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60.水泽节(䷻)-高岛易断全解

水泽节卦象示意图

水泽节

水泽节卦象图

节:亨。苦节,不可贞。

《彖》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象》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九二:不出门庭,凶。

《象》曰:不出门庭凶,失时极也。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象》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六四:安节。亨。

《象》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象》曰:甘节之吉,居位中也。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象》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60 高岛易断-水泽节(䷻)

为卦《兑》下《坎》上,兑为泽,《坎》为水。水之归泽也,盈则进,《坎》则止,水固自有其分量;泽之容水也,平则受,满则溢,泽亦自有其限制,即《节》之谓也。卦与《困》易位,泽在水上,是谓漏泽,泽漏则无水,故谓之《困》;水在泽上,是谓深泽,泽深则有水,故谓之《节》。此卦所以名水泽《节》也。

节:亨。苦节,不可贞。

金文节字▲ 金文节

卦体上互《艮》,“艮,止也”,下互《震》,《震》,行也;可行则行,可止则止,行止得中,乃谓之《节》。行止得中,是以能亨,若其矫枉过正,固执自守,节亦苦矣。节而苦,则无余地以处人,亦无余地以自处,有穷而无所容矣,故曰“不可贞”。

《彖传》曰:节,亨,刚柔分而刚得中。苦节,不可贞,其道穷也。说以行险,当位以节,中正以通。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

《序卦》传曰:“涣者,离也。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节》者,节也。《节》以节其过中,而使之中节也。卦以三阴三阳,阴阳适均,《坎》刚在上,《兑》柔在下,所谓“刚柔分”也。刚柔分而上下不乱,是得中也,得中则亨,故曰“节亨”。节不得中,如俭不中礼,射不中的,徒自苦耳,不可为正,奚以能亨乎?不亨则穷,非节之咎,节而不中之咎也。《象》特举而戒之,所以救其偏也。《坎》险《兑》悦,以《兑》节《坎》,使人有悦愉而无迫感,是为悦以行险也。五居尊位,为《节》之主,是为“当位以节”也。中而且正,位与德立,能裁制群伦,成得亨通,是为“中正以通”也。卦体本自地天《泰》来,《节》之道,亦自天地始,日月代明,四时错行,寒暑往来,岁功以成,此为天地之节也,故曰“天地节而四时成”。法天地之节,以为制度,则以此节财,而财不伤,以此节民,而民不害。庶几天下皆乐就吾节,乃能行之无阻,放之皆准。其要惟在刚柔之得中焉,夫岂“苦节”之谓哉!

以此卦拟人事,饮食不节而致疾,言语不节则贻羞,财用不节则败家,色欲不节则伤身,皆人事之害也。矫其弊者,为之绝食,为之缄口,为之靳财,为之断欲,《节》虽节矣,不堪其苦,是《节》之不得其中,而反致其穷也,何以能亨乎?夫人事不亨者,皆由刚柔之失中耳,过刚者侈,过柔者吝,道是以穷矣。为卦《坎》上《兑》下,刚柔以分,以《兑》之悦,节《坎》之险,使心得其悦,而行忘其险,当其位以裁度万事,斯万事咸亨。中且正,无偏颇也;亨而通,无窒碍也。盖人之喜怒哀乐,即天之雨露雷霆也;人之起居食息,即天之昼夜晦明也。人身有自然之制度,天地亦自然之运行,所谓“天地节而四时成”者,此也。人事要不外夫天道而已矣。

以此卦拟国家,国家政务万端,一言蔽之,惟在节以制度而已。制度得其中,则其所节,有甘而无苦也,可亨亦可贞也。刚柔均分,而道乃不穷也;悦险相济,而位得其当也。以此理财,而财不伤,以此使民,而民不害,庶几四海之大,万民之众,圣人以制度节之,使人人感其悦,人人忘其险,亦人人乐从其节,所谓“当位以节,中正以通,”道在是矣。要之圣人本悦以节险,不偏于刚,不偏于柔,惟法天地之《节》以为节。天地节而四时成,圣人节而万民悦,其道一焉。就爻论之,“当位”,谓九五也,以其居中,故曰“甘节”。道穷指上六也,《彖》之“苦节”,上六当之。六四得《彖》之“亨”;故曰“安节”。初之“不出”,慎以节也。二之失位,失其中也。三之“嗟若”,咎自取也。总之,得中则吉,过中则凶,《彖传》所谓“节亨”,首在“刚柔分而刚得中”也。

通观此卦,卦象取下《坎》上《兑》,爻取刚柔均分,当位则吉。阳实阴虚,实塞而虚通。《节》者,竹节也,竹之通处谓空,塞处谓节。凡所称立廉隅,分经界,皆节之义也。故人而无节,犹时而无序。夫寒暑晴雨,推移更代,若失其节,则天地闭塞,岁功不成;人而无节,则昏迷溃乱,行止皆穷,是咎在不知所节也。不知不节固凶,过节亦凶,欲期其节之贞,求其节之亨,惟要在刚柔之得中也。卦体内悦外险,刚柔均分,九五当位,刚得其中,悦以节险,中而能正,斯其道无往而不通矣。盖在圣人以至中者为《节》,其节也无心;在天地以循环者为《节》,其节也无形;在卦以《坎》《兑》相成者为《节》,其《节》也有象。圣人下袭水土,故取其象以示人。《彖传》所曰“苦”,曰“穷”,戒其失也;曰“亨”,曰“通”,著其效也;曰“得中”,曰“当位”,示其则也;曰“不伤财”,曰“不害民”,美其德也。其卦又自《泰》来,故于《节》亦可见天地交泰之象焉。水流《坎》止,有通塞之义,是以六爻皆取通塞,以为吉凶。初知塞而塞,故“不出”,“无咎”;二宜通而塞,故“失时”为凶;三不塞而“嗟”,咎复何辞?四塞而能“安”,得《彖》之亨;五全卦之主,“中正以通”;六塞而不通,是谓“苦节”。大抵《易》道戒盈,节以防盈,防之过,或迟疑而败事,或鄙啬而失当。违天时,拂人情,均难免于凶咎耳。道以刚中为吉,此圣人所以贵时中也。

《大象》曰:泽上有水,节。君子以制数度,议德行。

“泽无水”曰《困》,泽有水曰《节》,有水而不节,则泽亦涸,是以君子取象于《节》也。“数度”者,权量法度之谓也;“德行”者,道德性命之事也。《兑》自《坤》变,《坤》为重,为寡,象“数度”;《坎》自《乾》变,《乾》为道,为性,象德行,《坎》为平,谓裁制得其平也;《兑》为口,谓议论出自口也,是以君子为之“制数度,议德行”。

【占】 问时运:运途中正,财源富有,惟宜外节出纳,内节身心。吉。

○ 问战征:节制之军,登高涉险,可守可战。

○ 问营商:泽有水,富饶之象。法制既精,议论亦确,无不获利也。

○ 问功名:品行端正,律度精详,有鱼龙得水之象。

○ 问婚姻:《坎》男《兑》女,水泽相成,吉。

○ 问家宅:宅临大泽,家道富有,吉。

○ 问疾病:病宜节饮食,慎行动。

○ 问六甲:生男。

初九:不出户庭,无咎。

《象传》曰:不出户庭,知通塞也。

初以阳居阳,为《节》之初,阳实阴虚,初当阳刚,一画塞止《兑》口,故为“不出”。上互《艮》,《艮》为牖,为居,有“户庭”之象;《艮》又为止,有不出之象,故曰“不出户庭”。卦继《涣》后,初六涣散甫集,正宜塞而不宜通也,虽户庭之近,亦不敢出,则一步一趋,无非节也,故得“无咎”。初动体《坎》,坎水为智,智则能审时度势,可通可塞,可出可入,皆有节制,故《象传》以“知通塞”释之。

【占】 问时运:运途未盛,宜谨守户庭,得以免咎。

○ 问营商:宜坐贾,不宜行商,无咎。

○ 问功名:目下宜杜门静守,至四爻可以成名。

○ 问战征:初当离散之余,军民乍聚,宜养其锐气,不宜出战。

○ 问婚姻:初与四相应,四得承顺之道,即妇道之正也,故无咎。

○ 问疾病:宜安居静养,无害。

○ 问失物:尚在户庭之内,可寻得之。

○ 问行人:尚未起行。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家宅,筮得《节》之《坎》。

断曰:卦象为《兑》西《坎》北,爻象外户内庭。初居《兑》下,阳刚一画,如户庭之有锁钥,以节出入,故曰“不出户庭”;深居避祸,故曰“无咎”。今足下占家宅,得《节》初爻,此宅想是初次迁居,一切家事,正待整理,持盈保泰,宜守节俭之风,杜门谢事,可以无咎矣。

九二:不出门庭,凶。

《象传》曰:不出门庭,凶,失时极也。

户在内,门在外,初为户,二为门,由内而外也。初为内,坎水始至,塞之以防其漏;二则渐至于外,水既盛,宜通之,而犹曰“不出门庭”,是知塞不知通也。二爻有刚中之才,正当乘时应变,出而有为,使天下得节之用。卦自初至三互《震》,四至六互《艮》,乃不为《震》之行,而固守《艮》之止,杜门绝迹,坐失时机,是以凶也。故《象传》以失时之极斥之。

【占】 问时运:运途方盛,时会亦好,咎在因循自误,为可惜也。

○ 问战征:时可进取,乃畏首畏尾,固守不出,反致凶也。

○ 问营商:货物充积,时价得宜,本可获利,乃因拘墟失时,反致耗损。《兑》为毁折,是失象也。

○ 问功名:时会未逢,难望成名。

○ 问婚姻:桃夭失时,难免旷怨,凶。

○ 问家宅:门户闭锁,无人之象,凶。

○ 问疾病:病由步履艰难,几成痿痹。

○ 问失物:是内窃也。

○ 问讼事:恐有囚禁之祸。

○ 问六甲:生女。

【例】 有警吏某氏来曰:吾友旧藩士某,维新之际,勤王死节,其后裔落魄无依。余眷念旧情,竭力赈助,以其子弟三人,招使来京,就学十数年,因之耗费,积累至六七千金,然犹以乡里田产,得值万金可偿。讵意利息倍增,迄今已万三千金矣,所有家产,又因价格低落,减数大半,欲偿则数无所出,不偿则债负不清,进退维谷,无以为计,遂至忧郁致病,不能供职。幸请教示。无已代为一占,筮得《节》之《屯》。

断曰:九二处《兑》之中,《彖传》谓“悦以行险”,二宜当之;二曰“不出门庭”,是安于陷险,而不能行险也,其不出也,故凶。足下占债负处置,得《节》二爻,爻曰“不出门庭,凶”,则知不出为凶,出则可以免凶矣。然所云“出”者有二:一则出外以避之,一则出所有以偿之,皆谓之出也。此中当必有节制矣,仆就爻辞之意,为足下债负计之。所负总数万三千金,乡里田产低价约售三干金,偿抵债主;再以月俸所得二百金内八十金为家用所费,余百二十金,亦按月归偿,合计一岁中,得偿千四百四十金。是节有余以偿不足者也,约不十年,便可清偿矣。爻辞曰“不出门庭,凶”,若明为足下戒也。足下其勿因循畏葸,坐失时机,须当出而与债主相商,先以售产之金偿之,复以月俸之余归之,让其利息,缓其限期。债主而不许,则此债必难归给,债主而许之,则足下不至破产,债主亦终得金收,彼亦何乐而不许也?《兑》为口,为友,有得朋相商之象;《兑》爻曰“商兑,未宁,介疾有喜”,正足下今日之时事也。足下速出而图之,毋失此时会也。

某氏闻而心喜,曰:此最妙之策也。后数日报来云,已遵此断词,出而了事矣。

六三:不节若,则嗟若,无咎。

《象传》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三居《兑》之上,上画开口,为漏泽,不节之象。盖《兑》泽至三,坎水既盈,一时任意挹取,不知节省,至后将不继,不免咨嗟悔恨,故曰“不节若,则嗟若”。是为悦极生悲者,祸由己致,无所怨咎,故曰“无咎”。《象传》曰“又谁咎也”,谓当节不节,“不节”在己,“嗟若”亦在己,又将谁咎乎?

【占】 问时运:壮不自检,老大徒悲,其将谁怨乎?

○ 问战征:临时不谋,后悔难追。

○ 问营商:当其获利,骄奢无度,一旦耗失,便致哀嗟,咎由自取耳。

○ 问婚姻:有先喜后悲之象。

○ 问功名:随得随失。

○ 问家宅:三以阴居阳,地位不当。必致先富后贫。

○ 问疾病:病由不节饮食所致,幸无大咎。

○ 问失物:付之一叹,不须怨人。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年十一月,旧大垣藩主户田氏共伯,任澳大利亚全权公使,偕眷属赴任,临发横滨,枉驾余宅。此时送者不下数十人,伯曰:请占海上平安。筮得《节》之《需》。

断曰:三爻居内外卦之交,正合贵下出外远行之兆;《坎》为水,兑为泽,有大海之象。三动体《需》,《需》《彖》曰“险在前也”,知此行防有险难。卦反《涣》,《涣》象为“风行水上”,知必有风;《兑》正西,《坎》正北,知其风必自西而北。爻曰“不节若,则嗟若”,谓非秉节而行,必致咨嗟。今贵下皇华出使,节钺在身,必能使海若效顺,百神呵护,即遇风险,必无咎也。《需》《彖》辞又曰“利涉大川,往有功也”,是可为贵下贺焉。

时送行者,如旧藩臣《井》田五藏,青森县知事菱田文藏、大审院判事鸟居断三、神道教正鸿雪爪《咸》皆在座,倾听之余,或谓照此判词,海上风波,浑如眼见,未来之事,皆得前知,疑余臆断,未必可信也。鸿雪爪君独云:高岛君《易》筮,素称入神,多为人所不《解》者也。余曰:余惟凭爻而断,应与不应,非余所知,然向所断,未尝有或爽者,殆可谓如响斯应者矣。诸士惟惟,不复有言。后四年,户田伯归朝,告余以当时海上困难,一如《易》断。

六四:安节,亨。

《象传》曰:安节之亨,承上道也。

四本《坤》体,《坤》为安,故曰“安”;居《坎》之始,《坎》为险,以《兑》节之,斯得化险为安,故曰“安节”。“安节”者,安而行之,不失其节,则何往不通?故曰“安节,亨”。四得位承五,五“中正以通”,四先通之,是以《彖》之亨,惟归于四;四以承五得亨,而天下无不亨矣。《象传》曰“承上道也”,上指五,道即《节》之道,谓五以节风示天下,四比近五,能首承其道也。

【占】 问时运:一路平安。

○ 问战征:善战者在先安军心,军心安,则临危不惧,而所向有功。

○ 问营商:四在外卦之始,必是初次贩货出外,能事事节俭,斯得安居外地,而所谋亦得亨通矣。

○ 问功名:能承上意,必得成名。

○ 问婚姻:四以阴居阴,得位承阳,自得家室安全。

○ 问家宅:平安获吉。

○ 问疾病:病由口入,能节饮食,自得安泰。

○ 问六甲:生男。

【例】 官吏某来,请占官位升迁,筮得《节》之《兑》。

断曰:六四重阴,爻象安静,事事中节,是以亨也。《象传》曰“承上道也”,上谓五,四与五比,能承上旨而行节也。今足下占官途升迁,得《节》四爻,四与初应,初“知通塞”,故四能安分守己,不失其节。惟承上之意旨而行,是以发皆中节,无往而不亨通也,升迁必矣。四与五间一爻,升迁当在明年。

九五:甘节,吉,往有尚。

《象传》曰:甘节之吉,居位中也。

五居尊位,为《节》之主,《彖》所谓“当位以节,中正以通”,惟五当之。《彖》首戒“苦节,不可贞”,反苦为甘,其道必贞,贞则吉矣,故曰“甘节,吉”。四居《坎》中,《坎》《彖》曰“行有尚”,《节》四之“往有尚”,盖即由《坎》《彖》而来。“往”即“行”,谓能行斯而往,洵可嘉尚。按五味以甘为得中,咸苦酸辛,皆偏也。节味之偏,而适其中,谓之“甘节”,甘则人皆乐从,而不病其难也,此“甘节”之所以为吉也。《象传》以“居位中”释之,《礼·月令》白,“中央土,其味甘”,甘位居中,五为君,君位亦居中,《象传》所释之意取此。

【占】 问时运:运如嚼蔗,到老愈甘。

○ 问营商:稼穑作甘,当以贩运谷米为吉。“往有尚”,往者往外也,尤当贩米,往外洋销售,定必获利。

○ 问功名:苦尽甘来,功名必显。

○ 问家宅:五爻得位,中央为甘,知此宅必地位中正,家风正直,节俭足以嘉尚。

○ 问婚姻:女之嫁曰往“往有尚”,谓往而成礼。“甘”者,甘心相从,有百年好合之象,吉。

○ 问疾病:病在中宫,甘则中满,须宜节食为要。

○ 问六甲:生男。

【例】 某商人来,请占商业盈亏,筮得《节》之《临》。

断曰:味之甘者,人所乐嗜,然过甘则味亦变,节之所以适其中,于味然,于万事亦无不然。“往有尚”者,谓由此以往,事皆可尚,事皆获吉矣。今足下占商业盈亏,得《节》四爻,知足下于商业,经营已久,向以不知撙节,致来嗟恨。去岁得安,今年又必获甘味,所当裁而节之。事事从节,毋以盈满自侈,斯盈可长保其盈矣,故吉。“往”者,为遵此《节》道以往,“往有尚”,亦往有功也。足下此后,商业大利。

上六:苦节,贞凶,悔亡。

《象传》曰:苦节贞凶,其道穷也。

六重阴不中,居《节》之极,是过《节》者。《尔雅》,“卤,咸苦也”,坎水润下作咸。《兑》为刚卤,是味之苦者也。上与初相终始,初在泽底,节以防漏,上在泽口,出纳由之,而竟概节之,是不知通塞也,其困苦之状,物所难堪,有不可终日者矣,故《彖》之“苦节”,独归于上。“悔亡”者,谓奢不如俭,以此修身,悔自亡矣。《传》曰“道穷”,即以释《彖》者释之。“苦节,贞凶”者,自古之龙逢比干,为国亡身,克全臣节,其祸虽凶,其道则正,足以表式万世,复有何悔?

【占】 问时运:运途亦正,为固执不通,以致终身穷苦。

○ 问营商:机会已极,不知变通,以致穷迫,徒自苦耳。

○ 问功名:其人则守正不阿,困苦自守,难望成名。

○ 问战征:爻象重阴,柔弱无力,又当地穷势极,只知苦守不出,终必凶矣。

○ 问疾病:阴盛阳衰,病势已极,凶。

○ 问六甲:生男。

【例】 有商友某氏,请占株式高下,筮得《节》之《中孚》。

断曰:此卦泽上有水之象,泽有水,盈则通之,不盈则塞之。通塞者,是为水之节制也,上爻当泽之上口,宜通而塞,是过于节也。水流而不止,流水甘也,上塞而不流,则为停潦,甘亦苦矣,故曰“苦节,贞凶”。今足下占株式高低,得此爻象,株式者,财用之资,财源犹如水源,宜流通,不宜壅塞;况上爻当时位已极,若塞而不穷,好为垄断,以期高价,令人迫蹙困苦,无以为生,防苦极生变,则苦人者反而自苦,取凶之道,亦取穷之道也。宜速开通,斯可免凶矣。

其人闻之,即日卖脱。后其价随即低落。

【例】 三十一年,占北海道厅之治象,筮得《节》之《中孚》。

断曰:上爻当兑泽之口,坎流既盈,又复节而不通,令人不得沾其惠泽,是谓“苦节,”其道必凶。今占北海道厅政治,得此爻象,知其施政,有不合地势,不通民情,上下拥塞,号令不行之象。上爻动为《中孚》,当速变通出之,斯可孚而化邦也。就外象论之,兑泽水盈,盈则必溢,《兑》,秋也,防秋时有洪水之灾。

是年九月,果有水难,人民苦之,凶象如是。

【例】 三十一年,占外交形势,筮得《节》之《中孚》。

断曰:上爻之“苦节”,是过节者也,节得其中则甘,过之则苦。天下事皆贵适中,过则困苦随之,凶祸亦随之矣,是势所必然也。今占外交,得此爻象,知当今时势,正是泽水满溢,岌岌可危之际,所宜流通四海,变其节制,以适权宜,斯可免受困苦。若竟吝而不出,固执自守,其凶必矣。

高岛易断60.水泽节(䷻)-高岛易断全解3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8/127/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60.水泽节(䷻)-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