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易经的智慧》第15集:争强好胜(曾仕强)

易经的智慧》第15集:争强好胜(曾仕强)  

讼卦卦象《易经》第6卦:坎下乾上(天水讼上)

上九  _____ 爻辞: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九五  _____ 爻辞:讼,元吉。

九四  _____ 爻辞: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

六三  __ __  爻辞: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九二  _____ 爻辞: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

初六  __ __  爻辞: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讼卦卦辞: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讼卦彖辞:讼,上刚下险,险而健,讼。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

讼卦大象: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现实生活中,人们一旦遭遇官司,都会想办法打赢官司。打官司却往往只是为了争口气,讨个说法。然而在凝集着中国古老智慧的《易经》里,也存在着关于打官司的卦象:讼卦。那么讼卦究竟包含着怎样的神妙玄机?是不是只要掌握了讼卦,就能帮助自己打赢官司呢?

   我们把需卦颠倒过来就变成讼卦。需、讼两卦,互为综卦。从这头看过去是需卦,从那头看过来是讼卦,叫做一体两面。任何一件事情只要站在不同的立场,他的想法就会不一样。所以我们常常觉得这两个人意见不同,其实不是,是立场不同。我们不能不站在自己的立场,所以很难避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结果就是诉之以暴力,讲不通就打。但那必竟是不文明的,所以我们就发明了一个字,叫做“讼”。

   你看“讼”,一边是言,就是开口说话;一边是公,就是说给大家听。你说给大家有什么用?以前是有用的,以前是大家来评评理,然后他就来排解,那就化解掉了。现在不行,现在说给大家听,我们把它更进一步叫做:法庭见。我告你。是强者去告弱者吗?应该不会。你是强者你根本不用去告他,你吓唬他,威胁他,你叫人打击他,都够了。这是第一个我们很清楚的道理。强者他如果能够照顾到弱者,他能够分享,当然不是说平分,分享不是平分,就是照顾照顾他,让他那种不平之气稍稍得到缓解,就不会告了。不管谁告谁,都是因为什么?我们看讼卦的卦辞就知道了。

   讼卦卦辞: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有孚:信用,诚信。窒:窒息。人与人之间诚信一旦窒息了,窒息就不是通了,互不信任,那只好诉诸法庭了。而且我们一定要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会停顿在那里,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会停顿在那里,不是越来越信任,就是越来越怀疑,越来越不信任。要么阴,要么阳。你看两个人越走越近,但是近,近,近,你还是要保持安全的距离。你太近了,最后还是决裂了。你看好朋友,好到不得了的时候,就开始要翻脸了。所以人要有一个分寸,就是这个道理。

   在现实生活中,争讼往往产生于利益纠份,所以就难免发生在合作伙伴、亲戚朋友、甚至是家人之间。而发生争讼的原因,常常是因为彼此的不信任。那么讼卦提醒我们,当发生利益纠纷时,是不是一定要靠打官司来解决问题呢?在这个时候,最需要注意的又是什么呢?

   如何化解争讼?

   当诚信出了问题,彼此越来越不相信的时候,你要怎么样?要“惕”。惕,就是警惕,“惕”这个字就是讼卦全卦的重点警惕的内容:1、要不要打官司?一旦进入法庭,那是没完没了的。你看他一审,谁也不服,二审,一直审,搞个三、五年,精疲力竭,最后还没有结果。所以警惕就是我高度的警觉,要不要打官司,这一打下去会怎么样,我受不受得了。2、能不能打羸官司。每个人都说:“当然是我赢了。”因为律师说:“你一定赢的。”最后说不赢,那没有办法,说那是法官不公正,他一推就推掉了:“又不是我审判,我尽力了,绝对有把握的,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你要不要接受?这种不一样的惨局,就算你赢了,对方会服吗?

   有一个日本教授,有一次跟我吃饭的时候,他讲了一句让我终身不会忘记的话,他说:“你们中国人最高的智慧,一个字: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化:庭外和解。全世界的法律,只有我们对法官的奖励,很奇怪的。你庭外和解的案件越多,这个法官的绩效越高。不是人家告,你一定要判,你判干什么?你判了,两家就成仇了。所以很多人打官司,说这个法官怎么不判?不判才是好法官。法官一看,你这个有什么好告的,这种事情谈一谈就好了,这么的动气干什么?

   我在美国只要有空,我都会跑到他们的法院去看。因为美国是以法治国的。法院里面,那是千奇百怪的。有一个儿子,他结婚的时候,没有请他爸爸,他爸爸就到法院去告他儿子说:“我儿子结婚,居然不请我。”法官问那个儿子:“你结婚为什么不请你爸爸?”儿子讲得理直气壮,他说:“我只请少数常常来往的人,我爸爸跟我很少往来,你请他来干什么?”结果法庭判儿子胜诉,爸爸败诉。那个美国朋友就问我:“你们中国怎么样?”我说:“中国从来不会发生这咱事情。”他问:“为什么?”我说:“在中国,儿子结婚是爸爸的事,你看我儿子结婚,我请你。你说,我不认识你儿子。你认识我就行了,你认识他干吗?”美国人完全不能接受这种事实。这就是:文化不同,思路不同,形成不同的民族性。

   有一个人在芝加哥读到大二,名校好学生。这次是儿子告爸爸。他说:“我祖父很有钱,所以当我祖父去逝的时候,他大部分财产是给我爸爸的。但是有一部分是给我的,那时候我很小,所以依法委请我爸爸代为处理。我现在读到大二了,我才发现,我爸爸少给我很多利息,他侵占我的财产,非告他不可。”各位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中国,你会怎么看?中国人说:“你神经病啊?”美国人的想法就是说:“我为了一元钱,我可以花一千元钱告你。”我们现在可以看出来,讼卦告诉我们,中吉:就是说你警惕警惕,你最后找到合理点,可是它的总结是两个字:终凶。终凶的意思是说:你打官司,输的固然是输,赢的最后肯也是输,可能输得更难看,因为对方没完没了。你已经说:“我赢了,没事了。”他才开始了,他在暗中,你在明处,你糟糕了。我想这种案例在我们历史上看的太多了。

   讼卦的基本原则是:求免于诉讼。官司最好是中途调解,这样才能得到双赢和吉祥的结果。如果一定要争强好胜,判个输赢,那最终双方积怨,反而得不到好处。但是现代社会竞争激烈,官司也越来越多,我们怎样才能避免终凶?从而达到双赢的结果呢?

   怎样减少诉讼?

   我们再看讼卦,卦辞最后两句话,很有趣的: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利见大人:中国人脑海里面的小人,就是修养不好的人,不走正道的人。圣人,我们很清楚,就是很会教训人家,讲出来头头是道,然后自己又很神圣的样子,那就叫圣人。大人的定义:能够救你命的人。你不能救你的命,算什么大人?你看我们一看到冤案就说:“大人冤枉啊!大人救命啊!”从来没有人说:“圣人啊!救命啊!”那你是傻瓜。圣人救你的命,他就不是圣人了。跟老百姓最切身之痛的,最有利害关系的,最密切的人就是大人。大人在这里指:公正的法官。打官司你要赶快呀,求天地保佑,指派一个公正的法官。你碰到一个不公正的法官的话,你怎么讲都没有用。老实讲,法律如果定得很严密的话,它就无法执行。所以法律一定定的有弹性,才能适应各种不同的情况。所以不要以为说:“哎呀!只要依法执行就好,只要法律定得严密就好。”那都是空话,那就是没有经验的人才有的那种幻想。

   法律定得严密,就会动弹不得,就会滞碍难行。哪个学校敢说:“凡是作弊者,一律退学!”你试试看?看家反应怎么样?那么老师就不抓了,那么严重我抓他干什么?我装作没有看到就好了。你看有的老师监考,他根本他就在看报,老师监考,看报也有两种情况啊,一阴一阳之谓道。一种是真看报,我就不看,我管你呢,然后美其名曰:学生自制,学生自律,学生表现好,用不着我了,也很好听啊。有一种是报纸里面挖个小洞,然后假装看报,用那个洞偷窥,然后去抓。呵!那个学生一辈子痛恨这样的老师:“是你假装看报,我上当,我才把那个小抄拿出来,你瞪着我看,我会拿小抄吗?”

   利见大人:最后还是靠人。法,再怎么好,只要立法的人不凭良心,只要司法的人,执法的人不凭良心,这个法等于零。老百姓为什么始终没有信心?就是千古以来大人太少。这样各位就知道,包公其实很能干的,矮矮的,胖胖的,脸色也长得不好看,会那么出名,但是千万记住:不利涉大川。大川:危险。任何诉讼都是充满了危险。那怎么办?不利:你不要认为说我一定赢的,天底下没有一定赢的官司,因为变故太多,你怎么知道突然间杀出一个程咬金来?其实很简单的,如果有一个更大的案子出来,你这个案子马上就被搁置了,他理都不理。因为他不处理那个案子,全世界、全社会都在看,你这些算什么?芝麻小事。一拖,拖两三年。因为那个案子还没办完。世界上变化多端,谁都预料不了。凶:要找到合理点,相当不容易。

   诉讼告诉我们:只有司法公正,才是减轻诉讼的最好办法。但是只要打官司,无论输赢都不是什么好事情。那么学习《易经》能否告诉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减少纠纷,尽量避免打官司呢?

   怎样免于诉讼?

   因此诉讼的大象才会告诉我们(讼卦大象):天与水违行,君子以作事谋始。讼卦上面是天,下面是水,所以叫:天水讼天跟水怎么会讼呢?你看天的代表是什么?就是太阳,太阳是从东方升起,向西走;而我们中国的水呢?都是从西向东流的,一江春水向东流。水由西向东,太阳由东向西,这两个刚好是相反的方向,意见不合,所以就会有口角,彼此相让不下,然后就引起了诉讼,是这样的。

   你看,我们东边是海,西边是山,海水过来以后,回过头来,才会滋润整片大地,所以江南就特别肥沃。江南特别肥沃,要感谢西北的山。君子看到这个以后,他就深深感觉到,我们应该怎么办?四个字:作事谋始。就说你不管做什么事情,你一定开始之前,你要做充分的准备。第一个你要想,我找来的人是不是志同道合?如果不是志同道合,我们迟早是意见不合的,迟早是要分家的。你看,离婚也是打官司。为什么搞到当年你爱我,我爱你,爱得简直是如胶似漆的人最后去法庭相见?那不是很奇怪吗?怎么变得那么快?就是没有作事谋始。几个人合伙,你去看好了,没有赚钱的时候,谁都不打官司,因为他心里想:没有赚钱,打官司赢了也赚不到钱。一赚钱,就开始闹意见:怎么里面的人,都是你的亲戚?怎么管钱是你管呢?我也可以管。然后就开始退股,然后有的人就把人家赶出去,给他一点点钱。看你要留。要留?一个钱没有。不留,就这么多钱,你要不要?他就告,他忍不住,他受不了气,他就告。

   一个人刚开始要想得长远一些。中国人他很爱面子,你真的要小心。曾经有一次,三个人要合伙,请我当公正人,我们四个人吃饭聊天,谈得简直投机得不得了,然后三个都嘻嘻哈哈鉴了合同:我们三个合伙做生意。那我一看,很好啊,我也很高兴。我回到家,领带刚拿下来,衣服还没有脱,电话铃响了,其中三个里面有一个打电话给我:“曾老师,今天我是看你的面子,我才同意的,其实根本就不可能,所以你告诉那两个人,作废作废。”你看:“有这样的事情。”中国人太聪明了。所以很多人很愤怒,那你愤怒有什么用啊?他天生就这么聪明。

   虽然很多合作伙伴一开始都是同心协力,同甘共苦,但最后还是免不了同室操戈,同归于尽的尴尬局面。《易经》讼卦告诉我们: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三思而行。从而避免不必要的法律纠纷。但是我们还是会有迟疑。为什么一旦遇到诉讼纠纷就总会有说不清楚的地方呢?

   讼卦给我们的启示

   一个中国字,它是非常有弹性的。所以中国人才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同样一个理,解释就不一样,那看谁解释。第二个更糟糕,就是中国人的法律它永远少一条,就是少你要找的那一条。你看我们要办事的时候,都把法令调出来,哪条都有,我要找的那条,就是没有。很多人不了解。为什么?其实非常简单。就是中国人,他从来不违法,我违法干什么?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还违法?那你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我在做你法律没有规定的事情。我已经这么忙了,我还有时间违法?那条你定得好好的,他绝对不会做的;你没有定的,我就做好了。你抓我,我就说法律没有规定;你定法,他说你专门对我?永远摆不平。不要那么天真,我们走的是“凭良心,走礼治。那个“礼”,是孔子最重要的。礼制,我们的制度永远是有弹性的。因为中国人本身就有很大的弹性。我们好好想一下,任何一个法令订死以后,你都行不通。这样各位才知道西方人写东西:一、二、三、四、五写无,没有,就没有了;中国人:一、二、三、四、五写完,一定加上其他事宜,他一定要留下一些空隙。要不然的话,你那法律等于没有法律,除非你把中国字整个推翻掉,那又做不到。

   中国字,中国人,中国话是世界上最有弹性的,叫做:一字一太极。我在机场最常听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不可以这样?”那人说:“规定不可以。”听到的人就火大:“规定?那是你们家的规定,关我什么事?你还想用你们家的规定来管我?”那就很妙了。所以我们讲到讼卦,我们一定要记住:最难的,就是合理。西方人,你法怎么定,我就怎么做,这是他们的民族性。中国人,不可能,中国人要求比较高:只接受合理的法,不接受不合理的法。难道这也错了?其实,美国人当年规定开车一定要扣好安全带的时候,美国人是反对的,可是当这一条法令通过以后,所有美国人统统通通拉了。我们中国人,习惯不是这样。中国人习惯,你要订什么法令,你去订,反正我也干扰不了你。你去订,我只会想:“到时候不要让人你抓到就好了。”中国人的想法跟西方人不一样。西方人从来不去想:“我到时候被你抓到。”因为他不可能不抓到。很奇怪,中国人就抓不到了。所以每个人被警察抓去都说:“冤枉。”没有人说:“我违法。他也没有拉,他也没有拉他就没有事,我没有拉就有事?你不找我麻烦?”到处都是这样。

   中国人的弹性思维导致了诸多诉讼过程中很难达到双方一致认同的合理结果,不平、不均、不合理,是引起诉讼的原因,左右人们的诉讼成败。但是《易经》讼卦中,又主张人们免于诉讼,那么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平、不均、不合理的事情,又该怎么办?

   你把《易经》这个讼卦看清楚,你就知道任何人做事情开始之前,先想:会不会引起官司?如果会的话,我尽量去避免,我先去沟通,我可以找人去打招呼。我现在讲一个很具体的事情,你做衣料,做出来以后,有人仿冒,你怎么办?你去抓,你不抓他还仿冒的少,你只要开始抓,他就大量地仿冒。反正你是抓,反正你要告,我做这批你告我,我做更多批,也不过是告我而已,你就惨了。本来他还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他只是偷偷地仿冒一点,你一告,他大规模的仿冒就来了,我才有钱给你告。可能法官要判决的时候,你公司已经倒闭了。所以中国人做法是:抓,非抓不可。但是他们抓来以后,你不会送法院的。你会找个有头有脸的人出来两边调解:“你过去仿冒就算了,现在不要了。”他认为:“我也赚了这么多钱了,算了,我还是不念冒了。”这就叫做“庭外和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讼卦告诉我们:惕。惕的意思就是你要警惕你自己,因为你警惕不了别人。我很守法、规矩,我还要预防别人用不规矩来找我的麻烦,我还要预防我过分地刺激人家,人家受不了,他明的暗的都给我乱来。做人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读了讼卦,我们应该知道:人生是在不断的艰难险阻的情况下自我成长。我们老想过一个很简单的日子,政府订了法,大家依法,五千年都做不到。你说,你做不做得到?我保证你做不到。我们就把交通警察一批一批去训练,长枪在那里,路桥很多在那里,闯红绿灯“砰!”就地正法;超黄线“砰!”我保证所有人规规矩矩的。但是这算什么国家?什么社会?日本人在台湾的时候,他是抓到小偷,第一个先把你脚后跟砍掉。因为这不是他们同胞,当然可以砍,谁都不敢当小偷。我们在这里也可以,谁当小偷,抓到就砍,你还敢来吗?我保证没有小偷。但是那样的社会,你愿意吗?想起来都恐怖,那你怎么办?所以讲来讲去,还是大家要讲良心,大家要自己管自己。讲这些,好象是废话,最后变成最有用的。这是读《易经》给我们的最好的启发。

   因为《易经》告诉我们,人类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甚至于我们以前讲到,当老百姓不怕违法不怕死的时候,你法有什么用?你说:抓了枪毙,枪毙就枪毙,我就抢银行,你有什么用?

   不能使人信服的诉讼即使胜诉也不光彩,但是人们一旦打起官司来,往往都会忽略事情的本质,而想尽各种办法,就是要争口气,讨个说法。但是《易经》中却告诉我们:一定要讲良心,管好自己。那么学习《易经》能否帮助人们减少诉讼呢?

   避免陷入官司的方法

   从小不告诉他,你要凭良心,不凭良心所得到的东西,最后都是保不住的。慢慢地,他就懂了,他就很小心,不要偷人家的东西,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乱拿。但是我们要说一下,当小孩子把自己家里面的钱拿出去花的时候,你不要认为小孩在偷你的钱。因为他根本没有偷的概念。很多小孩子很冤枉,他哪里有什么偷的概念。他没有财产、私有制的这种观念,他不懂。他认为:钱在那里,大人拿着花,那我也拿着花,有什么不对呢?所以当小孩把钱拿出去的时候,你不要一口说他就是偷家里的钱,那是大人的不对。你要告诉他:你要用家里的钱可以,因为你是我们家的一份子,爸爸可以花钱,妈妈可以花钱,但你要告诉爸爸妈妈一下。我们才知道不是外面人来偷的,是自己人拿的。你要拿多少跟爸爸商量一下,爸爸说没有;你跟妈妈商量一下,他就知道两个都要商量。这才是教育。可是有些父母不懂,就说:“糟糕!这孩子这么小就会偷了?”那就完了。那小孩就说:“你认为我是小偷,我就偷给你看,你把我怎么样?”然后他有不正当的要求,你又不知道怎样去导正他,那如果最后走上诉讼的路的话,全家都不安宁。

   法官越忙就表示社会越乱,这是相对的。我们宁可法官领工资不做事。这就是孟子所讲的:必也无讼也。我想办法让大家都不打官司,不是禁止你不能打官司,那不行。我有办法疏通、化解,事先防备,提高人人的警觉,然后让大家都知道,打官司最后是两败俱伤。每一个人都很谨慎,做什么事情,大家说难听一点的,都把坏的说在前面,不要老说好的。比如人家要投资,你要告诉他:“这是有风险的,利润不大,5%的样子,你衡量衡量。”我们现在都不是这样,。“绝对没有风险,10%赚钱,你今天不投资,明天就后悔。”然后一来,没有办法,亏本了。他就开始告你:“当初你说那么好听,我才投资的,你现在引诱我上当,你一推二五六,什么都不管,告!”告,也没有结果。老实讲,会搞人家的人,他老早把钱都掏空,都移到别的地方去了。你来吧!法院查封,没有;最后清查,没有。不会那么傻,留在这里等你来查封,等你来清查,不会的。任何事情:事先防备,事后不后悔,才是快乐。快乐不是嘻嘻哈哈。嘻嘻哈哈就是不动脑筋了,不动脑筋就是死到临头你还不知道,那就叫幼稚,就叫蒙昧,那是蒙卦都没有搞懂。讼卦,它的中心思想是:研究不要诉讼。因为你讼,是很累的。怎么样把它化除掉,化除讼累大家轻松。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易经的智慧》第15集:争强好胜(曾仕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