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天道
明天机

61.风泽中孚(䷼)-高岛易断全解

风泽中孚卦象示意图

风泽中孚

风泽中孚卦象图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彖》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鱼吉,信及豚鱼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象》曰:泽上有风,中孚。君子以议狱缓死。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变也。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象》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象》曰:马匹亡,绝类上也。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象》曰:有孚挛如,位正当也。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风泽中孚卦注释

61 高岛易断-风泽中孚(䷼)

卦体上《巽》下《兑》,《巽》为风,兑为泽,风之应时,春夏秋冬,不愆其候,风之信也;泽之受水,朝潮夕泛,不爽其期,泽之信也。卦象三、四二柔居内,是谓中虚,中虚则通,通则孚;二五两刚得中,是谓中实,中实则诚,诚亦孚也。此卦所以名《中孚》也。

中孚:豚鱼吉。利涉大川,利贞。

孚者,信也,“中孚”者,信发于中也。内卦《兑》,《睽》上曰“豕负涂”,“涂”谓《兑》泽亏下,足以牧豕,豕小为豚,故《兑》亦有豚象;外卦《巽》,《巽》为鱼,鱼得水泽以为乐。二物虽微,皆能得《巽》《兑》之性,以为生活,故曰“豚鱼吉。”“大川”,即泽之大者。《巽》为木,“刳木为舟”,是涉川者所利用也,故曰“利涉大川”。其孚如此,宜无往而不利矣,然其中之邪正诚伪,又不可不辨,故曰“利贞”。

《彖传》曰:中孚,柔在内而刚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鱼吉,信及豚鱼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虚也。中孚以利贞,乃应乎天也。

“孚”字,从爪,从子,如鸟抱子,不失孕乳之期,是其信也。发于外者为信,诚存于中为孚,谓之《中孚》,“中孚”者,其心虚灵,其行真实之谓也。为卦三四阴柔,合在两体之内,二五阳刚,各居一卦之中,柔内刚中各当所作,上《巽》下悦,相辅而行,乘天下之所顺,行天下之所悦,故曰“悦而巽,孚乃化邦也。”“豚鱼”,《正义》分为二物,吴草庐作江豚。江豚处大泽中,盖鱼类而豚形也,每当风起,拜舞江中,视其首之所向,即知风之所自,涉川者以之候风焉,俗呼谓拜江猪。“豚鱼”无知,而能感应风信,故曰“信及豚鱼”,孚之至也。《易》言“利涉大川”,多取《巽》象,《巽》为木,木能水上浮行,语曰“乘桴浮海”,亦取此耳。卦体中虚,故谓“舟虚”,“舟虚”者,中无一物,随风往来,与波上下,任天而行,《中孚》之象也。孟氏卦气,以《中孚》为十一月卦,十一月当天道贞固之时,《中孚》得之,故能以利贞应天。

以此卦拟人事,孚者,信也。信见于言,言发于外也;孚感于心,心存于中也。人心之用,灵则明,明则诚,内贵虚灵不昧,外宜真实无妄,是所谓“柔在内而刚得中”也。由我之所悦,以之而顺人,人亦以其悦者,顺从夫我,彼此相悦,悦乃孚矣。此不特在人己之间也,即推之于邦家,邦家亦相率而化矣;又不特在邦之大也,即极之于庶物,庶物亦相感而信矣,是以吉也。“大川”者,泽水之险者也,非舟楫不克以涉之。“中孚”者,以礼义为干橹,心中自有涉川之具,虽危可涉,无往不利。心中虚,故象虚舟,语云,“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行焉”,此物此志也,卦中四刚皆得《乾》体,《乾》为信,是孚之最贞者也。人能以刚德合天,即所谓“中孚以利贞,应乎天也”,夫岂硁硁信果,所可同日语哉!

以此卦拟国家,《檀弓》曰,有虞氏未施信于民,而民信之,施信而民信,孚犹后也;未施信而民信,孚在先也。盖不言而信,有不期其孚而孚者,孚由中出,在民亦不知其何以孚也,是无为而治之休风也。由是而气机所感,龟亦负图,鱼来献瑞,此即“信及豚鱼”之兆也。政教所覃,万邦协和,四海来同,此即“孚乃化邦”之象也。乃知圣天子德盛化神,大则蛮夷率服,小则鱼鳖咸若。治水而乘橇奏绩,济危而作楫有材,皆由履中居正,道协于中,德孚于外,是以天人感应,民物效顺,得以成风同道一之隆也哉。

通观此卦,此卦次《节》,凡事有节,则有常可守,无节则泛滥无据而不信。故喜怒哀乐,“中节”谓之“达道”,“达道”,即信也。《序卦传》曰,“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此《中孚》所以次《节》也;卦内三四两偶为虚,二五两奇为实,初上两奇包外,恰如甲壳;鸟覆育其卵曰孚,应期而化,子自中出,故曰《中孚》。卦体《巽》上《兑》下,《巽》者东南司春,《兑》者正西司秋,自春至秋,自东至西,天地生物之功毕;《兑》往而归于西北,化机敛藏,贞固而为孚甲,遇《巽》复还东南,所以《兑》《巽》合而为《中孚》也。在五行则《兑》为金,《巽》为木,金克木。造物之理,生杀相因,卵不裂,不可以成鸟,木不刳,不可以为舟,《巽》木之利涉,《兑》金之功。故《兑》毁折而后能悦,《巽》鸡伏雏,甲坼而后羽毛见。《中孚》取象于孚卵,《小过》取象于飞鸟,法象之自然也。初象鸟之伏子,其心专一,故有“有它不燕”之辞;二象卵之受伏,其化将成,故有“鹤鸣”“子和”之辞;三象子之在壳,成败可忧,故有“得敌”之辞;四象卵之将成,盈满有时,故有“月几望”之辞;五象雏之成群,饮啄相呼,故有“有孚挛如”之辞;上象雏之习飞,下上其音,故有“翰音”“登天”之辞。有人则初上之实为躯,三四之虚为心,二五之实为情。然三四同虚,而有善有不善者,正则善,不正则恶;爻得位则正,失位则不正。初得位存诚,二得中相应,三不当位,四五当位,上九阳亢外弛,故初、二、四、五孚之善也,三上,孚之不善也。此贞谅之辨,圣人所谓倦倦者也。

《象》曰:泽上有风,《孚。君子以议狱缓死。

《象》不曰风在泽上,而曰“泽上有风”,显见泽水本静,因风而生波,犹言人心本平,因争而速狱。《巽》曰“申命”,有议缓之象;《兑》为刑人,有死狱之象;卦下互《震》,《震》为议为生,为缓,有“议狱缓死”之象。吕刑曰,狱成而孚,是狱必孚乃定;然狱虽孚,犹必议而缓之,即所谓罪疑惟轻是也。“议狱”者,审其所可疑,“缓死”者,求其所以生,孚之至也,故曰“君子以议狱缓死”。

【占】 问时运:“泽上有风”,防有风波之险。

○ 问营商:宜仔细酌议,宽缓行事,斯得免害。

○ 问战征:当以不嗜杀人为心,斯为心咸孚,所向无敌。

○ 问功名:一时罪狱未平,功名难望。

○ 问婚姻:婚媾致寇,因之速狱,宜慎。

○ 问家宅:主有讼狱之灾。

○ 问疾病:危则危矣,一时生命可保。

○ 问讼事:一时未了。

○ 问六甲:生女。

初九:虞吉,有它不燕。

《象传》曰:初九虞吉,志未变也。

“虞”,虞人也。《巽》四曰“田获三品”,《兑》五曰“孚于剥”,《月令》,“冬日剥阴木”,《诗》云“九月剥枣,是谓斩木”,是《巽》《兑》皆有虞人之象,故《中孚》初爻取之。王制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按虞人入泽梁,在十月中,《周礼》山虞令万民斩材木,《贾疏》“草木零落,然后入山林”,亦在十月中。《中孚》为十一月卦,正当入泽梁,斩材木时也。岁有常期,则渔者樵者,受命于虞人,入泽入林,各从其取,故曰“虞吉”。顺《中孚》之时,不愆其候,不纷其志,无他求也;有他则上下不孚,渔樵失时,焚林竭泽,将自此起,不能安矣,故曰“有它不燕”,“燕”,安也。《象传》以“志未变”释“虞吉”,谓变即有他,有他即不吉矣。惟其初“志未变”,是以吉也。

【占】 问时运:阳刚当令,用心专一,不惑于他途,故吉。

○ 问营商:安于本业,见异不迁,以交冬令为利。

○ 问功名:有志竟成。

○ 问战征:《巽》初爻曰“利武人之贞”,从禽从戎,其义相同,所当专心一志,踊跃前进,自可获胜。吉。

○ 问婚姻:有从一而终之象。

○ 问疾病:病可无虞,但恐有他变,变则危矣。

○ 问讼事:恐有别生枝节。

○ 问六甲:生女。

【例】 友人某来,请占商业,筮得《中孚》之《涣》。

断曰:爻曰“虞吉”,“虞”谓虞人。《巽》为鱼,兑为泽,故有虞人入泽梁之象。虞人入泽,得其所取,故吉,若他有所求,则取非其时,故不安。今足下占商业,得此爻辞,知所谋之业,必近木近泽,所谋之人,皆已众志相孚。事在初起,不必他求,业无不成。获利以冬季为宜,足下安心从事可也。

九二: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

《象传》曰:其子和之,中心愿也。

“鹤鸣”“子和”,喻《中孚》之相应也。鹤为阳鸟,二以阳处阴,故曰“在阴”。《春秋·说题》称,鹤夜半则鸣,亦为信鸟,有孚之象。盖鸣者在鹤,和者为子,一鸣一和,同声相应,同气相孚,有得《中孚》感应之妙者矣。“我”谓二,“尔”谓五,“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靡”,共也,为二得此“好爵”,愿与五共之。二五相应,志同道合,一如母子相依,有同鸣共栖之象,其至诚之感孚如此。或疑五为君位,不当言子,不知《易》尚变通,未可拘执一见也。《象传》曰,“中心愿也”,谓鸣和乃自然之应,中心相孚,孚之至也。

【占】 问时运:此唱彼和,适得我愿,正当运途亨通之会。

○ 问营商:主客同心,气谊相投,有交相获利之象。

○ 问功名:有父子同升之庚。

○ 问战征:上下一体,如以臂使手,以手使指,一气相连,有进则共进,退则共退之象,未易攻击者。

○ 问婚姻:得夫妇唱随之乐。

○ 问疾病:是传染之症。

○ 问家宅:必是贵显之家,且得孝贤之子。

○ 问六甲:生女。

【例】 某贵显伤偶,鳏居数年,友人屡劝续娶不听,一日闻岐阜县士族,有一良妇,友人皆愿为执斧,恐某贵显固执不从,先为一筮以决之。筮得《中孚》之《益》。

断曰:此爻曰“鸣”曰“和”,有两心相得,同声同应之象。卦名《中孚》,孚谓鸟抱卵,有育子之象。占娶妇得此爻辞,知娶得此妇,必能夫唱妇随,家室和平,“鹤鸣”“子和”,“好爵”“尔靡”;且他日其子又能继承父业,共享荣贵,可谓既得佳妇,又有佳儿也,大吉之兆。占得此爻,友人又惧某贵显严肃,未敢启齿,余又占其媒之成否,筮得《兑》之《随》。

爻辞曰:“九二:孚兑,吉,悔亡。”

断曰:得此爻,其成必矣。孚者,信也,《兑》者,悦也,既信且悦,复又何疑?余乃先往说,果得允诺。继而又有以阀阅一妇为媒者,或疑前约,将有更变,余再筮之,遇《履》之《睽》。

爻辞曰:“九五:夬履,贞厉。”

断曰:《履》之三爻,为“虎尾”,五爻为虎背也。今某贵显骑虎之势,有不能中止之象,且五爻《象传》曰“夬履,位正当也”,是前约之妇,可为正婚也,知前约之妇,必不能罢。友人不听,进告贵显,贵显决意不允,准从前约,因类记之。

【例】 明治三十年,占我国与美国交际,筮得《中孚》之《益》。

断曰:“鹤鸣”“子和”者,是谓母子相依,鸣声相和,好爵尔靡者,是谓天爵之尊,尔我共有,此中相亲相爱之情,中怀固结,有默相感召者也。今占我国与美国交际,得此爻象,知我二邦,帮交素笃,虽远隔重洋,浑如父子兄弟,共处一室,尔爱我怜,无诈无虞,各保天位,共修天爵。此后交际,当有益见亲睦也。

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

《象传》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

《易》例以俱刚俱柔谓敌应,此爻三四俱柔,敌体也,故曰“得敌”。二至四互《震》,《震》为鼓,又互《艮》,《艮》为止,止即罢也,故曰“或鼓,或罢”。《兑》为口,能歌,《巽》为号,象泣,故曰“或泣,或歌”。“或”者不定之辞,盖三与四敌,始怒而鼓,复惧而罢,继喜而歌,复悲而泣,皆由中心无主,言动改常,其象有如此者。夫人有孚,虽千里相应,孰非吾与?不孚,虽一室相违,皆为吾敌,固不在外貌之相亲,而在内心之相孚也。三居《兑》之极,悦不由衷,故进退无极,惫可知也。《象传》以“位不当”释之,谓三以阴居阳,位不当也。

【占】 问时运:目下运途颠倒。

○ 问营商:忽盈忽亏,忽成忽败,皆由主谋不定。

○ 问功名:升降无常,荣辱随之。

○ 问战征:强敌在前,难以制胜。

○ 问婚姻:反复未成。

○ 问家宅:宅神不安,事多颠倒。

○ 问疾病:时重时轻,防有鬼祟。

○ 问行人:欲归复止,一时未定。

○ 问失物:防得而复失。

○ 问六甲:生女。

【例】 知友某出仕某县,顷有书来,曰奉内命,得升一级,自憾才力不能胜任,不如仍居现职,诸事熟练,僚友同心,幸无旷误也,请烦一占。筮得《中孚》之《小畜》。

断曰:爻以敌应在前,以致进退无恒,哀乐不定,有得不足喜,失不足忧之象。今足下占宦途升迁,得此爻象,知足下近有晋级之喜,然其中尚有转折可虑。爻辞所谓“鼓”者进也,“罢”者退也,“泣”者悲也,“歌”者乐也,是明言时事颠倒,心神缭乱,必有忌者为之播弄于其间也。是谓“得敌”,故虽升迁,不如不调,仍服原职为是。

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

《象传》曰:马匹亡,绝类上也。

六四重阴之爻,月,阴也,故象取月。月至“几望”而始盈,盈则中实,有孚之象。四与五比,五为君位,日也,四为月,月无光,得日之光以为光,是日月交孚也,孚之正者也,故曰“月几望”。“马”者,卦体本《乾》,《乾》为马,四动成《巽》,《乾》象已失,故曰“马匹亡”。“匹”谓初,以四与初,以类相应,谓之匹。《巽》为风,马之良者,能追风,《中孚》十一月,正胡马感北风之时,是《中孚》之气候,有以感之也。《象》以“绝类上也”释“马匹亡”,“类初”也。初亦《乾》体,象马,如马之离其群匹,绝初之类而上五也。“月几望”者,无盈满之嫌,“马匹亡”者,无党同之累,夫复何咎?窃又别得一说,按马得月之精气而生,月与马自相感孚,故月马并言。“几望”者,为月盈满之时,“匹亡”者,即《传》所谓“绝类”,是马之至良至驯者也。四爻重阴得《坤》气,《坤》为月,亦为牝马,爻象兼取之,以其一气相孚也。亦足备解。

【占】 问时运:运当全盛,宜保泰持盈,去私从公,得以无咎。

○ 问营商:“月几望”,喻财利之丰盈;“马匹亡”,喻谋事之快利。吉。

○ 问功名:有春风得意之象。

○ 问战征:宜于月夜进攻,马脱蹄,兵衔枚,奋勇而上,定可获胜。

○ 问婚姻;愿望颇丰,“匹亡”者,恐不久有丧偶之灾。

○ 问疾病:三五之期不利。

○ 问家宅:此宅阴气太盛,恐同居中,难免死亡之祸。

○ 问行人:十四五可归。

○ 问六甲:生女。

【例】 缙绅某来,请占谋事,筮得《中孚》之《履》。

断曰:爻象取月,取马,月则乘时而满,马者绝尘而趋,是为全盛之象。今足下占谋事,得《中孚》四爻,知足下所谋之事,约在望前可以成就。惟一时同谋诸友,其间有性情契合者,亦有意气不投者,所谓风马牛之不相及也。宜以其不投者,绝谢之,使不致败乃事矣,故无咎也。

九五;有孚挛如,无咎。

《象传》曰:有孚挛如,位正当也。

九五为孚之主,有孚一言,惟五足以当之。《巽》为绳,五《艮》为手,象挛,五居君位,二为臣位,五与二相应,即与二相孚。孚曰“挛如”,孚之至也。孚于臣,孚于民,亦可孚于邦,《彖》所谓“孚乃化邦”,由是而暨焉。《小畜》五爻,亦曰“有孚挛如”,《中孚》与《小畜》,同体巽顺,故同象。《象传》以“位正当”释之,谓二五之位适当,是以牵系不绝,故能有孚如此。

【占】 问时运:所谋所求,无不称心。

○ 问营商:同心协力,合伙经营,无不获利。

○ 问功名:有求必成。

○ 问战征:军心团结,戮力同心,自能制胜。

○ 问婚姻:有二人同心,百年好合之庆。

○ 问家宅:一家和乐,百室盈止。

○ 问疾病:病由肝风,致手足牵挛,带病延年,尚无咎也。

○ 问讼事:防有桎梏之灾。

○ 问六甲:生女。

【例】 缙绅某来,请占婚,筮得《中孚》之《损》。

断曰:卦象为至诚感孚,心心相印,故曰《中孚》。五爻为卦之主,爻曰“挛如”。正见其相孚之情,有团结而不解者矣。今占婚姻,得此爻象,知两家必是素相契合,有如手如足之好,此番缔姻,自然夫唱妇随,莫不静好。且五为贵爻,亦必是名门阀阅之家,大喜。

上九:翰音登于天,贞凶。

《象传》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长也。

鸡曰翰音,鸡必振羽而复鸣。翰,羽翮也,鸡鸣不失时,孚之象也。鸡本微物,而翰音远闻,人无实德,而有虚声者似之。上居孚极,区区小忠小信,上彻九天,虽正亦凶。《象传》释以“何可长也”,谓其绳盗虚声,何能久乎?

【占】 问时运:运途亦盛,但虚而无实,转觉可危。

○ 问营商:场面颇广,声势亦宏,有外观而无内蕴,恐其不能久也。

○ 问功名:绳盗灵声,君子所耻。

○ 问婚姻:恐难偕老。

○ 问家宅:此宅有牝鸡司晨之象,家业难保,凶。

○ 问疾病:肝风作痛,喊叫声声,病状颇苦,凶。

○ 问讼事:势将上控,凶。

○ 问六甲:生女,小儿善啼,恐难育。

【例】 一日有自称天爵大神者来,余问其名之何来,并相访之意,彼曰:余爱知县士族也,为患道路险恶,行者苦之,乃携锹一挺,出东海道,独力修缮,凡至一乡,呼告村人,使咸相助力,率以为常。一日山田大臣经过其地,见余修路,促使相见,余乃陈述心愿,大臣赞之曰:忘身而图公益者,谓之天爵大神,余因之自号为天爵大神。问其来意,曰:今欲架一桥,劝募资助,余乃以金若干与之。大神又请占气运,筮得《中孚》之《节》。

高岛易断61.风泽中孚(䷼)-高岛易断全解2

断曰:一鸣而声闻于天者,鹤也,鸡乃家禽,而妄窃鸣鹤之声,绳盗虚声,恐干灾祸,故爻曰“贞凶”。今君占气运,得此爻象,适与君之作为,如合符节。君以苦心苦力,修缮道路,事非不正也,然好名之心太重,实欲藉此区区劳力,以博美誉。试观水无源者立涸,木无根者立枯,名而无实,其安能不败乎?且君称名骇异,即取祸之由也。须敛迹自晦,可以免害。

固定链接: https://www.mingtianji.com/2021/03/08/118/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明天机周易网 » 61.风泽中孚(䷼)-高岛易断全解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Q交流群电报交流群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