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54.雷泽归妹(䷵)-高岛易断全解

雷泽归妹卦象图

雷泽归妹

雷泽归妹卦象图-高岛易断

 

归妹:征凶,无攸利。

 《彖》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归妹,人之终始也。说以动,所归妹也。征凶”,位不当也。无攸利,柔乘刚也。

《象》曰:泽上有雷,归妹。君子以永终知敝。

初九: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象》曰:归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象》曰:“利幽人之贞”,未变常也。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象》曰:归妹以须,未当也。

九四:归妹愆期,迟归有时。

《象》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几望,吉。

《象》曰:帝乙归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贵行也。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象》曰:上六无实,承虚筐也。

54 高岛易断-雷泽归妹()

卦体《震》上《兑》下,《震》长男,《兑》少女。凡《彖》之取象男女者,如《咸》之少男少女,如《渐》之长女少男,皆言夫妇,而独于《震》男《兑》女,取象兄妹。按女子先生为姊,后生为妹,诸侯一娶九女,姊嫁则妹媵。孔颖达曰:“少女谓之妹,从姊而行,谓之归。”此卦之所以曰《归妹》也。

归妹:征凶,无攸利。

《归妹》少长非偶,夫妇之不正也。女子以夫为家,在男曰娶,在女曰归,故《渐》曰“女归吉”,《咸》曰“娶女吉”。“征”者,往也,是私奔也,故凶,所谓锁隙相窥,逾墙相从,父母国人皆贱之。女德若此,夫何利焉!故曰“无攸利”,是痛戒而深恶之也。

《彖传》曰:归妹,天地之大义也。天地不交,而万物不兴。归妹,人之终始也。说以动,所归妹也。征凶,位不当也。无攸利,柔乘刚也。

三阳三阴之卦,皆自《乾》《坤》来,变《乾》上画为偶,而成《兑》,变《坤》下画为奇,而成《震》;《兑》女《震》男,卦名《归妹》,《震》《兑》之父母,则为《乾》《坤》,《乾》《坤》即天地也。天地相交而万物蕃兴,男女相交而生育繁昌,是“天地之大义”,即人伦之终始也。《兑》,悦也,《震》,动也,“悦以动”,是以情悦相从也,以此《归妹》,失其正也。“征凶”者,《震》为征,因悦而求进,是献媚工谗,意欲以媵而夺嫡也,故《传》斥之曰“位不当也”。“无攸利”者,以柔悦之性,乘刚动之势,一经得宠,便欲挟制《乾》阳,女权如此,不特不利于一身,必将不利于家国矣。《传》特明揭其不正之由,曰此所归之妹,乃“悦以动”者也。

以此卦拟人事,《归妹》者,女有家,男有室,人事之终始也。天地之道,以阴阳相交,而化生万物,夫妇亦一阴阳也,但女子之嫁也,以礼而聘,以时而归,如《渐》之止而动,故“女归吉”,反之,女悦男动,是私相从也。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悦而动,岂得谓《归妹》之正乎?其位以阳居阴,为不当也,故“凶”;且一阴据二阳之上,是“柔乘刚”也,故“无攸利”。《传》之一一垂诫,盖深警色升爱选,艳妻煽乱。妇德一乖,而家道因之而亏,此即人事之变也。牝鸡司晨,其祸盖有不可胜言者矣!

以此卦拟国家,妇之从夫,犹臣之从君,夫妇君臣,本人伦之大节,亦即“天地之大义”也。臣之容悦得位者,巧言令色,一以谄媚为工,极其奸谋所出,必将结援宫帏,联合阉寺,以作声势:且于佞媚之中,寓以箝制之用,一旦威权在握,几将藐视王灵,不复愿天位之有在,卒之凶祸来临,势败身亡。此女子小人,自古难养,圣人所以痛切而垂警也。《归妹》《彖》辞,首揭“征凶,无攸利”五字,即此旨焉。《传》复进之曰,“悦以动,所归妹也”,盖谓《归妹》者人伦之常,“悦以动”,为《归妹》之变,其所以“征凶”而“无攸利”者,皆自“悦以动”阶之厉也。天下之事悦而动,未有能正者,女子与小人,其凶一也,有国家者,最宜凛凛焉。”

通观此卦,《归妹》,少女也,少女无知,故称妹;情欲相感,见可悦而昏,动不以礼,是为《归妹》。姊未嫁而妹先归,紊其序也;躬居媵而思夺嫡,越其分也。妇德若此,凶莫大焉,夫何利乎?六爻柔上刚下,内外倒置:二四以阳居阴,男以不正而从女;三五以阴居阳,女以不正而从夫;上卦六五乘九四,下卦六三乘九二,夫屈于妇,妇制其夫;阴反居上,阳降居初,皆失其渐。故《渐》六爻多吉,至上愈吉,《归妹》初爻独吉,至上则“无攸利”矣。是以君子贵《艮》渐而戒轻悦也。

《大象》曰:泽上有雷,归妹,君子以永终知敝。

此卦反《渐》,上卦为雷,下卦为泽,雷动则泽水为之摇漾。以阴感阳,犹女子之挑而可动也,失身败德,不谨其始,安能保其“永终”乎?君子见此象,知悦牵于私,动失其正,始既不善,敝即在后。欲防之于未然,故宜“永终”以“知敝”,斯不以妾为妻,不以贱妨贵。嫡庶正而名分严,足以维大义之不敝也。

【占】 问时运:一时发动,恐难持久。

○ 问营商:货价升动,卖客喜悦,但恐不能图终。

○ 问功名:进不以道,防有后悔。

○ 问战征:地雷陡发,足以制胜,恐一胜以后,兵力疲敝,无以保终。

○ 问婚姻:徒恋一时情欲之私者,难期百年偕老也。

○ 问家宅:地磐有动,已嫁之妇,不宜同居母家。

○ 问疾病:“永终”二字,独于占病不利,显见命限已终。

○ 问讼事:可以终结。

○ 问六甲:生女。

初九:归妹以娣。跛能履,征吉。

《象传》曰:归妹以娣,以恒也。跛能履,吉相承也。

六爻以五为尊,是正嫡也,其他皆为娣,初爻在最下之位,故曰“归妹以娣”。娣承嫡妻之命,不能专制,犹跛足之不能行,惟守为娣之分,行承顺之道而已,故曰“跛能履”;《震》为足,《兑》为毁折,有跛之象。九居初,为当位,是能安于娣而在下,行不先人,知其无陨越也,故曰“征吉”。就全卦论,以悦而动,女子感情悦之私,故其征也凶;就一爻论,以刚居刚,女子有贤正之德,故其征也,吉。《象传》以“恒也”释之,谓妹而为娣,礼之恒也;以“相承”释之,谓百事承顺,是以吉也。

【占】 问时运:运途低微,祇可依人成事而已。

○ 问营商:不能自主,听命而行,幸得获利,吉。

○ 问功名:偏裨之位。

○ 问战征:非主帅也,能以偏帅制胜,吉。

○ 问家宅:此屋必是廊庑偏屋,吉。

○ 问疾病:必是足疾,不良于行,身命无妨。

○ 问六甲:生女,防有足疾。

【例】 明治十六年,余游上毛伊香保,得遇藤野正启先生。先生当代鸿儒,夙精《易》理,与余相知最久,兹得相聚客舍,晨夕晤谈,意甚得也。一日先生正襟而言曰:幸为一占仆之气运。筮得《归妹》之《解》。

先生精羲《易》,既得占爻,自能详判,余复何言?然前余为横滨某商,占得此爻,在此人久游欧美各邦,通晓各国事情,归国之后,横滨某商店,遂雇为主管。其人正道,又能勤勉,凡财货之出入,物品之优绌,以及时价之高低,罔不一一计划,其用心之诚笃,有足使人感者。未几商店解雇,一日某来请占,筮得《归妹》之《解》,余为之再三玩索,乃得其解雇之由也。盖娣者从姊而嫁,一切家政,皆当奉命而行,不得自主,譬跛者虽有其足,不能自行也。今某虽尽心从事,未免有专主之嫌,是以有咎。先生今日所占,爻辞正同,乃知先生秉道履中,刚方素著,但于当今世衰道微,所如不合,反若娣之随人,不能自主,先生能卑以自牧,故曰“征吉”,此就爻辞而断也。然余又可虑者,以《归妹》为归魂之卦,至六爻为命终之年,先生固达人也,自初至上,为六年,先生须为注意。先生微笑曰:《易》理精妙,固如是也。后六年,先生果殁。

【例】 某官员来请占气运,筮得《归妹》之《解》。

断曰:初居爻下,娣居人下,爻象卑微,是不能出人头地者也。足下占气运得此爻,知足下依人成事,不能独断独行,譬如娣之从姊而嫁,一以顺承为事,若欲擅自作为,反恐如跛者捷行,必致颠仆;不如随人步趋,斯无陨越矣,故曰“征吉”。

九二:眇能视,利幽人之贞。

《象传》曰:利幽人之贞,未变常也。

此爻阳刚得中,亦娣之贤者也。下互《离》,《离》为目,上互《坎》,《坎》为疾,有眇之象。眇一目小也,两目之视正,一目之视偏。妾媵则处于偏者也,不敢正视,故取“眇能视”为喻。二与五正应,二能侧视,得其宠矣,然正未可以宠自恃,故又戒以“利幽人之贞”。“幽人”者,犹云静女也,女子行不逾阈,窥不出户,有幽人之义焉。《象传》曰“未变常也”,谓能守其道,安其分也。幽则至静而不动,贞则至贤而不渝,幽人不以不遇变其道,女子不以失偶改其节,其致一也。

【占】 问时运:运途不正,宜幽贞自守。

○ 问营商:以其窥察商情,有独见之明,颇有暗得之利。

○ 问功名:以高尚不仕为贵。

○ 问战征:能察幽窥微,有料敌如神之妙。

○ 问家宅:此宅最宜幽居。

○ 问婚姻:此女宜作偏房,若在嫡室,恐反目不和。

○ 问讼事:防有幽禁之灾。

○ 问六甲:生女。

【例】 华族某访余别墅,时方霖雨,闷闷不乐,会招伊藤潮花,特设宴席,藉以侑酒。潮花见余床上筮竹,问曰:主公好《易》乎?余曰:然。潮花曰:抽生欲卜生命,请为一筮。筮得《归妹》之《震》。

断曰:《归妹》者归魂之卦,今自二爻至上爻为五年,今后五年,子命殆将终乎?上爻之辞曰:“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女承筐无实”者,谓家计赤贫,筐中无实也;“士刲羊无血”者,尸体之象也。

潮花曰:主公之言诚当,谚云“人生四十不为夭”,今吾已六十,命数亦不短矣。虽死期已迫,家计不可不预谋,由是奋然改革家政,计度产业,以期家室盈丰,得能积有余资,实出自主公所赐也。当时谈笑而去,后至五年六月,潮花竟尔病殁。

【例】 明治三十一年,占台湾总督府气运,筮得《归妹》之《震》。

断曰:卦体下互《离》,《离》为目,目所以视也,曰“眇”,只可偏视而已。“幽人”者,幽闲贞静之人也,谓人能幽闲贞静,必无作乱之事矣,故曰“利幽人之贞”。今占台湾总督府政略,得此爻辞,按台湾新入我版图,一切风俗,难以一时遽《革》,只得另眼相视,在政府总宜以静默镇之,故曰“利幽人之贞”也。

六三:归妹以须,反归以娣。

《象传》曰:归妹以须,未当也。

“须”者,贱女之称。三爻居《兑》之极,为悦之主,“归妹以须”者,以之为须也。三以柔乘刚,务为悦人,故于其始归也,降为之须,虽明知其未当,以故为抑之,不令其工妍献媚,开以妾夺嫡之嫌,所以惩淫逸而正名分者,其旨严矣。迨三能反其悦之为,始得复归娣之位,故曰“反归以娣”。《象传》曰“未当也”,谓阴柔不正,不当位也。《正义》以须为待时也,以三未当其时,则宜有待,故曰“归妹以须”,既及其时,以娣乃行,故曰“反归以娣”。亦通。

【占】 问时运:运途尴尬,受人抑制,是宜忍耐,后可得伸。

○ 问营商:货价低落,不能获利,过后可望提升。

○ 问功名:所得卑微。

○ 问婚姻:必非正娶。

○ 问家宅:此屋非正宅,必是廊庑,地位低小。

○ 问疾病:待时可愈。

○ 问行人:且宜暂待,缓时可归。

○ 问讼事:待时可以断结。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县人携亲友书来,占求官之成否,筮得《归妹》之《大壮》。

断曰:郑云,“须,有才智之称”;《正义》曰,“须,女谓贱妾也”,是有才智而屈居下位者也。今足下占求官,得此爻辞,知足下与某显官有旧,乞为代谋官阶,不料某抑之,不与以相当之位置,而授以微末之官阶,即“归妹以须”之象也。足下宜顺受之,切不可妄意干进,后当必有升迁。“反归以娣”,行有待也。

九四:归妹愆期,迟归有时。

《象传》曰:愆期之志,有待而行也。

九四以阳居阴,为动之主,动则急欲于归,但《兑》为少女,故曰“妹”,未可先姊而行也,是宜待年于闺,故曰“归妹愆期”。年及而归,未为迟也,故曰“迟归有时”。《诗·江汜》之篇,序谓媵有待年于国,而嫡不与之偕行,其后嫡悔而迎之,亦终归矣,即可作此爻之注脚也。三爻主悦,求贵而得贱;四爻主动,求速而反迟,皆深戒“悦以动”之必凶也。告之以迟归有待,所以遏其躁动之志,使知待时而行之为得也。

【占】 问时运;须知顺时而动,行运有时,躁进无益。

○ 问战征:最宜审时度势,无取躁急轻进,致损兵力。

○ 问营商:待时得价,自可获利。

○ 问功名:躁进必败。

○ 问婚姻:待年而归。

○ 问家宅:宅运未来,未可迁居。

○ 问行人:一时不归。

○ 问讼事:宜缓,可了。

○ 问失物:迟久可得。

○ 问六甲:生男。

高岛易断54.雷泽归妹(䷵)-高岛易断全解2

【例】 某商人来,请占买卖之机会,筮得《归妹》之《临》。

断曰:女子待时而嫁,犹货之待价而贾也。“愆期”者,谓期限已过,“迟归”者,谓迟久可售也。足下占买卖之机会,得此爻辞,爻象与占象,辞意适合。“归妹愆期”,由于姊犹未嫁,妹因不得先行,故宜迟归待时,知足下必有前售之货,未曾销脱,故于后置之货,行当迟迟有待。此所行不能不待,所售不能不迟也。迟之要自得利,可无忧焉。

六五:帝乙归妹。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月几望,吉。

《象传》曰:帝乙归妹,不如其娣之袂良也。其位在中,以贵行也。

“帝乙”者,殷纣之父;“君”者,小君之称,谓嫡妻也;“袂”者,袖也,“月”者,太阴之精,以象妇德;“望”者,谓月之圆满,“几”者,近也。五爻居《震》之中,《震》长男,下与二应;二居《兑》,《兑》少女,是兄妹也。所谓“帝乙”,乃为《震》兄,“归妹”者,是以天子之妹,下嫁于诸侯,故爻曰“其君”。《传》曰“以贵行”,即所称君夫人曰小君是也。卦体变《乾》成《兑》,《乾》为衣,故曰“袂”。《史记》“长袖善舞”,女子之态也,是袂足以取悦。月盈于望,八日《兑》见丁,十五《乾》盈甲,《兑》长至十五始盈,《乾》化《兑》;故曰“几望”。《京房易传》载汤嫁妹之词曰:“阴之从阳,女之从夫,天地之义也。往事尔夫,必以礼义。”其训以礼义者,即戒其不可以袂美取悦,亦不可以恃贵而妄动也。六五爻辰在卯,仲春之月,嫁娶男女之礼,故吉。《传》曰“其位在中”,五居《震》中,二居《兑》中,以二嫁五,中与中应,其位悉当;且五爻最贵,故曰“以贵行也”。

【占】 问时运:事事谦抑,不敢自夸,不敢自满,运途得中,是以吉也。

○ 问战征:降尊居贱,能得军心;从月夜进兵,出敌不备,可得全胜。

○ 问营商:前进货品,不如后进者良,约在望前可售,必得高价。

○ 问功名:如有兄弟,同出求名,弟必获隽。

○ 问婚姻:当有二女同归,吉。

○ 问家宅:宅位居中,当有喜事临门。

○ 问行人:望前可归。

○ 问疾病:半月可愈。

○ 问六甲:生男。

【例】 有友来访,请占某氏赴任吉凶,筮得《归妹》之《兑》。

断曰:“归妹”者,以女从夫,犹士者出而从政也。今足下占友赴任吉凶,而得《归妹》五爻,细玩爻辞,知此友身分必贵,此次赴任.定是小受,如帝女之下嫁也。其才调之良,当必胜于前任,故曰“其君之袂,不如其娣之袂良”也。“月几望”者,喻其设施之均到,政体之光明,有如三五之月也,而又不敢以谄媚取悦,不敢以贵盛自恃。以兹临民,吉可知也。

上六:女承筐,无实,士刲羊,无血,无攸利。

《象传》曰:上六无实,承虚筐也。

“士”者,未娶之称,“女”者,未嫁之称。《士婚礼》云,妇入三月而后祭行,上,宗庙爻,故曰祭。三月祭行,而后成妇,未承祭,犹称女也。宗庙之礼,主妇奉筐,即《诗》所咏“于以盛之,维筐及莒”是也。《兑》为羊,少牢馈食,司马刲羊,“刲”杀也,承筐刲羊,皆助祭事也。《易》例阳为实,阴为虚,三四复位,变《坤》为虚,故曰“承筐无实”;四互《坎》,《坎》为血卦,三四复位成《泰》,《坎》象不见。故曰“刲羊无血”。按祭礼,执盎者宗妇,荐豆者夫人,设黍者主妇,未闻有以娣妾从事者,使娣而与祭,是渎伦也,欲以示宠,适以启祸,亦何利焉?“永终知敝”者,可不戒哉!

【占】 问时运:万事不利。

○ 问战征:糗粮不备,戈矛不修,以斯从征,必败之道。

○ 问营商:资本既虚,货物又匮,奚以获利?

○ 问功名:空手求名,其何能得?

○ 问婚姻:婚娶不正,维家之索。

○ 问家宅:此宅家范不端,防有妾嫡纷争之患。

○ 问疾病:是虚劳失血之症,不治之象。

○ 问失物:不得。

○ 问六甲:生男。

【例】 友人某来曰:近欲与友谋兴一业,就余私计,事既可喜,利亦颇丰,但未审吉凶如何?请为一筮。筮得《归妹》之《兑》。

断曰:卦体《兑》悦《震》动,卦象《兑》女《震》男,悦不以道,故夫妇配合多不利,而凡以资财合业者,亦可推相而知矣。今足下为谋事业,占得此爻,爻辞曰“承筐无实”,“刲羊无血”。筐无实,是囊空也。血流行一身,犹财之流通一国,无血则羊死,无财则业败。士与女为合业之人也,女既无实,士又无血,是财力两空,其何能成业乎?故曰“无攸利”。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9/195/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54.雷泽归妹(䷵)-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