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晋卦第三十五_李守力周易诠释_火地晋卦详解

…分享美好…

640-61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晋卦第三十五

640-60

【周易经文】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彖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象曰:受兹介福,以中正也。
六三:众允,悔亡。
象曰:众允之,志上行也。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象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
六五:悔亡,失(矢)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曰:失(矢)得勿恤,往有庆也。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象曰:维用伐邑,道未光也。
【解读诠释】
  
【35.1】

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白话】
晋卦:(圣王)安定诸侯国施行爱护牛马、繁荣民生、上朝时间对公卿行三接之礼(的政策)。
【解读】
○晋卦下坤上离,火地晋卦。晋,晋升,上进。《序卦传》:“物不可以终壮,故受之以晋。晋者,进也。”《说文》:“晉,进也。日出万物进。从日,从臸。”
○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
康,安也。《释文》:“康,美之名也。马云:安也。郑云:尊也,广也。陆云:安也,乐也。”康侯,即达到国泰民安。按卦象,晋卦下坤为众,为邑国,上离反坎,坎为加忧,故离为安宁。
锡,通赐。纯离为牛,坤为牝马。赏赐良马,引申为爱护牛马,合理使用牛马。

坤为众,故曰“蕃庶”。《释文》:“蕃,多也。庶,众也。”蕃庶是指繁荣民生。

《杂卦传》:“晋,昼也。”离为日,坤借象坎,坎为三,故曰“昼日三接”。《周易集解》:“《大行人职》曰:诸公三飨三问三劳,诸侯三飨再问再劳,子男三飨一问一劳,即天子三接诸侯公卿之礼也。”“晋谒”一词源于晋卦。

西周“文盨[xǔ]”铭文:“王命士百父殷南邦,启诸侯,乃易(赐)马。”与晋卦卦辞相近。
【康侯是卫康叔吗?】
清末四川学者廖平《四益易说》认为康侯是晋文侯,后来顾颉刚先生考定康侯是卫康叔封(《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于省吾先生也说“金文康叔均作康侯”(《双剑誃易经新证》),而平心先生考证康侯是晋的开国祖唐叔(《〈周易〉史事索隐》)。“晋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不过11个字,平心先生竟然要把“康”通假为“唐”,又通假为“汤”,“锡”通假为“易”和“狄”,“蕃”通假为“番”和“繁”,“接”通假为“捷”,辗转使用7次通假字,才勉强证明了自己的猜想,这样论证的可信度有多大呢?1931年河南浚县辛村卫侯墓出土西周康侯青铜簋铭文有“王朿伐商邑,令康侯啚于卫……”,同一地区出土的康侯斧上有“康侯”铭文(于省吾先生藏有康侯两斧),传世(清国子监旧藏)的青铜器康侯鼎铭文“康侯封作宝尊”,姚华旧藏有康侯爵,《尊古斋所见吉金图》录有康侯刀,均系河南浚县卫侯墓出土。《周书·康诰》曰:“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余民封康叔,作《康诰》、《酒诰》、《梓材》。”这是周公代成王颁发给康侯的三篇文告,倒是很像“昼日三接”。如果“康侯”为特指,卫康叔姬封的可信度远大于唐叔。但“锡马蕃庶”于史无证,只能多闻阙疑。
刘大钧先生说:“康侯,当是一种泛指,并不一定专指某一人。”这个观点被帛书《二三子问》证实(见《彖传》解读)。
 
【35.2】

彖曰:晋,进也。明出地上,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白话】
彖传说:晋,上进。光明出现于大地之上,顺从而附丽于太阳,六五柔爻承进上行,所以“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
【解读】
○《彖传》从三个层次论证卦辞:
(一)明出地上。离为明,坤为地。这是从上而下观卦象,故列首位。
(二)顺而丽乎大明。坤,顺也。离,丽也。这是从下而上观卦德,故列第二。
(三)柔进而上行。这是晋卦本身的核心意义,即晋卦卦主六五爻义的特性,故列第三。六五上位为上九,是阴爻居阳爻之下,即阴“承”阳,承则进,故曰“柔进而上行”,言君主之上进心,故列第三。《噬嗑》、《晋》、《睽》、《鼎》四卦的上卦皆为离卦,其《彖传》所谓的“柔得中而上行”、“柔进而上行”皆指六五。
以上三个层次是递进的,由卦象(命)发展到卦德(性),再由卦德发展到爻义(理),只有完成最后一个层次才能“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而卦辞“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也明显分成了三个层次:锡马、蕃庶、昼日三接。锡马对应于物(命),蕃庶对应于民生(性,从生),昼日三接对应于公卿(理,治理天下)。孔子《彖传》言语简练,遂使后儒不知本义,幸有尘封两千一百余年的西汉马王堆帛书《周易》经传(公元前168年)的出土,晋卦本义方才清晰地展现出来。
帛书《二三子问》:
·《易》曰:“康矦用錫馬番(蕃)(11下)庶,畫日三接。”孔子曰:“此言640-62(聖)王之安世者也。640-62(聖)人之正(政),牛參弗服,馬恒弗駕,不憂乘牝馬,□□[□□(12上)□□□□]粟時至,芻稾(chú gǎo)不重,故曰‘錫馬’。640-62(聖)人之立正(蒞政)也,必尊天而敬眾,理順五行,天地無菑(災),民[人]不(12下)傷,甘露時雨聚(骤)降,640-63(飄)風苦雨不至,民恖(總)相640-64640-64-觴觴(shāng))以壽,故曰‘番(蕃)庶’。640-62(聖)王各有厽(三)公厽(三)卿,‘畫日三[接](13上)者,言□□□者也。”
帛书《二三子问》位于帛书《周易》经文后边,在帛书《系辞》之前,所以是相当重要的孔子解读《周易》的文献,其地位不亚于《系辞传》,可能是对《易象》的继承和发扬。
孔子说,康侯是安世的意思,侯,诸侯,三代时期天子的天下由各诸侯国组成,这就是分封建国的封建制度,所以康侯即是安定天下之义。马融、荀爽、虞翻,以至于陆德明、苏轼、朱熹也都释康为安,这是传承了《周易》的本义,康侯是泛指而非专指,廖平、顾颉刚、于省吾、平心的考证与孔子的解读相违。孔子当时拥有完整的西周史书,如果卦辞确属于顾先生考证的史实的话,孔子必然会在此引用之,要知道孔子掌握的三代史比今人多得多,因为那是在秦火之前,况且孔子手头还有周公注解《周易》的母本——《易象》,《周易》卦爻辞的源流皆在《易象》中(犹如《周易》的“解码器”)。
孔子把卦辞分成三个层次,描绘了圣王安世即圣人立政的三大法宝(邓球柏语):
(一)锡马:
640-62(聖)人之正(政),牛參弗服,馬恒(極)弗駕,不憂乘牝馬,□□[□□□□□□]粟時至,芻稾不重,故曰‘錫馬’。
大意:圣人治国理政,不驾驭三岁的小牛,马疲困时不用于驾乘,不在夏季乘怀孕的母马。……谷类成熟了,喂牛马的草料不用以前剩下的,所以说“锡马”。
(二)蕃庶:
640-62(聖)人之立正(蒞政)也,必尊天而敬眾,理順五行,天地無菑(災),民[人]不傷,甘露時雨聚(骤)降,640-63(飄)風苦雨不至,民恖(總)相640-64640-64-觴)以壽,故曰‘番(蕃)庶’。
大意:圣人临朝施政,必须尊奉天道、礼敬民众,顺应木火土金水五行五季的气候而治理天下,使得天地没有灾害,人民不会遭受意外伤害,甘露时雨聚集下降,飓风苦雨不现,百姓相聚举杯互祝长命百岁,所以说“番庶”。
“蕃庶”是指圣人按照自然科学规律(五行)的法则协理农时,天下风调雨顺,百姓安家乐业,丰衣足食,健康长寿。
(三)昼日三接:
640-62(聖)王各有厽(三)公厽(三)卿,‘畫日三[接]者,言□□□者也。”
这是圣王如何处理与三公三卿的关系。
640-65
晋卦本义是上进,欣欣向荣、繁荣昌盛之义。“锡马”是使牛马上进,保护动物生态,大地上的万物欣欣向荣;“蕃庶”是理顺五行,风调雨顺,使民众上进,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昼日三接”是圣王与公卿共同上进,政治清明,协和万邦。这是康平盛世的景象。晋卦体现了文王治国安邦的远大宏图,这个宏图对于现在以至于未来都具有永恒的价值。
 
【35.3】

象曰:明出地上,晋;君子以自昭明德。

【白话】
象传说:光明出现于大地之上,这是晋卦的卦象;君子由此领悟要彰显自己的明德。

【解读】

○《礼记·大学》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康诰》曰:克明德。皆自明也。”

自昭,为能明,离日自进,“自明也”;明德,为本明与所明,日照坤地,“明明德于天下”也。故曰“君子以自昭明德”。
○王阳明曰:心之德本无不明,故谓之明德。有时而不明者,蔽于私也。去其私,无不明矣。日之出地,日之自出,天无与焉。君子之明明德,自明之也,人无所与焉。自昭也者,自去其私欲之蔽而已。
【35.4】

初六:晋如,摧如,贞吉。罔孚,裕无咎。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
【白话】
初六:开始上进,遇到摧折阻隔,正应可获吉祥。还没有得到信任,宽裕待时,则无咎害。
象传说:开始上进,遇到摧折阻隔,说明独自前行于正应。宽裕待时,没有咎害,说明尚未得到任命。
【解读】
○晋如,摧如,贞吉:
此言爻象,初六之本分也。晋如,进也;摧如,阻也。初欲上进,故曰“晋如”;遇六二相敌,进而受阻,故曰“摧如”。下卦坤体三柔,六二无应,六三应上比四,唯有初六专心应四,故《象》曰“独行正也”。
○罔孚,裕无咎:
此言卦体,晋卦下坤上离。根据乾坤三爻偕同论,坤卦到六三才能实现与离卦的相应,得到受命。由于六二敌比初六,初六与九四不得应,故曰“罔孚”,《象》曰“未受命也”。体坤为顺为众为裕,故需宽裕以待,故曰“无咎”。至六三之时,阻隔消除,得“众允”孚信而“志上行也”。
640-66
萃卦初六曰“有孚不终,乃乱乃萃”(象曰“其志乱也”),与晋卦初六爻象相近,然九四体兑泽互大坎而润下萃聚,故“乃乱乃萃”。九五曰“匪孚,元永贞,悔亡”(象曰“志未光也”),亦与晋卦初六“罔孚,裕无咎”相近。
豫卦初六爻象亦与晋卦萃卦同,象曰“初六鸣豫,志穷凶也”。
○孟子曰:
吾闻之也:有官守者,不得其职则去;有言责者,不得其言则去。我无官守,我无言责也,则吾进退,岂不绰绰然有余裕哉?
孟子说:我听说过这样的话:有官职的人,如果无法行使他的职责就辞职;有进谏责任的,无法尽到进谏的责任就辞职。我既没有官职,又没有进谏的责任,那么我的行动进退,难道不是宽宽绰绰大有回旋余地了吗?
【晋卦初六“罔孚”异文辨】
晋卦初六“罔孚,裕无咎”,许慎《说文》引孟喜《易》作“有孚,裕无咎”。
裕,《说文》:“衣物饶也。从衣谷声。《易》曰:‘有孚,裕无咎。’”
段玉裁注:“《易》曰:‘有孚,裕无咎。’晋初六爻辞。今经‘有’作‘网’<罔>,虞翻、王弼同。则未知许所据孟《易》独异与?抑字譌与?”
马王堆帛书《易》:
初九<六>,溍如,浚如,貞吉,悔亡,復,浴无咎。
李守力按:
象曰:“晋如,摧如,独行正也。裕无咎,未受命也。”“独行正”释“贞吉”,“未受命”释“罔孚”,《小象传》与通行本经文吻合,《说文》“有孚”不合《小象传》,帛书“悔”当是衍字,应读作:
初九<六>,溍(晋)如,浚(摧)如,貞吉。悔亡復(罔孚),浴(裕)无咎。
 
【35.5】

六二:晋如,愁如,贞吉。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象曰:受兹介福,以中正也。
【白话】
六二:上进,忧愁,守正可获吉祥。承受大的福泽,来自王母。
象传说:承受大的福泽,是因为六二既中且正。
【解读】
○晋如,愁如,贞吉:
二欲上进,故曰“晋如”;无应无比,故曰“愁如”;居中得正,故曰“贞吉”。
○受兹介福,于其王母:
六二既中且正,为下坤之主,初应四,三应上,故六二虽无应于上,守其中正之德,积德之久,久而必彰,终能受上位者赐以福泽,所谓明德自昭也。介,大也。六五柔爻处君位,故曰王母。
【“王母”之说】
1.王母即祖母:
《尔雅·释亲》曰:“父之考为王父,父之妣为王母。”王父、王母分别为祖父母之称。
程颐曰:“王母”,祖母也,谓阴之至尊者,指六五也。
李光地曰:二五相应者也,以阴应阳,以阳应阴,则有君臣之象,以阴应阴,则有妣妇之象。不曰母而曰王母者,礼重昭穆,故孙祔于祖,则孙妇祔于祖姑。盖以昭穆相配,《易》爻以相配喻相应也。
2.王母是女王:
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第一篇:《周易》时代的社会生活):“这王母二字并不是祖母,也不是王与母,更不是所谓西王母,应该就是女酋长。”此说无据。
 
【35.6】

六三:众允,悔亡。

象曰:众允之,志上行也。
【白话】
六三:众人信允,悔恨消失。
象传说:众人信允者,心意在于上行。
【解读】
○初六“摧如”,六二“愁如”,六三不中不正,处非其位,本当有悔。承四应上,志在上行。下坤三爻,因初、三两爻志上行,三爻可偕同,故曰“众允,悔亡”。《集解》引虞翻曰:“坤为众。允,信也。”
六三合《彖传》“柔进而上行”,上应四引,畅通无阻,非己有欲而进,故爻辞无“晋”字。
 
【35.7】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

象曰:鼫鼠贞厉,位不当也。
【白话】
九四:上进之时象鼫鼠(身无专技),守正以防危险。
象传说:象鼫鼠(身无专技),守正以防危险,说明位置不恰当。
【解读】
○四欲上进,故曰“晋如”;贪功冒进,失柔顺之道,位不当而陷坎,故以身无专技之鼫[shí]鼠喻之。九四变艮,互体亦艮,艮为山为石为鼠,故曰鼫鼠。鼫,《说文》:“五技鼠也。能飞不能过屋,能缘不能穷木,能游不能渡谷,能穴不能掩身,能走不能先人。”
三、四皆不当位,六三以“柔进而上行”,九四则失之,故言“位不当也”。
○【鼫鼠】
鼫鼠,《子夏传》、《周易集解》作“硕鼠”。清·郝懿行《尔雅义疏》:“石、鼫、硕俱声义同。”
《集解》引《九家易》曰:“硕鼠,喻贪,谓四也。体离欲升,体坎欲降。游不度渎,不出坎也。飞不上屋,不至上也。缘不极木,不了离也。穴不掩身,五坤薄也。走不先足,外震在下也。五伎皆劣,四爻当之。故曰‘晋如硕鼠’也。”
三国·吴·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下》:“硕鼠,樊光谓即《尔雅》鼫鼠也。鼫鼠,五技鼠也。今河东有大鼠能人立,交前两脚于颈上,跳舞善鸣,食人禾苗,人逐则走,入树空中。亦有五技。或谓之雀鼠。其形大,故序云大鼠也。”
西晋·郭璞《尔雅·释兽》注:“鼫鼠,形大如鼠,颈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好在田中食粟豆,关西呼为䶂[jué]鼠。”
西晋·崔豹《古今注·鱼虫》:“蝼蛄,一名天蝼,一名螜[hú],一名硕鼠。有五能而不成伎术。”
李守力按:
能飞不能过屋:九四到不了上爻,“飞不上屋,不至上也”;
能缘不能穷木:九四体离初,离为科上槁,“缘不极木,不了离也”;
能游不能渡谷:九四互坎中,“游不度渎,不出坎也”;
能穴不能掩身:九四上临六五,六五离中,离坤借象,坤体之薄,“穴不掩身,五坤薄也”;
能走不能先人:九四互艮上,艮倒震,震为足,“走不先足,外震在下也”。
孔颖达《周易正义》:“晋如鼫鼠者,鼫鼠有五能而不成伎之虫也。……《本草经》云:‘蝼蛄,一名鼫鼠。’谓此也。”后世学者于是普遍认为鼫鼠是蝼蛄了。
《说卦传》艮为鼠,晋卦九四互体艮卦、变卦艮卦,所以鼫鼠属于鼠。蝼蛄是虫,巽为風为虫,九四爻体卦、互卦、变卦、反象都没有巽卦。所以鼫鼠不是蝼蛄。
 
【35.8】

六五:悔亡,失(矢)得勿恤,往吉,无不利。

象曰:失(矢)得勿恤,往有庆也。
【白话】
六五:悔恨消失,箭头失而复得,无需忧虑,前往吉祥,无所不利。
象传说:箭头失而复得,前往会有喜庆。
【解读】
○九四“贞厉”,六五居位不当,本自有悔,惟其居中,故曰“悔亡”。六五阴虚,故曰失,承阳,故曰得,象曰“往有庆也”。六五合《彖传》“柔进而上行”,故曰“往吉,无不利”。爻辞无“晋”字,与六三同。
○失得勿恤:
《释文》引孟喜、马融、郑玄、虞翻、王肃本“失”作“矢”,马融、王肃云“离为矢”,虞翻云“矢,古誓字”。又《集解》引荀爽云“五从坤动而来为离。离者,射也,故曰矢”,出土帛书《周易》也作“矢”,据此,则汉魏《易》皆作“矢”,王弼乃改“失”。
段玉裁《说文注》:“《禮》古文、《周禮》故書皆叚晉爲箭。”晋字初文从二矢从日,后来二矢逐渐演变为“臸”字。所以晋卦六五言“矢得”与晋古文合,二矢朝下,回归之象。晋卦的覆卦明夷,夷字古文亦从矢,箭头朝上,射出之象,故夷为伤。
640-67
【论坎为矢】
《说卦传》“坎为弓轮,离为戈兵”,坎刚爻居中,当以坎为矢,如噬嗑卦九四“噬干胏,得金矢”,九四为互体坎卦之中爻;解卦九二“田获三狐,得黄矢”,九二为坎卦中爻。
旅卦六五“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这是取自离卦之象,离反坎,坎为矢,故曰矢亡,顺承上九,故象曰“终以誉命,上逮也。”
晋卦六五“矢得勿恤”亦然,原义或为“矢失而复得,勿恤”,离反坎,坎为矢,故“矢失”,与上九顺承,故“失而复得”。因“失而复得”,故“勿恤”。“复得”源自顺承上九,故爻辞曰“往吉,无不利”,《象》曰“失(矢)得勿恤,往有庆也。”
矢的古文与坎卦卦符形似,矢字甲骨文和金文上下端为“人”,这是数字卦的六和先秦阴爻的写法,中间圆形为阳(乾为圆),也像“十”(古文“七”),“人十人”即“六七六”坎卦。
640-68
《周易》尚中,八卦之坎离二卦得乎乾坤中爻,故坎有小乾之象,离有小坤之象:坤为腹,离“其于人也为大腹”,坤为牛,离亦为牛,坤为文,离亦为文;坎为冬季为寒为冰,而《说卦传》以乾为寒为冰,乾为大赤,坎为赤,乾为首,而坎为下首,乾为马,坎亦为马,乾为金,故坎为金矢(金为铜)。
先儒以离为矢,是由离为戈兵引申,而离为戈兵是离为甲胄的引申,甲胄只可引申为戈兵,甲胄、戈兵,皆刚在外也,离卦之象,戈兵乃持戈之兵卒,戈兵非兵戈也,戈是修饰词,非专指戈,故不可再引申为矢。
《说卦传》以坎“为矫輮,为弓轮”,矫,从矢也,弓轮,与矢相配为弓矢之器也,故坎为矢。
《系辞传》: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动而不括,是以出而有获。语成器而动者也。”
这是孔子对解卦上六的释读。解卦下坎上震,坎为弓矢之器,震为动,所谓“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成器而动者也”,释卦先内卦后外卦是《周易》通例,孔子先说弓矢之器,内卦坎也,后说动,外卦震也。此孔子以坎为矢之证。
《说卦传》未列坎为矢,盖矢字金文本是直观的坎卦卦符(成书于中古时期的《周易》初文是金文),故中古时期无需辨矣,以后文字与卦符关系渐远,遂使坎为矢之象几于失传。《四库全书》经部易类著作中,唯有张浚《紫岩易传》、魏浚《易义古象通》、傅恒等撰《御纂周易述义》三家以坎为矢(另《焦氏易林》亦以坎为矢),其余三十二家均以离为矢,此坎为矢之象,不可不辨。
《系辞传》“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另有妙义,详见本书第4-9节:《系辞下传》第二章——论“制器尚象”。
 
【35.9】

上九:晋其角,维用伐邑,厉吉,无咎;贞吝。

象曰:维用伐邑,道未光也。
【白话】
上九:上进到头角,可以施行讨伐叛逆的邑国,虽有危厉,终获吉祥,而无咎害;守正以防憾惜。
象传说:可以施行讨伐叛逆的邑国,(上进)之道尚未光大。
【解读】
○《易》以初爻为足为趾为尾,以上爻为首为顶为角。上九处晋进之终,故曰“晋其角”;不言“晋如”,如,进行之时也。离为戈兵,坤为邑,故曰“维用伐邑”。晋好柔而恶刚,故九四、上九,皆以厉言之。比五应三,安内之象,虽有危厉,终获吉祥,而无咎害。
惟其有用武之憾,故象曰“道未光也”,若固守此道,难免憾惜,故诫以“贞吝”。
 

【晋卦总结】

 
晋卦,是十方三世一切君主为治理天下而竞争求先进的理数时卦。晋卦卦辞言以道德治天下的皇帝之道,晋卦爻辞言以功力治天下的王伯之道。
帛书《二三子问》引孔子总论卦辞之义:“此言圣王之安世者也。”晋卦卦辞“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三个层次是递进的,锡马对应于物(命),蕃庶对应于民生(性,从生),昼日三接对应于公卿(理,治理天下)。由物象(命)发展到属性(性),再由性相发展到义理(理),只有完成最后一个层次才能“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晋卦爻辞言君主以功力治天下,邵雍《皇极经世·观物篇》曰:
三皇同圣而异化,五帝同贤而异教,三王同才而异劝,五伯同术而异率。同术而异率者必以力。以力率民者,民亦以力归之,故尚争。……周之东迁,文武之功德尽矣。犹能维持二十四君,王室不绝如线,夷狄不敢屠害中原者,由五伯借名之力也。
善化天下者,止於尽道而已。善教天下者,止於尽德而已。善劝天下者,止於尽功而已。善率天下者,止於尽力而已。
《老子》曰“大道废有仁义”,《礼记·礼运篇》引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是谓大同”,“大道既隐,天下为家”“是谓小康”。《周易》的作者十分清楚,后世不再有以道德治世的三皇五帝大同景象了,随着人类欲望的不断膨胀,尚功尚力将成为逐鹿天下的主旋律,为了引导王伯功力之道,周公于是把功力之法的真谛写入爻辞。
黄寿祺曰:《彖传》“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以“柔”、“顺”两字,点明“进长”的要旨。视卦中诸爻,四阴爻为处“晋”有道之象,初虽受挫折、宽裕待进,二虽有愁绪、守正获福,三见信于众“悔亡”,五不忧得失有“吉”:此均由于柔顺使“晋”途畅通,尤以六五居尊、最为佳美,与卦辞“康侯”的喻象相应。两阳爻则为处“晋”不当之象,九四失正不中,“晋”必有危;上九“晋”极刚亢,难免致“吝”:此皆因有失柔顺使“晋”途阻碍。
李守力按:
晋卦爻辞有四个“贞”,含义各有不同。
初六的“贞吉”是指“独行正也”,这是对比于六三而言,六三有应有比,比是亲邻关系,应是志同道合,初六的“贞吉”强调无私志应。
六二的“贞吉”是指中、正,中大于正。
九四的“贞厉”是“位不当”,这里的“位不当”是从《彖传》立论的,即不合“柔进而上行”。上九的“贞吝”也是如此。

贞正,有事理之正,有爻位之正。事理之正大于爻位之正。事理之正在乎《彖传》。

晋卦爻辞有两个“悔亡”,六三与六五。六三的“悔亡”是基于初六“摧如”与六二“愁如”之悔,且自身亦不正;六五的“悔亡”是基于九四的“贞厉”之悔,且自身亦不正。六三与六五合《彖传》“柔进而上行”,畅通无阻,非己有欲而进,晋道无为之成,故爻辞皆无“晋”字。

《周易》第35卦晋与46卦升卦义皆为上进,晋卦言积极进取的社会法则,故《彖》曰“柔进而上行”,升卦言顺乎时位的自然法则,故《彖》曰“柔以时升”。晋卦即《列子·力命》所说“力”,升卦即《列子·力命》所说“命”。虽然晋卦象征积极进取,但晋卦的经文却告诉我们靠拼搏厮杀往往不会晋升,晋卦的初、二、三、五柔爻多吉,四、上刚爻多凶,这说明处于晋升之时,应当守持坤柔之道才有光明佳境。晋升二卦的思想为后世的道家所继承和发扬。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晋卦第三十五_李守力周易诠释_火地晋卦详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