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22.山火贲(䷕)-高岛易断全解

山火贲卦象卦意图

山火贲

山火贲填象图-高岛易断

 

贲:亨。小利有攸往。

《彖》曰: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象》曰:舍车而徒,义弗乘也。

六二:贲其须。

《象》曰:贲其须,与上兴也。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象》曰:永贞之吉,终莫之陵也。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象》曰:六四,当位疑也。匪寇婚媾,终无尤也。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象》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上九:白贲,无咎。

《象》曰:白贲无咎,上得志也。

 

22.山火贲(䷕)-高岛易断

“贲”从卉从贝。此卦上卦《艮》,《艮》,山也。《诗》“山有嘉卉”,故贲上从卉。且艮为果蓏,有卉之象。下卦《离》,《离》为鳖为蟹,为赢,为蚌,为龟,皆贝也。《尔雅》:“龟三足名贲”,故《贲》下从贝。《序卦》曰“贲饰也”,卉贝皆具彩色,是以谓饰。付氏云:“贲古班字,文章貌,言斑驳陆丽有文也。”《彖》辞所谓“天文”“人文”,由此来也。为卦山下有火,山生草木,下有火照彻,则草木皆被其光彩。《书》曰“贲若草木”,亦足证焉。卦上承《噬嗑》,《序卦》曰:“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故受之以贲。”苏氏曰,“直情而行之谓苟,礼以饰情之谓贲”。礼以饰情,在乎相与为敬,敬则其合可久,此《贲》所以次乎《噬嗑》也。

贲:亨,小利有攸往。

20210312125033_18276.jpg高岛易断22.山火贲(䷕)-高岛易断全解2

▲ 篆书贲

《贲》卦上体山,山蕴质素,下体火,火吐文光,下火上烛,则质而有文,故曰《贲》。文质交错,刚柔得中,故曰“亨”。《离》火之明,遇山而止,则所进者小矣,故曰“小利有攸往”。其义,则《彖》辞详之矣。

《象传》曰:贲亨,柔来而文刚,故亨。分刚上而文柔,故小利有攸往,天文也。文明以上,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此卦与《噬嗑》对,以《噬嗑》变。《噬嗑》六五柔来二,为六二,成《离》下,是为“柔来而文刚”。《噬嗑》初九刚往上,为上九,成《艮》上,是为刚往文柔,刚柔相杂而为成,是天下之文也。“柔来而文刚”,《离》明于内,故无不亨;刚往文柔,艮止于外,故“小利有攸往”。卦以上爻为极,极即天也。上爻曰“白贲”,自然之文,故谓之“天文”也。九三在人位,为一卦之主,当文明之盛会,故谓之“文明以止”,人文也。“天文”者,日月星辰,光华内焕,不假外饰,自然之文也。“人文”者,人伦庶物,纲纪在先,节文在后,修饰而成文也。有圣人作,仰观天文,晦朔何以代明,寒暑何以错行,察其时变,是欲以人合天也。俯观人文,道之以礼乐,教之以诗书,化成天下,是欲以人治人也。是圣人用《贲》之道也。

以此卦拟人事,贲,缘饰也,质先而文后。凡事之有待致饰者,皆后起也。此即绘事后素之说也。以之言礼,玉帛其饰也;以之言乐,钟鼓其饰也;以之言宫室,轮奂其饰也;以之言衣服,章采其饰也。是文饰必附质而著,如帛之受采,玉之受琢,有实而加饰,饰之足以增其美也。此卦山得火而焕彩,譬如在人,心光透发,面目生辉,内行修明,声闻卓著,德润而体胖,实至而名归,即《贲》之象也。就六爻言之,初爻“贲趾”,以处义为贲,贲得其正;二五贲须,以与上为裁,贲得其时;三爻“贲如德如”,贲而“永贞”,贲得其吉;四爻“贲如皤如”,贲而当位,贲“终无忧”;五爻“贲于丘园”,以敦本务实为贲,贲终“有喜”;上爻“白贲,无咎”,以黜美返朴为贲,贲乃“得志”。此六爻之义,所以治全体之贲也。而人事之饰伪而乱直,黜美而诬实者,皆当返而自省矣!以此卦拟国家,上卦为山,安止不动,如圣躬之德性镇定也;下卦为火,辉光远耀,如朝廷之政教焕布也。内崇德性,外敷政教,有本有文,刚柔并用,是贲之善者也。推之舞干羽而格顽民,是“柔来而文刚”;仗斧钺以安天下,是“刚上而文柔”。审时定历,以法天文也;制礼作乐,以昭人文也。德礼以行政,政乃善,忠信以折狱,狱乃平,《象》曰“君子以明庶政,无敢折狱”,即此旨焉。六爻言《贲》,各有次第,义深旨远。初刚在下,故曰“贲趾”,是守道无位之贤人也。二爻“柔来而文刚”,随刚而动,如须随颐而动,故曰“贲须”,是待时而动之君子也。三爻当《贲》之盛,故曰“贲如濡如”,是治贲而能守其贞者也。四爻则由《离》入《艮》,《贲》道变矣,故曰“贲如皤如”,是不随俗披靡,为能黜华而崇实也。五爻则为主《贲》之君,忘殿陛之华,守丘园之素,故曰“贲于丘园”,所以厚民生而敦风俗者,道在是焉。上爻为《贲》之极,物极必反,故曰“白贲”。《杂卦》曰;“贲,无色也”,郅治而期于无刑,盛德而极于无为,此治道之原也。如是而事济矣,如是而化成矣。

(附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一则:

明治十八年一月,余浴于热海,一夕有大星见于月右,时饭田巽氏先见,呼余出视,余一见如有所悟,不言而入。邻席有《自由新闻》社员藤井新藏者,谓饭田氏曰:高岛氏一见而入,必有所解,君请往探之。饭田氏乃过余室叩其故,余曰:难言也。氏问之再三,余曰:数日内当有一大臣濒死者也。氏曰:子何以知其然乎?余曰:此所以为难言也。余历征多年实验,乃知星之示变也,子若不信,请观后日。未几三日,报有栖川宫殿下薨,氏复曰:子言果中矣,吾终不知其然也,请幸教我。余曰:《易》不曰乎?“观乎天文,以察时变”,此之谓也。

通观此卦,内《离》外《艮》,《离》文明也,卦德由内达外,以文明为主,故名卦曰《贲》,取贲饰之象也。《彖传》所言柔文刚、刚文柔、观天文、观人文,皆以文致饰,亦以文得亨,是《贲》之象,由《离》而来,得艮而济,此全卦之体也。《象传》不曰火在山下,而曰“山下有火”,是隐然有以山止火之象。“以明庶政”,明也,“无敢折狱”,止也,亦见文不过质之意。六爻言贲,内三爻,《离》本卦,初二两爻,贡犹微,惟三爻贲为盛;上三爻,自《离》入艮,其言贲,皆黜华崇实,是救贲之偏而返其本也。故四虽“疑”而“无忧”,五虽“吝”而“终吉”,六“无咎”而“得志”。将使之自文还质,无偏胜之患,斯为贲道之大成也。全卦之义如此。

《大象》曰:山下有火,贲,君子以明庶攻,无敢折狱。

《艮》山之下有《离》火,《艮》,一阳高出二阴之上,阳塞于外而不通,故止;《离》,二阳之中含一阴,是内虚而含明,故明。君子法之,“以明庶政”,“庶政”者,或兼教养,或兼兵食,《洪范》所谓“八政”皆是也。暗则紊,明则治,取之高,而政教明矣。明以致察,过察则失严,故于折狱,则曰“无敢”。“无敢”者,谓不敢自用其明也。虚明之心存于中,而慈祥之政行于外,明其所当明,而不敢过用其明,取之于《艮》,明于是乎止焉。丰田“致刑”,以“明而动”,贲曰“无敢”,以明而止。不动则民不畏法,不止则民不聊生,有相济而行也。

【占】 问时运:目下正当发动,百事顺适,但上有阻止,未能遂意径行。

○ 问商业:主经理人才干强明,足以任事;但精明者必刻利,还宜留意。

○ 问家宅:恐宅中时有火光发动,幸即扑灭,无大害也。

○ 问战征:前面有山,未易进攻。

○ 问疾病:是郁火上蒸之症,宜息火,犹不可过用寒剂,致真火扑灭。

○ 问行人:欲归又止,尚未定也。

○ 问六甲:生女。

初九:贲其趾,舍车而徒。

《象传》曰:舍车而徒,义弗乘也。

初刚在下,故曰贲趾,“徒”,徒行也。古者从大夫之后,不可徒行,初无位,故“舍车而徒”。贲趾者,是践仁履义,以仁义“贲其趾”者也,不以乘车为贲,而以徒行为贲。乘车者,世之所贲,君子所耻,是以舍之。《象传》曰“义弗乘也”,喜初之能守义也。

【占】 问时运:生性清高,不合时趋,以德亨,不以名亨。

○ 问商业:必是肩负买卖,非舟车贩运之业,虽小亦亨。

○ 问家宅:是勤俭起家,颇有知足不辱之风。

○ 问战征:陆军利。

○ 问行人:中途遇阻,步行而归。

○ 问疾病:症在初起,不食药而可愈也。

○ 问讼事:恐有惩役之灾。

○ 问失物:已舍去之,寻觅徒劳。

【例】 明治十九年,占某贵显气运,筮得《贲》之《艮》。

断曰:此卦上《艮》下《离》,所谓高山仰止者,某贵显之德望也;所谓高明遍照者,某贵显之功业也,是当今所共知者也。现时退位闲居,今占得《贲》初九,曰“贲其趾,舍车而徒”,爻象正合。初爻为无位,阳刚在下,贲,有文也;趾,足也,从止,有退归之象。“舍车”,犹舍位而隐也,“徒”,行也,将复起也。舍车徒行,是某贵显将潜行民间,窥察民情风俗,以益光文明之治,补维新以来所未修,是某贵显之隐衷也,爻象以明示之。在某贵显为维新元勋,虽暂退间,其心头岂一日忘天下哉!兹值初爻,贲犹未光,至三而贲盛,至六犹能反其贲,以协于中。贲之运正长,知某贵显,后日必德望愈隆,功业愈大也。《彖》所谓“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皆可于某贵显见之。

后果如此占。今辅佐朝政,望同山斗,遇际明良,是《贲》之所以为《贲》也。

六二:贲其须。

《象传》曰:贲其须,与上兴也。

二以柔居柔,其爻自《噬嗑》六五柔来,变为六二,即《彖传》所谓“柔来而文刚”也。取象于颐,此爻曰“须”,须,随颐而动,故注曰:须之为物,上附者也。柔来文刚,文刚者,贲也,故曰“贲其须”。须眉为人生之仪表,所谓严其瞻视者,此也。《象传》曰“与上兴也”,“上”,谓上卦《噬嗑》,“兴”,动也。《噬嗑》内卦为《震》,《震》为动,须附上,爻自《噬嗑》来,故曰“与上兴也”。

【占】 问时运:目下平平,只可依人成事。

○ 问商业:与富商合业,必大兴旺,吉。

○ 问战征:必须与大军同进,方可得胜。

○ 问家宅:叨上人之福泽,藉以光大门楣。

○ 问婚嫁:“归妹以须,”尚宜待也。

○ 问六甲:生女。

【例】 明治十四年四月占国会。方今我国舆论,咸愿开设国会,群议纷纷,未可臆断,特占一卦,得《贲》之《大畜》。

断曰:此卦自二至上为五年,其间不见凶咎。《贲》下卦为《剥》,《剥》之上即第六年,其凶尤甚。今审度避凶趋吉之方,须就变卦《大畜》探索。为之先说《贲》终《剥》来之凶象,复述变卦《大畜》之卦义。

《彖》辞曰:“贲亨,小利有攸往”。贲者文饰也,凡事饰于外者,必由其内有缺乏也。今当开设国会,各府县推举代议士,才力学识,未必完全,多皆徒施外饰而已。《彖传》曰“柔来而文刚,”刚上而文柔”,谓上卦之柔,来贲下卦之刚,下卦之刚,上贲上卦之柔,上下各以刚柔,互相贲饰,此《彖传》义也。今拟之国会,上卦为官吏,下卦为代议士,各以论说相抵抗者也。曰“贲亨”,知国会之事无不亨通;曰“小利有攸住”,知国会虽可进行,未免有所退止也;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谓当察时机之会,审宇内之势,以维持国体于不朽也;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谓应民心之归向,文运之昌明,开设国会,上下合志,可以计划国家之安宁。此就《彖传》义而释之如是,进推六爻,初爻“贲其趾”,舍车而徒”。初爻在下,是无位也,谓微贱下民,亦将持杖徒行,奔走而来观德化也。二爻“贲其须,”《象传》曰“贲其须,与上兴也,”二虽进初一等,其人不能自主,随人之议论以为议论,如须之随颐而动也。三爻“贲如濡如,永贞吉,”《象传》释之曰:“永贞之吉,终莫之陵也。”三居下卦之上,近比四爻,“贲如濡如”,贲之盛也。三以阳居阳,卦中为主贲,会中为主议,持论不易,能守“永贞”,故吉。《象》谓“终莫之陵”,言无与相抗也。四爻“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此爻为政府地位,与三接近。“贲如皤如”者,谓官吏示以从前政府施行之事状;“白马翰如”者,谓听者解得政府之实情;“匪寇婚媾”者,谓感官吏之勤劳,相与辅翼而赞成之也。五爻“贲于丘园”,“束帛戋戋”,谓议士中有知“丘园”之贤士,推荐于朝,当具“束帛”以招之,使之出而共议国是,故“终吉”。上爻“白贲,无咎”,乃退位老臣,谓创兴国会,未免近于粉饰,终宜黜华崇实,是返本之道也。从此节财省费,得谋裕国之策也。

《贲》之终,《剥》之始也,更论《剥》卦之义。《剥》《彖传》曰:“剥,剥也,柔变刚也。不利有攸往,小人长也。”“柔变刚”者,是“小人道长”之时也,故曰“不利有攸往”,戒辞也。初爻曰“剥床以足,蔑贞凶,”阴之剥阳,自下而上,邪害正也,谓有武人,恶人民之渐进逼上,欲压灭其党类之象。二爻曰“剥床以辨,蔑贞凶”,“辨”者床干也,指党类之长,初爻既灭党类,今又欲殄灭其长之象。三爻曰“剥之无咎”,其党类为时势所激,忽起变志,不复顾忌名分,是最不祥之占也。四爻曰“剥床以肤,凶”,有众阴逼上之势,渐逼渐近,其凶更甚。五爻曰“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谓剥之者凶,顺之则利,有一时委曲保全之象。上爻曰“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谓虽当剥极,必有硕果之仅存者,君子处之,谓终得爱戴,小人处之,谓无所容身,是小人欲剥君子,自己亦罹其灾之谓也。

以上自《贲》移《剥》之卦象也。贲为文明而止之卦,方今人情,徒慕欧英文化,不察时势之可否,难免剥落之灾,如《剥》卦所述,故君子必贵思患而预防也。今占得《贲》之《大畜》,再释《大畜》之义,以示占者。

《大畜》《彖传》曰:“大畜,刚健,笃实,辉光,日新其德。刚上而尚贤,能止健,大正也。不家食吉,养贤也。利涉大川,应乎天也。”《大畜》者,畜之大者也,专在尚宾养贤,以为国家用,足以黼黻太平也。初爻曰“有厉利己”,《象传》曰:“有厉利己,不犯灾也。”初以四为正应,欲进而四畜之,即为艮所抑,有不能达志之象。二爻曰“舆脱輹”,《象传》曰:“舆脱輹,中无忧也。”二爻见初三两爻之止,有同愿屈抑之象。三爻曰:“良马逐,利艰贞,日闲舆卫,利有攸往。”《象传》曰:“利有攸往,上合志也。”三爻以刚健之才,欲锐进而从事者也,为四畜之,使不得进,遂变其志向,谋开垦牧畜等事。曰“良马逐”,曰“利艰贞”,皆开拓牧畜之象。又曰“闲舆卫”,曰“利有攸往”,并习练军事之象。如是有益政府,故谓之“上合志也”。四爻曰“童牛之牿,元吉”,《象传》曰:“六四元吉,有喜也。”此爻当县官地位,县官能使无产士族,从事牧畜开垦等事,犹牧童牛,易畜易制之谓也。五爻曰“豮豕之牙,吉”,《象传》曰:“六五之吉,有庆也。”此爻亦与六四同。上九曰“荷天之衢,亨”,《象传》曰“荷天之衢,道大行也”,谓全国士民各得其所,天下泰平之象也。

以上国会之占断如此。至翌年七月,政府颁示实施政令三条:一发布明治二十三年开设国会之令;一为救济无资士族,与以八十万元之授产金;一政府锐意开造铁路,计划中山道及奥羽之布设,与以年八朱之利息保护。皆呈象于《大畜》之爻义,得时势之宜者也。《易》象之灵妙如此。

九三:贲如濡如,永贞吉。

《象传》曰:水贞之吉,终莫之陵也。

三以一刚介二阴之间,当贲之盛,“贲如濡如,”润泽之象。顾阴能贲人,亦能溺人,诫之以“永贞”,在我有常贞之操,斯彼无凌逼之嫌,故曰“吉”。《象传》曰“永贞之吉,终莫之凌也”,“终”字与“永”字相应,盖贞而不永,则非有终者也。谓我刚正而永贞,彼自不能凌侮也。

【占】 问时运:当此盛运,光华润泽,名利双收,大亨。

○ 问商业:财源如水,大得清润,基业亦可保长久,大吉。

○ 问家宅:屋宇华洁,又得流水掩映,可以久居,吉。

○ 问战征:一军皆感被德泽,欢洽同心,可称王师无敌。

○ 问讼事:得直,彼亦不敢复犯。

○ 问婚嫁:百年偕老,吉。

○ 问六甲:生男。

○ 问行人:衣锦荣耀而归。

○ 问失物:向水中寻之,得。

【例】 友人某来,请占气运,筮得《贲》之《颐》。

断曰:此卦一阳居二阴之中,如物入水中,沾濡润泽,光彩益章,故曰“贲如濡如”,贲之盛也。然贲饰过甚,外耀有余,往往内美不足,是贲之流弊也。今我国自维新以来,仕途一变,每多有自炫才华,以冀仕进,饰智惊愚,互相标榜,大都如斯。迨一旦得位,毫无寸能,此辈纯盗虚声者,固可暂而不可“永贞”者也,吉何有焉?足下有意当世,宜践实德,毋博虚名,持之以“贞”,守之以“永”,终得吉也。《象传》曰:“终莫之凌”。谓贲非虚贲,人复谁能相抗也。足下其留意焉!

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象传》曰:六四,当位疑也;匪寇婚媾,终无尤也。

四在上卦之下,《贲》已过中。“皤”,素白色也,“翰”,白色马也。卦体三、四、五互《震》,《震》为白马,故取白马之象。《震》上六曰“婚媾”,故亦有婚媾之象。四与初为正应,为三所隔,不获相贲,故曰“皤如”,“白马翰如”,亦未获其贲也。然九三刚正,“非寇”,乃求婚媾耳。四与初正应,必相亲贲,不能终隔也。《象传》曰“当位疑”,四疑二也。曰“终无尤”,谓初四正应。终必相合,故云“终无尤”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有阻碍,安分则吉,明年便可亨通。

○ 问商业:宜迅疾贩售,迟缓,防货物变色。

○ 问家宅:一宅之内,既有丧事,又逢婚事,前塞后通,无咎。

○ 问战征:有和亲通好之议。

○ 问疾病:中胸有阻,故上下不调,积阻消化,便无咎也。

○同行人:有爱女眷恋,一时未归。

○ 问六甲:生女。

【例】 有人来,请占某缙绅气运,筮得《贲》之《离》。

断曰:四以阴居阴,与初为正应,为中间三爻所隔,不获相贲相亲,《象传》曰“当位疑也”。今占得四爻,知某缙绅在局,或亦因中有间阻,致生疑虑之处,然其中乘马翰如而来者,实欲相与亲密,并无他意。四爻初则疑之为寇,为将攘夺我利也,至后渐知其真,疑念始解,故曰“匪寇婚媾”。

当时某缙绅确有是事,初疑后解,两情甚洽,果如此占。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

《象传》曰:六五之吉,有喜也。

“丘园”者,园之依丘陵者。艮有丘之象,“贲于丘园”者,谓留意于农桑之事。“束帛”者,赠人之物,“戋戋”者,浅少之意。不贲市朝而贲丘园,敦本也。“束帛戋戋”,谓六五以柔居尊位,能修柔中之德,黜祛奢华,敦崇俭约,如大禹之卑宫室,菲饮食也,故曰“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谓居尊位,而留心鄙事,未免吝也,然不失黜华崇实之旨,故曰“终吉”。《象传》曰“有喜也”,有喜者,谓实有可喜也。天下之俗成于俭,败于奢,一人倡之,世风可返于淳朴,则所喜非在一人,喜其能移风易俗也。

一说,丘园为隐士所居,六五能以“束帛”,聘求丘园之遗贤,共辅文明之治。聘贤仅以“戋戋”束帛,礼意未隆,故曰“吝”;在贤者不以币帛为悦,而以恭敬为悦,是以币帛虽微,贤者亦应聘而来,故终有吉也。亦通。

【占】 问时运:目下恰行正运,然作事一宜俭勤为吉。

○ 问商业:买卖最直木材绸物二行,货物不必多,而获利颇佳。

○ 问家宅:农桑为业,勤俭家风,吉。

○ 问战征:宜招用野老,以作向导,可以得胜。

○ 问婚嫁:聘礼虽微,却好得一贤妇,大喜。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来,请占气运,筮得《贲》之《家人》。

断曰:此爻为五居尊位,崇尚俭德,将率天下而从俭也,故不贲宫殿,而贲丘园。“束帛”之礼,以诚相将,不尚丰厚。今占得此爻,知足下自幼从事商业,一番辛勤,得有今日,资产丰裕,亦足自乐。近来商业,多习欧美之风,全以欺诈为术,华丽自夸,反以曩时朴素敦厚为可吝也。在吾辈敦尚古风者,不屑与之较也,足下惟当安闲,觅一山林佳处,修筑园榭,栽植花木,以娱心目,为作养老之计也。人或以吾辈不事世事为吝,然以此而娱老,以此而传后,终得吉也,谓之“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也。

友人从此占,亦足自乐。

上九:白贲,无咎。

《象传》曰:白贲,无咎,上得志也。

上处《贲》之终,终极不变,弊将无质,故《贲》之义,始因天下之质,饰之以文,并将天下之文,归之于质。“白贲”者,素朴自然,是无色也,如宝玉不雕,珍珠不饰,不使文掩其质,“白贲”之谓也。《象传》曰“上得志也”,居卦之上,处事之外,矫世俗之文饰,而敦尚朴素,独行其专,优游自得耳。

凡卦如《泰》与《否》、《剥》与《复》、《涣》与《萃》等,皆有对偶,惟《贲》无对,独于卦中,分贲与不贲两义为对。是读《易》之诀也。《中孚》一卦亦然。

【占】 问时运:好运已终,劳者宜归于逸,动者宜返于静,优游自适,聊以取乐耳。

○ 问商业:现在货价已高,时令将完,不必装饰,即可出售,定得利也。

○ 问家宅:清白家风,位置亦高,吉。

○ 问战征:身当上将,堂堂之阵,正正之旗,不用谲计奇谋,自然获胜。吉。

○ 问疾病:病在上焦,宜用清淡之剂,吉。

○ 问行人:得利归来。

○ 问六甲:生男。

○ 问失物:向高处寻觅,可得。

【例】 维新之际,浦贺管署吏员下村三郎左卫门,旧佐贺藩之士也,罹病日久,来横就医。医曰:病似轻而实重,非滞留受治,恐至危殆。下村氏告于长官,许以留医。下村氏不以病为虑,强还任地,长官谓余曰:下村氏之疾如何?子试筮之。筮得《贲》之《明夷》。

断回:下村氏必死。长官曰:医亦视为重症,但子何以豫言其死也?余曰:《贲》者上山下火,今山变而为地,是《离》明没于《坤》地之象。上九阳变而为阴,阳者生也,阴者死也,即生变为死之象。又上九之爻辞曰“白贲”,白者丧服也,其死不免矣。后未一月,果接其讣音。

22.山火贲(䷕)-高岛易断全解: http://www.mingtianji.com/2021/03/12/402/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22.山火贲(䷕)-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