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易经的智慧》第16集:化除讼累(曾仕强)

易经的智慧》第16集:化除讼累(曾仕强

讼卦卦象《易经》第6卦:坎下乾上(天水讼下)

上九  _____ 爻辞: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

九五  _____ 爻辞:讼,元吉。

九四  _____ 爻辞: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

六三  __ __  爻辞: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

九二  _____ 爻辞: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

初六  __ __  爻辞: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

讼卦卦辞:讼,有孚窒,惕,中吉;终凶。利见大人,不利涉大川。

讼卦彖辞:讼,上刚下险,险而健,讼。讼,有孚窒,惕,中吉,刚来而得中也;终凶,讼不可成也;利见大人,尚中正也;不利涉大川,入于渊也。

讼卦大象: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天水讼卦象示意图

   讼卦告诉我们:诉讼是一件两败俱伤的事情,应该尽量避免。但同时也告诉我们,应当诉讼的时候就要坚定、勇敢地进行诉讼。那么什么情况下应当诉讼?什么情况下不应当诉讼呢?诉讼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应当怎样领悟讼卦中的智慧?化解生活中的矛盾呢?

   有一家公司总经理得到通知:要到日本去开会。他心里想:“每次我都去,也让副总去一次吧。”副总很开心,就说:“好!好!好!”然后回家就跟他的妻子、女儿讲:“我要去日本开会,你们要不要顺便跟我去玩玩?”两个人也很开心,就请了假,然后三个人浩浩荡荡就到了东京。这一玩呢,玩得连开会都忘记了,那怎么办呢?等他想起来的时候,人家会议已经开完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回来,不然怎么办?你不能流亡在国外。回来以后,他就考虑再三,我要不要讲实话?这时候如果讲实话,那全公司都闹笑话,而且传出去,那自己只有低着个头回家了。所以他就想:“我还是照领出差费,事情以后再说。”然后总经理的儿子就知道了,就跟他爸爸讲:“副总可以这样吗?如果我们不办他的话,那整个公司的风气都完了。爸爸,无论如何,要叫他去法务部,办他、起诉都可以,最起码三个罪名:第一个,耽误公务。第二个,伪造文书。第三个,冒领出差费。”总经理说:“我当然知道了,我怎么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事情,你不知道。”儿子说:“那你又知道了什么?”他说:“我告诉你,你现在起诉他,法院怎么判,是一回事,他一定会被我们敌对的公司,高价把他挖走,挖走以后,他对我们公司很熟悉,他就专门针对我们,搞出一些方案把我们打垮,那你这几人钱,你能够挽得回来吗?再说副长期以来替我们公司有这么多贡献,就算我放他慰劳假,招待他全家去玩也不为过。何况这件事情,我想想自己也有错,我要他去开会,应该告诉他,我想要什么或者请他转述什么事,他就比较有责任感了。我没有交待,他一定认为说,我是慰劳他的,那他当然趁机去玩一玩了。”儿子还说:“不行,要不然我们设法务部干什么?公司有法务部的。”总经理说:“我们设法务部要是搞高我们自己的警觉,不要让人家有机会来讼我们。如果有,我们提前把它调整,或者事先跟对方沟通,不要让人家有机会起诉我们,而不是说,我们设法务部来诉别人的。”

   总经理父子俩对于这事的态度完全不同,却都各有道理。如果起诉那位副总,就有可能被竞争对手挖墙角。但是如果不了了之,就有可能助长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那么在公司的利益受到侵害的情况下,到底是应该诉讼还是不诉讼呢?究竟采取哪一种方法才有利于公司长远的利益呢?

   “讼”的利与害

   这个副总回来以后,心里很不安。其实从他在东京没有去参加会议那时候,他心就不安了,怎么办呢?丢这个脸,对不起公司,对不起总经理,更对不起自己。所以他就开始想:“我回去以后,我双管齐下,一方面暂时把出差费领过来,掩人耳目,我才能平安。然后我就赶快去想,有什么办法可以对公司有特别贡献,我弥补了以后,我再正式跟总经理讲,我犯的错误,你要怎么办,都可以。”这才是中国人的想法。然后他有了贡献以后,就去找总经理,说:“我去东京玩得昏头了,连会都没有开。”总经理假装不知道,他说:“那也没关系,就当去玩了。”副总说:“那怎么行?这个传出去会败坏公司的风气,所以我现在一定要辞职,我会退还差旅费,甚至要把我送法办,我都没有话讲。”总经理说:“你开玩笑,你对公司的贡献大,有谁赶得上?谁敢讲这句话,我叫他滚。”毕竟是总经理,姜是老的辣。但是你会觉得,中国人完全没有法律观念,不是。各位再深一层去想:你为了法,你逼走了一个对公司很重要的人才,你得失如何?这才是法家跟儒家不同的地方。

   我们读书人老觉得:法家就是法家,儒家就是儒家。其实你读了《易经》以后,应该知道:儒家就是法家,法家就是儒家。孔子非常重视制度,他非常重视要有是非。但是他的说法跟法家不一样。法家一切依法,孔子说,当然要依法,但是先决条件:立法的人,司法的人,都要凭良心。然后你才能够讲依法。我们看看历史上的法家,最后都死得很惨。你就知道:徒法不能以自行—《孟子.离娄上》。而且经常是作法自毙。想想还是儒家看得远一些。

   讼卦是不是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打官司?那当然不可能的。因为有时候你避免不了,你还是要打官司。所以还是要有法律性,还是要培养好的法官,还是要有律师。只不过整个卦完全看总经理(刚才上面所讲的事情)你的观念正不正确,总经理在整个卦的位置就是九五爻。各位去看看讼卦六爻,只有九五是当位的,其它五爻完全不当位。这是很有意思的。就是说你讼,必须要九五行得正,你知道怎么样去摆平,怎么样才是合理的,这话很重要:合理的不公平。我们所追求的是合理的不公平,不是现在一般人所讲的公平。

   讼卦分两段来看,上面是天,下面是水。天行健,你底下的人要去告上面的人,那刚好上面的人,她是很刚健的人,有权有势,甚至打官司,他用公家的钱,你打官司,要用自己的钱,你跟他拼,你划得来吗?底下它是水,水固然力道也很强,但是必竟它是很柔弱的,这个老子讲得最清楚: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什么叫上善若水?就是说,水,它会滋润万物,但是完全不居功。没有说:我给你多少水,你要付我多少水费,那是自来水公司才会这样子。

   因此我们看初六爻:不永所事,小有言,终吉。不永所事:不要常常搞这件事情。一家公司动不动就起诉,官司缠身。我请问你:“怎么做事情?”我有很多现成的案例,一个总经理亲自跟我讲的,他说:“我就是处罚了一个员工,结果他出去以后,天天有也告,没有了告,一直告我,弄得整个公司不得安宁。我给他钱,他不要,他就要告我到底,我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你真的碰到这样的人,你才知道:不永所事。打官司这件事情尽量不要,才是上策,万一发生了,赶快求和解,不要说我一定赢,我一定可以怎么样,千万不要这样想。小有言,你才会:终吉。小有言,终吉,是讼卦中初六的爻辞,但是它却同样出现在了需卦九二的爻辞当中。需卦九二爻辞:需于沙,小有言,终吉。意思是说:虽然小有言,但最终都能得到吉祥的好结果。既然得到的结果相同,那么同时出现在需、讼两卦中的小有言,是不是也代表一样的含义呢?

   必要时,一定要讼

   这里的小有言,跟需卦的小有言不一样。需卦小有言:指人家攻击你,人家冤枉你,即闲言闲语。讼卦小有言:你衡量衡量,你是六,你本来是柔弱的,你又是初,你的位置很低,凭什么去告上面?所以简单讲几句话,替自己辨解辨解,就可以了。不要理直气壮,不要讲一大堆话,这才叫小有言。你完全不辨解,上面就觉得:你看!你完全错了,你辨解下去,那他就翻脸:“我说你错,你还不承认?来!昨天怎么样?前天怎么样?”算总帐,你就完了。小有言,申诉一下,差不多就算了。对方听到也好,没有听到也好,最起码我说了这样,才不会怎么样,才会终吉。

   九二爻辞:不克讼,归而逋,其邑人三百户,无眚。就是说,打官司,但最后是输的。你认为你是刚键的,对不对?阳。九五也是阳,一个下卦的中爻,一个上卦的中爻,你不能比,因为你这一爻,本来是阴位,你是阳居阴位(不当位),本身你就有问题。因此你自己衡量一下,我告不告上面?归而逋:赶快跑回老家。你不要留在这里,在这里看到你,他就想到你,你就麻烦了。你回老家,还要想想你家乡的人有多少,他告诉你:邑人三百户(只有三百人的村庄)。三百户是很小的村庄,那这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了。你说:“好!我不跟你搞;我归乡,我逃回去。”结果你家里有一万人,你家乡有一万人,那上面就开始注意你了:“你是不是准备判变?”你回去,那马上就追踪你,你可能还没有回到家,就被杀掉了;你那个地方一共只有三百人,就算所有人都支持你,你也不成气候,所以才会:无眚,指避免遭到迫害。你看以前人常常这样,跟领导搞不好,告老还乡,隐居一段时间,说不定领导想想不对,又把你招回来,又复职。

   六三,它也是不当位,因为这一爻,本来是阳位,现在弄了一个阴在这里,所以三爻辞:食旧德,贞厉,终吉。或从王事,无成。食旧德:你还要想一想我们古老的中国,他的道德,应该怎么做。就是:以下讼上,基本就是不对的。就是说,你在下卦,就是诉讼人家的极端,那往往就是说:有机会,我就要诉讼别人。幸好,他不当位。所以有时候当位好,有时候当位反而不见得好。你在“讼”这个大环境里,你当位干嘛?当位要很小心啊,所有人都寄托在你身上,现在我,六三,我虽然在讼人家的最高位,可是因为我自己是柔的,柔居刚位,所以我就想想看:“以下讼上,毕竟不合伦理,我还是遵照旧道德来做。”

   按照讼卦的说法:下不讼上。但是如果我们的上司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要不要举报呢?如果一个中层干部遇到下面的群众举报自己的上司,又该如何处理呢?强者根本用不着诉讼的方式对付弱者,弱者又不敢用诉讼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那么,法律的作用何在呢?

   诉讼的目的是什么?

   九四在被讼的最底层,也是下面最容易去向他诉讼的对象。九四爻辞:不克讼,复即命,渝,安贞吉。不克讼:你不要以为,你位置高,你就一定会赢,那也不一定。因为社会总是有些公义。讼卦的精神,虽然有很多很复杂的变化,虽然你知道你讼不过上面,但是该讼的时候,你还是要鼓起勇气,讼!怎么样才叫该讼?为钱而讼,不对;为自己名义而讼,不必。只能为社会的公义而讼。我是为社会的公义,我牺牲自己,我在所不惜,人家还是会佩服你。所以不克讼:意思是就算我讼不羸,可是我能够“复即命”,我能够把这个社会的歪风扭转过来,我还是“安贞吉”。我的地位也会很稳定,因为我很正直,所以我吉祥,意思就是说有些官员,当老百姓有不对的时候,你不要因为说:“哎呀!我是官,你是民,所以我不可以诉讼你。因为诉讼你,人家总以为我这是在欺负老百姓。”我就算让人家有误会,我还是要讼你。但是讼你,不是我要显权势,也不是我为了谋私利,而是为了社会的公义,你有这么不守法的人,你想得到社会的同情呀?照讼不误,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上才可以讼下。否则的话,都是下在讼上。讼卦只告诉我们:你要警惕,你要小心,讼最后是两败俱伤的。但是在九五爻辞,它会告诉你(九五爻辞):讼,元吉。因为九五是整个社会的总领导,他一定要能够明断争讼,他能够知道,法官判决公正不公正,那自然了,就算在讼卦的时候,也是大吉的。元吉:大吉。也是大家都很高兴。你看包公在世的时候,有没有讼?当然有讼。可是他每次讼,都是大得人心,大快人心。他没有为私,他没有偏袒,他不管你是皇亲国戚,照样讼。可是我们必须要说明,这是高度困难的事情,不要把它当作常常可以这样。

   讼卦告诉我们:诉讼是一件两败俱伤的事情,应该尽量避免。但同时也告诉我们:应当诉讼的时候,就要坚决勇敢地进行诉讼。那么情况下应当讼?什么情况下不应讼呢?诉讼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应当如何领悟讼卦中的智慧,化解生活中的矛盾呢?

  你看皇帝上朝,就先看那个帽带长长的有没有在。在,他就知道包拯在场,然后他就少讲几句话。包拯他有这样的威慑,一般人哪里有?而这个呢?这个是皇帝给他的一个特殊的权力,你别人敢这样吗?别人敢说皇帝不对吗?可是包公他因为自己行得正,所以我们这里就很清楚了,领导公正廉明,你就要去看九四做得对不对。九四该讼的不讼,不行;不该讼而讼,不行。九二把初六看好了,九五把九四看好了,整个的讼就会大量地减少。我们还有一种人叫做:大佬。大佬:因为他老资格,他声望很高,他就有责任,我要讼!你不对,我就要举报你。有没有,有。他这样做好不好?你看上九爻辞:或锡之,鞶带,终朝三,褫之。鞶带:给他升官的意思。你凭着你的声望,凭着你在社会有高度的受尊敬的地位,你是大佬,你看着不对,你就讼他。那领导怎么办呢?那领导只好奖励你,给你高官厚禄。可是下面一句话更妙:终朝三,褫之。褫:褫夺。给你升官,很快又把你拉下来;再给你升官,又拉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你这样做固然有利于提正社会的声望,提高大家的警觉,但是更可怕的,你带动了社会的不良风气:动不动就讼,动不动就告。可见整个讼卦,它的用意还是尽量减少诉讼,这个大家可以充分思考,到底哪样较好?

   讼卦告诉我们:诉讼会带来很多的伤害和麻烦,但即是如此,当讼还是要讼,无论讼与不讼,都是为了社会的安定与进步。但是,什么事情当讼?什么事情不当讼?我们经常会咨询律师的意见,那么律师应该怎么做才是真正对当事人负责呢?

   怎样才是好律师?

   在美国,你可以听到这样的故事:有一条小河,这个桥是打通两岸的,然后行人都在桥上来来回回,非常方便。有一天,一只鳄鱼这就趴在水面上,使得没有人敢通过那个桥,谁也不敢走。因为鳄鱼在那里,你敢走啊?后来,来了一个人,他说:“你们不用怕,我去把这个路打通,我先走,走给你们看。”他一走过去,就跟鳄鱼讲几句话,鳄鱼掉头就跑了。大家觉得好神,就问他:“你跟鳄鱼讲什么话?”他说:“我没讲什么话,因为我是律师,律师最常讲的话,就是我跟鳄鱼讲的话‘你再不走,我开始算谈话费。’鳄鱼一听,吓得要命,赶快跑。”

   在西方,你去找律师,他算钟点的。你进来,什么时候开始,你说两小时,付两个小时的费;一个小时,付一个小时的费。虽然我没有做任何事情,谈话费照缴。在中国,你能吗?你有事情去找律师,律师拿表出来:“现在开始算时间。”所有人都骂你:“什么事都不做,死要钱!”所以,美国的律师他反而可以劝你:“不要告了,你告,是没有好处的。”因为他有钱可赚。所以他在背后跟你讲这话。中国的律师,他如果劝你不要告,他一毛钱收入都没有。所以他说:“告!一定赢!”后来不赢,你也不能怪他,他要活。所以整个的状况,你好好去想一想,然后你再把整个的讼卦六爻去看一看,你就会知道:站在不告的立场来告,才不会乱告,才不会告得两俱败伤。非到不得已,还是要告,但是告了以后,寻求和解。实在不行,然后我要坚持。其实你看,告,告,告,和解不成,还会再次和解,然后各退一步,事情就解决了。

   诉讼是用来化解问题,不是用来告倒任何人的,用这种精神来诉讼,就比较合乎《易经》的道理。

  《易经》告诉我们》:只有站在化解问题立场上提起诉讼,才能尽量避免两败俱伤,然而如果想达到终吉的结果,那么讼卦的卦主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卦主是每个卦的主导,它统领六爻,起控制作用,那么讼卦的卦主是哪个呢?

   怎样化除讼累?

   讼卦它的卦主是九五爻,意思是说这家公司只要总经理他的观念正确。他认为我们设法务部是为了防止诉讼,而不是提起诉讼,就这么一念而已。整个公司的气氛就不一样了。如果这个总经理交代法务部:“有任何侵犯我们利益的,告!”那你就知道,法务部一定尽量的去找可以告的各种机会。然后到处去告,弄得公司内部人心惶惶,外部声名狼籍。因为中国人观念是说:两个人都不对,要不然,怎么会告到这个地步呢?我们常常有一句话叫做:一个巴掌拍不响。凡是会响的,都是两个巴掌一起拍的。不可能只有一个完全是错的。因为中国人两个人吵架,我们都知道,两个人吵架一定都有不对,不然怎么会吵架?我们中国人有一个想法就是说:我对,你对,其实不用我们两个人讲的,别人讲,算;我们两个讲,不算。如果大家都认为你对,你就对了嘛。我再叫我对,我对,也没有用。人家在看我笑话。如果是我对,我就对了,你再怎么说,人家看你笑话,这叫做:公道自在人心。

   公道自在人心

   这个公道自在人心,是法律条文里面所没有办法规范的。但是在中国社会是非常管用的。西方人是法官判了算,中国人是:大家嘴巴说了算。所以你看那个品,品头论脚,就是众人都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一个人,要经得起人品,所以叫人品,人品。这个人人品不错,就是大家众口一致都说:“这个人很不错!有人告他,八成是那个人乱告,他不会告人家,否则他告人家,说不定他赢。”中国人经常在法院没有宣判以前,我们就心中有数。这也是我们跟西方人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现在可以看出来,整个讼卦,大家要注意的是一个字:惕。做一个君子,你要做任何事情之前,先想我这样会挨告吗?我这样会搞得最后逼得我要去告别人吗?如果两个都不会,我再斟酌斟酌,那我才放手去做,这就是正确的态度。否则,“管他!做了再说,有人告我,我不会告他?”那就天下大乱了。

   由些看来,不管结局输赢如何,诉讼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极其复杂拖累的事情。所以讼卦告诉我们:一定要力求免于诉讼,才能得到终吉的结果。那么通过学习凝聚着中国古老智慧的《易经》,能否让我们化除讼累,得到双赢和吉祥的结果呢?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易经的智慧》第16集:化除讼累(曾仕强)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