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19.地泽临(䷒)-高岛易断全解

周易集注地泽临卦象图

地泽临

地泽临卦象图-高岛易断

 

临: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彖》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象》曰:泽上有地,临。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初九:咸临,贞吉。

《象》曰:咸临贞吉,志行正也。

九二:咸临,吉,无不利。

《象》曰:咸临吉无不利,未顺命也。

六三:甘临,无攸利;既忧之,无咎。

《象》曰:甘临,位不当也。既忧之。咎不长也。

六四:至临,无咎。

《象》曰:至临无咎,位当也。

六五:知临,大君之宜,吉。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谓也。

上六:敦临,吉,无咎。

《象》曰:敦临之吉,志在内也。

 

19.地泽临(䷒)-高岛易断

“临”字从人从臣从品。人者以君上为尊;臣者以臣民统之;品者,以品类别之。言人君临御天下,统率臣民,品别品类之贤否,而器使之,是谓君临民,尊临卑,上临下也,临又有监守之义,故监字从临省文。又按临卦,《兑》下浸上,《坤》上陵下,下陵过乎上,有密迩切近之形。卦体兑为泽,坤为地,地在泽上,是地临泽也;上四阴,下二阳,阳欲上进,是以阳临阴也,故《彖》辞曰,下悦而依附乎上,上顺而反降乎下。附乎上,自下附上,降乎下,是上莅下,总其象谓临莅也。自有临辞,遂以临为卦名。

临:元亨利贞,至于八月有凶。

20210312143604_57097.jpg高岛易断19.地泽临(䷒)-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临

《临》,《兑》下《坤》上,《兑》,悦也,《坤》,顺也。《坤》曰“元亨”,以顺来也,《临》得《坤》之顺,故亦曰“元亨”,《兑》曰“利贞”,以悦致也,《临》得《兑》之悦,故亦曰“利贞”。“元亨利贞”,四德也,首备于《乾》,《乾》,天也,临民者,宜法乎天,故临亦备此四德。“八月”之说,诸儒纷议,然《易》之道,不外阴阳消长。以辟卦言之,《临》为二月之卦,二月当春仲,阳方长也,八月当秋仲,阳渐消也,阳消阴长,凶道也,故曰“至于八月有凶”。曰“至”者,未至而预防其至之谓也;曰“有”者,未有而预虑其有之谓也。若已至焉,若已有焉,凶既临身,虽欲避之,则已晚矣。圣人以《易》垂诫,期临民者先时杜维,亦即“履霜”“坚冰”之意也。万事能有吉而无凶,斯天下可常治矣。

《彖传》曰:临:刚浸而长,说而顺,刚中而应,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刚”指《兑》下二画,谓初爻、二爻。“浸”,渐也,二阳渐长于下而上进也。内《兑》外《坤》,内悦而外顺也。“刚中”者,谓二爻刚得其中。“应”者谓五爻,得柔之中,以应刚中,是刚柔相应也。“大”即元,“以”即利。凡《彖传》以字,即释利字。卦德备“元亨利贞”者,《乾》《坤》《屯》《随》《临》《无妄》《革》,凡七卦,诸卦四德皆从《乾》六阳来,乾为天,故曰“天之道也”。“浸而长,悦而顺”,是道之得其亨;“刚中而应”,是道之得其正,所谓尽人以合天也。“八月,有凶,消不久也”,盖临当二月,“刚浸而长”,至八月柔浸而长,刚浸而消矣。“不久”者,言方消也,即浸之意。刚而浸长,君子应天而行,乃得“大亨以正”:刚而浸消,君子所当前时而戒,斯能免凶矣。阳长阴消,以天道言,则谓寒暑之往来;以治道言,则谓君子小人之进退。圣人特于《临》卦,反复垂诫,意深哉!

以此卦拟人事,或《临》高而望,或临渊而羡,或临事而惧,或临财,或临难,皆为临也。人事之害,不失于刚,即失于柔,刚之长,能济以柔,柔之长,能济以刚,斯和悦巽顺。刚柔两得,则必万事亨通,百为公正,是人事之至善者也。阴阳消长,天道之循环,固非人力所能挽,而人事之吉凶伏焉矣。浅言之,未寒而不谋其衣,既寒则谋之不及,必致冻矣;未饥而不谋其食,既饥而谋已迟,必致馁矣。推之恶未著时,而不自检摄,则恶必浸增,至恶大而不可复改;邪未盛时,而不自防闲,则邪必浸炽,至邪极而不可复治,皆凶道也。任其欲而纵之,放僻邪侈,盗跖之所以终盗跖;复其性而明之,戒慎恐惧,伯夷之所以终为伯夷。天道之阴阳寒暑,在转移之间,人事之善恶邪正,亦一转移间耳。临卦六爻,惟五爻刚柔得中,称曰“知临”,智则明,能察几,自有先时之吉,斯无后时之凶。人事之所以趋吉避凶,道不外是焉。

以此卦拟国家,六五之君,临御天下,以悦得众,以顺承天,握《乾》而闻《坤》,举直而黜枉,临之以庄,莫不大亨而得正矣。欲以一人临天下,其势难,以天下临天下,其势易,故人君不贵独临,必贵得人以共理,昔舜有五臣,武有十臣,皆是也。此卦六五之君,委任九二,刚柔相济,内悦外顺,察天时之变,度人事之宜,居正以“体元”,“嘉会”以敦“亨”,利用以裕民,“贞固”以“干事”,道足以教育天下英才,德足以容保子孙黎民。以此而临一国,而一国治,以此而临天下,而天下平。而君子不敢自为已治已平也,谓治难而乱易,必于未乱防其乱,谓泰极即否来,必于未否虑其否,此古人感羽翘而绸缪牖户,闻牛喘而调燮阴阳者,盖皆有深虑焉。《临》卦六爻,无一言凶,亦以其能思患预防耳。六爻中五居尊位,可谓聪明睿智,足以有临之圣君;二爻可谓咸有一德之大臣;初爻则行之以正;四爻则至近当位;上爻则敦厚终吉;虽三爻不中,幸其知忧而无咎。一人当阳,群贤荟萃,宜其君明臣良,得以长安而久治也,岂不休哉?

太阳历者,因方今外国交际频繁,沿而用之,至其数月,似于月之盈虚失准。然欧美各邦,古亦用太阴历,故今犹以十二分太阳历之一年,同以月称,是以占断上,数月必据大阴历。《易》以冬至为一月之初,故至一年终始,与太阳历无有大差,故不复附月之解释。

通观此卦,明主在上,为天下大悦之时也。地势卑而下顺,泽水浸而上悦,水土本相亲近,犹人主平易而近民,民皆欢乐而附上也,临之所以为临也。初九、九二,同为“咸临”,泽水自山而下也。初九泽犹未盈,故曰“行”;九二泽水已满,故“无不利”;六三水既及岸,故为“甘”;六四地与水接,故曰“至”;六五地泽正应,有智者乐水之象,故曰“智临”;上六,地愈厚,泽愈深,故曰“敦临”。“咸”者临之速也;“甘”者临之贼也;“至”者临之诚也;“智”者,临之明也;“敦”者,临之久也。“咸临”见其德之能感;“甘临”见其性之过柔;.“至临”见其位之得当;“智临”见其道之克明;“敦临”见其志之笃厚。盖六五之君,不以独临,而能任人,故以“智临”称之。用其“咸”,用其“至”,用其“敦”,而君子之道长;去一“甘”,而小人之道消。阳悦而长,阴顺而消,于是天时正,人事和,上下同德,熙熙皞皞,而天下治矣。是诚临民之极则也。

《大象》曰:泽上有地,《临》。君子以教思无穷,容保民无疆。

上卦之地高,下卦之泽卑,以上临下,故曰《临》。夫临下之道,不外教养二者。《兑》取夫悦,教而能悦,以集其思也;《坤》取夫顺,养而能顺,足以容其众也。教而有思,如泽之浸得其润;容而又保,如地之厚而能载。“无穷”者,泽之长也;“无疆”者,地之广也。又《兑》为口,是以能教;《坤》为腹,是以能容。君子取象泽地,以临万民,教之道在育英才,保之诚如抚赤子,泽普群生,量包一世,斯临治矣。

【占】 问时运:目下作事,恰如一潭活水,流行自在,好运正长。

○ 问商业:泽为货物,地为贩运之地也,得此占,其获利厚而尤远,大吉。

○ 问家宅:此宅必近水泽之乡,家业正旺,财丁两盛,大吉。

○ 问战征:其阵宜临水处,不特一时得胜,且有万民归服之象。

○ 问疾病:其命可保,其病必延久,一时难愈。

○ 问讼事:恐久久不了。

○ 问婚嫁:两姓和合,五世其昌,大吉。

○ 问六甲:生女。

○ 问行人:一时未归。

○ 问失物:在川岸处觅之,保可得也。

初九:咸临,贞吉。

《象传》曰:咸临贞吉,志行正也。

山泽通气之卦,名之曰咸;此卦泽上有地,阴阳之气相感,故初、二两爻,皆曰“咸临”。初居卦之始,其阳犹微,与四相应。四以柔而当位,初以刚而得志,行各得其正,乃能应而进于五,相与得行其道,以佐大君“智临”之治也,故曰“贞吉”。《象传》曰“志行正也”,盖初爻位居其正,是以志之所行,莫不正也。

【占】 问时运:目下新运初交,能守其正,行无不利。

○ 问商业:时当新货初出,市价平正,尽可贩行,无不如志。吉。

○ 问家宅:必是忠厚中正之家,现下适有吉事临门。大利。

○ 问战征:初次临阵,宜从大路进军。吉。

○ 问疾病:病是初起,正气充足,可保即愈。

○ 问婚嫁:门户相当,品行端正,佳偶也。

○ 问讼事:一经临审,即可了结。

○ 问六甲:生男,临盆有喜。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临》之《师》。

断曰:此卦地下有泽,泽者为水所停蓄之处。泽得地而流,地取泽而润,彼此相临,故其卦曰《临》。今足下占得《临》初爻,初与四相应,四近尊位,有贵显之象;但四爻贵显,阴柔而居阴位,势力尚有所缺。足下为初爻,阳而居阳,虽有才智,以无其位,未得行其志。在爻辞曰“咸临”,“咸”感也,两情定相感孚。今为初爻,是初次相见,意气虽投,尚未可望其速行,必俟二爻“咸临”,则无不利矣。必也其在明年也。

于是某敬服而去。

九二:咸临,吉,无不利。

《象传》曰:成临,吉无不利,未顺命也。

此爻成卦之主,以刚中之才,与六五柔中之君,阴阳相应,虽在大臣之位,任官之日犹浅,不保无众阴嫉之也。故直临则必有咎,宜待在上之君长,感我才德,而后临之,然后可得吉也。此爻曰“吉”,曰“无不利”,于六爻中特见赞美,盖初爻以正感,二爻以中感也。《象传》曰“未顺命也”,谓此爻在下体而不当位,故小人未尽从其命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佳,又得贵人照应,大吉。

○ 问商业:初次既获吉,二次更利。

○ 问家宅:有福星照临之象,前后皆吉。

○ 问战征:再接再励,所向皆吉,但防偏裨中,有不从令者,以致败事。

○ 问婚嫁:咸利,惟属羊者最佳。

○ 问讼事:却不致败,但一时未得顺从。

○ 问六甲:生男,但未产也。

○ 问行人:在外者归期未定。

【例】 友人来,请占某贵显气运,筮得《临》之《复》。

断曰:此卦下之二阳长进,上之四阴衰微,阳者君子,而阴者小人也。君子在位,则国家安宁,万民得福,是临民之善者也。今占得此爻,以九二为贵显,与六五之君位,阴阳相应,谓之“咸临,吉,无不利”,可知某贵显本年之气运大吉。

【例】 明治二十七年,友人金原明善氏来访,曰:余生长之乡在远州滨松附近,以培植山林为业,近在东京经营银行,家乡旧事,未能兼顾。孙女现已及笄,欲得一配偶,使之相续家督,并可奉事老母,与余妻共归故乡。请占其吉凶如何?筮得《临》之《复》。

断曰:《临》卦下《兑》上《坤》,《坤》为老母,《兑》为小女,又《兑》为悦,《坤》为顺,是老母爱悦少女,少女顺从老母也。今占得二爻,其辞曰“咸临,吉”,二爻与五爻相应,二爻阳居柔位,五爻阴居阳位,恰合赘婿之象。爻辞曰“吉,无不利”,可使速完婚姻,若愆时期,三四两爻,皆不利。明后两年,未可成婚,必以本年为吉。金原氏谢而去。

六三:甘临,无攸利。既忧之,无咎。

《象传》曰:甘临,位不当也。既忧之,咎不长也。

“甘”者,五味之中,为人之所最嗜,为怡乐之义。“甘临”者,谓不能临人以德,而以甘言谄之,必无诚心实意也。三爻近二爻,见二爻未从其命,遂欲巧言求进。究之,言虽甘,而位不当,何利之有?既知其非而“忧之”,反邪归正,去恶从善,则以今日之是,亦足补前日之非,则可以免咎,谓之“既忧之,无咎”也。《象传》曰“位不当也”,以阴居阳,是位之不得其正也;“咎不长也”,幸以其忧之速,故其咎未至于长也。

【占】 问时运:运既不佳,行亦不正,幸能知悔,后运可望。

○ 问商业:店基不得其位,惟贩运糖业则佳。

○ 问家宅:屋运不佳,宜迁徙为吉。

○ 问战征:屯营地位不当,迁营则吉。

○ 问疾病:药不对症,宜进苦辛之剂,无咎。

○ 问婚姻:不合。

○ 问行人:外不得利,近时可归。

○ 问失物:可得。

○ 问六甲:生女,恐难长养。

【例】 明治五年,友人某来,请占某商人气运,筮得《临》之《泰》。

断曰:此卦地上有泽,地《坤》卦,《坤》以生育万物,为母,泽《兑》卦,《兑》以三索得女,为少女,有母女相临之义。《临》三爻曰“甘临”,以阴居阳,位不中正,恰如少女恃宠,以甘言取悦于母,冀专家政。今某商人,占得此爻,知某商人必夙性阴险,“专以机巧取利,一旦得志,便自盈满,如妇人小子之为,何利之有?若能迁改,尚可免咎。

友人曰:甚感《易》理之妙。某商人曾以一步金十钱价格,买横滨吉田新田之沼地若干,后因某豪商为抵当某省寄托金,以一步一元价格买之,以为抵当。故某商人一时占万余元巨利,从此遂生骄慢,轻视众人,其状恰类狂病者。余将对友人详说《易》占之妙,使之转告某商也。

六四:至临,无咎。

《象传》曰:至临无咎,位当也。

此爻位近至尊,才志俱弱,以柔顺之资,居台鼎之贵,能略分忘势,下应初九之刚正,尊贤尚德,情意恳至,故曰“至临”。盖大臣有休休好善之诚,无矜矜自足之意,以至诚之心,感应初九,初九之贤,亦感而悦服,共谋国事,是以无咎,临政之吉,莫大于此,《象传》曰“位当也”,谓得柔正之德也。

【占】 问时运:好运已至,无不得当,有吉元凶。

○ 问商业:目下贩运,正当其时,无往不利。

○ 问家宅:宅位得当,家业兴隆,无咎。

○ 问战征:其时已至,正可临敌获胜。

○ 问疾病:虽至危笃,尚可无咎。

○ 问婚姻:彼此欢洽,门户亦当。

○ 问行人:即至。

○ 问失物:即得。

【例】 友人某氏来,请占某贵显气运,筮得《临》之《归妹》。

断曰:此卦内卦《兑》为口,外卦《坤》为众,为俯听舆论,酌量民情,出而临事之谓,故名曰《临》。四爻具柔正之德,下应初九之刚正,忘势略分,厚意礼贤,可谓诚之至也,谓之“至临,无咎”。某贵显能体此意,可得无咎。

六五:知临,大君之宜,吉。

《象传》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谓也。

“知”者,智也,“智临”者,知人善任之谓也。夫以一人之身,临天下之广,自任其智,适足以为不智,惟能取天下之善,任天下之事,如此则“知周万物,道济天下”,是恭己无为之郅治也。此爻具柔中之德,居至尊之位,下应九二,知其贤而任之,所谓“聪明睿知,足以有临”,此爻得之矣,故曰“大君之宜”。舜之称大智,合天下之智以为己智,曰“舜好问而察迩言”,亦此意也。《象传》曰“行中之谓也”,谓五有柔中之德,倚任刚中之贤,以成“智临”之功,中道而行,是即不偏之谓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得其时,又得好人相助,事事宜成,吉。

○ 问商业:知往知来,通晓商情,自然获利。吉。

○ 问家宅:有五福临门之兆。吉。

○ 问战征:能得军心,斯知己知彼,战无不胜也。

○ 问疾病:当得良医,详知病由,治之自然得愈。

○ 问婚姻:宜家宜室。大吉。

○ 问失物:有人拾得,久后自知。

○ 问六甲:生男,主贵。

○ 问行人:尚在半途,后日可归。

【例】 明治二十二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临》之《节》。

断曰:此爻居五,为大君之位,爻曰“智临”有大君之象,非人臣所宜。今为某贵显占得此爻,五与二相应,五君,二臣也,当以二爻为某贵显。“智临”者大君,受大君所知者,某贵显也。受大君之知以临政,凡有善政,皆宜归君,故曰“智临,大君之宜,吉”。然位高任重,众忌所归,往往宜于君,转不宜臣,亦阴阳消长之机也。《临》六爻无凶象,特于《象》曰“至于八月,有凶”,圣人就此吉卦,突示凶灾,盖以长之初,消即伏之,福之来,祸即继之,谓吉在今日,凶宜预防于将来也。

《易》机甚微,未易测度。后十月某贵显淬遭凶暴所伤,不在八月《观》之数,延至十月《遁》之数。虽筮者有不能确知其数者,然吉凶之理,要不出消长循环中也。后进之士,须注意焉。

【例】 明治三十年五月十二日,访横山孙一郎氏于东京山下町雨宫敬二郎、小野金六两氏,亦在其座,谓余田:吾辈昨年以来,欲使英国左美以儿商会,买我国公债,极力斡旋,然价值不适,苦虑久之,请占此买卖约券成否?筮得《临》之《节》。

断曰:《临》者,彼此互相临之谓也。盖此卦以《兑》少女,与《坤》老母,有相顺相悦之象,公债买卖,意亦如此。我得战胜偿金,欲《益》扩张军备,示威信于各国,坚固国家之基础,因卖公债,俾补不足,彼商会亦将卖与本国低利之商人,得其赢余。两下互相谋利,犹老母与少女,亲悦而成事也。今占得此爻,知即可遂望,事在必成,勿复多虑。

翌日果有四干万元公债买卖约成之报。

上六:敦临,吉,无咎。

《象传》曰:敦临之吉,志在内也。

“敦”者,笃也,厚也。此卦六五既应九二,上六又从而附益之,谓之“敦临”,犹复六四既应初九,六五亦从而附益之,谓之“敦复”,其义一也。此爻为《坤》之极,居《临》之终,阴柔在上,与二虽非正应,而志在从阳,屈尊从卑,降高就下,礼意敦笃,是临道之善持其终者也,故曰“敦临,吉,无咎”。凡卦于上爻为极,过极每多危象,此爻曰“敦临”,有“安土敦仁”之义,无过极之虑也,是以吉而无咎。《象传》曰“志在内也”,内者,指内卦二阳,虽与内卦无应,上六之志,惟在于内,故曰“志在内也”。可与《泰》初九之《象传》“志在外也”对看。

【占】 问时运:目下好运已终,惟其存心忠厚,故得无咎。

○ 问商业:贩卖内地,吉。

○ 问家宅:世代忠厚,内外肃穆,吉。’

○ 问战征:宜增兵益饷,以保护内地为要。

○ 问疾病:培养元气,勿药有喜。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即在家内,未尝失也。

○ 问行人:即日可归。

【例】 友人某氏来请占谋事,筮得《临》之《损》。

断曰:此爻《临》之极,功业已完,别无他图。曰“敦临”者,亦于临道之中,复加敦厚而已,能敦厚以临,故得“吉,无咎”。今占得此爻,足下亦宜知此意,凡事宜加敦厚,则何谋不遂?何事不成?足下思虑之笃,可于《易》象见之。

某氏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洵先生之谓也。深谢而去。

19.地泽临(䷒)-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416/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19.地泽临(䷒)-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