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1.震为雷(䷲​)-高岛易断全解

震为雷卦象示意图

震为雷

震为雷卦_卦象图

雷: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彖》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不丧匕鬯,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象》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六二: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象》曰:震来厉,乘刚也。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象》曰:震苏苏,位不当也。

九四:震遂泥。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六五:震往来,厉,意无丧,有事。

《象》曰:震往来厉,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丧也。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51 高岛易断-震为雷()

 

“震”字从雨,辰声,《说卦》曰,“动也”,《杂卦》曰,“起也”。卦体二偶为《坤》,一奇为《干》,《坤》阴在上,《干》阳在下,阳伏而不能出,阴迫而不能蒸,于是乎《震》,是所谓“雷出地奋”也,故其卦曰:《震》为雷。

震:亨。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惊百里,不丧匕鬯。

《说卦》曰:“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按《说文》:“东,动也。”阳气动物,于时为春;春为四时之始,是即乾元之“始而亨者也”,故曰《震》。“虩虩”,恐惧也;“哑哑”,和乐也。《震》为笑,亦为言,谓《震》之发而为怒,则可惧,《震》之发而为喜,则可乐,故曰“震来虩虩,笑言哑哑”。震为诸侯,诸侯受地百里,《震》又为惊惧,故曰“震惊百里”。《震》为鬯,鬯,祭器。“匕”,按《诗》“有求棘匕”注,“以棘为匕,所以载鼎肉,升诸俎也。”谓当承祭之时,心存诚敬,虽有迅雷骤作,不能夺其所守,故曰“不丧匕鬯”。

《彖传》曰:震亨。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震惊百里,惊远而惧迩也。出可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也。

《震》体本《坤》,静极生动。《干》以一阳来,为《坤》》二阴所掩,奋激而出,其象为雷,其德为动,阳气奋发,通达无阻,故曰“震亨”。《震》有二义,《震》在人者,为恐惧,《震》在天者,为震惊,所谓迅雷烈风必变,虽圣人亦时凛天威。是即昭事上帝,聿求多福之诫,故曰“恐致福”。迨至雷止气和,万物得生,人心亦为一快,神清体适,言笑宴宴,不改其常,所谓言而世为天下则也,故曰“后有则”也。一曰:震得乾元,“后有则”,者,即“乾元用九,乃见天则”,亦通。总之,“虩虩”“哑哑”,上天以威福并行,圣人以忧乐相感,不伤天地之和,自得生成之乐。盖“虩虩”者应乎《震》也,“哑哑”者得其亨也。“震惊百里”者,谓雷声闻百里,雷之出地迩,而闻声者远,远尚畏惧,迩更警惕也。《震》为长子,足以主器,出者君也,谓君出,而长子得以守宗庙社稷,以为祭主。祭主夫敬,长子肃宫雍庙,虽当事变猝来,要不失奉鬯执匕之诚也。此皆处《震》之道也,圣人亦法天而已矣。

以此卦拟人事,《玉藻》云:若有疾风迅雷甚雨,则必变,虽夜必兴,君子“恐惧修省”,无时不敬,而遇变则尤加谨。若小人平居放逸,本无“虩虩”“震惊”之意,一旦雷霆震怒,闻声畏悚,不能自持,甚至一击亡命者,亦间有之,又安望恐以致福哉!盖《震》虽为天道之变,而实由人事所自召,天未尝于圣人而加宽,亦未尝于常人而加厉,惟震来而能致其敬,斯震退而不改其常,则“哑哑”之乐,亦即从“虩虩”而来。遇变而可以求福者,处常而即可以为则也;地有远迩,敬无先后,故曰“惊远而惧迩也”。震者,动也,动必有静;震者,起也,起必有伏,是即人事动作起居之要旨也。人事之大,莫大于敬神格祖,奉鬯举匕,一一以诚心将之,而不敢陨,时有变而心则定,事可惧而神则安,非中心诚敬,乌能如是哉!

以此卦拟国家,“帝出乎震”,《震》者,《干》之长子,足以代君父而宣威赐福也。天震为雷,帝震为怒,《洪范》所谓“帝乃震”是也。昔武王一怒而天下安,此即《震》亨之义。《震》为威,《震》亦为仁,上天雷霆奋作,而雨泽随之,一时群阴摄服,百物畅生,凛其威者,魂飞而胆落,被其恩者,食德而饮和,是“虩虩”“哑哑”之象,其即由此而形也。圣王体《干》出治,能令群黎畏其威,亦必令群黎怀其德;诸侯之封地百里,威德所暨,始于百里,讫于四海,所谓近悦远来,诚有不限于方隅者矣。《震》于四时为春,于五行为木,一秉天地之生气。天地以好生为德,王者以爱物为心,巍巍荡荡之德,即在兢兢业业之中,可以为下民造福,亦可为后世垂则也。“守宗庙社稷”者,人君之事,君出,则长子主器,虽未成为君,即可承君父之德位,以为祭主。《正义》谓此即释“不丧匕鬯”之义。

通观此卦,此卦次《鼎》,《序卦传》曰,“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器”者,鼎也。革命既定,必建长子,继体承干,故曰.“主器”,此《震》之所以承《鼎》也。《震》得乾元刚阳之气,应时迅发,其威怒一击者,“天行”之健也,其发育群生者,“资始”之德也,故圣人以兢业为无为,以好生为神武。“虩虩”“哑哑”,理本一致,以“虩虩”者凛天威,而心不敢肆,以“哑哑”者承天德,而气得其和,是即震雷春发秋藏之旨也。上互《坎》,《坎》为忧,故有恐惧之象;下互《艮》,《艮》为顺,故有和悦之明。《艮》为宗庙,为社稷,故有宗庙社稷之象。《震》为出,为守,故曰“出可以守”;《震》为祭,故曰“为祭主”。《震》之为卦,由《鼎》出《震》,《鼎》取其新,是静而变动;由《震》反《艮》,《艮》取其止,是动而变静。动者声闻百里,静者敬主一心,是以可“致福”,可垂后,可“惊远”,可“惧迩”,可以守,可以祭,而不至丧失也,谓能善处夫《震》者矣。至六爻之义,各应其时:初秉一阳,为《震》之主;二至《巽》,为春夏之交,雷始发声也;三至《离》,四至《坤》,五至《兑》,上至《干》,阳气伏而《震》道终焉。其爻皆两两相对:初与四对,初为刚,四溺柔,故四之“泥”,不如初之吉;二与五对,二“丧贝”,五“有事”,故二之“勿逐”,不如五之“无丧”;三与上对,三“苏苏”,上“索索”,故上之征有凶,不如三之“行无眚”也。大抵处《震》之道,以“恐惧修省”为主,除初爻之外,皆不得处《震》之道,故《彖传》之辞,惟初得专之。

《大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洊”者,再也,上下皆《震》,故谓洊雷,犹《坎》之曰“习坎”也。雷者天地威怒之气,阴阳薄击之声,令人闻而悚然色动,非僻之念,为之一消,故“震来虩虩”,无不恐惧。然恐惧在一时,修省则在平日,君子无时不敬,当震而加谨,即震退而反省自修,不敢或懈,喜怒哀乐,皆与天准,惟恐检身不及,致于天变。故以心存恐惧者,仰凛天威,亦以行加修省者,敬承天道,谓之“君子以恐惧修省”。

【占】 问时运:运当发动,防其过盛,宜谨慎敛抑,可免丧失。

○ 问战征:有连日接战之象,须临时知惧。

○ 问营商:震雷出滞,滞者,积滞也,谓积滞货件,一时皆得出而销售。《象》曰“洊雷,震”,知有一二番好卖买也。

○ 问功名:雷者生发之气,“洊雷”,则有连捷之象。

○ 问家宅:宅基防有动作,上爻曰“于其邻”,必近邻有兴造之役,宜祭祷。

○ 问婚姻:《震》为长男,旁通为《巽》,《巽》长女,佳偶也。

○ 问疾病:是肝木太盛之症,防有变动,可惧。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一动乃见。

初九:震来虩虩,后笑言哑哑,吉。

《象传》曰:震来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哑哑,后有则也。

“虩虩”者,惊顾之状,“哑哑”者,笑语之声。初爻以阳居阳,得《干》之刚,为成卦之主,故得系《彖》之辞,谓能临事而惧,后事而乐,虩虩哑哑,任天而动,与时偕行,所谓时然后笑,时然后言,“哑哑”之中,仍不忘“虩虩”之意。爻辞添一“后”字,其旨益明。“吉”,即谓“致福”也。凡天下之理,宴安每多招祸,危惧自能致福,《象传》曰“恐致福”,谓恐惧戒慎,可以转祸而招福也。又曰“后有则”,则即乾元之“天则”,谓乐得其时,是能与天合则也。此爻变则为《豫》,《豫》者乐也,亦有“笑言哑哑”之象。爻中《震》有二义,初四两爻,皆以阳震阴,为震动之《震》;二、三、五、上四爻,皆受《震》者,为震惧之《震》。

【占】 问时运:好运新来,万事皆可振作。先难后易,先忧后乐,百般获吉。

○ 问战征:初时敌势奋勇,可惧,后得胜捷,可喜。

○ 问营商:商业新兴,百般可惧,待经营成就,既获利益,随时欢乐,无不得吉。

○ 问功名:谚云“吃甚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自有先难后获之象。

○ 问家宅:此宅防有变动,其象为先号后笑,可以无咎。

○ 问婚姻:此婚始有忧惧,后得欢乐,吉。

○ 问疾病:先危后乐,“勿药有喜”。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震》之《豫》。

断曰:《震》者雷霆之气,奋出地中,鼓舞元阳,生发万物。“震来”者,动而乍来也,“虩虩”者,闻其声而惧也,“哑哑”者,被其泽而悦也。卦当春夏之交,为雷乃发声之时也。今占得初爻,知足下时运,正得春气透发之象,奋身振作,大可有为。万事始起,难免险难,所当谨慎恐惧,以图厥始,其后坎险悉平,自得言笑之乐。此爻动体为《豫》,所谓“凡事预则立”者,此也;且《豫》者悦也,亦有“笑言哑哑”之象,吉可知也。后果如所占。

【例】 某来,请占目前米价输赢,筮得《震》之《豫》。

断曰:爻辞曰“震来虩虩”,知一时米价变动,大有陡涨陡落之势,输赢颇巨,大为可惧。足下占得此爻,知现市米价,足下必大受惊恐,须待震定价平,足下自可得利。“笑言哑哑”,乐何如也!后果如此占。

六二: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象传》曰:震来厉,乘刚也。

二得《坤》体,居内卦之中,“震来”者,与初爻辞同,威声急激,故曰“厉”。“亿”叹辞,《坤》“东北丧朋”,《震》东方,《震》出则《坤》之朋丧,二贝为朋,“丧朋”,即“丧贝”也。古者十朋五贝,皆用为货,是贝为重货。《震》为陵,初居阳九,故曰“九陵”,二据初之上,故曰“跻于九陵”。《震》为逐,《坤》丧其贝,《震》二逐之,不知穷通得失,自有定数,逐之而得,不逐亦未始不得也,故曰“勿逐”。《震》下《坤》上为《复》,《复》曰“反复其道,七日来复”,谓阴阳之数,各极于六,至七则相对而冲,二则返,返则丧于前者,可复得于后也,故曰“七日得”。是《复》之内卦,本为《震》也,《复》曰“朋来无咎”,“朋”即为“贝”,“来”即为“得”。《象传》以“乘刚”释之,谓六二阴柔,下乘初爻之刚,以致丧其资贝,故有“震来厉”之危。

【占】 问时运:运途尴尬,不无丧失,幸可复得。

○ 问营商:得失相偿,然亦危矣。

○ 问功名:既得患失,既失患得,品亦卑矣。

○ 问战征:一受惊恐,粮饷俱失,移营高阜,危殆已极,幸而得之,未为胜也。

○ 问婚姻:主夫妻不睦,防有携资潜逃之患。无须追究,缓即来归。

○ 问家宅:防有凶盗劫掠之祸,所失尚可复得。

○ 问疾病:疾势颇危,七日后可愈。

○ 问失物:不寻自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知友益田孝氏,旧幕臣也,尝留学法国,归为骑兵指图役。时竞议攘夷,洋学之徒,屡及暴举,氏乃避地横滨,余聘为通辩。明治元年五月,氏不告而遁,余深忧之,为卜一课,筮得《震》之《归妹》。

断曰:此卦初爻之雷,起而奋击,二爻为雷所震惊,畏难而遁高邱之象,谓之“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震》者,东方之卦,必在东京,大受惊恐,遂致舍财远遁,七日之后,当必归来。

一时众人闻此占辞,疑信参半,后益田氏果七日而归。问之乃知为上野战争,官军警备严密,氏不得已,迂道而遁。爻辞之言,一一如见。

【例】 华族隐居某君来,曰:今因有切要之事,吉凶未定,请幸占之。筮得《震》之《归妹》。

断曰:《震》为长子主器,卦象上下皆《震》,是必兄弟有变,为竞争家督之象。观君相貌魁梧,年未三十,已称隐居,必由家政多故,迫而退隐,不言可知也。今占得二爻,二被初刚所震,致丧其贝,初在二下,知必臣下所困,退位闲居,避地于邱陵之间,故曰“震来厉,亿丧贝,跻于九陵”。暂宜安分隐忍,切勿遽事纷争,以致决裂。要之理有循环,事有更革,当必可失而复得也,故曰“勿逐,七日得”。七者,数之一周,迟则七年,速则七月,定数不可违也。

某氏大感,曰:予之旧藩地,在南海道,予庶出为长,予季少予二岁,嫡出也。维新之际,严君病没,予以年长,继承家政,后予游学横滨,少不自检,旧臣遂以是为口实,迫予退隐,归弟承绪。予旧领地,有满淹矿,因以资本不足,劝予出资合业,余谋诸东京横滨商人,借得高利之金若干,不料矿产微薄,大受耗折,因此涉讼。顷者货主,以为当时借证,祇称华族,未称隐居,逼索益甚,究不审归何断结。今闻足下占词,谓失者可以复得,不觉闻而心喜。

六三:震苏苏,震行,无眚。

《象传》曰:震苏苏,位不当也。

“苏苏”,《正义》谓畏惧不安之貌,盖较初虩虩觉不安也。三内外之交,内卦之《震》未止,外之《震》又来,天之雷,愈震而愈厉,人之心,亦愈震而愈惧,“恐惧修省”,无可暂息,一念之肆,灾咎乘之矣。《震》为行,《震》以继《震》,行乃无咎,盖天以震警人,人即当震承天,承天而行,眚自无焉。《象传》曰“位不当也”,夫人之处世,安能时位皆得其当?惟其不当,一经震动,更宜加谨,斯可免害也。

【占】 问时运:运途不当,宜谨益加谨,谨慎而行,必无灾咎。

○ 问营商:销路不得其当,宜改行别路,可免耗失。

○ 问功名:“位不当”,谓才不胜任也,虽得亦危。

○ 问战征:《震》卦全体,皆处危惧之地,“苏苏”,谓死而重生,此战难望获胜,仅得逃生而已。

○ 问婚姻:门户不当。

○ 问疾病:虽危得以重生。

○ 问六甲:生男。

【例】 余向例以冬至日,占卜诸事,明治二十五年冬,占问摄绵土制造社运,筮得《震》之《丰》。

断曰:爻至三而震益厉,在人事必有大惊之象。论该社造晶制法精美,社中职工,亦各安其业,似无意外惊恐之事,今占得三爻,玩厥爻辞,殊深恐惧。

不料是年十一月间,浓尾之间,震灾大作,社中烟灶,顿时破裂,职工伤者数名。此灾为三十年来所未有,当时得此爻辞,曾不知灾从何来,今灾后思之,益叹鬼神之有前知也。

九四:震遂泥。

《象传》曰:震遂泥,未光也。

“遂”者,往而不返之意,“泥”者,陷而不拔之象。四为外卦之主,上体互《坎》,介处《坤》中,《坤》为泥,《坎》为雨,《坤》土得雨,为泥涂,故曰“震遂泥”。谓其震也,经一鼓再鼓三鼓之余,阳威已竭,如陷入淤泥之中,而不能自拔,君子“恐惧修省”,故于四尤凛凛焉。《象传》以“未光”释之,四本与初应,四之卦体,即初之体也,然不能如初之体乎乾元。《干》为光,初得之,四则《干》阳已息,故曰“未光”。亦爻位为之也。

【占】 问时运:正运已过,精力既衰,虽欲振作,终觉致远恐泥也。

○ 问战征:战争之交,所谓“一鼓作气”,至三至四,则勇已衰,若鲁莽前进,防车马陷入泥淖,被敌所困。

○ 问营商:商业亦佳,但挥财如泥沙,恐终不能积蓄也。

○ 问功名:有曳尾泥涂之象,宜退不宜进也。

○ 问婚姻:遂则必遂,惟相隔如云泥,或名分有上下之别,或道路有南北之分。

○ 问疾病:必中焦有食积泥滞,致腹鸣作痛,药宜开通下焦。

○ 问家宅:此宅为门前积土成堆,屋中沟道,亦多不通,致阳气闭塞,不利。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震》之《复》。

断曰:《震》卦为长子克家之象,一爻为一世,至四爻则嗣续既久,世泽已衰,凡厥后人,一不自检,必至渐即荒淫,坠落先业,有如身陷淤泥之中,进退不能自由,复何能光大前烈哉!爻象如是,足下宜“恐惧修省”,务自奋勉。后闻某氏,自知才力不足,让业退隐,以自娱乐。

六五:震往来厉,亿无丧,有事。

《象传》曰:震往来厉,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丧也。

卦例自内而外曰往,自外而内曰来,五处外卦之中,内《震》乍往,外《震》又来,故曰“往来厉”。二与五应,故爻辞亦相似。“有事”,谓祭事,《春秋》“有事于大庙”,“有事于武官”是也。五居尊位,秉中德,此心兢业,常如承祭,故能“无丧,有事”。虞氏谓,“无丧”,即《彖》之“不丧匕鬯”。按祭仪,主祭助祭,皆欲有事,“无丧”者,不丧其所执之事,不必专指匕鬯,而匕鬯要亦在其中矣。《象传》曰“危行也”,《震》为行,行至于五,迭经往来,皆在震中,其心危,故行亦危也。又曰“大无丧也”,“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五动体为《随》,《随》上曰“用享”,初之五为《萃》,《萃》《彖》曰假庙,皆大事也,故曰“亿无丧”。

【占】 问时运:运得中正,虽经历多险,终可完成大事。

○ 问营商:贩货往来,保无危厉。万万曰亿,财利甚巨,或小有挫损,大必无丧也。

○ 问功名:此功名必从患难来,可占大用,成大功。

○ 问婚姻:防婚姻完后,家有祭葬大事。

○ 问家宅:此宅有厉鬼为祟,幸不丧人,宜祭祷之。

○ 问讼事:两造皆危,得中人调剂,可不至败。

○ 问失物:小数难觅,大件无损。

○ 问六甲:生男,主贵。

【例】 友人某来,请占承嗣者气运,筮得《震》之《随》。

断曰:《震》者,为长男继续父业之卦,卦体四阴在上,二阳在下,是阳为阴制,二阳奋而欲出,故震,其家必向以女主专权。今《震》而至五,则阳气已壮,正可出而任事。虽初至五,往来之途,备尝危厉,惟其“恐惧修省”,兢兢业业,无忝厥宗,所谓宗庙享之,子孙保之,正在此也。故曰“无丧,有事”。后果遵此占。

上六:震索索,视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咎。婚媾有言。

《象传》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虽凶无咎,畏邻戒也。

“索”,求也,“索索”者,内外搜求也。“矍”,顾也,“矍矍”者,左右惊顾也。《震》至上而已极,五为尊位,上则为宗庙社稷,神明之所至。《震》而在上,如史所书震太庙,震正殿,是必慝之大者,其可惧可畏,不有更甚者乎!由是而索求其天怒之所由来,中心恻惕,甚至顾视彷徨,惊疑不定。惟宜恭默省愆,谨益加谨,若复躁动前往,凶可知也,故曰,“征凶”。“其躬”者,上之躬;上与五相邻,“其邻”,指五也。五为祭主,居尊任重,索矍之所集也,故曰“不于其躬,于其邻”。君子“恐惧修省”,不以震在邻而或懈,正以震在邻而愈虔,畏与戒相循,故虽凶无咎。“婚媾有言”者,即《彖》“笑言哑哑”之言。上为《震》之终,君子夕惕朝干,反躬内省,至《震》之终,而得告无咎。当此震威既霁,惧尽欢来,哑哑有言。凡在婚媾,亦得则君子之言以为言,所谓一家之中,忧乐相同,亦君子刑于之化所致也。此即《彖传》“虩虩”“哑哑”之全义,特于上申言之耳。

【占】 问时运:时当震惊将定,妄进则凶,静守则吉。

○ 问功名:位高必危,正宜退守,可保无咎。

○ 问营商:变动已定,不可过贪,见他人亏折,更宜谨守,乃得无咎。

○ 问战征:时本一战可定,闻邻近营队有变,急宜往救,不得坐视。

○ 问婚姻:《震》与《巽》有夫妇之象,想近时即有媒妁来言。

○ 问家宅:震“于其邻”,恐邻宅有震动之象。无咎。

○ 问疾病:病由心魂不安,致目视不明,宜静养。此人无碍,邻人有病,恐难挽也。

○ 问六甲:生男,防有目疾。

【例】 明治十八年某月,友人茂木充实氏,偕其友山田五郎来,谓曰:此人旧事幕府,明治元年上野之役,东军败走,一家脱走,赴奥州磐平城,以双亲并妹托诸友人,率弟赴仙台,历战磐城相马驹峰等处。后仙台藩归降,并为俘掳,下狱东京,既而遇赦,乃往磐平城,寻访双亲与妹。所托友家,亦不知何去,失望而归,遗憾莫释。请一筮以卜所从。筮得《震》之《噬嗑》。

断曰:《震》属东,互卦为《坎》,《坎》属北,就我国舆图而论,东北之方,为宫城、岩手、青森等县,意者其在此乎?《震》得《干》之一索而成男,《震》男既长,《干》《坤》退位,想老亲必俱亡矣。《震》之中虚成《离》,《离》再索得女,《离》者,离散也,想其妹,虽《离》尚在也。上爻为无位之地,其地必在边僻。爻辞曰“震索索”,谓遍处搜索,未必能得;“视矍矍”,谓虽或得遇,有相顾惊骇,不能相认。“不于其躬,于其邻”者,想必于邻近之处得其“婚媾”传言也。余就爻象探索之,其方向情节如此。噫!君之二亲不可见,妹则必可遇也。于是其人大感曰:丰后妇人,有天德氏者,能预言未来吉凶,曾往叩之;彼曰:急索不得,缓寻可见。问其地,曰:在东北,地名落合,然终不详其处。今足下占断,语亦相同,当再就东北往探。

【例】 明治二十八年,占我国与朝鲜交际,筮得《震》之《噬嗑》。

断曰:《震》为动,为兴,本有动众兴兵之象。上爻为卦之终,即为事之极。今占我国与朝鲜交际,而得上爻,爻辞曰:“震索索,视矍矍,征凶”,盖朝鲜之国土,久为外邦所要索,朝鲜之国势,早为外邦所疾视,循是以往,不知改图,其国必凶,故曰“征凶”。朝鲜因与清邻,有事于朝鲜,当先有事于清,谓之“震不于其躬,于其邻”。在清以朝鲜为属国,犹婚媾也,若遽与朝鲜为难,清必出而有言,谓之“婚媾有言”。《象传》曰,“震索索,中未得也”,谓清未能有得;又曰“虽凶无咎,畏邻戒也”,谓我国能令清国醒察时事,即可为朝鲜警戒,故虽凶无咎焉。

高岛易断51.震为雷(䷲​)-高岛易断全解2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207/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1.震为雷(䷲​)-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