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48.水风井(䷯)-高岛易断全解

水风井卦象示意图

水风井

水风井卦象图-高岛易断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羸其瓶,凶。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养而不穷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羸其瓶,是以凶也。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

九二:井谷射鲋,瓮敝漏。

《象》曰:井谷射鲋,无与也。

九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象》曰: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六四:井甃,无咎。

《象》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九五:井洌,寒泉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48 水风井()-高岛易断

卦体《坎》上《巽》下,《巽》为风,亦为木,风善入,木善出,《巽》在《坎》下,是入水又能出水,有桔槔之象焉。《坎》为水,亦为穴,穴地出水,是为《井》也。卦自《困》来,《困》则泽涸,故“无水”,反之则有水。《坎》又为平,水之平莫如井,此卦之所以名《井》也。

井:改邑不改井,无丧无得,往来井井。汔至,亦未繘井,赢其瓶,凶。

20210310085405_71770.jpg高岛易断48.水风井(䷯)-高岛易断全解2

▲ 金文井

“井”,通也,物所通用也。古者建设都邑,必凿井以养民,即或邑有改迁,而井之制不改。人得井以为养,而井不因之见损,故“无丧”;井所以养人,而井不以此见功,故“无得”。但见往者往,来者来,人之就养于井者,亦未尝归功于井也。“繘”,所以引而下,“瓶”,所以盛而上,至若繘未下,而瓶已羸,则井为虚设,而繘亦为虚悬矣,故曰“凶”。

《彖传》曰:巽乎水而上水,井养而不穷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刚中也。汔至,亦未繘井,未有功也。赢其瓶,是以凶也。

《巽》木入水,象取桔槔。按《庄子》,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挚水若抽,其名曰槔,即井上转水辘轳,故曰“巽乎水而上水”。《巽》为绳,故象繘,《坎》为虚,故象瓶,以繘系瓶,所以引水而上也。井有水,取之而不竭,故曰“井养而不穷也”。三阴三阳,卦体本自《乾》《坤》来,《坤》为邑,《坤》五化《坎》则成《井》,成《井》则《坤》之邑改,而《坎》之《井》不变,故谓之“改邑不改井”。《传》曰“刚中”,即由《坎》之《彖传》来,刚中指《坎》五“不盈,祗即平”,《井》之为《井》,在是矣。然井不能自为养也,必有以汲之,而养之功乃见,繘牵之以下水,瓶盛之以上水,繘与瓶,汲水之大用也。至而未繘,井成虚设,功复何有矣;瓶若更羸,繘亦无用,凶已可知矣。“汔”,几也,“繘”,绠也,“羸”,钩羸也。《系辞》曰“井,德之地也”,取其养也。盖井养不穷,喻王者政在养民。汲井期于得水,为政期于得民,不可半途辄止,废弃全功,孟子所谓掘井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亦即此旨。

以此卦拟人事,《井》,节也,井节水以备养,犹人节财以备用也。国有治乱,邑因之改,而井则仍在焉;人汲之无所得,不汲亦无所丧,在《井》固无关得丧也。人之处财亦然,吾闻有以人弃财者,未闻以财弃人也。攘而往者,为财往,熙而来者,为财来,财在地,任人取之而不竭,犹水在井,任人汲之而不穷焉。然汲水非可徒手往也,卦体坎水《巽》木,坎水为《井》,《巽》木为桔槔,《巽》亦为绳,互体《离》为瓶,《兑》为口,是井口也,言桔槔以绳引瓶,下入井口,汲水而上。《彖传》所云“《巽》乎水而上水”,《井》之象也;随所在而不改,井之德也。至若井币未繘,无以上水,井无功也;瓶而既羸,势将坠井,汲者凶矣。《彖》为《井》言,而不仅为井言也,凡天下事之节其源而通其流者,皆可作《井》观焉。卦以《坤》五化《坎》,以《乾》初化《巽》,《乾》为用,利用者为财,厚生者为养,皆人事之切要也。有其养而不知所养,井几成为虚器,有其财而不知所用,财终归于虚靡矣。是非财之咎也,在人之不善取耳,君子所以“劳民劝相”,为天下通其源流焉。

以此卦拟国家,井之为言养也。因民之所养而养之,而井不自知其为养也;王者以德养民,因民之所利而利之,而王者亦未尝言利也。《巽》,入也,《坎》,信也,《井》,静也。入故通,而资之不竭;信故深,而改之不迁;静故安,而应之不劳,是刚中之德也。君子法井之德,以渊深者修诸己,以汲养者惠诸民,推己及民,利斯普矣。然君子具此德,而遇不遇听诸天,井能养,而汲不汲在于人,其中或得或丧,或吉或凶,人自招之,君子之德,必不以此而改也。汲水之器有繘瓶,繘而下,瓶而上,其机甚捷,弃而不用,则器废,而井亦废矣。为政之具在德礼,道以德,齐以礼,其化甚神,然弛而不张,则具坏,而政亦坏矣。故作《易》者戒之以无功,惕之以有凶,亦深为功荒垂成者惜也。

通观此卦,《井》反《困》,《序卦传》曰:“困乎上者必返下,故受之以井”。《杂卦传》曰:“井通而困相遇也。”易位为《涣》,《涣》《传》曰“乘木有功”,《井》之取桔槔而不取舟,其用《巽》木一也。旁通为《噬嗑》,《噬嗑》,养也,有井养之义。下卦为《革》,《革》者,改也,有“改邑不改井”之象。要之,《井》为井,汲之而不穷也,其用取诸养,得地而不改也;其德在夫刚中,或汲或不汲,于井固无得丧也。此汲而彼亦汲,一任人之往来也,苟舍其繘,羸其瓶,以为井不可食也,是自弃其井矣,《井》固无咎,而汲者凶焉。卦体全象主《坎》,是为井中之象,阴虚为出汲之口。初阴在下,故为“井泥”;二承阳无《坎》,故为“敝漏”;三得位应上,故为“受福”;四修德补过,故为“井甃”;五阳刚中正,故为泉美,六进养功成,故为“井收”。以卦时论之,《巽》初当春夏之交,水潦混浊,故《井》有泥;二当《离》夏,而水多鱼。三四两爻为秋,秋水澄清;三为《坤》,泉泄地上;四为《兑》,故其毁折。五六冬也,故《井》寒冽;上爻终《坎》,为水养之终也。大抵下卦坎水流行东南,失时不遇,故不吉;上卦水归西北,得其方位,故多吉。

《大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劳民劝相。

《坎》为水,在上,《巽》为木,在下,其象为“木上有水”,即《彖传》所谓“巽乎水而上水”之象也。君子玩其象,而修其德,以之“劳民劝相”。“劳”,用民力也,“劝”,劝道也,“相”,辅相也。《坎》为劳卦,互卦《兑》,《兑》为悦,悦以劳民;《兑》又为口,《巽》为同,为交,有同心协助之象,故曰“相”。天下之民无穷,一人之养难周,君子于是劳来之,劝相之,使比间族党相亲,贫穷患难相恤,开导诱掖,以尽其相生相养之道,如是则所以养民者,周恤完全,而无一人之漏养者,所谓“井养而不穷”也。

【占】 问时运:目下交木水相生之运,正可相助成事。

○ 问战征:有水灭木之象,水军有厄,宜劳力相助,可以出险。

○ 问功名:“木上有水”,有得春雨发生之象,功名可望。

○ 问营商:有利过于本之象,吉。

○ 问家宅:此屋栋柱,恐有水湿溃烂之患,宜急修葺。

○ 一问婚姻:《坎》男《巽》女;男上于女,阴阳之正也,吉。

○ 问疾病:肾水暴溢,宜急调治。

○ 问六甲:生男。

初六: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象传》曰:井泥不食,下也。旧井无禽,时舍也。

“旧井”者,坏而不治之井也;“禽”者,辘轳之轴,运繘者也,轴上刻以禽形,故曰“禽”。或谓轴转之音,似禽鸣也。初居最下,象井底,水涸泥污,故曰“井泥不食”,成为废井,井久有毒,故人不食。其井既废,则辘轳之禽,亦腐朽而无有矣,故曰“旧井无禽”。《象传》以“下也”释“井泥”,谓泥在井下,故不可食,以“时舍”释“旧井”,谓井已废旧,故为时所舍。按:《鲁语》“取名鱼,登川禽”,韦昭注:川禽,鳌蜃之属。《易林》《遁》之《井》曰:“老河空虚,旧井无鱼。”此无禽即蜃蛤鱼蛙之类,说亦有据。

【占】 问时运:为时过运衰,不为世用。

○ 问战征:有兵器朽旧,不克制胜之患。

○ 问营商:货物陈腐,不可贩售。

○ 问功名:年老无用。

○ 问疾病:是旧症也。不治。

○ 问婚姻:人品卑下,虽属旧亲,不成。

○ 问讼事:必不得直。

○ 问六甲:生男,防难育。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井》之《需》。

断曰:井既旧,有泥无禽,是废井也;在人则运退时衰,必见弃而无用也。占者得此。知其人品行卑下,为人所弃,难望进用之日也。卦爻初与四应,初之旧井,得四修之,即可无咎。今足下犹旧井也,甘辱泥涂,不自悔改,故终为世弃,不可复用也。

九二:井谷射鲋,瓮敝漏。

《象传》曰:井谷射鲋,无与也。

“井谷”者,泉穴也。《汉书·沟洫志》,“井下相通行水为井渠”,井固有旁穿孔穴,二动体《艮》,《艮》为穴也。“鲋”,鱼之小者,《子夏传》谓虾蟆。《井》五月之卦,故有虾蟆;《尔雅翼》,“鲋,鰿也”,今作鲫。二体《巽》,《巽》为风,风主虫,虾蟆与鱼,要皆不离夫介鳞虫类。“射鲋”者,古有射鱼,《淮南子·时则训》,“季冬之月,命渔师始渔,天子亲往射鱼”;《史记》:“秦始皇至芝罘射,得巨鱼。”井谷无巨鱼,所射者鲋耳。“瓮”,盛水之器,与瓶相类,二至四互《兑》,象《兑》口,《巽》在下,象底穿,故曰“瓮敝漏”,即《彖》所谓“羸其瓶”也。盖《井》之为水,以上汲为功,而谷水下注,如敝瓮之无底者,复何与于井养之功哉!而徒以射鲋为能,故君子所不取也。

【占】 问时运:所得者小,所失者大矣。

○ 问战征:误中敌计,军入幽谷,致破釜缺养而不得出。

○ 问功名:弋获虚名,其何能久?

○ 问营商:为贪意外之财,致失本分之利。

○ 问婚姻:门地卑微,声名残败,不佳。

○ 问家宅:此宅有废井,井口残破,水不可食。

○ 问疾病:是下漏之症,医治可愈。

○ 问失物:物已敝败,得亦无用。

○ 问六甲:生男,防此儿有残疾。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井》之《蹇》。

断曰:井曰“井养”,然井不能自养,亦在人取之以为养也;乃不取水而取鲋,取非所取,是失《井》之义也。今足下占气运,得《井》二爻,知足下素好学问,亦如井之有源;病在专尚旁门,不务正学,犹是谷水为井之旁穴,射鲋非井之应得,究何与于井养之义也?“瓮敝漏”者,为言井水下注,如人之流品日下也。爻象实为足下示警,足下当求通晓世情,躬行实践,毋徒盗虚誉也。

【例】 明治三十年,占司法省气运,筮得《井》之《蹇》。

断曰:此卦下三爻为井中之水,上三爻为汲水以供用也,故下三爻不吉,上三爻皆吉。我国近来许外国人杂居,一仿欧美各邦规则,定为法律,在我国人居住欧美各邦者,亦受欧美之保护,故我国亦保护彼国旅人,如出一辙也。今占得二爻,其立法恐有徒贪小利,转致失其大体,谓之“井谷射鲋,瓮敝漏”。司外务之任者,所宜注意焉。

九三: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象传》曰:井渫不食,行恻也。求王明,受福也。

“渫”,治也,谓治井而不停污也。初则“泥”,二则“漏”,三居《巽》之终,《巽》有洁齐之义,故为“井渫”。渫则泥去,漏塞,清洁可食。其有不食者,非井之咎也,犹人澡身浴德,惠泽足以养人,当局者莫之知,旁观者知之矣。“我”,则旁观自谓也,谓如此清泉,而竟弃之如遗,我则为之心侧矣。井既浚治,则可汲而用者,莫如此井也,此而不用,不明甚矣,安得明王出而用之也?是众人祈祷而求其用者也。“王”指五,三至五互《离》,故为明王。阳为福,喻王者登用贤才,则德泽单敷,遐迩受福,贤者之福,即明君之福,亦天下之福也。“并受其福”,是一井之利,遍及万家也。

(附言)《井》为《震》宫五世之卦,凡问疾厄,得下卦多不治。下卦变则瓶体破,不能汲水,即《彖》辞所谓“羸其瓶,凶”。补治其破,犹病者得医而治也,凶尚可救。其象如此,余二十年来,屡占屡验,无一或爽。

【占】 问时运:怀才不用,命为之也。

○ 问战征:兵器既修,士卒可用,惜无主将,以致士气颓丧,为可惜也。

○ 问营商:明见货物辐辏,可以获利,不知贩运,徒诿无用耳。

○ 问功名:有才无命,为世所弃;两年后至五爻,可望登用。

○ 问婚姻:目下不成,至五爻必得成就,须在二年后也。

○ 问家宅:此宅必有旧井久湮,宜渫治之。得食此水,一家获福,若不渫不食,大为可惜。

○ 问疾病:必是心神不安之症,宜饮症泉可愈。

○ 问六甲:生男。

【例】 明治二十六年一月,祝贺新年,偶谒某贵显,贵显顾余曰:近来有奇妙之《易》断乎?余曰:《易》象精微,诚心感格,无不奇妙。昨年十月间,与杉浦重刚诸君,会于星冈茶寮,为占众议院议会结局,得《井》三爻。当时政府与众议院,意见不合,势甚决裂,后上乞天裁,始得平允。是所谓井井有条者也。

断曰:《井》,一也,而食者众,所谓“往来井井”,有众之象焉。想井之始凿,赖众而成,迨井既成,则众皆得井而养,喻言议之建,赖众而倡,迨议既定,则众皆依议而行也。故在众议院,主张人民生活尚多不足,为之节省官费,整理财政,意在开国家富足之源也。在政府,谓议员不谙政体,不通时事,以致两议不协,譬如汲水者,来至井上,互论井水之清浊,而两下停汲,终归无用,究何济乎?局外者未免为之心忧矣,即所谓“井渫不食,为我心侧”者是也。政府既不允议院,议院欲力逼政府,彼此各执一见,遂至冲突,此势之不能中止也,于是惟有仰求宸断,即爻辞所谓“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是也。幸圣上至仁至明,能两酌其平,政府有可让者让之,议院有可容者容之,于适宜之中,立预算之准,以使上下各得其情,斯天下“并受其福”矣。

贵显闻之,谓余能臆测时事,特假《易》以立说也。余曰:此乃《易》理之先机,能贯彻于事前,余不过就《易》论《易》,而其时事之应验,自不能出于《易》之外也。

高岛易断48.水风井(䷯)-高岛易断全解3

【例】 明治二十三年七月,新泻审判所长富田祯次郎氏来访。氏,余旧知也,不相见数年矣,得见之余,互谈契阔,氏曰:我今来访,专为道谢往年《易》断也。乃详述从前求卜,得《井》之三爻。

辞曰:“井渫不食,为我心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是井水本清洁,无人汲之,井养之功无所施,喻人虽有才德,无人用之,则展布之能无所见,必得明王之赏识,拔而用之,斯不特一人受福,天下“并受其福”也。就爻位而推之,以五爻为任用之日,六爻当大任之时,盖即在三年四年间也,谓当必有应验也。至今日,断词一一灵验,不爽毫厘,心窃喜之,特来致谢。

六四:井甃,无咎。

《象传》曰:井甃无咎,修井也。

“甃”者,以砖垒井,防井之败坏者也。此卦三阳为泉,三阴为井,初六最下,曰“泥”,上六最上,曰“收”,四居其间,不失其正,故曰“甃”。凡井之坏,坏于污浊不修,而井遂至于无用,四能甃之,故得“无咎”。有四之甃乃得有五之“寒泉”,是助五以养人,皆赖四之甃也。甃井之功,不可为不大矣。

【占】 问时运:正当运途改变之时,宜自修饬,不特无咎,可望上进。

○ 问营商:宜整理旧业,自可获利。

○ 问功名:修身立名,二三年后,可大得志。

○ 问战征:诗云“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在此时也。

○ 问婚姻:尚须待时。

○ 问家宅:此宅宜改修为吉。

○ 问六甲:有弄瓦之象,生女。

【例】 横滨港町接近居留地,有鱼鸟菜兽市场,此市场,依各国开港条约所设,其业最为繁盛。一日有友来,曰:近来横滨市场上,商人大起争论,遂至休业,有人欲出而调停,未得处理之方,特请一占。筮得《井》之《大过》。

断曰:就市中商业而论,彼此俱有关系,譬如汲井之用繘瓶也。有井而无繘瓶,则井水将何从而汲?有繘瓶而无井,则繘瓶亦终归无用。同在此市场贸易,知益则俱益,害则俱害,两相斗必致两败也。今占得三爻,曰“井甃,无咎”,“甃”者,治也,因井之败坏而重修之也。今两家商业,因此一争,未免败坏,出而修之者,是在四也。盖四即为居中调停之人,得四调停,而后五之“寒泉”,可以复食。四与五相隔一爻,一爻当一月,则来月必可和解,重复旧业矣。

【例】 占清法二国争据安南事由。本年三四月启衅,至今未得和战的讯,诸新闻纸所揭,皆由街谈巷说,未足信凭,余因先筮清国,得《井》之《大过》。

断曰:卦德为井养不穷,谓其井之大,而得其养者众矣。以喻清国之大,物产丰饶,他邦皆愿与贸易,受其润泽。故已汲者去,未汲者来,其贸易之品物无尽,犹井水取之不竭也。但清国航海之术未精,不能由己自输其物产,譬如井水不能自出,必待人汲之,而后能泽物。故今为安南事件,虽欲与法开战,而终归不战者,亦如井水之不能自动,可知清国必不起战也。万一清国决计开战,则于各国贸易,大有障碍,凡局外中立之国,必为之出而调停,曲意保护,犹是以砖垒井,不使污浊之得入也。“井甃,无咎”,此之谓也。自《井》四至《革》四爻,为七年,今后七年,清国必有改革之变。谚曰“唇亡齿寒”,我国亦宜严整预备也。

九五:井冽,寒泉食。

《象传》曰:寒束之食,中正也。

“冽”,水清也,井水在上,故冽。五为《坎》之主,位居中正,《坎》为寒泉,辰在子,子水也,属北方,故寒。按水之性,冬则温,夏则寒,是阴中纳阳,阳中纳阴,其性然也;《井》为五月之卦,是以冽而且寒。孟子曰,“夏日饮水,冬日饮汤”,当此仲夏,汲此寒泉而食之,为得其时焉。盖《井》自三“渫”之,四“甃”之,则“泥”去“漏”塞,而五之“寒泉”乃出,复之者众,斯受福者亦众矣。王者德润生民,遍及万方,亦如是耳。《井》旁通为《噬嗑》,“《噬嗑》,食也”,故曰“井冽,寒泉食”。

【占】 问时运:家道必寒,幸运得其时,可望进用。

○ 问营商:井出寒泉,喻言财源之长也,可望获利。

○ 问功名:品行中正,可享鼎养之荣。

○ 问家宅:有廉泉让水之风。

○ 问婚姻:家风清白,同甘共苦,夫妇之正也。

○ 问疾病:是外寒内热之症,宜服寒凉之剂。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二年,占山县伯气运,筮得《井》之《升》。

断曰:井者所以养人,然不汲之,则井泉虽冽,亦无所用其养,喻贤者泽足惠民,然不举之,则贤才在下,亦无以施其惠。今占山县伯气运,得《井》之五爻,知伯才德渊深,志操清洁,寒素起家,超升显要,其惠泽之敷,一如“王明”“用汲”,“并受其福”于无穷也。爻曰:“井甃”,喻言伯之气体清明也;曰“寒泉食”,喻言下民食伯之德者,恍若一酌寒泉,顿觉胞膈凉爽也。伯之恩惠无穷,伯之荣显,亦未有艾也。

此年山县伯果任内阁总理。此占辞,当时上申三条公与伊藤伯。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元吉。

《象传》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收”,谓辘轳收缩。“幕”井盖也,“勿幕”者,即《彖》所云“往来井井”,汲者众多,无昼无夜,取之不竭:在井固不擅其有,不私其利,任人汲灌,故“勿幕”也。上居《坎》之极,偶画两开,有“勿幕”之象。“孚”,指五,五为“王明”,能用汲者也。“元吉”,元,大也,谓井之利大,故吉亦大。“在上”者,谓上在井口,养人之功,从此而出。“大成”者,谓井养之道,至此而大成矣,凡爻辞阴柔在上,多不吉,在上“元吉”,惟《井》一卦而已。

【占】 问时运:功德在世,信用在人,“大成,“元吉”,运之极盛者也。

○ 问功名:有大用大受之象,非一官一邑之微也。

○ 问营商:商务会集,利益浩繁,可久可大,无往不吉。

○ 问婚姻:上应在三,三曰“并受其福”,知两姓皆吉。

○ 问战征:凡军将发则撤幕,“勿幕”,即撤幕前进也。一战功成,故曰“大成”。吉。

○ 问疾病:幕亦作暮,言旦夕可即愈也,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三十年,占贸易景况,筮得《井》之《巽》。

断曰:此卦下《巽》木,上坎水,即《彖》所云“巽乎水而上水”,是为汲引井水之象。至上爻,则井之功用已成,“勿幕”者,王弼所谓“不擅其有,不私其利”也。今外商与我商从事贸易,我国不自输出,待外商舶运而往,犹井水之待人而汲。内三爻井水不食,为货物不能旺销,外三爻则泉美可食,汲取者众。四爻当七八月,五爻当九十月,上爻已在井口,当十一二月,正是百货辐辏,销运兴旺之时,即在生丝一业,大宗输出,为贸易最好景况也。

果于上半年,生丝商况不振,七八月以后,逐步发动,十一二月,时价涨至千弗以上,悉为外商所买,国内机织场,反为之休业焉。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10/22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48.水风井(䷯)-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