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9.风水涣(䷺)-高岛易断全解

fengshuihuan.jpg高岛易断59.风水涣(䷺)-高岛易断全解

风水涣

风水涣卦象图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彖》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初六:用拯马壮,吉。

《象》曰:初六之吉顺也。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象》曰:涣奔其机,得愿也。

六三:涣其躬,无悔。

《象》曰:涣其躬,志在外也。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

《象》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

《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象》曰:涣其血,远害也。

59 高岛易断-风水涣(䷺)

卦体《乾》四与《坤》二易位,《乾》变《巽》,《坤》变《坎》,合而成《涣》涣者,散也,《坎》为水,水之散,万派分流;《巽》为风,风之散,四郊遍被。《巽》上《坎》下,象取风行水上,是风水相遭。水则悠然长逝,风则过而不留,有涣之象焉,此卦所由名《涣》也。

涣:亨。王假有庙,利涉大川,利贞。

《正义》曰:“散难释险,故谓之涣”;难散则理平,险释则心通,故亨。卦体三阴三阳,自《乾》《坤》来,《乾》为王,故曰“王”。旁通《丰》,《丰》《彖》辞曰“王假之”,故曰“假”。上互《艮》,《艮》为宗庙,故曰“有庙”。《坎》为大川,《巽》为利,下互《震》,《震》为足,有涉之象,故曰“利涉大川”。庙者,鬼神之所在也。《中庸》言“鬼神之德,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涣之至盛者也。“大川”,众流之所归也,注焉而不满,酌焉而不竭,涣之显著者也,于假庙见扬诩之盛,于涉川得利济之宏。然《涣》虽主散,形象则发扬于外,而精神贵凝聚于中,故曰“利贞”。

《彖传》曰:涣,亨,刚来而不穷,柔得位乎外而上同。王假有庙,王乃在中也。利涉大川,乘未有功也。

《序卦传》曰:“兑者,悦也。悦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盖以《涣》继《兑》,谓能悦则涣,涣则亨,是《涣》之亨,亦即《兑》之亨也。为卦《坎》刚自《乾》而来,坎水长流,无有穷极,故曰“刚来而不穷”。《巽》柔得位于外,《巽》风行水,飘然俱往,故曰“柔得位乎外而上同”。是刚在中而不穷于险,柔在外而得与五同,所以能散释险难,而致亨通也。至险难既散,王乃有事庙中,得以精诚上假,故《传》释之曰“王乃在中”,是就其德而言之。涉川者涉难也,即《系辞》所谓“舟楫之利,以济不通,盖取诸涣”者是也,故《传》释之“乘木有功”,是就其象以譬之。

以此卦拟人事,一身所患,胸怀不畅则疾生,意气不舒则争启;一家所患,内外间隔则弊成,上下壅阻则乱作。有以涣之,则百弊解散,而万事亨通矣,譬如云雾阴冥,得风而消解;譬如沟浍污浊,得水而流通。此君子所以取象于《涣》也。人生作事,每患性质之多偏,亦患位置之不当,如能刚来而济柔,动于内而无险困之难,柔往而辅刚,止于外而无违逆之乖,斯无往不利,亦无事而不亨也。行见积其诚以事神,而鬼神来假,因其利以涉难,而舟楫有功,是皆因涣而推及之也。盖涣于内则气畅,涣于外而理顺,涣以处己即心平,涣以待人则情洽,一生疑虑,涣然水解,《涣》之为用甚神矣。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之于人民,欲其聚不欲其涣也;国家之于财用,宜其聚复宜其涣也,而独至于险难,则务取其涣焉。险不涣则危无以济,难不涣则乱无以消。王者秉刚中之德,处至尊之位,欲以解天下之纷乱,散天下之郁结,挽回国运之困厄,使斯民咸得其欢悦,此《涣》卦之所以次《兑》悦也。卦以九二为刚,二自《乾》来,故曰“刚来”;以六四为柔,四为阴位,故曰“得位”。刚不穷而涣乃见其亨,柔同上而涣自得其正焉。推之涣以享祖,假庙所以尽其诚也,于以见鬼神之德之盛矣;涣以致远,涉川所以济其险也,于以见舟楫之功之普矣。盖天以风之疏散,化育群生,地以水之流通,贯注四海。王者亦取其象,以平天下之乱,以解万事之纷者,莫如此涣而已。

通观此卦,“涣者,离也”,离者复合,散者复聚,故全卦有离合散聚之象。刚来不穷,柔而上同,卦之体也;王在庙中,“乘木有功”,卦之用也;曰“亨”,曰“贞”,卦之德也;曰“庙”,曰“川”,卦之象也。《大象》曰,“先王以享帝立庙”,即《彖》所谓假庙之旨也。盖庙立则昭穆之位定,王假则祭享之诚通,斯灵爽藉是而聚,即民心藉是而系焉。《涣》之正所以合之也,故《萃》亦言“王假有庙”。“萃者,聚也”,以萃而假,神志一焉;以涣而假,精诚通焉。《萃》与《涣》相反,而适以相须,故取象从同。至《易》言“利涉大川”者三,皆取《巽》木,《益》曰“木道乃行”,《中孚》曰“乘木舟虚”,《涣》则曰“乘木有功”,盖谓王者声名洋溢,内则孝享夫祖考,外则化被夫蛮夷,是以舟楫之利,独取诸涣者,此也。六爻言涣,皆隐寓聚象,故初遇险而顺,二阳来脱险,三临险忘身,四成《涣》忘人,五居尊忘天下,六超然遐举,涣以“远害”,所谓恭己无为,化驰若神者矣。故卦以三阴最吉,三阳次之。说者谓《易》道尚刚,一偏之论也。

《大象》曰:风行水上,涣,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先王见风之虚,得鬼神之象,见《坎》之盈,得祭祀之象。夫风无形,遇水而成形,非水则风不可见;鬼神无睹,入庙而如睹,非庙则上帝祖考不可见。聚则为有,散则为无,鬼神之情状,犹风之行水上也。人心诚敬之所聚,莫如鬼神,故大难始定,人心未宁之时,享帝而告成功,立庙而事祖考,聚将散之神灵,安镇之以接天神,交祖考。盖物本于天,人本于祖,故享帝以报其生成之恩,立庙以报其功德之盛,使天下之人,皆尊尊亲亲,不忘其本,以聚人心之涣散,故曰“先王以享于帝立庙”。

【占】 问时运:运途亨通,有乘风破浪之概。

○ 问战征:利用海军。

○ 问营商:财水流通,得天神护佑,大利。

○ 问功名:风随帆转,水到渠成,有即日成名之象。

○ 问家宅:宜祷告神祗,自然获福。

○ 问婚姻:中男长女,自成佳偶。

○ 问疾病:“风行水上”,去而不留,病象危矣;立庙”,有魂归窀穸之象,故凶。

○ 问失物:难得。

○ 问六甲:春夏生女,秋冬生男。

初六:用拯马壮,吉。

《象传》曰:初六之吉,顺也。

初处《坎》之下,《坎》为险,初乃始陷于险者也。陷《坎》者,利用拯,何以拯之?初与二近,二得乾气,《乾》为马,《乾》健故“马壮”。初得二拯,如马之因风而走,得以脱险也,故“吉”。按;《明夷》亦曰“用拯马壮,吉”,《明夷》下互《坎》,二动为《乾》,故“用拯”亦取《乾》马,与《涣》初同象。《传》以“顺”释之,初本《坤》体,《坤》为顺,以《坤》之顺,用《乾》之健,是以吉也。《明夷》《传》曰“顺以则也”,其旨亦同。

【占】 问时运;运多险难,幸而遇救,危而反吉。

○ 问战征:初次临阵,赖战马精良,得以解围出险,故吉。

○ 问营商:资本微薄,深幸同事相助,得以获利。

○ 问功名:行午马运,必可成名。

○ 问家宅:新建大厦,好有禄马临向,吉。

○ 问婚姻:《乾》造以肖马者吉。

○ 问疾病:病宜急治,得遇马姓医士为吉。

○ 问行人:驿马已动,即日可归。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涣》之《中孚》。

断曰:初六当《坎》之始,“坎者,陷也”,如身陷坎险,一时难以自脱。初爻偶体属阴,用以拯者必藉阳刚,马《乾》象,得《乾》刚之气,故足以拯之,是初以遇拯得吉也,即卜筮书所谓“绝处逢生”之象。今足下占气运,得初爻辞,知足下现时运途,正在困难之中,幸赖朋友,力为救护,得以脱离灾厄。足下惟当顺从其言,自可逢凶化吉。此友或系肖马,或系姓马,当必有暗合其象者。《易》占之神妙,往往不可测度,足下后当自知之。

九二:涣奔其机,悔亡。

《象传》曰:涣奔其机,得愿也。

九二以阳居阴,象取以阳假阴,故《彖》云假庙,二当之。下互《震》,《震》为奔,上互《艮》,《艮》为坚木,有机之象;二与五应,机,谓五也。“涣奔其机”,谓假庙而奔就神几,机几字通,即《家语》“仰视榱桷,俯察机筵”是也。王在庙中,洞洞属属,以其恍惚,以与神明交,斯涣者假矣,故“悔亡”。《象传》以“得其愿”释之,谓骏奔在庙,得受其福,故曰“得愿也”。

【占】 问时运:运途顺适,得如所愿,灾悔俱亡。

○ 问营商:运货贸易,得所凭依,可以如愿而偿也,吉。

○ 问功名:所愿必遂。

○ 问战征:虽当涣散败奔,得所依藉,可图恢复,何悔之有?

○ 问婚姻:内卦《坤》体,二变为《乾》成《坎》,《坎》为中男;外卦《乾》体,四变为《坤》成《巽》,《巽》为长女,此配必女长于男。木水相生,佳偶也。

○ 问家宅:此宅眷属有奔败之难,幸在外得所凭依,所谓适我愿也。

○ 问疾病:郁郁不乐,隐几而卧,得遇良医,可以无忧。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栀尾某曰:余曩以己地,出押于某华族,订立券证,约以后日得金,准许备价取赎。至今地价腾贵,照曩时押价,一增其三,某华族因之背盟,指不许赎。余遂使代言人及壮士逼索,某华族惧,乃挽余亲戚某,出为谈判。余不得已以若干金,酬报代言人与壮士,嘱为了事,而壮士意犹不满,迁怒于余,意欲要路狙击,余甚患之。请占其处置如何?筮得《涣》之《观》。

断曰:内卦为《坎》,《坎》者险也,难也;外卦为《巽》,《系辞》曰“巽以行权”,谓《巽》得行其权变也。二爻曰“涣奔其机”,“奔”,奔避其难也,二与五应,谓奔就于五也。五处《巽》中,谓能“巽以行权”,足以涣散其难,故得“悔亡”。就此爻象,教足下奔避于外,自得有人出而处置,可以无悔。

六三:涣其躬,无悔。

《象传》曰:涣其躬,志在外也。

三体坎水,上体《巽》风,三之趋上,如水过风而流,木得水而浮,有相待而涣散者也,故三至上互《艮》,《艮》为躬,曰“涣其躬,无悔”。《象传》曰“志在外”,谓外卦也,志应夫上也。

【占】 问时运:三处《坎》之极,是运当坎险之时,忘身赴难,得以出险,可免悔也。

○ 问战征:能国而忘身,忠勇可嘉,去复何悔?

○ 问营商:运货在外,跋涉风波,备尝艰苦,有重财轻命之象。

○ 问功名:有杀身成仁,名垂竹帛之荣。

○ 问婚姻:有捐躯尽节之志,可悲,可嘉。

○ 问家宅:此宅临坎水之上,宅主宜出行在办,得可免灾。

○ 问行人:未归。

○ 问六甲:分娩在即,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涣》之《巽》。

断曰:《涣》之三爻,正当《坎》难之极,是身陷坎中而不能解脱也;惟赖上爻远来援救,斯得涣然消散,可以无悔。今足下占气运,得《涣》三爻,知足下运途淹蹇,譬如行船入海,正遇风波之险,须得远来巨舟,相为救援,斯能共脱险厄,得远灾悔,以保身命。三爻居内外卦之交,内《坎》外《巽》,《坎》,险也;《巽》,顺也,有出险入顺之象,是以“无悔”。

六四: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

《象传》曰:涣其群,元吉,光大也。

六四居《巽》之始,卦体本《乾》,下画化《坤》成《巽》,《坤》为众,《坤》化《巽》,则其群涣矣。《坎》刚中得《乾》之元,故曰“涣其群,元吉”。上互《艮》,《艮》为丘,丘,聚也,高也,谓既涣其坎险,又复聚而成为高丘,是涣中有聚也,故曰“涣有丘”。四为《巽》卦之主,《系辞》曰,“巽,德之制也”,又曰“巽称而隐”,谓《巽》能因事制宜,隐见无常,化裁之妙,有非寻常所可测度者,故曰“匪夷所思”。《传》以“光大”释之,谓四出《坎》入《巽》,所以化险为夷者,正赖此正大光明之作用也。《坤》曰“含宏光大”,四得《坤》气,四之“光大”,即自《坤》来也。

【占】 问时运:能解脱困难,复成基业,正大运亨通之时。

○ 问营商:绝大手段,能散财济危,又能独成丘壑。

○ 问功名:有独出冠时之概。

○ 问战征:军容之盛,忽散忽聚,忽高忽低,忽而万马无声,忽而一丘高峙,变化之妙,有出意表者,此神化之兵也。

○ 问疾病:散其外邪,又当聚其元气,病自疗矣。

○ 问家宅:邻居旷远,独成一家,自得幽趣,吉。

○ 问讼事:“涣其群”,其讼必解矣,吉。

高岛易断59.风水涣(䷺)-高岛易断全解2

○ 问六甲:生女。

【例】 长崎女商大浦阿启,明治七八年间,管理横滨制铁所。一日将乘名古屋船归乡,预电报知家人,期以某日到家。届期有报,名古屋船于周防遭难,家人惊愕,急以电信问余。余不知大浦氏果否乘船,亦不知此船有否遇险,无已,乃为一筮,筮得《涣》之《讼》。

断曰:此卦《巽》为木,《坎》为水,舟浮海上之象。其辞曰:“涣其群,元吉。涣有丘,匪夷所思。”“涣其群”者,谓离众人而出险也;“涣有丘”者,谓出险而独在丘上也;“匪夷所思”者,谓不须忧虑也。由是观之,知必脱其难也。

余即以此占,电复长崎,长崎家人得此报,疑信未决。未几大浦有电到家,云已脱险,家人始安。

九五:涣汗其大号,涣王居,无咎。

《象传》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五为尊位,《彖》所称“王假”,五当之。号,令也,“大号”,大政令也。五有刚中之德,以天下之险为己险,欲涣散天下之险,以发此“大号”也。“涣汗”者,刘向云:号令如汗,出而不返者。王者无私居,畿甸非近,要荒非远,一人之身,涣之即为万民,一人之心,涣之即为万几,布于四海,犹汗出于身,而浃于四体,故曰“涣汗”。天下之困苦,得仁政而解,一身之邪热,得汗出而消,其所涣一也。三至五体《艮》,《艮》为居,“王居”者,京师也。《论语》所云“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者,王居之谓也。“涣王居”者,号令之涣,自近而远,其单敷万方者,要必正位凝命,自王居始也。“无咎”,即“履帝位而不疚”之意,《象传》以“正位”释之,盖以九五为正位,王者居之,得以号令天下。以一亿兆之心,而济万民之险,皆由君德与君位正当之功也。

【占】 问时运:运位得正,语默动静,百事皆吉。

○ 问营商:地位正当,货物流通,所到无不获利。

○ 问功名:位近至尊,名闻天下,大吉。

○ 问战征:号令严明,军威整肃,得奏汗马之勋。

○ 问婚姻:必得贵婿。

○ 问家宅:此宅非寻常百姓之家。

○ 问疾病:一汗即愈。

○ 问六甲:生女,主贵。

【例】 明治二十七年六月,朝鲜有东学党之乱,有朝鲜人朴泳孝者,流寓我邦,眷念故国,实抱杞忧。请余一占,筮得《涣》之《蒙》。

断曰:“涣者,散也”,全卦大意,皆以散难释险为主。五爻居尊为王,“大号”者,王所散布之政令也;“涣汗”者,谓其令出必行,犹汗出于身而不返也。足见号令严明,可以解脱险难,奠厥攸居,斯无咎矣。今朴氏占问伊国治乱,得《涣》五爻,玩其爻辞,知伊国祸逼王居。九五者,王也,王当速发号令,诏告天下,涣散凶党,奠定王居,斯可保全而无咎也。卦体下互《震》,《震》属东方,则救护朝鲜者,必在我国也。朴氏可无忧焉。

【例】 明治二十七年六月,山田德明氏,偕美人某来问曰:今回日本兵渡航朝鲜,抑与朝鲜开战乎?余曰;军事机密,非余所知,惟一占,则可以知之。筮得《涣》之《蒙》。

断曰:汗者肤腠之所出,出则宣人之臃满,愈人之疾苦,犹王者之有教令,释天下之难,使之各得其所也,故曰“涣汗其大号”。“涣王居”者,谓大号之宣布,始于王居,盖有自近及远,自内及外之旨焉。卦名曰《涣》,其义总在涣散险难也。今占我国与朝鲜机密军事,得《涣》五爻,乃知我国此番得闻朝鲜乱耗,速发号令,派遣军舰,远航韩国,旁观者以为我国将与朝鲜启衅,玩此爻辞,可信别无他意。

美人得此断辞,遂译作西文,揭布外国新闻。

上九:涣其血,去逖出,无咎。

《象传》曰:涣其血,远害也。

上与三应,三体《坎》,为血卦,故曰“涣其血”。盖人身血脉以流通为安;以郁结致病,“涣其血”,斯体气舒畅,则忧患自消。“逖”,忧也,《坎》为逖,且上爻居《涣》之极,已出坎险,故曰“去逖出”。逖既去矣,咎自无也。《象传》以“远害”释之,谓上去《坎》已远,故害亦远矣。一说,谓上出卦外,逖,远也,身之有血,犹川之有水,喻言川流通达,风驰远去也。即取《大象》“风行水上”之意。

【占】 问时运:运途通达,灾去福来。

○ 问战征:卦体从《乾》《坤》来,《坤》上曰“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有战则两伤之象。

○ 问营商:血者,资财也。商舶远出,贸易亨通,可以获利,自无忧也。

○ 问功名:有投笔从军之象。

○ 问婚姻:有远嫁之象。

○ 问家宅:宅主防有血光之灾,远避可以无咎。

○ 问疾病:是气血淤结之患,宜疏通脉络,可以免灾。

○ 问失物:此物已去远,不可复得。

○ 问讼事:宜远出避之,无咎。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涣》之《坎》。

断曰:《涣》者脱难之卦,上处《涣》终,为困难消散之时也。今足下占气运,得《涣》上爻,知足下目下险难已解,譬如病者,血脉融通,忧患悉去,可以无咎矣。上爻《涣》象己终,此后出《涣》入《节》,节财节欲,足下皆当留意焉。

【例】 三十一年,占英国与俄国交际,筮得《涣》之《坎》。

断曰:《涣》卦三阴三阳,本从《乾》《坤》《否》来,上居《巽》极,即《乾》之上,阳亢则战,有“其血玄黄”之象,故曰“涣其血”。《小畜》所谓“血去惕出”,亦谓《乾》也。“逖”或作“惕”。《小畜》以阴阳感孚而“血去”,《涣》以风水相济而血《涣》,是《涣》卦本有险难,幸得涣散而无咎也。今占英俄两国交际,得《涣》上爻,俄在陆地,英属海疆,当以《巽》为俄,《坎》为英。陆地专以铁道称强,海疆专以轮船示武。陆战者得胜,而后胜者又畏报复,败者更防再袭,扼要据险,不懈兵备,是俄国之所急急也。在英托名商船保护,派舰远出,窃窥海防,得乘其隙,即强生葛藤,逼使割地讲和,此英国之狡计也。是以陆地诸国,多困于军资,惟英国军资,年增年饶,独握富有之权,以争雄于海上,而俄则以陆军之强,陆地之险,蚕食邻邦,故近来宇内诸国,皆视英俄为虎狼之国也。俄尝于西伯利亚铁道未通,故生事端,为英所镇;地中海要处,为粮食弹药告乏,不能骤动大兵;英又以阿富汗、波斯等国既通于俄,恐印度有内乱;且自知久矣垄断富利,受各国之嫌恶。今孛法与俄订为同盟,恐联约合谋,当必起一大役也,故欲教唆支那,以防俄国之跋扈。然英以有海军而乏陆军,亦不能如意,且一朝取败,则濠洲、加奈陀亚、弗利加等要地,恐亦不能保全,故扩张海军,以当各国。盖俄恃铁道之全通,英恃海军之扩张,恰似两雄相对,爻曰“涣其血”,谓两国宜通其声气,乃可无事,即各国亦可远害矣。此近时之形势也,故《传》曰“涣其血,远害也”。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8/138/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9.风水涣(䷺)-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