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向庄子问道)2、身体的困境(傅佩荣)

向庄子问道)2、身体的困境(傅佩荣

我们这一节要谈庄子的思想,哪一方面呢?谈到对于身体的困境的理解。我们翻开庄子第一篇是《逍遥游》,《逍遥游》它到底在说什么呢?他说北海有一条鱼,名叫鲲,鲲非常大,不知道几千里那么大。我们一听就知道,这是一个寓言了,哪里有这么大的鱼呢?几千里,他说话好象很自在,不受任何限制。他的目的,是要让你无法具体想象,但是重要的是,你还是要知道鱼需要水,鱼不能离开水。这个鱼一变,就变成了鸟,叫做鹏,这就是大鹏鸟的比喻了。这个鹏的背也是不知道几千里,像这种不知道它几千里那么大,这种话说出来都是让你无法想象,那这个鸟一飞就飞到九万里那么高,所以在这里我们就有三个重点。第一个,鱼就是人的一般情况,他不能离开水。我们活在世界上,怎么能离开日常生活的这些条件呢?但是你可以变成鸟。是指什么?是指你的生命可以转化。转化的时候,当然不可能是身体转化,有些人到后来学道家变成道教了,道教就要去修身,炼丹这些,练气,事实上这不是庄子的意思。庄子所谓的身体从鱼变成鸟,代表你所依赖的条件越来越少,鱼需要水,鸟需要空气,空气基本上是无形的,它依赖性就少多了,你飞到九万里高空的时候,就几乎完全不要动了,为什么?因为它有浮力,这个浮力就让你很自在的可以飞翔,那这个鸟一飞,就从北海飞到南海去了。庄子《逍遥游》提到鱼变成鸟,再往上飞总共有三段寓言故事,分别从不同的资料整理起来。它为什么反复讲这些话?他讲的时候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就是有几只小麻雀,几只蝉,蝉就是夏天的知了,看到大鹏鸟就嘲笑了,说何必飞那么远呢?尤其是小麻雀,它说我从地上跳起来跳到树上飞一飞,飞不远就算了,要飞到处可以飞,何必一定要到这么高的地方?这里面就产生争议了,很多人说,对!没错,我生下来就是小麻雀,那你干嘛叫我学大鹏鸟呢?如果这样问的话,就不用念书了,不用念庄子了。庄子所说的,是每一个人都是大鹏鸟的潜能,他都可以变成大鹏鸟,他绝不是说有人生下来就是大鹏鸟,有人生下来是小麻雀,大鹏鸟是鱼变成的,所以不是生下来就有的,关键在这里。小麻雀,小的蝉,这些都有是我不再改变,我这一生就是如此。但是庄子整个的思想就是要你改变,叫做化这个字,变化的化,所以对庄子他的看法我们就要特别留意。我们简单用一个方式来说,先把后面的答案先说出来,要不然你这样子一步步念会觉得压力很大,这一节课讲了半天讲身体的困境,好象人活在世界上没什么希望了。庄子对人的理解,用现代最新的心理学家的说法也是一样,人类生命有三个层次,第一个身,身体,第二个,心,心智,心智代表可以思考,那个心的一个心智,(mind),可以思考,可以理解,可以有欲望的人体,这个上面还有一个,我们叫做灵,身心灵。你说庄子讲灵吗?没错,他用不同的字,叫灵台,叫灵府,就是灵这个字。他说我们的心,可以变成灵台,一个平台,它是灵台,可以变成灵府,府就是一个仓库,灵府。他为什么用这个字?他就直接用。灵台,灵府,所以你就不能否认庄子有一个身跟心之外的东西,他就称做精神,那就更直接了,精神从道而来,一句话讲完了。精神从道而来,如果你没有觉悟道,精神就不会出现,这就是庄子。所以你先把庄子的生命结构了解了说,每一个人都有三个层次,第一个身体,身体就是我们现在看到每一个人的身体,一看就知道大概几岁,这个蛮老的,这个头发掉了,这是身。第二个是心智,你在想什么,有什么欲望跟意念,这是心智。上面还有一个,如果上面没有的话,就不叫庄子了,你根本不用学他了,学了也没用,因为上面没有,无路可走。
   这一节课专门讲那个被水所困的身体,会变老的身体,你看完毕就知道,庄子对人的生命,这种观察确实是很深入。他在《齐物论》第二篇,《逍遥游》之后就是《齐物论》。他说,人承受形体而出生,就执著于形体的存在,直到生命尽头。一句话讲完了,人承受形体而出生,父母给了我身体,我生下来之后知道我这个身体,每一个人都要对镜子一看,我的手我的脚,这是我的,不是别人的,就执著于形体的存在,直到生命尽头。你这一生都在想着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是不是完好无缺,这里有没有什么毛病,有没有什么痛苦,这是第一步,没有人例外,直到生命尽头。这个身体,跟外在的东西,互相较量磨擦,追逐奔驰而停不下来,这不是很可悲吗?我们现在讲奔驰,就是跑来跑去互相赛跑,因为这把奔驰翻译为一种轿车的名字,Mercedez Benz.它翻成奔驰。所以每一次我写,我在路上奔驰,别人就说,我在路上宾士,好象讲成我在路上坐一辆轿车了,不是。我讲的真的是赛跑,我们身体不是在跟外物在较量磨擦吗?一直在追逐奔驰而停不下来,这不是很可悲吗?也是这样子啊,每天早上起来做这个做那个,紧张得要命,赶来赶去。 再看,终生劳苦忙碌,却看不到什么成功。终身劳苦忙碌,身体劳苦忙碌,看不到什么成功,然后疲惫困顿不堪,却不知道自己的归宿,不是很悲哀吗?我们这一生这个身体,这么辛苦的像臭皮囊一样的,因为到最后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去哪里?其实去哪里很简单,回归于天地,进入坟墓,变成骨灰,尘归尘,土归土。所以我们这个身体,注定是将来是尘归尘土归土,所以这是最简单的观察。但是身体只是这样子的话,当然不是太大的问题,动物也一样哦,对不对?一只猫,一只狗,小时候很可爱,长大后很漂亮,老了之后很难看,最后就没有了,没有了之后就回归到大地里面,也不要有什么情绪反应,这是客观的描写。但是人有时候就会去追逐,去渴望什么东西,这里面就造成人间复杂有趣的各种现象,也是所有烦恼的来源。所以庄子的观察对于人生来说,是相当的负面的,有点像佛教说的众生皆苦一样的情况。那这种苦该怎么解决呢?方法就不同了。以庄子来说的话,我们有身体,我们看啊,他跟老子学的,五色乱目,五种颜色让你眼睛迷乱了;五声乱耳,五种声音让你耳朵迷乱了,乱就是迷惑;五臭熏鼻,五种味道,现在很多人喜欢讲精油这些,五种味道让你鼻子也分不清楚了;五味浊口,五种味道让你嘴巴都觉得很浑浊了,东西有的太辣的,太刺激的,各种特别的味道,到最后嘴巴都无法分辨味道了。这个跟老子一样,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从老子直接翻过来了。最后一个也是一样,老子说驰骋畋猎,就是去骑马赛跑去打猎,让人心发狂。因为有很多外在的活动,让你去紧张,让你去害怕。接着,庄子说,取舍迷乱心思。取跟舍让你心思迷乱了,你要不要得到这个呢?还是要放弃那个呢?让你心思迷乱了,这都跟我们身体有关。用眼睛耳朵这些,对人的身体的基本的功能是了解了,这个了解之后,我们再进一步看,人活在世界上这种身体的官能,造成的困扰已经不少,但是更麻烦的是什么呢?我们的心思受到官能的影响产生欲望。譬如说,眼睛看到漂亮的就有欲望,耳朵听到好听的,就有欲望,所以这个欲望就随着你的官能的表现,它跟心不是没有关系。人的心很复杂,人的心在庄子里面至少有四种,第一种就是受到身体影响的,第二种,勾心斗角这个心,这个心是有时候你跟别人对照起来产生的一种关系。第三种才是说,我的心很可贵,心比身体可贵。第四种,就往上提升,心有精神,至少分这四种,将来我们还要再说明有关心的四种情况。
  但是这里我们就要再说一下,人都有心,就是他都有思考能力,这个思考能力跟身体结合的话,就形成复杂的欲望。譬如庄子说了,他说不可扰乱人心,什么叫扰乱人心呢?一个心本来很平静,一个小孩子本来是很单纯的,我跟他讲很多花样,他就开始心里面乱了。怎么乱呢?他说,人心排斥卑下而追求上进。我跟你说念书念得好,考试分数高才是好学生,那你当然是不喜欢分数差,喜欢分数好,所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竞赛,谁喜欢输呢?没有人喜欢输。每一个人都喜欢赢,一直往上去奋斗,去追求更高的成就。但是你这样一来的话,就变成竞争很激烈,恐怕不择手段了。然后我们的心,躁进的时候,热如焦火。我现在想要做一件事,想要成功,心里面着急得不得了,一旦退却的时候,冷若寒冰。你一旦转移目标,不要这样东西的时候,根本就觉得一文不值。譬如说我现在准备做电脑图表了,我需要一叠A4的纸,如果我满街找的时候,正好是放假,那真是急得不得了,满街找,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小店,礼拜六还开门的,那真是多少钱都跟他买了,很着急吗?因为你当下非要不可。等到你过了之后,家里面有这个,到街上看就跟垃圾一样,别人给你,你也不要。我们有时候在物质匮乏的时候确实如此,要这个,要那个,有机会多拿,我们年轻的时候看到别人送你一个赠品,就很高兴,就说这个可以拿回家用,现在别人给你赠品,心里想说这不知道该放哪里,没有地方放了,所以现在还是比较现实了,给钱好了,我自己买喜欢的东西。你好不容易挑个礼物送给我,我还没地方放,要用也不知道怎么用,因为不见得是我需要的。所以人在要一样东西的时候那个意念很强,热起来跟心里面烧火一样,当你不要那样东西的时候,转个方向的时候,完全不相干,有没有也不在乎,冷若寒冰。那么变化速度之快,一刹那之间可以跑到四海之外。譬如说我现在看到麦当劳,我想,我还是吃法国料理好了,看到没有?我的心里又想到法国去了,我们的心思可以变来变去,一下要这个,一下又要那个。所以我跟朋友来往都很单纯,我吃饭都很简单,只有一道菜叫帮随便,有人请吃饭的时候,说你要吃什么菜,随便,到任何地方都是随便,我从不伤脑筋在选择菜单上,反正有别人会选,每一个人各有专长,有人比较有经验,对不对?那我什么都会的话,那还得了?别人以为我会念书之外,也会选菜单,选菜,这完全误会。我们吃的时候也忘了那是什么,吃下去之后,别人问你吃的什么菜,啊?忘记了。这是每一个人的习惯,你真的想的时候那就开始复杂化了。我以前分析过,吃饭前跟吃饭后哪一种情况比较快乐,结论是吃饭前比较快乐,因为它有想象空间,吃完饭后就没什么快乐了,因为没有可能性了,所以说这是一种主观的意念了。
  那么人的心,确实是非常的复杂,比山川更险恶,比自然更难了解,人的心。自然界还有春夏秋冬,寒来暑往你可以猜测,它有规则,人心不能猜测,你说春天之后是夏天吗?不一定哦,它可能春天之后一下变冬天。你跟一个人谈得好好的,本来这种开心,春暖花开的样子,气氛很好,一句话说错了,马上变成严寒的冬天,冷若寒霜,脸拉下来,就是不认人了,人不是这样子吗?一下子好象仇人。一句话讲对了,听对了,马上翻过来变成好朋友,这个是不打不相识,都有的。所以人的心变化之快,在庄子里面你去看一看,庄子《列御冠》描写人心的变成之快,他说很多人,都是厚貌深情四个字,外表厚实,情感深藏,有谁能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他情感怎么变?庄子提到五种人,我们听听看,他对人的观察怎么样的细腻跟深刻。在庄子前面谁能伪装呢?他说,第一个,有人外表恭敬而内心骄傲。譬如说我外表很恭敬,见人都很客气,内心其实很骄傲。我们念书人有时候就谈到学问就很骄傲,但是拼命想要恭,比较谦虚,比较恭敬,都很难做到。第二个,有人貌似长者,而内心心术不正。我们年纪大了叫长者,别人看到我像长者,心术不正。心术不正什么意思呢?他心里想的是别的事情,这个是有可能的。我们现在年纪大了也慢慢变长者了,有时候很多事情就要问自己,我心术正不正呢?还好我们的特色是随时反省,一有不正的念头,立刻加以反省纠正,叫起心动念,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第三个,有人举止拘谨,而内心轻佻。表面很拘谨,这个不敢,那个也不能,内心很轻佻。第四种,有人表面坚强而内心软弱。这个很多了,表面很坚强,内心其实很软弱的,你只要把他的要害一碰到的话,马上崩溃了。第五种,有些人表面温和,内心很急躁。所以这五种简单列出来,就知道说人的表跟里不容易一致。问题来了,很多人说你干嘛要虚伪呢?你为什么不内心里面有什么就直接表现出来呢?没那么简单。如果每一个人都内心想什么,有什么就立刻表现出来的话呢,这是什么世界呢?就乱掉了。多少次我们有这样的经验,话说出口,才说这不是我的意思,对不对?但是这明明是我说的话呀,但是我说的话,还要配合我的肢体动作,还有我的表情,还有我各种对话的轻重的一种拿捏,都在里面,那你这样讲的话,谁能跟谁沟通呢?所以为什么西方学者研究人的说话,有一句名言,他说,说话是表达你的意思吗?他说,不一定,你彰显多少就遮敝多少,我说的话越多,我就遮敝的越多。事实上你为什么不了解我?因为我说话很多,你不知道哪一句话是真的。如果一个人从来不说话,他说一句话那就是一句话了。我们有这样的朋友,平常不说话,他说一句话就是这句话我的意思。另外一个人每天话很多,讲到最后到底哪一句话是你真的意思,你猜不透。所以在庄子里面对这些细节,为什么我要谈这一段呢?因为有时候我们对庄子一天到晚逍遥游,好象一下就很逍遥,没那么简单。他是对于人间实际的情况,就好象你是鱼在水里面对水很了解一样,你在人间对人间很了解一样,你不了解,你凭什么去逍遥?那只是一种麻痹,让我自己不要看现实,你了解的话,你那个逍遥才有它的基础。
  那么他继续说,人们睡觉时心思纷扰,醒来后形体不安。这句话对我们来说真是很贴切,睡觉的时候心思纷扰,哪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不是在想今天发生什么事,什么话没说对,什么事没做对,有些纷扰的情况?所以睡觉做梦的时候也很非常乱了。我们就羡慕庄子常常讲真人一句话,将来以后我们再做说明吧。他说,这个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睡觉时不做梦,醒来后没烦恼,这是多么好的人生,我这一生如果到这种境界的话,一定会觉得很幸福了。再说一次,睡觉时不做梦,醒来后没烦恼,我们是一睡觉就做梦,一醒来就烦恼,每天好多事情在那边想,该怎么办?所以睡觉时心思纷扰,醒来后,形体不安。形体就是我们的身体,每天有许多事要做,今天要上课了,今天要去开会了,好多事要做,身体跑来跑去,心里不安。所以这都跟我们身体有关,你这一生不就是为了这个身体吗?保养得好一点,必要的时候去整形,整到最后父母都不认识,但别人看着喜欢,自己看着开心,这不是为了身体吗?那最后老的时候再设法去想各种办法,设法维持一下。但是再怎么维持,最后还是有那个最后的阶段,没有人可以避开,这是身体。那你就要问了,这个身体到底想成就什么?所以庄子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可以说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他说,夫大块,大块两个字就是天地。块就是一块儿,两块儿,一块东西这个块,大块就是天地。天地用形体让我存在,形体就是身体,我常常讲形体,身体,让我存在;用生活让我劳苦,大家活着不是很累吗?要上班要工作。用老年让我安逸。老年的时候可以休息了吧?它叫安逸,因为老年不用上班了。用死亡让我休息。四句话,用形体让我存在,用生活让我劳苦,用老年让我安逸,用死亡让我休息。所以四句话听下来,你听到休息会觉得说早点休息吧,对死亡有什么好害怕的?他接着说一句话,那妥善安排我生活的也将妥善安排我的死亡。谁妥善安排你生活呢?我们莫名其妙就活了,有谁活在世界上是自己选择的呢?没有,莫名其妙生出来了。那你对于死亡有什么好害怕呢?换句话说,天地既然让你活着,天地就会安排你怎么结束,这叫做道家的智慧,看事实的真相。你怎么可能说莫名其妙来,来了之后,有一个目的,要在世间要盖一个房子,要赚多少钱,要做什么大官,有这个事吗?这些中间的活动都是什么?机缘配合之后的凑巧。有人做这一行,有人做那一行,因为某些小小的因素,你换了一条路去走了,到最后,你活出来的生命,自己也是觉得怎么走到这一步,有时候无心插柳柳成荫,你不知不觉做的事,做出来一片天地,你苦心积虑去做的,叫做有心栽花,花不发,苦心积虑想做一件事没做成,结果旁边的这个,就自然走出一条路来了,像人生很多事情都是条件的配合。所以对庄子来说的话,他说一个人,他要注意到情绪的问题,情绪跟身体有关。譬如说今天天气很热,我脾气比较暴躁。为什么?天气热使我身体觉得不舒服,那天气比较冷使我情绪比较冷静,那这是情绪的问题。所以我们这边所谈的都跟身体有关哦,庄子对于情绪的了解,据我所知,古代哲学家没有人超过的。为什么?一般讲情绪各位想到什么?四个字啊,喜怒哀乐。尤其这四个字,在儒家的经典《中庸》里面怎么说?他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跟和这两个字,它是配合着喜怒哀乐,我的喜怒哀乐情绪还没有发出来叫做中,中代表内在,中代表里面,发出来都恰到好处。譬如说,是应该高兴,是应该悲哀,是应该怎么样,恰到好处叫做和,和代表和谐,基本上不会造成什么负面的问题,这个中、和要达到很不容易。通常我们很容易过度,连孔子有一次也被学生质疑,颜渊死了,孔子哭得非常伤心,代表什么?孔子以前哭得伤心不伤心学生有一种观察。因为孔子的儿子先死,他的儿子死了他哭得多伤心,学生看过去时,颜渊死了,孔子哭得非常伤心,超过自己的儿子哦,所以学生才会问,老师,你是不是哭得太伤心了?孔子怎么回答?孔子说,是吗?他原来都没想到自己哭得太伤了,他认为自己是发而皆中节,我有这么深的感情,就这样子表现出来了。所以孔子说有吗?我有哭得太伤心了吗?如果不为这样的学生哭得太伤心,我要为谁哭得太伤心呢?这句话让学生听了也很震憾。代表是你们别的学生死的话,孔子肯定不会这么伤心的,就是颜渊死了很特别,所以哭得特别伤心,这叫做发而皆中节。所以儒家的修养就是你喜怒哀乐是很正常的,哪里有人没有喜怒哀乐的,那不是无情之人吗?庄子也赞成喜怒哀乐不要影响内在,让它适当的时候发出来,也不要过度,因为过度恐怕最可怕是愤怒,最怕过度,一旦愤怒起来变成巨人,绿巨大豪客,变成大力士,把这房子整个拆掉。所以任何情绪都要中和。
  好了,回到庄子身上,庄子谈到人的情绪,一讲就是十二个字,这十二个字是从情绪带来相关的一些表现统统在内,不是只有情绪本身。因为光讲喜怒哀乐好象蛮单纯的,他这边怎么说?他说,我就直接讲成白话。他先说喜怒哀乐,欣喜愤怒悲哀快乐,再说虑叹变恐,忧虑,叹息,反复,恐惧,这四个。我们除了喜怒哀乐不是会忧虑吗?会叹息?有时候不自觉就会叹息。有时候我们经常看到小孩子叹息,才念中学,念高中,坐在那边发呆,唉!叹一口气,大人就吓一跳,你好好的,才念中学,怎么就叹息呢?他说考试好难,你就知道这个考试给他太多压力了,你就要叫他看开一点。我们最怕看到年轻人叹息,老人家叹息还比较可以理解,对这一生很多做的事情不太满意。好!忧虑,叹息,反复,反反复复也是我们的情绪。最后呢?恐惧。你除了喜怒哀乐之处,有时候你不会觉得恐惧吗?好!就这四个了,最后四个,姚佚启态。什么意思呢?轻佻。轻佻就是说一个人放肆,有时候太得意了就变轻佻了。轻佻接着是放纵,更明显了,放纵,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然后呢?张扬,太过于张扬了,到处惹人注目。最后一个叫做作态,做态就是扭怩做态,明明要拿还要客气就是做态。所以这十二个这种情绪跟它后续的反应,庄子说的。各位想想看,我们什么时候听过,一个人十二个字把人的情绪,跟它后续的反应统统连起来,讲成那么多的?太少了,我们最多讲七情六欲,七情六欲也不是说加起来十三个,不是的,七情六欲事实上大部分都是重复的,就是这个情带来这个欲。那么,所以这是庄子对于情绪复杂多变,认为这是难以安顿的。如果这就是人的生命,如果人只有身体,只有血气,只有欲望,只有情绪的话,人生根本不值得一谈。所以底下我们讲一段故事,孔子跟颜渊的故事。孔子跟颜渊,颜渊有时候很喜欢学孔子,我们用一个成语,叫做亦步亦趋,亦就是也怎么样,也怎么样的意思,亦步亦趋。颜渊说,老师,你慢慢走,我跟着慢慢走;你快步走,我快步走,我跟着你快步走。趋就是跑得快一点,步就是慢慢走。但是,到最后,老师奔轶绝尘,好象这个人跑太快了,之后呢?他跑太快了,他走过去的灰尘都停下来了。糟糕!这个时候看不到了。对不对?你有灰尘,我就知道这边有人跑过,可以跟得上的吗?那你跑到最后奔轶绝尘,跑得太远了太快了,找不到了,我根本跟不上,他就问老师,跟老师讨论这些问题。孔子后来教他,你不要学外表,你要学内在。什么叫内在呢?孔子就讲一段话。他说,人承受形体而出生,知道命运是不能够测度的。好!有了身体就有命运,什么叫命运?命运就是遭遇。我们平常讲命运讲得很抽象,其实命运一点都不抽象,就是遭遇,你今天碰到谁了,这就称作命运嘛。你小时候碰到什么环境,你有什么家庭背景,有什么老师,有什么朋友,凡是遭遇都属于命运。为什么?它不是你选的,即使你安排的也不见得照你安排的方式来做的,所以统统叫命运。所以,人有这些命运的话,你无法掌握,只能这样子向前走。他说,我跟你颜渊,老师跟学生在一起几十年了,一路向前走,你怎么老看我的外表呢?你看一个人外表,就好象在空的市场找马一样,他用这个成语。这个马已经没有了,一个市场是空的了,你去找马,马已经跑掉了,你找什么呢?所以你不要看一个人外表的表现,他的躯壳不要看。
  所以孔子最后一段话才透露出消息,他说,我早就把自己忘记了,你也要把自己忘记。我们说自己要把自己忘记,连这个也要忘记,但是,我还是有不能忘的东西存在,你要忘记的是什么?就是说我自己有些习惯。譬如说我几乎不看过去的照片,很多人帮我拍照,有时候照片还寄给我些,说实在的,不寄给我也无所谓,那是过去的陈迹。陈迹不是念书考试的成绩哟,是过去的留下来的遗迹,有什么好纪念的?你花多少时间看过去的照片?仔细端详说,哎呀!想不到过去也有这么美好的年代。你看那个浪费时间的,因为它不会再回来,往事只能回味,第二句,往事不堪回首。所以,在这个时候,孔子就说了,他说,你不要执着于我给你看到的外在的行为,我自己也都忘记这些了,但是我有不忘者存,我自己还有不能忘记的东西存在,这就是重点。人的身体在世界上走来走去,叫行走于世界,行走于江湖,跟很多人互动,来来去去,过去的事情你执著于什么?无从执著,你再怎么执著把握,别人也会觉得很奇怪。因为如果没有其它相关的环境,你那个执著于过去的情况,根本就是落空的,他少了任何一个条件都不能够展现出来,所以你要把握的是现在。但是现在的我从将来再看,不也是过去的我吗?我,现在看过去,过去好象不能把握,那我现在把握自己,将来看我现在,不就是像我现在看过去一样不能把握吗?所以你要掌握的是什么?不忘者,从身到心。人的身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你的心可以运作,这就是人类生命的特色。心就是理智,就是思考的能力,这个理智思考的能力如果跟身体完全结合,那就糟糕了,那就变成孔子说的了,君子有三戒,年轻的时候血气未定,戒之在色。身体本身怎么会好色呢?好色是心态。对不对?到壮年的时候血气方刚,戒之在斗。身体怎么会好斗呢?是心态。最后血气即衰,都已经老了,还要小心戒之在得,贪得无厌。所以像这个都是代表你的心思思考能力,受身体摆布,所以你根本就是成为身体的奴隶了。心本来应该做为身体的主人,这是基本的原则。什么叫身体的主人呢?我明明想拿,我的心说不能拿;我明明想吃,我的心说不能吃,长辈还没动筷子不能吃,那我就要用我的身体来遵从我的心,让我的心可以发号施令。否则的话,我的心完全成为身体的帮凶,身体有什么欲望,我的心跟着去设计,变成跟别人勾心斗角这些了。所以,道家很强调说,你那个身体,是一个必要条件,我一直在谈必要条件。什么叫必要条件?非有它不可,有它还不够。你活着一定要有身体,但是光有身体不够,你不能说我有一个身体,那我要保养它。庄子跟老子一样,非常强调你太过于保养身体反而是伤害身体,他的后遗症很大。譬如老子提过,老百姓为什么不害怕死亡呢?因为他活着没什么乐趣。他看到那些当权的人,有权利的人,非常重视养生,吃的,穿的,保养得非常好,而自己根本就是没有什么生活的条件,越看越难过,对比之下觉得没有什么好活的。所以在上位的人越重视养生,重视这个躯壳,底下的人对自己就觉得越没有希望。而另一方面我们就养生来说,你越重视养生,也可能越带来对生命的危害。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营养过剩是严重的问题,因为富贵,因为肥胖而造成的身体疾病太多了。所以你如果有这个身体,你只以它为主的话,那这个生命实在是太可惜了,也不是生命应该有的一个发展。
  所以还记得我们的《逍遥游》吗?鱼在水里面,它没有水不能生活,所以就好象人一样,活在世界上没有这些物质资源,身体不能够活下去。那鱼为什么变成鸟呢?变成鸟之后只需要空气,我们的心智展现出来之后就跟大鹏鸟一样。什么叫空气呢?我们常常讲三样,知代表观念,资讯,信息,知识,情代表情感,意代表意志。所以我们讲我们的心智三种能力叫做知情意。它都像什么?它跟身体有一些是一样的,它不能离开外在。所以说你要有感情,你不能没有对象,你没有对象的话,一个人在谈情感怎么谈呢?你要想念书,你不能没有别人的专业知识提供你书本的材料。对不对?你要做选择,做决定,不能没有外在的世界。这就是你的心智也不能离开空气,像大鹏鸟不能离开空气一样,所以空气在这里所指的就是所有的一切,相关的东西。在这里我们就先讲一段,有用无用的问题。庄子里面常常提到无用之用是为大用,我们也把它当口头禅,譬如我们开玩笑说你念哲学有什么用,这个问题常常有人问我,我的答案很简单,我就说无用之用是为大用,别人也听不太懂,也知道这话很玄,念哲学是无用,但它怎么是大用呢?很多人都不以为然,认为说你们念哲学的比较夸张。那我就简单说一下,什么叫做无用之用。对庄子来说,有一次惠施问他说,你的言论毫无用处。看到没有?直接问庄子了,毫无用处。庄子说,我告诉你什么叫用处吧。请问?现在对我有用的是什么地方?就是这个教室。对不对?真的,今天整天对我有用的就是这个教室。代表这个教室以外的地方对我都无用,包括太阳,包括月亮,包括其他地方,北京其他的地方,不要说世界各大洲了,都无用,因为我现在整个上午有用的就这个地方。好!你把这些无用都去掉的话,你这个有用还有用吗?问题来了。各位想想看,你说只有这个房间对我有用,其他地方都无用,那你把无用全部去掉,你这个有用还有用吗?所以有用就无用了。为什么这个有用就无用了呢?我这样子做成录象带,是希望外面的人有机会去看到,各位来这边上课,是希望到外面世界上之后,可以过得很自在。你把那个现在看起来无用的都去掉,你现在这个有用也变成无用了,所以无用跟有用要加上什么因素呢?第一个,空间的因素,第二个,时间的因素。你如果只说这里才有用,那你错了,那你其他地方无用,这里有用就不能有用了。那你说今天很有用,那将来呢?对不对?今天无用的将来可能有用,今天有用的,再过几天,说不定就无用了。所以你把时间跟空间都加进来的话,就知道庄子的智慧是很特别的。所以你说,我们讲说大鹏鸟在空中如何如何,所以庄子讲大鹏鸟的比喻,不是一般人所说的,我这边顺便补充一下,因为我们谈这些问题,有一些牵涉到学术上的争辩。在学术上有什么争辩呢?历代以来注解《庄子》最有名的是谁?是郭象,魏晋时代,郭象的《庄子注》是最有名的。但是郭象本身的境界,他的层次,有他的限制。但他那个时代,叫做魏晋时代,每一个人都念《老子》、《庄子》、《易经》,要清谈。那么郭象谈到一段话,他怎么说?他说,大鹏鸟有大鹏鸟的快乐,小麻雀有麻雀的快乐,所以两个不要互相讥笑。这话听起来好象是很奇怪,你见过大鹏鸟讥笑过小麻雀吗?你见过麻雀嘲笑大鹏鸟吗?这只有人类去思考才会有这样的一种对照。我从来没见过小麻雀觉得自己小,可惜我这只小麻雀,我是老鹰多好,它看着天空,它看着老鹰很羡慕,我没见过。也没见过一只老鹰,飞着飞就看不起小麻雀,你看它那么小,我那么高,所以这种完全是庄子的比喻。郭象的缺点就在于说把庄子的比喻没看懂,落实到真实的情况的时候,说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大鹏鸟,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小麻雀,所以各适其性,适合的适,各自就他的本性,找适合的路走,不要互相批评,不要互相嘲笑,这样念书的话,说实在的不要念算了。
   我们有时候学中国哲学,会觉得很多事情都是一开头就没有弄对,什么叫做小大各适其性?庄子写书如果是为那些本来就是大鹏鸟的本性的人写的话,那他不需要看庄子,他已经是大鹏鸟了。对不对?所以庄子用这个做寓言,你就要懂,他的意思当然是说,当然是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小的知识不如大的知识,小的寿命不如大的寿命,他固然说小大是相对的,但是,相对里面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跟目标。你不能说,因为《庄子.齐物论》,什么叫《齐物论》?齐代表平等,万物都平等,这样的理论叫做齐物论。那如果万物都平等的话,我们又何必去奋斗呢?他讲的不是叫你不要奋斗哦,他是要破除你人类中心主义,你不要以为人类最伟大,所以你跟万物就可能互相欣赏,他讲的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不要忘记,人跟万物在这个意义上都来自于道,所以它是平等的,应该互相欣赏。但是另一方面,人作为人,如果说你也跟郭象讲的一样,那庄子干嘛写书呢?可以让每一个人各适其性嘛。对不对?你这个是个性不好去贪污,那你贪污,没关系;你个性不好去骗人,你骗人吧,没关系,这各适其性吗?那还叫庄子的哲学吗?所以,如果你稍微了解整个学术界对于庄子的研究,有时候觉得很有趣,有些人居然把庄子说成是植物人哲学。什么叫植物人哲学呢?说庄子这个人,跟植物人差不多,最好不要有感情,他的那个所谓的不要有感情,是跟惠施的辩论。惠施是他的好朋友,他们有一次辩论,庄子说,人最好是无情。惠施说,有人的样子怎么可能无情呢?一定有人的情感。庄子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不要让情感伤害自己内在的生命,情感是受外面引发的,受外面引发,适当的表达就好,不要为了喜怒哀乐,虑叹变恐这些,伤害自己内在的生命。代表什么?我今天早上起来,因为家里面很穷,所以很烦恼,这个烦恼可以烦恼一天,烦恼一天的话,我这不是浪费了吗?这种烦恼的情绪,不要影响到你的内在,烦恼可以烦恼,庄子也确实烦恼,他有太太,他有孩子,他怎么生活?太穷,他是编草鞋为生,所以他有时候上山去打柴,有时候真的委屈。我们讲一个故事吧,他有一次到一座园林里面去游玩,是果园,去游玩的时候,你看庄子的装备,带了弹弓,我们就问,庄子是不是小顽童?还是老顽童?怎么出门去游玩带弹弓?这弹弓我们是带过的,我们小的时候带弹弓做什么?打鸟。打鸟之后是为了没有饭吃吗?不是,是调皮好玩。还好,我也从来没打过鸟,没打中过,打鸟不容易,因为用弹弓打不容易的。庄子带弹弓,到一座园子旁边,一只大鸟飞过来,它的翅膀居然碰到庄子的额头,庄子吓一跳,这只鸟这么大,翅膀伸开七尺长,眼睛张开有一寸,眼睛大看不清,翅膀大飞不远,慢慢飞,翅膀碰到我的额头,这只鸟不想活了吗?他想,奇怪,这个鸟为什么没有看到我这个人?他就从后面跟踪,结果发现是什么?有一只知了,蝉,找到一处舒服的树荫,正在唱歌,高唱知了。在后面茂盛的地方,藏着一只螳螂,螳螂看着这只蝉,就忘了自己的危险。这只怪雀,我们现在讲黄雀在后,庄子原文是异鹊,就是怪异的异,这只很奇怪的这只雀,就要准备捕这只螳啷。它为了抓这只螳螂,没有注意到有人手拿弹弓,没有注意到。庄子看到这种景象立刻觉悟,他说你看,万物就是互相之间拖累,这个蝉找到舒服的树荫,螳螂要捕蝉,黄雀要捕螳螂,我这个人有弹弓,可以打这只黄雀,那我背后呢?立刻想到,想到之后,就知道我背后一定有人要对付我,立刻就跑,来不及了,守这个果园的人追过来,说,小偷,小偷,庄子弹弓都丢了,跑回家。你看,本来想打一只鸟做什么?加菜。因为这种鸟你可以随便打,打了之后,加菜没问题,他太穷了,打到这只鸟的话,回家可以家人吃两三天,多欢乐!你想想看,这个是一桌大鸟,结果弹弓都丢了,回家三天难过。他的学生问他,代表庄子真的有学生哦,说,老师,你为什么这几天心情不好?他就讲这个故事,就说你看,我都忘记了,我背后也有人要对付我了。哪一个人在追求某些利益的时候,背后没有人要对付他呢?这就是庄子。你从这里面看他生活的细节,他带弹弓,到山上去,他有时候也让人羡慕,坐在山腰的树杆旁,中午过了之后,打瞌睡,睡着了,梦到自己变蝴蝶,这是很有名的一段,庄周梦蝶。庄子名周,庄周就是庄子他的名字叫周,做梦梦到自己变蝴蝶,梦到自己变蝴蝶真快乐,叫做栩栩然,蝴蝶也,就是蝴蝶飞来飞在,轻松自在的真是开心。但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是那个僵卧不动的庄周,躺在树杆旁僵卧不动的庄周。他就在说,是我梦到蝴蝶呢?还是现在蝴蝶梦到我呢?就是我本来是蝴蝶,我现在醒了其实是在做梦,我刚刚做梦了,其实是醒了。各位知道我的意思吗?我再讲西方一个类似的故事吧。西方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他说一个国王跟一个牧羊人,他们每天睡觉做梦都倒过来,国王一做梦,就变牧羊人,牧羊人一做梦,就变国王。到最后,国王几乎不敢睡觉了,因为他一睡觉就变成自己是牧羊人,好辛苦,牧羊啊。这个牧羊人很喜欢睡觉,一睡着就变国王,可以好好睡了,到底谁比较快乐呢?各位想想?你喜欢做哪一种?你喜欢白天做牧羊人辛苦?哎哟!一睡觉就变成国王?还是说,你喜欢做国王?一睡觉就变牧羊人?庄子问的问题不是跟这个类似吗?但是他后面说,庄周跟蝴蝶一定有区分,这叫做物化,这句话很少有人讲得透彻。这边有两点,第一个,庄周跟蝴蝶一定不一样,蝴蝶是蝴蝶,庄周是庄周。但是,庄周跟蝴蝶又是物化,什么叫物化?物我同化,宇宙万物是物,它整个化成一团,都是气的变化。所以,人活在世界上,当你了解身体的各种情况,各种困扰的时候,你要记得一点,身体不断在变化之中,从年轻到年老,到生病,到最后结束,但是,这一方面,人跟万物都一样,物化。但是,庄周跟蝴蝶一定不一样,像前面说,孔子跟颜渊说,你不要在空的地方,空的市场寻找马,我虽然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但是我有不能忘的东西,他们讲的都是同一件事。我从身体的这种必要的条件,要掌握什么?人生的关键就在这里,掌握到心智可以思考,思考要开始摆脱身体的限制,进入到更高的层次。但是,到这一步之前,还是要分析一下,心智有什么问题?人的心智,这两个字我常常在一起讲,因为我要把身心灵分开,身体,心智,灵性,所以心智的心就是心脏的心,智就是智慧的智,合称心智,英文叫做Mind,Mind就是我的思考能力表现出来的这些。那么所以下一节课,我们就要谈到人的心智造成什么困难,譬如说,我们人有人的价值观,那这个价值观就造成很复杂的情况了,所以我们把这些属于人的生命的细节去了解。我想,各位大概很难想象,在《庄子》里面道家这么超越的思想,居然对于人的身体结构,身体的功能,它的运作模式以及它带来的困扰,他的危机,到后面人的心智在思考的时候,有什么其他的问题都分析得非常详细,你如果没有把这些掌握住的话,直接谈庄子的《逍遥游》,说实在的,有时候谈完毕之后,也不知道那个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庄子是哲学家,从来没有离开过人的真实的生命,惟其如此,才能够在逍遥的时候,可以达到真正的效果。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向庄子问道)2、身体的困境(傅佩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