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0.风地观(䷓)-高岛易断全解

风地观卦示意图

风地观

风地观卦象图

 

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彖》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象》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

《象》曰:初六童观,小人道也。

六二:窥观,利女贞。

《象》曰:窥观女贞,亦可丑也。

六三:观我生,进退。

《象》曰: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象》曰:观国之光,尚宾也。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

《象》曰:观我生,观民也。

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象》曰:观其生,志未平也。

20.风地观(䷓)-高岛易断

按:“观”字,从雚,从见。雚即鹳,似鸿而大。鹳有白黑二种,白鹳巢树。鹳又能察时审变,每天阴晴雨雪,大风大水,气候不常,向树上瞻望,随所见之上下,以为趋避。故土人亦皆视鹳之飞鸣止食,以占常变。见,视也,常见曰见,非常曰“观”,故合雚与见为观。此卦下《坤》上《巽》,巽为风,坤为地。风本无形可观,以其触于物者而观之,犹上之德化无形,以施于政者观之,下之性情无形,以发于事者观之,有相观而化之义也。是以名其卦曰《观》。《序卦》曰,“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观”,此观之所以次于临也。

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20210312142837_56243.jpg高岛易断20.风地观(䷓)-高岛易断全解2

▲ 甲骨文观

按:盥字,从臼,从皿,水在皿上,有两手掬水之象。卦本《巽》,《巽》为入,谓以两手入水而洁之也。巽为不果,故曰“不荐”。《坤》下《坎》上,谓比,初爻曰“有孚盈缶”,缶亦盛水之器。《干》下《巽》上,谓《小畜》,五爻曰“有孚挛如”,挛,即两手,均得有孚之象。《巽》下《坤》上谓《升》,与《观》互变,《升》二爻曰“孚乃利用禴”,有用祭之义焉。“颙”,《说文》曰“大首也”,谓昂首而望之,有《观》之象。“若”,顺也,有诚心而奉顺之意。“不荐”“有孚”,即不动而敬,不言而信,谓观于盥之用洁,而众情已孚,有不待荐而始感者也。是观在心不在貌,孚以神不以迹。即此盥手之初,而精诚所注,天下皆见其心焉,故曰“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

《彖传》曰:大观在上,顺而巽,中正以观天下。《观》,盥而不荐,有孚颙若,下观而化也。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此卦两刚四柔,两刚在上,四柔在下,刚为大,柔为小,故曰“大观在上”。《坤》顺《巽》入,是能顺而《巽》也。九五处卦之中,刚居阳位得中。“天下”指四柔,谓其居于上卦之下。五爻为君,四柔皆臣也,中正之德大而在上,足以为观于天下。为观之道,全在精洁诚敬,至中至正,无稍间断。四柔观感诚意,咸思进而自洁,有不期其化而自化者矣,故曰“下观而化”。观圣即可观天,圣道无殊天道,天道神妙,故曰“神道”。天有“神道”,而时运“不忒”;圣有神道,而中正无私。天之道,不言而四时行,百物生,圣之道,“不荐”而万民孚也。圣人合天之德,法天之行,神而明之,发为政教,俾天下沐渥圣化,沦肌泱髓,妙合无言,所谓不识不知,顺帝之则,犹如戴天而不知天之高者矣,其化道之神为何如乎!故曰“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以全卦观之,阳大阴小,四阳之卦,有曰《大过》,与《大过》相反,四阴之卦,有曰《小过》。《大壮》卦,四阳在下,二阴在上,此卦四阴在下,二阳在上,与《大壮》反,独不曰小。《彖传》曰“大观在上”,以九五阳刚,中正得位,故不言小。此全卦取名之主义也。凡阴盛阳微,必致以柔逼刚,爻多不吉,此卦六爻独不言凶,亦以五居君位,中正之德,足以仪型天下,群柔皆仰而观之,故相观者不致相持,而柔无复逼刚矣。卦义专取为观于下,不取阴盛之象。卦以四爻为主,四爻以柔居阴位得其正,上比二刚,下接三柔,率三柔以进于五,仰观德化,是以四爻为一卦之主也。初爻始阴在下,位与五违,所观者浅,如童蒙然,故曰“童观”。二与五本相应,但二阴暗柔弱,不能进而观光,而仅得窥见其仿佛,是效女子之贞也,故曰“利女贞”。三爻比四,四为主观,三观四之动作,以为进退,故曰“观我生,进退”。四比近于五,观最真切,五为君,四近于君而相得,故为“宾”。君之德教,发而为国之光华。“利用”者,谓将进而效用也,故曰“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五爻居一卦之尊,天下之民情风俗,由我而化,所谓正己以正万民者,故曰“观我生”。《象》曰“观民也”,盖内而观我,即外而观‘民也。上九居观之终,刚健有德,虽夙为民所瞻观,因其高而无位,不欲出而观民,惟反而自观,谨身免咎而已,故曰“观其生”。《彖》称“圣人”,《象》称“先王”,皆指五爻君位而言也。《彖》曰“神道设教”,以上体乾德,示观于天下;《象》曰“省方”“设教”,以俯效巽风,省观夫民俗也。故卦名之《观》,自上观下,爻辞之观,自下观上,义虽不同,各有所取。所谓“设教”,所以一其观德,消其逸志,使之咸归于中正之域,一道德而同风俗者也,故曰“大观在上”。

(附言)

神字从示从申。示,《唐韵》:“音侍,垂示也”。《说文》曰:“天垂象,见吉凶,所以示也”。《玉篇》曰:“示,语也”,以事告人曰示,申,引伸也,盖神者,所以引伸其道以示人者也。《象传》曰,“圣人以神道设教”。是以垂示神道,以教天下也。古昔圣王之祭神,以至诚求神告而已,故上则神明假格,下则群黎服从。《观》卦之圣人,以此设教,其妙有不可思议,天下一观,而感应捷于影响,莫不服圣人之观也。

余尝慨我邦神教之衰,明治二十四年春,曾创兴阴阳寮之议一篇,附记以补“神道设教”之说:

恭惟我国,称曰神国,我国治道,称曰神道,其所由来久矣。盖神道,邦语曰“计惟神之道”。惟神者,即随神之谓也,故一作神随。观古先皇之建国,以神祭为政事,以神敕为国是,凡一切政事、苟涉疑虑,皆依神教决之,是所以称我国曰神国也。国君通称天子,天子者,为天之子,谓奉天明命,抚临万国,尊无二上,以天为父,故尊之曰天子。上自大臣,下至属官,皆佐天子以敷教者也。孟子引《书》曰:“天降下民,作之君,作之师,惟曰其助上帝,宠之四方”,是天子而能助上帝也。《书》曰:“乃文乃武,乃圣乃神’”是天子而即为神皇也。《观》之《象》辞曰:“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可知治道通于神道,惟神道乃可以补治道之不及。

古者国有大事,必藉卜以决疑,此神道之最彰者也。天人感通之理,其在斯乎?夫人虽贤明,不能前知未来之事,惟卜筮则能前知。昔在我国神代之时,垂鹿卜之法,以问神意,称曰卜问,今奈良春日畜鹿,即此遗意也。后与支那交通,传得龟卜、蓍卜之术,神人感通之道愈备,未来前知之法益明。“天地设位,圣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于是朝廷置阴阳寮于中务省,设阴阳头、阴阳助、阴阳博士、阴阳士等吏员,以供其职,以修其业。令典所垂,自古有然;中世以来,皇政式微,寮废宫阙。然当国家大事,皇上亲祭伊势大庙及贤所,使府县知事代拜全国官国币社,告以事由,派遣吏员于外国,使之参拜贤所。奉神威以临异域,朝廷之崇敬神教,未尝或替,下民效之,凡值神诞祭礼,及春祈秋报,陈俎豆以飨神明,荐馨香以祈福佑,虽卜筮之法几废,而酬报之礼犹存也。我国地居东海,古号神洲,是以神道之昭垂愈著,民心之爱戴愈虔,凡忠君爱国之忧,罔不敬神之诚而焕发也。其功如斯,若能尽诚尽敬,开明布教,克复前徽,斯精灵感格,有求必孚,其灵效之显赫,当更有进者矣。

皇政维新,百废俱兴,惟于阴阳寮,未见复设,无他,维新事业,多创建于兵马倥偬之际,既又侵入欧美文物,汲汲模效西学,无暇复古。况西人蔑视神道,创论为无,故习西法者,多惑其说,信口妄谈,谤毁神祗。由是渎慢之风,行于家庭则侮父兄,行于府县则侮官吏,行于国中则侮君上,败人间之秩序,害社会之安宁,方今天下之通弊也。察其弊所由来,皆由神道息微,以致人心狂妄,不知畏敬,极其所至,其祸有不可胜言者矣,可不慨叹乎!方今圣明在上,独断万机,大臣各进谠言,以相辅佐,复开贵族院、众议院,问国民之舆论,以定国是,是所谓君从相、从士、从庶民,从之时也。然谋于野而不谋于天,询于民而不询于神,未始非圣代之缺典也。古者命相则卜之,出师则卜之,求贤则卜之,礼曰,“卜筮者,所以决嫌疑,定犹豫者”是也。古时我国有行之者,即阴阳寮之属也。今朝堂之官吏,二万六千人,皆立君子之位,独阴阳寮职,不闻复古,粤稽古时,所称神随国者,其教既废,其名亦殆将灭绝矣。

余虽不肖,深为之惧,意欲修复阴阳之术,推阐感格之诚。然言之则罪犯僭越,不言则罪获冥明,其罪均也,则宁言之。不若使神国之称,得践其实,内可与四千余万生灵,同沾幸福,外可使欧西各国,昏昧而不知神道者,得闻此灵明玄妙之真理也。爰此,敢陈兴复阴阳寮一议。呜呼!所愿当道君子赞成此议,振兴舆论。得复阴阳寮之古职,不惟本邦之幸福,实足发世界之光辉也!谨议。

以此卦拟人事,不外观己观人两端,而家业之兴替关焉。卦体下《坤》上《巽》,二阳在上,四阴在下,五居尊位,一家之主,为家人所观仰也。四阴为家人,皆顺从于五,一家之主,道当庄敬严肃,时凛承祭见宾之意,使家人观感而化,群思澡身浴德,相争以诚,不敢偏存欺诈。虽家主柔顺谦和,绝无苛责,而中正之德,垂为仪型,自有不言而信,不动而敬者矣。天道正而四时调和,家道齐而一门肃睦,故人伦之重,称为天伦,物则之微,协于天则。人能敬从天命,与天合撰其神妙莫测之机,攸往咸宜,一旦出而临民,先王所谓“省方”“设教”者,措之裕如。而仅施诸一家一门之内,犹其小焉耳。初爻为一卦之始,如家中之幼子,所观者小,在小人固无咎也。二爻阴暗柔弱,仅能窥见仿佛,窥者从门隙而观之,在女子尚不失其贞也。三爻柔顺之极,能以顺时进退,故不失其道。四爻比近于五,是家主之亲人,其所观最为真切,为家主所信用也。五爻则刚阳中正,齐家之主,几家政之善恶,皆存乎其身,故曰“观我生”。上爻居五位之上,为家主之长亲也,虽其人已不关家政,而家人犹必仰观其道德,用为法则,故不能不避而自观也。古昔文王,德盛化神,必曰“刑于寡妻,至于家邦”可知治国必本治家,所谓观于家,而王道易见者也。此卦全体,阴盛阳微,道极可危。卦名曰《观》,五上两爻,二阳在上,虽不言凶,一则“观我生”,一则“观其生”,皆孜孜返观内省,其防危虑患,至深且切。凡人持身涉世,时时能敬凛此旨,庶可无咎矣。

以此卦拟国家,卦象为阴盛剥阳,惟赖神明之呵佑,挽回衰运之时也。盖内外二体,外卦为政府,二阳在位,具中正刚强之德,足为亿兆观瞻;内卦为人民,四阴在下,怀柔顺卑《巽》之情,常欲仰观政化。人民众多,政府高远,彼小民不能亲观夫圣德,必就近侍夫君者之观以为观。四爻比五,为《巽》同体,一卦之主,凡下三阴欲进而观五,必先观四,故初曰“童观”,如孺子之望富门,高不及见也。二爻曰“间观”,有畏怯不敢直前,仅以潜身窥伺也。三爻曰“观我生,进退”三与四近,是以得观视而定进退也。四爻比近尊位,得亲待圣躬,瞻仰国光,“利用宾于王”,宾,犹臣也,即利见大人之谓也。五为大君,中正得位,盖以二阳孤立,高而可危,故曰“观我生”,其兢兢业业,不问正人而先正己,意甚深切。六爻居《观》之极,在五之上,身虽无位,与五合德,曰“观其生”盖其惕厉之意,与五亦同。统观四阴之意,皆以窥察大君之动作,以为进退;二阳在上,惟以明德新民,孜孜以持盈保泰为虑。爻辞曰“盥而不荐,有孚颙若”,谓君能至诚精洁,可以格神明,即可孚黎庶,是恭己南面,无为而治之旨也。《象》辞即释此意而引伸之曰“大观在上”,即有岌岌乎可危之象;曰“巽而顺,中正以观天下”。就卦体之巽前不顺中正,言君首当修明其德,为天下观。“观天之道”数句,亦从“盥而不荐”来,言天道神化不测,寒暑往来,四时不忒,圣人能效法神道,当为政教,于变时雍,天下咸服矣。《象传》曰“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此即示以观之之道。盖《彖传》之旨,以观示下,《象传》之旨,以观察下。统之乘此阳德,足为民观,亦足以观民,而群阴服从,否则阳德有亏,群阴即因而上逼,亦可危也。二阳爻皆言“君子无咎”,君子者,有德之称。有德则无咎,无德即有咎,反观而自明矣。为国家者,安可不凛凛哉!

《大象》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

《坤》为地,为国土,为众,《巽》为风,为命令。此卦“风行地上”有施教于民之象。“方”者谓四方,“省方”者,省察四方民心之向背也。“观民”者,考验风土民俗之所尚也“设教”者,随其地,察其俗,设教而施治也。夫天下之民情,或为风气之所囿,或为习俗之所移,各有所偏倚,不能归中正和平之域。先王见风行地上,有周流披拂,无处不遍之象,法此以省方,有嘘枯吹新,鼓动万物之象。法此以“观民设教”政以束其身,教以导其心。从“省方观民”之后,而复设以教,则因奢而教以俭,因惰而教以勤,斯教愈善矣。故孟子有曰:“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心也。”要其教之深入民心,犹风之通行天下也,如此则化行俗美,弊革风清。观之道,无以加之,谓之“省方观民设教”。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振作有为,宜出外历览,不宜杜门静守。

○ 问商业:贩运洋货,风险须防。

○ 问家宅:宅中或旧有供奉神佛,或皈入教门之家,或是家主设馆教徒。

○ 问战征:有风雷疾卷之势,可以掠得土地,收获民众。吉。

○ 问疾病:是风湿之症,宜流行活动,血调而风自息。

○ 问出行:远游吉,传教更好。

○ 问讼事:得平匀断结。

○ 问六甲:生男。

○ 问天时:有风即晴。

○ 问失物:初在地上,被风吹远,宜遍寻之,可得。

初六: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

《象传》曰:初六童观,小人道也。

“童观”者,谓无远大之识见,犹童稚蒙昧,不能振拔以观道德之光。此卦六爻,各取义于观,以地之远近,分观之浅深,故其所观,一爻胜于一爻,此义不可不知也。初爻以阴柔在下,是幼稚之氓,抱昏愚之性,处荒僻之区,所居既远,所观亦微,故曰“童观”。“小人”者,以其昏昧,无远大识见,固不足怪,是以“无咎”,若君子而如是,不亦可吝乎?故曰“小人无咎,君子吝”。《象传》曰“人道也”,以其位卑识微,只得如是。“道”,即“小人道长”之道也。

【占】 问时运:初运未佳,幸无大碍。

○ 问商业:初立场面,只宜就小,无咎。

○ 问家宅:防有童仆偷窃之患。

○ 问战征:防有小胜大败。

○ 问疾病:小人无碍,大人不利。

○ 问行人:宜就近,无咎。

○ 问六甲:生女。

○ 问婚嫁:自幼结亲,吉。

○ 问失物:防为小儿抛弃。

【例】 某石炭会社员来曰:当某局石炭购入,试验甲乙石炭之火力,然后将付之入札,请占其胜败如何?筮得《观》之《益》。

断曰:观者见也,见石炭之真质也。今某局方购入石炭,试验火力,然后竞争入札,可谓行公平之法则者也,谓之“大观在上,中正以观天下”。今占得初爻,初六在下,僻处远方,曰“童观”。以幼童见识,昏愚短浅,盖指检查者之无识也。爻曰“小人无咎,君子吝”,是正者取败,不正者得胜之时也。兹竞争者某,富狡猾之智,于试验之际,其设计行诈,弊有不可胜防者,深恐会社取败。

后果如是。

【例】 友人来告曰:偶得某豪商招待状,余同业中,亦当集会,请占此日接待之景况如何?筮得《观》之《益》。

断曰:此卦《彖》辞曰“大观在上”,必是一绝大集会也。今占得初爻,初阴在下,地位甚卑。在足下见识高远,老成简练,余所知也。爻辞曰“童观,小人无咎”,恐有屈尊就卑之嫌。遇如此,小人尚可,君子未免不快于心,外耻于人,内惭于己,谓之“童观,小人无咎,君子吝”。

某闻之,如有所疑,因彼好意,亦不能辞,遂临其席。当日余亦同席,数十人中,某适列末座。某在同业中,智识才力,可驾众人上,此日受斯接遇,不知何故。

六二:窥观,利女贞。

《象传》曰:窥观女贞,亦可丑也。

《艮》为门;《坤》,阖户,“窥观”者,盖从门隙而窃窥之也。二爻以阴居阴,位得中正,虽进于初爻,其位尚卑,见识亦劣,不能观刚阳中正之大道。孟子“齐人一妻一妾”章,其妻曰“吾将阚良人之所之矣”。窥、窥字皆从门,义同,是女子之行也,故曰“利女贞”。在丈夫,当目观天地之广远,心观万理之幽微,内观自己之身心,外观天下之形势,岂得以潜探暗窥为得计乎?《象传》曰“窥观女贞,亦可丑也”,女以贞为利,女子而“窥观”,尚未为失,若丈夫则丑矣。“亦”字承初爻“吝”字来,初爻以小人励君子,二爻以女子激丈夫。

【占】 问时运:目下运不佳,只宜株守,若妇女占之,大利。

○ 问商业:蚕丝业大利,余不佳。

○ 问家宅:必是妇女主家,利。

○ 问疾病:是阴寒之症,无害。

○ 问出行:须携眷同往,若行人,必携眷偕归。

○ 问六甲:生女。

○ 问失物:恐在门隙之间,窥探得之。

【例】 明治二十三年,占贵族院,筮得《观》之《涣》。

断曰:二与五应,五爻阳刚为政府,居高而下观人民;二爻阴柔为人民,在下而仰观政府,上下相应也。乃二女不能正观,而曰“窥观”,以其阴柔,故为“女子”也。今占贵族院占得二爻,二爻居阴之正位,上应九五。贵族院者,集皇族、华族、国家之元老,其他多额纳税者亦与焉,是欲通观宇内之形势,创建维新之谠论,得与欧美各国竞进,取破之长,补我之短,更将驾各国而上之,为各国所瞻观也。爻辞曰“窥观,利女贞”是以我国一时只知顺从,观犹未远,殆将激励而更进之也。此占盖期见识更进一步。

六三:观我生,进退。

《象传》曰:观我生,进退,未失道也。

“我生”者,指动作施为之自己出者,意思之发动,亦谓之生。“观我生,进退”者,谓省视我志之正邪,我行之通塞,而进退之也。又‘进”者谓往刚,“退”者谓返柔,《系辞》曰“变化者,进退之象”是也。三爻居上下之间,在下卦之上,可以进,可以退,地位较二爻稍近,其见识亦稍胜,故能审观“我生”之所宜,以卜进退。度德而就位,量能而居官,随其可否而进退,谓之“观我生进退”。一出而成天下之事,是所行之通也,则可从而进;虽出不能成天下之事,是所行之塞也,则可从而退,其出处进退,于己取之而已。《象传》曰“未失道也”,谓其观己之才德,察时之可否,以用意于进退去就,虽未得道,要无误身失时之忧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却平平,能度德量力,不自妄动,虽无所得,亦无失也。

○ 问商业:谨慎把握,随买随卖,听时计价,决无失也。

○ 问家宅:宜旧宅,不宜转移。

○ 问战征:宜审察军情,随机应变,决不致败。

○ 问行人:归心犹豫未决。

○ 问六甲:生女。

○ 问疾病:宜息心自养,可保无虞。

○ 问失物:即得。

【例】 友人来访,云同业者三名纠合,欲创始渔业于北海道,请占前途吉凶。筮得《观》之《渐》。

断曰:《观》,风行地上之卦也。风之为物,不可目观,以物之动摇,始知有风。占之事业,以座上之谈论,与最初之胸算,虽如容易,至其实际,有遭遇意外变动之象。今三名联合,创始渔业,其他二人,比足下才智金力,皆居下位,恐有半途辄退之虞,足下若无独力成全之力量,必不可着手。今占得此爻,曰“观我生,进退”,知此事业,进退全在“我生”,毫不须假他人之力,惟在已预筹其智略,自可定成否也。

后某不用此占,与他人联合,他二人未半途而挫折,某亦预支算外费用,且贷出多额之金,适海鱼不发,不获奏其功,却取大败。

六四: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象传》曰:观国之光,尚实也。

“王”指九五。阳明阴暗,九五阳爻,有光明之象。不言君而言国者,君者专属当阳一人,国则统朝廷百官而言之也。“观国之光”,谓观国中风俗之美恶,政教之隆替。“光”者,国之光华也。“宾于王”者,谓古有贤者,人君宾礼之,故土之值进王朝者,谓之宾。明主在上,怀抱才德之士,皆愿进仕王朝,辅翼君上,以康济天下,此君子之志也。四爻近五位之尊,为一卦之主,黼黻王献,光被四表,故曰“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项氏曰:“履正故为宾,不正即为敌”,是国有光可观,则宾,国无光可观,则敌。四以柔居阴,位得其正,《纂言》曰得阴之正,故有效顺而无跋扈也。《象传》曰“尚宾也”,宾即《书》所云“宾于四门”之谓,盖敬礼之也。此卦四阴二阳,与剥之五阴一阳,阴盛逼阳,势皆危险,六四为四阴之魁,进逼君侧,五爻以宾礼尚之,是隆其礼而不假以权也,可谓善处其观者矣。《剥》之六五曰“贯鱼”,曰“以富人宠,无不利”,此爻与《剥》之六五,交互参看,可以察其义也。

【占】 问时运:目下当盛运,求利可,求名尤佳。

○ 问商业:宜贩运出洋,不特获利,且可得名。

○ 问家宅:主有喜事临门,光增闾里。

○ 问战征:必得大捷,论功邀赏,垂名竹帛。

○ 问疾病:不利。

○ 问行人:不归。

○ 问六甲:生男,且主贵。

○ 问讼事:得直。

【例】 明治七年,占某贵显渡航清国,筮得《观》之《否》。

断曰:观者四阴得时,上逼二阳之卦,有臣民得势,将犯君位之象。今占得四爻,贵显渡航清国,将与彼国有谈判之事,贵显必能不辱君命,彼国之王,当必以宾礼相敬待也,谓之“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

某贵显果如此占,不辱君命,完其任而归朝。

九五:观我生,君子无咎。

《象传》曰:观我生,观民也。

“观我生”者,与六三同辞,其义殊异。五爻尊位,居中履正,是当阳首出之一人也,阳刚在上,为观之主,四海之内,由我而化,治道之隆替,风俗之美恶,皆自我生而推暨,故不观人而观我。观之而我之教化善焉,则天下皆有君子之风,是可以无咎矣,谓之“观我生”,即《中庸》所云“本诸身,征诸庶民”者是也。《象》曰“观我生,观民也”,王者以中国为一人,民心之向背,无不自我,观我即所以观民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得其正,直道而行,无往不利。

○ 问商业:当由我把定主意,买卖贩运,无不利。

○ 问家宅:此宅必由我建造,君子居之,大利。

○ 问战征:当审察己营,所谓知己,乃能知彼也。可获大胜。

○ 问疾病:有命在天,无咎。

○ 问行人:即返。

○ 问失物:仍在身边,未失也。

○ 问六甲:生贵子。

【例】 友人某为推选会社社长,请占会社之盛衰,筮得《观》之《剥》。

断曰:此卦名《观》,有上下互观之义。下之观上,仰其威仪;上之观下,察其贤否。今占得五爻,曰“观我生”,则是返而观己也,谓我而不善,何能望人之善,我而善,自足化人之不善,故观人不如观我,今足下选充社长,为一社之主,社中诸事,皆由足下一人而出也。足下当先内观于己,社友之从违,咸视足下之向背,即社运之盛衰,亦在足下而已。足下其自审之!

同氏闻之,努力奋励,社员及职工,皆感其风云。

上九:观其生,君子无咎。

《象传》曰:观其生,志未平也。

上爻具刚明之才德,居五爻之上,处一卦之终,虽高而无位,其一动一静,为众人所瞩目。既为众人所观,不能不自“观其生”,与五同德,故亦与五同观。“观我生”,观发施之政教;“观其生”,观平时之行义,稍有不同耳。而要皆以君子为归,庶无咎也。《象传》曰“志未平也”,言上处极必危,虽无其位,未忘恐惧;曰“志未平”,其谨畏可知也。

【占】 问时运:盛运已过,反躬自省,亦无失也。

○ 问商业:此种货物,已将告罄,由我得价,自然获利。

○ 问家宅:是老宅基,生息繁盛,有利无咎。

○ 问战征:军事将终,即可旋凯。

○ 问疾病:命运不久。

○ 问讼事:即结。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十八年岁杪,鸟尾得庵君来访,晨夕谈论《易》理。余言《易》理玄妙,今日之精通《易》道者,盖已寥寥矣。鸟尾君曰:天下之广,人才之多,岂无一二之能晓者乎?余曰:余自玩《易》理,二十有余年,然感通之力,仅得咸之初爻,犹未能穷其奥也。自孔子以来,真得神明变化者,世多不闻其名,由是观之,彼此之妄谈卜筮者,皆皮毛耳。论难数回,鸟尾君曰:有无之论辩,不须烦言,不如一占以决之。乃筮得《观》之《比》。

断曰:上爻者,卦外无位之地,此卦《彖》辞,首言神道,是假格神明之卦之例。以六爻配三才,以五为天位,上居五上,是谓天子之父,即天也。今占得上爻,曰“观其生”,明明教余反观内省,于《易》之道,果得窥透一二?余不能窥透,即知人亦以未能窥透也。又上爻于时为未来,今日虽无其人,后世或有能精晓者矣。

鸟尾君首肯曰:以此观之,今时之无其人,可知也。《易》原非再三可渎,余亦试一筮。筮得《节》之《需》。

爻辞曰:“六三。不节若,则嗟若。”

《象传》曰:“不节之嗟,又谁咎也。”

断曰:今时求之真通《易》道者,犹霜月求春花,暑夏欲冬粱,其不可得,天也,非人之咎也。

《易》之灵妙,二筮一旨,相与浩叹而别。

【例】 亲友某,为构造三层房屋,示建筑学士绘图,请占可否,筮得《观》之《比》。

断曰:此卦《彖》辞首曰“大观在上,”“观”字,亦作楼观之观,有高楼之象焉。今占得上爻,知学士见识高妙,其以欧美各邦有名建筑之图,画为模范。如此构造,壮则壮矣,欧洲风土气候,与我国异,则家屋之建筑,亦不得不从而异,在建筑师,所当体其意而折中焉可也。如我国以夏为本位而建造,被国以冬为本位而建造,故我国家屋,拟西洋构造者,夏日乏风而苦热,冬日乏阳而苦寒;他如事务室,有旦昼不能灭烛者。此构竣工以后,防有龃龉,多致改造变更之事,故《象传》曰:“观其生,志未平也。”

20.风地观(䷓)-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41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0.风地观(䷓)-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