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

huofengding3.jpg高岛易断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

火风鼎

火风鼎卦_卦象图

鼎:元吉,亨。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象》曰:鼎颠趾,未悖也。利出否,以从贵也。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象》曰:鼎耳革,失其义也。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象》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象》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

50 火风鼎()-高岛易断

《序卦传》曰:“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鼎》者新命之象,昔禹平水土,九州攸同,铸九鼎以象九州,历代宝之。夏亡鼎迁于商,商亡鼎迁于周,故三代革命,以鼎为重器也。卦自《革》来,《兑》互《乾》金居上,火互《巽》木居下,有铸《鼎》之象。本卦火上木下,木能生火,有《鼎》烹之象,故其卦曰《鼎》。

鼎:元吉,亨。

20210309162226_13191.jpg高岛易断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2

▲ 甲骨文鼎

20210309162238_64761.jpg高岛易断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3

▲ 金文鼎

“元吉,亨”者,《巽》《彖》曰“小亨”,《离》《彖》曰“利贞,亨,畜牝牛吉”,皆不言元。卦下互《乾》;《乾》备四德,元亨盖自《乾》来,惟《乾》于四德外,亦不言吉。王弼曰,“吉然后亨”,程子以《彖传》只释元亨,吉为衍文,朱子从之。按鼎为三代革命重器,凡荐神飨宾,莫不用鼎,知器之吉,莫如鼎,用之吉,亦莫如鼎,不得以《彖传》未释,疑其为衍也。窃意亨则无不吉,《彖传》特略之而已。

《彖传》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凡器莫重于鼎,制器尚象,故曰“鼎,象也”。卦体下《巽》上《离》,《离》为火,《巽》为风,亦为木,中互泽水,爨以木火,是鼎锅烹饪之象。圣人用之于祭祀,烹犊以享上帝,用之于宾客,大享以养圣贤。鼎者三足两耳,卦体初爻下阴为足,二、三、四三阳象中实,为腹,五阴为耳,上阳为铉,是《鼎》象也。烹饪者,鼎之用也。下《巽》,顺也,上《离》为目,五为耳,有内巽顺而外聪明之象。卦自《巽》来,阴进居五,下应九二之阳,故其占曰元亨。享帝养贤,是极言鼎之用,“巽而耳目聪明”,是极言鼎之德。“柔进而上行”,由《巽》进《离》也,《离》为明,能明则通矣。“得中而应乎刚”,以五应二也,二中实,有实则大矣,是以元亨,此所以耳目聪明。三代圣王,皆以鼎为宝,岂徒取寻常烹饪已哉!

以此卦拟人事,卦体火上木下,中互金水,金以铸鼎,鼎以盛水,鼎下以木火炊之,为之烹饪,是古火食之遗制也。此为人事饮食之常,不可一日或缺者也。王者以鼎之贵,用以享帝养贤,而下民则为承祭款宾,亦礼所不废。或椎牛奉祭,感切露霜,或杀鸡欢留,情殷信宿,盖其真诚之意,有假器而形之者也。按《玉篇》云,“鼎所以熟物器也”;《说文》云,“鼎三足两耳,和五味宝器也”,乃知鼎为调味之具。凡味之变,水最为始,五味三才,九沸九变,火为之纪,时徐时疾,无失其理,鼎中之变,精微纤妙,口弗能言,智弗能喻,要其运用无过。调火,惟离得烹饪之功,惟巽得缓急之用。《离》,火也,火之功藉木而著,火之用藉水而济,遇木则生明,遇水则有声,生明则目可视,有声则耳可听。《鼎》以《离》为目,以五为耳,是内巽顺而外聪明也,故曰“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鼎有此二德,而鼎所以日用日新,其道乃得大亨也。人事之欲舍旧从新者,皆当取法于《鼎》焉。

以此卦拟国家,古者铸鼎象物,协于上下,以承天休,有德者得之,昏德者失之,是鼎以德为去留,故君子必“正位凝命”,以保此鼎也。推之调和五味,鼎之用在烹饪也;大武一斛,鼎之尊在享帝也;盛馔四簋,鼎之隆在养贤也。而能保守此鼎而不失者,则惟在夫德。德足应天,而天受其享,德能养贤,面贤受其养。然桀有鼎而迁于商,纣有鼎而迁于周,谓鼎无灵也,而俨有灵矣。鼎无耳而能听,鼎无目而能视,天下之物,聪明者莫鼎若也,故曰“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者”,由《巽》而进《离》,《离》上炎,故曰“上行”。“得中而应乎刚”者,中虚以应二,二“有实”,故曰“应乎刚”,是鼎之所以成鼎,为帝王所世宝者,在此矣。中天之世,所谓明四目,达四聪,总不外此“耳目聪明”之用也哉。

通观此卦,《井》取用于水,《鼎》取用于火,故《井》《鼎》二卦,爻象相似。盖《井》以坎水为主,下象井而上象水;《鼎》以《离》火为主,下象鼎而上象享。井汲在上,故《坎》居上,而上卦多吉;鼎烹在上,故《离》居上,而上卦亦多吉。二卦居《革》之间,《井》《革》则修,《鼎》《革》则迁,鼎者,新也。有王才兴,必以鼎为受命之符,特牲告庙,酒醴飨宾,心之诚,礼之隆,无不以鼎为重焉。“巽而耳目聪明”者,即所谓“且聪明,作元后”是也。其命维新,其道大亨,其化则柔而上行,其德则中而应刚,其器也,则宗庙享之,子孙保之,所愿万世有道而不迁也。

《大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木上有火,为木生火之象,即烹饪之用也。盖鼎,宝物也,三代以鼎相传,鼎之所在,即天命之所归,君子所以“正位凝命”也。“位”,君位也,“命”,天命也,君子履中居尊,“正位”而不使之倾,“凝命”而不使之涣,是所谓恭己以正,南面笃恭,而天下平也。《易·大象》言天命者二,《大有》曰“顺天休命”,《鼎》曰“正位凝命”。《大有》以“遏恶扬善”,故命贵夫顺;《鼎》以享帝养贤,故命取夫凝。要即《中庸》所云“大德者必受命”是也。

【占】 问时运:木上升,火上炎,有日进日上之象,大可成事立业。

○ 问战征:践主帅之位,率三军之命,正有如火如荼之势,马到功成,此其时也。

○ 问功名:贵不可言。

○ 问营商:木生火,鼎烹物,得其自然之利,可不劳而获也。

○ 问家宅:防有祝融之灾,宜谨慎。

○ 问疾病:必是肝火上冲之症,宜以泄肝顺气治之。

○ 问婚姻:爻为相生,鼎为重器,必是正配,又得内助。

○ 问讼事:火势正旺,一时未得罢休,宜定心安命,自然得直。

○ 问六甲:生女。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象传》曰:鼎颠趾,未悖也。利出否,以从贵也。

爻体《巽》为股,初在股下,故曰“趾”,上应九四则“颠”矣。初至五为《大过》,“大过,颠也”,故初为“颠趾”。按《少牢·馈食礼》,“雍人概鼎”,概,涤也,所以去其宿垢。“趾颠”则鼎倒,而垢自出,“否”,即垢也,故“利出否”。“出否”不得谓悖。爻体三之五,互《兑》,《兑》为妾,《鼎》为器,“主器者长子”,故有“得妾以其子”之象,主器,是以谓贵。“无咎”者,盖因败成功,以贱得贵也。陆氏希声曰:“颠趾出否,虽覆未悖,犹妾至贱,不当贵,以其子贵,故得贵焉。”《春秋》之义,母以子贵是也。

【占】 问时运:有因祸得福,转败为成之兆。

○ 问营商:初次小损,后获大利,且有商地成家之象。

○ 问功名:有荣封之喜。

○ 问家宅:此宅墙基有坏,修之获吉,且必出贵子。

○ 问婚姻:是为小妾,必生贵子。

○ 问疾病:腹有宿积,利在下泻,无咎。

○ 问六甲:生男,宜于庶出。

【例】 缙绅某来,请占伊夫人之病,筮得《鼎》之《大有》。

断曰:爻辞为“颠趾”“出否”,是因鼎中有积污,倒鼎而出之也。论之病体,谓胸有积块,宜下泻之,在妇科或有血瘀等患,当破血以下之,不可作怀孕论也。今占夫人之症,得此爻象,知其病在子宫,因房事过度,子宫受损,宿秽未清,急宜调治,用法洗涤;但治疗后,防生育有碍,须另觅小妾,据爻象必有贵子,缙绅感悟,果蓄妾,而得子。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象传》曰:鼎有实,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实”者,鼎之实,即为鼎中之肉。阳为实,阴为虚,二爻阳实,位当鼎腹,是鼎有实之象,故曰“鼎有实”,则可享上帝,可养圣贤。古之人爵高禄厚,每多不免凶祸,是由仇即我也,二应在五,为三四两阳间隔,故曰“我仇有疾”。“仇”者,害我者也,“疾”者,恼我者也。二自守坚固,不相比附,故曰“不我能即”。人能守正,不正者不能就,所以吉也。鼎之“有实”,犹人之有才,当慎所趋向,斯不陷于非义。故《象传》以“慎所之”释之,谓一鼎不能动,则万夫废,一心不可动,则万议息,慎所之之谓也。“终无尤也”,“无尤”,乃所以得吉也。又曰:“疾”字,有妒害之义,入朝见疾是也。小人之为害也,必托为亲爱,以伺其隙,在我既志洁行芳,嫉我者自无隙之可乘,不能即而害之也。

【占】 问时运:运途正直,奸邪自远,无往不吉。

○ 问功名:“实”者,实获也。名成之后,多有忌嫉之者,宜慎防之。

○ 问营商:曰“鼎有实”,即所谓囊有财也,宜防匪人盗窃。

○ 问婚姻:二与五应,五变为姤,《姤》曰“勿用娶女”。“仇”,怨偶也,“不我能即”,是不娶也。

○ 问家宅:“实”者,富足之家,防分人窃伺。

○ 问疾病:阳为实,是实热之症,宜对症调治,吉。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十二年夏,大阪豪商藤田传三郎、中野梧一两氏,被疑见拘,护送东京,当时各新闻怪二氏拘留,喋喋评论。一日有友来访,请占二氏祸福,筮得《鼎》之《旅》。

断曰:鼎为大器,未易摇动者也,今鼎中“有实”,是愈重而不可动也。藤田中野两氏,正当其象。动之者为司法官,今司法官“有疾”,不能展其力,则欲动而卒不能动也,是谓“我仇有疾,不我能即”。两氏之狱,想即日可解脱也。

既而果然。

【例】 一日友人某来,曰:近日有媒人来,为余说亲,请占此女娶之如何?筮得《鼎》之《旅》。

断曰:《鼎》有“耳目聪明”之象,又内卦《巽》为长女,其色白,外卦《离》为明,为丽,其女必有才智,且有美色。然曰“鼎有实”,恐胎已有孕,则有外遇可知也。至此女有妊,两亲必未之知,即媒人亦必不知也,足下毋须道破,婉言辞之可也。

某果善辞谢之。后闻此女所嫁,即为外遇情郎,未匝月而产。后某每面予,谈论此事,赞《易》理之灵妙也。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英国与德国交际,筮得《鼎》之《旅》。

断曰:鼎为调五味之器,能使味之不和者,终归于和也。今占英德两国交际,得《鼎》之二爻,二与五应,当以二属德,以五属英,二五阴阳相应,可见英德相亲,但为四爻障碍其间,故两国意志不能相通。必待四年后,四爻障碍退去,两国自得相亲也。《象传》所谓“慎所之”,言当谨持其向往;“终无尤”,自可得免其受害。按英国以多年积累之功,建成霸业,孛国先帝威廉,联合比邻小国,征挪威、奥地利,克服法国,因此构怨于奥法两国,恐两国潜图复仇,欲借德国之势,联络保护,是以不得不结好于德也。此两国交际上之密意也。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象传》曰:鼎耳革,失其义也。

毛西河云:凡鼎既实,则以铉贯耳,扛近食前,仪礼所谓扃鼎是也。若未实,则撤铉脱耳,谓之“耳革”。凡物皆以足行,惟鼎以耳行,“耳革”则不能举之而行,故曰“其行塞”。上《离》为雉,下《巽》为鸡,鸡亦雉类,雉入鼎烹,故曰“雉膏”。雉膏,食之美者也,《鼎》之行既塞,雉膏虽美,人不得而食之矣。三动成《坎》,《坎》为雨,初之三为《睽》,《睽》上曰“遇雨则吉”,《睽》上互《坎》,雨皆取象于《坎》耳。“方雨”,乍雨也,雨之润者,谓之膏雨,喻言“雉膏”之芳润也。《坎》为破,亦为悔,故曰“亏悔”,谓有此美味,而不得食,举鼎者能无悔乎?悔则思变,将耳之革者不革,而行之塞者不塞,始虽悔,终则吉矣。古帝王铸鼎象物,以为世宝,鼎因一成而不易,举鼎之制,亦一成而不改,今欲以旧鼎变新鼎,妄革其耳,率至一步不能行,故曰“失其义也”。《井》《鼎》九三,皆居下而不用,《井》三“井渫不食”,《鼎》三“雉膏不食”,君子能调和其食,而不能使人之必食。此卦三虽欲革耳,五能以金铉实之,虽始有悔,终乃得吉也。

【占】 问时运:运非不佳,但妄意变改,以致所行辄阻,是以有悔也。

○ 问功名:目下虽美不售,改就他途,反多灾悔。

○ 问营商:业有改迁,致货物呆滞,须俟三年后,可复兴也。

○ 问战征:兵队有变,恐粮食被劫。

○ 问家宅:此宅两厢房。防有变动,或有火灾,遇雨得救。

○ 问婚姻:恐有悔婚改适之变,所谓“失其义”也。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年春,晤某贵显,遍论在朝诸公,余曰:若某公者,今年可登显秩。贵显曰:子何知之?余曰:余每年冬至日,占问在朝诸公气运,故得知之。某公今年运当《鼎》之《未济》。

断曰:三爻以阳居阳,才力俱强,与四相比,四爻亦阳,两阳故不相亲。三以位不得中,与五亦不相应,故“耳革”而不能受铉,遂致淹塞而不行也。虽鼎中“雉膏”之美,终不得而食之,喻人有济世之才,无以举之,终不能展其抱负也。“方雨”者,如大旱得雨,足慰民望,民之待泽,无异旱之待雨,所谓斯人不出,如苍生何?故始之“悔亏”,终乃得吉也。某公今年运途,其象如此,是以知其必得升用也,但嫌三爻阳刚过甚,太刚必折,防有不测之灾。某贵显闻之,深感《易》理之妙,后某公果升封伯爵,荣擢显要;翌年某公,猝道暴变,致有刖足之患,应在四爻“鼎足折”之兆。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餗其形渥,凶。

《象传》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鼎三足,象三公。案九四辰在午,上值紫微垣。三师,隋《百官志》曰:三师之不主事,不置府僚,与天子坐而论道,盖贵戚近臣也。四下与初应,初为趾,体《大过》为颠,四震爻,《震》为足,上互《兑》,《兑》为毁折,故初之“颠趾”,至四则“足折”矣。鼎之所以安定不动者在足,足折则鼎倒,凡二之“实”,三之“雉膏”,皆为之倾覆矣,故曰“覆公餗”。“餗”,《释文》以为键,《周礼》以为糁,要皆为鼎实而已。“形渥”,郑作刑剭,“屋诛”注云;屋读如“其刑剭”之剭,谓所杀不于市,而以适甸师氏者也,盖就屋中刑之也。服虔云:《周礼》有屋诛,诛大臣于屋,不露也。四位比近五,盖谓大臣,鼎之折足,喻言臣下旷官,君视臣如手足,足折则臣道失矣,诛之于屋,凶之极也。《象传》曰“信如何”者,言四不胜其任,咎由自取,无可如何也。

【占】 问时运:运途颠覆,小则损折,大则刑戮,甚为可惧。

○ 问战征:有损兵折将之祸。

○ 问功名:未成者难望,已成者必败。

○ 问营商:资财覆灭,且有身命之忧。

○ 问婚姻:必男女均有足疾,且于家道不利。

○ 问家宅:有栋折榱摧之患。

○ 问疾病:必是足上患疮,难保完体。

○ 问讼事:凶。

○ 问六甲:生女,防有残疾。

【例】 明治十五年七月,朝鲜国京城内变,杀戮大臣,并逐我公使,盖由其大院君之唆使也。飞报达我国,朝野为之骚然,某贵显过舍,请占,筮得《鼎》之《蛊》。

断曰:鼎三足,象三公,折足则三公有变,正今日朝鲜之谓也。四位近五,是为君之近臣,有专揽大权之象,《系辞传》所谓“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大院君当之焉。“覆公餗”者,餗,鼎之实也,足折,则鼎中之实,倾覆无余,言朝鲜变起,其府库之资财,必皆耗散矣。“其形渥”者,形渥读作刑剭,谓重刑也。大院君以君父之尊,纵得免刑,恐遭幽辱。四爻变则为《蛊》,《蛊》者惑也,三虫在皿,有互相吞噬之象,是即开化、守旧、事大三党,互相轧轹而起衅。幸朝鲜当陛贤明,得九二贤臣相辅,不至覆国,幸矣!

贵显听之,惟惟而去。后大院君果为清所幽,国王亲政。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象传》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五偶画居鼎端,象鼎耳,《鼎》上卦《离》,《离》为黄,故曰“黄耳”。铉与扃通,所以贯鼎而举之也。按鼎之制,天子饰以黄金,诸侯白金,五为君位,宜用金鼎,故铉为金铉。“利贞”者,鼎为国之重器,利在正固而不动,举鼎者,亦当以正固之心临之,使无颠覆也。挈一鼎者听于耳,挈天下者听于君,耳为一鼎之主,犹君为天下之主也。《象传》曰“中以为实”者,“中”,谓鼎耳中虚,贯铉则可举,而鼎之实乃有以享上帝,养圣贤。是二、三、四,实在鼎腹,五之实,上鼎耳也。

【占】 问时运:运途贵重,贞守得福。

○ 问功名:大贵之象。

○ 问营商:信息明了,贩运便捷,可获厚利。

○ 问战征:防有洞胸贯耳之灾。

○ 问婚姻:“黄耳”“金铉”,贵兆也,主联姻贵族。

○ 问家宅:富贵之家。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商人来,请占气运,筮得《鼎》之《姤》。

断曰:鼎者国之宝器,其用则能调五味,以供飨享也。今足下占商业,得《鼎》五爻,观爻辞之意,谓鼎有耳,必贯以铉,可以举动,喻言商业有利,必得其术,可以谋获。“黄耳”“金铉”,珍贵之品,喻言其利之厚也。足下得此爻,财运盛大,正可喜也。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改进党气运,筮得《鼎》之《姤》。

断曰:鼎之枢纽在耳,耳之枢纽在铉,挈其枢纽,虽九鼎之重,可以举而行也。今占改进党进步,得《鼎》五爻,曰“黄耳”“金铉”,鼎耳有铉,则鼎可扛,喻言党中必有首领,则党议可行也。按改进党,素与自由党不协,今兹两党联合,得并入于议会,是以能达其意旨,可谓得其枢纽者矣。但其事要以正为利耳,不正则终有不利,爻辞详明亲切如此。

后两党果以联合,得并立于政府;然两雄不并立,未几又因两相猜疑,遂生倾轧,四阅月而复罢斥。此在不审“利贞”之旨也。

高岛易断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4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象传》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

上居外卦之极,一阳横亘于鼎耳,有铉象。玉之为物,其性坚刚,其色温润,上以刚居柔,其德似之,故以玉为铉。或谓上处卦外,是为就养之圣贤,而无位者也。按鼎之饰,各有品级,天子黄金,诸侯白金,大夫铜,士铁;五曰“黄耳”“金铉”,此为天子之鼎,上无位,特以玉铉别之。《集解》引干宝曰,“玉又贵于金者”,是其旨也。《彖传》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上谓在六五之上,“节”者,适均之意,言上与五,金玉相配,刚柔相济,得以成鼎养之功,故“大吉,无不利”也。

【占】 问时运:温润和平,无往不利。

○ 问战征:六师既张,进无不克,大吉。

○ 问功名:位趋鼎铉,大吉。

○ 问营商:美玉待沽,其价必善,无往不利也。

○ 问婚姻:如金如玉,大吉。

○ 问家宅:此宅地位甚高,大吉。

○ 问疾病:恐是耳痛之症。

○ 问六甲:生女。

【例】 缙绅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鼎》之《恒》。

断曰:《鼎》以火为用,下象鼎而上象烹,其功用在上,故上卦多吉。今足下占气运,得《鼎》上爻,象为鼎铉。鼎重器也,玉,宝物也,以玉饰铉,以铉扛鼎,则鼎可举,而养可及于天下矣。喻言人得其运,则运亨时来,刚柔相济,所作所谋,无不大吉大利矣。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210/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0.火风鼎(䷱)-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