轩昂,未免稍有阻抑,至三十岁后,一举成名,云霄直上,为国为家,经纶焕著,诚大用之材也。

○ 问六甲:生男,且主贵。

○ 问讼事:始被屈抑,后得申理。

○ 问疾病:占得初爻至五爻,皆吉,上爻则恐寿源有阻。

○ 问婚姻:大吉。

 

初九:有厉,利己。

《象传》曰:有厉,利己,不犯灾也。

此爻体《乾》,刚健而在下,势将锐意干进,然初爻《乾》阳尚微,距五位主爻犹远,应在四爻。四爻属《艮》,《艮》止也,初爻欲进而四爻止之,是应爻不相援,而悉相敌也。初九能知危而止,故“不犯灾也”,谓之“有厉利己”。

【占】 问战征:宜守不宜攻,斯无害也,必待四爻援兵得力,方可大进获胜。

○ 问营商:目下资本犹浅,宜谨慎自守,免致灾害,后得帮手相助,自能获利。

○ 问家宅:是新造之宅,为前面山势压制,屋宅不能过高,然无咎也。

○ 问功名:才学虽高,而初次求名,不宜发泄太早,宜自抑止,所贵大器晚成也。

○ 问六甲:可占一索生男。

○ 问讼事:不宜健进,健进则有灾。

○ 问婚姻:初阳为四爻所畜,是夫将受制于妻也;在夫能顺从其畜,亦无灾也。

○ 问出门:现宜暂止,以待时运。

○ 问疾病:现虽有病,可保无虞。

○ 问失物:待后自可寻获。

【例】 某县士族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大畜》之《蛊》。

断曰;此卦以山之小,止天之大,故谓之《大畜》。今初爻以阳居阳,才力俱强,以应四爻之阴,四爻之阴,力能畜止初阳,知其谋望,一时必难就也,若一意躁进,恐必有祸。

时某不从余断,妄怀志愿,往干某贵显,不服书记官之说谕,三日间遂为警视厅所拘留。厥后某自悔悟,始叹《易》理之神妙也。

九二:舆说輹。

《象传》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舆”者,车也,喻进行之义;“輹”者,车轴之缚也。天之转旋,有大车之象。“舆脱輹”者,谓车脱輹,不能驾乘,而废进行之用。此爻变则为《离》,有脱离之义,故曰“说輹”。《艮》以畜《乾》,将畜止下民之冒进,使之自止也。二与五相应,五处畜盛,未可犯也,知势之不可而不进,可谓知风识时者矣。《象传》曰“中无尤也”,谓其得中,无躁进之尤也。按初九曰“有厉”,其辞缓,九二曰“舆说輹”,其辞急。初与三应,初为《乾》之始,始阳尚柔,故辞缓;二与五应,五居尊位,势不可犯,故辞急。况五之畜二,非徒因其进而止之,殆将尚其贤而用之也。盖时有盛衰,势有强弱,有不可已者,学《易》者所宜深识焉。

【占】 问战征:若锐意径进,防有辙乱旗靡之祸,致一败而不可复收,惟以退为进,斯无尤矣。

○ 问营商:凡有货物,宜早脱售,虽无大利,亦无耗失。

○ 问家宅:必是破败旧家,惟其能退然自守,家业自有复兴之象,故无尤也。

○ 问功名:宜待时,毋躁进也。

○ 问婚姻:《小畜》三爻“舆说輹,夫妻反目”,是不吉也;此二爻得中,与五相应,五居尊位,必是贵婿,大吉。

○ 问疾病:定是腹疾,一时难愈,然无害也。

○ 问六甲:生男,防有足疾。

○ 问讼事:败而复和。

【例】 亲友某县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大畜》之《贲》。

断曰:此卦内卦《乾》天,刚健锐进,外卦《艮》山,镇定不动,以山畜天,故曰《大畜》。在今政府,非不欲登进人才,亦知浮躁者非大器,急切者无实功,是以抑制而不用也。而一时急于求进者,或互相标榜,或高自议论,干谒公卿,奔走形势,梯荣乞宠,无所不为,当途益以此轻之矣。今九二能察时之不可,而退然自阻,谓之“舆说輹”。舆者所以载物而行也,脱其輹,示不复用,所以甘自晦藏,以待其时之至也,故曰“中无尤”。

某闻之曰:爻辞适合我意,愿从此占。果大得便宜也。

【例】 占明治三十年国家财政,筮得《大畜》之《贲》。

断曰:此卦以山之小,畜天之大,上卦一阳,畜止下卦三阳,足见其畜之大也。今占财政而得此卦,《乾》为金,故主货币,《艮》为山,故主藏蓄,九二《坎》爻,《坎》为车,故曰“舆”。“说輹”者,示不用也。我国古来所有货币,不出一亿之外,开港以来,购入兵杖、器械、船舶诸物,虽一时去出现金繁多,赖政府理财得人,渐得复旧时之款。征清之役,民间募集一亿五千万公债,其不足者,以政府预备金充之,战胜之后,受取偿金三亿五千万元。窥测宇内形势,强国合纵,分割弱国,不得不扩充军政,乃以其偿金,充备军资。在政府固出于不得已也,而在人民之愿望,以为获此巨偿,专以扩张军备,并赏恤战士,既不能清偿国债,又不能振兴商业,虽银行之贷出稍宽,而子利仍复腾贵,则百业之进,终被抑止,人民颇为失望。此即内卦《乾》天,为外卦《艮》山畜止之象也。辞曰“舆说輹”,舆之脱其輹,而不能进,犹金之别有需蓄,而不能应民之用也。政府之设施如此,可谓得其中矣,故《象》曰“中无尤也”。本年之财政,中止货币之运转,为商工困难之占也。后果如此占。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日闲舆卫,利有攸往。

《象传》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三辰在辰,上值轸,轸主车驾,故有“马”有“舆”,有“卫”。又三为《坎》中,《坎》为艰,故“利艰贞”。此爻内卦为《乾》,《乾》为马;“逐”,并进也。《乾》畜至三,其德已成,可以进矣,故其象为“良马逐”。“闲”,习也;“卫”,所以防不虞,《艮》在外为止,即卫之象。三之应在上,上处“天衢”之亨,途径大通,进行无阻,而犹必以艰贞自惕。如调马者,虽驰骋自得,犹必“曰闲舆卫”,乃可以“利有攸往”。《传》曰“上合志也”,此正畜极而通之时也。夫善骑者坠,善泳者溺,当此得意之日,故最宜戒慎,平常犹此,况《大畜》之时乎?“良马”以见锐进之义,“舆”以明徐行之象,逐马而继以舆卫,锐进徐行之两义,当参观而得之。

【占】 问战征:有马到功成之象,然必先临事而惧,斯无往不利也。

○ 问营商:三爻与应合志,是必卖买同心;曰“良马逐”,是必留适快捷;曰“利艰贞”,是虽遇险无虞也。大吉。

○ 问功名:有云霄得路之象。

○ 问家宅:必是勤俭起家,目下履当其位,家业日进,犹能安不忘危,故无往不利。

○ 问婚姻:三以上九为应,上九处畜之极,是全盛之象,占婚姻而得此爻,男女合志,大吉之兆。

○ 问疾病:宜谨慎调养,可保无虞。

○ 问六甲:生男。

【例】 余一日访友人某氏,某氏谓曰:吾尝约购驾车良马,今日当必有牵而来也,谓占马之骏驽如何?筮得《大畜》之《损》。

断曰:此卦内卦为《乾》,《乾》为马,又《乾》健也,知此马必健捷善驰。然不谙驾驭之术,御之亦难,故曰“曰闲舆卫,利有攸往也”。语未毕,有牵马者至,扬言曰:此马刚健疾驰,是良马也!友人见之,即欲鞭策一试;适前岸系舟,轰然有声,马遂惊逸,驭者尽力制之,不止,逡巡倒行,遂落沟中,友人见之大惊,不复购售。

【例】 某县土族某来,请占气运,筮得《大畜》之《损》。

断曰:《乾》在《无妄》为天德,在《大畜》为贤才,士惟法《乾》而后才德备。法《乾》则行健而进锐,进锐者恐不能致远,必“利艰贞”,而其识深,必受抑止,而其气定。如良马之性,必先颠踬,而后驰驱始受范也,故曰“良马遂,利艰贞”。今占时运,而得此爻,知其人必抱有用之才,足荷艰巨之任者也。《传》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可见目下时运已至,可以乘时得位也。爻曰“曰闲舆卫,利有攸往”,“卫”,守卫也,所以备不虞、示威武也。意者其将任守卫之职乎?

后此友果任某警部。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传》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六四爻辰在丑,丑为牛,四得《艮》气,《艮》为童,故曰“童牛”。以四畜初爻,动而体《离》,《离》为童牛,牛谓初九也。“牿”,《说文》云“牛马牢也”,引《书·费誓》,“今惟牿牛马”。《大畜》错卦萃,萃“用大牲吉”,童牛祭天之牛也。《礼记》:“郊特牲”,牛用犊贵诚也。《周礼》云“人祀五帝之牲,拴系于牢”,《郑注》“牢闲也”,必有闲防禽兽触啮。童牛系之于牢,备郊祀也。“童牛”谓初九,为之牿,四也。初阳最稚,始进而即闲之,如“童牛之牿”,牿之使不抵触,故吉而有喜也。夫天下之事,防未然者易为力,制己然者难为功,逆折其方长之奸,潜消其未萌之逆,则上不劳禁制,而化自行,下不伤刑诛,而奸自止。初阳尚微,刚暴之习未成,六四畜之,所以不劳力也。“元吉”者,柔以制刚,刚不敢犯,畜之盛也,喜莫大焉。

【占】 问战征:有强邻压制小国之象,幸四与上相应合志,得以保全。有喜。

○ 问营商:爻曰“童牛”,谓初阳也,意以贸易新出,时货为利。“牿”,谓牢也,意以畜积固藏为利,故曰“元吉”。

○ 问功名:六四辰在丑,上值斗,石氏曰“斗,将相爵禄之位”;又“丑,土也,其禽为牛”。孔子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盖童牛者,祭天之牛也,其必进用也明矣,故《传》曰吉而有喜也。

○ 问家宅:《乾》为门,《艮》为庭,为庐,为居,为舍,皆有家宅之象。“童牛”者,谓初九也,牿之者四也。初九者,阳之初也,必是初造之宅,为四所牿;必门前途径有阻,不能进行。然终必亨通,故曰“有喜”。

○ 问疾病:曰“童牛”者,意必老牛舐犊,灾在幼子。

○ 问六甲:生男。

○ 问婚嫁:四在丑,丑上值牵牛;四应初九,初九辰在子,上值女。曰童牛,必是少年结姻,大吉。

○ 问讼事:“童牛之牿”,《说文》云,“牿,牛马牢也”,恐有囚牢之灾。至上九曰天衢亨,当解脱而有喜也。

【例】 余有摄绵土制造所在爱知县下热田,其支配人来,请占明治二十三年摄绵土贩卖之商机,筮得《大畜》之《大有》。

断曰:六四辰在丑,丑土也,《艮》为手,又为厚,是能以手练成厚实摄绵土也。原来此物密合石灰与粘土,烧为粉末,入之水中,积久而成,凝固如石。今占得《大畜》,明明示我畜贮之象,可知今年此物淹滞。依六四爻辞曰“童牛之牿”,“牿”谓牛马之牢,畜之以防其逸,则知此物宜畜之于库,至二十五年以待价也。为上九“何天之衢,亨”,乃可通用自在也。后果如余占。

【例】 占明治三十一年,韩国与俄国之交际,筮得《大畜》之《大有》

断曰:此卦内卦为《乾》,外卦为《艮》,占韩与俄交际,当以韩为内卦,俄为外卦。《乾》阳欲进,为《艮》止所畜,明示以韩欲求进,为俄国所畜止也。六四曰“童牛之牿”,童牛者,初阳也,牿之者四也。童牛而入于牿,欲进不得,韩之为俄所止,其象更明。目下俄国公使,蔑视韩廷,以大国之威力畜止之,恰如施童牛之角以横木,谓之“童牛之牿”也。韩若于今不为之计,至西伯利亚铁路成后,恐不可保其全也。

六五:豮豕之牙,吉。

《象传》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五为二之应,九二《坎》爻,辰在子,上值室。《广雅》云,“营室曰豕”;又《说文》,“亥为豕”;《分野》略云:“自危十六度,至奎四度,于辰在亥,为陬訾谓之豕韦。”戍亥,乾位也,则豕属《坎》,亦属《乾》。“豮”,《尔雅》释兽“豮,豕子,豮豕幺幼”;《郭注》“俗呼小豮猪,为豕子”。六五爻辞曰“豮豕”,盖指九二而言,九二《乾》阳尚稚,故曰“猪豕”,犹童牛之属初九也。“牙”,郑读为互,《广韵》互字下注云“俗作牙”,是昔人以牙为互,后人转而作牙,误也。《周礼》修闾氏掌比国中宿互柝者,注云,“互,谓行马所以障互禁止人也。”互亦通枑,《韵会》:“枑者交互其木,以为遮拦”,正合止畜之义,与初爻牿为牛马牢,其义相同,皆所以禁止其骤进也。五爻居尊位,为民士之所归向,下应九二,九二之士,能脱輹潜修,畜养其德,待时而动,斯喜在一人,庆在天下,是以吉而有庆也。

20210312103501_39272.jpg高岛易断26.山天大畜(䷙)-高岛易断全解2

【占】 问战征:豕属《坎》,又属亥,是必在坎险湿泽之处,最宜畜意禁止,以防敌军豕突。能谋而后动,自然获吉。

○ 问营商:互,有互市之义,谓财物交互成市,正合近时通商之象。“豮豕”,谓小豕,譬如初次贸易,资本尚微,能受畜止,乃吉。

○ 问功名:此必年少求名,未免躁进,宜知自止,故曰“豮豕之牙,吉”也。

○ 问家宅:豕属亥,水也,前必有二水,交互而流,是以吉也。

○ 问疾病:六五辰在卯,东方为木,又豕属亥,亥为水,是必木旺水亏之症,宜自《节》止调养,方能有庆也。

○ 问六甲:生女。

○ 问婚嫁:六五爻辰在卯,为兔,五应二,九二爻辰在寅,为虎,寅卯相合。爻曰“豮豕”,豕属亥,亥与寅卯,木水相生,皆得制伏,大吉。

【例】 明治二年,友人某来,论时势曰:今箱馆平定,天下安静,朝廷选拔各藩俊士,登用人才,整理政务。承兵马倥偬之后,各藩士集合在官,未免互争权力,致生纷扰之患。请占其形势如何?筮得《大畜》之《小畜》。爻辞曰:“六五:豮豕之牙,吉。”

断曰:此卦下卦为《乾》,指各藩士族,上卦为《艮》,指政府也。下卦刚健,势欲锐进;下卦政府,将止其躁进,复给以禄养,是《大畜》之义也。当此兵马倥偬之后,各藩士族,始膺奉给,谓九二之《乾》阳尚稚,故曰“豮豕”,六五能畜止之,使不突进。“牙”,谓遮拦,有止畜之义也。犹言英才能隐居潜修,养成大器,故《象传》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后果如此占。后友人每相与会,谈及此占,未尝不感服也。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传》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衢”者,四通八达之道,“天之衢”者,犹曰天路也,谓旷达而无障蔽,以喻其通也。案:上九《艮》爻,位近丑,上值牛,《文献通考》,“牛七度,日月五星之中道,其北二星,主道路”,故曰“衢”。又乾为天,《艮》为路,故曰“天衢”。“何”作荷,“荷天之衢”,犹《诗》所云“荷天之休”、“荷天之宠”也。此卦四畜初,五畜二,上畜三,上为卦主,所谓“刚上而尚贤”者是也,故《象传》曰“道大行也”。盖《艮》之畜,非畜之使不行,正畜之以成其才,大其畜,即所以大其行也。畜极则通,通则为《泰》,此爻之所以变即为《泰》也。

【占】 问战征:上九爻辰在戌,上值奎、娄、胃,奎象白虎,主兵,娄星主兴兵聚众,胃星主征诛,皆军事也。爻曰“荷天之衢”,言旌旗载道,一战成功,故《象》曰“道大行也”。

○ 问营商:上应三;三曰“利艰贞”,知当时贸易尚多艰苦。至上为畜之极,畜极则通,故曰“荷天之衢,亨”,即三所云“利有攸往”者是也。《象》曰“道大行”,是必大获其利。

○ 问功名:爻曰“荷天之衢”,是即可谓青云得路之时也,大吉。

○ 问家宅:爻曰“荷天之衢”,衢大道也,知此宅必在大道之旁。“荷天”者,得天之佑也。“亨”,吉也,其宅必吉。

○ 问六甲:生男。

○ 问婚嫁:想是天作之合,吉。

【例】 明治十四年,应某贵显之召,占国会开设,请愿成否,筮得《贲》之《大畜》。就《贲》之卦象推施今日之政略,知五年之间,国家无事;自明治十九年以降,迄明治二十四年,此五年,值山地《剥》,有不祥之兆。故余活用《贲》之二爻,变为《大畜》以述现今政略,推至明治二十年,正当《大畜》上爻。

断曰:《大畜》一阳止上,藏畜三阳于中,谓昔刚壮健行者,今以备历艰辛,通晓时势,不复须畜止也。《艮》山变为《坤》地,四通八达,无不豁然而开通,恰如天衢之广阔无碍,谓之“荷天之衢,亨”。明治二十年当此爻象,知铁道之建筑,必可盛行也。

后至明治二十年,果全国人心,皆倾向铁道,株券流行,建筑自骎骎日盛也。

26.山天大畜(䷙)-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371/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6.山天大畜(䷙)-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