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大畜卦第二十六-李守力周易诠释-山天大畜卦详解

…分享美好…

640-18

轻松学《易经》周易诠释》:大畜卦第二十六

640-17

【周易经文】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初九:有厉,利已。
象曰:有厉利已,不犯灾也。
九二:舆说輹。
象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六五:豮豕之牙,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解读诠释】
  
【26.1】      

大畜,利贞;不家食吉;利涉大川。

【白话】
大畜卦,适宜守正;不使(贤人)在家中自食,可获吉祥;适宜渡过大河。
【解读】
○大畜卦下乾上艮,山天大畜卦。《序卦传》:“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
○大畜卦象:小畜卦、大畜卦皆蓄积拥有之义,盖人蓄积之物皆是宝物,乾为金为玉,故二者下卦皆乾体。小畜卦上巽,巽为入,《杂卦传》“巽伏也”,伏、入,藏也,巽为阴卦,阴为小,故为小畜。大畜卦上艮,艮为止,蓄止也,艮为阳卦,阳为大,故为大畜。
○不家食:
不家食,不使(贤人)养家糊口。楚简《周易》作“不640-19而飤”。640-19,“家”字上边加一“爫”,“爫”为“采”字省文,采,采集谷物。640-19这个字本义包含了爫(采集谷物)、宀(房子)、豕(猪,家畜),家与稼古通用。飤[sì],通饲,养也,养家糊口。可见“不家食”就是不依靠种植谷物、养家畜而养家糊口(这是古代普通家庭的普遍生产方式)。朱熹曰:“不家食者,食禄于朝,不食于家也。”此说甚是。
《礼记·表记》:
子曰:“事君大言入则望大利,小言入则望小利。故君子不以小言受大禄,不以大言受小禄。《易》曰:‘不家食吉。’”
大意:
孔子说:“事奉君主,大的建议被采纳,就可以指望得到重赏;小的建议被采纳,就只能指望得到轻赏。所以君子不因小建议被采纳而接受重赏,也不因大建议被采纳而接受轻赏。《周易》说:‘贤德人士不在家自食(而食禄于朝廷),吉祥。’”
 
【26.2】

彖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

【白话】
彖传说:大畜卦,刚健而笃实,光彩辉映,日日增长品德。刚爻在上而崇尚贤人,能够蓄止刚健,宏大者得其正。不使(贤人)在家中自食,可获吉祥,是说蓄养贤人。适宜渡过大河,因为与乾天相应。
【解读】
○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
此以卦德、卦象释卦义。
从下而上观卦德,此《周易》笔法。乾体刚健,艮山笃实,故曰“刚健笃实”。
自上而下观大象,此《连山》笔法。艮纳丙火,为辉光,乾《大象》“自强不息”,故曰“辉光日新其德”。
○刚上而尚贤:
此释卦主。上九刚爻在上为贤者,六五位于下而亲比之,此君主礼贤下士尚贤之象。刘向《说苑·尊贤》引孔子曰:“…昔者周公旦制天下之政,而下士七十人,岂无道哉?欲得士之故也。夫有道而能下于天下之士,君子乎哉!”
《周易》凡上九居于六五之上均有尚贤养贤之义,如火天大有卦有聚集群贤之象,山火贲卦六五束帛求贤,山雷颐卦“圣人养贤”,火风鼎卦“大亨以养圣贤”,皆与大畜卦类同。
○能止健,大正也:
此释大畜“利贞”,大正也。乾健能止,故大者守正也。“利贞”言内卦乾之蓄德。
○不家食吉,养贤也:
六五顺承上九,养贤之义。此言外卦艮之畜贤。
陈梦雷曰:“在一身为畜德,在国为畜贤。故贤人有是德,则其占不畜于家而畜于朝。一身之吉,亦天下之吉也。互兑为口,在乾之上,食天禄之象。”
○利涉大川:
涉险非乾健不能,艮止不能为也。艮二柔应乾,故艮与乾三爻偕同而应,故彖曰“应乎天也”。此与同人卦“利涉大川”例同。然《大畜》艮在上,以位为主,故曰“应乎天”,应其命也;《同人》离在下,以德为主,故曰“应乎乾”、“乾行也”者,应其德也。
三至上互大离,为独木舟,二至四互兑泽,舟行泽上,故曰“利涉大川”。
○彖辞与六爻:
内卦初、二蓄德,“利贞”,“大正”修身齐家也;外卦四、五畜贤,“不家食”,治国也;九三从“利艰贞”(修身)到“利有攸往”(治国);上九“何天之衢”,“利涉大川”也,国治而后天下平也。
 
【26.3】

象曰: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白话】
象传说:天在山中,是大畜卦的象;君子由此领悟要多学习古圣先贤之言行,以蓄积自己的德行。
【解读】
○乾为天,代表古圣先贤之言行,艮为蓄止,学习积累。识,读zhì,记在心里。“天在山中”,朱熹曰“不必实有是事,但以其象言之耳。”窃以为,先秦儒道原为一体,与天道合一的圣贤往往居于山洞之中,名为“洞天”,此“天在山中”之源起。与道家有渊源的《连山易》以艮为首,“天在山中”或是《连山易》所本。
孔子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又说:“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孔子认为他自己一生最大的失误是早年没有深入研《易》,早年的孔子视《易》为卜筮之书,对《周易》采取排斥的态度,他曾说:“德行亡者神灵之趋,智谋远者卜筮之蘩。”(帛书《要》篇)孔子从55岁到68岁带着他的弟子们,用了十四年的时间在卫、曹、宋、郑、陈、蔡、楚诸国游历求仕而终不得遇(这就是孔子自称一生的“大过”)。68岁的孔子归鲁后整理古代文献,此时才开始系统地研习《周易》,《史记·孔子世家》说“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论语•述而篇》:“子曰:‘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这是孔子晚年深入学《易》后的追悔之言。帛书《要》篇“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橐。”这时他一定是发现了鲁太史所藏、载有“周公之德”和“周之所以王”的《易象》,因为只有通过《易象》才能发现《周易》一书蕴涵的深刻哲理。所谓“古之遗言”,孔子七十岁左右终于因《易象》而彻悟“不可得而闻”的“性与天道”,《易象》的主要内容应该就保存在了孔子晚年整理的《易传》(也称之为《十翼》)中。
○帛书《衷》篇(原名《易之义》)说“大蓄,兑而诲[也]”,诲(言母),教也。大畜卦,互体上震下兑,兑为口为说,故为言,为习,为教;震为动,为行。故“兑而诲”似与《大象传》“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义近。然《大象传》一般是观上下重卦之象,罕用互体之象。艮为止,为蓄,引申为识,识,记也;乾为父为天,为德,引申为“前言往行”,故曰“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是以不用互体,按《大象传》体例解释亦通。
 
【26.4】

初九:有厉,利已。

象曰:有厉利已,不犯灾也。
【白话】
初九:有危险,适宜停止。
象传说:有危险适宜停止,不招惹灾祸。

【解读】

○厉,危险。已,停止。

刘沅曰:初九为六四所畜止,而不得伸,轻进则危,故利于止。他卦以相应为相接,大畜卦则以相应为相止。厉即灾也,畜止而不往则不犯灾。

李守力按:
从无妄卦的上三爻到大畜卦的下两爻都是“利贞”。无妄卦上九象曰“穷之灾也”,大畜卦初九承之,故象曰“不犯灾也”。
【26.5】

九二:舆说輹。

象曰:舆说輹,中无尤也。
【白话】
九二:车子卸下轮轴上的伏兔。
象传说:车子卸下轮轴上的伏兔,由于守中而没有过失。
【解读】
○舆说輹:
说,读[tuō],同脱。輹,读[fù],《说文·车部》云:“輹,车轴缚也。”輹即伏兔,其特性是阴系固阳。王引之:“輹以缚轴而舆乃行,说(脱)輹则不行矣。”
此与小畜卦九三“舆说辐(輹)”卦象相似。小畜卦,蓄积微小,六四不能蓄乾,六四乘刚九三,故九三曰“舆说辐,夫妻反目”,此不可驾驭之“脱”;大畜卦,蓄积之大,艮足以蓄乾,故乾主爻九二“舆说輹”而“中无尤也”,此可驾驭之“脱”。
小畜卦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象曰“不能正室”,家不齐也;大畜卦九二“舆说輹”,象曰“中无尤”,家齐也。
○中无尤也:
尤,己之过,人之怨。
程颐曰:九二虽刚健之体,然其处得中道,故进止无失。虽志于进,度其势之不可,则止而不行,如车舆脱去轮輹而不能行也。

 

【26.6】

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

象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

【白话】

九三:骏马驰骋疆场,适宜在艰难中守正;如果说演习驾车以卫国,则适宜有所前往。

象传说:适宜有所前往,与上爻合乎志向。

【解读】

○大畜卦以相应为蓄止,以敌应为前行。六四应初,六五应二,故初、二皆“利贞”而不往。九三乾体之终,《说卦传》“乾,健也”,“乾为良马”,故曰“良马逐”。九三逆比六四,故曰“利艰贞”;敌应上九,故曰“利有攸往”,象曰“上合志也”。

○“曰闲舆卫”与“日闲舆卫”
曰闲舆卫,《周易集解》虞翻作“日闲舆卫”,郑玄同,程颐、朱熹沿袭之。闻一多《周易义证类纂》:“《释文》引郑本‘曰’作‘日’,注曰:‘日习车徒。’于义为长。”
闲,帛书《易》作“闌”。闲,《说文》“闌也”。《释文》:“马郑云‘习’”。闲舆,演习战车,即军事演习。舆卫,吴澄《易纂言》云:“古者乘车,三人在车上,步卒七十二人在车下,舆之卫也。”
九三处互体兑卦之中,兑为口,故系“曰”字。段玉裁《说文》注:“曰,词也,意内而言外也。”“曰”有转折的意思,前说“良马逐,利艰贞”,是指兵马征伐之不宜;此说“闲舆”是指加强备战以卫国,故“利有攸往”。故当以“曰闲舆卫”为优。
《周易正义》“曰闲舆卫”,楚简《周易》作“曰班车640-20”。640-20,学术界尚无共识,笔者以为是“卫”之异体字,从戍从乂,戍,《说文》:“守边也。从人持戈。”乂,《尔雅·释诂》:“治也。”《尚书·尧典》:“有能俾乂。”《汉书·武五子传》:“保国乂民。”
○帛书《昭力》曰:
問“闌(閑)輿”之義。子曰:“上正(政)衛國以德,次正(政)衛國以力,下正(政)衛[國](3上)以兵。衛國以德者,必和亓(其)君臣之節,不[以]耳之所聞敗目之所見,故權臣不作。同父子之(3下)欲,以固亓(其)親;賞百姓之勸,以禁諱(違)教;察人所疾,不作苛心。是故大國屬力焉,而小國歸德焉。城郭弗(4上)脩(修),五兵弗底(砥),而天下皆服焉。《易》曰:‘闌(閑)輿之衛,利又(有)攸往。’若輿且可以闌(閑)然衛之,640-21(況)以(4下)德乎?何不吉之又(有)?”
大意:
问到“阑舆”之义。孔子说:“上等之政以德行卫国,次等之政以实力卫国,下等之政以军队卫国。以德行卫国者,必须调和君臣关系各得其正,不偏信道听途说之言和没有亲眼见的事情,不让专权之臣产生;能使父子同心,亲情得以加固;用表彰奖励的办法劝勉百姓,以禁止违背教令的行为;体恤人民疾苦,不生苛暴之心。如此以来,其他大国能判断出这个国家一定有相当的实力而归顺,小国会看到这个国家的德政而归顺。这样即使不用大修城郭,也用不着厉兵秣马,天下就都会服从。《周易》说:‘阑舆之卫,利有攸往。’若战车操习熟练了就可以保卫国家,何况用德行呢?还有什么不吉利的呢?”
李守力按:
王弼似乎见过类似帛书《昭力》的解释。
《周易正义》王弼注:“闲,阂也;卫,护也。进得其时,虽涉艰难而无患也;舆虽遇闲而故卫也。”孔颖达疏:“虽曰有人欲闲阂车舆,乃是防卫见护也。”
阂[hé],隔阂,阻止。王弼、孔颖达的意思是闲置车舆就能卫国,此当是化引帛书《昭力》说的“城郭弗修,五兵弗砥,而天下皆服焉”。可是如果看“若舆且可以阑然卫之,况以德乎”,“阑舆”与“德”之间是转折词“况”,可证“阑舆”之义是指军事演习,而非闲置军备。
总结:
按照《周易》六爻的时位理论,初九“有厉,利已”,是说有危险而停止;九二“舆说輹”,战车守中利贞;到九三“良马逐”,诫以“利艰贞”,“闲舆卫”是车马健备而训练之。“上政卫国以德”包含了“次政卫国以力”和“下政卫国以兵”,而“次政”、“下政”不一定能包含“上政”。让“天下皆服”的国家固然以德政为本,然必须有强大的国防作基础。若释“闲舆卫”为闲置车马以卫国,前战车已坏,今又把车马闲置起来,此必荒废卫国之道也。
 
【26.7】

六四:童牛之牿,元吉。

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
【白话】
六四:给牛犊戴上笼口,最为吉祥。
象传说:六四最为吉祥,值得欣喜。
【解读】
○童牛之牿[gù]:
六四、六五所说的牛、豕,取象于《说卦传》“艮为黔喙之属”。陈梦雷《周易浅说》:“鼠黔喙,皆前刚也。黔、钳通。”童牛易啃食庄稼,故牿之;公豕之牙易伤人,故去势。四、五柔爻以蓄止牛豕之刚为喻,言蓄贤臣蓄国器之道。
六四变卦为离,大畜卦三至上互大离,离为牛,上卦艮为少男,为童,故曰“童牛”,即牛犊。牛本温顺,养牛之忧唯在犯稼,古人发明牛笼口“牿”以止之,以蓄初九之德。
童牛即初九,六四应初,初九刚健冒进,如“初生牛犊不怕虎”,故初九曰“有厉,利已。”
【“童牛之牿”考证】
《释文》:“童牛,无角牛也。《广苍》作犝。刘云:童,妾也。牿,古毒反。刘云:牿之言角也。陆云:牿当作角。《九家》作告,《说文》同,云:牛触,角着横木,所以告人。”
牿,虞翻、许慎、朱熹、朱骏声等皆作“告”,释为绑在牛角上使其不能抵人的横木。刘歆曰“牿之言角也”,陆绩云“牿当作角”。可是,童牛是无角牛,牛角还没长出来呢,“牿”何所加?贾公彦疏引郑玄《易注》此文作“梏”,郑玄谓“牛无手,以足言之,持木以就足,是施梏”,持木施梏于童牛之前足,此亦不可理喻。
牿,《说文》:“牿,牛马牢也。”帛书《易》作“鞫”,楚简作“640-22”。鞫[jū],《说文》“穷理罪人”,有强制之义。鞫、牿,皆觉部见纽,同音假借。640-22,从木从口,与“梏”接近。梏,从木、牛、口,会意为用木条制作的笼住牛口的围罩,即牛笼口,后专用于牛写作“牿”。
640-24
用竹篾编成的牛嘴笼
李守力按:六四童牛,体艮为止,处互体兑,为口,互体震,为苍筤竹、为萑苇,以柔木止童牛之口,牛笼口之象。戴侗《六书故》:“告,笼牛口,勿使犯稼是也……童牛笼口,至今农家犹然。”此说甚是,亦合乎以柔爻止刚躁之义。
 
【26.8】

六五:豮豕之牙,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
【白话】
六五:去势公猪的牙(锋利而不用),吉祥。
象传说:六五吉祥,值得庆贺。
【解读】
○豮豕之牙:
豮[fén],《说文》“羠豕也”,言去势之豕。陆德明《经典释文》:“刘云:豕去势曰豮。”
六五艮中,《说卦传》“艮为黔喙之属”。豕牙,前刚也。六五顺承上九,变卦为巽,故曰“豮豕之牙”。
五二相应,六五蓄止九二,“舆说輹”,车子卸下伏兔,利贞以待。六五“豮豕之牙”,以去势止暴躁之野性,牙齿锋利而不用也。
○有喜、有庆:
项安世《周易玩辞》:
喜庆皆阴阳相得之辞,卦中惟二阴有应,故四为有喜而五为有庆。喜者,据己言之,庆则其喜及人,五居君位,故及人也。若论止物之道,则制之于初乃为大善,故四为元吉,五独得吉而已。
○帛书《昭力》:
又問:“‘豮豕之牙’,何胃(謂)也?”子曰:“古之仗(伎)強者也,仗(伎)強以侍(待)難也。上正(政)衛兵而弗用,次正(政)用兵(5上)而弗先也,下正(政)銳兵而后(後)威。幾兵而弗用者,調愛亓(其)百生(姓)而敬亓(其)士臣,強爭亓(其)時而讓亓(其)(5下)成利。文人爲令,武夫用圖,脩(修)兵不解(懈),卒伍必固,權謀不讓,怨弗先昌(倡)。是故亓(其)士驕而不頃,亓(其)人調而(6上)不野。大國禮之,小國事之;危國獻焉,力國助焉;遠國依焉,近國固焉。上正(政)陲(垂)衣常(裳)以來(6下)遠人,次正(政)橐弓矢以伏(服)天下。《易》曰:‘豮豕之牙,吉。’夫豕之牙,成而不用者也,又640-23(笑)而后(後)見。言國脩(修)兵不單(戰)(7上)而威之胃(謂)也。此大夫之用也,鄉(卿)大夫之事也。”
陈来先生说:
牙是防卫与进攻的利器,子曰认为这一爻辞本是讲小猪“牙成而不用,笑而后见”。其治国意义则是讲用兵的策略,其中也分为三等:上等的方法是“卫兵而不用”,次等的方法是“用兵而弗先”,下等的方法是“锐兵而后威”。“卫兵而不用”即修兵不用兵,但具有威摄作用;不仅有威慑作用,又有亲和的吸引力。其具体内容就是施行德政,教化、爱护百姓,敬其下属士臣,垂衣裳而来远人。按“来远人”之说可见于《左传》襄公11年“夫乐以安德,义以处之,礼以行之,信以守之,仁以厉之,而后可以殿邦国、同福禄、来远人,所谓乐也。”《管子·问》“以来远人”,《周礼·大司乐》“以说远人”,《礼记·中庸》“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意思皆相近。(陈来:马王堆帛书《易传》的政治思想——以《缪和》《昭力》二篇之义为中心)
王弼注:“豕牙横猾,刚暴难制之物,谓二也。五处得尊位,为畜之主。二刚而进,能豮其牙,柔能制健,禁暴抑盛。岂唯能固其位,乃将‘有庆’也!”孔颖达《正义》曰:“能豮其牙者,观《注》意则豮是禁制损去之名。褚氏云:“豮除也。除其牙也。”然豮之为除,《尔雅》无训。案《尔雅》云:“墳,大防。”则墳是堤防之义。此“豮其牙”,谓防止其牙。古字假借,虽豕傍土边之异,其义亦通。“豮其牙”,谓止其牙也。
王弼的解读与帛书《昭力》篇很接近,孔颖达说的“防止其牙”类似《昭力》篇“修兵不战”、“夫豕之牙成而不用”。程颐的释读也接近王弼、孔颖达的思路:“豕,刚躁之物,而牙为猛利,若强制其牙,则用力劳而不能止其躁猛,虽絷而维之,不能使之变也。若豮去其势,则牙虽存而刚躁自止。其用如此,所以吉也。”
○豮豕之牙:尧舜上政
陶寺中期元首墓IIM22 头端墓壁上,以公猪(豮豕之牙)下颌骨为对称轴,左右各摆3 柄带彩漆木把的玉石钺(玉兵),正是“豮豕之牙”的图示。“豮豕之牙”的含义是修兵不战而屈人之兵,此《系辞下》“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之谓。(罗明:陶寺中期大墓M22随葬公猪下颌意义浅析,《中国文物报》2004年6月4日)
墓的年代为陶寺中期偏晚,与舜禹时代大致相当,可证《周易》“豮豕之牙”是《连山易》的遗存。
640-26
陶寺中期贵族墓葬IIM22(陶寺考古队供图)
【26.9】

上九:何天之衢,亨。

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白话】
上九:肩负天命,履行天道,通达。
象传说:肩负天命,履行天道,正道充分实现。
【解读】
○何天之衢:何,通荷,承担。艮为背也。天之衢[qú],谓四通八达之大道。上九为天位,艮为径路,故曰“天之衢”。
王弼、孔颖达、程颐、朱熹以“何”为语气辞,然《诗经·长发》“何天之休”、“何天之龙”,《诗经·候人》“何戈与祋”,噬嗑卦上九“何校灭耳”,何,皆荷担之义。
○刘沅曰:“六五以阴畜阳,为畜之主,上九有阳德,居五之上而为五所尚,即彖所谓刚上而尚贤也。”
上九为大畜之终,前五爻皆蓄止不用,今蓄德圆满,正是圣贤大有作为之时,故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大畜卦爻辞之间和韵:按上古音,九二“舆说輹”,輹,韵部觉;九三“良马逐”,逐,韵部觉;“曰闲舆卫”,卫,韵部月;六四“童牛之牿”,牿、告,韵部鱼;上九“何天之衢”,衢,韵部觉,輹、逐、卫、牿、衢五字押韵。
古人传道以口传为主,《周易》的文句押韵,是为了便于背诵记忆,帛书《易》和楚简《周易》的古籍通假字众多,也是古人口传经文的缘故。
 

【小畜卦与大畜卦】

乾坤生六子,三女为巽、离、兑,阴者主静,巽一阴伏于二阳之下,故其德为逊为入;离二阳附于一阴,故其德为丽为明;兑一阴浮于二阳之上,故其德为现为悦。此所以《杂卦传》曰“兑见而巽伏也”。三男为震、坎、艮,阳者主动,故震一阳伏于二阴之下,故其德为动为起;坎一阳陷于二阴之中,故其德为险为陷;艮一阳终于二阴之上,故其德为止为退。此所以《杂卦传》曰“震起也,艮止也”。
由此可见,六子之中,阴卦巽、阳卦艮,皆有畜(蓄)止之义。八卦以乾为大,故以阴卦巽蓄乾为小畜,以阳卦艮蓄乾为大畜。
以《彖》观之,小畜卦内健外巽,二五刚中,其志得行,有可亨之道。然其畜未极,则施亦未行。故曰“密云不雨,自我西郊”。大畜卦内健外止,刚上而尚贤,利于大正之道。其畜德圆满,故曰“不家食吉,养贤”,“利涉大川”。
以《大象》观之,小畜卦,巽体柔顺伏入,以巽蓄乾,“君子以懿文德”,如《四库》之子集也。大畜卦,艮体笃实终始,以艮蓄乾,“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前言,经也,往行,史也,如《四库》之经史也。
小畜卦以一阴而畜五阳,所谓以小畜大,能系而不能固,故《杂卦传》曰“小畜,寡也”;大畜卦“利涉大川,应乎天也”,故《杂卦传》曰“大畜,时也”。
 

【大畜卦总结】

 
无妄《大象传》为格物:“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大畜《大象传》为致知:“天在山中,大畜;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畜其德。”

无妄卦爻辞为内圣,为诚意正心修身;大畜卦爻辞为外王,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从无妄卦的上三爻到大畜卦的下两爻都是“利贞”。无妄卦上九象曰“穷之灾也”,大畜卦初九承之,故象曰“不犯灾也”。

彖辞与六爻:内卦初、二蓄德,“利贞”,“大正”修身齐家也;外卦四、五畜贤,“不家食”,治国也;九三从“利艰贞”(修身)到“利有攸往”(治国);上九“何天之衢”,“利涉大川”也,国治而后天下平也。马牛羊鸡犬豕六畜,大畜卦用马牛豕,取其大者也。

大畜卦六爻,上艮三爻为能畜者,下乾三爻为所畜者(受畜者)。大畜卦以相应为蓄止,以敌应为前行。初、二与四、五相应,故初九“有厉,利已”,九二“舆说輹”,守中而“无尤”。九三乾体刚健,为六四逆比而蓄,故曰“良马逐,利艰贞”;与上九敌应而行,故“曰闲舆卫,利有攸往”,象曰“上合志也”。六四应初,童牛即初九,初九刚健冒进,六四蓄之,如“童牛之牿”,犹防非止恶之义。蓄德在初,故象曰:“六四元吉,有喜也。”六五应九二,笃实九二,“豮豕之牙”喻去势以止暴躁之野性,牙齿锋利而不用,如“不战而屈人之兵”之义。君主蓄德,庆及他人,故象曰“六五之吉,有庆也”。上九为大畜之终,蓄德圆满,正是圣贤大有作为之时,故象曰:“何天之衢,道大行也。”

 

【孔子筮商瞿五子】

《尚氏易学存稿校理》第一卷《周易古筮攷·卷七》115、116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5年):

《中备》云:鲁人商瞿使向齐国,瞿年四十,今后使行远路,恐绝无子。夫子正月与瞿母筮,告曰:后有五丈夫子。子贡曰:何以知?子曰:卦遇大畜,艮之二世。九二甲寅木为世,六五景(丙)子水为应。世生外,象生象,来爻生互。内象艮别子,应有五子,一子短命。颜回云:何以知之?内象是本子,一艮变为二丑,三阳爻五,于是五子,一子短命。何以知短命?他以故也。
此筮见《史记正义》。唐讳丙,故曰景子。水以下都不能解。世生外,或指世应相生。象生象,或指上艮土生下乾金。来爻生互,或指鼎九四来初纳子,子水生上互震木乎?三爻伏丙申,内象或指此?丙申为子孙,而飞象为辰,辰数五,飞生伏,故应有五子。三阳爻五,疑即谓三爻甲辰数五也。乃初爻甲子水,为应爻丙戌土所尅,是子丑寅卯辰五子之中已尅其一也,故曰一子短命,曰他以。凡易言他者,皆谓应爻。勉强揣测,恐无一当,仍俟知者。
640-25
李守力按:
孔子筮商瞿五子见于张守节《史记正义》外,还有《孔子家语》、《史记》、《易纬辨终备》(即《易中备》)等古代文献。
《易中备》即《易纬辨终备》,《四库全书·经部·易类·易纬辨终备》注:
按,史记张守节正义引《易中备》云,孔子正月为商瞿筮,曰:瞿当有五丈夫子。子贡曰:何以知之?子曰:卦遇大畜。艮之二世,九二甲寅木为世,九五景子水为应,阳爻五应有五子云云,检今书无其文,盖非全本也。
《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商瞿谓曰:“……昔吾年三十八无子,吾母为吾更取室,夫子使吾之齐,母欲请留吾,夫子曰:‘无忧也,瞿过四十,当有五丈夫。’今果然。”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商瞿年长无子,其母为取室。孔子使之齐,瞿母请之。孔子曰:“无忧,瞿年四十后当有五丈夫子。”已而果然。
《孔子家语》曰:商瞿,鲁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岁,特好《易》,孔子传之,志焉。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言:商瞿,鲁人,字子木。少孔子二十九岁。孔子传《易》于瞿,瞿传楚人馯臂子弘,弘传江东人矫子庸疵,疵传燕人周子家竖,竖传淳于人光子乘羽,羽传齐人田子庄何,何传东武人王子中同,同传淄川人杨何。何元朔中以治《易》为汉中大夫。
《史记·儒林列传》:自鲁商瞿受《易》孔子,孔子卒,商瞿传《易》,六世至齐人田何,字子庄,而汉兴。田何传东武人王同子仲,子仲传淄川人杨何。何以《易》,元光元年征,官至中大夫。齐人即墨成以《易》至城阳相。广川人孟但以《易》为太子门大夫。鲁人周霸,莒人衡胡,临川人主父偃,皆以《易》至二千石。然要言《易》者本于杨何之家。
班固《汉书·儒林传》曰:自鲁商瞿子木受易孔子,以授鲁桥庇子庸,子庸授江东馯臂子弓,子弓授燕周丑子家,子家授东武孙虞子乘,子乘授齐田何子装。及秦禁学,易为筮卜之书,独不禁,故传受者不绝也。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大畜卦第二十六-李守力周易诠释-山天大畜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