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向庄子问道》4、心斋的修炼(傅佩荣)

向庄子问道》4、心斋的修炼(傅佩荣

这一集谈庄子的思想,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做心斋。心斋这两个字,在庄子里面,当时出现的背景我们大概说明一下。我们提到,庄子很喜欢用古人的话,借重古人的话来表达他自己的思想,譬如他提到孔子有一个学生,叫做颜渊。颜渊我们谈过,在《庄子》里面变成非常活泼,非常积极,很愿意把他的理想加以实现。他听到卫国的国君年纪轻轻,但是对百姓不好,他想去提供一些建议,他们是鲁国人,等于是鲁国人想去帮卫国的国君。那么孔子就说,你这样太危险,因为别人对你也不认识,他也不信赖你,你讲得再好,事实上你讲得越好越危险。因为这凸现出来他的错误,有时候你跟别人说一些有意义的话,别人自己本身修行不到一种标准,他听的时候很刺耳,觉得你讽刺他,觉得说,你故意讲一些好的,让我感觉到惭愧吗?所以,孔子就劝颜渊小心一点,要准备充分一点。他们经过再三的讨论,到最后,颜渊实在是能想到的办法都提出来了,包括什么呢?我大概提一下颜渊的建议。他说,第一个,内直,内在我设法要直。直代表真诚,就是我内心很真诚,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等于我是自然的婴儿,我把国君看成一个自然的婴儿,我也是自然的婴儿,所以这样一来的话,我们都是自然的孩子,所以不会有其他什么面子的问题。孔子说,这样不行,你对他很坦诚,他不见得有这样的体会。第二个,是外曲,外在的外,弯曲的曲。外曲就是说,那我这样好了,我学人间,别人怎么我就怎么,见到国君磕头,鞠躬,跪拜,你外面怎么规定,我完全合乎礼仪,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至少你不至于见怪于我?孔子说,这样也不行,他心里面有什么怀恨的话,你外表再怎么恭顺,都没用。那第三个,我设法成而上比。成而上比,就是我跟古人学习,我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古人的话,就是我现在向国君建言,不是我的话,是把古人好的意见提供给国君参考。这样总可以了吧?你就不要觉得说,这个不好意思了?孔子说,这样还是不行,反正他提任何方法,孔子都会跟他说,不太合适,最后颜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孔子说,你守斋吧。颜渊说,我家里很穷,已经三个月没有吃肉,没有喝酒了,老师还叫我守斋?我们都知道,颜渊确实很穷。那孔子说,我要你守的不是这个斋,是心斋,这就是出现心斋的概念。从字面上看,我们也知道,心在守斋就跟你吃饭要守斋是不一样的,吃饭守斋就是不要吃肉,不要喝酒。心要守斋的话,当然代表你不要有妄念,不要有各种欲望情绪,各种成见都去掉,让这个心越来越单纯,到最后没有任何杂念。

  那么心斋这个概念出现之后,很多人都在讨论,庄子的修养方法就是心斋。因为你讲字面上心要守斋,这个大家都听得懂,没有问题,那怎么做呢?在《庄子》里面谈到这一段的时候,他特别用耳朵听声音来解释,这个解释很有趣。他说,你不要用耳朵听,要用心去听;不要用心去听,要用气去听,变成有三种听法。第一个是耳朵,第二个是心,第三个是气,空气的气。你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呢?第一个,用耳机听。他说你用耳朵只能听到声音,譬如说我现在听到演奏音乐的声音,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用耳朵听。那用心去听的话,只能够了解现象。什么叫用心去听?你说一句话,我听懂了,我了解你所描写的现象。或者你说外面有一架飞机,我听了这句话,我知道外面有什么现象,有一架飞机。所以你用耳朵听,你用心去听,代表理解。那什么叫用气去听呢?用气去听的话,他说是虚而待物四个字。这跟这个听有什么关系?等于是我的心要变成虚,空虚。然后,待物两个字,就是准备迎接万物。就是我的心本身是空虚的,代表我没有任何成见,你外面有什么,我就让它出现原形原状原貌,就好象我的心变成一面很干净的镜子,外面任何东西过来了,真相就照出来了。这跟前面的听为什么要连在一起?这个我们就想到另外一段,庄子讲到有三种声音,叫做人籁,地籁,天籁三种声音。这三种声音的分辨是在《齐物论》,在当时庄子只是点到为止,庄子里面就借着老师跟学生的对话,老师靠着桌边睡着了,学生看老师的样子觉得很奇怪,今天怎么跟以前不一样呢?他就提到一句话,这句话在庄子里面至少出现三次,叫做形若槁木,心若死灰,这个老师的修行,身体像枯槁的木头。各位知道枯槁的木头吧?不会发新的芽了,不会长新的叶子了,枯槁,一段木头在外面不动了。心若死灰,死灰就是这个东西烧成灰之后,又用水浇熄了,叫做死灰,不会再复燃。身体像枯木一样,心像死灰一样,那还算人吗?所以老师的神情,学生觉得很特别,就说老师怎么一回事?老师这个时候就转移话题说,你知道什么叫做天籁吗?你只知道人籁。籁这个字,上面是竹字头,底下是赖皮的赖,我们这样就比较容易了解籁这个字。籁是一种乐器,用竹子做的,有一点像笛子,中间是空的。凡是中间空的用竹子做的乐器,统称叫做籁,所以籁是一种乐器,可以透过人的吹奏,演奏出声音出来。那什么叫人籁呢?人籁就是人发出来的声音。人籁为什么有问题?因为人发出的声音一定含有某种目的,要告诉你某种含义,因此人籁听久了会累。我们上课只要超过三十分钟,很多人就觉得说好困,梦见周公算了,因为你这个人籁听久了会的压力,老师在讲什么,怎么听着听着我就忘记了,不知道听到哪里去了。那你说人的声音是会传达某种意思,所以它会有压力,你听到了之后以为懂了,说不定听错了。要不然,为什么考试的时候,每一个人分数不一样呢?这说明人籁的限制很大。那好了,那我演奏音乐,演奏音乐也是人籁,一个小朋友拿起钢琴随便弹,那个就是不叫做音乐,那是随便乱弹。你只要演奏有一个旋律,有一个节奏,有一个布局,听的人就有压力,他在演奏什么?他在形容大自然的美吗?还是在形容某种心理上的境界呢?所以,再好听的音乐,你说我最喜欢听谁的乐曲,买一张CD,你回家听十遍你也受不了,反复一样的十遍,听到第一句,就知道后面什么旋律立刻要出来,就很担心它会出来吗?真的出来了,出来之后发现,音质有点变了。我们在听音乐的时候,常常就是这样的心情,你说你听音乐的时候完全跟它合而为一,享受这个乐曲的美妙旋律,这不容易的,你听十遍之后还能这样子吗?所以人籁就是人所发出的声音,它因为代表目的,给你压力。那什么叫地籁呢?庄子描写的地籁,用了一大段文章,非常的美,但这文章很难翻译,他就用什么?他用风吹过万物发出的声音。譬如风吹过树林,树林里面很多树,有高有低,这个树很多树干,有各种树干的凹洞,然后有山林,有山,有山脚,也有山坡,在风吹过去的时候,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庄子的描写生动之至,他甚至到最后说到强风吹过之后,一切停下来,真的停下来了吗?你没看到长的树,跟短的树,忽长忽短?因为还在晃来晃去,晃下去就变短了,晃回来又变长了,他用这种文字是没有人可以去比得上的。但是讲到最后还是一样,用我们的话来讲,你走到路边听到风声,它吹过竹林发出来的声音;你走到海边,听到浪涛声,这种叫做地籁,大地发出来的声音。我们在乡下地方过夜的时候,有时候觉得很开心,天刚亮,听到这个鸡鸣犬吠,鸡啼了,狗叫几声,这种统统叫做地籁,为什么?它没有任何目的。你不会说听到鸡叫了三声,这什么意思?鸡叫三声代表什么意思,那就糟糕了,代表你恐怕参加什么帮会,什么暗号,不是真的鸡,一定是人假装鸡在叫,这样就变成压力又来了。所以地籁就是大自然的,包括生物,它发出的声音。像蟋蟀,偶尔发出几句蟋蟀的声音,你听了心里面会觉得很和谐,因为你不觉得说我需要听懂它的含义,它没有含义,它只不过是自然的条件配合起来,就像风吹过任何地方发出的声音一样,这叫做地籁。那什么叫天籁?到天籁的时候,庄子就不说了,他说天籁是什么?他说,哪里有声音?是谁在安排这一切呢?他转移话题了。

  所以庄子里面,像这些地方都值得我们去思考。所以我们首先讲心斋的时候,他用用耳朵,用心,用气,用气去听就代表你从人籁到地籁,到天籁的境界,什么叫天籁的境界?我们再设法把它解释一下吧。就是任何声音的发出都有它的条件,配合起来之后,条件成熟了,他就出现这样的声音。之所以这种声音出现,它不在于让你听懂,听不懂,而在于说,条件成熟,它就出现了。譬如我走在路边,讲现代人最常碰到的情况,一辆汽车经过,紧急刹车,发出声音真是难听,但是我听的时候像天籁,懂我的意思吗?一定是有条件配合它才能发出声音,所以听到声音就像没听到声音,有声音就像没有声音,这是天籁。所以同学们上课,如果想象听天籁的话,最好老师问你听懂了没有,听懂了就是听不懂,听不懂就是听懂,老师有没有说话呢?有声音就是没声音,没声音就是有声音,代表你到心斋的境界了。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就要确实了解,为什么讲气呢?各位想想看?宇宙万物在古人看起来是什么?就是一个气。那什么叫道呢?道家的道是一个整体,宇宙万物就是一个道的力量在运作。那宇宙万物在我们来说的话,也要讲清楚一点,就是一个气的变化。所以气的变化,因此你就用气去听,代表什么?你不要有自我。当你把自我的意识化解之后,天地无限宽广,人的痛苦大部分来自于有一个自我的执着,说这是我的,那不是我的,那一比之后,永远是非我比自我的大多少万倍,亿万倍了,属于我的永远是极少数。因为有一个自我做一个界限,你把自我的界限去掉,那就没有什么属于不属于了,天地是一个整体。所以讲到心斋的时候,提到虚这个字,那虚这个字再具体落实的时候,我们可以说,他是用忘来说,忘记的忘。所以讲庄子的思想,常常把心斋跟坐忘连在一起,坐忘就是坐在那里面忘记自己是谁。那什么叫坐忘?有一次孔子跟颜渊,讨论到怎么修养的问题,颜渊就开始修炼了,分三个步骤,第一个,忘记仁义,第二步,忘记礼乐,第三步,就坐忘了,这边又是分三步了。我们分析一下,第一步,忘记仁义,孔子跟颜渊,是儒家的重要代表,这没有问题。儒家最喜欢讲仁义,把仁义忘记,什么意思?不要老想着,我要做好事,所以我要做一些该做的事,所以你把仁义忘记。那忘记礼乐,是怎么回事?礼乐是维持人间秩序的方法,也能够保持一种和谐的关系,礼跟乐,也把它忘记,就代表这个人,他回到原始的情况了。仁义是我有心去做好事叫做仁义,礼乐是我有心去维持社会上的人际关系,那你把这两个都忘记的话,那就变成一种小孩子一样了。你看到小朋友他根本也没上学,他也没有什么要做好事的心理,他看到别人高兴,他也高兴,别人难过他也难过。很多人对小孩子的观察是如此的,就是说一个小朋友,他跟父母在一起很快乐,他看到别人的小朋友受伤了,哭了,他也会跟父母说,他在哭,脸上显出忧伤的表情。我们以前看到很多这样的报道,都觉得你看小孩子都很有同情心,就认为说人性显然是有他善良的一面。但是,这几年专家的研究更深入了,说你不要看小孩善良,两岁半开始进幼儿园就会勾心斗角,还加一句,女生比男生更早。哎呀!这个好象是小女生就开始会在那边想谁比我好,谁比我差,跟她比来比去,这说明什么?说明小孩太早被大人所同化了。他如果按照他的本性发展的话,应该是无忧无虑,晃来晃去。所以像老子,庄子都很喜欢描写小孩子天真的情况。但是如果两岁半开始就慢慢要勾心斗角的话,恐怕不太乐观,就是这个时代,很多事情恐怕都变得很快了,这叫做什么?这叫做能够跟别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互动的,很容易形成一种互动的感受,变成一个整体。所以,在颜渊提到坐忘的时候,孔子问他什么叫坐忘,因为孔子他跟颜渊的关系,在《庄子》的书里面,有时候颜渊比孔子修养得还要快,有两三个地方,这个是其中之一。孔子也说,什么叫坐忘?我都不知道,怎么你知道呢?颜渊其实很简单,第一个,忘掉我的身体,第二个,忘掉我的聪明。人就是两个问题,身体跟心智,心智就是我的聪明才智,把身体忘记,我身高多少,我体重多少,我今年几岁;把心智忘记,我念过什么书,我懂什么道理,统统忘记,最后四个字,同于大通,同化于万物相通的境界。我们今天读庄子这样的书,最怕是背很多原文,但是无法用白话文把它说出来,这很可惜,因为白话文代表你现在真正的理解,我们是讲白话文的。所以我就说,颜渊最后一句话说,同化于万物相通的这句的境界。第一个,万物相通的境界是一个整体,第二个,我跟它同化,代表我的自我的界限没有了,就是我刚刚前面说的。孔子听了之后很高兴,他说,太好了,能够同,那就不会有差别、偏私;能够化,就不会有执着。两句话,能同没有偏私,偏心私心,我跟你们都一样,所以没有偏心,能够化就没有执着,没有说我一定要这样,一定要那样,所以你能够有同有化的话,那就是万物相通了。其实人要达到万物相通,不需要去研究万物,而研究外面很多东西,你根本研究不完。你只要把自我的限制去掉,不要执着于自我,就感觉到万物跟你之间没有隔阂。

  我们说,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就是一种鳶飞鱼跃进的境界。那么如果说一个人有自我的话,这一切都不一样了,就研究这是什么鸟,这是什么鱼,就完全失去这样的一种整体的境界了。所以呢?庄子这个心斋的修炼,我们前面就用他提到人籁,地籁,天籁,他提到颜渊的忘仁义,忘礼乐到坐忘,用这些方式来说,所以这种心斋,到最后是虚。虚在老子也讲过了,那老子讲的虚,你听起来就觉得是静态的,致虚极,守静笃,六个字,《老子》第十六章,就是老子的修行。你说问道家怎么修炼,从老子就是两句话,追求虚要达到极点,守住静要完全确实。你追求虚,没有到极点不行,到极点的话,代表你这边完全没有任何,没有纤毫的污染,完全一片空白,那么这个虚才能够让道来出现,所以庄子接着说,唯道极虚,道只有在空虚的情况下才能出现。还记得我们上次谈的吗?精神生于道。这两句话合起来看,一方面,我的心斋使我从前面的形如槁木,心若死灰,到达我的心斋。心斋就是虚,虚了之后,看起来是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因为身体,心都已经莫名其妙了,没有作用了,那这个时候,反而因为虚让道在里面展现。然后再听另外一句,精神生于道,我的精神从道这边生出来了,所以这是一个双向的作用,一方面你修炼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步,反而让道在你的生命里面显示他的力量,因为道无所不在。另一方面,你自己本身,这个是能够让精神的状态展现出来。所以我们看人的问题,在这边可以得到一些简单的说明,人的生命就是身跟心,这很简单,我有身体,我一看就知道我是谁,长什么样子,你不会认错。第二个是心,心智代表我跟别人讲话你可以了解,你跟别人表示你知道我是善意的,像这是我们的心。但是身跟心如果都停下来的话,剩下什么?剩下的就是说,你的心经过心斋以后,把那个界限去掉了,去掉了之后,你反而跟所有的人打成一片,因为你从整体来看了,这叫做灵的作用。所以我用三句话来说,在庄子这里说起来很适合。第一,身体互相排斥,第二,心智可以沟通,第三,灵性打成一片,三句话。第一句话很简单,身体互相排斥。譬如各位你现在坐在椅子上,这个椅子你坐了别人不能坐,这叫做身体互相排斥。那你把它引用到生活上,假设我们现在有一个位置,你可以当一个主管,你当了别人就不能当了,一个公司只有一个总经理,你当了别人就不能当了,这叫做身体互相排斥。这边假设有一笔钱,你赚了别人就不能赚,我刚刚在大学校园一路走过来,听到一些话,心里有一些感伤,几位大学生大概刚刚注册完毕了,他们在谈什么呢?我最近买的基金涨了多少。大学生就已经在买基金,当然,应该有投资理财的观念,这是应该的。但是,刚刚开学不久,你就觉得说开学是要念书的,最好把这些都忘记,要不然的话,你上学怎么能专心呢?所以在这个时候你看你的身跟心停下来之后。那个灵是什么呢?就是心智可以沟通。沟通代表什么?譬如说我们一起念庄子这本书,我们念第一篇《逍遥游》,念完毕之后我们讲话就可能沟通了,我说大鹏鸟,你不会说我胡思乱想。有一本书专门写中国古代很奇怪的事情,里面居然有一篇提到大鹏鸟,他说大鹏鸟不是假的,有一次,在什么地方,天上一只鸟,被打,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雷打中还是怎么掉下来,好大一只鸟,它的翅膀比一匹马还大,真的这样的故事,就是奇谈怪论,因为孔子不说怪力乱神。但是自古以来,所谓的怪力乱神的故事从来没有停过,你真的找这种奇怪的事情很多,包括大鹏鸟,有这种东西,那当然不至于几千里了,几千里怎么能想象呢?几千里的话不可能藏起来,一定被发现。譬如说我家门前有一座山,有一天山不见了,原来是鸟,那山飞走了,有时候就这样描写了。走到海边,觉得这个岩石很漂亮,一看原来是一只乌龟的壳,走动了。那这就是我们人类地球就那么小,你说,你再怎么大,大鹏鸟,几千里这么大,藏不住的,这叫做心智可以沟通。那么沟通还是有限制哦,我们一起念一本书,念到最后恐怕理解不一样,还是有误会。所以到上面,灵性打成一片,到灵性的阶段,摆脱了身体,摆脱了心智,到那个层面人与人之间是贯通的,人与万物之间是贯通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我们的就出现了,大家的,万物的,宇宙的,都属于道的,这叫做灵性出现了。

  所以现代心理学讲身心灵,那个灵在古代从来不陌生,所以庄子里面谈到这些他就用两个词,一个叫做灵台,一个做灵府。为什么叫灵台?灵台就是我现在提供一个台叫平面,这是一个舞台。那这个舞台做什么呢?让道来展现。譬如说我现在走在外面,我心里面有一个舞台,是我自己的心,上面有各种意念,各种价值观,我到外面就会说,这个漂亮,这个丑,这个高,这个低,这是我的心这个舞台,这是相对的价值。如果我现在觉悟到道的话,我心这个舞台看,万物皆美。所以庄子为什么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就是天地万物里面,有全然的美妙,但是它不说话,我们看不到这个,因为我们的灵台还没展现出来,所以这边出现一个概念了,叫做展现。你把身心的这种本能,欲望,还有各种观念压制,化解,就会展现出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是跟万物相通的,不要说跟别人了。所以,一般只说儒家讲跟天地万物合成一起,好象每一个人都是我的同胞,道家就说,何止每一个人,万物都是我的同胞了。所以庄子在《齐物论》里面讲一句话,那一句话你乍听之下,以为是做梦的时候说的话,他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这句话怎么解释?天地跟我一起存在,万物跟我合为一体,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说天地跟我一起存在呢?因为我出生之前,有天地没天地没什么差别,对我来说,没差别。我一旦出生的话,天地跟我一起出生,这合理的。哪一天我结束的时候,天地跟我一起消失。消失到哪里去呢?你走的时候不是天地还在吗?天地跟我一起消失到道里面去了。所以我们为什么常常强调,研究道家要注意第一个观念,道不等于自然界,反反复复希望大家能够记清楚,道不等于自然界,道是自然界的根源,所以你把道讲成自然的话,那对老子,庄子不公平。因为如果道等于自然界的话,那道算什么?天地万物常常在变化,自然界也没什么了不起。我们现在对宇宙的了解,就知道,我们所知道这个地球,这个自然界太渺小了。你把道等于这个的话,那到底在说什么呢?有人说,好!现在科学家知道宇宙很大很大,比地球大了不知道几亿万倍。那好了,我把道等于这个可以吗?也不行。因为你所谓的几亿万倍,只要能够算得出来的都不算大,真正大的是什么呢?四个字,至大无外。最大的就是这个,外面没有东西叫做最大,只要你有一个范围,外面就有东西,那就不算大。像这些观念你了解的话,就知道,庄子所谈的是什么,道是万物的根源,也是万物的归宿,千万不要把道等于自然界,把道等于自然界的话,那个道真是太渺小了,不算什么。因此,在这个时候你说,我如果到一种跟万物都相通的话,我跟天地一起存在,我走了之后,天地跟我一起回到道里面去了,对我来说,就是我这个生命回到道里面去了,那万物与我为一,万物与我合成一体。说到这个万物与我合成一体,其实也不是很难了解,各位都知道这整个世界是一个,中文里面最好的一句话,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不可能说我这边做一个实验,给它来个什么核子弹爆炸,对地球没有影响,很多人都是太天真了。假设我在这个沙漠来一个地下核爆,这个都没关系,我在地下,不会影响地面了,不会影响别人了,没有任何行动是没有影响的,影响大小长短多少,让你是否能够侧重而已。这个天地就是一个整体,怎么可能没有影响呢?只要有一点点差异,就代表这个差异是存在的。我们常常提到庄子的朋友,叫惠施,他喜欢辩论,他就提出一个观点,他说给你一尺长的木头,每天叫你截取一半,他后面说四个字,万世不竭,一世三十年,三十万年都砍不完,你说怎么会那么夸张呢?每天一截,每天砍一半,一个礼拜就不见了。一尺长的木头每天砍一半,第二天砍得剩四分之一,到第三天八分之一,一个礼拜之后要找都找不到了。但是他居然说万世都不会砍得完,他这个话是对的,他不可能说砍到最后没有了。就在希腊时代,有一个哲学家就谈这个,他说,一粒沙掉在地上有没有声音?我们现在做一个实验找一粒沙,要找一粒沙还不容易?不是很粗的石粒,一粒沙掉在地上当然没声音。那好了,为什么一堆沙掉在地上会“嘭”的一声?如果一堆沙掉在地下有声音,一粒掉在地下就有声音,只是你听不到而已。因为如果说一粒沙掉在地下没有声音的话,请问,这些沙到多少粒开始有声音?譬如说我现在说一百万粒,一百万零一粒沙加上去就有声音,怎么可能嘛?那你就把这一百万零一粒沙,那一粒沙不是就有声音吗?也是一样嘛。所以在西方就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一粒沙掉在地上没有声音,那么再多的沙掉在地下也不会有声音,事实上,一堆掉在地下有声音,所以每一粒掉在地下都有声音,只是你听不到。不能说我听不到就没有声音,声音不是以你听为准的,声音是它本身有没有发出声音,声响。这个一尺长的木头也是一样,万世不竭,所以这个宇宙里面,它是一个整体,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地方发出一个动作来,它不会有影响的。我们有时候会觉得这个太抽象了,好象不是我们一般所了解的,那你把它拉到自己身上。平常我们说,你这个说一句话出来,这句话其实会在你心里面造成影响。我小时候因为我哥哥,有一段时间练拳击,他参加这个高中的拳击比赛,打得不错。我看他练拳的时候,我就问他,你练拳的时候为什么拼命吐气?他每一拳打出去都要呼一口气,很快的气。所以每次的时候听到一个人在哼哼哼,好象要把气吐出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我练拳的时候有一个规则,你不吐气的话,就会内伤。譬如说我没有练习吐气的话,我一旦打到墙壁,打到一张桌子,那个反弹就会使我内伤,所以我吐气出来的话就不会内伤。练拳是如此,人生哪一件事不是如此?一个老师上课的时候,对学生不满意,就批评学生,说你们真不用功,让老师生气,看到没有?教师骂学生,学生心里面很难过,老师也难过,反弹回来了。所以,你对别人讲一句好话,这个好话首先并不是到别人身上,首先是在你心里面起一种作用,反之亦然。所以到最后,一个人的修行不在于说自己关起门来,而在于我跟别人来往的时候,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只要是好的,首先在我生命里面起一种正面的作用。如果是坏的,同样的,在我的生命起一种负面的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宗教里面讲起心动念,原因就在这里。因为它不可能说一个行为,一个言语发出来没有一种反射到内在的一种效果,都有。但是,通常我们怎么不太觉得呢?因为你把一天整个看起来,你这一天往往是好坏互相抵消,我今天说了十句好话,说了十句坏话,互相抵消,所以睡觉的时候觉得我好象跟昨天差不多,每天这样差不多的话,你什么时候才会觉悟?所以这就是我们谈到这个有关的部分。所以在庄子里面谈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他不是幻想,他是因为把自我这个界限放开了。 

  所以心斋的做法,我们刚刚从几个方面来看,各位就可以慢慢去了解。我们看一个房间,假设是一个仓库,你把它堆得满满的,叫做很充实。这时候就发现很多阴暗的角落,你用再强的灯光也不能让这个房间完全光亮,因为你灯光越强,有好几个灯光,它的阴影还交错的,它有深有浅的阴影。那你要让房间比较亮怎么办?把东西整个移开,变成虚,虚室生白,空虚的房间就会显示光亮。假设一个房间是空的,一根蜡烛就让它显得很亮,假设你的心经过心斋,已经变空了,那么,一点点道的启发,就让你看透一切,这个时候你说你逍遥自在才有可能。人的逍遥决不是说,哎呀!现在都吃饱喝足,一切都很好,感觉到舒服。通常我们的舒服,就是那种运动完毕洗一个澡,然后又吃饱了,然后几个朋友去外面散步,感觉到很逍遥。古代有一个学派,就是亚里士多德后面的学生们,他们有一个习惯,吃完饭之后就散步,后来就称作散步学派。散步也能成为学派,后来有人翻译的时候,就翻得比较有趣一点,就翻成逍遥学派。说实在的,我不太赞成,逍遥这两个字没那么简单,散步可以了,散步谁都会,散步代表逍遥吗?这差太远了吧?是不是?你吃完饭之后心情很好,最近天下无事,这一段时间大家都过得很愉快,很太平。人有时候过惯了苦日子,忽然之间叫你过太平日子还不太习惯,哎!怎么天下会无事?怎么忽然那么平安呢?是不是假的?后面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或者有别的问题?都可能会有这种想法。但是长期下来之后就发现,真正的平安在内不在外,你内心不能平安的话,外面再怎么和谐都是假的,你内心平安的话,外在这种乱,你至少心中有一个角落保持一种平静。庄子生在乱世,他就有这样的一种本事,让他内心里面展现光亮,让他从道来欣赏一切。我们刚刚前面提到坐忘,那忘记的忘,很有意思,忘记的忘,它有时候跟舒适连在一起。譬如他说,一个人忘记了脚,代表鞋子很舒服;一个人忘记了腰,代表腰带很合身,当然我们很难忘记腰了,这没办法了,所以,这就是说,你如何能够跟外面的情况配合。我们小时候念书,开学到新的学校,第一天,第一个星期,第一个月都很紧张。为什么?陌生。陌生之后,就常常会觉得说我的言行是不是适合?别人怎么看我?人际关系好不好?问题都出来了。但是久了之后,到了初中三年级,高中三年级要毕业的时候,叫做老油条,在里面如鱼得水,很自在,校园里面每一个角落你都知道,哪一个墙有破洞,你都知道。那时候就变成怎么样?很舒适。你刚来的时候不是那样子,所以你怎么样让自己越快习惯于这样的人生,这样的世界,你越快会觉得忘记自己的存在。他说,鱼在水里面最快乐,人在道里面最快乐。在水里面最快乐的,只要给它一个小池塘,它就供养充足,说实在的,不要说小池塘了,真的有池塘的话,鱼真快乐。我们看到朋友家里面有一个小小的金鱼缸,里面几条鱼,说实在的也很快乐。你替它难过吗?你说这个鱼每天这样游,会不会觉得烦恼呢?我看不出来,除非真的太小了,要不然你只要比它的体积大个十倍,因为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当然是很开心了。但是,它不能离开水,一旦离开水的话,十秒和钟都撑不住了。人呢?在道里面觉得很愉快,然后后面有一句,只要生活安定,心情就愉快了。如果你在道里面的话,你只要生活很平常,心情就觉得非常的愉快,非常的自在。人活在世界上不就求这个吗?求我们的内心感觉到一切都很安适,忘记了脚,忘记了腰,甚至忘记了我要舒适,忘适之适,忘记舒适的舒适,才是真正的舒适。有一个刮胡刀叫舒适牌,有人还以为我在做广告,其实完全无关,这是庄子里面提到适,舒适。所以,你要记得,当你想要舒适的时候,你不能老想我要舒适,我要舒适,怎么做呢?要忘记,我要忘记,我要忘记,不行,要把那个忘也要忘记,否则,你老是在意说,我怎么还没忘记?忘到最后,就是忘这个字没忘记,那不行。事实上真正的忘记就是说,你恐怕有一些事情在做,你做得很自在,很开心,就忘记所有的烦恼。西方喜欢把这个快乐做一个比喻,它说快乐就像一只蝴蝶一样,蝴蝶又来了。庄子梦过蝴蝶,你如果想追求快乐,拿一个网,拼命地追赶,你跑得越快,蝴蝶飞得越快,飞得越高,快乐不是你可以追求到的。但是,当你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很专心的做的时候,这个蝴蝶反而飞过来停在你的肩膀上,代表当你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蝴蝶反而,快乐反而来了。以前有一部电影是美国人拍的,美国人拍的电影有一些还是蛮有趣的,他的电影的名字叫做《城市乡巴佬》。他里面描写四个城市的中年人,从小念书就是要就业,就业就是发财,总希望这一生可以赚到一定的钱。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这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大家就谈一谈,说我们这一生小时候所定的目标都实现了,对不对?到了四十岁成家立业,事业都有成绩了,但是感觉到好象少了什么,并不快乐。他们就说,这样好了,今年暑假休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到美国西部去。因为美国人的祖先,他开拓西部,留下很多有趣的故事,所以他们这几个都市人,到西部去当牛仔,变成城市乡巴佬。在都市很灵光的,开一个车子带个劳力士很愉快的,到了乡下去牧牛的话完全变了样。结果他们就参加一个牧牛队,要把一群牛从美国的德州赶到更南部的地方去,赶牛当然出现很多有趣的事,因为他们不太擅长,有一个老牛仔就帮他们忙。有一天晚上,大家就坐在一个营火地,一面点一些柴火,一面聊天,这几个人就说,到底什么是快乐呢?有谁知道?谈了半天还是没有结论。最后这个老牛仔就说,我知道,他们很惊讶,就说一个老牛仔,一辈子牧牛,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快乐呢?你说说看?他就举着一根指头,大家就说这代表什么?代表一。为什么讲到一?他说,快乐就是,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乐。他说,我从小到大,就是只希望做一个牛仔,就这么一件事,我把它做好之后,变成我的本能了,骑在马背上比在任何地方都自在,在赶牛的时候,感觉到非常的得心应手。得心应手四个字来自于庄子,但是庄子原文不讲得心应手,他讲,倒过来,得手应心,这是成语的变化,也很有意思。所以,他说,我从小到大,心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你只要有一,你心里面就定,定才能快乐,否则你一旦多,就会怎么样呢?乱了。那乱了的话,你就到处去问,哪一个比较好?我要追求哪一个?这个得到之后才发现,恐怕我想的是另外一个。所以从一部现代人拍的电影,其实西方人也不见得懂庄子,但是他们也知道说,心思单纯的话,你就可以化解很多不必要的困扰,有时候你得到的越多,反而越迷惑,就像老子里面说的,少则得,多则惑,我们已经谈过了。

  所以谈到这个庄子的思想,他很喜欢讲忘,里面有一段故事,就说有一个人隐居很久了,叫做徐无鬼,这很奇怪的名字,无鬼就是没有鬼,这个人姓徐,双人徐,《徐无鬼》是《庄子》里面的一篇。徐无鬼从山上下来,去见国君,国君看到他就说,哎呀!这个是有名的隐士啊,有名的学者,隐居好久了,居然跑来看寡人,那寡人那当然很开心,就说你是不是不喜欢吃山上那些葱菜,想吃吃酒肉了,那我来慰问你吧。徐无鬼就说了,我需要你慰问吗?是我来慰问你,你生病了,需要我来慰问。国君说,我生什么病?徐无鬼就跟他讲一段话了。那么类似的地方,我们就讲重点,徐无鬼跟国君讲一段话之后,国君非常快乐,笑的声音大家都听到了。讲完毕之后,外面的大臣就很惊讶,问徐无鬼说,你跟我们国君谈什么?我们每天努力为他做事,该做什么统统做成,满足他的心愿,他从来没有笑过,那你居然让他笑那么开心,一定要告诉为什么他会笑?他说,我说的很简单,我跟他讲,怎么相狗,怎么相马。各位知道,相狗相马吧?就是替狗看相,替马看相。这怎么回事呢?他说,我就跟他说,哪一种狗叫做下等的狗,什么狗叫中等的狗,什么狗是上等的狗,因为古时候人赛狗,他也赛马的,什么马是国马,国家的马,什么马是天下的马。但是,他所说的上等的狗,上等的马,都有一个特色,忘记自己的存在。就是这只狗在那边,它好象在发呆,忘记自己是一条狗,这是最厉害的。那一匹马在那边呢?好象神情恍惚,忘记自己是一匹马,这是最厉害的。你只要觉得我是狗,我是马,我要赛跑,我要做什么事,那就不行了,所以最后,在这一段我们可以讲一个呆若木鸡的故事。木头鸡,那木头鸡怎么回事?古时候还斗鸡。你看古时候人真是很可怜,也没电视,也没电脑网络,他的休闲的时间就拿来玩这些这个有趣的东西。纪行子是一个人,替齐宣王训练斗鸡,训练了好几天,齐王说,训练好了没有?他说还没好,因为这只鸡还有什么?它叫做姿态虚骄,全靠意气。就是一只鸡跑出来了,装腔作势,好象我是很厉害的鸡,你们别的鸡可不要过来,全靠意气,就是意气很盛,很凶的样子,露出凶光这些,还不行。所以再训练十几天,这个齐王说,你好了没有啊?你到底替我训练好了没有?他说,还没有,因为这只鸡对外来的声音跟影像,还会有反应。就是这只鸡在这边听到别的鸡一叫,它还会注意看,它会有反应,听到什么影子,它会注意,不行,还受外界干扰,再训练十天吧。然后到第三步呢?训练好了吧?还不行,这只鸡目光犀利盛气不减,还是看到别的鸡的眼光很犀利,还是充满一种斗志的样子,还是不行。到最后,他说可以了,这只鸡训练完毕。为什么?这只鸡已经是没有感觉了,别的鸡怎么叫,它都没有反应,呆苦木鸡。但是别的鸡看到它就跑,因为别的鸡发现这个鸡很奇怪,这种功夫深不可测,完全不知道它到底是在想什么,所以别的鸡看到它就跑了,从此以后就没有鸡胜过它了。为什么?完全忘记自己是一只鸡了,看到别的鸡没感觉,别的鸡说奇怪,这只鸡怎么看到我们不像是一只鸡的反应?反应好象是它是一只超越鸡的东西。你看,这就是庄子里面一种简单的一种描述,一个短的故事,就用训练斗鸡,训练到最后,让你忘记自己的存在。

  我们也知道,有时候人跟人相处有各种冲突的时候,最怕什么人?我们有时候开玩笑,哎呀!在社会最怕碰不要脸的人。那不要脸的人怎么办呢?最怕碰不要命的人。你看到没有?你说你是不知羞耻,别人不要命的话,你跟他毫无办法,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了,那你怎么去跟他斗呢?你跟他斗的话,他奋不顾身,有一句话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反正我穷到连鞋都没有了,光脚了,那你还有鞋子啊,代表你家产还不错啊,我们拼了,拼了之后我结束就没有了,但是你舍不得嘛,因为你有很多财富,你有各种有利条件。所以在庄子里面讲这些,不是叫我们去跟别人好勇斗狠,不是的,庄子对那个没有兴趣,他是叫我们对付自己,你对付自己的时候,第一步,就是要心斋。这个心斋其实每一个人都可以做,但是要做到不容易。做的时候怎么做呢?第一步,外在的,跟身体有关的,先把它化解。接着,对于我们的心产生的各种价值观,各种意念要化解,我跟别人怎么样竞争比较,这个完全不要,不需要这个,那你再往上走的话,它就自动展现。很多时候我们要修炼的时候常常会想说,万一我把这个化解,我不是变虚无了吗?这是我们的担心哦。譬如我现在上山修炼去闭关,闭关的时候常常会想说,万一我离开这个世界一段时间,我再回来的时候别人都忘记我怎么办?那不是损失很大吗?闭关之后万一到最后觉悟是空的,发现我自己什么都没有,那怎么办呢?可怎么是好?我们会担心哦。你把这一切都放开之后,最后什么都没有了,谁不害怕?人们之所以放不下,就因为怕放下之后真的是没有了。那就在这里庄子告诉我们,当你放下一切之后,你的心经过斋戒,经过死灰这个阶段,反而展现出丰富的,无限的力量。因为这个时候,你就让道在你生命里面显示出它的光亮,你就一无所缺,这个时候需要冒险。我们有时候看庄子讲修炼,会觉得他讲得太多了,我们根本做不到。他有一次谈到修炼,分七个阶段。我描写一下,第一步就做不到了,第一步叫做外天下,就是不受天下干扰。天下两个字代表人间,代表我活在世界上,不受人间的名利的干扰。这怎么做得到?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第二步,外物,超越万物。天下是人间,万物包括自然界,统统放开来了。第三步,外生,超越生命。那怎么得了?人最可贵的就是生命,是不是?我们说千古艰难唯一死,死是千古艰难的事情,这只是第三步而已。到第四步的话,叫做朝彻,朝彻就是早晨的阳光照亮了一切,忽然发现亮起来了。第五步,见独,看到一个完整,叫做整体,这是第五步。外天下,外物,外生,朝彻,见独。第六步,无古今,就是没有古今之分,超过时间的限制了。第七步,不死不生。一般讲不死不生是不好的意思,那庄子里面不死不生是最好的。为什么?因为不死代表你本身不需要担心,不生代表你也不用担心,有生有死者是苦恼,你不生不死跟道一样,没有任何变化,永远存在了。所以庄子里面讲到人的时候,他有一种叫神人,至人,天人,就跟道结合的意思。所以我们这一段讲心斋,是庄子最关键的一个修炼的方法,他里面并没有很系统地介绍,我们从几个角度来加以说明,把它跟坐忘连在一起来看,这一节我们就谈到这里。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向庄子问道》4、心斋的修炼(傅佩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