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6.地火明夷(䷣)-高岛易断全解

 

明夷:利艰贞。

《彖》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象》曰:君子于行,义不食也。

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

《象》曰:六二之吉,顺以则也。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

《象》曰:南狩之志,乃得大也。

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

《象》曰:入于左腹,获心意也。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

《象》曰:箕子之贞,明不可息也。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

《象》曰:初登于天,照四国也。后入天地,失则也。

36.地火明夷(䷣)-高岛易断

 

“明出地上”,谓之“火地”;此卦反之,谓之“地火”。明出于地,光明上炎,故卦为《晋》,进也;明入于地,光明下蔽,故卦谓《明夷》,伤也。当此《明夷》之时,暗主临朝,众正并受其伤;《离》来居下,地往居上,日入地中,明受其夷。《序卦》曰:“晋者,进也,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是以谓之地火《明夷》。

明夷:利艰贞。

《明夷》,明受夷也。卦体上《坤》下《离》,《坤》地《离》火,火入地中,则火为土掩,火光不能上炎而生明,是火为土所克,而《离》火受伤。火既受伤,势不能出《坤》而自炫其明道,惟晦而已矣。“艰”,以敛其彩,“贞”,以匿其光,退而避伤,潜以为利,是用晦之道也,故曰“明夷,利艰贞”。

《彖传》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

卦象日出地则明,日入地则暗,暗则伤明,是以《晋》卦《大象》曰“昭明”,此卦《大象》曰“用晦”。所谓变而不失其正,危而能保其安者,得此用晦之道耳。古之圣人有行之者,内修文明之德,外尽柔顺之诚,即至躬履大难,羑里受囚,七年之中,秉忠守职,无有二心,此文王之所以为文王也,谓之“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然文是外臣,与纣疏远,其晦犹易,又有分居宗亲,谏则受戮,去无可往,而被发佯狂,甘辱胥余,此箕子所以为箕也,谓之“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内难”者,以箕子为纣之宗亲,夫以贵戚之卿遇暗主,去之则义不忍,不去则祸迫朝夕,是尤人臣之所难处。箕子能佯狂以晦其明,得以免难,是殷三仁中之最著者也。总之当纣之世,不以艰贞晦明,则被祸必烈,文王箕子之行,可谓千古人臣用晦之极则也。论二圣之行,文王箕子,易地则皆然,孔子释六十四《彖》,皆推广文王,《彖》辞之义,独于此卦称文王,抑有故也。盖“明入地中”,为文王事纣之象,文王有大明之德,而幽囚羑里,又可见“明入地中”之象。人得此卦,知时运之艰险,当固守贞正之道。《明夷》之时“利艰贞”,与他卦所言“利贞”不同,凡爻中曰“利艰贞”者,多就一爻言之,而《明夷》一卦,则全卦皆以“利艰贞”取义。《象》曰“君子用晦而明”,即“利艰贞”之旨也,其垂诫深矣。

以此卦拟人事,为当门祚衰薄,家遭不幸之时也。《坤》母在上,《离》子在下,子虽明不得于母,是《晋》文之出亡而存,宜臼之在内而诛。不明犹可,明则遭祸尤烈,古来孽子,家破身亡,类如斯焉。推之与人共事,而逢首之昏庸,为国从征,而值元戎之柔暗,有才见忌,有德被谗,不特于事无济,而且身命莫保,所谓“顽石得全,璞玉必剖”,明之害也。《明夷》一卦,要旨全在“用晦”二字,以晦藏明,明乃无害,以明用晦,晦得其正。《坤》为用,又为晦,的是用晦之义。《离》之德上炎,《离》之体中虚,中虚则足以藏明,是为“用晦而明”之象。谚语有云“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稳”,亦处世之要诀也。人生入而处家,出而谋国,不幸运际其艰,所当法《明夷》之晦,用以自全耳。

以此卦拟国家,上卦《坤》为政府,《坤》土过厚而致暗;下卦《离》为臣民,《离》火虽明而被制,明在地下,是贤臣遇暗主之象。盖身当乱世,动涉危机,才华声誉,皆足招祸,是以庸庸者受福,皎皎者被害,亦时势使然也。君子处此,常凛履薄临深之惧,倍怀韬光匿彩之思,有才而不敢自露其才,有德而务思深藏其德,或见风而早退,或明哲而保身,是谓“用晦而明”之君子也。故六爻取义不同,而其旨不外“用晦”。内三爻属《离》,为鸟,为马,为狩,鸟以高飞,马以行远,狩以献公,皆晦《离》之明,以避祸也;外三爻属《坤》,四曰“出门”可免,“入地”则凶。五为卦主,以箕子当之,皆用《坤》之顺以晦明也。此关国家兴废之大,圣如文王箕子,祗惟乐天知命,尽其臣道,以挽天心,是以六爻不言吉凶。言吉凶,转开小人趋避之门,非圣人用晦之道也。

通观此卦,《明夷》次《晋》,“晋者,进也,进而不已必伤”,时有泰否,道有显晦,时与道违,虽圣贤不能免灾。《晋》之时,明君当阳,康侯得受其宠;《明夷》之时,暗主临下,众贤并被其伤。太阳入地中,明为之所夷,故贤虽正不容,道虽直不用,仁者怀其宝,智者藏其鉴,“用晦而明”,得其旨焉。就六爻而分言之,初九为《明夷》之始,当逸民之位,见几早去,以潜藏为贞,有保身之智,如伯夷、太公是也。六二文明中正,为《离》之主,承《坤》之下,当辅相之位,以匡救为贞,守常执经,如文王是也。九三当明极生暗之交,与上六相应,通变达权,顺天应人,如武王是也。六四弃暗投明,见几而作,知上六之不可匡救,洁身而去,如微子是也。六五居《坤》阴之中,分联宗戚,职任股肱,不幸而躬逢暗主,以一身系社稷之重,能守贞正,如箕子是也。上六穷阴极晦,与日俱亡者,如商纣是也。总之,《明夷》全卦,以上六为卦主,下五爻皆为上爻所伤,就中内三爻所伤尤甚,故皆首揭“明夷”二字,以示伤害之重也。其象以上卦《晋》为日出,此卦为日落。日者君也,君以贤人为羽翼,以忠臣为股肱,以其身为元首,以亲戚大臣为腹心,乃可登天而照四国。今初爻羽翼伤,二爻股肱伤,三爻元首堕,四五腹心离,上爻之所以入地,其伤节节可睹,其象历历可危。后世人主,当取以为鉴。

《大象》曰: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

《离》为明,坤为地,“明入地中”,光明藏而不用之象,君子则之。《坤》为众,故曰“莅众”,以御其众也。知不可不明,亦不可以过明,不明则人皆欺我,过明则物不我容,所当纳明智之德,于宽柔之中,韬其光而不露,蕴其美而自全,斯上不至妒其功,众皆得以服其化。以此履盛,盛而益显,以此涉危,危亦得安。古之圣贤,旒纩以塞聪明,树屏以蔽内外,不欲明之过用者,胥是道也。

【占】 问时运:运当大难,深宜晦藏。

○ 问战征:《象》曰“莅众”,适值用师之时,宜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必得胜也。

○ 问营商:卦象艰难,大众恐难取利,暗中尚有分肥。

○ 问功名:《离》火被土所克,功名不显,显则反有灾害。

○ 问家宅:家道不顺,或父子分居,尚可保全。

○ 问婚姻:必非明媒正娶。

○ 问疾病:是肝火内郁之症,治宜熄火。

○ 问讼事:宜受曲罢讼,可以免祸。

○ 问六甲:生女。

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

《象传》曰:君子于行,义不食也。

“于飞,垂其翼”者,谓飞鸟伤翼而下垂。“君子于行,三日不食”者,谓仓促决去,而无可得食。“有攸往”者,去此曰行,适彼曰往。“主人有言”者,谓或议其迂阔,或讽其偏固,虽未定其何辞,要不免啧有烦言也。初爻与四为害应,被四所伤,《离》为飞鸟,故取以为喻。鸟遭伤而不得安栖,欲去而避其害,故曰“明夷于飞,垂其翼”。但初当《离》之始,去上犹远,受伤尚浅,其去也,见风犹早。“三日不食”,《离》为大腹,其体中虚,中虚则腹空,不食之象。“三日”者,以《离》三爻皆明而见夷,故曰“三日”。君子接续而行,谓既去其国,不食其粟,故《传》曰“义不食也”。“君子”,谓初也;“主人”,谓四也。初与四应,四欲伤初,初为避四而远行,四见初去而有言,如初者可谓明于见几,而不受四之所伤,真善用其晦者矣。

【占】 问时运:初运不佳,惟其善自保全,得以无害。

○ 问战征:为营中粮食已尽,且宜暂退。

○ 问营商:《明夷》者,恐资本有伤,运货远行,有中途受难之象,又恐主人啧有烦言也。

○ 问功名:于飞垂翼,明示以不能腾达之象。

○ 问婚姻:初爻与四相应,而反相害,婚姻不谐。

○ 问家宅:此宅必是租典,非己屋也,故有主人;“三日不食”,有破灶不炊之象,不利,宜迁。

○ 问六甲:生女。

【例】 有友人某甲赶来,请占气运,筮得《明夷》之《谦》。

断曰:《明夷》,《离》火被《坤》土所掩,明受伤也;《离》又有离散之义。《观》足下相貌,骨间有黑气所蒙,是明被黑掩,知将与主人离散矣,故爻曰“主人有言”。玩初爻之辞,显见足下与主人不谐,意欲辞去。爻曰“于飞,垂其翼”,恐欲行而为主家所缠束,故垂翼而不能飞也。即从此他往,恐前途不利,尚有子胥吹箫之难。时运不佳,宜匿迹避祸。

【例】 明治二十八年,占我国气运,遇《明夷》之《谦》,呈之内阁总理大臣。

断曰:此卦日入地中,为昏暮之时。就我国近时论之,《离》火之文明,盛于内地,逼于外国之交际,未能如意,故曰“明夷,利艰贞”。今者我军战胜清国,余曾于本年六月初次启占,占得《需》卦,知海陆军之全胜;并料后日有三国干涉之议,外或以威武为颂扬,内实以富强生嫉妒,是各国之狡计也。今得此卦,知我军当此战胜之余,军舰或有损伤,而不适于用,兵士或有疲敝,而不可复劳,则犹如鸟之伤翼而不能飞扬,谓之“明夷于飞,垂其翼”。计欲进而相抗,无如兵力之不足何?计欲退而议和,无如国民之不服何?日夜筹思,几废寝食,谓之“三日不食”。爻象所谓“用晦而明”者,是指我所向往也;谓之“有攸往,主人有言”者,即指三国烦言也。

果哉!四月媾和之约成,同时有三国之干涉,我遂还付辽东,得偿金而结局。

六二:明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

《象传》曰:六二之吉,顺以则也。

二为臣位,居《离》之中,与五相应,五《坤》为暗主,反欲伤害贤臣,是《明夷》之所以为《明夷》也。“左股”者,以二为股肱之臣,《管子·宙合》曰,“君立于左,臣立于右,君臣之分,左阳右阴”,以君在左,故二之所伤在左股也,故曰“明夷,夷于左股”。“用拯”者,与换初辞同,拯,救也,助也,子夏作升。二动体《乾》,《乾》为马,乾健故“马壮”,所谓用马以自拯拔也。虽伤反吉。《象传》曰“顺以则也”,《坤》为顺,以顺则之,是承乾也,即取《乾》马用拯之义。或谓二爻中虚,即内文明之象,卦属周文,文居西岐,视纣都为左,故喻取左股;文囚羑里,当时贡以文马九驷,是谓用拯实事。义殊精切。

【占】 问时运:目下运不甚佳,颇有伤残,幸得禄马相救,故吉。

○ 问战征:左营之军不利,幸马队得力,得以转败为胜。

○ 问营商:按策划不适时宜曰左计,知其营谋不合时,故有损失,幸得有马姓人出而调剂,则吉。

○ 问功名:凡官级以降曰左,似不利也;惟值午年,或交午运,则吉。

○ 问疾病:《离》二中虚,如陷进然,其人必陷入深坑;伤其左足,幸马力壮健,得一跃而出,虽伤亦吉。

○ 问家宅:必在左边柱足损伤,宜急修治。

○ 问婚姻:《离》阴象,女子恐有足疾,不良于行,宜配午命人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二年,古某贵显气运,筮得《明夷》之《泰》。

断曰:《明夷》《象》曰“明入地中”,是为入夕之时。人生命运,以向明为盛,以入夕为衰。今君占气运,得《明夷》二爻,推玩爻辞所云,恐君目下运限,未免有损伤刑克。左道邪僻之徒,切不可近;行路时宜小心,防左足有跌伤之患;并虑疮疾。大运须交午运乃佳,或逢午年,或值五月,皆利。

九三: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

《象传》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

三居《离》位之终,南者《离》之本位,狩者冬猎,守地而取之也。自《离》而《坤》为向西,《坤》伤明不可往,故曰“南狩”。《离》为兵戈,不曰行师,而曰狩田,亦托言从兽以自晦耳。

按:《离》卦上六,曰“王用出征,有嘉折首”,首谓魁首,是恶之大者也。今曰“得其大首”,必是兽之大者?获其大而舍其小,即圣人网开一面之意,于此可见离明之仁德也。“疾”,数也,因狩讲武,固事之正,然数数为之,非特犯从兽无厌之戒,抑且涉日讨军疲之忌,非用晦之道也,故曰“不可疾,贞”;《象传》曰“南狩之志,乃大得也”,谓当此明夷之时,犹得于田行狩,私豵献豕拜,嫌隙不生,得适其晦藏之志,亦大幸矣。一说“南狩”,谓即文王猎于南阳,得遇太公,以得大首,喻太公也。足备一解。

【占】 问时运:大运不无破败,是宜退守;交冬令,从南出行,必得大利。

○ 问战征:卦曰《明夷》,明曰进兵,必有伤败,宜潜兵从南而入。《离》上爻曰,“王用出征,有嘉折首”,即合此占。

○ 问功名:南方属文明,猎兽猎名,皆期其得。“大首”,魁首也,其必膺首选乎?故曰“志大得也”。吉。

○ 问婚姻:婚礼奠雁射雀,亦取从禽之象,“得其大首”者,谓得其嘉偶。吉。

○ 问疾病:当出避南方。吉。

○ 问失物:可就宅南寻之,必得。

○ 问六甲:生女。

○ 问家宅:此宅《离》位南向,“大首”者,一乡之大富家也。吉。

【例】 明治十六年,某商人来,请占气运,筮得《明夷》之《复》。

断曰:《明夷》,“明入地中”,《离》为日,日入《坤》土之中,明受其伤,故曰《明夷》。“夷者,伤也”,以论人生气运,是目下运被伤害,本不见佳。足下商人,以商业论之,当于冬季,可往南海道一带收卖货物,必有一种大档生意,可以获利。然不宜再往,谓之“明夷于南狩,得其大首,不可疾贞”。后果得大利云。

【例】 明治二十七年八月二十六日,占平壤进军,筮得《明夷》之《复》,乃赠之于某氏。

断曰:此卦内卦日,外卦地,是太阳旋入地中之时。古来说卦者,以此爻为武王之事,曰“于南狩,得其大首”,谓言周之伐商,得其全胜。今占平壤进兵,而得此爻,九月十五日,我军自四面围击平壤,自南而北者,为大岛少将之队,战甚苦,少将亦被铳伤,此应在《明夷》,夷,伤也。自北而南者,为佐藤大佐之队,得其大胜,陷牡丹台,逼玄武门,遂殪敌将左宝贵,敌军悉溃,十六日晓,不损一兵,而取平壤。曰“南狩”,曰“得其大首”,一一中的,《易》理之玄妙如此!

六四:入于左腹,获明夷之心,于出门庭。

《象传》曰:入于左腹,获心意也。

四爻出《离》入《坤》,《坤》为大腹。按卦位,《坤》在《离》之西,为左,“入于左腹”者,即入于《坤》之腹也。入其腹中,自可获其心意,乃不曰获《坤》之心,而曰“获明夷之心”;“明夷”者,合全卦而言,即为“用晦而明”之心,是能卑顺不逆,可效腹心之用者矣。“出”,出《离》也,《坤》方来,故曰“入于”;《离》已退,故曰“于出”。又初之六为《艮》,《艮》为门庭,门庭光明之地,“于出门庭”,亦即取“用晦而明”之义。一说“于出门庭”,谓即微子去之之象。《明夷》一卦,分配周兴商亡,厉历可证。

【占】 问时运:爻象出明入暗,知为不利,不宜居家,还宜出门。

○ 问战征:可潜入敌之左营,探听密计,出告大营,可胜也。

○ 问功名:功名以高升为吉,“入于左腹”,《坤》为腹,是入于地也。不吉。

○ 问营商:释名,“腹”,复也,富也。入于腹,即入于富也;获心,即称心也;“于出门庭”,是出家经商之象。

○ 问疾病:是病在心腹,恐是内损之症,宜出门求医。

○ 问家宅:此宅明堂左首,路有阻碍,出入不便。

○ 问婚姻:女子腹已有孕,不利。

○ 问六甲:生女。

【例】 缙绅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明夷》之《丰》。

断曰:时运宜阳不宜阴,宜明不宜暗,卦象曰《明夷》,“明入地中”,是向暗入夜。今得第四爻,据爻辞所言,料知贵下执事中,必有腹非小人,隐探贵下心意,藉端生事,出告于长官,致长官有疑于贵下,遂使事事多有掣肘。此皆目下气运之不利也,不如退身避祸。

后依所占,转恳友人陈告长官,长官诺之,使之转任他局云。

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

《象传》曰:箕子之贞,明不可息也。

《宋世家》曰:纣为淫佚,箕子谏之不听。人或曰;可以去矣。箕子曰:谏不听而去,是彰君之恶,而自悦于民,吾不忍也。乃披发佯狂而为奴,遂隐而鼓琴。即此可见箕子之贞也。《彖传》曰,“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五爻居上卦之中,故属之箕子,上承《彖传》之意,以释“用晦”之义。《彖传》所谓“内难”者,以纣为同姓也;所谓“正其志”者,即“利贞”也。《象传》曰“明不可息”,谓《洪范·九畴》,其道万古常明,箕子能陈之于周,故虽暂夷而终必明也,是之谓“明不可息”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困厄,不失其正,久后必亨。

○ 问战征:主师不明,致有谋士逃亡之象。

○ 问营商:必历经艰苦,方可获利。

○ 问功名:时事日艰,不宜于进,只宜退守。

○ 问家宅:主亲族不和。

○ 问疾病:防有发狂之症。

○ 问婚姻:宜罢婚。

○ 问讼事:一时不直,久后自然明白。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十八年五月,应千家大教正之命,筮佛教之气运,得《明夷》之《既济》。

断曰:佛法者,印度之圣人,了达三世,其道法灵妙高远,世界宗教中,无出其右者也,自足昭明万世,终古不息。今占得此爻,爻辞曰“箕子之明夷,利贞”,箕子为纣庶兄,因纣无道,谏之不听,乃佯狂为奴而避位,迨周兴,陈《洪范·九畴》,得封,存殷之祀,是其道虽夷而终明也。现在佛法气运,亦犹是商道衰微之时,千家大教正,犹是当日之箕子也,当守其教道之贞,以明其宗旨之传,使释迦之圣德常明,菩提之宗风不灭,皆赖大教正之力也。《象传》曰“明不可息也”,斯之谓也!于是千家大教正叹曰:“呜呼!神佛二道气运,果如此乎?不胜感悟!”

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

《象传》曰:初登于天,照四国也。后入于地,失则也。

上六居《坤》之极,为《明夷》一卦之主,是谓昏君,故“不明”而又加之曰“晦”,言昏之又昏者也。初“登天”,后“入地”,是始之自曜其明,卒之“明入于地”,为《明夷》之实象也。《彖传》所称文王箕子,其圣德之光明,岂不足以照四国?而当日文囚于羑里,箕佯狂为奴,正所谓入地者是也。故明夷之世,昏君在上,以入地者为用晦,登天者为失则。彼世之不审时势,而急求登进,光照未遍,而身败名灭,祸皆自取耳。必如文王之“柔顺”“《蒙》难”,箕子之“内难”“正志”,斯为善处明夷者矣。《明夷》六爻,皆教人以“用晦”之方,昏君之凶,不言可知。

【占】 问时运:初运虽好,后运不佳,万事宜作退一步想,方可无咎。

○ 问功名:宜晦藏遁迹,不宜自炫才华。

○ 问营商:货价初次太昂,落后太贱,显有天渊之隔,宜得其平。

○ 问战征:防攻山夺险,有坠入深渊之患。

○ 问婚姻:有先富后贫之嫌。

○ 问家宅:此宅面对高山,后临深渊,殊嫌地势低陷。

○ 问疾病:初患气冲,后又下泄,难治。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一年六月,余与坂田服部两氏,合谋制造摄绵土所于尾州热田,推坂田氏为社长。摄绵土制法,密合石灰与粘土,烧造而成。向来我国所用,皆仰外国输入,每年约费数十万元,设立制局,每年可减却十万元。且热田所制之品,优于外国,大得声价。二十三年春,占该社之景况,得《明夷》之《贲》。

断曰:摄绵土制法,本系粘土石灰两物,合制而成,粘土取之污湿地中,所谓“入地”者是也。不取其洁白,而取其黑泽,所谓“不明,晦”者是也。此土出地,历经工匠融化锻炼,犹如“登天”也;炼成后,用以粉墙筑地,俨然“后入于地”也。该社制出之品,工精物美,可得远售外国,即《象传》所谓“照四国也”。玩爻辞之意,合之摄绵土之制造贩行,历历相符,该社之盛行可必也。

阅数月,复占一卦,仍得前爻,益知神之所示,无有异辞,灵妙诚堪畏服。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1/292/

高岛易断36.地火明夷(䷣)-高岛易断全解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6.地火明夷(䷣)-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