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39.水山蹇(䷦)-高岛易断全解

shuishanjian3.jpg高岛易断39.水山蹇(䷦)-高岛易断全解

水山蹇

水山蹇卦象图-高岛易断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彖》曰: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蹇之时用大矣哉!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初六:往蹇来誉。

《象》曰:往蹇来誉,宜待也。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象》曰:王臣蹇蹇,终无尤也。

九三:往蹇来反。

《象》曰:往蹇来反,内喜之也。

六四:往蹇来连。

《象》曰:往蹇来连,当位实也。

九五:大蹇朋来。

《象》曰:大蹇朋来,以中节也。

上六:往蹇来硕,吉,利见大人。

《象》曰:往蹇来硕,志在内也。利见大人,以从贵也。

39.水山蹇()-高岛易断

《序卦传》曰:“睽者,乖也。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难也。”《蹇》与《睽》不相对而适相似:《离》在上,《兑》在下,泽欲润而火自上燥之,用相反也,故为《睽》;《坎》在上,《艮》在下,水欲流而山自下止之,用相阻也,故为《蹇》。此《蹇》之所以继《睽》也。

蹇:利西南,不利东北。利见大人,贞吉。

20210310105204_45769.jpg高岛易断39.水山蹇(䷦)-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蹇

20210310105213_68974.jpg高岛易断39.水山蹇(䷦)-高岛易断全解3

▲ 篆书蹇

《坎》位北,《艮》位东北,天气由北而东,而南,而西;日月出于东,没于西,天之行也。卦体内《艮》外《坎》,自东而北,逆天而行,是以为《蹇》。《蹇》自《睽》来,《艮》《坎》位在东北,《兑》《离》位在西南,就东北之本位,则难上加难,故“不利”,就西南,是《睽》位,则可以济难,故“利”。且东北而西南为顺天,顺天者必利。“大人”,即《离》明继照之大人也,明足济《蹇》,故“利见”。道得其贞,吉无不利。

《彖传》曰:蹇,难也,险在前也。见险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东北,其道穷也。利见大人,往有功也。当位贞吉,以正邦也。蹇之时用大矣哉!

卦体下《艮》上《坎》,《坎》者,水也,《艮》者,山也,水在上,山在下,《坎》为险,故曰“险在前”。下互《离》,《离》为见,《艮》为止,故曰“见险而能止”。就《艮》而言,象取能止,就《蹇》而言,义取能往,故爻辞多曰“往”。“蹇利西南”,《离》正南,《兑》正西,悦而又明,可以出《离》,故曰“往得中也”。东北《蹇》之本位,是以难入,难,故“其道穷也”。知其所往则利,不知而误往焉,则不利,“知矣哉”三字,是为处蹇者警醒之也。“大人”者,谓其位居至尊,德足济蹇,故凡有事于蹇者,所当“利见”,往而见之,不特可以平蹇,且可以见功也,故曰“往有功也”。二至上,皆当位得正,“贞吉”,谓五也,五为《蹇》主,所谓“大人”者,正己而正物者也,故曰“正邦”。孔子论兴邦,曰知难,《蹇》,难也,五“大蹇”,为知难之君;余爻皆曰“往蹇”,是群策群力,为能相助以图《蹇》也。盖处《蹇》之时,不贵知《蹇》而终止,贵在用《蹇》而前往,斯《蹇》之时可济,而《蹇》之用乃大,故曰“蹇之时用大矣哉”。

以此卦拟人事;蹇字从足,从寒省,与謇、骞字相类,皆有难义。蹇,《说文》跛,谓足偏跛,不良于行,而又值“险在前”,故为《蹇》。“蹇,难也”,凡人当蹇难之际,进退趑趄,皆有偏跛不前之象,此卦之所以名《蹇》也。卦象为山上有水,水在地则平,在山则险,人见其险,而裹足不行,则险止于此,人亦止于此,虽其智能避险,其将何以济险乎!爻辞皆曰“往蹇”,可知《蹇》之用,不在能止,而在能往,故曰“往有功”。然往亦宜审其方向,北《坎》方,东北《艮》方,坎水《艮》山,仍为蹇难之方,往之“不利”,是谓“其道穷也”;西南《坤》方,坤为地,为康,是康壮之地,往之则利,是谓“往得中也”。有位者谓大人,有德者亦谓大人,当此艰险在前,不辨向往,往见老成熟练者,示我周行,斯“往有功也”。“当位”,谓当其方位,正路而行,自然获吉。《蹇》既得出,人事乃亨,亨则小可以正身,大亦可以正邦。际蹇之时,因蹇之用,不以蹇而伤其穷,转以蹇而大其用,故曰“蹇之时用大矣哉”。

以此卦拟国家,卦以五爻为主,五居尊位,为君,爻曰“大蹇”,是当国家之大难也。《坎》为沟渎,为隐伏,隐处而有沟渎,是陷阱也;《艮》为径路,径为路之至小至狭者,是山间鹿兔之蹊,亦险地也。卦象为险,卦名为《蹇》,国家当此,显见水阻于上,山阻于下,梗塞不通,教化不行,为国步艰难之会,则足以图《蹇》有功者,惟在此五爻耳。《彖》所称“利见大人”者,指五爻而言。五爻能度其往之方位,审其方之利害,并妙其《蹇》之功用,故诸爻曰“往”,五爻曰“来”,谓能集“朋来”之力,以济“大蹇”之时,内而正身,外而正邦,非大人不克臻此。

通观此卦,卦体以《坎》上《艮》下为《蹇》,易位则为《蒙》。《蒙》《象》曰“山下出泉”,泉之初出,贵养之以正;《蹇》《象》曰“山上有水”,水之有险,贵往之得中。得中则知险,知险则知往,知往则能知利与不利,而所往不误,斯《蹇》可济矣。自来处蹇而能用《蹇》者,惟在“当位”“贞吉”之“大人”,下此有事于蹇者,皆当“利见”夫“大人”。所谓“大人”者,即指爻中之九五也。五爻又知《蹇》非独力所能济,五与二应,是以五曰“大蹇”,二曰“蹇蹇”,孜孜矻矻,以共济艰难,惟恐少后。盖五者君之道,民之危,犹己之危也;二者相之道,君之忧,犹己之忧也。以身任天下之重者,固当如此也,若徒效保身之哲,踏河入海,措世事于无闻,则有能力济此蹇乎?即在初、三、四、六,均有世道之责,或返而安,或速而济,或见而“硕”,俱欲举天下而治之。在“来誉”之贤,犹冀其有待,圣人之不能忘天下,固如是其至也。然天下非一人之事,济天下非一人之力所能。君必纲罗人材,以收群策群力之效;臣必靖共尔位,以尽为羽为翼之功。然济蹇者才,而所以济蹇,尤在夫德,《象传》曰“君子以反身修德”,有其德则自足化险,自足以靖难。《明夷》《传》曰,“以蒙大难,文王以之”,此可见文王之德之纯也。文王为西南之吉,《彖》曰“利西南”,其以此也夫。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山上有水为《蹇》,《蹇》反卦《解》,《解》之《象》曰“雷雨作”。雷雨自上而降,雨降则山上之水必随而降,则《蹇》可解矣。君子法之“以反身修德”,不忧其《蹇》之难解,惟虑其德之未修。《坎》为悔,有反悔之意焉;《艮》为慎,有德之义焉。孟子曰,“行有不得者,反求诸其身而已矣”,此之谓也。

【占】 问时运:运当艰难,宜加奋勉,方可出险。

○ 问战征:入山穷水,复杂之地,进退两难,宜率六军,戮力向西南进攻,方可获利。

○ 问功名:坎险《艮》止,功名有阻,返身加勉,五年后至上爻,《象》曰“利见大人,以从贵也”,成名可望。

○ 问营商:水在山上,则水蓄而不流,有财不流通之象,营商者难之。

○ 问家宅:此宅傍山,防有山上来水冲落,致损墙屋,宜改易其朝向,乃利。

○ 问婚姻:山水本两相为偶,山下水高则为失偶,故有《蹇》。不成则已,成亦必有反悔。

○ 问疾病:《蹇》为足疾,涉水登山,必不能往行也。

○ 问失物:宜反从身上寻之。

○ 问讼事:宜自返而罢讼,吉。

○ 问行人:被中途发水所阻,大有险难,他日空身可归。

○ 问六甲:生男。

初六:往蹇,来誉。

《象传》曰:往蹇,来誉,宜待也。

初爻居《艮》之下,当《蹇》之始,“往蹇”者,往就《蹇》地。在初去上《蹇》犹远,可以不往,乃不避险阻,敢于犯难。在六爻之初,能首倡赴义,开“朋来”之先,声闻嘉誉。《象传》曰“宜待也”,以为轻身尝试,徒博一时之誉,不如审机观变,待时而动,斯得济蹇之实功也。

【占】 问时运:好运未来,宜谨守以待。

○ 问战征:有险在前,未可进往,宜暂退守。

○ 问营商:售卖之处,适有危,不可贩货前往,须暂时待价。

○ 问功名:从军效力,皆冒险犯难,获邀奖赏,故曰“来誉”。

○ 问家宅:地位险阻,迁居不利。

○ 问疾病:在初起,不必急往求医,宜退而自养。

○ 问婚姻:不必急就,还宜待。吉。

○ 问失物:缓之可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因一事进退未定,请卜以决之。筮得《蹇》之《既济》。

断曰:卦名曰《蹇》,《蹇》难也;卦爻在初,是初次遇难也。爻辞曰“往蹇”,其往就难地也;曰“来誉”,称其勇于赴难也。而《象传》则曰“宜待”,盖谓轻身尝试,不如待时而动也。玩释爻意,其于临难进退之机,历历明示。足下所问一事,为进退未定,得此爻而昭然如揭矣。神机发现,不爽毫厘,神妙如此。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象传》曰:王臣蹇蹇,终无尤也。

“王”指九五,“臣”指六二,二居下卦之中,上应九五,爻互重《坎》,故曰“蹇蹇”,谓其涉《蹇》以济《蹇》,有鞠躬尽瘁之忱。诸爻皆言往,犹为国难而往赴之,二则直以国事为己事,犯其难而不顾也。《象传》以“终无尤”释之,谓其能致身事君,夫复何尤。

【占】 问时运:目下气运尴尬,险难重重,主一身劳碌。

○ 问战征:防军入险地,身被重围,有庞士元落凤坡之象。

○ 问营商:为内地运货,中途被水,有人财两失之患。

○ 问功名:为急公求名,名成而身莫保,邀身后之荣。

○ 问家宅:此宅在艮山之中,向朝东北,险既重,不利。

○ 问婚姻:二应五,主结贵亲;防后日夫君有难,身命难保。

○ 问讼事:凶。

○ 问行人:凶。

○ 问失物:终不可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十三年某月,予过访东京某绅士,互叙久别,主人曰:近因小儿为商务负债,日夕奔走措置,予甚忧虑。予曰:此等债务,忧亦无用,当善谋一置处之方,无已不如占问一卦,以决可否。于是主人自执筮蓍,予代为祈祷,筮得《蹇》之《井》。

断曰:《蹇》者多难之卦,二爻为下卦之主,是身任其难者也。令郎为商业负此巨债,不能不前往处理,无如债累重重,一时终不能了。今占得《蹇》二爻,爻辞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蹇蹇”谓其事难而又难,“匪躬之故”,谓其债因商业而负,非一身之故也。玩前后爻象,三爻以“来返”为喜,知三爻不能相助为理;四爻曰“来连”,能与以为联手;五爻为卦之主,是营商正主,或成讼则为裁判长官,曰“朋来”,谓招集债友,共相商议。《象》曰“中节”,节省也,谓节减债款以了事。上六则为局外之长者,前来居向调剂也。据此现宜从初爻之辞,暂为退待,以俟机会,毋须劳碌。

某绅士深感《易》之妙,后果如占所云。

九三:往蹇,来反。

《象传》曰:往蹇,来反,内喜之也。

三爻居内卦之上,为《艮》之主,当上下之交,与《坎》为邻。“往蹇”者,谓往赴五之“大蹇”。五以三阳当位,使之“来反”,以治其内。三本见险而止,喜退而不喜往也,其往也,为迫于诸爻,故同往;其返也,为得自全,故有喜。三动变为《比》,《比》二曰“比之自内”,故《象》以“内喜”释之。

【占】 问时运:运值多难,前进不利,不如退守。

○ 问战征:有军出》旋师之象。

○ 问营商:有去而不来,贩货复回,转销内地之象。

○ 问功名:为出使在外,改为内用。

○ 问家宅:此宅后靠山,前临水,初欲他迁,后复归来,得以团聚为喜。

○ 问婚姻:前欲他适,后得归来,可喜。

○ 问行人:即日来,喜。

○ 问失物:失而复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三年,占国运,筮得《蹇》之《比》。

断曰:卦名曰《蹇》,《蹇》难也;爻曰“往蹇”,为往就蹇地;曰“来反”,为往而复返。《象》曰“内喜之也”,为喜其返而得以自全。详释爻辞,知国运值此多难,往而济蹇,不如返而治内。至五爻,大君擅权,朋来相辅,而蹇可济矣。则知以三济内蹇,以五济外蹇,相与有功也,喜可知矣。以爻象计之,应在二年之后。

【例】 明治元年四月,友人某来曰:余近奉仕官某藩之命,发程有期,特来告别。观其容貌威武,腰佩两刀,犹是藩士旧状,今际会风云,有志维新者也。请占前途气运,筮得《蹇》之《比》。

断曰:三为《艮》止之主,当上下之交,进退本多不决。其往也,固非所愿,亦第随人共往之耳;及其“来反”,焉得不中心喜之?爻辞之意如此。今足下因奉命将行,占得此爻,度足下之意,或有亦因前途有难,不喜前往。余劝足下,不妨准备前行,当有后命即来召回,欲令足下奉职于内也。

后友人尚未起程,即命止行,留为内用。

六四:往蹇,来连。

《象传》曰:往蹇,来连,当位实也。

四居上卦之首,比近于五,五所倚重,是为亲近之臣。“连”者,谓君臣一体,如心腹股肱之相联系也。“往蹇来连”,谓三与上为正应,故与上同往,最为联合,比初之往而有待,三之往而复反,较为得其实力也。《象》曰“当位实也”,四当位履正,《艮》为实,故曰“实”。上既比连尊爻,下又联络诸爻,得以实心实交以济蹇难也。

【占】 问时运:运多蹇险,以其能联合众心,得以济险。

○ 问战征:四爻阴柔,可知军力单薄,以其能与众军同心同德,联络一气,乃可出险。

○ 问功名:“来连”者,有连升之象。

○ 问营商:“来连”者,谓先后商客,皆相连而来;曰“当位实也”,“实”,充实,谓得赢满也。

○ 问家宅:此宅必与邻屋比连,地位相当,家道殷实。

○ 问婚姻:必是老亲结亲,重联订好,吉。

○ 问疾病:此病必连绵已久,一时不愈。

○ 问讼事:迟久可了。

○ 问行人:流连在外,一时不归。

○ 问六甲:生男,想是孪胎。

【例】 明治二十四年,有某友来,占某国枢密院气运,筮得《蹇》之《咸》。

断曰:四爻比连君位,是为亲近之臣,所谓心腹股肱,与君一气相联者也,恰合枢密院之位。足下占问某国,是外国也,故爻应在外卦。爻辞曰“往蹇,来连”,知某国近有内难外侮交作,枢密院诸臣,防有连累及祸者。诸爻皆曰“往蹇”,惟五与二不言往,五为大君,二为内臣,是身临其难者也。枢密院本在内臣之位,诸爻以图其济蹇,曰“往蹇”者,或指出使于外而言。一时蹇难未平,气运不佳,必待至上爻可以出蹇。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众议院气运,筮得《蹇》之《咸》。

断曰:爻曰“来连”,有联合众议之象;《象》曰“当位”,谓得当议员之位。今政府以战胜之后,受各邦之猜忌,将扩张兵备,预作济蹇之图,已呈出其议于议会,议员等联络私党,不应政府之意,政府因之多难。上卦为《坎》,坎险也,下卦为《艮》,《艮》止也,合之谓《蹇》,以致政府号令有阻止而不能行也。今占得四爻,四爻比近于五,知众议员中必有深浅时艰,能体合至尊之意,折衷众议之论说,以排解国家之困难,斯议可成,而蹇可济矣。《象》曰“当位实也”,“实”谓能实济其难,非从空言已也。

当时议会自由改进,两党轧轹,议多不合,后自由党迎合政府之意,与国民协会联合,增税之议乃决。

九五:大蹇,朋来。

《象传》曰:大蹇,朋来,以中节也。

就诸爻言则为“往”,就五爻言则为“来”,在诸爻则《蹇》犹小,在五爻则《蹇》独大,盖五爻合诸爻之蹇以为《蹇》,而独当《蹇》之大者也,故曰“大蹇”。君臣以义合,朋友以情合,五略分言情,故喜其来而称之谓“朋”。五盈满当位,德足任人,故能使疏附后先,咸来辅翼,得藉群才以济“大蹇”。其济也,虽出于君之威福,而诸臣要与有力焉。五动体《坤》,《坤》“西南得朋”,“蹇利西南”,故亦曰“朋”。《象》以“中节”释之,谓五得位履中,不易其节,故卒得出蹇也。

【占】 问时运:厄运将退,渐得化危为安。

○ 问战征:前既被围,今幸得救兵齐来,得以一战出围。

○ 问功名:位近至尊,足以匡济,大荣,吉。

○ 问营商:众货辐辏,一时难以脱售。

○ 问家宅:地近禁卫,当冲击疲难之区,车马纷逐之会,不宜民居,可改作会馆议院。

○ 问疾病:此是危难大症,宜集众医会治,方可望愈。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蹇》之《谦》。

断曰:卦名曰《蹇》,爻曰“大蹇”,知《蹇》难重重,非一己之力,所能解脱。今某贵显占气运,得第五爻,五爻为《蹇》之主,其《蹇》愈大,其济愈难。幸某贵显德望素著,众心归服,得藉朋侪相助,乃能戡平大难。目下正当协力匡济之时,尚未出《蹇》,待一年后,《蹇》去《解》来,斯可平安无患。

上六:往蹇,来硕,吉,利见大人。

《象传》曰:往蹇,来硕,志在内也。利见大人,以从贵也。

上爻居《蹇》之极,躬处局外,本为《蹇》难所不及,爻曰“往蹇”,盖贤人君子,心切时艰,不敢以身不当位,置理乱于不闻也。“硕”,大也,“来硕”者,五得其相助为理,即以大任任之,如莘野渭滨之出而匡时者也,故曰“来硕”。《蹇》诸爻皆在蹇中,未尝言吉,至上爻,其《蹇》已终,故称“吉”。“大人”指五也,君臣同德,五爻以臣谓朋,上与五以君谓大人,盖即《彖传》所谓“利见大人,往有功也”。《象》以“志在内”释“来硕”,谓上之应在三,故“志在内也”。以“从贵”释“利见”,谓上之阴从阳,故曰“以从贵也”。

【占】 问时运:现下大难已退,大运将来,可以出面求仕。

○ 问战征:大兵已集,可以一战,以出重围。

○ 问营商:众商咸来,货价大涨,即此脱售可复本,亦可获利。

○ 问功名:文名大振,可以“利见大人”。

○ 问家宅:此宅地位高大,灾煞已退,吉曜照临,且得贵人扶助。

○ 问婚姻:主贵。

○ 问讼事:须从大审院判结。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蹇》之《渐》。

断曰:上爻居《蹇》之极,极则必变,将变《蹇》而成《解》,是大难将解之时也。今足下占气运,得上爻,爻辞曰“往蹇,来硕,吉,利见大人”,玩爻辞之意,谓“大蹇”已往,好运将来,吉无不利,且可往见大人,出而求仕,必得贵人提拔,仕途亨通。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39.水山蹇(䷦)-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