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機

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

艮為山卦象示意圖

艮為山

艮為山卦_卦象圖

 

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彖》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也。

《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初六:艮其趾,無咎。利永貞。

《象》曰:艮其趾,未失正也。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

《象》》曰:不拯其隨,未退聽也。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厲,熏心。

《象》曰:艮其限,危熏心也。

六四:艮其身,無咎。

《象》曰:艮其身,止諸躬也。

六五:艮其輔,言有序,悔亡。

《象》曰:艮其輔,以中正也。

上九,敦艮,吉。

《象》曰:敦艮之吉,以厚終也。

52 高島易斷-艮為山()

《艮》二陰一陽,得地之體,以《坤》之上畫,變而成《乾》,故得《乾》》最上之一陽。乾為天,天本動也,天之最上一爻,為動極而靜,故為止。一陽高踞於《坤》地之上,故象山。卦與《震》反,《震》一陽內起,《艮》一陽外塞,起於內則動,塞於外則止。《序卦傳》曰:「震者,動也。物不可以終動,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此《艮》之所以繼《震》也。

艮: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

《艮》之卦一奇巍然居上,二偶分列在下。一奇居上,象人道,二偶分列,象人身。凡人自首以下,前面眉目手足,皆二偶,惟背脊直下成奇,故眉目手足皆動,惟背不動,不動為《艮》,《艮》止也,故曰「艮其背」。夫人必面相對,乃為相見,「艮其背」,則相背而不相見,背在後,身在前,故曰「不獲其身」。《艮》為門庭,心相背,行亦相背,相背則不相遇,不相遇,必不相見,故曰「行其庭,不見其人」。義皆取諸背也。

《彖傳》曰: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敵應,不相與也。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也。

此卦上下皆山,有兩山並峙之象。兩山並峙,不相往來,此止之象也。人但見靜為止而動為行,不知靜有靜之止,動亦有動之止,止為止,而行亦為止。「所」者,止之有定者也,「時」者;止之無定者也;止得其時,時即止之所,無定而實有定也。《艮》三上之陽,即《乾》三上之陽,《乾》三曰「與時偕行」,《乾》上曰「與時偕極」。靜翕動辟,其時本亘古不失也,天之時不失,即天之止得其所,是故可以止,可以行,可以動,可以靜,無纖芥之翳,而為光明之宗也。人能止乎其所,則以人合天,其心體自然光明,而無有障蔽矣。是即《大學》「明德」之旨。由知止,歷定靜,以至能慮而得,自能與時消息。以「明明德」之體,發而為「明明德」之用,固非釋氏「虛無寂滅」之教所得假託哉。「上下敵應,不相與」者,凡應必一剛一柔,若俱剛俱柔,則為「敵應」,「敵應」即為無應。八純之卦,爻皆不應,而獨於《艮》言之,以《艮》兼山,止於所止,屼然對峙,兩不相交,得止之義焉。按《音會》,「身北曰背」,背者為耳目所不載,故內不見身,外不見人,是以「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也。以其不相與而止,止無咎也。

以此卦擬人事,《彖傳》曰「背」,曰「身」,曰「見」,皆取象於人身上,曰「行」,曰「止」,曰「動」,曰「靜」,則不外夫人事也。人事有由動入靜者,有由靜入動者:由靜而動者,《震》也,《震》二陰在上,一陽發於下,陽動也;由動而靜者,《艮》也,《艮》二陰在下,一陽踞於上,陽止也。陽止者靜而無靜,動而無動,亦非無靜也,非無動也,時而動,時而靜,可以止則止,可以行則行,是以動靜貴「不失其時」也。若老氏言玄,釋氏言無,皆以靜制動,遁入枯槁斷滅,其道必幽昧而不明,此以陰止陽,止其所止,非《艮》之所為止也。《艮》之所止,審乎其時,得乎其所,是以陽止陰也。《艮》上一划為《乾》,《乾》為明,三至上為《離》象,《離》為光,故曰「其道光明」。卦爻上下不相應,故「不相與」,不相與則無所牽動,視若不視,聞若不聞。人能不聞不視,天下事皆無思無慮,是以得乎背,不復獲其身,行在我,不復見其人。以此而處人事,人事復有何咎哉!

以此卦擬國家,「艮,止也」,所以止暴而定亂也。《艮》二陰伏下,有潛謀不軌之意,一陽在上制之,使二陰不得潛動,是以為止。「背」者,為不見之物,「艮其背」,是止之於未見之時,為能於亂之未萌而先防之也。故止之用在得夫時,止之象則取諸身。人身為陽氣之會,背則為陰,陰則暗昧,陽則光明,以陽止陰,為止得其所,故「其道光明。」聖天子當陽出治,而群陰退伏,止而不動,皆潛移默化於光天之下,此其象也。六爻以初應四,二應五,三應六,往往上動下應,下動上應,互相牽與,惟八純上下一體,故不相應。《艮》曰「兼山」,山有前有後,猶人有身有背,山在前不能見後,人於身不能見背,是兩不相與也。故曰「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是以無咎也。

通觀此卦,按《說文》,艮本字20210309161131_68762.jpg高島易斷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2,艮,很也,從匕目,匕目猶目相上,不相下。匕目為20210309161131_68762.jpg高島易斷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3,狠戾不進之意。《六書本義》:20210309161131_68762.jpg高島易斷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3也,從匕,取兩目相比並也。《艮》《彖傳》曰,「艮,止也」,即狠戾不進之謂。「不見其人」,即目相上不相下之象,《艮》為山並立,即取象兩目比並也。總之,一動一靜,為天地自然之橐侖,一行一止,為人身有定之樞機。卦體一陽止於二陰之上,外實內虛,陰虛居內,陽實揜外,如人北向背立,還視內聽,是以「其道光明」。卦位《艮》《震》相因,《震》因《艮》止,《艮》因《震》動,天下無動不止,無止不動,止而動,故《震》先夫《艮》,動而止,故《艮》繼夫《震》也。六爻之象,皆取諸身。初為「趾」;二為「腓」,腓足肚,在後也。三「夤」,脊膂也;四「身」,不言心,心在前也,不言背,夤即背也;五「輔」,不見面,見其旁輔也;六在卦外,不言所止,而曰「敦艮」,象山之加高也。其爻象,內三爻不如外三爻之吉。二曰「不快」,三曰「薰心」,惟初尚得其利;四曰「無咎」,五曰「悔亡」,六曰「厚終」,故《艮》外多吉。天下事終而能止,未有不善者也,所貴止之得其時也。

《大象》曰: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

卦象一山之外,又有一山,兩山相對,其勢相連,有兼并之義,謂之兼山。凡八純卦,皆上下一體,互相聯絡,惟《艮》則上下兩山,各止其所,不相往來,此所以為《艮》止也。君子法《艮》之象,《艮》以山為止之所,人以位為止之所,思之思之,不敢或出焉。此即《中庸》所謂「素其位而行,不願乎其外」也。

【占】 問時運:時運平平,宜退守,不宜妄動。

○ 問戰征:宜各守疆界,不得馳域外之想。

○ 問營商:宜確守本業,不得貪意外之財。

○ 問功名:宜守舊,毋干幸進。

○ 問家宅:此宅地位雖狹,不可妄行改造。

○ 問婚姻:命由前定,不可貪富嫌貧。

○ 問訟事:不可以曲作直。

○ 問失物:當在原處尋之,可得。

○ 問疾病:止者終也,帶病延年而已。

○ 問六甲:生女。

初六:艮其趾,無咎。利永貞。

《象傳》曰:艮其趾,未失正也。

居《艮》之初,當趾之位。凡人動止,必自趾始,是以欲止其心,先止其身,欲止其身,先止其趾。趾止則不妄動,不妄動,則止得其所,而無失矣,故曰「無咎」。吉凶悔吝,每生乎動,止其趾,止動之初也,是遏人慾於將萌,存天理於未著,圖之於始,尤當持之以永,故曰「利永貞」。《象傳》曰「未失正也」,謂以陰居陽,位雖失正,而止其所止,初基正矣,故曰未失其正。

【占】 問時運:運途初交,宜守穩步,不可妄進,自得無咎。

○ 問戰征:屯軍山足,宜靜守,不宜妄動。

○ 問營商:宜知足。

○ 問功名:初步雖微,不失其正。

○ 問家宅:此宅近在山麓,可以長住,無咎。

○ 問婚姻:百年好合,無咎。

○ 問疾病:病是足疾,艱於步履,一時難愈。

○ 問訟事:不失其正,無咎。

○ 問行人:因足不能行,一時不歸。

○ 問失物:必不遺失,宜就地下僻處尋之。

○ 問六甲:生女,防有足疾。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占某大臣氣運,筮得《艮》之《賁》。

斷曰:《艮》者兩山並峙之卦,兩山並峙,則不能前進,有止而不動之象也。今貴下占氣運,得此初爻,「趾」足指也,凡人行動,以足在前,「艮其趾」,則足趾不動,而全體亦因之不動,即《大象》所謂「君子以思不出其位」也。知貴下宜永守其正,葆此爵位,無容再求升用,否則妄動,未免有咎矣。

六二:艮其腓,不拯其隨,其心不快。

《象傳》曰:不拯其隨,未退聽也。

「腓」,《本義》釋為足肚,《正字通》雲,脛後肉腓也。腓上於趾,故二象之。《咸》之二曰「咸其腓」,《咸》主夫感;《艮》二曰「艮其腓」,《艮》主夫止,止則安止不動矣。然趾與腓,皆為動體,本不欲止也,所欲止者心也。心欲止,則趾不能不止;趾既止,而腓亦隨之,是腓固隨趾為動止者也。「拯」,援也,「不拯其隨」者,謂三「限」在上,不肯俯聽,趾腓相隨而動,故二之心有「不快」也。《象傳》曰,「未退聽也」,謂既不能拯其動,又不能退而聽命,以從其止,是以「其心不快」矣。

【占】 問時運:運途有阻,宜裹足不前,不宜隨心而動。

○ 問戰征:止,不進也,堅守不動,又無外援,是以戚戚也。

○ 問營商:貨物止而不售,甚為可憂。

○ 問功名:不得寸進,又苦無大力之援。

○ 問疾病:「腓」,病也,《詩》雲「百卉具腓」,為秋風所虐也。此病亦必是秋症,恐非藥力所能救援也。甚為可憂。

○ 問婚姻:腓亦為避,宜避絕之。

○ 問六甲:生女。

【例】 應友人石坂氏之請,為占礦山事,筮得《艮》之《蠱》。

斷曰:《艮》為山,腓在山足之上,《彖》曰「艮其背」,背身後也,爻之取象,皆在背後。為占礦山,而得此爻,知礦山之穴,宜在山背。初為趾,二為腓,腓上於趾,知其穴又在股之下,足之上也。「艮,止也」,論其事,謂停止。在趾與腓本喜動,不喜止,曰止,其心必為之不快矣。今必倡始,議將停止,隨從者亦無力拯救,固宜作退步為是。必待五爻「悔亡」,得其輔助,可復與也。以爻計之,當在三年之後。

【例】 明治二十七年冬至,占戰後形勢,筮得《艮》之《蠱》,呈之內閣總理大臣。

斷曰,卦體取諸山,卦象取諸身,身本動也,山則止而不動;卦又於身之中取諸背,背無所見,背亦不動也。卦與《震》反,《震》動而《艮》止,所謂動極而止者也。今占戰後形勢,得《艮》二爻,初為趾,二為腓,腓進於趾,腓能屈能伸,其動尤甚,其力較強,論戰後形勢,固較昔而尤強也。戰後得此巨數償金,在從征軍士,皆自誇威武之力,每每藐視文官。至在朝大臣,總計全局,當以此金拓張軍備,是為首要,而不能隨從軍士之心,其心未免不快也。且《序卦》曰,「艮者,止也」,謂大戰之後,宜休養,不宜躁動,古稱止戈曰武,此其征也。武士之心,固好動,不好靜,止而不動,致多鬱鬱不樂,亦情所必有。觀腓之動,凡腓自動,心為之也;在武士之動,亦非武士所能自主,朝廷為之也:是在朝廷靜鎮之耳。

九三:艮其限,列其夤,厲,薰心。

《象傳》曰:艮其限,危薰心也。

「限」者,門限,為內外之界限。三處內外之間,橫亘一畫,故象限。「列」,分解也,虞氏作裂。「夤」,通作00083.jpg高島易斷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4;馬雲「夾脊肉」。按《咸》五曰「脢」,《易傳》謂「在脊曰脢」,鄭雲,「脢,脊肉」,是夤與脢,字異而義同也。「薰」,通作熏,灼也。三之《艮》限,為隔絕一身上下,使不相通,則將分心背而為二,一若門限之隔絕內外,此釋氏所謂「降伏其心」是也。以強伏其心,心者,火也,心火上灼,燭燭炎炎,薰灼於方寸之中,不可撲滅,則其心危矣,《詩》雲「憂心如薰」,此之謂也。豈知心本虛靈,感而遂通,《咸》之「咸其脢」,與《艮》之「艮其限」,一感一止,初無二致,《彖傳》所謂「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一任心之自然,而未可以隔絕為止者。隔絕為止,是欲定其心,乃適以危其心,心豈可以強制者哉!夫人一身脈絡血氣,上下前後,必周流貫通,無所阻隔,而此心自覺泰然,否則上不降,下不升,則脈絡不通,血肉分裂,心其能得安乎?故曰「厲」。「薰心」,《象傳》易「厲」曰「危」,蓋危較厲,為更可懼也。

【占】 問時運:運途順逆,皆當順時,強制者危。

○ 問戰征:兩軍相對,各爭疆界,安得劃界自守乎?自守者危矣。

○ 問營商:貨物務在流通,乃可獲利,況今萬國通商,輸入輸出,互相交易,若閉關自限,必窮之道也,可危甚矣。

○ 問功名:專守一藝者,必非大器。

○ 問家宅:治家之道,內外出入,固宜嚴謹,但不宜隔絕,隔絕則財用不通,而家道危矣。

○ 問婚姻:婚姻之道,本由天合,若苟守門戶,不能成兩姓之歡。

○ 問疾病:必是隔症,上下不交,血脈不通,病勢可危。

○ 問訟事:是上下之情不達,曲直難分。

○ 問六甲:生女,防難產。

【例】 某氏來請占某貴顯氣運,筮得《艮》之《剝》。

斷曰:爻象為血脈不通,心背分裂,勢頗可危。今貴下占氣運,而得此爻,知貴下於政府內外,情好或多不協。其所由來,在於位置自高,不屑與人往來,遂至勢分隔絕,情意不通,其勢幾成孤立,雖有才智,無所展布,此身危矣。爻辭所云「艮其限,裂其夤,厲,薰心」,其象如是,貴下宜旁求諸《咸》。《咸》五曰「咸其脢」,斯無悔矣。

六四:艮其身,無咎。

《象傳》曰:艮其身,止諸躬也。

「身」者,總括全體而言,分言之,則一身亦有上下之別。六四居下卦之上,上卦之下,當心之位,在一身之中也。爻得柔正,上比六五,為能「止其所止」,潔身自好,雖不能兼善天下,亦可以獨善其身,較之內卦三爻,為稍勝也。但以陰居陰,不堪有為,只能以身為天下模範而已,故曰「艮其身,無咎」。三爻言心,四爻言身,心虛而身實,期人含虛而踐實,斯不墜入釋氏虛無之弊。《象傳》以「止諸躬」釋之,躬,猶身也。是以身止心,即《大象》所謂「思不出其位」也。

【占】 問時運:運途柔順,能保其身,自得無咎。

○ 問戰征:難望進取,但於我身無所傷敗,咎復何有?

○ 問營商:只能保本。

○ 問功名:無得無失。

○ 問家宅:安居無咎。

○ 問婚姻:平平。

○ 問疾病:是帶病延年之症。

○ 問失物:即在身上尋之。

○ 問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年,占某貴顯氣運,筮得《艮》之《旅》。

斷曰:四爻介上下之交,當心之位,心內而身外,曰「艮其身」,是兼身心而言也。然《艮》主夫止,止則無所作為,是不足以見功,但求無咎而已。今貴下占氣運,得《艮》四爻,爻曰「艮其身」,有保身安命之象。四爻比近尊位,知貴下爵位已顯,為宜謹守職分,夙夜弗懈,以保全一身聲名祿位,安享此太平之福,復有何咎?《大象》所謂「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惟貴下有焉。

六五:艮其輔,言有序,悔亡。

《象傳》曰:艮其輔,以中正也。

五居外卦之中,二偶分列,有輔之象。按《咸》上曰,「輔,騰口悅也」,是輔所以出言;「艮其輔」,斯言無失言矣。君子之道,寡言則寡悔。「艮其輔」者,固非止其輔而不言也,惟在時然後言耳。時然後言,則言有其序,可以默則默,可以語則語,語默不失其時,故「悔亡」。《象傳》以「中正」釋之,「艮其輔」,謂上得其中正,是以「言有序」而「無悔」也。

【占】 問時運:運得中正,故無悔憂。

○ 問戰征:行軍之際,最忌謠言妄作,惑亂軍心,「艮其輔」使不妄言,斯號令嚴明,所向無敵矣。

○ 問營商:商情猶如軍情,消息不容漏泄,「艮其輔」,則言得其要矣。

○ 問功名:巧言必黜,昌言則拜,言得中正,立談可取卿相也。

○ 問家宅:此宅位得中正,居之無悔。

○ 問婚姻:媒妁之言,每多虛誕,聽者宜慎。

○ 問疾病:必是牙關緊閉,口不出聲,得能發聲,病乃可治。

○ 問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四年十一月,貴族院議員日野西公、善神道總裁稻葉正邦來訪,曰:今春惡疫流行,三條相國以下二三元老,遽而薨逝,實國家之不幸也。尋又有大津之暴舉,濃尾之震災,以及伊勢神宮庭燎無風啟滅。此皆意外凶變,自古罕聞,而適於今年疊見之。所謂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此其兆也,能不懼乎?今議會開設在近,是為上下臣民,最所注意,請君一卜,以見議院之興敗。余曰:仆昨年十二月既占之矣,以爻辭上呈松方總理、土方宮內二公,卦爻遇《艮》之《漸》。

斷曰:《大象》曰「兼山」,為兩山兼峙,阻絕往來,有上下不通之象。今占眾議院,得《艮》五爻,爻辭曰「艮其輔」,是止眾議之輔,使不得以無稽之言妄幹上聽;曰「言有序,」謂議者所言,當必秩秩有序,斯可聽納。爻象若預知此番眾議,必多出言不遜,好與政府為難,卒至奉敕解散,亦勢所必有也。即使眾議言皆有序,亦但曰「無悔」而已,未足以見功也。眾議院之兆如此。

兩公聽之大感,至十二月,眾議院果奉詔敕解散。

上九:敦艮,吉。

《象傳》曰:敦艮之吉,以厚終也。

上居《艮》之終,即止之終也。「敦」,加厚也,所謂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高,即敦厚之謂也。上能以敦厚自止,是以獲吉。《艮》六爻,惟上言吉,蓋《艮》之為道,上爻足以盡之。上能堅守此心,知其所止,是以厚重如山,不可動搖,吉莫大焉。《象傳》以「厚終」釋之,謂止以敦而乃安,敦以終而彌厚,是《艮》之所「成終」者,在此厚,而所以「成始」者,亦即在此厚也。

【占】 問時運:運途至此,無可復進,惟厚益加厚,是以得吉。

○ 問戰征:地位至上已極,要在兵力加厚,無不獲吉。

○ 問營商:是上手生意,價高物美,獲利必厚。

○ 問功名:必應上選,吉。

○ 問家宅:必是世代忠厚之家,吉。

○ 問婚姻:吉。

○ 問疾病:素體厚實,不葯有喜。

○ 問六甲:生女。

【例】 明治二十七年三月,某貴顯來,請占氣運,筮得《艮》之《謙》。

高島易斷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5

斷曰:上處重《艮》之極,即為兼山之上,山以厚重為體,山愈高則愈厚,故全卦之義,歸成於上,而上乃獨得其吉,即可見晚運之亨通也。今貴下占氣運,而得上爻,知貴下身居民上,爵位崇高,人民瞻望,儼同山斗,而素懷忠厚,未嘗以勢位凌人。「敦」者,厚也,《艮》者,止也,貴下當止其所止,厚益加厚,於己於人,無不獲吉。大運之盛,於此可見。

固定鏈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203/

贊(0) 打賞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明天機周易網 » 52.艮為山(䷳)-高島易斷全解
訂閱評論
提醒
guest
0 評論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QQ交流群電報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請您發表評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