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轻松学《易经》:鼎卦第五十_火风鼎卦详解_李守力周易诠释火风鼎卦

…分享美好…

640-89

轻松学《易经
周易诠释》:鼎卦第五十

640-88

【周易经文】

 

鼎:元吉,亨。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象曰:鼎颠趾,未悖也;利出否,以从贵也。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象曰:鼎耳革,失其义也。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象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象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

【解读诠释】

 

【50.1】

鼎:元吉,亨。

【白话】

鼎卦:开启吉祥,亨通。

【解读】

○鼎卦,下巽上离,火风鼎卦。《序卦传》:“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程颐曰:“鼎之为用,所以革物也,变腥而为熟,易坚而为柔,水火不可同处也,能使相合为用而不相害,是能革物也,鼎所以次革也。”

《杂卦传》“革,去故也;鼎,取新也。”革故鼎新,言旧王朝的没落,新王朝的诞生。革卦之后是鼎卦,鼎在古代被视为立国的重器,是政权的象征。

《周易》六十四卦之井、革、鼎、震四卦排列规律解读详见革卦解读。

 

【50.2】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白话】

彖传说:鼎,象形。以巽木而入离火,有烹饪食物之象。圣人用鼎烹饪食物祭祀上帝,而用鼎大量烹饪食物以养圣贤。巽逊而耳目聪明,六五柔爻承进上行,得乎中道又与九二刚爻相应,因此开启亨通。

【解读】

鼎卦彖传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卦辞:

(一)释鼎卦卦名和鼎字:“鼎,象也。”

这个“象”是双关语,一是指鼎卦的六爻卦象组合象鼎,《乾凿度》谓“鼎象以器”也,一是指鼎字象鼎,鼎字的演变与鼎卦也有密切关系。

1.论鼎卦六爻组合象鼎之器

张载《横渠易说》:“鼎,象也。足阴,腹阳,耳虚,铉刚。”朱熹详解曰:“鼎,烹饪之器,为卦下阴为足,二三四阳为腹,五阴为耳,上阳为铉,有鼎之象。”

按卦象,鼎卦下巽木,上离火,是木上有火,离为大腹,互体下乾金,鼎为金器(古以青铜为金),上兑为口为食,开口于上,烹饪食物之象。故“鼎,象也。”

2.【鼎的发展轨迹与《易经》的关系】

距今八千多年的河南裴李岗文化已有陶鼎出现,鼎身为圆底罐型或盆型,鼎足呈扁平或三角形,周身附加堆纹,主要用作食器,应该也作祭器使用。青铜鼎是在陶鼎的造型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史记·孝武本纪》云:“黄帝作宝鼎三,象天地人也。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皆尝鬺[shāng]烹上帝鬼神。遭圣则兴,迁于夏商。周德衰,宋之社亡,鼎乃沦伏而不见。”又说“黄帝采首山铜,铸鼎荆山下。”说明黄帝时期开始有了青铜器。《史记·五帝本纪》说黄帝“获宝鼎,迎日推筴[cè]”,《正义》云:“筴音策。迎,逆也。黄帝受神筴,命大挠作甲子,容成造历是也。”《索隐》:“《史记·封禅书》曰:‘黄帝得宝鼎神策’,下云‘于是推策迎日’,则神策者,神蓍[shī]也。黄帝得蓍以推算历数,于是逆知节气日辰之将来,故曰推策迎日也。”这说明在黄帝时期青铜鼎是祭祀天地、推算历数、卜筮吉凶、代天行命的神圣器物。

金文“贞”字多在“鼎”上增一“卜”字,即“鼑”字(贞、则、员三字,贝旁都是鼎字的简化),愚颇疑此即《史记》所言“黄帝得宝鼎神蓍”之事。卜,或为枚、蓍、策、筴,所谓“枚卜”是也。

到了大禹时期青铜鼎演化为国之重器,与政治的关系日益密切。夏禹铸九鼎的记载最早见于《左传·宣公三年》和《墨子·耕柱》。《左传》“楚子问鼎”见革卦解读,九鼎有“使民知神奸”的科普教育职能,“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的祭祀通天功能,和“天祚明德”象征天命的功能。

黄帝作三鼎,是效法天人地三才,这就是八经卦的三个爻;大禹铸九鼎,是按照洛书九宫后天八卦。二者都与《易经》有密切的关系。

《说文》:“鼎,三足两耳,和五味之宝器也。象析木以炊,贞省声。昔禹收九牧之金,铸鼎荆山之下。入山林川泽者,螭[chī]魅蝄蜽[wǎng liǎng],莫能逢之,以协承天休。《易》卦巽木于下者为鼎。古文以贞为鼎,籀[zhòu]文以鼎为贞字。”

早商二里岗时期出现了四足的青铜方鼎,到商代中晚期,方鼎数量大增。商代方鼎是青铜器的核心器物,方鼎是鼎中的特类,它与圆鼎一同埋葬时,具有抬升礼器地位的作用。后母戊鼎(原名:司母戊大方鼎)是商王武丁的儿子为祭祀母亲戊而铸造的青铜方鼎,这是现存的先秦时期最重的青铜铸件,是商朝青铜器的代表作。

到了西周,圆鼎数量明显增多,方鼎的数量逐渐减少。武成时期的青铜鼎,与商代晚期的鼎区别不大,风格相近,圆鼎明显增多。康王时期圆鼎所占比例比成王时期更大。昭王时期方鼎已经很少,而且变化不大。圆鼎数量大增,出土的24件鼎器中,其中方鼎仅占4件,圆鼎占20件,且方鼎没有出现新的形制,而圆鼎在不断地发展。穆王时期的鼎,圆鼎占绝大多数,出土的21件鼎器中,方鼎占5件,其中4件方鼎已具有圆鼎的特征,出土的共王时期的13件鼎器中,全是圆鼎,方鼎没有出现。到懿、孝、夷、厉王时期,方鼎几近绝迹(参考:朱海燕《试论西周青铜鼎的发展轨迹》硕士论文)。

周代方鼎由盛而衰,周早期方鼎的使用者主要是殷商后裔为主干的东方国族,型式由多样走向单一,高度降低,重量减轻,铸造纹饰内涵变小,趋向简单,铭文减少。后来东方国族也在摒弃方鼎,西周后期方鼎全被圆鼎代替。从商代到周代,以方鼎为中心向以圆鼎为中心的演变,是《归藏》殷礼向《周易》周礼流变的具体体现。《论语·为政》引孔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

《归藏》以坤为首,坤为地,坤为纯阴卦,其数偶,“天圆地方”,坤六二“直,方,大”,故四足方鼎代表坤卦,坤为母,故商代王母和妇好王妃都有方鼎陪葬。《周易》以乾为首,乾为天,“天圆地方”,纯阳卦,其数奇,故三足圆鼎代表乾卦。

《公羊传·桓公二年》提到:“礼祭,天子九鼎,诸侯七,大夫五,元士三也。”这就是西周的列鼎制度,皆用奇数,符合《周易》首乾。商代列鼎制度未见文献记载,殷墟妇好墓出土方鼎二、扁足方鼎二,大小不同的圆鼎三十二具,由此看来殷礼列鼎是用偶数,符合《归藏》首坤。

《易纬·乾凿度》云:“孔子曰:阳三阴四,位之正也。故易卦六十四,分而为上下,象阴阳也。夫阳道纯而奇,故上篇三十,所以象阳也。阴道不纯而偶,故下篇三十四,所以法阴也。”

3.【鼎字的演变与鼎卦卦象的关系】

容庚《金文字典》中有12个鼎字的金文完全是三足圆鼎的象形,如:

640-90

《金文字典》另有约100个鼎字和鼑字(贞的本字),介于象形与会意之间,如:

640-92

徐中舒《甲骨文字典》列出25个鼎字甲骨文,方鼎字9个 ,圆鼎字16个,相比于《金文字典》全是圆鼎象形字,一个方鼎象形字也没有,印证了商代《归藏》首坤与周代《周易》首乾的倾向。

李守力按:鼎(贞)甲骨文有两种写法:一为圆鼎写法,一为方鼎写法,徐中舒认为圆鼎鼎形锲刻不易,逐渐简化为方鼎写法,不确。这两种写法实际是当时圆鼎、方鼎的写实。

640-91

因此,“鼎”字的甲骨文兼用圆鼎象形和方鼎象形,而有卜问和正固之义的“贞”字则用方鼎象形,这再次说明了在商代方鼎优于圆鼎的地位,圆鼎兼用于炊具,而方鼎可能专用于祭祀、卜筮功能。西周初年周原卜甲的“贞”字与殷商“贞”字相同,这是基于方鼎通天通神的功能高于圆鼎的传统,后来在金文中出现的“贞”字则改用圆鼎象形,这说明西周以圆鼎为尊。文字的演变与《易》的演变相一致。

朱骏声《六十四卦经解》云:“鼎三足两耳,折木以炊于下,故文从‘爿[qiáng]片’。爿与片,木之分体也。或曰于文上体为目,离为目也;下体折木,巽为木也。”

鼎卦《大象传》曰:“木上有火,鼎”。甲骨文、金文鼎字的鼎足部分根据鼎卦下巽木、互体兑毁折乾金的卦象,将木判作“爿、片”。经过卦象会意而成的鼎足“爿、片”,与鼎字象形字的鼎足完全不同,这说明鼎卦卦象参与鼎字古文下部的演变。不仅如此,鼎卦上离,离为目,所以鼎字上部最终简化为“目”字,这充分说明整个鼎字的演变都受到了卦象的直接影响。

640-96

卦象参与古文字演变在商代甲骨文时期业已存在,这说明殷易《归藏》在文化礼制中也占有相当的比重。《周易·杂卦传》曰:“鼎,取新也。”相近的文字出现于殷商甲骨文中,商承祚《殷契佚存》五八〇:

640-93

徐中舒释读为:

叀丁午鼎从新。(引自徐中舒《甲骨文字典》772页)

愚以为,六十甲子干支中没有丁午,丁的甲骨文写作“口”,甲的甲骨文写作“十”或“田”,丁(口)或为甲(田)之误,二者形似,当读为:

叀甲午鼎从新。

“叀[huì]”与“隹[wéi]”是卜辞中常见的推测性语气词,“叀”多用于肯定语气,“隹”则兼有肯定与否定语气。故“叀甲午鼎从新”意为:甲午是鼎取新的日子。笔者在《周易密钥:因误航班而感通“巳日乃孚”、“巳日乃革之”的奥秘》一文中论证,癸巳不仅符合革卦卦象(泽火革,上泽癸水,下离巳火,癸巳合上下之序),它在六十甲子居中,位居第三十位,这与革字古文从“三十为一世而道更”(许慎《说文》)相应。而甲午则是紧随癸巳之后的干支,鼎卦的卦象是“木上有火”,下巽为甲木,上离为午火,甲午合下上之序,上下配置颠倒,颇有“革故鼎新”的意味。

余颇疑“叀甲午鼎从新”这段殷商文字有可能是《归藏》易的遗文,后来又被《周易》的《杂卦传》所继承。李过《西溪易说》所引《归藏·齐母经》,省略首卦坤,依次为:乾,屯蒙,溽(需)讼,师比,小毒(小畜)履,泰否,同人大有,狠(艮)釐(震),大过颐,困井,革鼎,旅丰,小过,林(临)观,萃称(升),僕(剥)复,母亡(无妄)大毒(大畜),瞿(睽)散(家人),节奂(涣),蹇荔(解),员(损)諴(益),钦(咸)恒,规(随)夜(蛊),巽兑,离荦(坎),兼(谦)分(豫),归妹渐,晋明夷,岑[雨/日斤](既济)未济。凡五十六卦,基本符合孔颖达所说的《周易》“六十四卦,二二相耦,非覆即变”的基本排列规律,而且前十四卦与《周易》的排序相同,唯乾坤颠倒而已。

李过《西溪易说》云:商人《归藏》“六十四卦名与周卦名同者三之二,曰屯、蒙、讼、师、比、畜、履,次序大略亦同。……如此则文王重《易》止因商《易》之旧。今以《周易》质之《归藏》,不特卦名用商,卦辞亦用商,如屯之“屯膏”,师之“帅师”,渐之“取女”,归妹之“承筐”,明夷之“垂其翼”,皆因商《易》旧文。”

由此可见,《归藏易》已具备《周易》卦序的雏形,殷商卜辞印证了癸巳革卦与甲午鼎卦是相续的关系,与《西溪易说》记载相同,故《周易》不是凭空产生的,其由《归藏》损益而来。

(二)以卦象释鼎之用:“以木巽火,亨饪也。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

《系辞传》说“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鼎为第50卦,是天命之卦,圣人之卦,故曰“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

鼎卦下巽木上离火,故曰“以木巽火”,亨饪即烹饪,亨,同“烹”字。鼎之烹饪食物,具有祭享天帝,和奉养圣贤两大功用。朱骏声《六十四卦经解》云:“古者铸金为此器,烹调五味,变故取新,以供天庙养圣贤,如用犊以祀帝于南郊,馈牢以尚宾于泽宫是也。”

《礼记·郊特牲》:“郊特牲而社稷大牢。”郑云:“以其记祭天用骍[xīng]犊之义也。郊者,祭天之名,用一牛,故曰特牲。”《礼记·王制》:“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宾客之牛,角尺。”意为,祭祀上帝的牛小,牛角有蚕茧大;祭祀宗庙的牛稍大,牛角有握手大;而招待宾客养贤要用大牛,牛角要一尺以上。故孔颖达《周易正义》云:“此明鼎用之美。亨饪所须,不出二种,一供祭祀,二当宾客。若祭祀则天神为大,宾客则圣贤为重,故举其重大,则轻小可知。享帝直言‘亨’,养人则言‘大亨’者,享帝尚质,特牲而已,故直言‘亨’。圣贤既多,养须饱饫[yù],故‘亨’上加‘大’字也。”

亨、享、烹三字皆源自“亯”[xiǎng]字,《说文》:“亯,献也。从高省,曰象进孰物形。《孝经》曰:“祭则鬼亯之。”许两切。又,普庚切。又,许庚切。”

“亯”字的上部与“高”、“京”同,是古代殿宇的象形,“亯”字的上部为宗庙,下部的“曰”是台基,殷商甲骨文作方形,金文变成圆形,与鼎的演变相似。“亯”字兼有三义:烹煮食物曰“烹”,烹饪;献以祭神曰“享”,享献;祭祀可通于神明曰“亨”,亨通。

亯(亨、享)的古文

640-95

(三)以卦体释卦辞“元亨”之义:“巽而耳目聪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

鼎卦的《彖传》很明确的提出鼎卦的位格是圣人。《说文》:“聖,通也。从耳呈声。”《风俗通》:“聖者,声也。闻声知情,故曰聖也。”鼎卦下巽上离,离为目为明,鼎卦初至五互体大坎为耳,故曰“巽而耳目聪明”。

鼎卦卦主为六五,与上九顺承,与九二刚爻相应,故曰“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元亨,即卦辞“元吉,亨”。

项安世曰:屯随临无妄升革之元亨,皆为大亨;独大有蛊鼎为元亨者,应大中之运,建万事之统,受惟新之命,皆有大始正本之义也。大从亨言之,皆事之成效;元主事本言之,不以元附亨也。卦辞有吉字者,误也。

 

【50.3】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白话】

象传说:木上有火,是鼎卦的象;君子效法鼎器之端正稳重,居于正位,固守天命。

【解读】

○王弼曰:凝者,严整之貌也。鼎者,取新成变者也。“革去故”而鼎成新。“正位”者,明尊卑之序也。“凝命”者,以成教命之严也。

○鼎卦上离下巽,离为正位,巽为命,故象曰“正位凝命”。

离为日,古代以日定向:日中在南,日出于东,日落于西;离为南,离为罗(离,帛书《易》作“罗”),古代以司南(指南仪器)或罗盘确定方位,故南方为诸方之首,《韩非子·有度篇》:“人主失端,东西易面而不自知,故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意为,君主失去方向,东西方向改变了,自己却不知道,所以先王设置指南仪器来判断方向。故离为正位。

 

【50.4】

初六:鼎颠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象曰:鼎颠趾,未悖也;利出否,以从贵也。

【白话】

初六:鼎足颠倒,适宜倾泻废物;就像娶妾生子,没有咎害。

象传说:鼎足颠倒,并未悖理;适宜倾泻废物,因此去故取新,如妾生子而贵。

【解读】

○初六在鼎下为趾,以柔居刚不正,而上承三阳,不胜其重,体巽为进退,故曰“鼎颠趾”。初六以柔顺阳,倒趾以出否,故象曰“未悖也”。

否,指不洁之物。体巽为洁齐,故曰“出否”。出否则可以“去故取新”,故象曰“以从贵也”。《小象传》不释“得妾以其子”,“从贵”之意已包之。初六不正,故言“妾”,子为九四,刚爻为实,故为子。《春秋》之义,母以子贵也,故“无咎”。

 

【50.5】

九二: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终无尤也。

【白话】

九二:鼎内有(新做)的熟食,我的同伴有疾病,不能前来陪我,吉祥。

象传说:鼎内有(新做)的熟食,要警惕所去之处;我的同伴有疾病(不能前来),最终没有过尤。

【解读】

○我,指九二。仇,为匹配。“我仇”历来有两说,王弼、孔颖达认为是六五,程颐、朱熹认为是初六。

王弼曰:以阳之质,处鼎之中,有实者也。有实之物,不可复加,益之则溢,反伤其实。“我仇”,谓五也。困于乘刚之疾不能就我,则我不溢,得全其吉也。

朱熹曰:以刚居中,“鼎有实”之象也。“我仇”,谓初。阴阳相求而非正,则相陷于恶而为仇矣。二能以刚中自守,则初虽近,不能以就之矣。是以其象如此,而其占为如是则“吉”也。

李守力按:

王弼说六五因“乘刚之疾不能就我”,此与《彖传》言六五“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元亨”相矛盾。“我仇”当指初六,初六“颠趾”,故“有疾”,与九四正应,故不再亲比九二,故曰“不我能即”。(这是《周易》的“妒合”体例,参见《周易密钥:论《周易》的“妒合”之象》)

项安世曰:“二能守其实,以从(六五)黄耳之正应,使颠趾之人(初六)不得相近,则可免于覆实之尤矣。”故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

 

【50.6】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象曰:鼎耳革,失其义也。

【白话】

九三:鼎耳发生变形,穿杠铉的鼎耳通路堵塞了,精美的雉膏不能食用;待到出现阴阳调和的霖雨,才可消除悔恨,最终吉祥。

象传说:鼎耳发生变形,是说九三有失虚中之宜。

【解读】

○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

鼎卦以初六虚为足,二三四实为腹,六五虚为耳,上九实为铉。故初六“鼎颠趾”,九二“鼎有实”。铉平时不在鼎身,鼎举时贯穿于鼎耳,故鼎耳与铉位置相同,五、上之位是也,故六五“鼎黄耳金铉”,上九“鼎玉铉”。

九三应爻为上九,铉耳同位于五、上,故三亦言耳。鼎卦六爻中,除了九三,其他五爻皆是阴阳相邻,唯有九三以刚居刚,敌应上九,故曰“鼎耳革”;上下敌比,困顿之极,故曰“其行塞”。故象曰“失其义也”。鼎以上出养圣贤为功,敌应上九,虽有雉膏,而不能见食也,故曰“雉膏不食”。

马其昶曰:《白虎通》引《礼》云:“三谷不升,不备雉兔。”《谷梁传》亦云:“大侵之礼,君食不兼味。”夫岁凶不兼味可也,以雉膏不食之故,任鼎耳坏裂而不修,则失其义矣。……阳亢故不雨,悔则变阴成坎而雨。亏悔者,是遇灾修省之心,自亏损自悔咎也。

○方雨亏悔,终吉:

言九三变爻之象,《系辞传》曰“爻者,言乎变者也”,“道有变动,故曰爻”。项安世曰:“九三动成坎雨,则与上相应,虽有自亏之悔,终有得应之吉。”

○《艺文类聚》引东汉崔骃[yīn]《仲山父鼎铭》:

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有福,足胜其任,公餗乃珍,于高思危,在满戒溢,可以永年,天之大律。

与九四不胜其任不同,九三得正是能胜任者,只是因为阳亢闭塞而有悔,如能虚中,居高思危,谦虚谨慎,则可永年。

崔骃祖父崔篆曾著《周易林》六十四篇,崔骃与父亲崔毅皆年十三通《诗》、《易》、《春秋》,博学有才,尽通古今训诂及百家之言。

 

【50.7】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白话】

九四:鼎足断折,王公的美食倾覆,鼎身沾濡龌龊,有凶险。

象传说:王公的美食倾覆,如何值得信任呢?

【解读】

○鼎折足,覆公餗[sù],其形渥[wò]:

餗,美馔[zhuàn]也,鼎之实也。《释文》:“虞云八珍之具也。马云䭈也。郑云菜也。”李鼎祚曰:“餗者,雉膏之属。公者,四为诸侯,上公之位,故曰‘公餗’。”渥[wò],沾濡之貌也。

张清子曰:初在鼎下未有实,颠之,尚有出否之利;四在鼎中已有实,折之,则有覆餗之凶。颠则舍旧而图新,折则器毁而用废。

李守力按:

初六颠趾能应九四,九四因九三“行塞”阻隔不见初六,故九四之时鼎必被初六所系而“折足”。九四阳刚有实,折足而“覆公餗”,互兑为毁折为泽,“其形渥”也,虽上比六五,无以供养君主,故象曰“信如何也”。

鼎卦九四与初六爻际关系,与姤卦同。初六颠趾应九四而“鼎折足”,犹如姤初六“羸豕孚蹢躅”;“覆公餗,其形渥,凶”如姤九四“包无鱼,起凶”。巽为鱼,故辑本《归藏·齐母经》鼎卦曰:“鼎有黄耳,利取鳣[zhān]鲤。”

○《系辞传下》引孔子曰:

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

王弼曰:

处上体之下而又应初,既承且施,非己所堪,故曰“鼎折足”也。初已“出否”,至四所盛,则已洁矣,故曰“覆公餗”也。渥,沾濡之貌也。既“覆公餗”,体为渥沾,知小谋大,不堪其任,受其至辱,灾及其身,故曰“其形渥,凶”也。

李守力按:

王弼的说法本于《系辞传》。四适其盈,被初六颠趾所系而折足,是德薄、知小、力小,公侯之位是位尊;上比六五,是谋大、任重,故“不胜其任也”。

地不爱宝,马王堆帛书《易》的出土为我们打开了研究《周易》的新视野。

马王堆帛书《二厽子》:

·《易》曰:“鼎折(8下)足,復(覆)公莡(餗),亓(其)640-94(刑-形)屋(渥),凶。”孔子曰:“此言下不勝任也。非亓(其)任也而任之,能毋折虖(乎)?下不用則城不守,師不戰,內乳(亂)(9上)反上,胃(謂)‘折足’;路(露)亓(其)國,[蕪亓(其)]地,五穜(種)不收,胃(謂)‘復(覆)公莡(餗)’;口養不至,飢餓不得食,謂‘640-94(刑-形)屋(渥)’。”二厽(三)子問曰:“人君至於飢(9下)乎?”孔子曰:“昔者晉厲公路(露)亓(其)國,蕪亓(其)地,出田七月不歸,民反諸雲夢,無車而獨行,□[□□]□□武公[□](10上)☒焉,不得食亓(其)肉,此‘亓(其)640-94(刑-形)屋(渥)’也。故曰‘德義無小,失宗無大’,此之胃(謂)也。”

大意:

鼎卦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孔子说:“这是讲下面的人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是他所能担当得起的重任而让他去担当,能不受伤吗?臣下不效力,城池不能坚守,部队不能作战,内乱必然扩及君上,这就叫‘折足’。国都破败,田地荒芜,五谷不收,这就叫做‘覆公餗’。公粮欠收,(君主和贵族们)饥饿没有饭吃,这就叫‘形渥’。”二三子问道:“人君也会挨饿吗?”孔子说:“过去晋厉公(楚灵王),国都破败,田地荒芜,出外田猎达七个月之久不归;民众在云梦(乾溪)反叛他。晋厉公没有车子而徒步独行,……饥饿没有饭吃,更不用说吃上肉了,这就是‘其形渥’。所以说‘获得福祥不论人的地位有多卑下,失去宗庙不论人的地位有多高贵’(引逸《尚书·禽艾》“得玑无小,灭宗无大”),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二三子》把九四爻辞分成上下三个层次,“折足”指下层官吏不能胜任,因此导致“覆公餗”,指经济基础的崩溃,最后导致天下大乱,君主没有车子坐也没有饭吃,即“其形渥”的窘态。晋厉公实为楚灵王之误,“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就是说的楚灵王,他是杀了侄儿楚郏[jiá]敖而自立。他即位的时候,是楚国与晋国平分霸权的时候;到后来失去王位,连立足之地也没有,到处挨饿,这些都是他亲手造成的。

对照《系辞传下》“言不胜其任也”,帛书《二三子》“言下不胜任也”,略有差异。帛书《二三子》似乎忽视了楚灵王自己更“不胜其任”,楚灵王常年在外穷兵黩武,把治理国家抛到九霄云外,最终导致他的弟弟蔡公弃疾趁机把他的儿子全部杀掉,把他架空。这是九四(楚灵王)被初六(蔡公弃疾:初六有疾)暗害的象。《左传》引楚灵王说:“今吾使人于周,求鼎以为分,王其与我乎?”不修一国之德政,而妄图天子之九鼎,正是“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非其任也而任之,能毋折乎?”

董仲舒《春秋繁露》曰:

以所任贤,谓之主尊国安;所任非其人,谓之主卑国危。万世必然,无所疑也。其在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夫鼎折足者,任非其人也;覆公餗者,国家倾也。是故任非其人而国家不倾者,自古至今,未尝闻也。

董仲舒的观点与帛书《二三子》十分接近。出土帛书《易》的马王堆3号墓约葬于西汉文帝十二年,相当于公元前168年,张政烺先生推定帛书《易》的写成年代最晚当在汉文帝初年,约当公元前180-前170年。董仲舒(前179年-前104年)生活的年代相距最近,所以他的观点与帛书《二三子》也最接近。

而《系辞传下》与帛书《二三子》两书中孔子前后的说法同中有异,是否这样推测,孔子晚年研究《周易》,其易学思想有个提炼的过程,传本《易传》是到晚期孔子思想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而结集(“七十而随心所欲不逾矩”),帛书《易传》是孔子的楚国弟子馯臂子弓所传,孔子最后的几年里子弓已经回到楚国,这应该是对于同一爻辞同一个孔子解说同中有异的缘故。

【“其形渥”,还是“其刑剭”?】

渥,读[wò];剭,读[wū]。

今传本《周易》“其形渥”,源自王弼所传费直古文《易》,是最具权威的本子,东汉熹平石经《周易》作“其刑剭”,石经属于梁丘贺今文《易》,而西汉初帛书《易》作“其刑屋”。侯乃峰《〈周易〉文字汇校集释》引李富孙《易经异文释》:

晁氏《易》云:“九家、京、荀、虞、一行、陆希声作刑。京房、九家、一行、陆希声作剭。”薛云:“古文作渥。”九家《易》曰:“渥者,厚大,言罪重也。”……《司烜氏》“邦若屋诛”,郑注云:“剭诛,谓所杀不于市,而以适甸师氏。”《小司寇》疏云:“必于甸师者,甸师掌耕耨王耤,其场上多屋,就隠处刑之。”故郑云:“若三公倾覆王之美道,屋中刑之。”《汉书·叙传》云“底剭鼎臣”,服虔注引《司烜氏》及此爻辞,师古曰:“剭者,厚刑,谓重诛也。”

谨按:

“其形渥”,汉易诸家多作“其刑剭”。“形”是后起字,汉代作“刑”,故帛书《易》、熹平石经作“刑”。帛书《老子》“长短之相刑”、“大象无刑”、“物刑之而器成之”等,通行本皆作“形”。

汉代“屋”可读渥,如《隶释》修尧庙碑“赫如屋赭”,即《诗经·邶风·简兮》“赫如渥赭”。故帛书《易》“其刑屋”读“其形渥”。

通行本《周易》中“刑”与“形”是严格区分的。“刑”字,如蒙卦初六“利用刑人,用说桎梏”,《豫·彖》“刑罚清而民服”,《丰·大象》“折狱致刑”,《旅·大象》“明慎用刑而不留狱”;“形”字,如《乾·彖》“品物流形”,《系辞传》“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拟诸其形容”、“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所以鼎卦的“形”不读“刑”。《诗经》曰“渥赭”,曰“渥丹”,皆以颜貌言之,不与“刑”通。

帛书《二三子》孔子说:“口养不至,飢饿不得食,谓‘形渥’。”根据《系辞传下》和帛书《二三子》,董仲舒、王弼所言“不堪其任,受其至辱,灾及其身”较符合孔子原义,“其形渥”,原来没有“屋诛”之义,王弼如字解说是对的,“其形渥”的含义更广泛,最极端的情况就是“其刑剭”,故以“其形渥”为优。熹平石经《周易》作“其刑剭”(梁丘贺本,今文《易》),汉儒“其刑剭”之说可能是受了今文《易》和《周礼》“屋诛”一词的影响,王弼“其形渥”源自费直古文《易》,应该更为接近本义。

在这里请允许我多说几句。我们不应忘记费直先师及其历代师祖,这个学派没有被授予高官厚禄,匿迹民间达五百年之久,他们安贫乐道,为了四圣古文《周易》的传承,不知遭受了多少困苦和灾难。后来“刘向以中古文《易经》校施、孟、梁丘经,或脱去‘无咎’、‘悔亡’,唯费氏经与古文同。”这就是草根伟人的操守!中华民族历来有不求名利只求道的贤士,正是他们组成了我华夏民族的脊梁。

 

【50.8】

六五:鼎黄耳金铉,利贞。

象曰:鼎黄耳,中以为实也。

【白话】

六五:黄色鼎耳配置铜杠,适宜守持正固。

象传说:黄色鼎耳,居中而纳刚实之益。

【解读】

○铉,读[xuàn],举鼎之器具,即鼎杠,铉从金,西周时金即是青铜,故铉为铜制鼎杠。《释文》:“马云:铉,扛鼎而举之也。”

○《正义》曰:黄,中也。金,刚也。铉所以贯鼎而举之也。五为中位,故曰“黄耳”。应在九二,以柔纳刚,故曰“金铉”。所纳刚正,故曰“利贞”也。

○六五与九二相应,即《彖传》所谓“得中而应乎刚”,应乎刚,则纳刚,故象曰“中以为实也”。

 

【50.9】

上九:鼎玉铉,大吉,无不利。

象曰:玉铉在上,刚柔节也。

【白话】

上九:鼎器配着镶玉的鼎铉,大为吉祥,无所不利。

象传说:镶玉的鼎铉居于上,是说五、上刚柔相济。

【解读】

○上九体刚履柔,刚柔相济。上九玉铉刚德为贤,六五明君尊而尚之,《彖传》所谓“柔进而上行”,是尚贤也。《易》有“尚贤”、“养贤”者多是六五顺承上九,大有、贲、大畜、颐、鼎是也。

○金铉与玉铉:

金铉为九二,玉铉为上九。金铉,实用之物,六五虚中,以纳刚实,君臣相交,以治鼎事。玉铉,圣洁之物,六五承上,刚柔之节,明君尚贤,以光宗庙。

○马王堆帛书《二三子》:

·《易》曰:“鼎王(玉)640-97(璧-鼏),大吉,(10下)無不利。”孔子曰:“鼎大矣!鼎之遷[qiān]也,不自往,必入<人>舉之。大人之貞也,鼎之舉也,不以亓(其)止(趾),以☒(11上)☒賢以舉忌(己)也。眀(明)君立正(蒞政),賢輔640-98(辟:弼)之,將何為而不利?故曰‘大吉’。”

大意:

《周易》鼎卦上九说:“鼎玉铉,大吉,无不利。”孔子说:“鼎的体量庞大啊!鼎在迁移时,不能自己移动,必须有人抬举它。大人的固守,就像鼎的抬举,不是靠自己的脚走路,而是靠贤人抬举自己。明智的君主治国理政,有贤人辅佐,他要干什么事能不顺利呢?所以说‘大吉’。”

【释铉鼏】

铉,鼎杠,通扃[jiōng]、640-99[jiōng],二字从冂[jiōng]。鼏[mì],鼎盖,通幂[mì]、幦[mì],鼏、幂从冖[mì]。汉代(甚至战国)将640-99、鼏混为一字,导致铉、鼏也发生混淆。

马王堆帛书《二三子》引《易》曰:“鼎王(玉)640-97(璧-鼏),大吉,無不利。”

640-97,廖名春认为是“璧”字省文,通幦[mì],鼏[mì]、幂[mì],鼎盖。“鼎王璧”即玉制的鼎盖。

廖先生将“鼎玉铉”释为鼎玉盖,有商榷的必要。下文孔子解释说:“鼎之迁也,不自往,必人举之,大人之贞也。鼎之举也,……。”马融曰:“铉,扛鼎而举之也。”此处孔子明言是鼎铉,即鼎杠。

铉,《说文》:“举鼎(具)也。《易》谓之铉,《礼》谓之640-99。”

640-99,《说文》:“以木横贯鼎耳而举之。从鼎冂声。《周礼》:“庙门容大640-99七箇。”即《易》“玉铉大吉”也。”

段玉裁注:

铉,所以举鼎也。所以二字今补。汲古阁于举鼎下增具字,今删正。《手部》曰:扛,横关对举也。谓横关于两耳,露其端以两手对举之,非是则难扛也。从金玄声。胡犬切。十二部。按《易音义》有古冥、古萤二反,则读同扃。《易》谓之铉,《礼》谓之640-99640-99音扃,与鼏音蜜,画然二物二事。《易》谓之铉者,《周易》鼎六五“鼎黄耳金铉”,上九“鼎玉铉”是也。古说皆云铉贯于耳。……云《礼》谓之640-99者,《士冠礼》“设扃鼏”。郑注:“今文扃为铉,古文鼏为密。”一部皆然。《攷[kǎo]工记·匠人》亦作“扃”。许所见《礼经》扃作640-99,卽[jí]鼎部所云“横关鼎耳而举之”者也。640-99与扃皆以郊冂[jiōng]之冂为声。扃训外闭之关,音义皆同。若鼏则训鼎盖,古音如密,今音如覛[mì],说详《鼎部》。

李守力按:

“铉”在《易音义》读同扃[jiōng],在《礼经》作640-99640-99音扃,与鼏音蜜完全是“二物二事”。640-99与扃皆以郊冂[jiōng]之冂为声。郑玄注《士冠礼》“设扃鼏”说“今文扃为铉,古文鼏为密”,汉代(甚至战国)已把640-99、鼏两字混淆,帛书《二三子》作640-97(璧-鼏),显然是用“鼏”音。

铉,鼎杠,通扃[jiōng]、640-100[jiōng],二字从冂[jiōng]。

640-101

鼏[mì],鼎盖,通幂[mì]、幦[mì],鼏、幂从冖[mì]。

640-102

《仪礼·士冠礼》:“离肺实于鼎,设扃鼏。”郑玄注:“今文扃作铉,古文鼏皆作密”,贾公彦疏:“设扃鼏者,以茅覆鼎,长则束其本,短则编其中。”

《仪礼·公食大夫礼》:“设扃鼏,鼏若束若编。”郑玄注:“凡鼎鼏盖以茅为之,长者束本,短者编其中央”。疏:云“凡鼎鼏,盖以茅为之”者,诸文多言鼎鼏,皆不用言所用之物,此经虽言“若束若编”,亦不指所用之体。故郑云“盖”以疑之。然必知用茅者,《诗》曰“白茅苞之”,《尚书》孔传云“直以白茅”,茅是洁白之物,故疑用茅也。

《礼记·礼器篇》:“有以素为贵者,牺尊疏布鼏”,注:“幎本又作幕(按正作幂),又作鼏”。疏云:“疏布鼏者,疏、粗也,鼏,覆也,谓郊天时以疏布为巾以覆尊也,故幂人云:祭祀以疏布巾鼏八尊”。疏布鼏者,即葛属之絺[chī]布。

可见,鼏以编茅为之,若尊鼏则以布。《江汉考古》1983年第4期刊登殷涤非先生《铉鼏解》一文说:

1959年9月间,安徽省文化局文物工作队在舒城龙舒公社凤凰嘴地方,发现一批春秋时称为“舒器”的青铜器(详见《考古》1964年第10期)。其中两件铜鼎,一盛羊骨,一盛鱼骨,原《报告》叫它为“铉鼎”。“铉鼎”上的附件和附着物是很值得注意的,它的具体情况是:

(1)两鼎平顶盖上都各有一根可以抽插的、横穿盖纽以贯鼎耳之扁圆形长铜棍,棍长恰与鼎两耳外缘的间距相等,各长24.9和25厘米。粗为0.9 x 1.3厘米(附图)。

(2)两鼎平顶盖边缘都各有覆粘的疏布残迹。据初步考察,其中盛羊骨鼎盖面上的疏粗布,每方厘米之经纬纱约各为24缕,每缕粗细不匀,无光泽,似麻织品。

640-103

铉鼎图

据上述情况,殷涤非先生详细论证了前者为铉,后者为鼏。考古实物与文献记载相对应,终于揭开了《仪礼》“设扃鼏”的真相。见到了鼎铉实物,当时商承祚先生非常激动,赋曰:“横铉遗制真谁偶,拍案惊看振世奇。”

扃,《说文·户部》“扃,外闭之关也”。《礼记·曲礼上》“入户奉扃”,朱熹注“扃,门关木也”,孔颖达疏云:“奉扃之说事有多家,今谓礼有鼎扃,所以关鼎,今关户之木,与关鼎相似,亦得称扃”。

640-104

门扃(门闩)图

【鼎卦总结】

 

鼎卦下巽上离,取其爻象,亦取其卦象。爻象者,初为鼎足,故曰“颠趾”;二三四为鼎腹,故二“鼎有实”,三“雉膏”、四“餗”,皆“实”也;五、上为耳铉位,五“鼎黄耳金铉”;上“玉铉”。初曰“趾”,四亦曰“足”者,以初应乎四也;三曰“鼎耳革”与“其行塞”(其为铉),耳与铉并言,以三之应爻为上,五与上乃“鼎耳金铉”之位,耳、铉贯穿同位也。

卦象者,以木从火,烹饪之义,故为鼎。全彖以内巽顺而外文明,柔进居尊,得中应刚,可以大亨。

《彖传》言“柔进而上行”,故六爻之义则以上出为功。

初六卑柔不正,故曰“鼎颠趾”,以柔顺阳,倒趾以“出否”,故象曰“未悖也”;出否则可以“去故取新”,故象曰“以从贵也”,此兼释“得妾以其子”,故“无咎”。

九二阳刚“鼎有实”,初六“颠趾”故“有疾”,与九四正应,故不再亲比九二,故曰“不我能即”。二能守其实,以从六五正应,可免于覆实之尤,故象曰“鼎有实,慎所之也”。象曰“我仇有疾,终无尤也”,再次强调初二两爻皆能以上出为功。

九三以刚居刚,无应无比,阳亢闭塞,故曰“鼎耳革,其行塞”,象曰“失其义也”,凶馑之年“雉膏不食”,动成坎雨,与上相应,“亏悔,终吉”。

九四被初六所系而“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也,虽上比六五,无以供养君主,故象曰“信如何也”。

六五“鼎黄耳金铉”,与九二相应,《彖》曰“得中而应乎刚”,故象曰“中以为实也”,以治鼎事,故“利贞”。

上九据五,刚柔之节,鼎之大成,明君尚贤,以光宗庙,故曰“鼎玉铉,大吉,无不利”。盖井与鼎,皆以上出为功故也。

 

【三个鼎卦卜筮案例】

1.汉·王充《论衡·卜筮》:

鲁将伐越,筮之,得“鼎折足”。子贡占之以为凶。何则?鼎而折足,行用足,故谓之凶。孔子占之以为吉,曰:“越人水居,行用舟不用足,故谓之吉。”鲁伐越,果克之。

大意:

鲁国在讨伐越国前,卜得鼎卦九四“鼎折足”。子贡认为有凶险。行走折足,所以凶。孔子却说,越人靠水而居,行走用船,不用脚,所以吉。后来,鲁国果然战胜了越国。

2.元·林坤《诚斋杂记》:

孔子使子贡,久而不来。命弟子占,遇《鼎》。皆言无足不来。颜回掩口而笑,子曰:回也哂,谓赐来乎?对曰:无足者,乘舟而至也。果然。

(黄寿祺案:薛据《孔子集语》引《吕氏春秋》,有此占。今本《吕氏春秋》无之。《北堂书钞》一百三十七引《韩诗外传》,文畧同。)

大意:

孔子安排子贡出访,很久了也没回来。孔子让弟子占了一卦,得鼎卦,大家都说无足不能来。颜回捂着嘴笑,孔子问:“颜回笑什么?是说子贡要回来吗?”颜回答道:“无足,可以乘船来嘛。”子贡果然乘船来到。

3.《旧唐书·李纲传》:

时左仆射杨素、苏威当朝用事,纲每固执所见,不与之同,由是二人深恶之。会遣大将军刘方诛讨林邑,杨素言于文帝曰:“林邑多珍宝,自非正人不可委。”因言纲可任,文帝以为行军司马。刘方承素之意,屈辱纲,几至于死。及军还,久不得调。后拜齐王府司马。未几,苏威复令纲诣南海应接林邑,久而不召。纲后自来奏事,威复言纲擅离所职,以之属吏。纲见善卜者,令筮之,遇《鼎》,因谓纲曰:“公易姓之后,方可得志而为卿辅。宜早退;不然,有折足之败也(注:鼎折足)。”寻会赦免,屏居于鄠。

大业末,贼帅何潘仁以纲为长史。义师至京城,纲来谒见。高祖大悦,授丞相府司录,封新昌县公,专掌选。高祖践祚,拜礼部尚书,兼太子詹事,典选如故。……贞观四年,拜太子少师。

大意:

当时,杨素、苏威当朝用事。李纲有自己的思想,不与他们相同。于是二人都厌恶他,想法子加害于他,乘着大将军刘方征讨林邑(今河南尉氏县)需要一名文员的机会,对文帝说:“林邑这个地方出珍宝,要李纲这样正直的人才可以去。”于是,文帝任命李纲为行军司马,跟随刘方去了林邑。到了林邑,刘方依照杨素的心意百般刁难李纲,多次欲置他于死地,打完仗还不许他回京城。李纲要亲自向文帝说明情况,苏威乘机抓住李纲擅离职守的把柄,在文帝面前诋毁李纲。就是在这样百事不顺心的时候,李纲找了卜筮专家,卜得鼎卦。卜者对他说:“李公必须改朝以后(注:革故鼎新),才得志而为辅政大臣(注:彖云大亨以养圣贤)。应当早点远离政治,不然会有折足的危险(注:鼎折足)。”李纲听了之后,也就辞官隐居于鄠县。
大业末年,贼帅何潘仁用李纲为长史。后来李渊的义军占领长安城,李纲也来拜见李渊。高祖很高兴,授了他丞相府司录,封新昌县公。专职掌控选拔人才。高祖当了皇帝后,又拜李纲为礼部尚书,兼太子詹事。仍然像过去那样典选人才。……太宗贞观四年,李纲被拜为李承乾的太子少师。

 

【从《归藏》鼎卦、鼎卦戈铭文看《周易》文本的形成】

详见:《周易密钥》第6-13节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轻松学《易经》:鼎卦第五十_火风鼎卦详解_李守力周易诠释火风鼎卦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必填
必填,请填写正确地址,方便以后联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文章内容很好,我要赞助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